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艺术论文 > 马尾绣工艺特点与传承发展思路

马尾绣工艺特点与传承发展思路

时间:2020-05-21 11:05作者:纪聪聪 周莹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马尾绣工艺特点与传承发展思路的文章,马尾绣是水族极具代表性的刺绣工艺,是水族的文化瑰宝,政府和当地绣娘等都在用自己的力量与方式保护并传承着这笔财富。以发展角度来看,马尾绣工艺的变化发展是由手工艺人以及组织经营者等各方面人员共同影响的结果

  摘    要: 古老且具代表性的水族马尾绣是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以马尾作为主要原材料的民族刺绣技艺。文章通过对三都水族自治县的实地调查和文献资料查阅,归纳总结出了马尾绣的传统工艺流程特色及当下发展变迁,对马尾绣传承人的现状进行了分析解读。得出在新时代不断发展变化的当下,马尾绣需要与现代产物和现代理念进行结合延伸,从中探索出新的模式,寻求更合理的传承与发展道路的思考。从“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及品牌化发展等角度,探索马尾绣在新时代背景下如何更鲜活有效的传承和发展。

  关键词: 水族马尾绣; 工艺特点; 现代产物; 现代理念; 传承; 发展;

  Abstract: The ancient and representative horsetail embroidery of Shui nationality is one of the first batches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s in China, and also a national embroidery technique in which horsetail is used as the main raw material. Based on the field investigation and literature review of Sandu Shui Autonomous County,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raditional technological process, current development and changes of horsetail embroidery, and analy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successors of horsetail embroidery. In the new era of continuous development and change today, horsetail embroidery needs to be combined with modern products and modern ideas to extend so as to explore a new model and find more reasonable thinking of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et +,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and brand development, this paper explores how to inherit and develop horsetail embroidery more effectively in the new era.

  Keyword: Horsetail embroidery of Shui nationality; Process characteristics; Modern products; Modern concept; Inheritance; Development;

  马尾绣在水族地区享有“刺绣中的活化石”之美誉,于2006年5月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工艺特色和审美方面都具有非常高的研究价值。在新时代背景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文化思潮的变迁,传统手工艺的现状十分窘迫,马尾绣的传承与创新发展也迫在眉睫。
 

马尾绣工艺特点与传承发展思路
 

  较四大名绣相比,学界对马尾绣的深入研究相对较晚。近年来,中国学者对民族艺术及非遗文化研究的热忱较高,关于马尾绣的研究成果也颇丰,主要体现在对马尾绣本身技艺、图案、文化内涵和审美价值以及创新应用等方面。如张欢[6]在《黔南水族马尾绣工艺调查及纹样分析》一文中对黔南三都水族马尾绣的发展历史、工艺流程、纹样图案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在《贵州水族马尾绣的设计智慧》[5]中从设计思想、设计文化和设计审美三个角度探究了马尾绣的设计智慧,刘国举[9]在《水族妇女马尾绣的演变与发展》中提出:马尾绣不是越简单,越好的发展问题。这些研究成果和观点构成了水族马尾绣工艺解析和保护现状研究的重要基础,但缺乏马尾绣在新时代背景下传承与发展的思考研究。基于此,本文对马尾绣工艺特点进行了解读并分析了三位马尾绣传承人的发展现状及可能存在的传承危机,并从与现代产物、现代理念结合延伸的角度进行了探索。

  1 、马尾绣的工艺特点解读

  水族马尾绣是水族妇女的智慧结晶,其特别之处是主要材料为马尾毛,制作完成的作品不仅外观精美绝伦,具有浮雕感,还耐磨耐用,过去一度被视为地位和身份的象征。马尾绣制作工序繁琐,如今已经出现原始材料更替、工序简化等现象。

  1.1 马尾绣制作材料与工具

  制作马尾绣所用的主要材料和工具有面料、底料、马尾毛、线、针。

  面料的选择对马尾绣制品的最终品质和效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水族马尾绣面料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手工制作的土布,一种是机器生产的布料。土布由天然植物染料染制而成,主要有蓝、黑、白三种颜色,过去马尾绣大多由土布制成。随着与外来文化的不断交融,审美思维及生活现状等逐步产生变化,如今水族年轻女子制作马尾绣日常装选择使用五颜六色的机织面料替代古朴的土布(图1)。

  图1 机织彩色布料马尾绣服装与土布马尾绣服装

图1 机织彩色布料马尾绣服装与土布马尾绣服装

  Fig.1 horsetail embroidered clothing with woven colorful cloth and horsetail embroidered clothing with homespun

  底料是起到支撑展示绣品的作用,在当地制作好的底布被称为布壳。近几年为加快制作速度,很多绣娘开始使用黏合衬替代早期的布壳(图2),此两者各有优劣。布壳支撑性好,制成品硬挺平整,但因制作用的浆糊由糯米制成,如若存放不当在阴湿环境中极易发霉。黏合衬则方便易操作,制作时省时省力,但其厚度有限,质感不及布料细腻,且遭到挤压所形成的压褶不可完全恢复。

  图2 黏合衬底料和土布底料
图2 黏合衬底料和土布底料

  Fig.2 Bonding base materialand homespun base material

  马尾毛的获取来源有两个,一是“敲马”祭祀后获取。水族盛行养马,在水族丧祭习俗中若有男性长者去世,家人就要杀掉一匹公马祭祀,称为“敲马”。二是在活马上获取,水族人有修剪马驹尾毛的习俗。这些当地习俗都为马尾绣取材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仔细观察新、老马尾绣绣品会发现,过去采用的线是水族人手工纺织的棉线,其纤维较粗,韧性不够,极易拉断。因此,后来便采用外购的机纺线,光泽度、韧度、弹性等方面都更加符合马尾绣制作的要求。

  马尾绣不同于其他刺绣的其中一点是需要使用两个不同型号的针同时操作,一种是较大的针用来穿马尾线,一般是1号或2号;另一种是较小的针用来穿固定马尾线的丝线,一般为4号、5号或7号。针的选取通常需根据制作者的习惯和经验而定。

  表1 三都水族马尾绣制作材料变化对比
表1 三都水族马尾绣制作材料变化对比

  1.2 、马尾绣工艺流程

  1.2.1 、布壳制作

  马尾绣的刺绣过程都是在布壳上完成的,所以布壳制作是整个工艺流程的基础步骤。首先,用刷子将浆糊均匀涂抹在底料上,将浆好的布晒干。然后根据纸样版将浆布裁剪成所需形状,并反贴在表布上,再次晾干定型。在整个过程中需要不断挤压面料,挤出布与布之间的气体,以保持布壳的平整,这一步直接影响到马尾绣的制作及美观程度。但现在马尾绣的制作极少采用传统布壳的制作方法,而是直接在市场上购买单面黏合衬,只需将带胶一面与表布背面用熨斗熨烫黏合即可使用。

  1.2.2 、马尾线制作

  马尾线是制作马尾绣的核心。一般选用2~3根马尾毛作为内芯,具体根据马尾毛粗细程度及预期想要达到的效果可选2~9根不等。制作时需要先将白线与马尾毛的一端打结,再将白线垂顺向下并用双腿轻轻夹住线轴,左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分别对搓马尾毛和马尾线,使白线缠绕在马尾毛上(图4)。制作过程中右手中指和无名指轻夹刚缠绕的马尾线以起到固定作用,使线圈与线圈之间排列紧密均匀不露马尾毛。

  图3 马尾线结构
图3 马尾线结构

  图4 马尾线制作手势
图4 马尾线制作手势

  1.2.3、 图案绘制

  将预先设计好的图案绘制在布壳上,这一步骤需要制作者有熟练的手绘能力及丰富的想象能力。水族马尾绣的纹样多来源于生活,或是周围的自然景物、神话传说、民间信仰等,应用较多的有蝴蝶、鱼、蝙蝠、树、雷电、水书等图案。在排列布局上也很讲究,有围绕中心呈放射状对称分布的,有纵轴线等量不等形均衡分布的,也有整齐一律反复图案构成的。

  1.2.4、 固定马尾线绣出图案轮廓

  制作马尾绣步骤繁多,但是固定马尾线才是真正刺绣的开始。先将穿马尾线的大针在布壳上由背向表面穿出,马尾线根据绘制的图案进行盘绕,再用穿白线的小针固定。图案轮廓绣完之后,马尾线才从表面穿回背面打结。在此过程中,小针固定每一个点的穿出和穿入尽量是同一针孔,使起固定作用的白线隐藏于马尾线中,绣品看起来更加精致。

  图5 马尾线绣出图案轮廓
图5 马尾线绣出图案轮廓

  1.2.5、 刺绣填心

  填心即用绣线将固定好的图案空隙部分填满,在走访调研过程中,三都地区普遍使用的是螺形绣和打籽绣,还可与平绣、数纱绣、结线绣、辫绣等刺绣工艺结合完成绣品制作。

  图6 螺形绣流程图
图6 螺形绣流程图

  2、 传承人的发展现状与传承危机

  马尾绣的工艺及文化传承主要通过传承人来发展延续,传承人是保护和传承马尾绣的关键也是核心。现已在列传承人中较具代表性的有宋水仙、韦桃花、潘水爱等,她们的发展定位不同,所面临的发展问题也就不同。

  2.1、 马尾绣发展领头人宋水仙

  宋水仙作为全国人大代表、贵州黔南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协会主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对马尾绣事业的发展起着功不可没的作用。2006年宋水仙在三都县城开办了第一家马尾绣工艺品店,使马尾绣有了革命性意义的转变,马尾绣商业化道路随之开启。2012年宋水仙创立了三都自治县水仙马尾绣有限公司,与当地绣娘合作,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目前,水仙马尾绣有限公司已经拥有自己专业的研发和设计团队,有了笔记本、箱包、服饰等原创产品,在贵州省博物馆等地都有合作售卖。图7为水仙马尾绣品牌的服装设计作品,此作品的工艺创新点在于将马尾绣的制作步骤分解运用,主要选用了马尾线固定图案轮廓这一步骤;款式上与传统服饰形制相结合,融合了中式立领、盘扣等元素;色彩上采用蓝、橙对比色,使服装整体沉稳大气中带有一丝悦动感。在与其小儿子韦祖涛访谈中,他表示希望能与更多新锐设计师合作,做出更多既符合当代创新设计理念又不失马尾绣灵魂的产品,将马尾绣像白族扎染、苗绣等非遗一样带上世界的舞台,被更多人所熟知和喜爱。但一个产业的发展不仅需要深厚的文化背景、专业的设计团队,还需要灵敏的市场洞察力及更前沿的宣传传播手段等,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需要更多专业人才的参与。不断探索、打造一个完善的马尾绣产业体系是水仙马尾绣一直努力攻克的难题。

  图7 水仙马尾绣品牌服装设计作品
图7 水仙马尾绣品牌服装设计作品

  2.2、 绽放在马尾绣中的韦桃花

  韦桃花的一生可以说都奉献给了马尾绣事业。据韦桃花回忆,她自幼便对马尾绣十分好奇喜爱,嫁到板告村后只有六、七个人愿意跟她学习马尾绣手艺。直到2006年参加贵州省举办的“开磷杯‘能工巧匠’大赛”荣获特等奖,才用所得奖金在县城开办了自己的桃花马尾绣艺术品店,那时已经能接到少量订单。为了帮助更多的水族妇女脱贫,她向乡政府申请开办培训班。此后,越来越多的人回归到马尾绣制作当中。2018年,韦桃花将县城的店搬到万户水寨开发区。传统文化的发展也要顺应时代审美的变化,所以韦桃花一直在马尾绣创新的道路上摸索,但因缺少专业设计人员的加入,致使设计的东西不够符合大众审美,是桃花马尾绣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

  2.3、 乡间的文化守护使者潘水爱

  潘水爱水族家庭博物馆坐落在山间,典型的水族干栏式木屋,上下两层。潘水爱钻研马尾绣技艺,而其丈夫韦家贵主要从事水书研究和牛角雕的收藏与雕刻工作,在一楼放置着两夫妇收购回来的水族传统烟袋、古代铜钱币、造型花纹各异的牛角雕等古董、民间工艺品,二楼则是马尾绣的主要展区。时至今日,潘水爱仍没有停止到各个村寨收购马尾绣绣品,因家里绣品过多且空间有限,绣品被堆放在各个角落,加上靠山潮湿,很多绣品已经开始发霉腐烂,本标榜坚韧的马尾绣也可一撕即破。居于现状,他们能做的只有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对藏品进行晾晒,绣品的保护问题是潘水爱面临的最大困境。

  三位传承人以传统形态下的手段和方式对马尾绣进行着传承保护,但仅靠她们个人力量,并不能促进马尾绣的长远发展。

  3、 在新时代背景下对马尾绣传承与发展

  在新时代不断发展变化的当下,马尾绣的发展已不能再墨守陈规,其工艺特点、传承等都需要与现代产物和现代理念进行结合延伸,从中探索出新的模式,寻求更合理的传承与发展道路。

  3.1、 抓住“互联网+”时代机遇

  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其释放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对产业发展的倍增作用愈加凸显。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其中指出:“‘互联网+’是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推动技术进步、效率提升和组织变革,提升实体经济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刚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1]。”“互联网+”行动已经成为国家战略,把握“互联网+”的时代机遇,利用互联网技术传承与发展马尾绣,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从传播角度看,目前想要深入地了解马尾绣,需要到贵州实地考察,仅靠参考文献并不能对马尾绣产生正确且立体的认识,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接触到马尾绣的珍贵文化资源,而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传递和交流具有即时性。利用互联网技术可以打破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可借助自媒体、网络直播、APP应用等平台进行立体化的传播方式。

  从营销角度看,通过对三都地区马尾绣传承人的访问得知,马尾绣主要的销售渠道是通过政府搭线作为民族文化的体现对外推出,或是极少数来访游客零散售卖。这种销售模式十分被动,不利于马尾绣的长远发展,“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观念已经不完全适用于当代社会,主动营销是必然之举。互联网营销方式多元,如淘宝、微博、微信公众号等,为马尾绣提供了众多营销渠道,在这些平台上可以更加充分地展示马尾绣作品的信息,如规格材料、民族文化、设计思路等,能够更大概率打动消费者。不仅如此,互联网还大大节省了人力物力,与实体店销售联合互补。但在此过程中,还需要专业人才的定期运营和维护,否则将不能达到预期。如水仙马尾绣淘宝店铺,据2019年12月统计粉丝数量共1 149人,月总销量111件,其中店铺产品数量4件,马尾绣产品数量2件,马尾绣产品月销量1件。在与韦祖涛沟通交流中获知,因缺乏对淘宝店铺的经营管理经验,并未定期对淘宝店铺进行上新及宣传,这是导致店铺流量有限、销量停滞不增的原因之一。

  从科技角度看,可借助互联网新技术与马尾绣进行创新融合。如利用VR虚拟现实技术、AR增强现实技术,将马尾绣的整个制作流程设计出一套虚拟环境,以增强体验者的交互体验,更加真切地了解到马尾绣。综上所述,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要敏锐抓住发展机遇,依靠文化的深厚积淀,不断催生马尾绣传承与发展的新动能和新方向。

  3.2、 品牌化发展模式

  三都地区现有众多的马尾绣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但是对马尾绣发展有系统性规划和定位的寥若晨星。经营状态大同小异,马尾绣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在品牌效应盛行的当下,推动品牌化发展模式有利于马尾绣的长远发展。

  1960年,美国市场营销协会首次给出了具有权威性的品牌概念。他们认为品牌是用以识别一个或一群产品或劳务的名称、术语、标记、符号或设计,或是它们的组合运用,其目的是借以辨认某个营销者或某群销售者的产品或服务,并使之同竞争对手的产品和服务区分开来[2]。品牌的建立不仅可以有效地保护生产经营者的合法利益,还能够使马尾绣在市场上甚至社会中形成其独有的价值观念,强化其社会认同感,更大几率被大众看到并认可。品牌化的发展预示着对马尾绣质量、马尾绣创新、马尾绣产业等的更高标准要求,是对马尾绣传承与发展的助推剂。

  3.3、 建立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由于少数民族居住地位置偏僻,发展后滞,民族群众的受教育水平普遍不高,法律意识淡薄,对民族传统文化知识产权保护或不知或不重视。就目前马尾绣市场来看,很多小作坊只要产品有市场前景,自己有利可图就会采取直接临摹、复制加工的手段,不考虑知识产权的问题,而原创作者在作品完成后,没有就其作品及设计进行知识产权申请或登记,致使无法对侵权者进行追究。由此可视,马尾绣原创者应该通过申请获得着作权、专利权等来对马尾绣产品进行知识产权保护,而其他生产者应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并创造良好正当的市场环境促使多方共赢。

  4、 结 语

  马尾绣是水族极具代表性的刺绣工艺,是水族的文化瑰宝,政府和当地绣娘等都在用自己的力量与方式保护并传承着这笔财富。以发展角度来看,马尾绣工艺的变化发展是由手工艺人以及组织经营者等各方面人员共同影响的结果。事物的发展要与时俱进,要跟紧时代的脚步,马尾绣的传承发展也需要与现代产物与理念进行结合,碰撞出合理成熟、健康持续的传承发展道路。此外,还需要设计领域、科技领域等更多优秀人才共同参与到其中,为马尾绣的创新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实现马尾绣在新时代背景下的产业化发展。

  参考文献

  [1] 鲍诗度, 潘淘洁. 水族刺绣[M]. 上海: 东华大学出版社, 2016.
  [2] 卢延庆. 水族马尾绣[M]. 贵阳: 贵州民族出版社, 2011.
  [3] 张欢. 贵州水族马尾绣的设计智慧[J]. 设计艺术研究, 2018, 8(6): 12-16.
  [4] 张欢. 黔南水族马尾绣工艺调查及纹样分析[J]. 丝绸, 2019, 56(8): 85-92.
  [5] 于振荣. 水族马尾绣的艺术符号研究[D].恩施:湖北民族学院,2018.
  [6] 刘国举. 水族妇女马尾绣的演变与发展[J]. 艺海, 2018(12): 138-140.
  [7] 马德东, 卞颖星. 水族马尾绣在高级定制服装中的创新应用[J]. 戏剧之家, 2019(33): 103-104.
  [8] 蔡渝洁. 多元场域下三都水族马尾绣产业化研究[D].昆明:云南艺术学院,2018.
  [9]付贤丽, 刘钰, 张超, 等.水族马尾绣在大数据时代下的保护与传承[J]. 艺术评鉴, 2017(23): 35-37.
  [10] 曹云. 互联网时代我国文化创意产业的知识产权保护[J].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2018, 31(4): 9-12.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