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不全性肠梗阻采用中西医诊治的综述

不全性肠梗阻采用中西医诊治的综述

时间:2020-09-22 09:21作者:陈小朝 杨向东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不全性肠梗阻采用中西医诊治的综述的文章,大多数患者经非手术治疗梗阻即可解除,包括禁食及胃肠减压、纠正电解质紊乱及酸碱失衡、营养支持治疗、抗感染、药物治疗、灌肠、中药治疗、针灸治疗。

  摘    要: 肠梗阻是指肠内容物不能顺利正常地通过肠道。按照梗阻的严重程度不同可分为完全性肠梗阻和不全性肠梗阻。对于不全性肠梗阻,目前临床上多采用非手术治疗,少数患者采用手术治疗。本文主要从非手术和手术治疗这两个方面对中西医治疗不全性肠梗阻的现状进行综述,旨在为该病的治疗提供参考。

  关键词: 不全性肠梗阻; 非手术治疗; 手术治疗;

  肠梗阻的治疗目的在于找到病因并解除梗阻。大多数患者经非手术治疗梗阻即可解除,包括禁食及胃肠减压、纠正电解质紊乱及酸碱失衡、营养支持治疗、抗感染、药物治疗、灌肠、中药治疗、针灸治疗。而少部分需手术治疗的患者,可根据梗阻发生的不同病因,采取不同的手术方式。针对病因寻求一种科学、有效、合理、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案将是广大临床工作者努力的方向。本文主要从非手术和手术治疗这两个方面对中西医治疗不全性肠梗阻现状进行综述,旨在为该病的治疗提供参考。

  1、 非手术治疗

  1.1、 禁食及胃肠减压

  十二指肠插管持续减压首次应用于1925年,后来1931年某研究中采用十二指肠导管减压治愈了一位粘连性肠梗阻高龄患者。20世纪30年代胃肠减压成为治疗肠梗阻患者的不可或缺的方法,一直沿用至今。但胃肠减压可能会增加术后维持体内水、电解质平衡的困难,并且会增加呼吸道并发症的发生率。而不用胃肠减压可减少病人的痛苦,减少呼吸道并发症的发生,易于维持水、电解质平衡,并且护理简单[1]。

  1.2、 纠正电解质紊乱及酸碱失衡

  肠梗阻患者,往往由于大量消化液淤积在肠腔内及伴随着不同程度呕吐,很容易造成患者体液的丢失。此外胃肠减压也可造成体液的丢失。若短期内体液丧失量达到人体体质量的5%,患者往往会出现脉搏细速、血压不稳定,严重者出现血容量不足的症状。当患者体液继续丢失时(体液丧失量达到人体体质量的6%~7%),则休克症状表现更为明显,此时除要消除原发病因外,应先静脉快速滴注平衡盐溶液或等渗盐水,高位肠梗阻往往造成低钾、低氯性碱中毒;低位肠梗阻往往造成代谢性酸中毒。临床上可出现不同的中毒表现,应予以相应措施纠正。对于严重的碱中毒患者出现抽搐、谵妄等症状时,待碱中毒纠正后、尿量正常时再适度补钾。

  1.3、 营养支持治疗

  肠梗阻患者营养支持非常重要,因为患者手术或非手术治疗都有一段时间不能进食。一般临床中采用全肠外营养,若肠梗阻解除或肠功能恢复的患者,最好尽早口服饮食,对于不能正常饮食的患者,可进食流质饮食。徐全宏[2]认为:(1)由于手术创伤,糖耐量下降,蛋白质分解率、尿素生成率、脂肪清除率增加,可以通过适当增加氮量和减少热量供给能量;(2)应根据患者病情发展调整营养支持方案。术后早期,应尽早积极地给予全胃肠外营养支持治疗,待患者排出大量稀水样便后,逐渐由全胃肠外营养→肠内+肠外营养,1~3 d后再过渡至肠内营养或口服饮食;(3)白蛋白能减轻肠壁水肿,增加人体血浆渗透浓度的作用,故应适当补充血浆及人体白蛋白,促进肠蠕动功能的尽早恢复,因为长期的肠外营养可导致肠黏膜萎缩,肠道消化酶的活力下降等,引起肠道菌群易位,如果同时合并肠道细菌过度繁殖及免疫功能低下,则易诱发肠源性感染,而肠源性感染也是发生多脏器功能衰竭等危重病情重要原因[3,4],同时肠内和肠外的营养联合,在提高患者抗感染能力方面优于单纯肠外营养[4],孙广增[5]认为营养支持治疗要肠外与肠内相结合。
 

不全性肠梗阻采用中西医诊治的综述
 

  1.4 、抗感染

  发生肠梗阻时,在梗阻上端肠腔内,细菌可迅速大量繁殖,患者感染的概率将大大增加,合理选用抗生素可有效减少感染的发生,并且选择抗生素时应同时兼顾需氧菌和厌氧菌。但如果大量、长时间使用抗生素会导致抗生素相关性肠炎发生,炎症刺激导致肠壁重度水肿,造成部分肠管的不完全或完全性阻塞的发生[6],临床上要特别注意。

  1.5 、药物治疗

  1.5.1 、胃肠动力药

  甲氧氯普胺是一种具有较好止吐功效的药物[7],主要通过抑制催吐敏感区发挥功效,同时该药物又是一种强力的多巴胺受体拮抗剂[8]。有试验表明应用甲氧氯普胺1~5次后可以恢复胃肠蠕动,平均恢复正常肠蠕动、肛门排气时间为41 h,较对照组恢复时间(59 h)明显缩短,且无严重不良反应[9]。西沙必利是5-羟色胺4受体激动剂,可通过刺激肠壁肌间神经丛内的运动神经元,引起降钙素基因相关P物质、乙酰胆碱等物质的释放,从而达到促进胃肠蠕动的作用,可加强全消化道(食管至结肠)的推进性运动[10]。

  1.5.2、 生长抑素类药物

  生长抑素是一种用于治疗炎性肠梗阻的环状肽类的激素,其药理基础是抑制肠管分泌腺分泌肠液,减少肠腔炎症水肿,减轻肠腔内消化液大量积聚而引起的肠管扩张,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11,12]。有研究表明在肠梗阻一般治疗的基础上, 如果早期加用生长抑素静脉注射,能明显改善肠梗阻患者临床症状[13]。奥曲肽不仅能有效抑制消化液的分泌,还能促进对消化液的吸收。有研究表明在全肠外营养的基础上加用生长抑素可明显地抑制消化液的分泌,其分泌量能减少90%[14]。有报道表明常规治疗的基础上早期用奥曲肽可有效缓解腹痛腹胀,促进肛门排气排便,且可减少肠坏死的发生,其在治疗肠梗阻上是一种值得临床推广使用、安全有效的药物[15]。也有将奥曲肽与七叶皂苷钠联用[15]、奥曲肽与中药大黄联用[16]、奥曲肽与复方丹参注射液联合[17]治疗肠梗阻的报道,都取得了不错的疗效。

  1.6、 灌肠

  所有不全性肠梗阻均可采用灌肠治疗。灌肠主要包括药物保留灌肠术、清洁灌肠术、高压灌肠术。保留灌肠可以单药灌肠,也可以用多种药物联合进行灌肠治疗,其中以中药用得最多。刘方波等[18]采用生大黄粉保留灌肠治疗肠梗阻,刘旭东等[19]采用单味大黄水煎剂灌肠治疗麻痹性肠梗阻,都取得了满意的临床效果。保留灌肠将药液直接灌注直肠,直肠黏膜有良好的吸收功能,药物可直接作用于肠管,又可吸收入血液,产生整体的治疗作用;药液可刺激直肠壁感受器,加强肠管蠕动,引发排便反应,促进肠道功能恢复[20]。清洁灌肠常用的灌肠液为0.1%~0.2%肥皂水、0.9%生理盐水,肝昏迷病人应禁用肥皂水灌肠,改用开塞露;高压灌肠最常用的是空气高压灌肠诊治小儿肠套叠。

  1.7、 中医治疗

  1.7.1、 中药治疗

  在历代医学文献中未发现有不全性肠梗阻的文字记载,但不全性肠梗阻所表现出来的便秘、恶心呕吐、腹胀、腹痛、肛门无排气等症状,根据中医理论多将此病归属于“腹痛”“腹胀”“便秘”“关格”范畴。中医认为本病多由于湿热蕴结肠道所致,而导致肠道气机功能失调,久则出现湿热互结。治法上多主张以理气行壅、攻下畅肠、活血化瘀、清利湿热为主。蒋益泽等[21]采用通腑化瘀法治疗粘连性不全性肠梗阻,方用桃红承气汤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王全胜[22]采用增液承气汤加减治疗老年不完全性肠梗阻,通腑泻热的同时,辅以滋阴润燥、增水行舟、标本兼治。结果有效率为93.30%。陶秀良等[23]采用温脾汤治疗单纯性不全性肠梗阻,结果总有效率为96.88%,显着优于对照组。

  1.7.2 、针灸治疗

  梁芝国等[24]采用电针加穴位注射治疗药源性肠梗阻,针刺选穴中脘、天枢、大肠俞,穴位注射选择足三里注射丹参注射液,结果观察组总有效率95.50%。不同的电针频率能引起不同的神经递质释放,通过调节机体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乙酰胆碱代谢过程,发挥乙酰胆碱对平滑肌的收缩作用,可有效治疗麻痹性肠梗阻。白建平等[25]采用针药兼施治疗晚期癌性不全性肠梗阻,发现中医药、针灸等在不全性肠梗阻的治疗方面具有显着的作用。大量的临床观察及试验研究都表明针灸对不全性肠梗阻有明显疗效,且切实可行。未来的研究方向是把多种中医药、针灸、按摩、推拿等方法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有效地结合在一起,配合西医的一般治疗,寻求一种有效且相对简单可行的治疗方法。但治疗过程中一定要严格把握手术时机,症状缓减不明显或加重,应毫不犹豫选择手术治疗,不能盲目等待,以免延误病情。

  2 、手术治疗

  不全性肠梗阻经保守正规治疗24~48 h后,患者病情未见明显缓减,或出现腹痛、腹胀、便秘加重、肠鸣音减弱或消失、脉搏加快、血压下降、腹膜刺激征者,应立即采取手术治疗。对于肿瘤或先天性肠道畸形等不可逆行因素引起的肠梗阻也应采取手术治疗。手术治疗的目的是消除病因并解除梗阻。手术方式有肠粘连松解术、肠排列术、肠套叠或肠扭转复位术、肠切开取异物术、肠切除肠吻合术、肠造口术等,针对不同病因,采用不同的术式治疗。肠梗阻患者往往存在腹胀和肠管扩张,行腹腔镜手术时,易影响视野,出现肠管损伤,曾一度被学者们认为是腹腔镜手术的禁忌证。随着腹腔镜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发现腹腔镜技术对于肠梗阻的诊断和治疗有重要的作用。对于无手术史,影像学检查又提示为肠梗阻的患者腹腔镜技术能确定肠梗阻的部位及性质,并可直接进行手术治疗;而需要开腹手术者腹腔镜能帮助确定手术的切口,从而避免开腹手术的盲目性,减少了不必要的损伤。对有手术史的粘连性肠梗阻行腹腔镜下肠粘连松解术相比传统手术,具有手术时间短、术中出血量少、术后住院时间短、肠蠕动恢复时间短、显着减少再发粘连等优势,可以作为首选手术方式[26,27]。腹腔镜手术还可降低肥胖、腹壁肥厚患者术后切口脂肪液化及感染的危险性,同时可避免切口疝的发生[28]。

  3 、小结与展望

  不全性肠梗阻当以非手术治疗为主,大部分病人经非手术治疗均可痊愈,应严格把握手术指征,同时对需手术治疗者应当机立断,以免延误病情,并根据患者实际情况选择手术方式。随着中医事业的发展及改进,中医在不全性肠梗阻的治疗中越来越被临床医生重视和患者接受。腹腔镜应用于不全性肠梗阻的治疗将越来越成熟,在普遍追求微创的大趋势下,腹腔镜手术将成为不全性肠梗阻手术治疗的发展方向。

  参考文献

  [1] 吕云福.肠梗阻的常见病因分类与治疗策略[J].中华普外科手术学杂志,2011,5(3):251-255.
  [2] 徐全宏.营养支持治疗在术后早期炎性肠梗阻中的应用[J].肠外与肠内营养,2008,15(6):354-355,359.
  [3] MCKINLAY A W.Nutritional support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ancer:permission to fall out?[J].The Proceedings of the Nutrition Society,2004,63(3):431-435.
  [4] 蒋朱明,王秀荣,顾倬云,等.肠内、肠外营养对术后病人肠通透性等影响的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营养杂志,2001,9(1):7-11.
  [5] 孙广增.术后早期炎性肠梗阻的营养支持治疗体会[J].医药论坛杂志,2008,29(24):26-27.
  [6] 肖章武,廖达林,倪铭孔,等.抗生素相关性肠炎致肠梗阻一例分析[J].临床误诊误治,2010,23(3):289.
  [7] 张周义,刘华仁,徐财文,等.围手术期联合应用红霉素在预防术后肠粘连的临床研究[J].岭南现代临床外科,2004,4(2):103-104.
  [8] KREIS M E,KASPAREK M,ZITTEL T T,et al.Neostigmine increases postoperative colonic motility in patients undergoing colorectal surgery[J].Surgery,2001,130(3):449-456.
  [9] 冯友根,郭胜才.甲氧氯普胺临床新应用[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05,25(7):652-653.
  [10] 吴咸中.腹部外科实践[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500-511.
  [11] 罗琪,张颂恩,魏黎煜.生长抑素对急性肠梗阻患者内环境的影响[J].中国医师杂志,2005,7(3):339-340.
  [12] 李幼生,黎介寿.再论术后早期炎性肠梗阻[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06,26(1):38-39.
  [13] WRIGHT H K,O′BRIEN J J,TILSON M D.Water absorption in experimental closed segment obstruction of the ileum in man[J].American Journal of Surgery,1971,121(1):96-99.
  [14] 田仁武,彭辉,彭万达,等.奥曲肽治疗肠梗阻的疗效观察[J].中南药学,2010,8(9):706-709.
  [15] 王戒,卢晓飞,王磊,等.奥曲肽联合七叶皂苷钠治疗粘连性肠梗阻效果观察[J].山东医药,2011,51(30):74-75.
  [16] 冯浩,孙涛,康玉涛.中药大黄联用奥曲肽等药物配合治疗术后早期炎性肠梗阻52例[J].实用医学杂志,2009,25(15):2578-2579.
  [17] 赵智力,付艳忠,韩朝阳.奥曲肽联合复方丹参注射液治疗粘连性肠梗阻的疗效观察[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1,5(10):96-97.
  [18] 刘方波,吴静.生大黄粉保留灌肠治疗肠梗阻35例[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20(31):3977-3978.
  [19] 刘旭东,丁守成.单味大黄水煎剂灌肠治疗麻痹性肠梗阻[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2011,17(5):499-500.
  [20] 李伟.中药保留灌肠治疗粘连性肠梗阻临床体会[J].中国中医急症,2009,18(5):807-808.
  [21] 蒋益泽,罗波,魏东,等.通腑化瘀法治疗粘连性不全性肠梗阻240例临床观察[J].四川中医,2011,29(2):64-66.
  [22] 王全胜.增液承气汤加减治疗老年不完全性肠梗阻36例[J].河南中医,2009,29(5):478-479.
  [23] 陶秀良,李国成,罗树星,等.温脾汤治疗单纯性动力不全性肠梗阻32例[J].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2010,18(4):269-270.
  [24] 梁芝国,王坚,邹华根.电针及穴位注射治疗药源性肠梗阻[J].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01,11(5):313.
  [25] 白建平,朱燕娟,吴万垠,等.针药兼施治疗晚期癌性不全性肠梗阻23例[J].中国中医急症,2011,20(6):960-961.
  [26] 李国胜,刘俊英,胡三元.腹腔镜手术治疗肠梗阻的临床体会[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1,16(10):768-770.
  [27] 王冬芽,周青,李观华,等.腹腔镜在不明原因肠梗阻诊断及治疗中的应用[J].山东医药,2009,49(10):47-48.
  [28] 汪启斌,张笃,马芷琴,等.腹腔镜肠粘连松解术治疗肠梗阻183例临床分析[J].西部医学,2010,22(1):115-116,118.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