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伤寒杂病论》中体质与疾病的相互联系探析

《伤寒杂病论》中体质与疾病的相互联系探析

时间:2021-01-26作者:黄妙安 陈建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伤寒杂病论》中体质与疾病的相互联系探析的文章,《伤寒杂病论》为汉代医家张仲景所着,系统地分析了外感疾病与内伤杂病的症状、病因病机、传变规律和处理方法,奠定了以理、法、方、药为基础的中医辨证论治原则,为中医学的理论指导与临床运用作出无与伦比的贡献。

  摘    要: 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虽未提及体质一词,但是体质思想始终贯穿于全书,笔者剖析《伤寒杂病论》体质与疾病的相互联系旨在丰富中医体质的研究并帮助学习与理解张仲景对于不同体质的辨证思路与治疗方法。

  关键词: 《伤寒杂病论》; 张仲景; 体质; 六经病;

  《伤寒杂病论》为汉代医家张仲景所着,系统地分析了外感疾病与内伤杂病的症状、病因病机、传变规律和处理方法,奠定了以理、法、方、药为基础的中医辨证论治原则,为中医学的理论指导与临床运用作出无与伦比的贡献。纵观整部《伤寒杂病论》,张仲景上承《黄帝内经》,伤寒病的六经分类是以“内经”经络理论为基础,结合临床实践所创立的。在治则上辨证论治思想与《内经》提出的治病求本、三因制宜等思想一脉相承[1]。《内经》中有诸多的篇章对体质进行了相关论述,当时的体质思想处于萌芽状态,张仲景虽未明确提及体质,但在《伤寒杂病论》中却蕴含着丰富的体质思想[2],值得后世医家深入剖析。

  1 、《伤寒杂病论》体质思想溯端

  体质是人体的一种客观状态,是由先天禀赋与后天获得综合而成的,《黄帝内经》中早已论述。其中“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是论述人体发病的经典条文也是体质思想的精华所在。《灵枢》言:“以母为基,以父为楯”说明人的先天禀赋是来源于父母,若父母之气实则子实,若父母之气虚则禀赋不足,因此子一代的体质与禀受父母精气息息相关,《素问·生气通天论》云“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灵枢·论勇》言:“酒者,水谷之精,熟谷之液也,其气彪悍。”《素问·上古天真论》亦论述:“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耗散其真……”。可以看出饮食的偏嗜虽不一定致病但对于各脏腑精气均有内在的影响。《素问·举痛论》云:“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因此情志太过则影响人体正常的气血运行,使体质发生偏颇。《素问》言:“尝贵而后贱”“尝富而后贫”可致“脱营”和“失精”说明社会地位、经济可从精神活动对人体精气发生改变[3]。纵观《内经》全文,涵盖了诸多引起体质偏颇的内外因素,笔者在此不再赘述。

  从《伤寒杂病论》不难看出《黄帝内经》对张仲景影响极大。《伤寒论》以六经为纲领,此六经虽与《黄帝内经》六经的传变不尽相同但是均是以手足十二经为基础,将《黄帝内经》的辨证论治思想继承与发展。《素问·热论》只论述了六经的热证和实证,张仲景在此基础上经过不断探索实践,发现疾病发展过程中不仅存在《素问》所论述的太阳传阳明传少阳传太阴传少阴传厥阴的循经次序,亦有单独为病者,有两经或以上同时发病者,有一经未罢又起一经病者,更有外邪不经三阳直中三阴之人,邪不循经传变的根本原因责之于患者的个人体质。承淡安言:“病邪弥漫躯体上下内外,随病者之抵抗力如何而导其病所”[4]。

  2、 张仲景治未病的理念蕴含体质思想

  在当今社会,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饮食不规律、工作学业压力大、缺乏运动、心理失衡等问题也随之出现,同时也衍生出“亚健康”一词,中国亚健康市场学术成果研讨会相关数据显示: 21世纪我国亚健康状态人群高达70%,患病人群达15%,健康人群只占15%[5],亚健康的提出受到了人们的高度重视。亚健康是指人的身体处于健康与患病的中间状态,这就属于中医体质偏颇的范畴,亚健康的调理治疗,中医从古至今高度重视,属治未病的范畴之一。

  从《素问》“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 到《伤寒论》“太阳病,头痛至七日已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到《金匮要略》中“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适中经络,未流传脏腑,医即治之。”等论述可见张仲景不仅继承了先代医家治未病的精髓更加以发展完善。张仲景治未病思路大致有三:(1)未病先治;(2)已病防传;(3)愈后防复。未病、已病、愈后是疾病发生的一个顺序,“上工治未病”因此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做到未病先治[6]。《金匮要略》言:“若人能养慎,不令……”说明疾病的发生不仅与外邪的盛弱相关,还与个人的体质密不可分,身体强盛,正气充实则邪不可干[7]。上工在发现体质偏颇时能够及时治疗,使患者摆脱“亚健康”,则百病不生。故治未病的关键一步应该是调理患者的体质,使偏颇的体质趋向平和体质。
 

《伤寒杂病论》中体质与疾病的相互联系探析
 

  3 、从六经病发生发展的过程探讨体质因素

  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创造性地以六经为纲、以六经分病、以六经论治,为后世医家提供了临床实践的思路与方法。故而对六经病与体质联系的探索对《伤寒论》的学习与临床的实践都有着深刻的指导意义。

  3.1 、从太阳伤寒与中风看体质

  太阳病本症分为太阳中风与太阳伤寒两大类,太阳中风用桂枝,太阳伤寒用麻黄,二者病因均为外感风寒之邪,临床表现却截然不同。日本汤本求真曰:“凡言人之体质,千差万别......可分为两大类:其一皮肤粗疏而迟缓……其一皮肤致密紧张者……”可见平素卫阳充足之人抗邪能力强,感受外邪时容易出现恶寒、体痛、呕逆等伤寒表实证,若卫阳虚弱之人感受外邪时则出现发热、汗出、恶风等中风表虚之症,病因大致相同,结果病态不同者,体质不同也[4]。

  3.2 、从阳明燥热实证与虚寒证看体质

  太阳循经内传阳明。张仲景在《伤寒论》阳明病开篇就提出了阳明病的纲领:“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黄帝内经》“阳明”指胃与大肠,张仲景以病在胃肠称之“阳明病”,邪气入里化热客于胃肠,两阳相搏出现“胃家实”,胃家实是指身热、自汗出、腹部满、神昏谵语等阳明病燥热实证,因而阳气偏盛津液不足之人外邪入里化热易客于胃肠,出现“胃家实”等阳明燥热实证,发为阳明病。然而张仲景在临床实践上发现病虽在阳明经却表现出不尽是阳明燥热实证,亦能有阳明寒证与阳明虚证。《伤寒论》第(190)(191)(226)(243)(197)条对阳明中风、阳明中寒进行论述,(190)条以能食不能食辨“中风”“中寒”[8]历来争议较大,但阳明中寒责之于阳虚体质并无争议。程郊倩曰:“本因有寒,则阴邪应之,阴不化谷,故不能食”[4],说明了阳明中寒证与患者胃阳素虚关系密切,患者胃阳素虚,外邪侵袭阳明胃腑使中阳更虚表现为不能食,小便不利等阳明里虚寒症。

  3.3 、从体质的角度理解邪入少阳

  少阳如初生之阳,不亢不烈,因而少阳不似太阳可抗邪于外,出现脉浮、头项强痛之表症,也不似阳明胃阳与邪相搏,出现大便不利、大热、汗大出等胃家实的里症而是以出现口苦、咽干等半表半里为主的症状。阳明病为标阳本燥,即患者平素体质属阴虚,阴虚阳盛体质最易从燥化继而引起胃肠功能紊乱的阳明燥实证。张仲景言:“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正邪纷争,往来寒热”说明正气与邪气作战之地在胁下少阳经循行处,而传入少阳究其根本是在“血弱气尽”。太阳病循经,正邪相争留于阳明或是少阳与患者体质不可分,阴虚阳盛体质从燥化阳明病现。若为“血弱气尽”的气虚血虚体质,外邪则乘虚而入,客于正气的最后一道防线,胁下募原,出现往来寒热的少阳证[9]。

  3.4 、从体质特点理解邪入三阴的发展变化

  《素问·阴阳离合论》云:“三阴者,不得相失也……”意太阴为三阴外蔽,少阴为枢纽,厥阴为太阴与少阴的交尽。张仲景提出太阴病的纲领:“太阴之为病……”描述了太阴病是以脾虚不运,寒湿内蕴为主要病理变化的虚寒疾病。据临床所见,风寒直中者在三阴固为真阴寒证,三阳循经传入者,为传经之热邪。因而患太阴病的患者有二:一是由三阳病的失治误治,损伤脾阳,致使脾失健运,邪入脾络。其二是因患者脾阳素虚[10],无力运化,温煦不足,痰湿内生或患者素有痰湿阻滞脾阳,周身阳气被遏,外受寒邪直中太阴。阳虚体质之人则表现为四肢不温、下利清谷等症。痰湿体质之人则多表现为肢体困中、虚胖、头晕等症。

  《伤寒论》以“脉微细,但愈寐”为少阴病的纲领,提出少阴寒化与少阴热化的概念。心肾阳虚体质者若寒邪直中,则发为全身虚寒,脉微细但欲寐,四肢厥逆之类的少阴寒化证[11]。阴虚阳亢体质者邪入少阴则会出现以心烦不寐,口舌干燥之类的虚热症,属少阴热化。

  《伤寒论》第“326”条提出了厥阴病的纲领。其中“消渴”与太阳蓄水中的消渴截然不同,太阳蓄水,膀胱气化失司,津液不能上蒸出现消渴。厥阴症除消渴之外还提到了心中疼热,气上撞心,这是“厥阴”郁火上冲的表现,因此厥阴消渴为相火灼伤津液所致。《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脉证》言: “产妇郁冒……敢当汗出,阴阳乃复。”可知厥阴病的根本病机在于下焦阳虚。因此脾肾阳虚之人,在受到寒邪侵袭时,寒邪困遏相火,郁火上冲就能表现为上热下寒的厥阴病。此为上热下寒虚实夹杂之证。厥阴证除纲领所述寒热错杂证外,亦有厥阴寒证与厥阴热证。仲景在《伤寒论》第 “351”“352”条就有论述,若患者素为血虚体质,寒邪直中则有手足厥寒,脉微细等血虚寒凝致厥证[12]。第“371”条论述的患者为湿热体质,邪入厥阴经夹湿侵犯,致使肝经湿热迫肠下利,发为厥阴热证。

  4 、小结

  医圣张仲景的临床思路无论是未病先治还是已病防变中都蕴含着丰富的体质内涵,本文对《伤寒论》中六经疾病与体质的关系进行了初步探讨,强调辨体质的重要性,体质为疾病发生、传变、愈后的内在基础,在诊治疾病的过程中应做到辨体与辨证相结合再论治,以获得佳疗效。

  参考文献

  [1] 李顺达,何新慧.浅析《黄帝内经》对《伤寒论》六经分证及治法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9,34(8):3373-3375.
  [2] 马晓峰.中医体质学术发展史及中西医学体质学说比较研究[D].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08.
  [3] 郭秀蕊,尹艳,丛晶,等.基于《内经》理论探讨育龄期女性体质类型及相关因素分析[J].哈尔滨医药,2019,39(2):178-180.
  [4] 承淡安.伤寒论新注(附针灸治疗法)[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4-7,265,297,317.
  [5] 胡先明,白丽霞,赵杰,等 .亚健康研究进展[J].中国健康教育,2007,23(2) :144 -146.
  [6] 魏勇军.试论张仲景治未病思想[J].河北中医,2013,35(10):1563-1564.
  [7] 宋红普.《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体质与疾病相关理论探析[J].上海中医药杂志,2018,52(3):36-38.
  [8] 郭龙龙,何丹,黄雅慧.阳明中寒证探析[J].河南中医,2019,39(11):1625-1627.
  [9] 金永日.试论伤寒六经病证与体质的关系[J].上海中医药杂志,2009,43(1):63-65.
  [10] 山倩,杨亦奇,郑川.基于《伤寒论》三阴病篇辨证论治晚期肺癌[J].亚太传统医药,2016,1(20):43-44.
  [11] 宋红普.从六经辨证体系中探讨《伤寒杂病论》体质思想[J].时珍国医国药,2016,27(11):2703-2705.
  [12] 赵进喜.《伤寒论》“厥阴病”析疑[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05,29(2):100-101.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