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网络用语汉译的难点和方法探析

网络用语汉译的难点和方法探析

时间:2021-08-27作者:张军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网络用语汉译的难点和方法探析的文章,网络用语简洁精炼,生动诙谐,是一个民族文化和智慧高度凝练的表达方式,其翻译需要考虑语言形式、语义、语用以及文化背景等因素。

  摘    要: 数字化背景下,网络语言的发展和变化不仅改变了人们交流的方式,也对语言本身的发展有巨大的影响。熟悉和掌握常用网络用语可以在交互性空间更高效地实现信息传播与交换。本文通过对国外主要社交网络平台语言体系特征和具体实例的分析,探讨网络用语的汉译策略。

  关键词 :     网络用语;社交网络平台;翻译;

  Abstract: In the context of digitalization, the development and transformation of cyber language have altered the way people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and have had a huge imp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language itself. Mastering commonly used cyber language can help with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 and exchange more effectively in an interactive space.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strategies for translating cyber language by analyz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language used in major social network platforms based overseas.

  Keyword: cyber language; social network platform; translation;

  引 言

  在信息数字化时代,网络日益成为人们获取信息和交流合作的主要途径,是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社交网络平台成为人与社会连接的重要途径,社交主体之间也依托平台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社交语言体系。随着我国与其他各国的交流与合作更加频繁,社交网络平台在人们日常生活中也将会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本文通过全球范围内广泛使用的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三个平台网络用语的语言特征及实例分析,探讨网络用语的汉译策略。

  1 、网络用语的类型及特征

  在众多类型的网络用语当中,俚语(slang)、首字母缩略词(acronym)和缩写词(abbreviation)是最常使用的交流用语。俚语也称为行话或隐语,通常指被某一群体所熟知的非正式的、口语化的词语和表达,如salty 生气的,block拉黑;首字母缩略词是指如FB(Facebook),LOL(laughing out loud),BTW(by the way);缩写词如Fam表示family, cray表示crazy, fav表示favorite。除此之外,表情符(emoticon)、绘文字(emoji)、标点符号、数字与字母的复合形式等非语言文字类符号也常用于网络。如“#”(hashtag话题/社交标签)被用来进行资源分类,以便用户查找、获取和使用;B4(before),Gr8(Great),B/C(because)等。这些常用类型网络用语大都具备以下共同特征:1)口语化、非正式用语,语法、逻辑和书写的正确性与规范性相对淡化;2)言简义丰,便于书写。较之传统的社交化,网络用语更加简洁。这种表达的便捷性使得网络用语易于流行;3)表达多元化,部分网络用语日渐融入主流文化。除了发帖、评论之外,人们将这些“约定俗成”的网络表达使用在各种场合、各种关系的日常对话与交流当中,使之逐渐成为主流文化中的惯常用语,有些甚至被官方权威字典收录为正式词条;4)具有时代性和创新性。许多网络用语都是时代催生与发展的产物,更新迭代快。使用频率高且意义稳定的词语生命力强,会一直被沿用,有些则随着网络热词的更迭被淘汰,延伸出新的含义;5)具备人本位特征。网络用语打破了以往的社交限度,消解了现实中的领域界限和信息壁垒,满足了社会心理的表达诉求,实现了身份的认同与强化。
 

网络用语汉译的难点和方法探析
 

  2 、网络用语汉译难点

  任何翻译都是两种符号系统之间的转化,因此存在着可译性限度。网络用语的翻译受如下因素的制约。

  2.1、 文化图式差异

  关于图式理论,从柏拉图时期的起源,到19世纪康德对其的推动和发展,再到20世纪瑞典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和英国心理学家巴勒特对其的应用,人们提出过多种定义,但其基本内涵一致,即图式是“每个人过去获得的知识、经验在头脑中储存的方式,是有序的知识系统”。[1]文化图式是与文化有关的知识结构块。它可以存在于个人和群体层面。奈达将文化定义为“一个社会的信仰与做法的总和”,[2]因此,处于同一文化背景下的群体从这一相同背景中获得的经验方式,使其具有相同的文化图式。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因此形成了不同的认知结构和文化图式。王佐良说:“他(译者)处理的是个别词,他面对的则是两大片文化”[3]译者如果不能找到与源语文化相关的文化图式知识,利用先前经验和知识的先导作用,将源语解码,就无法将其转化为译语文化图式来进行译语编码,原文本信息无法输出,译语读者的文化图式也无法被激活。

  2.2 、语义认知差异

  网络用语当中的很多词语含有隐喻表达或者延伸意义,这就涉及到两种概念和范畴的交合,而要想理解概念合成下所浮现的语义,译者就要从认知的角度来了解不同民族的思维和语言运行方式。从认知语义学角度来看,语义的形成不仅来源于客观世界,还来源于人对世界的认知和理解,是认知建构的过程,认知过程的产物就是概念结构。那么,“语义的理解就是一个概念化的过程”[4]。人类的经验能力、知识结构、认知模块都在这一概念化的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不同的民族对同样的客观世界有不同的认知途径和划分范畴的方法”[5],因此,作为认知产物的概念结构就会不同,最终形成的概念或语义也会不同。因此,对翻译来说,能够调和两种语言系统背后的语义认知差异,形成两种语言系统的语义对等是很重要的事。

  3、 网络用语的汉译策略

  源语文本和目的语文本之间文化信息表达的转换需要依据原文的文体、语用目的和功能来实现。基于网络用语的文化语境、语用特征及语用原则,我们可以采用下面的翻译策略。

  3.1 、直译法

  当社交网络用语在汉语中存在相对应的词语,也就是说源语和译语文化图式基本可以相匹配且语义相等时,不论是俚语、首字母缩略词还是缩写词,都可以用直译法,例如:AFAIK(As far as I know)据我所知;IMO(In my opinion)在我看来;G.O.A.T(Greatest Of all time)史上最棒;TIL(Today I learn)今日新知;TBC(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AKA(Also known as)也称作; TBH(To be honest)说实话;SUP(What’s up)你好/最近咋样啊;B4N(Bye for now)再见;JK(Just kidding)开玩笑;follow关注;post(帖子、发帖);bump顶;feed(信息来源);periodt(到此为止);SUS(suspicious)可疑的;plez(please)请;PROMO(promotion)促销、宣传;Info(information)信息;PPL(people)人们;L8(late) 迟到的、晚的;G2G(gotta go)要走了、要下线了。

  直译法并不意味着孤立地从字面翻译,“字词的意义不是绝对的……。字词是从受到上下文影响的语义空间获得意义的”。[6]同时,“译者必须努力把源语作者的意图以及语用巧妙地传达给译语读者,使得译语于源语具有他同样的言外之力。”[9]我们可以用网络热词troll为例。Troll可以翻译成“钓鱼(者)、引战(者)、捣乱(者)、嘲讽(者)、菜鸟、小白(新手)、喷子、恶搞(者)”等。译者必须根据其使用语境和语用目的来选择恰当的用语。例如:

  例1 Paul Ryan says President Trump is “trolling”critics with threats to revoke security clearance.(《时代周刊》2018-07-25)

  例2 I think he’s trolling people, honestly, ” Ryan said with a chuckle at the House Republican leadership’s weekly press conference Tuesday when asked about the White House’s comments on this topic.(《纽约时报》2018-07-25)

  例3 I think he’s just trolling people, honestly, " Paul Ryan, R-Wis., told reporters Tuesday with a laugh.(《彭博资讯》2018-07-25)

  Merriam-Webster字典中对保罗·瑞恩此句中的troll一词给出了释义,即to antagonize (someone) especially by provocatively disparaging or mocking public statements, postings, or acts.意思是“对抗(某人),尤指挑衅地贬低或嘲弄公众言论、帖子或行为。而经过研读和比较,不难发现例2和例3中chuckle(窃笑,暗自发笑)和laugh(大笑)的使用,表明了说话人对相关事件的态度,也使得时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的话有了言外之义。根据说话人的表情言语和语力,我们可以判断出,他并不认为特朗普撤销前美国政府高官安全许可的考虑是认真严肃的。在美国至今还没有在任总统因政治因素撤销安全许可的先例,如果特朗普莽然行事,其结果不仅是他本人会因考虑不周而遭谴责,更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负面影响。因此,结合troll一词的上下文,可以将其译成“挑衅”,传达出保罗·瑞恩暗指特朗普意欲造声势、耍威风以使人恐惧屈服的动机。而下例出自Bloomberg《彭博资讯》2020-04-04推文中的troll则做名词使用,可以理解为“捣乱分子、骚扰者或不速之客”。

  例4 Zoom’s CEO says he “messed up” in releasing a product that has been easily invaded by trolls, WSJ reports.

  此句可译为“《华尔街日报》报道,Zoom平台CEO表示他把事情搞砸了,因为他们发布的产品轻易就能被捣乱分子攻击”。

  3.2、 意译法

  网络用语当中,不论是缩写词还是俚语,许多词语不能用直译法取其表面的意思。特别是俚语,它的形成既有其深厚的社会历史根源,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和创新性,切不可望文生义。我们必须要考虑文化图式的差异,才能正确理解源语的含义。即使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可以“创造出同样的文化图式,但在表达的方式上往往有些差异,这种情况下的译文便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8]译者可以在深谙源语文化图式的基础上,采用意译法,只保留源语内容,摒弃源语的形式。例如:WEU(what’s eating you?)相当于What’s bothering /annoying you?意思是你有什么烦心事?不能直译为“什么把你吃了”;AIAMU(And I’m a monkey’s uncle)吓我一跳;OTH(off the hook)棒、酷;TBT(Throw back Thursday)和FBF(Flashback Friday)都用于回顾过去,包括电影、歌曲、节目、产品、事件或趋势等,而不能直译为“扔回星期四”,“闪回星期五”;MCM(Man Crush Monday)令人着迷的男人;WCW(Women Crush Wednesday)令人着迷的女人;lit译为“激动的,兴奋的”,如:That party last night was so lit.昨天的晚会太棒了;flex(show off)炫耀;throw shade(鄙视)extra (极端、夸张);.02 (my two cents)可理解为my opinion我的看法,slay(压倒,力压);crush it 干得好;snatched完美、棒极了、得体,spill tea 背后说坏话,Bae(before anyone else)宝贝、最亲爱的;I can’t even 无言以对、无法理喻。

  有些词语虽然可以直译,但不如意译更传神,比如YOL0(You only live once)可以直译“你只能活一次”,但“及时行乐、活在当下”则更有文采且富有哲理;“internet troll、Facebook Warrior”直译为“网络破坏者”、“网络挑衅者”或“脸书勇士”,但不如译成“网络喷子”或“键盘侠”生动。它们不仅是目的语读者广为熟知的网络用语,在语用功能上与源语对等,而且语义上也极为契合,既简洁达意又保留了源语内涵。可见,对于根植源语文化,具有其丰富文化内涵的语言形态,意译法更能准确表达源语含义。

  3.3、 转性译法

  由于英汉语言的表达方式不同,有些词在译文中需要转变词性才能实现通顺的翻译。在网络用语中,最常见的就是把名词做动词来使用。由于“英语和汉语比较起来,汉语中动词用的多”,[9]因此在一些句子当中,需要把网络用语中的名词转译成动词。如:

  例5 You are such a troll.

  你在捣乱/胡说八道。

  此例中的名词troll被译作动词“捣乱”能生动地传达原意。

  还有一种情况是原句中用名词性的用语代指动作,而在译语中要将其译为动词。如:

  例6 DM me if you need more information.

  如果你需要更多信息,可以给我发私信。

  此例原句中的DM是 direct message的缩写,译为“私信”,在本句中当动词用,因此译文中译为“发私信”。

  例7 My pet dog always likes to photobomb my selfies.

  我的宠物狗总喜欢在我自拍的时候抢镜。

  由名词photo和bomb合成的photobomb在此句中译成动词“抢镜”。

  3.4、 省译法

  在社交平台网络用语中,有些词汇不是用来传递信息,而是用特殊的形式表示语气、情绪或态度。按照雅各布森语言功能理论,这类词汇更注重表情或表达功能,在译文中可以不翻译。如:

  例8 Remembering the days when I blamed MY own problems on others. No ones fault but the inpidual. Shameful...SMH

  Getting dressed to go nowhere AMH

  上面两例中,缩写词SMH(shaking my head)经常用来表达对某事物、事件、状态等的无奈、失望、不相信的态度。SMH作为对“摇头”这一身体语言的精炼表达,无需翻译。再如:

  例9 My daughter came all the way home to get her backpack, then had a snack and left without it! LOL!

  上例中的LOL是laugh out loud的缩写,其作用类似表情包中的大笑,因此无需翻译。

  类似的用法还有:ROFL(Rolling on the floor laughing)笑得满地打滚;facepalm类似表情包中的捂脸表情;doh或duh用来表示意识到自己或他人做错事、说错话时发出的慨叹。

  4 、结 语

  网络用语简洁精炼,生动诙谐,是一个民族文化和智慧高度凝练的表达方式,其翻译需要考虑语言形式、语义、语用以及文化背景等因素。各类社交网络平台用语当中,一些表意明确的用语可以用直译法进行对等翻译;对于其形成有特定文化背景和社会根源的用语,不能直接翻译,需要用意译的方法才能形神兼备,将源语的文化、思想和风格原汁原味地传达出来。还有一些需要采用转译法、增译法、音译法或省译法才能使译文更为准确和通顺。由于网络信息技术发展迅速的特征,译者要保持对文化和时代的高敏感度,以顺应网络空间的独特语境,实现其在网络媒介传播中的有效性。

  参考文献

  [1] Barlett F C Remembering.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32:201
  [2] Nida,Eugene Language, Culture and Translating.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999105
  [3]王佐良翻译:思考与随笔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9:34
  [4]曾欣悦认知语义学的六个基本特征外语研究, 2008(5):21
  [5]王寅认知语义学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2002,18(2):60
  [6] Turner,M.The Literary Mind .Oxford:OUP, 1996:57
  [7]李明言语行为理论对翻译的解释作用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5):143
  [8]刘明东.文化图式的可译性及其实现手段中国翻译, 2003,24(2):30
  [9]张培基英汉翻译教程.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80:44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