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我国安宁疗护建设的影响因素与建议

我国安宁疗护建设的影响因素与建议

时间:2020-05-14 11:02作者:赵鑫鑫 袁娟 何银安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我国安宁疗护建设的影响因素与建议的文章,所谓“安宁”即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享受当世的美好,满足其最迫切的需求,感受生命真实存在的意义,以获得内心的满足与充实,在生命终点到来之际,以平静的、毫无恐惧的心情去接受。

  摘    要: 临终患者在生理和心理方面遭受着不同程度的折磨,安宁疗护的发展对改善其临终生活质量、缓解对死亡的恐惧具有重大的研究意义。本文对我国安宁疗护的发展现状进行综述,分析其影响因素及对策研究,以期为后期开展针对性的安宁疗护提供参考。

  关键词: 安宁疗护; 姑息疗法; 医疗保障;

  Abstract: Hospice patients suffer from varying degrees of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torture. However, the development of palliative care has great research significance for improving their quality of life at the end of life and easing their fear of death. This paper reviews the current development status of palliative care in China, analyzes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and countermeasures, with a view to providing reference for the targeted implementation of palliative care.

  Keyword: palliative care; palliative therapy; medical security;

  受中国传统生死观的影响,“重生恶死”在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作为生命旅途中的最后一程———“死亡”,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安宁疗护”(palliative care)逐渐被人们熟知。本文对我国安宁疗护的发展现状、影响因素及相应改善措施的研究进展进行分析,以期为后期开展针对性的安宁疗护提供参考。

  1 、安宁疗护的相关概念

  安宁疗护又称临终关怀、姑息疗法等,是指当临终患者对治愈性医疗无反应时,为满足患者而提供生理、心理、社会等全方位护理照顾的一种护理模式[1]。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安宁疗护是对没有治愈希望的病人所进行的积极的而非消极的照顾。在帮助患者改善身体痛苦的同时,也对其心理需求进行评估并给予一定的照护,从而提升患者的生活品质,以便达到更好的生活质量。”WHO对于安宁疗护的定义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生命的价值,并将死亡看作一个终究会到来的过程,不加速生命的过程、不延缓死亡的到来,而是支持病人并鼓励其积极地活着直到辞世,达到“优逝”的境界[2]。
 

我国安宁疗护建设的影响因素与建议
 

  2、 安宁疗护的服务对象以及需求

  所谓“安宁”即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享受当世的美好,满足其最迫切的需求,感受生命真实存在的意义,以获得内心的满足与充实,在生命终点到来之际,以平静的、毫无恐惧的心情去接受。最初,安宁疗护的主要护理对象是终末期病人、恶性肿瘤病人,后来逐渐扩展为所有身患不可治愈疾病的病人[3]。临终患者是这类人群的代称,指生命在医学领域上无法延续,生存时间仅在6个月以内的晚期患者[4]。宋欢欢等[5]的调查显示,临终患者的需求包括:(1)维护身体舒适的需求;(2)获得经济支持的需求;(3)参与社会活动的需求;(4)生命回顾;(5)获得尊重的需求。

  3 、安宁疗护的团队组成

  安宁疗护体系需要多学科、多专业人员共同协作,一个完整的、全面的、富有专业素养的安宁疗护团队是成功开展安宁疗护的前提,也是影响安宁疗护正确发展的关键因素。团队的工作能力与水平、相处模式与交流方式直接影响病人的治疗效果、家属的接受程度和心理准备范围以及程度。团队主要包括医护人员、社会志愿者、营养咨询师等[6]。医护人员负责临终患者的病情调查、症状控制、生理需求的满足以及家属对患者病情的了解,并提供个性化的照护和指导;社会志愿者负责患者以及患者家属的心理疏导和必要的人文关怀;营养师和院内医护人员共同决定患者身体的营养状况,依据患者的个人习惯和宗教信仰提供营养补充方式。在多学科协作模式中,护士拥有着主导权利,其中护士长负责调配多学科团队人员的具体工作,并不定时监控安宁疗护的实施质量,收集问题和数据,以便及时调整护理模式和护理重点[7]。

  4、 影响我国安宁疗护发展的因素

  相比于欧洲其他国家,我国的安宁疗护发展相对较慢,在发展模式与运行体制上仍存在不足。

  4.1、 医疗保障系统不完善

  张璇等调查显示[8],截至2016年底,我国城市医保覆盖率为60%左右,局限于发展较好的城市,在相对偏远落后的农村,医保覆盖率仍需进一步提升。医疗保障系统的不完善,导致安宁疗护缺乏资金支持,临终患者无法承担昂贵的医疗费用,从而选择放弃安宁疗护,这也是影响安宁疗护发展的最主要因素。

  4.2、 专业人员匮乏以及学科认知程度不足

  我国的安宁疗护体系主要是护理模式[9],以医院为主,在职护士占较大比重,其他学科专业人员的参与度不高。吴世菊等调查显示[10],护理专业人员以及其他学科人员对安宁疗护的重视度及认知程度太低,未正确全面地认识安宁疗护发展的必要性与重要性,对安宁疗护专科知识及临床实践的研究相对较少,专业人员相对匮乏。

  4.3 、缺乏国家政策以及相关机构的支持

  2017年底,《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和《安宁疗护实践指南(试行)》[11]同时发布,虽然相关文件的发布为安宁疗护的发展提供了指导意见,但是相关机构的建立仍存在不足,同时,从业人员缺乏国家资格认证及专业培训,多学科、多专业人员在临终患者病情以及照护模式的交流上存在一定的障碍[12],无法建立全面、规范化的安宁疗护体系和服务团队[13]。

  4.4 、患者及家属对安宁疗护的认知度低

  安宁疗护在我国推行较晚,其价值尚没有得到大部分人的肯定和认知。如很多癌症晚期患者并不了解安宁疗护,甚至在住院期间都没有听说过安宁疗护。朱正刚等调查显示[14],临终患者在死亡态度上有着自相矛盾的一面,他们希望了解自身病情,又无法接受等待死亡的恐惧。在一定程度上既是服务对象也是参与者的病人家属,在安宁疗护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其态度决定了患者是否接受安宁疗护。但受传统观念的影响[15],家属往往心存希望,认为疾病可以治愈而选择继续治疗。

  5、 思考与建议

  5.1、 完善医疗保障体系,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

  在保持当前医疗保险发展的基础上,建议将安宁疗护纳入医疗保险范畴,明确规定安宁疗护的具体项目、服务标准及收费标准,从根本上解决临终患者担心的费用问题。国家以及相关社会保障体系也可以建立并提供平台,鼓励社会相关单位、企业、社会人士募捐或建立相关基金会[16],以获得稳定的资金来源。

  5.2、 提高专业认知度,组织多学科人员培训

  5.2.1、 在高校推行安宁疗护教育

  专业人员的缺乏是影响安宁疗护发展的重要因素。建议在医学院开设安宁疗护的相关课程,或设置安宁疗护的相关专业与研究方向,让学生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加强对安宁疗护的认知,政府以及卫生主管部门还要规范相关考核的标准和内容,尝试给予资格认证。

  5.2.2 、招募社会志愿者并进行规范化培训

  志愿者是安宁疗护团队的主要组成部分,在晚期癌症患者的院内治疗以及居家安宁疗护中,志愿者能给予患者在生理、心理、精神等方面的全面照护。招募社会志愿者能增加团队的人员力量。目前,志愿者参与的安宁疗护方式并不多,对于志愿者的培训内容以及标准,建议以其工作内容为主,注重培训安宁疗护的服务宗旨、社会志愿者的服务内容以及患者的心理教育[17]。

  5.2.3、 提高在职护士对安宁疗护的认知度

  在职护士对安宁疗护的认知度是决定安宁疗护能否迅速发展的关键因素。可通过教育讲堂等方式开展培训,在培养低年资护士工作能力的同时,加强对安宁疗护的教育和培训,帮助其建立正确的生死观,提高护士对安宁疗护教育的积极性,将护理行业的优势在安宁疗护中最大化发挥[18]。

  5.3、 健全安宁疗护相关的法律法规

  目前,我国已经发布了与安宁疗护相关的试行文件,但在法律法规上还存在不足。国家以及相关卫生监管部门应根据我国安宁疗护的发展现状,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让安宁疗护的发展有法可依。

  5.4、 加强宣传,提高社会认知度与接受度

  社会群众的支持以及对安宁疗护的认知是发展安宁疗护的前提。魏美珍等研究发现[19],患者对安宁疗护的态度与其对安宁疗护的认知度成正相关。当前社会网络发达,可以通过网络让广大群众理解并接受安宁疗护。在社区内可开展生命科学教育的专题讲座等,还可在义务教育中增加死亡教育,多方面、多渠道普及死亡教育。对于晚期临终患者,可进行问卷调查,明确其对待生命的基本意愿以及需求,开展针对性的服务[20]。

  发展安宁疗护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民众的信任以及多学科专业人员的共同努力,今后我们还需不断创新,采取不同的发展方式,建立起适合我国安宁疗护发展的模式与体系。

  参考文献

  [1]陆宇晗.我国安宁疗护的现状及发展方向[J].中华护理杂志,2017,52(6):659-664.
  [2]张斌.安宁疗护的概念、对象与要求———台湾的安宁疗护介绍之一[J].医学与哲学,2004(11):79-80.
  [3]刘继同,袁敏.中国大陆临终关怀服务体系的历史、现状、问题与前瞻[J].社会工作,2016(2):34-49.
  [4]何菊,杨梅.临终患者的心理过程及临终护理[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76):342-346.
  [5]宋欢欢.临终关怀的社会工作介入及反思[D].武汉:华中农业大学,2012.
  [6]赵珊珊,顾吉,陆萍,等.基于家庭医生制服务开展社区居家舒缓疗护的效果研究[J].护士进修杂志,2017,32(16):1523-1527.
  [7]王粲霏,贾会英,吴珂,等.多学科协作模式在安宁疗护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中华护理杂志,2018,53(7):866-872.
  [8]张璇.我国医保发展的现状及未来展望[J].纳税,2017(27):101-102.
  [9]刘鹏,余玲,李平,等.论临床医生在肿瘤患者安宁疗护中存在的问题及其定位[J].医学与哲学(B),2018,39(2):85-89.
  [10]吴世菊,龚国梅.国内护理人员安宁疗护知信行的研究现状[J].护理研究,2018,32(21):3372-3374.
  [11]张鹏.传统生死孝道观与老年临终关怀[J].医学与哲学,2014,35(6):34-36.
  [12] MARSHALLV.Benefits of hospice and palliative care certification[J].Home Health care Nurse,2009,27(8):463-467.
  [13]苏永刚,马娉,陈晓阳.英国临终关怀现状分析及对中国的启示[J].山东社会科学,2012(2):48-54.
  [14]朱正刚,周阳,陈燕.中国传统伦理文化对临终关怀照护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5,35(21):6302-6303.
  [15] 王叶红,杨露,陈涛,等.中国大陆与台湾安宁疗护的对比与探讨[J].养生保健指南,2017(37):196.
  [16]张恩.我国开展临终关怀的影响因素与对策[J].全科护理,2013,11(11):1022-1023.
  [17]朱条娥,赵建国,罗慧群,等.志愿者参与实施安宁疗护工作的管理[J].中国乡村医药,2018,25(17):62-64.
  [18]韩舒,崔岩,卢晓虹,等.三级甲等医院护士死亡态度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8,18(3):185-188.
  [19] 魏美珍.台北市小学教师的安宁疗护认知与态度之调查研究[D].台北:台北教育大学,2012:55-67.
  [20]陈静,王笑蕾.安宁疗护的发展现状与思考[J].护理研究,2018,32(7):1004-1007.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