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艺术论文 > 清末民初京调《新著双合印全曲》的艺术手法解析

清末民初京调《新著双合印全曲》的艺术手法解析

时间:2017-06-20 16:18作者:学位论文网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清末民初京调《新著双合印全曲》的艺术手法解析的文章,摘 要: 双红堂藏清末京调 《新着双合印全曲》借助 身份错位的独特艺术手法,不仅使人物形象不断靠近市井民众,拉近剧中人物与底

  摘 要: 双红堂藏清末京调 《新着双合印全曲》借助 “身份错位”的独特艺术手法,不仅使人物形象不断靠近市井民众,拉近剧中人物与底层观众的距离; 而且借助 “身份错位”,寄托了民间书写立场: 对黑暗现实的层层揭露,体现了底层民众渴望公平正义的社会愿望; 追求 “利”“义”双得、颂扬侠义精神,符合民间的价值评判标准; 幽默谐趣的语言错位,满足了下层民众的审美趣味。

  关键词: 双红堂; 双合印; 身份错位; 民间立场

  《新着双合印全曲》见于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双红堂文库①所藏 《梨园集成》②。该库藏有三种版本的清末民初京调 《双合印》③。《新着双合印全曲》是现存可见版本较早、故事较完整、文本原貌保存较完善的本子,故本文以之作为研究底本。《双合印》又名 《水牢记》、 《广平府》。讲述了明嘉靖年间,八府巡按董洪借助丫鬟李翠莲和狱卒李虎之力,智斗恶霸刘应龙,为民伸冤的故事。据笔者所见,河北梆子戏、秦腔、晋剧、川剧、汉剧、湘剧、越调、壮剧等地方戏均有 《双合印》。可见 《双合印》在民间得以广泛流传并受到下层民众的普遍喜爱。这与其独特的艺术设置和书写立场不无关系。通过人物的 “身份错位”,塑造出贴近市井大众的人物形象,寄托并彰显民间思想观念,这无疑是 《双合印》能够根植于民间并显示出持久生命力的原因之一。本文通过对生角董洪、旦角李翠莲、丑角李虎的 “身份错位”进行解读,分别从 “善”与 “恶”、“利”与 “义”、“情”与 “法”三个方面探究其背后隐藏的民间书写立场。

  1 董洪: 巡按—盗囚的身份下行与善恶纠缠

  生角董洪的身份经历了 “巡按”— “算子”— “盗囚”的逐渐 “下行”。董洪一上场便自报身份: “蒙圣恩,特授直隶等处巡按”④。紧接着,文中通过董洪在广平府的两次对话,紧紧围绕其巡按身份刻画人物形象: 第一次,董洪吩咐门子 “各官免见,只传广平府 ( 知府) ”,突出其雷厉风行、精明干练的作风; 第二次,董洪责备广平府知府 “本院一路而来,查访此地有恶棍土豪结党,你我身受皇家重任,不理民事,岂不愧对朝廷之恩。”进一步凸显身为巡按秉公执法、嫉恶如仇的性格特征。紧接着,董洪乔装打扮为“算子”,庙堂身份一变而为江湖身份。 “算子”身份具有隐蔽性和流动性,相对于官员身份,更便于在市井这一社会圈层游走。此外,因为算命看相的某种神秘性,算子容易获得市井民众的信任。

  文中董洪不仅借助 “算子”身份获得了老妇张庞氏的信任,了解到张家的冤情; 更借助 “看相”这一外在形式,利用刘应龙的好色心理,获得了刘的敬重和礼遇,被刘引为知心人、吐露 “压心事儿”,进而在书房发现了刘贿赂严嵩、勾结当地官员的罪证。 “算子”身份的选择和利用、看相过程的机智应对,刻画了董洪有勇有谋的性格特征。此外,“算子”身份也拉近了董洪与市井民众的距离,董洪的官员形象开始向市民形象倾斜。

  如果说这种倾斜尙属于外在身份的 “市民化”,那么随着董洪进一步沦落为 “盗囚”,其内在心理也开始 “市民化”。因刘应龙截获张庞氏状纸,识破董洪字迹,毒打、囚禁、诬陷董洪。董的身份便从江湖 “算子”下行为待死 “盗囚”。面对暗无天日、阴森恐怖的水牢,董洪一是自怨自怜、自责无才,二是充满怨恨: “我好恨呀,不恨别人,只恨我海老师今日上朝一本,明日上朝一本,保我董洪出巡,到今日打入水牢内”。后悔出京巡访,责怪朝中海老师( 按,参考他本, “海老师”可能为 “海瑞”) ,意味着对巡按所代表的 “惩恶扬善”正义性的犹疑和不坚定,显示出面对强大的恶势力,董洪内心的退缩和怯懦。这种退缩怯弱心理的刻画与前面正义勇敢的形象相去远甚,而更贴近一个市井民众。 “盗囚”身份的转变更直接影响到董洪由 “为民伸冤”到 “泄私恨”心理的转变。当董洪被囚邢台县监狱,刚缓过点精神劲儿,便直号呼 “刘应龙,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直接表露出报私仇的心理。可见,董洪身份的不断下行,是一个不断褪去 “巡按”脸谱,逐渐市民化的过程,是一个从高高在上的庙堂逐步走向市井的过程,逐步缩短了与庶民大众的距离,容易为民众感知和接受。

  此外,董洪身份的 “下行”过程,也是社会黑暗面层层暴露的过程,是董洪所代表的 “善”逐渐势微走弱和刘应龙为代表的“恶”膨胀高涨的过程。身为 “巡按”,董洪意气风发、嫉恶如仇,尚未真正认识到社会的不公。扮作 “算子”,通过庞氏之口,董洪始了解到恶霸刘应龙鱼肉百姓、强抢民女等恶行; 借助 “相面”,在刘应龙书房内发现了其横行不法的深层原因: 贿赂严嵩、勾结当地官府。至此,朝廷内外、地方上下、官员恶霸相互勾结、彼此交织而成的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社会图景便通过刘应龙这一个点暴露了出来。尽管如此,作为正义化身的董洪,凭借其掌握的有关证据和 “巡抚”的权利,似乎仍能有效对抗以刘应龙为代表的 “恶”。

  然而随着董洪一被打、二被囚、三被诬,从假 “算子”、真 “巡按”沦落为待死 “盗囚”,“恶”非但没被消灭,反而更显其强大可怕。对比之下,正义的单薄脆弱、世俗权力的虚弱无力便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从救 “民”的 “官”到需要 “民”救的 “官”的错位,强烈的讽喻了社会的黑暗与不公。试想 “官”尚如此, “民”何以堪? 普通人或底层大众无权无势,蒙冤受难却申诉无路的现象岂不比比皆是? 身为社会弱势群体的平民大众在观看这类悲剧故事时,更能感同身受和产生共鸣。故事后半段向援救董洪、惩治恶霸、冤情昭雪的大团圆结局转变。这样的情节陡转体现了底层民众不愿看到 “恶”势力得逞,渴望清官惩恶扬善,伸张公平正义的社会理想。这种借助清官主持公道的社会理想正体现了文本的民间书写立场。

  2 李翠莲: 小姐—丫鬟的身份游移与利义之辩

  旦角李翠莲的身份经历了 “小姐”— “丫鬟”的转变。李翠莲,年纪十八, “爹爹官居总兵之职,被严嵩启奏一本,将我满门杀害。是我逃出又被拐来卖在刘府以为奴仆”,身份本为 “千金小姐”。然而文本呈现给读者的旦角形象却游移于这一身份设置。旦角出场 “刘府好比阎罗殿,三太爷好比活阎罗。我刘府丫鬟。”其厌恶刘应龙、渴望逃离刘府的心理描写,尚可认为契合落难 “小姐”身份。接着通过偷听水牢内董洪的自白,李翠莲发现 “原来是接 ( 按) 院大人被害”,便寻思 “不免将他救出,也落得个出头的日子”。救人动机便不纯粹: 一是知其为 “按院大人”之后方才施救,二是救人是为了让自己脱离刘府。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样的情节设置偏离了千金小姐的正面形象塑造,而显得世俗、趋利,更接近于市井丫鬟身份。接着 “随我汗巾而来”、 “我在这里裹脚”( 按: 此句前有阙文,参考他本可知,李翠莲是用 “汗巾”连接“裹脚布”将董洪从水牢里救出。) 此 “汗巾”、 “裹脚”等字眼鄙俗,似不符合 “千金小姐”身份。当董洪离去,发现 “未曾问他名性 ( 姓) ”时,李的反应是 “吓! 那人回来! ” “叫你回来留下名姓。”“说明便罢,不然的话我就喊叫! ”展现的是一个蛮横、泼辣却鲜活的市井女子形象。又如,当董洪提出 “日后你我婚姻匹配”

  以报答其救命之恩时,李回答 “大人乃上等之贵,岂肯取 ( 娶)我”。其自我身份认同便是下等之人,而非能与董洪匹配的 “上等之贵”。可见,李翠莲身份由落难 “小姐”向市井 “丫鬟”的转变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向市民形象靠拢的过程。

  李翠莲身份不断向市民形象靠拢的过程,更是一个 “义”与“利”纠缠的过程。伴随着 “将他救出,也落得个出头的日子”的救援动机,整个过程可分为 “救人”和 “放人”两个阶段。前期聚焦两个动作,描写 “救人”过程: 一是 “随我汗巾而来”,用汗巾连接裹脚布将董洪从 “四下铜墙铁壁”的水牢救上来; 二是 “随我灯亮而来”,用灯光指引董洪出逃的正确路线。这里突出的是“救”,强调的是 “义”。但随后的 “放人”阶段, “图利”心理逐渐显现并占据了主导地位。如 “看那人去了,未曾问 他 名性( 姓) ”,这 “问他名姓”颇值得玩味。因为在李翠莲决定救援之前已经偷听到董洪的自白——— “海老师……保我董洪出巡”,可见,李翠莲知道董洪的姓名和身份。而这里却又后悔没问姓名,探究其含义,大致有二: 一是确认董洪的姓名和身份,以防误听; 二是通过询问董的姓名而提醒董问 “我”的姓名,更有进一步暗示董报恩、助 “我”逃离刘府的隐含意味。可见, “问他名姓”事关 “逃离刘府”这一现实目的。因此,此时的李翠莲反应便甚为激烈,叫到 “那人回来! ”,反复强调 “留下名姓! ” “人生天地间岂无名姓?”甚至威胁 “说明便罢,不然的话我就喊叫! ”。这里突显的是“图利”。尽管如此, “图利”举动却并未损害前面的 “行义”行为。董洪最后不仅以按院印信相托助其投奔广平府,使其脱离了“阎罗殿”刘府,更以婚配相许报答其救命之恩。李翠莲实现了“利”与 “义”双得。“义”与 “利”的关系在正统道德观和民间道德观中有着不同的表达。正统道德观,即是掌握话语主导权的官方认可并倡导的道德观念。在正统道德观中,“利”和 “义”往往被宣扬成二元对立的关系,“行义”便不能 “图利”, “图利”便绝无 “道义”可言。

  与之相对的是民间的道德观,即普通民众普遍认可的道德观念,并不一味受正统道德观的影响与控制。民间道德观往往从人之常情出发,更具人性化色彩。“利”为 “义”之本,本不相冲突。只要不损人之利, “行义”并不妨碍 “图利”。如前所述,李翠莲在 “行义”行为中掺杂进了 “图利”的成分,不但未损其形象塑造,反而实现了 “利”“义”双得。这种追求 “义” “利”双得,或许正是民间价值观和道德观的某种体现。

  3 李虎: 禁子—义士的身份上行与情法之争

  丑角李虎的身份经历了 “禁子”— “义士”的逐渐 “上行”。李虎,邢台县监狱一名老 “禁子”,上场便言 “我做禁子官牢囚,十个见我九个愁。有钱的是朋友,无钱的打不休。”刻画出一个在监狱内欺压囚徒、作威作福的灰色人物形象。但戏曲中丑角往往是起插科打诨、诙谐调笑的作用。李虎的上场念白虽不乏自指成分,但更多的恐怕是对监中 “禁子欺压牢囚”这一丑恶现象的揭露和嘲讽。事实上,李虎在狱中虽做坏事,但多少有被动 “从众”的成分。例如,当李虎的狱卒伙计让其拷打董洪、逼取钱财时,他言道“伙计的话不能不听”、 “没有钱我好说话,一会儿我伙计来了他要毛 ( 恼) ,包你吃不消。”另外,当狱卒伙计为逼索钱财,给董洪装上刑具 “匣床”时,李虎设计将伙计支走,言到 “我见不得这个,我放你罢。年纪轻轻的人怎么受得这苦。”对囚徒的同情、怜悯之心表露无遗。突显了灰色小人物心地善良的一面。可以说 “禁子”

  本就是一种习见的市井身份,容易为底层民众理解。文中对李虎的“禁子”身份也并未作符号化或扁平化处理,而是紧贴生活实际,将一个既欺压牢囚又良心未泯的复杂狱卒形象刻画了出来。真实可信,更容易为民众接受。随后,李虎、董洪、张敬忠三人结拜为兄弟。李虎从监管囚徒的的禁子,一变而为囚徒的结义兄弟。为救董、张,李虎只身前往广平府求援,并依广平府知府李云之计,假扮为巡按,带人前往邢台县施救。此一系列举动,使其身份一变而为行侠仗义的江湖 “义士”。李虎身为监管囚犯的 “禁子”,竟然与囚犯 “拜把子”、 “效桃园三结义”、 “同心盟誓”,将监狱钥匙交给二人保管,叮嘱到“监中囚犯交把你们,你们两个跑了不要紧,千万莫让他们跑了。”

  这种行侠仗义而犯禁违法的行为,向来为统治者所否定和禁止,但却深受下层民众欢迎。因为这里一方面彰显了急人之难之 “义”,另一方面也颂扬了肝胆相照之 “情”。面对 “情义”和 “法理”,底层民众往往倾向于从 “情义”角度理解和评判某一行为的对与错。颂扬侠义、重情重义,是民间价值观的重要内容。李虎的身份 “错位”还带来了幽默诙谐的语言效果。这主要体现在 “真禁子扮假巡按”情节上。李虎因相貌与董洪相似,得以顶替董洪、扮作 “巡按”前往邢台县。这本是一招瞒天过海的险计,“假巡按”李虎要在顺德府知府、邢台县县令等一群官员的 “注目”

  下抵达邢台县县衙,并以 “探监”为由到监狱救出 “真巡按”董洪。可谓步步惊心,一旦被识破便会满盘皆输。然而恰恰是在这惊险紧张的行程中,李虎错误频出。当李虎一行人经过顺德府时:( 顺德府知府) “顺德府迎接大人。”( 李虎) “我说什么?” ( 李云)“免见。”( 李虎) “免见打烧饼吃! ”到达邢台县时: ( 邢台县县令)“邢台县迎接大人。”( 李虎) “我说什么?” ( 李云) “察院相见。”( 李虎) “茶房里吃面。”( 邢台县县令) “大人是先查监还是先到察院?”( 李虎) “先坐监。”李虎每次应答都暴露出其市井身份,而与其扮演的 “巡按”官员身份相去甚远。这种因 “身份错位”而产生的 “语言错位”,带来了幽默诙谐的舞台表演效果,消解了故事本身的严肃性和悲剧气氛。同时,借助这种 “语言错位”,市井小人物带领着观众对神圣而庄严的官场进行了 一次无恶意的戏谑和玩弄。这无疑符合底层观众的审美趣味。从这个层面来说,这种因 “身份错位”带来的诙谐艺术效果也正是民间立场的一种反映。

  综上所述,《新着双合印全曲》借助 “身份错位”的独特设置,不仅使人物形象不断靠近市井民众,拉近了剧中人物与底层观众的距离,易于底层民众理解和接受; 而且借助身份错置,寄托了民间书写立场: 对黑暗现实的层层揭露,体现了底层民众渴望公平正义的社会愿望; 追求 “利” “义”双得、颂扬侠义精神,符合民间的价值评判标准; 幽默谐趣的语言错位,满足了下层民众的审美趣味。或许正是因为剧本的民间立场, 《双合印》受到了普通民众的广泛喜爱,并得以在民间广为流传。

  参考文献:
  [1] 陶君起. 京剧剧目初探. 中国戏剧出版社,1963.
  [2] 河南省剧目工作委员会. 河南传统剧目汇编. 河南省剧目工作委员会出版,1962.
  [3] 中国戏曲志编纂委员会. 中国戏曲志 ( 湖南卷) . 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
  [4] 何朴清. 发展民族民间戏剧管见. 民族艺术研究,1992( 2) .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 微信号:18930620780
    微信二维码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