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长恨歌》英译本获好评的原因及启示

《长恨歌》英译本获好评的原因及启示

时间:2021-04-01作者:李莹 孙会军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长恨歌》英译本获好评的原因及启示的文章,王安忆小说《长恨歌》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美国汉学家白睿文(Michael Berry)与美籍华裔学者陈毓贤(Susan Chan Egan)的英译本The Song of Everlasting Sorrow:A Novel of Shanghai,于2008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摘    要: “茅盾文学奖”获奖小说《长恨歌》英译本自2008年在美国出版后,便得到英语世界评论家、学者和读者一众好评,其文学价值也被普遍认可。本文从译作接受效果角度分析作品的本土性和世界性,着重以俄国形式主义的“文学性”为切入点,将语音偏离和语义偏离作为研究对象,考察《长恨歌》文学性的再现情况,并且从布迪厄的资本视角出发,探讨译本获得接纳的社会学因素。研究发现:1)作品本身的思想内容、文学价值不容忽视。因为作品既反映了上海的本土经验,又挖掘和探索了普遍人性,而且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准,为激发英语读者的情感共鸣奠定了基础; 2)《长恨歌》英译本获得成功,译者功不可没,毕竟翻译质量至关重要,原作再优秀,翻译不好也是枉然。总的来说,《长恨歌》英译本传神地再现了原作的文学性、本土性和世界性,读起来既亲切又新奇,给人一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能够激发英语读者的阅读兴趣;此外,白睿文和陈毓贤作为译介主体,其深厚的文化资本与“自己人效应”更容易使译文得到英语读者的接受与信赖。

  关键词: 王安忆; 长恨歌; 文学译介; 文学性; 自己人效应;

  0.引言

  王安忆小说《长恨歌》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美国汉学家白睿文(Michael Berry)与美籍华裔学者陈毓贤(Susan Chan Egan)的英译本The Song of Everlasting Sorrow:A Novel of Shanghai,于2008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译作面世后,很快便引起美国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受到评论家、海外汉学家以及读者的好评,获得多项重要文学奖,其文学价值也得到认可。该译作为何能取得较好的接受效果?本文通过梳理、分析评论家、海外汉学家和读者所发表的评论,探讨译作获得较好接受效果的原因,并总结其对中国当代文学外译的启示意义。

  1.《长恨歌》英译本的接受

  《长恨歌》英译本出版之后,引起美国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当代世界文学》(World Literature Today)、《出版者周刊》(Publisher Weekly)、《芝加哥论坛报》(The Chicago Tribune)等媒体纷纷发表评论文章。《当代世界文学》的书评提到,《长恨歌》是一部具有思想深度的文学作品。书评作者(Chiang&Rollins 2009)对小说语言风格给予了特别关注,并对译者的翻译称赞有加,认为《长恨歌》的叙述节奏相对缓慢,用细密复杂的写作手法将城市生活的世俗琐事以及获得“解放”的年轻女性对爱情的追求展现得淋漓尽致;《纽约时报·书评周刊》也盛赞《长恨歌》,作者(Prose 2008)关注到小说贯穿始终的女性视角、对上海闺阁和弄堂的描绘,以及译本诗一般的优美语言,读者通过译文能够理解王安忆何以成为当今中国文学界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足以见得作者对译本的认可。

  海外汉学界的多位知名学者都对《长恨歌》表示赞赏。刘江凯(2012:27)曾提到,德国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汉学家顾彬阅读《长恨歌》后,一改对中国当代小说恶评,觉得这部作品非常好,甚至有可能是建国以来最优秀的小说之一。王德威(David Der-wei Wang)在接受刘江凯(2012:211)的访谈中也肯定了这部作品,“这部作品太精彩了,[王安忆]是张爱玲之后,又一个类似张爱玲的海派作家”。

  英语世界普通读者对《长恨歌》英译本也给予了积极评价。2021年1月30日,笔者对亚马逊网站上《长恨歌》英译本的反馈情况进行了搜索,发现共有19条读者评价,其中“五星”评价有17条,占86%。在“五星”评价中,7条评价肯定了作者王安忆如散文一般的写作风格:有的读者用“美”(beautiful novel、beautifully translated)来评价这部作品以及作品的译文质量;有的读者觉得小说引人入胜,令人爱不释手,认为阅读这部小说是一种愉快的体验(a pleasure to read);还有读者认为译文尽可能地贴近原着的语言风格和节奏,甚至愿意为了欣赏其散文化的语言重读译本1。6条评价关注到作者对上海这座城市的细致描摹,4条评价给予作品翻译以高度肯定,3条评价提到小说的主题具有世界性,反映了人性的共通之处。
 

《长恨歌》英译本获好评的原因及启示
 

  小说英译本还获得多个奖项,出版当年,获得“洛伊斯·罗斯文学翻译奖”(Lois Roth Award for a Translation of a Literary Work)提名、2011年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提名奖、2017年获得“纽曼华语文学奖”(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

  不难看出,《长恨歌》的英译本得到了较为普遍的关注与认可,在英语世界获得了“后起的生命”,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同时,小说的接受也不再局限于汉学家或中国文学研究者等小众群体,而是在普通读者中取得了较好的译介效果。

  2.译作获得较好接受的原因

  从读者的反馈可以看出,《长恨歌》能够受到英语读者的接受与认可与其自身的艺术魅力是分不开的。作品既反映了上海的本土经验,又挖掘和探索了普遍人性,本土性、世界性都值得赞赏。具体而言,对于英语读者来说,小说中浓浓的上海城市风情和中国文化特色构成了独特的吸引力;而作品中通过对王琦瑶等各色人物的精细描摹和人性探索,也容易在英语读者中产生共鸣。

  2.1 、本土性与世界性

  《长恨歌》的故事是一座城市的故事,上海曾被喻为“东方夜巴黎”(Chiang&Rollins2009),过去的殖民历史和如今快速发展的经济为上海平添了一份特有的城市魅力。英语读者渴望了解传说中的“东方巴黎”是否还留有西方文化的印记,而小说中对上海闺阁和弄堂的描绘展示了这座现代化城市特有的地域特色。读者还希望将上海作为一个窗口,管窥这座城市的市井生活、历史变迁和发展变化。正如张清华(2014:9)所言,“中国人不需要用‘汉语书写的外国文学’,西方人也同样不需要用‘外语书写的他们自己的文学’。他们需要的,是用‘中国故事’承载的‘中国经验’的讲述,是‘中国作家’对于世界的独一无二的讲述”。

  在白睿文看来,西方读者对中国文学作品的期待多种多样,但读到优秀的作品是大家共同的愿望。《长恨歌》取得较好译介效果应归功于其世界性的主题,小说对普遍人性的挖掘和探讨令人印象深刻。小说围绕王琦瑶的人生经历展开,表现出主人公明显的女性意识。王德威(1996)在“海派作家又见传人”一文中归纳了王安忆创作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对女性身体及意识的自觉:从微观层面来说,小说语言中女性气质氤氲,女性叙述语调弥漫;从宏观上讲,小说通过揭示男女两性微妙的支配关系,展现出作者的女性意识及其对男性父权社会的抵抗。

  中国现当代文学“首席翻译家”葛浩文(Ge 2011)曾指出,中国文学在西方受到冷遇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作品中缺乏有深度的人物,缺乏对人性和人物内心的探索。而小说《长恨歌》对王琦瑶等人物内心世界的展露,弥补了这一普遍存在于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的不足之处。

  2.2 、译文文本———“熟悉的陌生人”

  鉴于西方读者接触到的是经过译者处理形成的译作,在对《长恨歌》的译介效果进行归因时,应该考察原作的本土经验与世界性主题是否在译作中得到再现。

  通过文本对比,笔者发现,译者的处理使译作保留上海异域特色的同时,凸显了世界性主题,最终使《长恨歌》译文成为“熟悉的陌生人”。所谓“熟悉的陌生人”即译者使用适度的陌生化翻译策略将译语文化与源语文化交叉,形成一个杂合文本,从而产生经验的“熟悉”和文学的“陌生”(李洱2019)。译者避免使译文处于“熟悉”或“陌生”的任一极端,太熟悉,就缺少新鲜感,读者不喜欢;但是太陌生,读者可能会望而却步,没有阅读的欲望。该译本带给读者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审美感受。

  对于原作中的本土经验,译者白睿文和陈毓贤积极再现,努力保留上海乃至中国特有的文化信息,便于西方读者接触到原汁原味的上海地域文化以及其他中国文化特色。这一点在翻译上海建筑名词、谚语等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比如对于“弄堂”的处理,译者将其翻译为longtang—her vast neighborhoods inside enclosed alleys。上海的“弄堂”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代表了上海的建筑风格,甚至已经成为上海文化标签。如果译者仅通过音译,将“弄堂”一词移植到译作中,可能会导致普通西方读者不知所云,不能达到文化交流的目的。阅读译作可以发现,译者在保留原作文化信息的基础上,为音译增添了注释———enclosed alleys。通过音译加注的翻译方法,使音义共存,进而向西方读者引入了中国文化信息的同时,照顾到西方读者的接受。例如:

  (1)流言的浪漫在于它无拘无束能上能下的想象力。这想象力是龙门能跳狗洞能钻的,一无清规戒律。(王安忆2014:9)

  译文:What makes gossip romantic is its unbridled imagination.With the imagination completely free from all fetters,gossip can leap through the dragon’s gate and squeeze through the dog’s den.(Berry&Chan 2008:26)

  谚语是流传于中国民间的短语,用简明的短语或短句,表达劳动人民从生活中总结出来的深刻道理,具有一定的趣味性和生动性,往往为一个文化所特有。例(1)中“龙门能跳狗洞能钻”就是一句谚语,在英文中没有对应表达,译者保留了原作的文化意象及其陌生化效果,给西方读者带来鲜明而深刻的文化体验。

  此外,译者也着意凸显原作带有世界性特征的主题。《长恨歌》的主人公王琦瑶,也是觉醒女性的代表。作者王安忆在小说中着力建立一个女性的心灵情感世界,并使女性的意识和个性得到张扬。在翻译过程中,译者也注意保留对王琦瑶这一人物形象的构建。

  (2)王琦瑶说:这我倒有不同的看法,竞选“上海小姐”恰巧是女性解放的标志,是给女性社会地位,要说达官贵人玩弄女性,就更不通了,因为也有大亨的女儿参加竞选,难道他们还会亏待自己的女儿不成?(王安忆2014:64)

  译文:“Well,I have a different opinion about that,”Wang Qiyao rejoined.“As far as I’m concerned,competing in the pageant is the very symbol of a woman’s liberation.The Miss Shanghai pageant confers social status on a woman.And your theory about all the girls being playthings for the rich doesn’t hold water either.After all,several daughters of rich officials are competing.You’re not telling me they would take advantage of their own daughters,are you?”(Berry&Chan 2008:101)

  上文对话发生的背景是王琦瑶与昔日合作的电影导演讨论王琦瑶准备竞选“上海小姐”一事,导演暗示组织“上海小姐”这样的比赛不过是方便“达官贵人玩弄女性”,不难看出,导演的思想是中国传统父权男性社会的陈旧观念,王琦瑶对其进行了反驳。译文将原文的“说”译为rejoin,词语气比原文的“说”更为强硬,凸显了王琦瑶的反驳态度和坚定立场。在翻译王琦瑶本人的话语时,译者更是添加了As far as I’m concerned、After all、either等表示逻辑关联的词语,强化了王琦瑶作为知识女性的独立人格。在这段话的最后,译者使用“are you?”这一反问语气,体现出王琦瑶不卑不亢的态度和独立不羁的意识。

  2.3、 小说的文学性及其再现

  小说英译获得成功,离不开译者对小说本土性、世界性的再现,更应该归功于译者对小说文学性的忠实传递。戴锦华(Dai 2017)在“纽曼华语文学奖”的颁奖词中提出,《长恨歌》的语言风格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是作者的风格标志,作品中运用了华丽甚至狂热的细节描写。本节着重探讨小说对文学性的再现。

  “文学性”(literariness)这一概念来源于俄国形式主义的代表人物雅各布逊。雅各布逊认为:“文学研究的对象不是笼统的文学,而是文学性,即是使一部作品成其为文学作品的东西,也就是文学作品的语言和形式特征”(张隆溪1986:34)。而文学作品的“文学性”又与“偏离”日常表达习惯的语言形式紧密相关,因为“偏离”的表达可以将读者从日常语言的“陈词滥调”中解脱出来,赋予他们新鲜的阅读体验,从而将读者的关注点从文学作品的信息内容转移到语言本身的文学价值之上(孙会军2018)。根据利奇(Leech 2001)的区分,偏离有多种表现形式,包括语音偏离、语义偏离、词汇偏离、句法偏离、语域偏离、方言偏离、历史偏离、语相偏离。通过对原文的细读,笔者发现,原文的前景化语言体现在多个方面,但是在语音偏离和语义偏离表现最为突出。

  《长恨歌》富于音韵美的语言表达曾受到过许多学者的关注。王安忆十分关注文字的音韵美,语音偏离的表达形式可谓是《长恨歌》的一大语言特色。小说将以“的”结句的小句细密铺陈,形成层层递进之势;四字格或押韵的技法在文中也随处可见,赋予文本丰富的节奏。对于原作具有文学性的语音偏离,译者没有对其进行过度改写,而是选择将其传递到译作当中。

  (3)上海的弄堂是很藏得住隐私的,于是流言便漫生漫长。(王安忆2014:10)

  译文:The longtang of Shanghai are very good at protecting their privacy,allowing gossip to prosper and proliferate.(Berry&Chan 2008:26)

  (4)它不是那种大起大落,可歌可泣,悲天恸地的苦衷,而是狗皮倒灶,牵丝攀藤,粒粒屑屑的。(王安忆2014:10)

  译文:It is not the kind of grand and heroic suffering that moves heaven and earth,but base and lowly,like pebbles and dirt,or the tentacles of ivy creeping stealthily out of bounds.(Berry&Chan 2008:26)

  上面两例均选自小说第一章,“漫生漫长”“大起大落”“可歌可泣”“粒粒屑屑”等都是典型的四字格词语,并且以其“ABAC”或“AABB”的形式构成叠音。中文特有的四字格读起来朗朗上口,富于音韵的美感,体现了作者王安忆的美学追求。研究译文可以发现,译者的确尽量保留了原文的音韵。Prosper and proliferate形成头韵,巧妙地和原文的“漫生漫长”对应;而heaven and earth、base and lowly、pebbles and dirt三个短语虽没有再现原文的尾韵,但构成了具有相同结构短语的排比,产生了类似的音韵效果,声情交融,再现了原文的文学性。

  除了上文的语音偏离之外,语义偏离在《长恨歌》原文中也处处可见。语义偏离指词汇的语义在语境中显得不连贯、荒谬、甚至矛盾。“语义偏离常出现于修辞性的语言里,这种语言乍看上去不合逻辑,甚至有些荒谬,但经过人的意识和客观世界的互动即经验,告诉人这种偏离是合理的,有意义的。”(祖利军2007)

  (5)“沪上淑媛”这名字有着“海上升明月”的场景,海是人海,月是寻常人家月。(王安忆2014:44)

  译文:The title“A Proper Young Lady of Shanghai”made one think of“the moon rising above the city on the sea”—the sea is the sea of people and the moon lighting up the night sky is everybody’s moon.(Berry&Chan 2008:37)

  “海上升明月”出自张九龄《望月怀远》一诗,描绘了大海辽阔无边,圆月缓缓升起的图景。这样的画面不禁使人想起远在海角天涯的亲友,虽不能相见,但也可共赏一轮明月。诗句表达的是诗人望月时对远方故人产生的悠远思绪。在小说中,王安忆借“海上升明月”为“沪上淑媛”这一名称作注。作者注释道:“海是人海,月是寻常人家月”,表明王琦瑶这位“沪上淑媛”的气质特征。无疑,作者赋予了这句诗新的意义。“海上升明月”本来是家喻户晓的诗句,作者这里故意偏离诗句原意,不按照读者已知的意义去解释,而是添加新的注解,造成语义偏离,使读者对王琦瑶这位“沪上淑媛”的气质印象深刻。译者忠实地将这个意象传递出来,取得了很好的文学效果。

  (6)虽也是仔细地过日子,过的却是人家的日子,是在人家日子的边上过岁月。拿自己整段的岁月,去做别人岁月的边角料似的。而回到自己家中,那虽是整段的岁月,却又是看不上眼,做面子做衬里都够不上的,还抵不上人家的边角料的。但总还是不甘心。而程先生是这边角料里的一个整匹整段,是一点不甘心也甘心。(王安忆2014:83)

  译文:Although she was living the good life,that life lay at the margins of someone else’s life.It was as if she were living her own life as a remnant.Returning home meant that she could be a whole piece of fabric again,but her whole piece was smaller than other people’s remnants,not even good enough to serve as the lining of a presentable suit.Even though Mr.Cheng was also a remnant,at least he was presentable.(Berry&Chan 2008:125)

  《长恨歌》中有很多奇妙精巧的比喻,能否成功再现这些比喻,也决定着译作的表现力与文学性。王安忆将王琦瑶的“日子”比作布料的“边角料”,乍看不合逻辑,但在情在理,生动形象地传达出寄住蒋丽莉家中的王琦瑶内心“寄人篱下”之感。译者在翻译原文时,保留了原文比喻的本体和喻体,将这一修辞完整地再现在译文当中,传递了原文的文学性表达。

  译者白睿文曾公开表示他十分重视原文极具风格标志的表达,“比如《长恨歌》里开头和中间大段的散文式的描写,叙事的那种语气、语调,我做了很多实验才找到让我满意的语境来表达。那我尽量不做太大的妥协。否则我觉得就失去了原作的精神”(吴赟2014:49)。

  2.4、 译者的文化资本与“自己人效应”

  在“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几组辩证关系”一文中,姜智芹(2014)概括了中国新时期文学海外译介的两种主要途径:“送”和“拿”。所谓“送”主要是由官方出版社系统译介,而“拿”是由国外汉学家对中国文学进行主动译介。《长恨歌》由美国汉学家白睿文和陈毓贤合作翻译出版。译介主体白睿文和陈毓贤的文化资本以及“自己人效应”共同推动了《长恨歌》英译本在海外的接受。

  “资本”(capital)是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Pierre Bourdieu)提出的社会学概念,在20世纪90年代引入翻译学研究当中。文化资本是指个人受教育的程度、获得的资格认证、教养等。其符号形式则是作品、学历、文凭、头衔等。(布迪厄2000:233)白睿文是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东亚系教授、东亚中心主任,美国当今活跃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翻译家、文学及电影评论家。同时,他还担任过红楼梦文学奖评委、台湾电影金马奖评委、也在众多知名报刊上发表过文章(吴赟2014),这些都为他积累了大量的文化资本。此外,白睿文翻译过多部中文小说,除了王安忆的《长恨歌》,他还翻译过台湾作家张大春的《我妹妹》(My Kid Sister)和《野孩子》(Wild Kids)、叶兆言的《一九三七年的爱情》(Nanjing1937:A Love Story)和余华的《活着》(To Live),这些翻译经历都构成了白睿文的文化资本。华裔学者陈毓贤是华盛顿大学比较文学硕士,对中国文学也颇有研究。两位译者的西方文化背景及其对中国文学的研究使得能够从不同文化角度出发,为译作赢得西方读者奠定了基础。

  除扎实的翻译功底和丰厚的文化资本外,翻译家和出版社的“自己人”身份也至关重要。社会心理学家纽卡姆也在一项实验中证实,态度和价值观越是相似的人,相互之间的吸引力也会越大,这是“自己人效应”。(水淼2009:86)出版社很权威、很有影响力,而翻译家又是美国加州大学教授,因此译作更有机会取得西方读者的信赖。

  3.《长恨歌》的译介对中国文学译介的启示

  自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提出后,我们在中国文学译介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但现状仍然不够理想,似乎仍未走进英语读者的内心,中国的文学作品未得到应有的认可,而是被当作了解中国社会的社会性文本。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无论是我国自主的文学翻译,还是英语世界对中国文学的主动译介,都表现出‘主题先行’‘政治先行’的特点”(孙会军2018)。要改变这一现状,首先在选择译介文本时,应强调文本的文学价值和思想内涵,选择那些能够打动英语读者的优秀作品进行译介,促使西方读者“文学地”看待中国文学作品。

  其次,中国文学相较于西方文学仍然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中国文学想要进入西方文学世界,可以说是“逆向流动”。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文学作品不可避免地要面临来自西方文学的选择与“过滤”,而具有本土性和世界性特征的文本更容易进入西方文学系统。王安忆的小说证明了这一点,莫言的小说也证明了这一点。正如陈晓明、唐韵(2013)所言:“我们说莫言小说是本土化的,它同时又是非常西化的———更恰当地说是具有世界性的。在莫言的小说里,可以找到当代国际学界最热门的所有的主题:传统的变异、地域文化特色、人性多样性、异化的历史、认同的政治,它们是现代性的表达,同时又充满后现代的杂糅多元的意味。”

  再次,中国当代文学作品被译介到英语世界之后,完全听凭西方世界对中国文学的一家之言。而相关的评价既非常缺乏,又不到位,难以发挥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推介作用。(查明建、吴梦宇2019)鉴于此,我们应该组织力量,充分利用书评、主流媒体评价等渠道,抓住“言说中国”的机会,为中国文学发声,引导西方读者“文学地”看待中国文学作品。

  总而言之,《长恨歌》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要想使中国文学“走出去”,具有文学性、本土性和世界性的优秀文学作品应该成为推介重点;另外,译文的“出身”和译文的水平至关重要,译文在效果上要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让读者既亲切又好奇;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把握“言说中国”的机会,通过对话和交流把中国文学推介给海外读者,有效地促进中外人文交流。

  参考文献

  [1] 陈晓明,唐韵.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意义[J].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2013,(2):25-30
  [2] 姜智芹.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几组辩证关系[J].南方文坛,2014,(4):33-38.
  [3] 李洱.熟悉的陌生人[N].文学报,2019-03-28 (18).
  [4] 刘江凯.认同与延异: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接受[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5] 皮埃尔·布迪厄.关于电视[M].许钧,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6] 水淼.超越你的不快乐[M].北京:崇文书局,2009.
  [7] 孙会军.中国小说翻译过程中的文学性再现与中国文学形象重塑[J].外国语文,2018,(5):12-15.
  [8] 王安忆.长恨歌[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4
  [9] 王德威.海派作家又见传人[J].读书,1996,(6):37-43.
  [10] 吴赟.中国当代文学的翻译、传播与接受---白睿文访谈录[J].南方文坛,2014,(6):48-53.
  [11] 查明建,吴梦宇.文学性与世界性:中国当代文学海外译介的着力点[J].外语研究,2019,(3):10-14.
  [12] 张隆溪.二十世纪西方文论述评[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86.
  [13] 张清华.“中国身份”:当代文学的二次焦虑与自觉[J].文艺争鸣,2014,(1):6-9.
  [14] 祖利军.偏离与翻译[J].华北电力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2):107-112.
  [15] Berry,M.&S.Chan.Trans.The Song of Everlasting Sorrow:A Novel of Shanghai[M].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2008.
  [16] Chiang,B.C.&J.B.Rollins.The Song of Everlasting Sorrow:A Novel of Shanghai[J].World Literature Today,2009,83 (3):64-65.
  [17] Dai,J.H.Writing as a way of life:Nomination of Wang Anyi for the 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J].Chinese Literature Today,2017,6 (2):8.
  [18] Ge,H.W.A mi manera:Howard Goldblatt at home-A self-interview[J].Chinese Literature Today,2011,2 (1):97-104.
  [19] Leech,G.N.A Linguistic Guide to English Poetry[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and Research Press,2001.
  [20] Prose,F.Miss Shanghai[N].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2008-09-04 (09).

  注释

  1详见http://h-s.www.amazon.com.forest.naihes.cn/-/zh/product-reviews/0231143435/ref=cm_cr_arp_d_viewpnt_lft?ie=UTF8&reviewerType=all_reviews&filter By Star=positive&page Number=1。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