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了不起的盖茨比》译文中对人物意象的翻译审美

《了不起的盖茨比》译文中对人物意象的翻译审美

时间:2021-11-23作者:仝月春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了不起的盖茨比》译文中对人物意象的翻译审美的文章,意象是指作者主观情志和外在物象的结合,或“情”之于“文”的“赋形”。它是一种艺术手段,以直观可感的“象”(物象、形象、外貌等)容载了经过艺术化的“意”,为审美客体提供艺术效果,为审美主体提供感应对象。

  摘    要: 人物意象是文学作品的中心,承载着原作的审美信息和意义。如何在翻译时再现人物意象特点、让读者感知并欣赏原作传递的信息和美感是译者的重任之一。乔丹·贝克是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新女性代表,个性鲜明,人物意象生动立体。本文从语音层、词语层和语句层对译本进行研究,探讨原文包含的审美信息以及如何在译文中将人物意象生动再现出来,以期拓展人物意象的翻译研究。

  关键词 :     翻译美学;人物意象;审美再现;乔丹贝克;

  Abstract: Character image is the soul of the literary works, which conveys aesthetic information and meanings of source text. One of the important tasks of a translator is to properly represent the aesthetic properties and present them to the readers. Jordan Baker, as a new time's woman, is one key vivid character image in The Great Gatsby with typical characters. The essay studies two translation versions, and discusses the aesthetic information in the novel and the ways to vividly represent the character image from the level of phonetic, diction and syntax to further the translation study of character image.

  Keyword: Translation Aesthetics; character image; aesthetic representation; Jordan Baker;

  一、人物意象特点及意义

  意象是指作者主观情志和外在物象的结合,或“情”之于“文”的“赋形”[1]。它是一种艺术手段,以直观可感的“象”(物象、形象、外貌等)容载了经过艺术化的“意”,为审美客体提供艺术效果,为审美主体提供感应对象[2]。刘宓庆教授将意象分为人物意象、景物意象、事件意象和综合意象四类。其中,人物意象描写通常包含形貌、情感、思想、行为等方面的描写,使人物富于实在感、动态感和生命感,具有高度综合的艺术效果,因此具有极大的审美信息“容载力”和“承载力”。人物意象蕴含的意义和审美特点也是艺术家创作的中心和重点,成功的人物意象不仅能带给读者审美观感和享受,更能引人深思。西方文学作品中的意象构建常集中于以个性化的方式铺展某个事件,从中彰显事件中人物的心理特征和情感纠葛。作品注重过程描写,用刻画的人物意象启迪人们思考[3]。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讲述的是20世纪20年代盖茨比追求“美国梦”却最终幻灭的故事。纵观整部小说,“乔丹·贝克”作为《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重要人物之一,诠释了20世纪20年代初新女性的特点,也揭示了美国当时物欲横流、享乐至上的现象。一战后,美国经济迅速发展,女性的经济地位得以提升,获得选举权,开始接受更多教育,进入到更多专业领域工作。她们可以驾驶汽车,参加休闲活动、运动项目和户外活动等[4]。很多女性充满活力且富有挑战精神,追求时髦和享乐,被称为“Flapper”(飞女郎)[5]。“乔丹·贝克”就是此类新女性代表。“乔丹·贝克”的名字与当时社会背景相关。“Jordan Playboy”是当时知名的汽车品牌,受人们热捧,而“Baker Fastex Velvet”是当时的汽车内饰品牌。菲茨杰拉德将两者组合为Jordan Baker(乔丹·贝克)这一名字[6],既具时代特点,又暗指人们追求物质享受。作为一名高尔夫运动员,乔丹在全国比赛中获得过冠军,经常参加各种大型比赛,有独立的事业和经济来源,是不同于过去女性的新女性。作者对其外貌、动作、神情进行生动的描写,刻画了她作为运动员挺拔的姿势和冷淡、高傲的性格特点。小说中的乔丹不诚实“到了极致”,“对世间的一切都抱怀疑态度”,“十分小心地保护自己,不顾自己应尽的责任,认为‘责任’是别人的事,只有‘需要’才是自己的”[7]。她的利己主义也通过比赛作弊、开车险些剐蹭路人以及把借来的车淋在雨中等故事情节体现得淋漓尽致。

  作者对乔丹进行了多角度刻画,使得这一人物意象鲜明生动。译者在翻译时应关注如何再现其特点,使读者阅读译文时能了解原文的审美信息和人物承载的意义。

  二、人物意象的翻译审美再现层级

  刘宓庆教授将语言审美分为形式、语音、词语和语句、语段和篇章、超语言五个层级,其中语音、词语、语句层级是基础层级,审美信息非常集中,最能展现原文的审美意义。在《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众多译本中,乔志高和巫宁坤译本(以下简称乔译本和巫译本)各有特色,受到广大读者欢迎。本文以二人译本为例,从语音层、词语层和语句层具体分析原文的审美信息及意义,以及如何在译文中形象地再现人物意象。
 

《了不起的盖茨比》译文中对人物意象的翻译审美
 

  (一)语音层

  语音层审美信息表现在音韵层面。音韵指“相同或相近音素的重复出现形成的和谐声音(共振)”,可加强语言音乐美感,展示语言的形式美和内容美[8]。音韵分为头韵、腹韵、尾韵、拟声等。《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作者多处运用音韵来细致刻画人物特点和烘托气氛,使人物意象鲜明、场景生动。音韵的运用展示了作者精湛的语言功底,加深了读者对描写事物的印象。翻译时译者要关注这些审美信息,运用各种翻译手段将其恰当再现出来,尽力保留原文美感和人物特点,使译语读者得以欣赏原作之语言美和意象美。

  1. 运用增强画面感的拟声词

  拟声词模拟各种声音,使声义协调、音义俱备,增强语言美感。很多意象描写部分都会用到拟声词,以增强读者脑中的画面感,使意象生动,如“They were both in white and their dresses were rippling and fluttering”[9]7。这是小说叙述者尼克初见乔丹时的印象。乔丹和黛西坐在沙发上,风吹动了两人的衣裙。作者用了两个拟声词“rippling”和“fluttering”描写衣裙随风摆动,像风吹起了水面,画面感十足。人物衣着和出场方式呈现的美感也暗含其身份地位(上层阶级)。乔译为:“她们穿的都是一身白,衣裙被风吹得飘飘的”[10];巫译为“她们俩都身穿白衣,衣裙在风中飘荡”[11]。两译文分别提到了“飘飘的”和“飘荡”,但没展现出来rippling的音韵美。翻译时可用叠音词以最大限度地保留拟声词之美,将译文进一步优化:“她们身着白裙,衣裙飘飘,如风吹涟漪阵阵”。或选对应的拟声词:“她们穿着的白裙飘飘,呼啦啦地随风摆动”。此句的描写让人感觉乔丹和黛西(乔丹好友)两人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为小说后面介绍乔丹作为时代新女性的特点埋下伏笔。“I must have stood for a few moments listening to the whip and snap of the curtains and the groan of a picture on the wall” [9]10,句中的拟声词“whip”和“snap”均表示声音响脆,此处用来描写大风吹动窗帘时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响声。“groan”本指“呻吟叹息”,此处指墙上的画被风刮得嘎吱作响。乔译本“我大概呆了好一会儿,站在那里倾听窗纱刮动的声响和墙上一幅挂像的哀声叹息”[10]10,译出了原文意思,但其拟声词的省略也导致音韵美的缺失。巫译本“我准是站了好一会,倾听窗帘刮动的劈啪声和墙上一幅挂像嘎吱嘎吱的响声”[11]10,用对应的汉语拟声词译出了原文的韵味,形象地展现了风吹动屋内物品的场景,衬托乔丹出现时的生动画面,从而再现了原文的审美信息。

  2. 采用特色鲜明的头韵词

  头韵是英语中的一种修辞方式,指的是在连续的几个词中首个辅音或元音重复出现。这种修辞方式增添了语言的音乐感,使意象特点鲜明。如“She was a slender, small-breasted girl, with an erect carriage which she accentuated by throwing her body backward at the shoulders like a young cadet”[9]16中,两个形容词“slender”和“small-breasted”形成头韵,读起来很有节奏感。乔译为“她身材修长,乳房小小的,身子直苗苗,还故意挺起胸膛像操兵一样”[10]14,强调乔丹挺拔身姿,表现出原句中的音韵美。巫译为“她是个身材苗条、乳房小小的姑娘,由于她像个年轻的军校学员那样挺起胸膛更显得英姿挺拔”[11]13,译文没有刻意体现头韵,只是译出了原句意义,但后半句的“显得英姿挺拔”却把乔丹的体态、心态恰当地再现出来,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头韵缺失的遗憾。乔丹去休息前说“Time for this good girl to go to bed”,其中 “good”“girl”和“go”也形成头韵。乔译“我这个守规矩的孩子要去睡觉了”中的“守规矩”一词颇有深意。根据小说的后面情节提到乔丹爱撒谎和耍小手段等行为,“守规矩”实际是反语,揭示了乔丹爱撒谎的特性。译文虽然将隐含之意译了出来,但无法保留头韵。巫译“我这个好孩子该上床睡觉了”也没有译出头韵,而是直译了句意。此例可以看出头韵的翻译属实不易,此时译出原文意义即可。或者尝试译为“我这个乖乖女要去睡觉了”也可,“乖乖女”即“好女孩”,符合语境,且部分保留了头韵的音韵美,也能揭示乔丹自我感觉良好的一面。以上例子说明译者可使用叠音词连用和对应拟声词等方式来保留原文的部分音韵美。

  (二)词语层

  有审美价值的词语是作者精心挑选的,承载着原文的审美信息。词语的高格调、高品位的常规搭配和超常规搭配,不但体现作者的写作风格,也体现其所刻画形象的特点。菲茨杰拉德的作品用词丰富多彩,语言运用“如抒情诗般精确华美”。就连对他的小说猛烈抨击的批评家们都不得不承认其语言“光彩夺目,变化无穷且表意精细”,善于表现人物特征。

  1.运用常规搭配语词体现人物的意象美

  恰当的词语常规搭配能突出作品的格调,是意象美的基本构建材料。人物意象的特质体现在用词的精准搭配,每个词语的选用都要以突出人物特征为目标。乔丹身为高尔夫运动员,有健美的一面,也有高傲、冷淡的一面。原文的词语搭配就体现了此人物的特征,如“Her grey sun-strained eyes looked back at me with polite reciprocal curiosity out of a wan, charming discontented face”[9]35,词语搭配精确而有特色,既有生动的外貌描写,又揭示了人物心理。“sun-strained eyes”说明乔丹经常进行高尔夫训练,渐渐形成在阳光下半眯眼的习惯。“polite”“reciprocal ”修饰curiosity, 形象地体现了乔丹看到尼克时的好奇心理。“wan”“charming”“discontented”三个词则生动地展现了乔丹的脸部特征和神情——苍白、迷人而高傲。“discontented”意为“不满的”,即“not happy with your situation, position, etc”,小说后文中也多次提到乔丹看他人时的神情,如“its pleasing contemptuous expression”“looking with contemptuous interest”。乔译本“她用那对被太阳照得眯瞅着眼的灰色眼珠望着我,从一张苍白、娇美,而不知足的面庞中回敬我的好奇心”[10]24,译文中的形容词翻译恰当,稍显不足的是“娇美”一词不能体现乔丹作为运动员的健美形象。“从……面庞中回敬我的好奇心”不符合汉语表达习惯,“灰色眼珠望着我”则表达不准确。巫译为:“她那双被太阳照得眯缝着的灰眼睛也看着我,一张苍白、可爱、不满的脸上流露出有礼貌的、回敬的好奇心”[11]21。相较乔译,巫译本更连贯、流畅,但“脸上流露出……好奇心”不符合汉语表达习惯。译文可进一步优化为:“她的脸苍白、迷人而又带着不满,一双被太阳照得眯起的灰眼睛也好奇地回看着我”。

  2.超常规搭配突出人物意象的虚幻美

  超常规搭配带来的语言美往往产生于奇妙机智的意象构思,常见于超常性偏正搭配(形容词加名词,副词加动词),使意义和意象产生游移的虚幻美。“I noticed that she wore her evening dress, all her dresses, like sports clothes—there was a jauntiness about her movements as if she had first learned to walk upon golf courses on clean, crisp mornings”[9]44,这句表达的是尼克最初对乔丹的看法,认为乔丹是不同于其他人的新女性,矫健干练,让人耳目一新。乔丹作为高尔夫运动员,穿礼服时像穿运动装,展现出身形矫健的特点,而后半句用了比喻,指乔丹与晚会上其他女孩截然不同,自带清新自然之感。形容词“crisp”本意为“新鲜而清脆的”,修饰名词“mornings”,变成“清新的”意思,这种词语超常规搭配形容乔丹和空气清爽洁净的早晨一样让人耳目一新。乔译为:“……似乎她从小就是每天一大早在空气清新的高尔夫球场上学走路的”[10]66。巫译为:“……仿佛她当初就是在空气清新的早晨在高尔夫球场上学走路的”[11]52。乔译本中“clean”和“crisp”修饰的对象为高尔夫球场,而不是原句的早晨,“从小”和“一大早”等偏口语化的表达削弱了比喻句的美感。巫译本的书面表达则更富诗意,“clean”和“crisp”修饰的对象仍为“早晨”,保留了原超常规搭配,使得乔丹这一人物意象具有如清晨般的虚幻美感。

  综上两例,在词语层面译者的选词宗旨可归结为两点:(1)尽可能精确地反映原文的基本意思;(2)尽可能保留原文的效果,包括完整性、连贯性、合理性、通顺流畅、力度、美感[12]。为了再现原文的审美信息,译者可参照“准美精”原则,在选词时做到“准确、优美、精练”。

  (三)语句层

  语句是搭配的句法延伸,是比词语容载量大得多的审美信息载体。刘宓庆评价菲茨杰拉德作品时说其“语句结构严谨精美”,尤其是语句的丰繁美和结构的对称美在小说中比比皆是,句子流畅通达,如行云流水。语句的繁复对称为人物意象的刻画和评价提供强大载体,使意义深刻。

  1.多姿多彩的结构形态体现丰繁美

  英语的形态机制可使语言组织的内部关系环环相扣且条理清楚,使句式结构丰富多彩,展现丰繁美感。运用于人物刻画的复杂句多具有层层推进意义的功能,使得意义清楚,逻辑性强。如“She wasn’t able to endure being at a disadvantage, and given this unwillingness I suppose she had begun dealing in subterfuges when she was very young in order to keep that cool, insolent smile turned to the world and yet satisfy the demands of her hard jaunty body”[9]49,这句对乔丹的描述蕴含着人物本身具有的启迪意义,即人在缺乏正确的信念引导时,会丧失信念感和责任感,同时也揭示了乔丹争强好胜、为达目的不惜使用各种花招手段、高傲又不诚实的人物特点。句中第一个“and”连接前后两句,尤其是后句结构复杂,介词短语、宾语从句、条件从句、定语从句和不定式一应俱全。整句意义完整,结构井然有序。汉语短句较多,这类长句并不常见,因此翻译时译者会进行结构调整。乔译为:“她凡事不甘后人,因此我想她从小就学会了欺骗,这样一方面能永远对别人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气,一方面又能满足自身的坚强的需求”[10]76。译句简洁明了,化繁为简,且中心意义保留完整,审美信息得以再现。巫译为:“她不能忍受处于不利的地位,既然这样不甘心,因此我想她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耍各种花招,为了对世人保持那个傲慢的冷笑,而同时又能满足她那硬硬的、矫健的肉体的要求”[11]60。译句基本保留了原句的结构形式,对个别句式进行了调整,总体上体现了原文的复杂结构。两译文在语义上揭示了乔丹高傲冷淡的个性特点。

  2. 严谨规律的结构形态体现对称美

  句子的平行结构体现结构对称美。平行结构指结构相同、意义并重、语气一致的词组或句子排列成串,目的在于增强语势、提高表达效果[8],用于叙事时可使叙述明晰有序、言简意赅,突出意象特征。如“……her chin raised a little, jauntily, her hair the color of an autumn leaf, her face the same brown tint as the fingerless glove on her knee”[9]148,此句描写的是尼克和乔丹分手后再见面时乔丹的外貌神态。句子主体为第一句,后面接了两个“名词/代词+名词”的独立主格结构,在形式上精致工整,在语言上经济简练。同时,这种对称结构也增强了人物气势,把乔丹分手后对尼克的冷淡和高傲的态度刻画出来。翻译平行结构时可直译,可增译,也可用四字格。本句中的“her chin”“her hair”和“her face”等结构具有的对称美在翻译时需尽量保留。乔译为“她的下颌翘起来,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气。她头发像秋叶的颜色,脸浅棕色,跟放在她膝盖上那双打球的手套一样”[10]238,译文没有把三个对称结构都译出来,将第三个转为普通句子,减少了原文的对称美。巫译为“她的下巴很神气地微微翘起,她的头发像秋叶的颜色,她的脸和她放在膝盖上的浅棕色无指手套一个颜色”[11]178,译文完整保留了原文对称结构,读来朗朗上口,意义明晰,人物的冷傲心态也得以展现。

  三、结语

  精彩的人物意象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意义,要在译文中将其成功再现出来,需要译者精心研究原作的各层面(如语音、词语和句式结构层面)审美信息,从意义上把握人物意象特点,翻译时积极调动自身的语言审美直觉,把握原文的语言美,并在译文中精于表现手段的审美化运用,尽量保留原文的审美信息。乔译本和巫译本各有千秋,在选词择句方面均进行了适当调整,虽仍有可改进之处,但对审美信息的翻译再现仍可为译者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刘宓庆翻译美学导论[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05.
  [2]刘宓庆,章艳翻译美学教程[M].北京:中译出版社, 2016.
  [3]刘宓庆,章艳翻译美学理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1.
  [4]陈喜华爵士时代服饰的变迁与意:以《了不起的盖茨比》为例析[J].湘潭大学学报, 2019(5):147-152.
  [5]徐娟,天璐.《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新女性“解读[J]外国文学, 2020(5)-62-63.
  [6] Laurence E Macphee. The Great Gatsby's "Romance of Motoring"*:Nick Carraway and Jordan Baker[J] Modem Fiction Studies,1972(2):207-212.
  [7]张勤从《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女性人物透视爵士时代”女性价值观[J]浙江师范大学学报, 2003(4):80-84.
  [8]蝾贵翻译美学[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5.
  [9]F S Fitzgerald. The Great Gatsby[M].上海:上海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8.
  [10]菲茨杰拉德大亨小传[M]乔志高,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2013.
  [11]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M].巫宁坤,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9.
  [12]蔡力坚论翻译的选词[J].中国翻译, 2016(1):117-120.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