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维生素E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和功效

维生素E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和功效

时间:2020-06-19 11:20作者:丁观军 张凯 程吉平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维生素E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和功效的文章,使用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对口腔进行补充维生素E,对缓解口腔问题有着积极意义。结合近年来的文献研究,着重分析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功效、安全性以及在实际产品中的其他因素。

  摘    要: 多年来,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由于其显着的抗氧化性能,被广泛地应用于口腔护理产品并已经取得良好的护理效果。参考口腔护理领域及其相关领域的文献研究,介绍了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在人体中的重要作用,讨论与分析了其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功效(抗口腔自由基、抗衰老、帮助修复口腔黏膜、促进溃疡愈合和减轻牙龈有关问题)以及在产品中的其他相关因素。

  关键词: 维生素E; 抗氧化; 修复口腔黏膜; 促进溃疡愈合; 减轻牙龈有关问题;

  1、 前言

  维生素E广泛存在于人体内各种组织器官,是正常生命活动不可或缺的营养物质。维生素E的亲脂疏水结构,能进入到含有不饱和脂肪酸的生物膜中,可在脂相介质中直接捕捉自由基,从而中断不饱和脂肪酸过氧化在膜脂双层结构内传播扩散,维持膜上多不饱和脂肪酸组成的稳定性,有效地终止自由基致脂质过氧化的链式反应,是使细胞免受损伤的重要机制之一,是人体内最主要的生物自由基清除剂和抗氧化剂之一[1,2]。维生素E(Vitamin E)是脂溶性维生素,为生育酚,是人体内最主要的抗氧化剂之一,发挥着取足轻重的作用:(1)生育酚能促进性激素分泌,提高男女的生育能力,预防流产,可用于防治男性不育症、更年期综合症等问题;(2)维生素E的抗氧化能力,能抵抗机体收到自由基的损伤,能够促进组织新陈代谢,改善血液循环,抵抗机体衰老等作用;(3)维生素E的不足会引起生育障碍,流产以及诱发更年期综合症、卵巢早衰等,也可引起酶和激素失活,免疫力下降,代谢失常,促使机体衰老[3]。

  维生素E不能在人体内合成,只能依赖于外部摄入。在总结维生素E研究工作时,Zingg[4]提及维生素E涉及到人体基本功能(实现新陈代谢等基本功能)和人体抗氧化功能,论述了维生素E在健康与亚健康人体内的浓度情况:正常人体的血浆中α生育酚(一种维生素E)浓度大约在23.2μM,大大高于γ生育酚或δ生育酚;当血浆α生育酚浓度低于11.6μM,便会出现不足,容易显示出一些缺乏维生素E的病症。因此,维持维生素E在人体内的正常水平,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在维生素E家族中,维生素E广泛分布在植物组织(坚果、植物油、水果和蔬菜等)中,有8种形式的脂溶性维生素,包括生育酚和三烯生育酚两类即α、β、γ、δ生育酚和α、β、γ、δ三烯生育酚。其中,α生育酚是自然界中分布最广泛、含量最丰富、活性最高的维生素E形式。常见的维生素E衍生物为维生素E醋酸酯、维生素E琥珀酸酯和维生素E烟酸酯,实际都可分解变成维生素E。
 

维生素E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和功效
 

  口腔(oral cavity)具有对食物的摄取、咀嚼、吞咽、以及言语、感觉和表情等功能,有时也参与呼吸,是人体的敏感器官,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和机体本身的影响。外来病毒或病菌或重辣味食物等外在因素与免疫力低下等内在因素可引起一系列口腔问题如口腔炎症或不适、口腔溃疡、口臭、牙龈萎缩等。Lienau等人[5]研究普通人和牙龈病患者口腔牙龈组织中的维生素E的量,发现两者有差异,牙龈病患者组织中α生育酚乙酸酯浓度低于健康人,甚至部分检测不到α生育酚乙酸酯。同时在人体出现亚健康等情况时,人体内的维生素E很难优先输送到口腔,帮助护理或缓解口腔问题。所以,使用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对口腔进行补充维生素E,对缓解口腔问题有着积极意义。结合近年来的文献研究,着重分析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功效、安全性以及在实际产品中的其他因素。

  2、 对口腔组织的输送和功效

  2.1、 输送

  在对草本维生素牙膏的作用机理论述中,徐春生[6]总结了牙膏活性物分子的功效与在其人体内的释放、吸收、到达病灶的途径、代谢和排泄等方面的速度和程度相关。对维生素E对口腔护理或预防疾病的途径有两个:(1)通过口腔护理用品(含维生素E的膏体或液体)的使用,维生素沉积吸附在口腔黏膜表面并经口腔黏膜的吸收,进入血液,对整个口腔进行护理保健;(2)直接对口腔内致病菌、病毒和病损组织发生作用。

  在输送途径一研究方面,多位科研工作者公开了口腔牙龈牙周组织对牙膏中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的吸附和吸收。Philpotts等人[7]将放射性同位素氚标记的α-生育酚醋酸酯加入牙膏浆液,经过离体实验,处理离体牙龈组织(其上皮细胞侧面朝上epithelium side up)。其放射自显影结果表明与空白样品相比,测试样品处理后氚标记的α生育酚醋酸酯被清楚地显示在牙龈组织上皮和基体层区域,也有部分出现在角化层,如图1所示。在体外实验中,Lee等人[8]同样采用高效液相色谱分析法用含α生育酚醋酸酯牙膏处理重构后的牙龈组织,结果发现牙龈组织内的α生育酚醋酸酯已经不存在,已被转化为维生素E(α生育酚),对维生素E对口腔组织的护理保健功效的提供了证据。Brading等人[9]进一步同时采用临床测试和猪牙龈组织体外研究0.1%维生素E醋酸酯牙膏中维生素E醋酸酯在口腔牙龈牙周组织的吸附和吸收,证实了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对口腔组织的输送。

  图1 空白样品(左)和对照样品(右)处理后的牙龈组织放射自显影结果图[7]
图1 空白样品(左)和对照样品(右)处理后的牙龈组织放射自显影结果图[7]

  在输送途径二研究方面,很多文献[10,11,12,13]报道维生素E口腔护理用品经涂抹等直接方式,直接到达口腔病损组织并发生积极地护理治疗作用。但少有文献研究报道维生素E对口腔致病菌、病毒发生作用。De Smolarek等人[14]体外研究了市面上含不同天然化合物牙膏的抗口腔致病菌能力,发现在抗变形链球菌方面,蜂胶/白千层牙膏、薄荷/瓜拉纳牙膏、薄荷/巴西莓牙膏、山梨醇牙膏、维生素E牙膏、肉桂/薄荷牙膏、蜂胶牙膏和薄荷牙膏的抗菌能力依次下降。但现有研究很难证实维生素E在牙膏中有抗致病菌的潜在功效。

  2.2 功效

  2.2.1、 抗口腔自由基、抗衰老

  在使用口腔护理用品中,吸附并吸收的维生素E对口腔有着抗自由基、抗衰和保健的作用。董晓辉等人[15]表示体内脂质过氧化产物可以和蛋白结合形成脂褐质。脂褐质既是细胞衰老,又是细胞老化的结果。维生素E在动物试验中多次展现出组织器官的抗氧化能力,降低脂褐质含量,保护组织器官细胞的细胞膜流动性。这暗示维生素E在口腔护理领域抗氧化、抗口腔老化方面的功能,能消除由紫外线、空气污染等外界因素造成的过多的氧自由基,起到延缓老化。

  维生素E也对特殊人体如高血脂糖尿病人群的口腔有着良好的保健作用。当机体血脂过高时,血中低密度脂蛋白(LDL)水平升高,而LDL氧化形成的过氧化LDL,具有细胞毒性,内皮细胞本身也产生过氧化脂质,使动脉内皮细胞受到过氧化损伤而引起动脉硬化[15]。维生素E可以防止血脂升高升高、减少胆固醇含量,改善血管内皮功能,帮助对口腔内部丰富的血管进行良好的口腔护理。

  2.2.2、 帮助修复口腔黏膜,促进溃疡愈合

  理论和实际应用研究都证实维生素E能有效地帮助修复口腔黏膜,促进溃疡愈合。在实际护理治疗口腔溃疡中,脂溶性维生素E[12,16]具有抗氧化活性,能阻止不饱和脂肪酸的过氧化反应,且有稳定细胞膜的作用,提高免疫力,促进机体的能量代谢,增强细胞活力,改善溃疡局部血液循环,维持口腔细胞的正常结构功能,使皮肤和皮下组织吸收足够的营养,从而促进溃疡的愈合,还能较长时间保持口腔湿润,能让消费者容易接受。夏美莲等人[17]认为维生素E醋酸酯可促进溃疡愈合,愈合过程中,通过促进LDH、MDH、ICDH和G6PDH等4种酶,加速加快伤口愈合,效果优于尿囊素和芦荟提取物。

  维生素E更能与其他活性物(云南白药、维生素B2和康复新液等)进行互配,缓解或治疗口腔溃疡问题。黄桂明[18]采用云南白药、维生素B2及维生素E三联法(云南白药为1g,维生素E为10mg,维生素B2为10mg)临床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与对照组相比,取得了显着的疗效,并认为维生素E作为脂溶性活性成分,能够促进新陈代谢,维持口腔细胞的正常结构功能,促进组织黏膜修复。维生素E还可增强细胞的抗氧化作用,能阻止不饱和脂肪酸的过氧化反应,减少过氧化脂质的生成,在溃疡面形成保护膜,促进局部血液循环,缓解疼痛,加速溃疡面的愈合。丁娟英等人[10]使用康复新液加维生素E胶丸的方法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与西瓜霜对照组相比有显着差异,有独特疗效,能有效减轻疼痛,促进溃疡面愈合,减少溃疡复发频率,且无毒副作用。

  在治疗化疗引起的口腔溃疡中,林桂兰[13]临床发现维生素E显示出比2%硼酸液更有效的疗效。针对癌症病人化疗后机体免疫力低下,口腔黏膜损伤,局部血液循环障碍,口腔内病菌大量繁殖,维生素E能有效治疗,能加速溃疡愈合,有明显的收敛作用,无发现临床副反应,治疗方法安全可靠。还有,Eren等人[19]也采用含维生素E的漱口水作为阳性对照治疗化疗引起的口腔黏膜炎,取得较好的效果。

  2.2.3、 减轻牙龈有关问题(缓解牙龈炎引起出血等问题、改善牙龈健康)

  一些病毒感染可以造成口腔炎症反应,激发巨噬细胞、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浸润,造成单核细胞及巨噬细胞产生呼吸爆发而释放大量的活性氧,使脂质体过氧化加剧。传染病的病原还可以作为内毒素而诱导自由基的产生。维生素E的补充可以降低这种反应[15,20],并且可以稳定口腔组织细胞的细胞膜,提高免疫力,促进机体的能量代谢,增强细胞活力。因此,维生素E具有缓解病毒感染引起的口腔炎症带来的负面作用,能有效缓解或协同其他活性物(维生素C、两面针等)帮助护理、减轻或治疗口腔炎症。众多的体外或临床试验结果都证实了它的功效。

  上世纪九十年代,石川烈等人[21]将含0.1%(w)维生素E醋酸酯配合其他活性物(Povidone lodine)的牙膏临床缓解多种口腔牙龈问题(出血问题等),得到了良好的功效验证。夏美莲等人[17]认为采用0.2%维生素E醋酸酯能治疗成人牙龈炎,阻止牙周疾病的发展。在临床研究含止血环酸、维生素E和两面针的牙膏时,四川大学张瑾[22]发现其产品具有积极控制菌斑和龈炎的治疗效果,显示含维生素E的两面针牙膏对龈炎的效果明显。

  在维生素E牙膏(活性物为α生育酚乙酸酯)测试中,Lienau[5]采用HPLC NMR和HPCL MS Coupling表征健康口腔和牙龈病患者口腔牙龈组织中的维生素E的量,结果发现维生素E在测试组人群的牙龈组织中富集,1mg牙龈病患者组织中α生育酚乙酸酯浓度可达339.7ng,大大高于空白组,暗示着良好的牙龈护理功能。在临床研究含0.1%α维生素E醋酸酯牙膏时,Green等人[23,24,25]通过高效液相色谱也发现在实验组牙龈组织表面有着高浓度的维生素E醋酸酯(50.7 ppm)远远高于空白组(1.4ppm),同时这个含0.1%维生素E醋酸酯和其他活性物的牙膏显示出良好地缓解牙龈问题、护理牙龈的功效。Brading等人[9]进一步同时采用临床测试和猪牙龈组织研究0.1%维生素E醋酸酯牙膏中维生素E醋酸酯在口腔牙龈牙周组织的吸附和吸收,并与其它活性物一起取得了与0.3%三氯生牙膏相当的效果,其测试者牙龈指数得到良好的控制。

  3、 在口腔护理产品中的其他因素

  在理化性质方面,维生素E具有抗氧化的作用,对酸、热都很稳定,对碱不稳定,若在铁盐、铅盐或油脂酸败的条件下,会加速其氧化而被破坏。Park等人[26,27]研究牙膏中维生素的性能,发现生育酚(维生素E)在p H值7比pH值4或p H值10具有更高的稳定性(含近3 mg/g维生素E、pH值为10的牙膏在常温下150天后,其维生素E浓度只有0.23 mg/g),低温环境有助于其在牙膏中保存,并且提出市售牙膏中的维生素E可能会不足量。为减少或避免维生素E在牙膏中的氧化还原,科研工作者提出了许多方法:研制无水牙膏配方[28],pH值中性牙膏,采用比维生素E稳定性强的维生素E醋酸酯等衍生物等。

  维生素E因其强的氧化性能,还能帮助稳定一些易氧化的活性物,比如酚类香精[29]和黄酮类中草药活性物。牙膏用香精中往往存在酚类香精,能赋予消费者更多样的感官体验,但醛类香精分子易被氧化性能限制了它的应用;一些黄酮类活性物也可因为被氧化,导致活性下降,牙膏功效降低。维生素E的加入可在一定程度上稳定牙膏的功能。

  在维生素E安全性方面,宋晓燕[30]的文献论述了维生素E公认为是不具有过剩症的脂溶性维生素。它通常寄存于储存能力较强的皮下脂肪、肝脏等,尚有过剩时会变成生育酚内脂,由尿中排出,或经皮脂腺与汗水一起排出。美国对维生素E的安全评价认为:毒性非常低。美国食品和营养委员会(FNB)规定人每天的摄入量最高为1000mg[31]。人的双盲试验[32]表明,即使每日服用3.2g高用量,也很难产生副作用。考虑到口腔护理用品的每日用量以及国人的洗漱习惯,实际吸收的维生素E的量远远达不到每日3.2g。

  4 、总结

  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具有优良的抗氧化活性,能帮助抵抗口腔问题带来的自由基氧化反应,能稳定细胞膜的作用,维持口腔细胞的正常结构功能,增强细胞活力,提高免疫力,促进机体的能量代谢,改善口腔血液循环,使皮肤和皮下组织吸收足够的营养,从而使口腔护理用品具有抗自由基、抗衰老、帮助修复口腔黏膜、促进溃疡愈合以及缓解牙龈等功效。为保证实际的功效,建议口腔护理用品中的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的浓度在0.1%以上。

  参考文献

  [1] 刘成梅,冯妹元,刘伟,涂宗财,梁瑞红.天然维生素E及其抗氧化机理[J].食品研究与开发,2005,26(6):205-8.
  [2] 葛颖华,钟晓明.维生素C和维生素E抗氧化机制及其应用的研究进展[J].吉林医学,2007,28(5):707-8.
  [3] Azzi A. Many tocopherols,one vitamin E[J]. Molecular Aspects of Medicine, 2017, http://dx. doi. org/10. 1016/j. mam. 2017. 06. 004.
  [4] Zingg JM. Vitamin E:an overview of major research directions[J]. Molecular Aspects of Medicine,2007,28(5–6):400-22.
  [5] Lienau A,Glaser T,Krucker M,Zeeb D,Ley F,Curro F,Albert K.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Tocopherols in Toothpastes and Gingival Tissue Employing HPLC NMR and HPLC MS Coupling[J]. Analytical Chemistry,2002,74(20):5192-8.
  [6] 徐春生.草本维生素牙膏[J].日用化学品科学,2002,2:33-4.
  [7] Philpotts CJ,Harding CR,Carlile MJ,Sadler CJ,Wright J. Ex vivo delivery and penetration ofα-tocopherol acetate and linoleic acid to gingival tissue from a toothpaste formulation[J]. International Dental Journal,2007,57(2):129-34.
  [8] Kim YS,Kim JA,You A,Cho H,Shin JY,Lee S. Gingival absorption ofα-tocopherol acetate and 18β-glycyrrhetinic acid:in vitro evaluation in reconstructed gingival tissue[J]. 2016,40(2):79-84.
  [9] Brading MG,Beasley T,Evans M,Gibson C,Lloyd A,Schafer F,Whittaker J. Gum health benefits of a silica based fluoride toothpaste containing zinc citrate,potassium citrate,hydroxyapatite and vitamin E acetate[J]. International Dental Journal,2009,59(6S1):332-7.
  [10] 丁娟英,高金星,李德芳.康复新液加维生素E胶丸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疗效观察[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20(8):497-8.
  [11] 代英波.口服维生素E防治化疗后口腔粘膜溃疡[J].牡丹江医学院学报,2008,29(3):103-4.
  [12] 熊娟.维生素E胶丸治疗口腔溃疡[J].护理学杂志,2005,20(8):14.
  [13] 林桂兰.维生素E外涂治疗口腔溃疡[J].护理研究,2005,19(9):823.
  [14] De CSP,Esmerino LA,Chibinski AC,Bortoluzzi MC,Dos Santos EB,Jr KV. In vitro antimicrobial evaluation of toothpastes with natural compounds[J]. European Journal of Dentistry,2015,9(4):580-6.
  [15] 董晓慧,杨原志.自由基与维生素E的抗氧化作用[J].饲料研究,2003,6:15-8.
  [16] VincentT. De Vita,SamuelHellman,StevenA. Rosenberg,DeVita,Hellman,Rosenberg,徐从高,张茂宏,杨兴季,邹雄.癌-肿瘤学原理和实践[M]. 2002,
  [17] 夏美莲,罗金平.维生素E醋酸酯在牙膏的应用[J].江西化工,2002,4:131-3,27.
  [18] 黄桂明.云南白药、维生素B2及维生素E合剂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的临床观察[J].中国保健营养(下旬刊),2012,22(5):1004-5.
  [19] Eren M, Akyüz C, Yal? in B, Varan A, Kutluk T,Büyükpamuk? u M. Effectiveness of rhGM-CSF mouthwashes on chemotherapy induced mucositis in childhood solid tumors[J]. UHOD-Uluslararasi Hematoloji-Onkoloji Dergisi,2007,17(2):70-8.
  [20] Singh U,Devaraj S,Jialal I. Vitamin E,oxidative stress,and inflammation[J]. Annual Review of Nutrition,2005,25(1):151-74.
  [21] Watanabe H,Ishikawa I,Kokatsu H,Miyashita H,Suzuki J,Arai T,Nakamura J,Okada S. Clinical Evaluation of Povidone-Iodine Compound Dentifrice[J]. Nihon Shishubyo Gakkai Kaishi,1993,35(4):711-8.
  [22] 张瑾.新型两面针牙膏对控制牙菌斑和抗龈炎疗效的临床观察[D];四川大学,2001.
  [23] Green AK,Alcock J,Cox TF,Abraham PJ,Savage D,Mc Grady M. Delivery of vitamin E acetate and sunflower oil to gums from fluoride toothpaste containing 0. 1%vitamin E acetate and 0. 5%sunflower oil[J]. International Dental Journal,2007,57(S2):124-8.
  [24] Laucello M,Noel N,Ferro R,Lynch RJM,Lipscombe C.The anti-caries efficacy of a silica-based fluoride toothpaste containing zinc citrate,triclosan,vitamin E and sunflower oil[J]. International Dental Journal,2007,57(S2):145–9.
  [25] Schfer F,Adams SE,Nicholson JA,Cox TF,Mc Grady M,Moore F. In vivo evaluation of an oral health toothpaste with 0. 1%vitamin E acetate and 0. 5%sunflower oil(with vitamin F)[J]. International Dental Journal,2007,57(S2):119-23.
  [26] Park JE,Park YD,Hong TG,Jang JH. Residue by elapsed time of non-enzymatic antioxidants in dentifrice[J]. 2016,16(5):783-90.
  [27] Park J-E,Kim K-E,Choi Y-J,Park Y-D,Kwon HJ. The stability of water-and fat-soluble vitamin in dentifrices according to p H level and storage type[J]. Biomedical Chromatography,2016,30(2):191-9.
  [28] Barels RR,Ghinazzi DJ. Vitamin E oil based dentifrice[P].US. 1983,US4411885.
  [29] 周固基.维生素E简介及其在牙膏中的应用[J].牙膏工业,2004,3:25.
  [30] 宋晓燕,杨天奎.天然维生素E的功能及应用[J].中国油脂,2000,25(6):45-7.
  [31] Vitamin E—Health Professional Fact Sheet[R]. Office of Dietary Supplements,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32] Bendich A,Machlin LJ. Safety of oral intake of vitamin E[J].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1988,48(3):612-9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400351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