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宫颈癌诊断中超声造影定量的使用意义

宫颈癌诊断中超声造影定量的使用意义

时间:2020-01-02 11:01作者:李佳斐 刘瑞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宫颈癌诊断中超声造影定量的使用意义的文章,阴道镜宫颈活检是一种简单且能有效诊断宫颈癌的方法,但是作为有创性检查,较难普及[10]。超声造影定量是一种重要的检查方法,可反映组织的血流灌注信息,可动态观察病灶内造影剂的灌注全过程。

  摘    要: 目的 探讨超声造影定量在宫颈癌诊断中的应用价值。方法 选择2016年8月至2019年1月在长安大学医院诊治的疑似宫颈癌患者570例作为研究对象,所有患者都给予超声造影定量检查和阴道镜下宫颈活检,判断超声造影定量的诊断价值。结果 超声造影定量诊断宫颈上皮内瘤变(CIN)Ⅰ级260例,CINⅡ级120例,CINⅢ级97例,宫颈癌70例,与阴道镜下宫颈活检诊断的符合率分别为93.2%、98.4%、99.0%与98.6%;将不同级别CIN的时间-强度曲线参数测值进行比较,宫颈癌的峰值强度(PI)和达峰时间(TTP)明显高于CINⅠ级(P<0.001),CINⅡ级和CINⅢ级的各参数两两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单因素分析显示,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孕次与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显着相关(P<0.05);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为影响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主要因素(P<0.05)。在诊断为宫颈癌的71例患者中,超声造影定量诊断的灵敏度为98.6%(70/71),特异度为100.0%(499/499)。结论 超声造影定量在宫颈癌诊断中的应用具有较高的准确性,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为导致漏诊的影响因素。

  关键词: 超声造影定量; 宫颈癌; 产次; 初潮年龄; 诊断;

  宫颈癌是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我国是宫颈癌发病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每年新发病例数在10万人以上[1]。宫颈上皮内瘤变(CIN)是与宫颈癌紧密相关的癌前病变,CIN发展为宫颈癌需要10~15年,因此及时有效地治疗CIN可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2]。巴氏涂片法为当前宫颈癌健康普查中的首选方法,但是存在50%以上的假阴性率[3]。液基细胞学检查可提高异常细胞的阳性检出率,减少了漏诊,但是对于标本的要求较高[4]。阴道镜下宫颈活检是一种简单而有效的诊断宫颈癌的方法,但属于有创检查[5]。超声造影定量是将微泡造影剂经外周静脉注射后到达靶器官或靶组织,通过增强后散射、改变声衰减等原理,增加血流与周围组织间回声,有利于鉴别病灶组织和周围正常组织,从而具有较高的临床诊断价值[6,7]。本研究探讨了超声造影定量在宫颈癌诊断中的应用价值,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6年8月至2019年1月在长安大学医院(以下简称“本院”)进行诊治的570例疑似宫颈癌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患者知情同意本研究;年龄20~70岁;妇科检查见宫颈充血、水肿、糜烂、外阴瘙痒等,符合CIN的诊断标准;临床与影像学资料完整;排除标准:妊娠与哺乳期女性;既往曾行全子宫切除术或宫颈切除手术者;临床资料缺乏者。研究得到本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准。570例患者中,年龄25~79岁,平均(56.22±3.21)岁;平均孕次(2.87±0.67)次;平均产次(1.82±0.88)次;病程7d至7年,平均(3.14±0.67)年;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4.56±2.56)年。

  1.2、 方法

  所有患者均由同一组超声医师团队完成检查,使用的Phillip iU 22超声诊断仪配有高频线阵探头,探头频率4~9MHz;造影剂为含有SF6活性成分的SonoVue。患者取仰卧位,适度充盈膀胱,检查前患者禁食8h,选择直径最大、血流量最丰富的病灶处进行检查,转换至造影模式。建立肘静脉通道,将SonoVue粉剂2mL与5mL生理盐水混合,震荡混匀后采用18G套管针穿刺肘正中静脉注入1.2mL,时间为3~6min,持续观察病灶和周围组织的造影过程,并动态储存造影图像。然后使用Phillip自配造影分析软件,对病灶进行时间-强度曲线分析,量化指标主要包括达峰时间(TTP)、峰值强度(PI)和曲线下面积(AUC),所有指标取3次计算平均值。
 

宫颈癌诊断中超声造影定量的使用意义
 

  1.3 、阴道镜下宫颈活检

  所有患者均给予阴道镜下宫颈活检,在月经结束后3~7d进行。使用窥阴器充分暴露宫颈,肉眼观察,然后涂以5%冰醋酸观察阴道宫颈上皮及血管变化,主要观察病灶的血管结构、边界、形态、颜色等。对可疑病变区作定位多点活检,取转化区3、6、9、12共4点活检,取得的活检标本以甲醛溶液固定后进行病理检查。

  1.4、 判断标准

  所有患者的诊断以阴道镜下宫颈活检诊断结果为“金标准”,所有病理结果均由本院病理科医师做出报告。

  组织病理学分级诊断标准:CINⅠ级,轻度宫颈不典型增生,病变局限于鳞状上皮的下1/3,存在细胞核异型性和轻度核分裂现象;CINⅡ级,中度宫颈不典型增生,细胞核异型性和轻度核分裂象位于鳞状上皮层的下1/3~2/3;CINⅢ级,重度宫颈不典型增生,病变范围累及鳞状上皮的上1/3,存在明显的细胞核异型性和显着增多的核分裂象,可见不典型核分裂现象[8]。

  所有超声造影分级结果均由两名副主任医师及以上职称的医生进行判定,结果不一致时由主任医师进行最终判定。超声造影诊断宫颈病变的标准:宫颈癌,增强早期,宫颈病变区域增强发生早于子宫体肌层,表现出均匀和非均匀性高增强;增强晚期,病变区域中心呈低增强,造影剂消退时间早于子宫体肌层,病变周围区域呈环状稍高增强区,消退时间稍微较晚,与子宫体形成明显分界线。CINⅠ级:注入造影剂后宫颈组织强化欠均匀。CINⅡ级:注入造影剂后宫颈局部灰度增强。CINⅢ级:注入造影剂后宫颈局部灰度明显增强,出现异常强化区域[9]。

  1.5 、临床资料调查

  记录所有患者的一般资料,包括姓名、年龄、临床症状、孕产史、体质量指数、既往史、家族史、受教育年限、病程、初潮年龄、合并症、检查结果等。

  1.6、 统计学处理

  选择SPSS21.0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表示,多组间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两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数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影响因素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超声造影定量诊断结果

  在570例患者中,超声造影定量判断为CINⅠ级260例,CINⅡ级120例,CINⅢ级97例,宫颈癌70例。将不同级别CIN的时间-强度曲线参数测值进行比较,宫颈癌的PI和TTP明显高于CINⅠ级(P<0.001),CINⅡ级和CINⅢ级的各参数两两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超声造影定量诊断结果
表1 超声造影定量诊断结果

  注:与CINⅠ级比较,*P<0.001。

  2.2、 超声造影定量诊断和病理诊断对宫颈癌的诊断价值比较

  在570例患者中,病理诊断为CINⅠ级279例,CINⅡ级122例,CINⅢ级98例,宫颈癌71例。以病理检查结果作为“金标准”,超声造影定量判断CINⅠ级、CINⅡ级、CINⅢ级、宫颈癌与病理诊断的符合率分别为93.2%(260/279)、98.4%(120/122)、99.0%(97/98)与98.6%(70/71),其中CINⅠ级漏诊19例,CINⅡ级漏诊2例,CINⅢ级、宫颈癌各漏诊1例。

  2.3、 影响超声造影定量漏诊的单因素分析

  单因素分析显示,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孕次与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显着相关(P<0.05)。见表2。

  表2 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单因素分析(n=570)
表2 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单因素分析(n=570)

  2.4、 影响超声造影定量漏诊的多因素分析

  将单因素分析中,有统计学意义的4个指标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为影响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主要因素(P<0.05)。见表3。

  表3 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多因素分析(n=570)
表3 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多因素分析(n=570)

  注:变量赋值中,合并糖尿病:是=0,否=1;初潮年龄:≥14岁=0,<14岁=1;产次:≥2次=0,<2次=1

  2.5、 诊断效能分析

  在诊断为宫颈癌的71例患者中,超声造影定量诊断的灵敏度为98.6%(70/71),特异度为100.0%(499/499)。

  3、 讨论

  在女性恶性肿瘤中,宫颈癌的发病率仅次于乳腺癌。我国每年新发宫颈癌病例占全球的1/5,且年轻宫颈癌患者的发病率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直接威胁到女性的健康[8]。CINⅠ级为低级别上皮内瘤变,CINⅡ、Ⅲ级为高级别上皮内瘤变。有研究报道显示,CINⅠ级患者中约有15%会发展为宫颈癌,CINⅡ、Ⅲ级进展的风险分别为30%及45%[9]。因此,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阴道镜宫颈活检是一种简单且能有效诊断宫颈癌的方法,但是作为有创性检查,较难普及[10]。超声造影定量是一种重要的检查方法,可反映组织的血流灌注信息,可动态观察病灶内造影剂的灌注全过程。对于恶性肿瘤而言,其新生血管丰富,存在着大量的动静脉瘘,管壁缺乏肌层,血流流速较快,为临床鉴别诊断提供了基础[11]。

  本研究显示,超声造影定量判断为CINⅠ级260例,CINⅡ级120例,CINⅢ级97例,宫颈癌70例,与病理诊断的符合率分别为93.2%、98.4%、99.0%与98.6%,其中CINⅠ级漏诊19例,CINⅡ级漏诊2例,CINⅢ级、宫颈癌各漏诊1例,表明超声造影定量诊断宫颈癌的效果较好,这是由于超声造影的造影微泡能进入靶器官毛细血管,有利于显示脏器血流信息,可以反映病灶和周边正常组织之间的不同,从而提高诊断效果。将不同级别CIN的时间-强度曲线参数测值进行比较,宫颈癌的PI和TTP明显高于CINⅠ级,CINⅡ级和CINⅢ级的各参数两两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可能是由于恶性肿瘤的生长与新生血管的关系密切,而新生血管缺乏肌层且子宫壁层走形弯曲[12],容易形成动静脉瘘,从而使造影剂在短时间内大量进入病灶范围内,提示了肿瘤组织的血流灌注量较正常组织大。CIN患者通常无典型的临床表现和体征,主要表现为接触性出血或阴道不规则流血及白带异常,但是较多宫颈病变患者因无特征性临床表现而延误诊断及治疗[13]。超声造影定量中的微气泡是一种血管示踪剂,具有时间和空间分辨力高的优势,且超声造影剂能够实时观测斑块灌注情况,有利于实时了解病灶情况[14,15]。本研究单因素分析显示,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孕次与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相关(P<0.05);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为影响超声造影定量漏诊宫颈癌的主要因素。合并糖尿病、产次过多、初潮年龄较早的女性,因宫颈病变情况较复杂,早期宫颈病变不典型,在临床上容易出现漏诊[16],并且超声造影定量对于操作人员的技术要求比较高[17]。本研究也有一定的不足,纳入的样本数量较少,将在后续研究中加大样本量进一步研究分析。

  综上所述,超声造影定量在子宫颈癌诊断中的应用具有较高的准确性,合并糖尿病、产次、初潮年龄为导致漏诊的主要因素。

  参考文献

  [1] 周海萍,谢丽丹,涂晓波.宫颈癌患者超声造影特征与患者临床预后因素关系的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3):694-697.
  [2] ARUL PONNI T R,AVINASH H U,NIRMALA S,et al.Optimal technique of radiotherapy for carcinoma cervix in developing countries:dosimetric and logistic comparison[J].J Cancer Res Ther,2018,14(6):1207-1213.
  [3] 施龙,周妮,倪倩倩,等.CEUS与常规超声对宫颈癌的早期诊断及临床分期比较[J].西南国防医药,2018,28(12):1250-1253.
  [4] SKINNER O T,BOSTON S E,GIGLIO R F,et al.Diagnostic accuracy of contrast-enhanced computed tomography for assessment of mandibular and medial retropharyngeal lymph node metastasis in dogs with oral and nasal cancer[J].Vet Comp Oncol,2018,16(4):562-570.
  [5] PALSDOTTIR K,EPSTEIN E.A Pilot Study on Diagnostic Performance of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nography for Detection of Early Cervical Cancer[J].Ultrasound Med Biol,2018,44(8):1664-1671.
  [6] 吕涛,李平新,吕晓玉,等.超声造影对宫颈癌诊断价值的应用研究[J].贵州医药,2016,40(7):765-766.
  [7] 黄秀娟,杨顺实,李珏颖.宫颈癌经阴道超声造影表现及其临床意义[J].武汉大学学报(医学版),2016,37(6):934-937.
  [8] YTRE-HAUGE S,DYBVIK J A,LUNDERVOLD A,et al.Preoperative tumor texture analysis on MRI predicts high-risk disease and reduced survival in endometrial cancer[J].J Magn Reson Imaging,2018,48(6):1637-1647.
  [9] JIANG W,WEI H Y,ZHANG H Y,et al.Value of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und combined with elastography in evaluating cervical lymph node metastasis in 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J].World J Clin Cases,2019,7(1):49-57.
  [10] 余秀华,李彩云,施红,等.常规超声联合超声造影成像对宫颈癌诊断及分期初步研究[J].临床军医杂志,2017,45(1):60-63.
  [11] SIMONSEN T G,LUND K V,HOMPLAND T,et al.DCE-MRI-Derived Measures of Tumor Hypoxia and Interstitial Fluid Pressure Predict Outcomes in Cervical Carcinoma[J].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2018,102(4):1193-1201.
  [12] 李付连,索玉平,王谋香,等.G蛋白偶联受体4对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宫颈癌组织新生血管建立的影响和诊断价值[J].中国综合临床,2018,34(3):214-217.
  [13] ZHANG Q,LIU A,WU J J,et al.Primary malignant mixed Mullerian tumors of the fallopian tube with cervix metastasis:a rare case report and literature review[J].Medicine(Baltimore),2018,97(28):e11311.
  [14] 张瑶,韩冰,王连双,等.艾滋病合并特殊感染及肿瘤的超声声像图与超声造影表现[J].河北医药,2017,39(10):1514-1517.
  [15] ZHANG Z,WANG Z,ZHAO R.Dynamic Contrast-Enhanced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of Advanced Cervical Carcinoma:The Advantage of Perfusion Parameters From the Peripheral Region in Predicting the Early Response to Radiotherapy[J].Int J Gynecol Cancer,2018,28(7):1342-1349.
  [16] 黎婧.超声造影与彩色多普勒联合评估宫颈癌术前分期的临床应用价值[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14(4):522-523.
  [17] ARIJI Y,FUKUDA M,KISE Y,et al.Contrast-enhanced computed tomography image assessment of cervical lymph node metastasis in patients with oral cancer by using a deep learning system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J].Oral Surg Oral Med Oral Pathol Oral Radiol,2019,127(5):458-463.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