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状况调查研究

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状况调查研究

时间:2020-05-08 09:57作者:刘涵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状况调查研究的文章,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发生率高,其负性情绪受年龄、睡眠时间、疼痛程度、心功能等级、对疾病的知晓、病程长度、文化程度、经济状况等因素的影响。

  摘    要: 目的 探讨冠心病患者的负性情绪及相关因素。方法 回归性分析选取2015年1月至2017年1月入院治疗冠心病的患者300例,记录焦虑、抑郁的发生情况及相关因素,采用二元logistic回归方程对影响因素进行分析。结果 患者焦虑、抑郁的水平总分分别为(5.72±1.98)分、(5.51±3.13)分,焦虑、抑郁的发生率分别为58.54%、61.32%,单因素分析得到年龄、睡眠时间、疼痛程度、对疾病的知晓、文化程度、经济状况等相关因素与冠心病负性情绪有关(P<0.05),与性别无关(P>0.05)。二元logistic回归方程计算,上述因素均是引起冠心病患者焦虑、抑郁的因素。结论 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发生率高。其负性情绪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为临床心理干预措施提供依据。

  关键词: 冠心病; 负性情绪; 焦虑; 抑郁; 相关因素;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negative emotions and related factors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heart disease. Methods 300 cases of patients with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dmitted to hospital for treatment from January 2015 to January 2017 were given regression analysis. The occurrenc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d the related factors were recorded, and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equation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Results The total score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were(5.72±1.98) points and(5.51±3.13) points respectively, and the incidence rate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were 58.54% and 61.32% respectively, and univariate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related factors of age, sleep time, pain degree, disease awareness, education level and economic status were related to negative emotions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P<0.05), and had nothing to do with gender(P>0.05). The above factors were the factors causing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heart disease by using the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 equation. Conclusion The incidence rate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re high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negative emotions are affected by many factors, which provide basis for clinical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measures.

  Keywor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Negative Emotions; Anxiety; Depression; Related Factors;
 

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状况调查研究
 

  冠心病是由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而引起的血管功能结构的改变,血管管腔由于堵塞变得狭窄,从而造成心肌血供不足,最终缺血缺氧坏死的心脏疾病。冠心病好发于中老年人,糖尿病或糖耐量异常人群,高血压高血脂,长期吸烟者。它的主要症状为疼痛,发作严重的患者有猝死可能性。既往研究多是对冠心病患者患者整体心理状况及危险因素的研究[1],而针对患者负性情绪的研究较少,本研究采用焦虑自测量表HAMA和抑郁自测量表HAMD对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状况进行调查及其相关因素进行分析,为减轻患者负性情绪,提供临床心理干预措施提供依据。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1月至2017年1月入院治疗冠心病的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符合冠心病的诊断标准:(1)有典型的胸痛症状,如发作性绞痛、压榨性疼痛等;(2)听诊时患者心音减弱;(3)心电图检测S-T波形异常;(4)冠状动脉造影明确明确管壁有无狭窄和狭窄部位;(2)年龄41~87岁,神志清楚入院后能与医护人员进行有效沟通。排除标准:(1)伴有肺源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法洛四联症等心脏疾病的患者;(2)有肝、肾功能不全的患者;(3)既往有高血压、糖尿病、哮喘等慢性疾病的患者。参与研究的患者均已告知,符合护理伦理要求。

  1.2 、研究方法

  1.2.1、 研究工具:

  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对患者进行资料的分析,调查问卷分为三个部分:一般资料调查问卷、焦虑自测量表HAMA和抑郁自测量表HAMD。(1)一般资料调查问卷:自行设计一般资料调查表,根据既往研究中可能引起冠心病患者焦虑、抑郁负性情绪的影响因素进行设计[2]。包括性别、年龄、睡眠、疼痛、对疾病的知晓、经济状况等;(2)焦虑自测量表HAMA[3];(3)抑郁自测量表HAMD[4]。

  1.2.2、 资料收集

  向研究对象说明研究的目的及意义,告知其填写方法及注意事项,采用匿名的办法填写问卷,填写完成后当场回收。共发放问卷300份,回收问卷300份,回收率为100%。筛除信息填写不完整的问卷13份,得到有效问卷287份,有效率为95.67%。

  1.3、 观察指标

  根据焦虑、抑郁量表的评分来判断患者有无复兴情绪。焦虑自测量表HAMA:该量表共14个项目,采用0~4分的5级评分法,各级的标准为:0分无症状、1分轻、2分中等、3分重、4分极重。各项目得分相加,小于7分,则没有焦虑症状,分值越大说明患者的焦虑程度越重。抑郁自测量表HAMD:该量表共17个项目,评分法及标准与HAMA量表相同,小于8分,则没有抑郁症状,分值越大说明患者的抑郁程度越重。两组评估量表有任一量表评估患者有焦虑、抑郁症状,则认为患者存在负性情绪。

  1.4、 统计学方法

  本研究数据采用SPSS19.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影响因素资料采用χ2检验;对冠心病负性情绪有影响的因素运用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结果

  2.1、 冠心病患者焦虑抑郁发生情况

  287例冠心病患者患者,其中HAMA量表总分为(5.72±1.98)分,焦虑患者168例,占58.54%;HAMD量表总分(5.51±3.13)分,抑郁患者176例,占61.32%;既无焦虑也无抑郁的患者89例,占31.01%。

  2.2、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影响因素单因素分析

  表1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影响因素单因素分析(n=287)
表1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影响因素单因素分析(n=287)

  注:Χ12表示抑郁与非抑郁患者对比,Χ22表示焦虑与非焦虑患者对比。

  表2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影响因素的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表2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影响因素的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与非负性情绪患者在年龄、睡眠时间、疼痛程度、对疾病的知晓、经济状况等相关因素对比有明显差异(P<0.05),在性别上无明显差异(P>0.05)。见表1。

  2.3 、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影响因素的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将年龄、睡眠时间、疼痛程度、对疾病的知晓、经济状况等5个因素作为自变量,以负性情绪作为应变量,其他统计量作为自变量赋值后进行进行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5个变量均被纳入负性情绪水平回归方程,说明是引起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的影响因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冠心病患者焦虑、抑郁的发生率分别为58.54%、61.32%,可见负性情绪发生率高。冠心病患者由于身体活动受限、疾病引起的疼痛、对疾病的恐惧等原因容易出现负性情绪[5]。本研究中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发生率均明显高于既往研究中冠心病患者发生焦虑28.7%、抑郁36.7%[6]。但是鉴于该研究与本研究中选取研究对象的性别、年龄、身体状况、经济条件等情况均不相同,所以负性情绪的发生率存在差异。

  将影响因素作为变量带入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中,发现年龄、睡眠时间、疼痛程度、对疾病的知晓、文化程度、经济状况是引起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的影响因素。根据研究结果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年龄大的患者,患者身体机能逐渐下降、基础疾病增多、对疼痛的耐受力下降等原因,使得患者对疾病引起的自身症状感觉更为明显,容易产生负性情绪;睡眠质量越好的患者,体力及精神越好,改善对疾病的耐受力,自我感受更好,负性情绪的发生率更少,王道阳,戴丽华[7]等人的研究表明睡眠与人的负性情绪有关;疼痛程度高的患者,精力减退快,身心负担加重,影响生活质量,所以越容易产生负性情绪;不同文化程度的患者对于疾病的知晓程度不同,自我心理调节能力也不同,对疾病的知晓越多,发生焦虑抑郁情绪更少;经济收入低的患者,由于需长期治疗,担心其加重家庭经济负担越重,心理压力大,容易出现负性情绪,有学者研究表明无经济收入的人群焦虑、抑郁状况更为严重[8]。既往研究表明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与年龄、文化程度、月收入情况、婚姻状况以及医疗费用等因素相关[9]。本研究中未考虑到患者婚姻状况及医疗费用等方面,是本研究的不足,但是本研究还探讨了患者的睡眠状况及疼痛程度对于患者负性情绪的影响,得到患者负性情绪与睡眠状况及疼痛程度相关这一新结论。

  综上所述,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发生率高,其负性情绪受年龄、睡眠时间、疼痛程度、心功能等级、对疾病的知晓、病程长度、文化程度、经济状况等因素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龚青霞,范润平,王宇,等.冠心病患者心理痛苦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学报,2017,24(12):1-4.
  [2] 张其柱.妇科肿瘤住院患者负性情绪及其影响因素观察[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7,4(73):14280-14281.
  [3] 向振敏,吴长江,晏桂萍.冠心病并发焦虑障碍临床特点分析[J].中国社区医师,2018,34(10):92-93.
  [4] 陈芹,王新燕,马美玲,等.生物反馈训练对冠心病患者生理、心理指标的影响[J].重庆医学,2016,45(24):3361-3363.
  [5] 张海玲.心理护理干预对冠心病患者负性情绪的影响分析[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8,3(05):122-123.
  [6] 杨锦龙,刘欢,罗远林,李林岭.老年冠心病患者焦虑、抑郁症状的调查[J].中国卫生产业,2017,14(30):1-2
  [7] 王道阳,戴丽华,殷欣.大学生的睡眠质量与抑郁、焦虑的关系[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6,30(03):226-230.
  [8] 韩学青,张淑芳,张燕波,等.居家老年人的抑郁焦虑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老年医学杂志,2017,36(10):1120-1124.
  [9] 程远玲,赵艺寻,隋晶晶,等.抑郁、焦虑在老年科冠心病心衰患者中发生率及其影响因素[J].国际精神病学杂志,2016,43(5):857-859.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