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布兰》译文分析及其翻译技巧

《布兰》译文分析及其翻译技巧

时间:2021-08-27作者:郑振隆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布兰》译文分析及其翻译技巧的文章,《布兰》的译文整体上是以异化为主、归化为辅的翻译原则。整篇文章构词清晰,语言自然,尊重源语言作者的语言习惯,大量使用了二字词和四字格,文章条理有序,层次分明。

  摘    要: 语义视角下的源语言翻译研究,是近几年来一种热门的研究方式。从翻译理念、翻译策略、翻译技巧这三个方面对《布兰》进行语义视角的分析,以期为其研究提供参考,在实际翻译中提高译者的水平,给翻译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持。

  关键词 :     语义视角;《布兰》;源语言;

  Abstract: The study of source language translation from a semantic perspective is a popular approach in recent years. This paper makes a semantic analysis of Bran from the three aspects of translation concepts, translation strategies and translation skills, hoping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its research, improve the translator's level in practical translation and provide some theoretical support for translation.

  Keyword: semantic perspective; “Bran”; source language;

  近年来,语义视角下的翻译研究成果显着,在众多研究中脱颖而出,成为研究热点[1]。语义翻译最早是由英国翻译理论家Newmark提出的,是指在目的语言结构和语义许可的范围内,将作者的原意准确地翻译出来。这实际上是强调原文的本意和作者的原意,不以迎合目的语文化环境的翻译要求,而失去源语言的本意。不同的语言有不同的语言规范,如果仅仅按照原文的构词顺序,逐字逐句进行翻译,译文也难免出现语义不通、句意模糊、前后矛盾的情况。语义视角下的翻译,需要遵照句法结构和语义规则,通顺完整地翻译原文,以最大限度地展现原环境下的语言特色。

  1 、翻译理念

  1.1 、交融与互补

  翻译时,语义要尽量达到互补交融的境界,即当源语言作者的语言过于抽象化或象征性时,翻译者应该力求翻译的“形神相似”,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关联性,达到形式交融、情志相通的翻译效果,在不同语言形式中寻找共同点和关联性,力求达到和谐自然的翻译境界。
 

《布兰》译文分析及其翻译技巧
 

  1.2、“文化传真”

  翻译要遵循“文化传真”,避免“文化失真”,特别是要避免“以假乱真”,给目的语读者引起过多的联想或“文化错觉”[2]。如His speeech is full of“damns”.译文:他满口“他妈的”;另译:他满口“该死的”。如果这句话是出自英美人之口,就应该翻译为“该死的”,因为“他妈的”是汉语的口头骂人语。又如A:Why do cowboys always die with boots on?B:So they won’t stub their toes when they kick the bucket.译文一:A:为什么牛仔死时总穿着靴子?B:那样他们死的时候就不会碰到脚趾。译文二:A:为什么牛仔死时总穿着靴子?B:那样他们上西天时就不会碰到脚趾。译文三:A:为什么牛仔死时总穿着靴子?B:那样他们蹬腿的时候就不会碰到脚趾。在这个例子中,“kick the bucket”是一个极其富有俚语色彩的短语,意思是“死”,具有戏谑之意。原文利用“踢木桶”和“碰脚趾”之间的语义关联,很巧妙地构成了双关,十分幽默。但是在汉语中,很难找出一个兼具了“死”和“踢木桶”这两层意思的词语,所以三个翻译选取了词汇的不同语义来进行翻译。译文一直接翻译为“死”,语义准确,但却没有原文的幽默。译文二直接翻译为“上西天”,虽然语义准确且有幽默感,但“上西天”是汉语式表达,与原文失真。译文三翻译为“蹬腿”,既准确又幽默,是三者中最恰当的。

  2 、翻译的策略

  2.1、 直译、意译和音译

  传统的翻译策略主要有三种立足点:直译、意译和音译。直译和意译,贯穿中外翻译,在学界一直争议颇大。我国最早进行翻译的是佛经,最早有记录的佛经翻译家是安世高(2世纪),他的翻译主要是为了传播小乘佛教的基本教义与修行方法[3]。他同时也是我国直译派翻译家的最早代表,曾获得“义理明晰,文字允正,辨而不华,质而不野”的高度评价(梁皎慧《高僧传》)。而意译派认为直译是缺乏技巧的表现,翻译应该保留词语最内部的意思[4],其代表人物为古罗马着名的演说家、政治家和哲学家西塞罗。在中国古代,翻译之争一直没有断绝,在现代翻译界,直译和意译已经达成了和解,学者们认为直译和意译是两个不同方面,可以在不同的语境、不同的目的、不同的要求下共存。而音译则是一种文字符号的转写,当源语和目的语之间差异很大、存在语义空白的情况下[5],翻译不能实现形式或语义的突破,这个时候,音译就排上了用场。音译主要涉及人名、地名和新产生的术语,一般宽容性较大,不会引发争论。

  2.2 、异化和归化翻译法

  归化翻译法的提出者是着名的翻译理论家劳伦斯·韦努蒂,他在1995年出版的《译者的隐身》一书中提出,翻译时需注重异化与归化[6]。其中,异化规则是指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尽可能地照顾源语言作者的语言习惯和表达方式,不轻易进行删改、调整、增加,让目的语读者在阅读中去习惯原作者的语言组织习惯。异化规则实际上是站在民族文化差异的角度上,为了最大化地保留源语言中蕴含的民族风格与地域特色,向目的语读者展现最具特色的异国语言文化而设定的一个翻译规则。所以,异化的准则要求译者自身能够接受源语言作者的语言组织习惯,在翻译中以源语言作者为向导,进而进行语词的组合。

  归化是指译文需以读者的阅读体验为归依,在翻译过程中采取目标读者较熟悉的语言习惯进行翻译,以读者的常用语言表达方式进行阐述,以增强译文的可读性,便于读者阅读和提升阅读体验。

  总的来说,我们的主张是以异化为主,归化为辅[7]。译文要充分传达作者的愿意,就不得不走异化的途径,因此,异化就成为翻译的主要手段。但是,译文必须意通字顺,不能根据译者个人的爱好,而是要从实际需要出发,在两种翻译方法中进行选择。

  3、《布兰》译文分析

  《布兰》的译文整体上是以异化为主、归化为辅的翻译原则。整篇文章构词清晰,语言自然,尊重源语言作者的语言习惯,大量使用了二字词和四字格,文章条理有序,层次分明。当然,也还存在不足,比如有些地方还存在“文化失真”的问题,需要再版进行修正。译者在翻译中使用了许多翻译技巧,如一词多用、长短句的拆分和组合、适当地增删改以及词类转化等,本文主要从一词多用、被动与主动进行转化、四字格、四字成语等方面,对《布兰》译文进行详细的分析。

  3.1 、一词多义

  在《布兰》译文的第一段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一词多用的现象,即译者在翻译时,根据具体的语境针对同一个单词,进行了不同的解释。比如“hunt”这个单词,第一次出现时,译者将它翻译为“打猎的队伍”,第二次出现被翻译成了“打猎机会”,因为这个时候的语境变化成父兄向他告诫这是最后一次打猎机会。又如“left”,本身有“离开”“动身出发”的意思,所以译者直接根据语义将“left”翻译作了“启程”,第二次出现则是“动身”之意。另外,在这一段中,译者也有翻译不太准确的地方,如“boar”本意为“野猪”,但是译者却译为了“野熊”,这显然是不对的。

  3.2 、被动与主动

  我们都知道,英语多被动,而汉语多主动。在翻译外国作品时,常常要进行大规模改动的就是将被动变为主动。在《布兰》中译本中,笔者也看见了译者的改动痕迹,如“had been behinds&were leaving behind”这两个短句,一个是过去被动式,一个是过去正在进行时的被动,译者在翻译时,选择去掉被动形态,而变成主动形式,译为“留在家里”或“要留在家里”,这样的改动使得句子翻译起来更合理,也符合源语言。

  3.3 、删减省略

  在英语中,有许多短句在一个句子中同时出现,如果都一一翻译,则会犯了汉语中的重复语病。如“rode out,join…as well,ridden out them”都有“一起去”的意思,译者没必要重复翻译三遍“一起、共同”,可以进行合理的删减。再比如“only”是在表达“转折”的意思,所以前文中出现的“but”就没必要再进行翻译了。

  3.4 、意译

  有些源语言如果采用直译的方法,目的语读者是难以理解的,所以,当译者在遇上这种情况时,果断地采取了意译的方法。如“the girls were only girls”,如果直译,翻译过来就是“女孩仅仅只是女该”,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所以译者根据语境,将其翻译成“女孩们本身就并不喜欢打猎”,既没有曲解源语言作者的本意,也没有犯“文化失真”的毛病,让目的语读者更能理解。

  3.5 、增加

  在翻译时,根据上下文语境,按照逻辑思维习惯,适当地进行增加也是很有必要的。在《布兰》的第一段、第二段中,都可以看到译者在部分位置增加了“因为”来增强句子与句子之间的关联。译者还增加了“城里人”这个词,与“打猎的人”进行对比,便于目的语读者进行理解。在有些语境下,译者还根据人物的情感,适当地增加了程度副词,比如在布兰感到纳闷时,译者在译文中增加了“很”这个程度副词,以此表达对琼恩生气原因的十分不解。在一些动词和修饰性词汇上,如“拔腿”跑过,“乖乖”躺下,“特意”绕路,“对,就这样,留在这别动”等也可以看到译者在源语言基础上进行的适当增加。这些词语的增加,有助于汉语读者更好地理解文本。

  3.6、 成语

  在《布兰》的译本里,我们还可以见到不少的四字成语的出现,比如“倒背如流、瞠目结舌、滚瓜烂熟、御林铁卫”等成语。这些成语在一定程度上有“文化失真”之嫌。成语是汉语文化的典范,具有语言精炼、用典众多的特点。译者这样进行翻译之后,是否夸大或缩小了源语言的意思呢?是否出现了太过“归化”的问题呢?前文已讲到,译者在进行翻译时不能轻易改变原文中所蕴含的源语言本意,特别要切忌把他国的文化特色改换成译语的文化特色,在文化上要力戒归化,特别不宜“同化”。译者考虑到汉语读者的阅读习惯,对源语言进行合理的翻译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能将目的语读者的阅读习惯放到源语言作者的语言习惯之上,这样不利于向读者展现源语言文化特色的美感。

  3.7、 意境

  《布兰》的最后一段,译者采用了多种翻译方法,包括增加、删减、省略、语序颠倒、动静结合、四字格等方法。译者在本段翻译的四字格包括“一览无余、交头接耳、局促不安、人声喧哗、熙来攘往”等词汇,没有出现过度夸张或紧缩源语言的意思,语言反而显得凝练准确,极富可读性。在描述古堡的生活场景和神木林的环境时,译者还根据语境,采用了对比、反衬和动静结合的方法,将神木林安静得近乎诡异的气氛描写出来:“仿佛空气中正在浮动着神秘的气息,猎狗的犬吠,看似平静的生活,好像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译者准确地把握了源语言作者想要向读者传递的这种气氛,并在尊重源语言的语言习惯下,让汉语读者在读到此段时,能从这种不寻常的氛围中觉察到政变前夕的紧张与压抑,将是一场血雨腥风的较量。

  4 、翻译的技巧

  4.1 、译文的语言

  长期以来,我国翻译界提倡的是根据地道的原文、地道的译文,使译文读起来不像译文,而像原创的作品[8]。近十年来,这种观点已经受到了不小的考验与挑战,更多的人认识到,译者翻译作品时,不仅要考虑到目的语读者的阅读体验、语言习惯,考虑自己的翻译如何向“地道”靠拢,更要考虑到如何发挥译入语的韧性和潜力,从而翻译出更能彰显语言亲缘性的译作语言。一部上乘的翻译作品,应兼顾源语言和目的语的语言习惯,只有翻译家兼顾两国语言各自的特点,从中找到平衡点,我们的译文才有可能达到更高的水平。

  4.2 、翻译前的三步骤

  在进行翻译工作之前,译者应先做好三件事。第一,理解力。很多人之所以翻译不准确,语句前后不连贯,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文本的理解力不到位。要解决这个问题,译者必须抱着严谨的科学态度,在语义、语境、逻辑等方面对原文进行一丝不苟的分析。第二,学会使用工具书。很多人进行英汉互译时,容易存在英语语言、文化知识不足的问题[9]。无论翻译什么体裁的文字,原文涉及的学科范围十分广泛,这就要求译者掌握大量的英语词汇,具有广阔的知识面。然而,在信息大爆炸的今天,译者要完全掌握所有词汇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做翻译的一个关键问题,并不在于译者能懂得多少,而是当译者遇到难题时,快速查阅工具书找到答案才是关键。第三,锻炼翻译的实战技巧。译者不能总是“纸上谈兵”,而是应该进行全方面的联系。所谓的实战能力,是包括标题、文化词语、比喻、标点符号等翻译,在实战中去掌握翻译技巧,总结翻译规律,从而提高自己的翻译水平。

  4.3、 翻译的技巧

  翻译的技巧说到底就是对语言差异的“灵巧”的处理[10]。在理想状态中,翻译要达到“形神皆似”的状态,但由于英汉两种语言在词法和句法上的巨大差异,“形神皆似”的译文往往不可多得,但我们可以将“完美”设定为目标,不断地朝着目标努力,丰富理念,总结技巧,在不断的实际操作中获得进步。做好翻译,首先,不能照搬原文的句法结构,而必须考虑汉语的遣词造句特征,对译文做出必要的变通,以达到变中求信、变中求顺的目的。其次,在尊重原文的基础上,灵活使用翻译技巧。最后,翻译中何时使用翻译技巧,使用何种技巧,要在尊重原文的基础上,克服盲目性和随意性。

  5、 结语

  翻译本是一项十分艰辛的工作,需要译者能够静下心来,秉持科学的研究精神,在实际的翻译工作中运用各种翻译技巧,在不违背翻译基本原则的基础上进行翻译。通过对《布兰》译文的分析研究,我们可以看到,语义视角下的翻译,是一种科学性的翻译方法,能够很好地传达源语言意思。这对于从事翻译工作的译者来说,具有一定的建议性和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陈智斌逻辑悖论视角下的语义信息论研究[J]现代信息科技, 2019(20):196- 198.
  [2]应学凤韵律与语义互动视角下的动宾倒置复合词的层次结构[J].汉语学习, 2019(4):53-61.
  [3]曹丹英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视角下《醉翁亭记》两个英译本的对比分析[J]四川西部文献编译研究中心, 2019(8)-578-582.
  [4]王桐桐,吴若萌从认知语言学的视角来看“心”的语义扩展[J]科技视界, 2019(22):145-146.
  [5]伍凯辉认知视角下英汉人体部位词的语义拓展对比一以“头“面 和五官为例J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917)114-116.
  [6]陈敏航认知语言学视角小汉英水/water’的语义比较[J.文教资料, 2019(17):42-43.
  [7]杨丽华语义场视角下建筑工程英语词汇研究[J]国际公关, 2019(6):277.
  [8]唐贤清,巧明.语义图视角下广西车田苗族”人话"*是”的多功能性研究[J].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19(5)-81-86.
  [9]孙芳圆新媒体发展视角下标签化”语义障碍分析[J].视听, 2019(10):185-186.
  [10]宁球汉语俗语语义研究:形式单位概念框架视角[J]文学教育(上) , 2019(1):167-169.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