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网络翻译批评模式及其影响分析

网络翻译批评模式及其影响分析

时间:2021-02-01作者:王一多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网络翻译批评模式及其影响分析的文章,网络集多种传播形态于一体,是一种复合性媒介。这种媒介给翻译批评带来了新的平台和空间,各种各样的传播形态齐集在这里,使得网络翻译批评呈现出多种声音、多层次、多方面的展示。

  摘    要: 网络翻译批评之所以迸发出巨大的生机和活力,与网络这个媒介的性质息息相关,更与其传播信息的方式、过程和模式有非常重要的关系,正是因为借助了网络传播的途径,翻译批评才能够突破原有的批评模式。本文以冯唐版《飞鸟集》为例,探讨其出版之后在网络上引起的一系列批评,及由此所形成的网络翻译批评模式——网络翻译批评的信息传播结构和意见传播结构,以及这一网络翻译批评模式在将来翻译活动中所能发挥的巨大作用,继而对中国文化走出去带来的启示。

  关键词: 传播学; 网络传播; 网络传播模式; 网络翻译批评模式; 冯唐版《飞鸟集》;

  1.引言

  网络翻译批评的迅猛发展,已经受到翻译界学者越来越多的关注。许钧、高方(2006)在“网络与文学翻译批评”一文中探讨了文学翻译网络批评的特点、意义和存在的问题。蓝红军(2012)在“翻译批评的现状、问题与发展”一文中用了较大篇幅提出应该有效利用网络开展翻译批评,引导翻译向健康积极的方向发展,这将成为翻译批评及其研究的重要领域。王一多(2015)提出,网络翻译批评空间与学院翻译批评空间以及大众传媒翻译批评空间一起共同构成了多层结构的翻译批评空间。在网络翻译批评中,由于借助的是网络这个媒介,所以传播起来非常迅捷,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传播效果和影响,也正因如此,传播学可以为网络翻译批评提供相应的理论指导。比如,信息传播过程主要涉及传者、媒介、受者、传播内容和传播效果这五个要素,网络翻译批评所进行的传播过程也与这五个要素密切相关;此外,传播学的相关理论对于网络翻译批评的传播过程和传播模式都能够给予非常重要的启示。
 

网络翻译批评模式及其影响分析
 

  2.网络翻译批评与网络传播

  网络集多种传播形态于一体,是一种复合性媒介。这种媒介给翻译批评带来了新的平台和空间,各种各样的传播形态齐集在这里,使得网络翻译批评呈现出多种声音、多层次、多方面的展示。中国现代媒体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诗兰认为,“网络传播有三个基本的特点:全球性、交互性、超文本链接方式”(转引自匡文波,2001)。在网络上进行翻译批评时,有的信息或者意见可以迅速传播,并产生重大的影响,有的信息和意见则石沉大海,无任何回应。对此,将网络传播的模式和特点与网络翻译批评进行分析和综合,就可以了解网络传播模式所能产生的网络翻译批评效果,以及翻译批评如何在网络中形成意见并传播的过程。“模式是对真实世界所作的理论化与简单化的表达形式或再现。它能帮助我们描述理论中各个要素之间的关系。”(谢新洲,2004:54)以前的传播模式主要是一般信息传播的模式,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之前的传播模式有了很大的变化,网络信息传播模式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见下图:

  图1 网络传播的基本模式(谢新洲,2004:62)
图1 网络传播的基本模式(谢新洲,2004:62)

  在网络传播模式中,每个传播主体既是传播者又是受众,他们并不是存在于真空中,而是会受制于个体的自我印象、人格结构、所处的人员群体和社会环境因素。正因为此,这些因素影响了传播主体作为传播者和受众时对媒介和内容的选择、加工和接收。在进入网络信息传播的过程后,传播者/受众根据需要选择各自喜欢的网络媒体,比如电子邮件、静态网页、BBS论坛、聊天室、视频和音频等进行信息传递和交流。

  这个模式反映出在网络传播中,传播者和受众可以通过同一个网络,实现彼此之间的快速联系和交流。与之前的信息传播模式相比,第一改变了传播者和接受者原来所处的地位,使得两者之间身份不再固定,从而改变了信息的性质、流动的方向;第二则改变了通常所认为的网络上不受任何约束的印象,实际上,传播者和传播的内容都并非完全不受限制的,也就是信息都是经过选择和加工的;第三则突出了网络中互动的巨大优势和特点,这一互动加剧了信息的流动。

  3.网络翻译批评模式

  传统翻译批评进行批评的视角非常广泛,涉及翻译的多个要素,如读者、译者、原文、原作者、译作、文化、社会、性别等等,从这些不同视角去看待翻译,使得翻译成了一个万花筒,但这些批评通常都很少同时进行正面的交锋和互动。网络翻译批评则提供了“个人化大众批评的批评主体,跨语境现场批评的批评方法和开放性多元批评的价值观”(禹建湘,2010)。网络翻译批评模式与传统翻译批评模式相比,后者更多提供的是一个理论基础和一个批评视角,而前者则通过网络这个媒介提供了多个视角、多渠道的信息聚集和交锋。

  网络翻译批评中存在人际传播、组织传播、群体传播和大众传播等多种形式的传播。在传播过程中,有一种传播形式的单一模式,也有多种形式的互动模式,还有传统翻译批评和网络翻译批评结合的综合模式。所以,网络翻译批评通常有多种模式同时存在,互相影响、互相渗透。当翻译活动或现象出现,只是个别人的关注点时,通常是采取单一模式在传播,而随着事件的升温和关注的人越来越多,翻译批评的模式也越来越复杂,互动越来越频繁,并且从一个社交媒体到另一个社交媒体,从一个阵地到另一个阵地,继而形成多个模式相互交织、相互影响的模式。

  3.1.  网络翻译批评的信息传播结构:六度传播模式

  六度传播模式指的是在进行网络翻译批评过程中,各个批评空间相继探讨同一件事情,多个批评主体从多个角度,采用不同的传播形式对其进行的批评。“六度传播是指网络信息传播也表现为六度分隔理论。该理论由美国着名社会心理学家米尔格伦于20世纪60年代最先提出。简单地说,六度分隔理论认为在人际脉络中,要结识任何一位陌生的朋友,这中间最多只要通过六个朋友就能达到目的。”(孟庆兰,2008)本文借用六度传播网络信息传播模式来分析网络翻译批评模式。

  图2 六度传播模式(孟庆兰,2008)
图2 六度传播模式(孟庆兰,2008)

  在网络翻译批评模式中,这六个既是传播者(C)也是接受者(R)的批评主体不是六个朋友,而是代表着不同身份的译者、作者、批评者、读者、出版人或者编辑及其他。这六类传播主体代表了不同的视角和立场,也采用了不同的传播形态和批评阵地,同时他们之间也通过网络进行充分的互动和交流。下面以冯唐翻译《飞鸟集》为例来说明六度传播模式的运行过程,冯唐翻译的《飞鸟集》出版后引起了很多的反应,有些报纸的内容同时在网上被全文或者部分转载,一时迅速传播,并引起强烈的反响。它掀起了一场席卷文学评论界、翻译界、大众媒体、读者群体的批评风暴。

  (一)网络传播的传播者:网络翻译批评主体

  在这些批评中产生了两种鲜明对立的观点,彼此都在通过网络进行展示,根据网络翻译批评主体进行分类,可以分为以下六类:

  (1)媒体评论,如人民日报、各大媒体和报社。

  表1 11月底以来关于冯唐译本《飞鸟集》媒体评论文章的不完全统计(冯翔,2015)
表1 11月底以来关于冯唐译本《飞鸟集》媒体评论文章的不完全统计(冯翔,2015)

  (2)网民或者说读者。在百度贴吧中有“冯唐吧”,其中有6714个网民进行了关注,共有30559个帖子,探讨了“冯唐重译泰戈尔”这个热点问题;在豆瓣读书中,《飞鸟集》这本书后面的书评有169个,其中分为最有用的好评121条和最有用的中差评45条,比如“一本拿起不愿意放下的书,冯唐的《飞鸟集》”;知乎中“文学”“英语翻译”“冯唐”等子话题中有多个关于冯唐版本《飞鸟集》的问答。

  (3)译者自己。冯唐在自己的博客和微博中贴有“翻译泰戈尔《飞鸟集》的二十七个刹那”博文,他也在各类采访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4)专业批评者。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图书评论》执行主编周志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在接受《潇湘晨报》时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赵颖慧,2015)《文汇报》也邀请了陆建德,法国文学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院长袁筱一和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谢天振等专家学者表达了各自的看法。(邵岭,2015)

  (5)其他译者。马爱农说:“原汁原味地把原着所承载的所有东西,包括语言、风格、氛围、情绪等所有的一切,传达给中国的读者,我觉得这才是好的翻译。”以此标准看,新译版的《飞鸟集》,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严格翻译要求。(张明宇,2015)

  (6)出版社或者编辑等。冯唐版《飞鸟集》编辑孙雪净认为,相比前人的翻译“群树如表示大地的愿望似的,竖趾立着,向天空凝望”,冯唐的“树/大地的渴望/踮着脚偷窥天堂”更有诗的味道。(崔巍,2015)

  (二)网络传播的传播内容:网络翻译批评客体

  对冯唐版《飞鸟集》的网络翻译批评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翻译的质量郑振铎版《飞鸟集》在豆瓣上是9.1的高分,而冯唐版《飞鸟集》在豆瓣上是5.2的低分。这样的分数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读者的评价。

  (2)翻译的风格《人民日报》认为冯唐有展现自己风格的自由,也不排除有人就喜欢这种风格。但翻译毕竟有着严格的规则,肆意地将自身的风格凌驾于原作的气韵之上,甚至不惜为此篡改原词,才最终导致了舆论的一致差评。(周飞亚,2015)而冯唐(2015)自己认为,在翻译了一百首之后,他还是适合翻译《飞鸟集》的。

  (3)翻译的语言网友批评冯唐译本的一部分诗里,包含原诗中不存在的下半身语言、押韵和突兀的网络语言,把语言世俗化,充斥了荷尔蒙的味道。至于翻译诗歌是否押韵的问题,译者冯唐(2015)认为,诗应该押韵,诗不押韵,就像姑娘没头发一样别扭。不押韵的一流诗歌即使勉强算作诗,也不如押韵的二流诗歌。

  (4)翻译的标准“信、达、雅的标准,至少信要达到。”马爱农认为,翻译就是翻译,不是自己创作,不是自说自话,原着怎么说,译者就怎么说,这才是翻译,“信绝对是第一位的”。(张明宇,2015)冯唐自己不认为翻译的好坏有金标准,“我不认为信达雅对于每个译者和每种译着都应该是同样的顺序和权重。每个译者对于原作原貌和作者意图都有不同理解,这个所谓的底线由谁定?”(于梦江,辛亚娥,2015)

  (5)有关副文本方面的内容,比如关于排版副文本也是读者关注的部分。根据MaxineX(2015),这本书从封面设计到内文排版,从书脊装帧到书页留白,每一个细节都突破了以往《飞鸟集》的风格。一页纸,就是一首诗,简单的几行字,简约的线条勾勒,纵横交错,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

  3.2.  网络传播效果:网络翻译批评中的意见传播结构

  网络中意见的自由传播,不是简单的复制或增减过程,它比信息的传播要复杂得多,参与作用的要素也更多。因此,需要从不同层面来进行结构的解释。大体上可以将它分成三个层面:意见形成结构(个体,微观层面)、意见冲突结构(社群,中观层面)、意见流动结构(网络,宏观层面)。正是因为网络传播的这些特点,使得通过网络媒介传播的影响越来越大,参与度越来越高,效果越来越明显。

  这一事件产生的巨大传播效果始料未及,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如果不是借助网络的媒介,不会传播速度如此之快、反响如此之大。在这一传播过程中,主体进行了互动。冯唐的译本面世后,不同批评主体通过不同的传播阵地,有的通过网站,有的通过微博,有的通过论坛,各自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并且形成非常强烈的互动。比如,在冯唐的微博上,冯唐(2015)与读者之间进行了很多的互动,“‘Men are cruel,but Man is kind’庸众是残酷的,每个人是善良的”这一博文下有超过四五百个评论,转发近1500次,阅读1500000次。有指点的、有挖苦的、有显摆学问的、有手痒自己重翻的。博文中还提到大学英文系教授“文冤阁大学士”给出的数条微博和微信。在知乎上“如何评价冯唐的首部译作《飞鸟集》?”这个问题后有285个回答,其中还链接了诗人廖伟棠的“我评冯译泰戈尔:飞鸟集何以变成了喜鹊集?”,在他的这个话题下也有不少不同的看法。

  在进行网络翻译批评的过程中,人际传播、群体传播、组织传播、大众传播等不同的网络传播形态相互交织。这些不同批评主体既是传播者又是接受者,在不同传播类型之间穿梭,相互交叉。由于批评的意见呈现非常对立的两种看法,所以在每种传播形态的内部和相互之间的交互都异常频繁。经过这么频繁的互动后,意见从产生到冲突,直到进一步传播扩大影响,冯唐版《飞鸟集》的出版正是经历了这样一系列的过程。

  (1)争议期在冯唐版《飞鸟集》出版后,各大媒体、网络上几乎出现一边倒的批评声音。在所有的批评者看来,持否定意见的确实占据了大多数。2015年11月底以来关于冯唐译本《飞鸟集》媒体评论的26篇文章中,只有李银河的“冯唐的译本《飞鸟集》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中文译本”以及新民晚报的《冯唐还不是最坏》的评价不是完全负面的。一些精英批评和大众批评的观念截然相反,精英批评(专业的批评者)大多数持否定意见,认为冯唐的翻译没有郑振铎的译本质量高;而大众批评(主要是网民)的反应则有所不同,有的表示就是喜欢这种风格的译本,有的则认为冯唐的译本总体上还是不错的,给了另外一种感觉。比如,读者张槑槑(2015)在其豆瓣书评“冯唐为什么要这么译”中这样评论道,“冯唐的译本让我想起龚琳娜的歌,以神曲出位被人知,也被人黑,被人误解,但背后都是在这个与传统决裂的时代令人可喜的重建传统的努力。我没有读过冯唐的小说,但我觉得在这个译本上,确实能看到他以中国古诗的方式翻译的努力,虽然结果并不十分理想。有些句子玩味起来还是颇有意味的。”

  (2)讨论期这个阶段,在不同的传播形态中都出现了讨论冯唐版《飞鸟集》的声音,网络书评、微博、微信、论坛、各大网站等等都在探讨这个争议的版本。在网上可以听到多个角度、多个层面的声音。冯唐本人在其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上,以及被专访时,就翻译《飞鸟集》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解释和阐明,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对于自己的译作表示满意。冯唐表示,“我相信我翻译的诚意、英文的水平、汉语的功夫”(崔巍,2015)。也有作者、读者、专业批评者以及出版社(编辑)支持冯唐的译本,或者持宽容的态度。比如将《文汇报》上发表的文章“冯唐重译泰戈尔冒犯了谁”编辑成“争鸣/冯唐重译泰戈尔,听陆建德、谢天振、袁筱一怎么说”在微信公众号“文汇百家”上推送,但更多的声音则是反对的,尤其是《人民日报》在12月24日发表了“莫借‘翻译’行‘篡改’”一文。在这段时间里,网络上硝烟四起,网络下面也是热火朝天,线上线下互动频繁。

  (3)结果显现2015年12月28日,浙江文艺出版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鉴于本社出版的冯唐译本《飞鸟集》出版后引起了国内文学界和译界的极大争议,我们决定:从即日起在全国各大书店及网络平台下架召回该书;此后,我们将组织专家团队对译本中的内容进行认真评估审议后再做出后续的决定”。冯唐版《飞鸟集》被下架,译者事后回应,称“历史和文学史会对此做一个判断。时间说话,作品说话”(赵本军,2015)。

  (4)争议再起在冯唐版《飞鸟集》出版以后,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继而出版社做出下架的决定,但这并未浇灭翻译批评的热情,不同批评主体又开始对下架这一事件进行再次探讨。在出版社下架此书后,大多数批评者都对此举不能理解,如腾讯文化上发表了标题为“下架冯唐比冯译小黄诗更有毒”的文章。在知乎上“如何看待冯唐版《飞鸟集》下架?”这一问题有585个回答。2016年1月21日,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的“冯唐译《飞鸟集》引反思业界呼吁翻译立法”一文中,黄友义分析说:“从目前的讨论看,大家的注意力没有离开追求再创作的个性和遵循信、达、雅的翻译传统这两条主线。”之后在两会期间其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出版界引起争议的冯唐翻译版《飞鸟集》虽然引起争议,但不能彻底否定冯唐翻译《飞鸟集》的努力。凤凰文化采访了王家新、树才、张定浩、赵四、余秀华等众多中国诗人、翻译家,他们从各自的视角出发剖析这一热门事件,也与读者共同探讨。诚如上海译文出版社黄昱宁所言,冯唐事件已经演化为传播事件而非严肃的学术讨论。但近一个月来,这本重译作品站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并不冤枉。在其网络销售页面上,引发争议的几段译文赫然以“精彩书摘”列于醒目位置。(魏冰心,冯婧,胡涛,2016)

  4.网络翻译批评模式的影响

  网络翻译批评模式的产生带来了翻译批评的革新,这一模式在传播效果上有别于传统的纸质翻译批评,为翻译批评带来了新的视野和挑战,主要表现为:

  (一)多层面的交互和多方向的传播

  在网络翻译批评中,通常是多种批评形态的呈现,话题批评、专题批评、学理批评以及文本批评等四种形态的批评在网络中不断出现,从而对同一个翻译现象或者同一个翻译问题给出立场不同、观点不同的批评意见。不同的批评形态具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如果能够对同一个批评对象展开这四种不同形态的批评,那么无疑是对问题更加全面的揭示和梳理。在进行传播的过程中,每个形态的批评都是网络翻译批评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在对林少华的译文所引发的争论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知乎网站、“林少华的逆袭”豆瓣小组以及百度贴吧等多个批评阵地都有对这一争议的展示,网络翻译批评模式使得翻译批评更加多样化和多层次化。

  网络翻译批评使得各个层面的交互变得直接和简单。之前,在不同批评主体之间进行交流并非易事,读者、译者、批评者、出版人之间没有沟通和交流的通道,通常只能够靠偶尔的活动来收集和组织,而现在通过出版社的翻译论坛、网络书评、讨论组、博客、微博和微信等等媒介可以使得这些不同类型的批评主体在同一个平台就同一个问题或者同一本译着进行深入的探讨。在网络翻译批评中,各个层面的交流可以在同一阵地,也可以在不同的批评阵地进行。译者、作家和批评者等不同层面、不同领域的专家都可以在一起进行交流,这使得整个批评处于流动、碰撞以及持续向前发展的动态局面,比如精英阶层的批评者和大众读者之间可以迅速建立连接,打破了之前固化的、冰冷的界限,更快地了解不同意见,促使交流和互动深化。

  (二)翻译过程进入翻译批评视野

  翻译过程犹如一个黑匣子,但是对其进行解密的可操作性方法和手段却很少。网络翻译批评模式则可以使得从译前选择、译中翻译到译后效果的一系列翻译过程进入翻译批评的视野,比如译作的选择、译者的挑选、翻译方法的选择和确定以及翻译质量的评估等方面都可以不只是让一方来做决定,而是让多方参与其中,从而使得翻译能够呈现开放的状态,也使得翻译活动能为更多人了解和认识。在《乔布斯传记》的网络翻译批评模式中,就非常明显地把整个翻译过程都放在其中,使得翻译活动呈现出开放的状态,为翻译活动注入了不同的声音,对译本进行批评,并根据需要和建议进行调整。目前,如果网络翻译的形式也加入了这样的一些特点,就如网络文学一样,那么读者的参与也会直接影响着翻译的成品。网络翻译批评模式的这一特点使得翻译过程从原来的封闭走向开放,将吸引更多读者的关注并且改变翻译目前所存在的一些硬伤,比如翻译质量良莠不齐等。

  (三)翻译活动传播的范围广泛、效果显着

  在传统的传播模式中,信息大多数是单向流动的,网络传播却是多向的、非线性的。网络传播的参与者们形成了一个网络状的信息交流体系,参与者之间可以通过网络直接联系,也可以到某一点后开始间接联系。在网络传播中,受众不再只是接收信息,他们会对信息做出反馈,还会把信息转发给更多的受众,从而扩大信息的影响。传播者与受众之间的角色不断进行转换,在网络翻译批评模式中,每个受众都是一个传播者,并且再经过自己的过滤和思考选择不同的媒介进行二次传播。因此,网络翻译批评中能够迅速形成一些批评热点,并且能够迅速扩展开来,比如莫言作品的翻译、乔布斯传记的翻译以及哈利波特的翻译等等。由于这个特点,使得网络传播的速度非常迅速,在短短几天内就可能取得非常大的反响,比如冯唐译着《飞鸟集》从出版(2015年7月30日)到下架(2015年12月28日),仅仅经历了5个月的时间。

  5.结语

  翻译批评的对象往往是具体的翻译文本,但翻译文本的生产与传播则不限于语言层面的转换。网络翻译批评使得翻译活动不再局限于一个群体、一个地方,每当一个翻译热点出现,读者、专业批评者、媒体、其他译者、编辑和译者自己都能及时给出各自的意见,并能迅速地传播,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网络翻译批评由于借助的是网络,其传播的模式也是网络传播,网络传播的特点就是在一秒内就可以让一个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以微信为例,微信利用病毒式推广方式,使得用户在网络上形成自发传播的推广方式,通过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传播,让传播数量呈几何倍的增长。微信的公众号,微信群等都使得交流和传播的方式在加快。

  网络翻译批评模式运用六度传播模式进行信息传播,使得信息能在短时期间内达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和不同群体,并继而意见得以形成、冲突及流动,从而产生立竿见影的翻译批评效果。运用网络翻译批评模式,通过在网络上对于外宣翻译、公示语翻译等内容的批评和监督,可以使得翻译活动得到更多的关注。比如,企业网站的翻译问题、各种类型文本的翻译质量问题以及读者能否接受问题都可以及时得到发现并解决。至于中国文化走出去方面,则可以利用网络翻译批评模式的作用和影响,设置更多的合适选题,迅速形成信息传播结构和意见传播结构,从而让中国的文学和故事更多地为国外读者所知和接受。

  参考文献

  [1] 崔巍.重译“飞鸟集”引骂声冯唐:将到泰戈尔故乡办分享会[N].北京青年报,2015-12-21.
  [2] 冯唐.翻译泰戈尔《飞鸟集》的二十七个刹那[EB/OL].冯唐微博.https:∥movie. douban. com/review/7552145/[2015-12-29]
  [3] 冯翔.下架冯唐比冯译小黄诗更有毒[EB/OL].腾讯文化.https:∥cul. qq. com/a/20151229/010768. htm?Pc.[2015-12-29]
  [4] 匡文波.论网络传播学[J].国际新闻界,2001(2):46-51.
  [5] 蓝红军.翻译批评的现状、问题与发展[J].中国翻译,2012(4):15.
  [6] MaxineX.一本拿起不愿意放下的书,冯唐的《飞鸟集》[EB/OL].豆瓣书评.https:∥book. douban. com/review/7565151/[2015-8-10]
  [7] 孟庆兰.网络信息传播模式研究[J].图书馆学刊,2008(1):133-137.
  [8] 邵岭.冯唐重译泰戈尔引质疑:打个人印记偏原着精神[N].文汇报,2015-12-26.
  [9] 王一多.网络翻译批评———新的批评空间[J].外语研究,2015(4):73-76.
  [10] 魏冰心,冯婧,胡涛.讨论冯唐荒诞吗?中国众诗人眼中的《飞鸟集》[EB/OL].凤凰文化.http:∥culture.cpd. com. cn/n2572265/n2572425/c31620750/content_1. html.[2016-1-4]
  [11] 谢新洲.网络传播理论与实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12] 许钧,高方.网络与文学翻译批评[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6(3):216-220.
  [13] 张明宇.新译版《飞鸟集》引争议“信”是翻译第一标准[EB/OL].新华网.http:∥education. news. cn/2015-12/19/c_1117515495. htm.[2015-12-19]
  [14] 禹建湘.空间转向:建构网络文学批评新范式[J].探索与争鸣,2010(11):67-70.
  [15] 于梦江,辛亚娥.冯唐版《飞鸟集》被召回翻译言辞不雅引争议[N].广州日报,2015-12-29.
  [16] 张槑槑.冯唐为什么要这么译[EB/OL].豆瓣读书.https:∥book. douban. com/review/7697178/[2015-12-20]
  [17] 赵本军.冯唐回应译本被下架召回:时间说话作品说话[EB/OL].澎湃新闻.https:∥cul. sohu. com/20151228/n432773337. shtml.[2015-12-25]
  [18] 赵颖慧.冯唐的飞鸟集?[N].潇湘晨报,2015-12-20.
  [19] 周飞亚.莫借“翻译”行“篡改[N].人民日报,2015-12-24.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