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的微生物学特点探究

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的微生物学特点探究

时间:2019-01-28 09:04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的微生物学特点探究的文章,对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进行微生物学检验分析, 有助于了解细菌性食物中毒的主要病原菌, 为患者的治疗提供依据, 同时为细菌性食物中毒的预防奠定基础。

  摘    要: 目的总结分析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微生物学检验结果, 从而为食物中毒的相关检验提供依据。方法将本疾控中心在2014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间收治的75例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将上述患者的呕吐物、粪便等进行微生物学检验, 具体的包括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副溶血性弧菌、志贺氏菌、变形杆菌以及蜡样芽胞杆菌等。结果在各类细菌微生物检出率方面, 副溶血性弧菌最高, 占到了36.0% (27/75) ;大肠杆菌的检出率最低, 占到了5.3% (4/75) ;粪便属于病原菌检出的主要来源, 较肛拭子、呕吐物中的微生物检出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对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进行微生物学检验分析, 有助于了解细菌性食物中毒的主要病原菌, 为患者的治疗提供依据, 同时为细菌性食物中毒的预防奠定基础。

  关键词: 细菌性食物中毒; 微生物学检验; 研究分析;

  Abstract: Objective To summarize and analyze the results of microbiological test of bacterial food poisoning, so as to provide evidence for food poisoning test.Methods 75 patients with bacterial food poisoning admitted by the CDC between February 2014 toAugust 2017 were taken as subjects for microbiological examination of vomit and feces.Specifically, it includes Salmonella, Staphylococcus aureus, E.coli, Vibrio parolytic, Shigella, Metamorphosis, and Bacillus waxiformis.Results Vibrio parolytic was the highest in all kinds of bacteria, accounting for 36.0% (27/75) .Escherichia coli has the lowest detection rate, accounting for 5.3% (4/75) ;The fecal matter is the main source of pathogen detection, which i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compared with the microbial detection rate in anal swab and vomit (P<0.05) .Conclusion The microbiological examination and analysis of the patients with bacterial food poisoning will help to understand the main pathogens of bacterial food poisoning, provide basis for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and lay a foundation for the prevention of bacterial food poisoning.

  Keyword: Bacterial food poisoning; Microbiological tests; Research and analysis;

  已有统计数据指出细菌性食物中毒属于食物中毒的主要类型, 占到了总体食物中毒的50.0%左右。流行病学分析显示细菌性食物中毒具有季节性特点, 主要发生在气候炎热季节, 尽管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发病率较高, 但是总体病死率较低[1]。大多数患者在细菌性食物中毒后可表现出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 而这些疾病又容易与消化系统疾病混淆, 造成误诊。为进一步明确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的微生物学特点。本文结合本疾控中心在2014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间收治的75例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 对其微生物学进行检验分析, 具体分析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将本疾控中心在2014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间收治的75例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其中男43例、女32例, 年龄15~70岁, 平均年龄 (34.7±4.1) 岁, 所有人员主诉存在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 根据患者的就餐史、季节特点、饮食情况等作出诊断。

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的微生物学特点探究

  1.2 方法

  对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进行微生物检测过程中, 选取的样本包括患者使用后剩余的食物、患者的呕吐物、患者的粪便以及肛拭子等。检测中使用的仪器设备有显微镜、冰箱、温箱、细菌生化鉴定分析系统、恒温水浴箱、菌落计数器、血平板等, 微生物检测中所使用的各类试剂均来源于疾控中心, 包括葡萄糖蛋白水、琼脂培养基、肉汤培养基、克氏双糖、乳糖胆盐发酵管、SC增菌液等, 然后根据《临床微生物检验标准化操作》、《GB4789.2-201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微生物学检验菌落总数测定》等要求完成检验, 检验的微生物主要包括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副溶血性弧菌、志贺氏菌、变形杆菌、沙门氏菌以及蜡样芽胞杆菌等, 相关操作均符合无菌操作要求。整个细菌微生物检测过程满足质量控制要求[2]。

  1.3 观察指标

  (1) 不同微生物细菌检出情况对比, 主要包括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副溶血性弧菌、志贺氏菌、变形杆菌以及蜡样芽胞杆菌; (2) 细菌微生物检出的样本来源, 主要有粪便、肛拭子、呕吐物。

  1.4 统计学方法

  根据观察指标要求整理细菌微生物检验的相关参数, 使用SPSS 21.0软件进行数据分析, 计数资料采用 (%) 表示, 计量资料采用“±s”表示, 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不同微生物学检验结果

  在各类细菌微生物检出率中, 不同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微生物检测结果, 副溶血性弧菌的检出率最高, 占到了36.0%, 而大肠杆菌检出率最低, 占到了5.3%, 其它微生物介于两者之间, 见表1。

  表1 不同微生物检查结果分析Table 1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different microorganisms
表1 不同微生物检查结果分析Table 1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different microorganisms

  2.2 不同微生物检出样本来源

  不同细菌微生物检出的样本来源, 粪便是细菌微生物检出率最多的样本来源, 与肛拭子、呕吐物对比具有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2。

  表2 不同细菌微生物检出的样本来源Table 2 Source of samples detected by different bacterial microorganisms
表2 不同细菌微生物检出的样本来源Table 2 Source of samples detected by different bacterial microorganisms

  3 讨论

  细菌性食物中毒在食物中毒中有较高的发病率, 根据临床文献统计显示, 造成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 食物从生产到销售过程中需要经历运输、储存、销售等多个环节, 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的细菌污染都有可能引起食物中毒[3]; (2) 如果食物已经受到了细菌污染, 与此同时, 食物存放区域的总体温度较高, 在这种较高的稳定条件下, 细菌会出现大量繁殖, 细菌数量的增加可能会产生毒素, 进而引发细菌感染[4]; (3) 食用的食品没有达到可安全使用标准, 比如食品没有蒸熟, 或者在食品存储中将熟食与生食放在一起, 造成食品交叉污染。不管是那种原因, 患者在使用相关食物后存在细菌性食物中毒风险。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的高度重视, 各类食品检验在保障食品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5]。

  对于已经发生的细菌性食物中毒, 除了明确具体的原因外, 通常还需要进行细菌微生物分析, 依靠细菌微生物分析掌握常见的致病菌, 从而为细菌微生物食物中毒的预防以及细菌性食物中毒后的治疗提供参考, 保证患者在较短时间内恢复健康[6]。

  本文研究中对75例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进行了微生物检测, 结果表明引起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的病原菌种类较多, 涉及到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副溶血性弧菌、志贺氏菌、变形杆菌以及蜡样芽胞杆菌等, 其中以副溶血性弧菌的检出率最高, 而大肠杆菌的检出率最低。在病原微生物检出样本来源方面, 粪便中对于细菌微生物的检出率较高, 呕吐物中的细菌微生物检出率较低。有学者对100例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进行微生物检验, 检验完成后, 其中大肠杆菌的检出率为6.0%, 金黄色葡萄球菌检出率为10.0%;副溶血性弧菌检出率为32.0%, 蜡样芽胞杆菌检出率为10.0%;沙门氏菌检出率为10.0%;志贺氏菌检出率为14.0%;变形杆菌检出率为16.0%, 不同细菌微生物检出结果和本文研究结果基本接近。这些都能为临床食品安全的检验奠定基础[7]。

  细菌性食物中毒微生物检验可以对食品微生物检验提供参考, 根据我国当前食品微生物检验要求, 食品微生物检验中需要完成以下内容: (1) 明确不同食品的污染程度, 通过食品检验掌握不同食品中大肠菌群总数、霉菌总数、菌落总数等, 上述指标对事物污染程度作出评价, 按照污染程度结合不同食品对微生物含量的具体要求判定食品是否能够安全食用[8]; (2) 定性分析食品中存在的致病菌, 根据本文研究结果, 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副溶血性弧菌、志贺氏菌、变形杆菌以及蜡样芽胞杆菌等都会引起细菌感染, 所以在食品检验中应注重对上述细菌微生物的定性分析; (3) 定量分析食品中的细菌微生物, 在定性分析的基础上还需要进一步对食品中相关微生物的含量水平进行分析, 定量分析能够分析出不同细菌微生物含量水平, 这些都可以为食品安全保驾护航[9]。

  依据本文细菌微生物检验结果还能够为细菌性微生物中毒的预防提供信息。对于沙门氏菌会引起食物中毒, 根据临床文献报道分析, 沙门氏菌主要存在于受污染的鱼、蛋、家畜肉、内脏、牛羊奶等, 细菌中毒后有6~24 h的潜伏期, 出现细菌性中毒后可存在持续高热表现, 大便为典型黄绿色水便, 文献报道沙门氏菌感染后有感染性休克、败血症、化脓性肠穿孔等严重并发症并造成患者死亡[10,11]。在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多见于剩饭、剩菜, 此外, 在蛋、肉类食品中也有存在, 患者食用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食物后在短时间内发病, 既有呕吐, 也有腹泻, 呕吐物以黄绿色胆汁为主;大肠杆菌作为人体本身具有的微生物, 正常情况下, 大肠杆菌不会引起感染, 当时当人体肠道防御机能下降, 自身免疫力不足或者营养不良的情况下可造成正常菌群出现失调, 致使大肠杆菌出现了大量繁殖, 最终引起患者出现中毒症状, 大肠杆菌中毒后的临床症状较轻;副溶血性弧菌多存在用盐浸泡过的食物中, 在海产品中也有副溶血性弧菌存在的可能, 比如海蛰、海鱼、海蛤等, 人群在服用副溶血性弧菌感染的食物后, 不会突然发病, 其潜伏期在8~18 h, 早期存在上腹部、脐周疼痛表现, 此后可出现大多数细菌性食物中毒表现, 如腹泻、呕吐、高热等, 粪便多为脓血样。掌握不同细菌微生物在引起中毒后的潜伏以及症状表现, 有利于对不同细菌性微生物进行鉴别与诊断[12,13]。

  在细菌性食物中毒后不同微生物检出方面, 患者呕吐物、肛拭子、粪便等均有致病菌的检出。但是在致病菌检出率方面, 粪便明显高于肛拭子以及呕吐物, 在实际细菌性微生物检验过程中可采用粪便样本进行检测, 有利于提高对相关细菌性微生物的检出率, 保证微生物检验结果准确。当然在具体操作中还需要保证粪便样本的采集质量, 采集粪便过程中应使用新鲜粪便, 确保样本中没有尿液的混入;粪便量控制在5 g左右, 用于盛装粪便的容器需要处于干燥、无菌, 避免进行消毒, 对于暂时不能进行检验的, 需要将采集的粪便标本保存, 保存温度应低于4℃[14]。

  通过对细菌性食物中毒微生物学分析, 还能够为各类细菌性微生物中毒的预防提供依据, 根据检出的常见微生物, 提高对人群食品安全教育的针对性, 针对不同微生物感染的常见食物、食用后的症状表现提高人们对食品安全的重视, 告知大众针对不同微生物的预防以及避免食物中毒的方法, 减少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发生率[15,16]。

  综上所述, 对细菌性食物中毒患者进行微生物学检验分析, 有助于了解细菌性食物中毒的主要病原菌, 为患者的治疗提供依据, 同时为细菌性食物中毒的预防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1] 罗滢娟, 罗汉宇, 刘丽, 等.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微生物学检验探讨[J].当代医学, 2018, 24 (6) :65-67.
  [2]卢舒君.细菌性食物中毒检验结果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 2018, 13 (5) :189-190.
  [3]李晓燕.细菌性食物中毒病原学及微生物检验分析[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2018, 9 (1) :6-8.
  [4]杨春晓, 莫韵韶, 魏泉德.珠海市2011-2015年细菌性食物中毒事件的标本检测结果分析[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 2017, 3852 (6) :788-791.
  [5]朱颖梅, 谭海芳, 林凤, 等.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微生物学检验分析[J].疾病监测与控制, 2017, 11 (2) :95-97.
  [6]曾丽, 孙秋香, 高艳, 等.基层疾控中心细菌性食物中毒检验研究[J].疾病监测与控制, 2016, 10 (11) :916-917.
  [7]邓如军, 刘莉莉.某市2012-2013年细菌性食物中毒病原分析[J].中国卫生产业, 2016, 13 (16) :81-83.
  [8]曾德兴, 黄思思, 陈应坚.细菌性食物中毒病原菌调查与预防对策分析[J].现代诊断与治疗, 2016, 27 (8) :1518-1520.
  [9]杨书观.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微生物学检验[J].临床医学, 2016, 36 (4) :59-60.
  [10]吴嘉志, 陈应坚, 甘丽萍, 等.一起由肠炎沙门氏菌引起的食物中毒的调查分析[J].热带医学杂志, 2013, 13 (8) :1044-1046.
  [11]张倩, 邱亚群, 石晓路, 等.2007-2010年深圳市细菌性食物中毒检测结果分析[J].华南预防医学, 2012, 38 (2) :67-68.
  [12]李琼, 刘丽.小议基层疾控中心细菌性食物中毒检验及特点分析[J].当代医学, 2018, 24 (12) :122-124.
  [13]罗滢娟, 罗汉宇, 刘丽, 等.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微生物学检验探讨[J].当代医学, 2018, 24 (6) :65-67.
  [14]于洪仁.细菌性食物中毒的病原菌调查与预防对策探讨[J].中国医药指南, 2017, 15 (5) :291-292.
  [15]栾明春, 侯君, 陈玉凤.大连市2007至2011年细菌性食物中毒病原分析[J].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 2017, 34 (3) :42-43.
  [16]杨华荣.探析细菌性食物中毒的微生物检验结果[J].首都食品与医药, 2018, 25 (14) :143.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