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动因与压制路径

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动因与压制路径

时间:2021-08-19作者:杨玲玲;曾贤模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动因与压制路径的文章,本研究基于双宾构式本身具有“获取”与“给予”义,考虑语境对汉英构式义的压制作用,从英汉构式从语境压制动因和语境压制路径比较语境对汉英构式义压制的异同。

  摘要:汉英语言的双宾构式具有“获取”与“给予”两种意义。但两种意义存于真实的交际情境中会造成歧义,这就要求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形成压制。本文发现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动因相同,语境对汉语的压制路径是“语境—构式义—词汇”,而英语的压制路径是“语境—词汇—构式义”。

  关键词:语境;构式压制;压制动因;压制路径;

  引言

  在Goldberg看来,构式可以是一个形位,比如-ing,也可以是双宾语结构等,在双宾结构中,动词与构式互动,动词词义与构式义两者需相互兼容,否则便会发生构式压制,以使得两者的意义一致,构式语法便将构式压制作为一个新观点(Goldberg 1995)。学界已有诸多对构式进行词汇压制和构式压制的研究,探讨构式对词义的压制现象或词义对构式的理解作用等。词汇压制在于进入构式中的词汇影响到构式的意义,使构式与动词所表现的意义匹配。而构式压制是构式的意义占据主导地位,由构式意义来压制参与构式的其它成分,以使得其它成分与构式表现的意义一致。从学者们的研究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判断出词汇和构式是相互影响的,进而丰富了构式语法(曾祥喜2020)。后来也有学者认为它也能在我们肉眼难以看见的地方产生压制作用,刘芬(2019)在探讨语义压制的表现形式中提出语境能对词汇和构式产生影响。也就是说语境是存在于语言交际中的一个隐性因素,它在构式使用的场景中对构式意义也会产生压制作用以让构式意义与语境意义匹配。因此,本研究根据构式语法理论中的构式压制现象,比较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作用有何异同。

  一、双宾构式义:“获取”与“给予”

  双宾结构本身具备“获取”与“给予”两种构式义。石毓智(2004)认为汉英双宾构式中物体的移动方向使得汉英的双宾构式具备这两种构式义。当客体向施事转移,则代表“获取”义;当客体向受事转移,则代表“给予”义。且根据石毓智(2004)和张建理(2010)的说法,在汉语的双宾构式中,客体可向施事移动,也可向受事移动,而英语中客体只能向受事移动。也就是说,汉语双宾构式中“获取”与“给予”两种意义可以并存在一个句子中,但英语双宾构式中词汇受到构式的压制,不能同时表达出双宾构式的两种构式义,一旦词汇进入构式以后就被压制成“给予”义。在真实的语言表达中,为表达意义的准确性,我们的语言应只传达一种意思,若是同一个句子包含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交际意义,在实际交流中会因表意不清而造成歧义,严重者导致交际失败。由于双宾构式的特征,它在真实的语境中出现时,其中一个意思应该被压制。而这种对于语言意义的压制可以由词汇造成,也可以由语境造成(刘彬、袁毓林,2019)。语境处于比词汇和句法更高的地位,当语言产出时,语境必然会对双宾构式义产生压制以匹配语境的意义。也就是说,当说话人通过双宾构式表达自己的观点时,为不让话语产生歧义,说者自身想利用的只是双宾构式的某一种构式义,从而在交流时创造了一个适合话语输出的语境。而听者接收到双宾构式语言之后,通过语境来判断说话者的真实意图,摒弃双宾构式义中不符合语境的另一类构式义,此时语境压制就产生了。本文的语境指的是语言产生的交际情境。也就是说,本文的语境指的是语言交际参与者之间的相互交流,说话者和听话者之间彼此产出的语言符合合作原则,形成一个完整的语言交际情境。

  二、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动因

  (一)语境对汉语双宾构式的压制动因

  上文已经指出,由于汉语中物体双向传递的特点,双宾构式能同时兼具“获取”与“给予”两种构式义,根据石毓智的观点,汉语中能进入这一类构式义的词汇有“借、租、赊、贷”等词,如:

  (1)我借了他一本书

  (2)我租了他一间房子

  (1)和(2)中的动词“借”和“租”本身具备物体传递的双向性,但是进入双宾构式后传递的方向不明确,例(1)可以理解为“我借了一本书给他”,即“给予”,或“我向他借了一本书”,即“获取”。在未说明“我”“他”“书”三者关系的前提下,该句子同时具备了两种构式义,在没有语境限制的条件下,两种构式义都得以呈现,所以可能会造成交际者的误解。例(2)存在同样的现象,句子意思既可以是“他的房子租给了我”,也可以理解为“我的房子租给了他”,“给予”和“获取”两种意义都存于同一句子中。在此情况下,例(1)和例(2)出现在交际情境中时,只有当它们的构式义受到压制而呈现出一种构式义,才能解决歧义现象,否则可能会导致交际失败,如下所示:

  (3)在今日的阅读课上,小王忘记带课外书了,因此我借了他一本书。

  (4)正当我无处落脚时,同事告诉我他有房子空置着,所以我租了他一间房子。

  在例(3)和例(4)两个关于“借”和“租”的双宾构式中,构式本身仍然具有“获取”和“给予”两种构式义,但是当构式进入例(3)和(4)的交际情境中时,它们的构式义受到了语境的压制成为了单向意义,构式的另一种意义不在情境中体现。于听者而言,他们会根据交际情境而判断构式该出现的那一类意思,从而作出回答,顺利地实现交流。在例(3)中事情的原因是小王忘记带书,结果是我将我的书借给了他,双宾构式处在句子的因果关系中厘清了“我”“他”“书”三者之间的关系,所以该构式体现了“给予”义,隐藏了“获取”义。听者便能依据交际情境判断出该构式的“给予”义,与说者互动成功完成全部交流。例(4)中是因为我没地方住,而同事说他有空置房,意味着可为我提供住所,因此最后我租了他一间房子,该双宾构式就体现出了“获取”义,不再体现“给予”义。以上的两个例子都是因为前后句子具备因果关系,将句子的句意前后衔接,而双宾构式作为结果,语境才能发挥压制作用,让双宾构式只呈现符合交际情境的一个构式义,规避了交际歧义。因此,语境对双宾构式义的压制是在前后事件具备因果关系的前提下才能发挥作用的,由此使得双宾构式不会出现歧义现象。

图1

  (二)语境对英语双宾构式的压制动因

  上文提到石毓智(2004)从物体概念化的方向判定英语的双宾构式表示给予义,语境也会将英语双宾构式压制成为“给予”义,因为语境会将进入双宾构式的核心动词朝着它相反的方向压制,如将“获取”义压制成为“给予”义,从而改变双宾构式义。如:

  (5)John stole Mary a book.

  (6)The policeman fined him 50 dollars.

  在例(5)和(6)中,如果没有交际情境的存在,我们很难理解构式的意义是“给予”,如果只看两个句子本身的意义,有些人甚至会理解成为“获取”意义。但将例子中的两个句子理解成为“获取”意义,不符合英语构式的意义。因此,当以上两个例子具有交际情境时,就能容易地判断出双宾构式表达的“给予”义。因此,构式实际上受到语境的压制才转变为符合自身的构式义。如下文所示:

  (7)John found Mary’s favorite books on his father’s bookshelf.Therefore,John stole Mary a book.

  (8)My friend parked at the gate of the mall to do some shopping.After he came out he got a parking ticket.The police fined him 50 dollars.

  在以上两个例子中,双宾构式有了语境的限制,构式不再单独成为一个句子,所以不能直接通过句子本身理解它的意思,而是要结合与语境产生互动的前后文的句子。在例(7)中,双宾构式John stole Mary a book是前面所提事件的最后结果,双宾构式前面的句子表达原因。John是先在他爸爸的书架上看到了有Mary喜欢阅读的书籍,这是前因。前因帮助后面的句子解释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前面有了整个事件的原因,突显了John和Mary之间的关系,后面的双宾构式通过核心动词表现出John和Mary之间的给予关系,整个构式的意义就被语境压制成为了“给予”义。这个句子的核心词通过两个名词间具有的因果关系而被压制成“给予”义,那么这个因果关系就是它的压制动因。在例(8)中,如果我们只根据双宾构式句“The police fined him 50 dollars”本身来理解,钱是从“他”到“警察”手中,这个句子就像是“获取”意义。但实则不是,因为金额是根据前一句子中的“parking ticket”而来。因为他在商场门口违法停车,所以警察给他贴了一张罚单,所以罚单上的数字是钱的源头,有了前面罚单的原因,才会有他在后面交罚款的结果。因此,该双宾句子在语境压制下即变成“给予”义。从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英语中前后事件具备因果关系,双宾构式在交际情境中代表结果,它便会被语境压制成为“给予”义。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的压制都是基于语境中的因果关系,且双宾构式处于结果位置,那么语境便会根据交际需要对双宾结构的意义产生压制,而产生压制的那个条件,即双宾句子间的因果关系就成为双宾构式义的压制动因。

  三、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的压制路径

  (一)语境对汉语双宾构式义的压制路径

  理清语境、参与者、构式义之间的路径能说明语境如何压制构式的一种意义以保证构式及构式参与者体现出的意义与语境匹配,其中参与者即体现构式义的主要动词,这在石毓智(2004)和张建理(2010)的研究中都可以体现出来。本文承认汉语中的双宾构式本身已经具有了“获取”与“给予”意义,语境只是压制其中的某一种意义以突显出另一种意义。所以在汉语中语境先决定了构式的意义走向,然后再压制了核心动词的意义取向。如:

  (9)今天他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他急需一笔资金周转,所以我贷了他一万块钱。

  “贷”是一个具备双向意义的词汇,它可以表示事物的“进”,也可以表示事物的“出”。当不具备可确定它的意义的条件时,由它形成的双宾构式就会产生歧义。在例(9)中,“我贷了他一万块钱”这个双宾构式仍然表达两种构式义,但是它进入一个语境后,与前面的句子产生了因果关系。前面的原因为后面的双宾构式提供了语境,所以双宾构式作为结果就只能是一种“给予”意义,而不能是“获取”意义,否则便会颠覆因果关系,也不符合交际情境。所以,该句中语境决定了双宾构式的意义走向为“给予”义。而“贷”为满足构式义与语境的匹配,它的“进”,即获取的意义便被压制,只能体现“出”的意义。因此,语境对汉语双宾构式义的压制路径可以归纳为“语境—构式义—词汇”。也就是说,语境先压制汉语双宾构式的意义,再压制词汇的意义,从而使得词汇与构式的意义都与交际情境匹配,这符合上文提及的语境既压制词汇,也压制构式意义的说法,因为语境处于一个比词汇和句法都更复杂的位置,它的作用影响了词汇和语法在句子中的使用。

  (二)语境对英语双宾构式义的压制路径

  按照本文的观点,构式意义除了和核心词汇相关,还和句式产生的交际情境相关,双宾构式义的体现必然和语境匹配。既然理解构式义与这三个方面相关,那么还得把握这三个方面相互之间的关系。本文认为英语双宾构式在因果语境中受到压制成为“给予”义,它的压制路径也通过这三者的关系来体现。比如:

  (10)A customer thought for a long time in front of a television,and then,he said to boss,“will you rent me this television?”

  (11)There are no more drinks at home,so I poured you a cup of tea.

  在以上两个例子中,双宾构式都进入了各自的语境并受到了压制。但该语境压制的发生并不是直接从语境过渡到构式义,而是经过了词汇的压制跨越到构式义压制,最后使得双宾构式变成“给予”义。在例(10)中,双宾构式“will you rent me this television?”中的核心词汇“rent”与汉语中的“租”有相似的意思,它们的转移方向都是不明确的,这与前面所提的汉语例子有相似之处,所以当与这类似的词汇进入英语双宾构式后,核心词汇得依赖比词汇和构式更大的因素来确定,也就是通过交际情境来判断(张建理2010)。因此,在句子(10)中,双宾构式前的句子交代了事件的原因,那位顾客在那台电视机前考虑了很久,那么必然是他对这台电视机有想法,一段时间后,顾客向老板陈述了自己的要求,也就是他想租这台电视机。电视机原本的所属权在老板手上,那么要和“我”产生联系,就必然是“老板”给予“我”电视机的所属权,双宾构式中使用的动词“rent”就应该表现出“老板”对“我”的给予意思。所以,即使“rent”是转移方向不明确的词,在语境压制下,它在双宾构式中应该体现出它的给予义。通过“rent”在双宾构式中决定客体“电视机”的位移方向,它就将整个双宾构式变成了它所表现的“给予”义。从这个句子的构式义压制方向来看是根据说话者的说话者已经设定好了语境,根据语境使用词汇的意义,那么词汇的意义就受到语境压制体现它的某一类意义。词义固定后,句子的构式义就被语境和词汇限制了,压制路径也就由语境—词汇—构式义。在例(11)中,因为家中没有饮料可以招呼客人,所以主人家给客人倒了一杯茶,那么“我”和“你”之间就是客体由“我”向“你”移动产生“给予”义。由此,“poured”就被赋予了“我”和“你”之间的“给予”义,作为核心动词,它将自己所在的双宾构式限定成为“给予”义。从以上两个例子中可以看出,语境压制对英语双宾构式的压制路径是“语境—词汇—构式义”。也就是语境决定了双宾构式中核心动词表达施事、受事和客体之间的关系,语境表达出“给予”义,将其施加到核心动词的意义上,核心动词将其所在的构式义变成和语境匹配的“给予”义,构式压制路径便形成。

图2

  四、结论

  本研究基于双宾构式本身具有“获取”与“给予”义,考虑语境对汉英构式义的压制作用,从英汉构式从语境压制动因和语境压制路径比较语境对汉英构式义压制的异同。研究表明: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义都会产生压制作用,只是有异有同。语境对汉英双宾构式的压制动因相同,不论是英语还是汉语,当双宾构式产生于因果关系的语境中,且双宾构式处于结果位置,语境就会对双宾构式形成压制。汉语双宾结构的语境压制是压制其构式的歧义,英语的语境压制是压制其双宾构式义的“获取”义,以表达“给予”义。汉英双宾构式语境压制的路径不同,虽然都是受语境压制。但是汉语的压制路径是“语境—构式义—词汇”,而英语的压制路径是“语境—词汇—构式义”。语境对汉英的压制路径区别在于前者先压制构式义,再压制词汇义;后者先压制词汇义,再压制构式义。

  参考文献

  [1]石毓智2004《汉英双宾结构差 别的概念化原因》, 《外语教学 与研究》第2期。

  [2]张建理2010《再论英汉双宾语构式》,《外语研究》第2期。

  [3]刘芬2019《语义压制的表现形式及其运作-兼论“情感强化副词+X"的语义解读》 ,《中南大学学报》第2期。

  [4]刘彬、袁毓林2019《“哪里"类反问句否定意 义的形成与识解机制》,《华中师范大学学报》 第1期。

  [5]曾祥喜2020《“把+N+Vv(双音节)"构式及构式压制》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第5期。

  [6]Goldberg,A.E. 1995. Constructions:A Construction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 Chicago and London: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