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动-品型复合英语名词的历时索据与认知探幽

动-品型复合英语名词的历时索据与认知探幽

时间:2021-01-27作者:董晓明 林正军 张慧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动-品型复合英语名词的历时索据与认知探幽的文章,形式上,动-品型复合名词是短语动词名词化的产物,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是语法隐喻的关系,短语动词通过类的转移转化成动-品型复合名词,在具体使用中类的转移直接引起表达式级阶的转移;意义上,动-品型复合名

  摘    要: 由动词和小品词组成的动-品型复合名词在英语中俯拾皆是。本研究首先从语言的体认性和认知的经济性阐释动-品型复合名词产生的理据,然后从历时和认知的视角系统探索这一类名词的形成在形式和意义上所遵循的识解机制。研究发现:1)形式上,动-品型复合名词是短语动词名词化的产物,二者之间存在语法隐喻关系,短语动词通过类的转移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在具体的使用中类的转移直接引起表达式级阶的转移;2)意义上,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之间存在概念转喻关联,它们表达相同的命题意义、不同的表述意义;3)从短语动词向动-品型复合名词转化的过程中,以事件行为为起点,事件的不同侧面得到凸显,凸显的侧面包括事件整体、事件施事、事件受事、事件工具、事件地点、事件结果等。

  关键词: 动-品型复合名词; 理据; 语法隐喻; 概念转喻;

  Abstract: English verb-particle compound nouns, composed of a verb and a particle, abound in English. This study first proposes that the embodiment of language and the economy of cognition are the emerging motivation of such nouns and then elucidates from a diachronic and a cognitive perspective the mechanism of construal that such nouns follow regarding their form and meaning. The findings are as follows: 1) In terms of form, these nouns arise from the nominalization of phrasal verbs; the two are in a relation of grammatical metaphor and this process of metaphorization involves a class shift, which in turn results in a rank shift. 2) In terms of meaning, the two are metonymic; they express the same propositional meaning but different expressive meanings. 3) In the process of the transformation, different aspects of the event become prominent: from the action itself to the event as a whole, the agent, the patient, the instrument, the site, or even the result of the event.

  1. 引言

  合成法是一种重要的构词方法,运用这一方法构成的词被称为复合词。复合词的相关研究层出不穷,其中不乏认知视角的探讨。学者们以认知语言学的不同分支为切入点,对某一特定语言中复合词的范畴化(李智、王浩2009;潘震2010)、构式压制(宋作艳2014)及其构造理据(刘宗保2016)等问题作了解读。另外,学者们还就复合词的心理加工和认知表征等问题进行了探索(Sandra1990;Mondini et al.2004;Mondini et al.2005)。顾介鑫(2010)结合相关研究,进一步论述了从认知科学中的实验研究与语言学理论相结合的视角寻绎复合词问题的必要性。亦有学者从两种语言对比的角度,考辨不同语言中复合词的构词机制和认知动因,例如对英汉复合词进行的图式解析(胡爱萍、吴静2006)、非语义特征论略(王军2008)、认知机制释解(王军2008;黄洁2008),以及对两种语言中某一特定类型复合名词构词法进行的对比分析(魏丽琴2007)等。林正军、杨忠(2007)从历时和认知的视角阐释了英语复合词的认知构成理据,提出隐喻、转喻、心理空间理论和语法隐喻是英语复合词构建的认知策略。

  动-品型复合名词1(如breakthrough)是英语中十分常见的一类复合词。现有研究或探究其形成动因,即出于认知的经济性原则而填补词项空缺(S?rensen 1986;史澎海、李彤2002);或追溯其形式来源,即产生于短语动词的名词化(S?rensen 1986;Rudzka-Ostyn 2003;史澎海、李彤2002;李宏安2007);抑或探讨其词义扩展机制,即涉及隐喻和转喻(Rudzka-Ostyn 2003;李宏安2007)。然而值得思考的是,其一,名词化是个历时的概念,强调过程性,即时间维度,可否适当呈现动-品型复合名词与其对应短语动词时间先后上的证据?其二,动-品型复合名词亦是形义匹配的构式,可否结合形式和意义阐明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双轴促发机理?鉴于此,本研究首先基于语言的体验性和认知的经济性勾勒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形成理据,继而从历时和认知的视阈系统探索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形式由来和意义泉源。
 

动-品型复合英语名词的历时索据与认知探幽
 

  2.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产生理据

  体认(embodiment)是人们感知世界的基础,人们对世界的概念是通过对世界的体认获得的。体认是体验与认知的融合,体验指通过感觉通道和运动系统获得感觉信息,认知是对体验内容的深层次加工,体验是认知的基础。人与世界的双向互动产生感知经验,感知经验经过进一步抽象概括形成概念结构,概念结构即是语义结构(Lakoff&Johnson 1980,1999;Johnson 2017,2018;林正军、张宇2020)。语义由语言符号来表达,需要语言表达式与其对应,例如人类乘坐飞机的涉身体验产生了登机手续办理处这一语义对语言表达式的需求。为了填补这一词项空缺,人类可以创造新的语言形式,但合理使用现有的相关表达式却可以充分体现语言的认知经济性原则。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形成就体现了这一原则,如图1所示。

  图1中的双线双向箭头表示互动,单线双向箭头表示来源与体现。短语动词和动-品型复合名词都是由形式和意义组成的构式,为方便起见,我们分别将其标注为1和2。我们认为,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形成过程主要涉及语法隐喻和概念转喻两种经验识解机制2。

  图1.动-品型复合名词的产生理据
图1.动-品型复合名词的产生理据

  形式上,动-品型复合名词来源于相同组成成分的短语动词,动-品型复合名词是其所对应的短语动词经过历时演化(即名词化)的结果。名词化是语法隐喻的典型实现形式(Halliday 1985/1994;Halliday&Matthiessen 1999),因此动-品型复合名词与其对应的短语动词之间存在语法隐喻的关系;也就是说,在语法上,二者之间具有隐喻关联,语言表达式经历了语法的隐喻识解。我们用单向箭头表示两个语法域之间的映射。

  意义上,动-品型复合名词是短语动词行为语义的转喻识解。形式上存在语法隐喻关联的两个表达式之语义间既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它们之间命题意义(即抽象的语义结构)相同,表述意义有别。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之间形式上的语法隐喻关系也注定其意义上存在某种关联。从短语动词到动-品型复合名词,语言表达式的命题意义不变,变化的是表述意义(即意义1和意义2);两个表述意义同处于一个理想化认知模型(即事件域)中,我们用矩形框表示;二者具有邻近性,存在转喻关联,我们用直线表示二者的相关性。

  3.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历时索据

  3.1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形态结构

  动-品型复合名词,顾名思义,是指在结构上由动词和小品词3构成的复合名词。根据构成要素的顺序,这种复合名词可以分为两类,一类表现为“动词-小品词”,另一类表现为“小品词-动词”。动词与小品词之间有的直接组合,有的需要通过连字符进行连接。绝大多数动-品型复合名词属于第一类,即动词在前、小品词在后,如breakthrough、getaway、show-off、break-up、check-in等。另一类动-品型复合名词相对较少,即小品词在前、动词在后,如bypass、downpour、upstart、outbreak、outcry等。进一步观察不难发现,倘若将这些动-品型复合名词拆分开,动词置于小品词之前,二者之间用空格隔开,便能得到一个短语动词。这些短语动词绝大多数具有确切的语义,如break through、show off、check in、pass by、break out等。

  从时间维度看,这些短语动词往往先于动-品型复合名词出现。COHA语料库的检索结果显示,短语动词break through最早出现于19世纪初期,而动-品型复合名词breakthrough于20世纪初才开始出现,使用频数仅为1次,直到20世纪40年代才开始普遍使用,比break through这一短语动词晚普及一个多世纪。Show off最早出现于19世纪20年代,而show-off在19世纪30年代出现1次,直到19世纪90年代才开始被广泛使用。表1列举了常见短语动词及其对应动-品型复合名词的最早使用年限(限于出现频数在三次以上的构式)。可以看出,动-品型复合名词较短语动词出现得要晚,而且二者表达的语义具有一定相关性4。由此可以判断,动-品型复合名词是短语动词名词化的结果。

  表1.常见短语动词及其对应动-品型复合名词的最早出现时间
表1.常见短语动词及其对应动-品型复合名词的最早出现时间

  3.2、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语法隐喻释解

  名词化是语法隐喻最为常见的表现形式(Halliday 1985/1994;Halliday&Matthiessen 1999)。基于语言的层次化思想,Halliday(1985/1994)提出并系统阐发了语法隐喻的概念,认为隐喻主要涉及由词汇-语法层和语义层所构成的内容层,包括词汇隐喻和语法隐喻。表达式之间的关系到底是词汇隐喻还是语法隐喻,主要取决于观察的视角。从词汇-语法层看向语义层时,同一表达式对应两个语义,那么二者之间是词汇隐喻的关系;从语义层看向词汇-语法层时,同一语义对应两个表达式(即一致式和隐喻式),那么二者之间便是语法隐喻的关系。

  语法隐喻会引起语言形式和语义等诸多方面的变化。Halliday&Matthiessen(1999)和杨忠(2007)指出,语法隐喻和词汇隐喻并非是不同的语言现象,它们同是用一个认知域去识解另一个认知域,都是人类扩展语义资源进而识解经验的隐喻策略,只是精密度不同而已;词汇隐喻是两个具体的认知域之间的映射,而语法隐喻则是两个宽泛的范畴之间的映射。语法隐喻涉及词汇类的转移,即由一种词性变为另一种词性,类的转移也会相应地引起表达式级阶的变化。

  从历时的角度来说,短语动词可以看作语法隐喻的一致式,而短语动词的名词化形式(即动-品型复合名词)可以看作隐喻式。从一致式到隐喻式,语言表达式经历了从具有动态属性的事件动词向具有静态属性的事物名词的转化过程。名词化过程会隐去动词的动作行为属性,凸显静态的物体或事件属性,如:

  (1) a.As they broke up,the girl gave up her job and went to another city.

  b.The break-up made the heart-broken girl give up her job and go to another city.

  例(1a)强调行为的动作属性和动作发生的时间顺序:分手之后,女孩辞职去了别的城市;例(1b)强调分手这一事件所引发的结果:由于分手的原因,女孩心碎了,因此辞职去了别的城市。从短语动词到动-品型复合名词,涉及的变化主要包括表达式类的转移和级阶的转移。从例(1a)到例(1b),首先是词类/词性的变化,分手这一语义由动词break up变为具有事件属性的名词break-up来表现,从凸显事物的动作过程变成凸显作为整体的事件。事件的动态性减弱,静态整体性增强。其次是级阶的转移,从they broke up到the break-up,表达式经历了从小句到词组的转化,即从高级阶到低级阶的转移。例(1a)由三个小句构成,第一个小句与后两个小句之间存在因果关联,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先后顺序关系;而例(1b)更强调第一个小句与后两个小句之间直接的因果关联。

  因此,动-品型复合名词是短语动词名词化的结果。在形式上,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之间存在语法隐喻的关系。

  4.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认知探幽

  4.1、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识解根柢

  语义描写可以借助认知意象;意象是形成概念和概念结构的具体方式(Langacker 1987)。小品词具有运动和结果的核心语义,因此由小品词参与的构式之认知识解可以借助运动事件的认知意象予以明示。认知意象涉及语义角色,即论元在动词所指事件中担任的角色。运动事件关乎的语义角色主要有施事(agent)、受事(patient)、客体(theme)、经历者(experiencer)、受益者(beneficiary)、工具(instrument)、处所(location)、目标(goal)和来源(source)。句法上,做主语的语义角色较复杂,本研究将动作的发出者统称为施事。

  意象的形成主要依靠基体(base)和侧面(profile);基体是一个述义参照的辖域,侧面则是基体中被凸显的部分(同上)。据我们观察,由小品词参与的构式所涉及的语义角色主要包括施事、受事、工具、处所等,这些语义要素构成的意象可以看作事件基体义。短语动词表示的事件行为义则可看作事件的一个侧面,我们用粗线箭头表示(见图2),实线表示事件的必要元素,包括施事和行为本身;受事、工具和处所等是依语言环境而定的选择性因素,因此用虚线表示。双虚线虚尾箭头表示运动(或变化)的方向或趋向,也是选择性因素。动-品型复合名词的形成就是以这一意象为出发点,由凸显事件行为转而侧重基体中的其他事件要素,进而形成不同子范畴的动-品型复合名词,形象地诠释了动-品型复合名词形成过程中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图2.短语动词事件行为义
图2.短语动词事件行为义

  4.2、 动-品型复合名词的概念转喻释解

  短语动词的语义是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语义来源。一般而言,如果短语动词只是普通字面意义的动词,那么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语义也只继承其字面意义,如cook out变成cookout后,其语义是“露天烧烤餐”,check in变成checkin后,其语义是“登机手续办理处”。如果短语动词除字面意义外还具有隐喻意义,那么动-品型复合名词一般也继承原短语动词的隐喻引申义,如set back的源域字面意义为“倒退”,目标域的隐喻意义为“挫败”,变成动-品型复合名词setback后,其语义既保留字面意义“倒退”也继承隐喻意义“挫折”;break down源域中的字面意义是“机器瘫痪”,目标域中的隐喻意义为“精神崩溃”,变成动-品型复合名词breakdown后,其字面意义和隐喻意义也同时保留了下来。本文在认同短语动词本身存在一词多义现象(即动-品型复合名词存在字面义和隐喻义)的基础上,主要关注动-品型复合名词与其对应短语动词既定语义(字面意义和/或隐喻意义)的转喻关联。

  根据上文的讨论我们得出结论,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在形式上存在语法隐喻的关系。Halliday(1985/1994)和Halliday&Matthiessen(1999)只关注语法隐喻形式上的区别,认为一致式与隐喻式语义等同5。有学者(如Ravelli 1988;Derewianka 2003;何伟2008)虽注意到语法隐喻不同表达式之间存在区别,但是对一致式与隐喻式之间到底有何区别以及二者之间有何语义关联始终语焉不详。林正军、杨忠(2010)和林正军、董晓明(2017)认为语法隐喻不同表达式的语义之间存在转喻关系。

  认知语言学家认为,同隐喻一样,转喻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现象,其本质可以上升到概念层面,是人类的一种认知机制。转喻是在相同的理想化认知模型内部运作的“由一个概念实体(喻体)为另一个概念实体(本体)提供心理通道的认知过程”(Radden&K?vecses 1999:21)。两个实体之间所具有的物理关系或逻辑关系是转喻之所以产生的理据所在,这种关联可表述为相关性或邻近性(contiguity/proximity)。转喻有很多种分类(详见Radden&K?vecses 1999;K?vecses 2015等),我们更赞同Radden&K?vecses(1999)的观点,即将转喻分为同一理想化认知模型内部整体与部分之间和部分与部分之间的转换。我们也将基于这一分类,尝试阐述短语动词与动-品型复合名词语义之间转喻关联的具体表现形式,并辅以认知意象图式予以例示,进而分析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语义来源。

  A.事件行为-事件整体

  绝大多数短语动词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后,其语义由表示某一事件的行为,转而强调作为一个整体的事件,如break through/breakthrough、set back/setback。这一类是动-品型复合名词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其认知意象图式见图3。粗线箭头表示短语动词凸显动作行为,粗实线框表示动-品型复合名词强调作为整体的事件。动-品型复合名词作为一个静态名词,我们可以将其看作一个既定事实,从而对其进行具体的描述、修饰与评价,如the lucky breakthrough。B.事件行为-事件施事

  图3.事件行为义与事件整体义的转喻关联
图3.事件行为义与事件整体义的转喻关联

  某些行为短语动词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后,由强调某一事件的动作转而表示这一动作的行为人或主体。严格地说,包括那些可以做主语的成分,如drop out/dropout、take in/take-in、run away/runaway、show off/show-off。这类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关联的认知意象图式见图4。粗实线圆圈表示这类动-品型复合名词凸显事件的施事。

  图4.事件行为义与事件施事义的转喻关联
图4.事件行为义与事件施事义的转喻关联

  C.事件行为-事件受事

  某些短语动词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后,由强调某一事件的动作行为转而凸显这一行为的客体,即动词宾语,如give away/giveaway、hand out/handout、push over/pushover。此类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关联的认知意象图式见图5。粗实线圆圈表示这类动-品型复合名词凸显事件的受事。

  图5.事件行为义与事件受事义的转喻关联
图5.事件行为义与事件受事义的转喻关联

  D.事件行为-事件工具

  一些短语动词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后,由表示某一事件的动作行为转而凸显实施这一行为的具体工具或方式,如make up/makeup、pick up/pickup。该类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关联的认知意象图式见图6。粗波浪线表示这类动-品型复合名词表达事件的工具。

  图6.事件行为义与事件工具义的转喻关联
图6.事件行为义与事件工具义的转喻关联

  E.事件行为-事件处所

  一些短语动词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后,由表达某一事件的动作行为变为表示这一行为发生的场所,如check in/check-in、check out/check-out、hang out/hang-out、let out/outlet。处所类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关联的认知意象图式见图7。粗竖线表示这类动-品型复合名词凸显事件的地点。

  图7.事件行为义与事件处所义的转喻关联
图7.事件行为义与事件处所义的转喻关联

  F.事件行为-事件结果

  某些短语动词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后,由表示某一事件的动态行为转而表示由这一行为所引起的结果,如feed back-feedback、come out-outcome、lay out-layout。Goldberg(1995)认为,结果构式可被看作致使移动构式的隐喻扩展,事物所抵达的处所可以隐喻为事件的结果。因此事件结果义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语义来源可表示为图8,由表示动作行为的短语动词转化为具有静态属性的处所义动-品型复合名词后,语言表达式又经历了从处所义动-品型复合名词向结果义动-品型复合名词的跨域隐喻转化,从前者向后者的映射可以用单向单线箭头来表示。需要注意的是,处所义动-品型复合名词意象中背景化的移动义与结果义动-品型复合名词意象中背景化的变化义(对应图8中的双虚线虚尾箭头)之间也存在隐喻关联。这种转-隐喻关联在一定程度上也验证了许多学者的观点(如Lakoff&Turner 1989;Goossens 1990;Dirven 2002等),即隐喻与转喻之间并非二分的关系,它们构成一个连续体,连续体间的任一部分都代表了二者的互动关系。

  图8.事件行为义与事件结果义的转-隐喻关联
图8.事件行为义与事件结果义的转-隐喻关联

  G.事件行为-多种事件行为的相关义

  有些短语动词变成动-品型复合名词后,由表示某一事件的动态行为转而表示事件的施事、受事或工具等几个相关的语义,这主要取决于具体的语境。如短语动词back up变成动-品型复合名词backup后,由强调行为动作义转而表示行为工具或行为施事义;又如短语动词knock out转化为动-品型复合名词knock-out后,由表示动作语义变为表示动作的方式或施事义;再如短语动词take out转换为复合名词takeout后,其动作义弱化,转而强调该动作发生的地点或客体。

  5. 结语

  本研究首先从语言的体验性和认知的经济性考察动-品型复合名词的产生理据,进而以语法隐喻和概念转喻为理论基础,深入探讨这类构式的形成在形式和意义上所依循的识解机制。研究发现:形式上,动-品型复合名词是短语动词名词化的产物,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是语法隐喻的关系,短语动词通过类的转移转化成动-品型复合名词,在具体使用中类的转移直接引起表达式级阶的转移;意义上,动-品型复合名词与短语动词是转喻的关系,从短语动词到动-品型复合名词,经历了从凸显一类事件的行为到凸显事件整体、事件施事、事件受事、事件工具、事件地点、事件结果等的过程。

  参考文献

  Biber,D.,S.Johansson,G.Leech,S.Conrad&E.Finegan.1999.The Longman Grammar of Spoken and Written English[M].London:Pearson Education.
  Derewianka,B.2003.Grammatical metaphor in the transition to adolescence[A].In A.SimonVandenbergen,M.Taverniers&L.Ravelli(eds.).Grammatical Metaphor:Views from 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C].Amsterdam:John Benjamins.185-219.
  Dirven,R.2002.Introduction[A].In R.Dirven&R.P?rings(eds.).Metaphor and Metonymy in Comparison and Contrast[C].Berlin:Mouton de Gruyter.1-38.
  Goldberg,A.1995.Constructions: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Goossens,L.1990.Metaphtonymy:The interaction of metaphor and metonymy in expressions for linguistic action[J].Cognitive Linguistics 1:323-340.
  Halliday,M.1985/1994.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London:Edward Arnold.
  Halliday,M.&C.Matthiessen.1999.Construing Experience Through Meaning:A Languagebased Approach to Cognition[M].London:Cassell.
  Johnson,M.2017.Embodied Mind,Meaning,and Reason:How Our Bodies Give Rise to Understanding[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Johnson,M.2018.The Aesthetics of Meaning and Thought:The Bodily Roots of Philosophy,Science,Morality,and Art[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K?vecses,Z.2015.Where Metaphors Come From:Reconsidering Context in Metaphor[M].New York:OUP.
  Lakoff,G.&M.Johnson.1980.Metaphors We Live By[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Lakoff,G.&M.Johnson.1999.Philosophy in the Flesh:The Embodied Mind and Its Challenge to Western Thought[M].New York:Basic Books.
  Lakoff,G.&M.Turner.1989.More than Cool Reason:A Field Guide to Poetic Metaphor[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Langacker,R.1987.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Grammar.Vol.I:Theoretical Prerequisites[M].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Mondini,S.,C.Luzzatti,P.Saletta,N.Allamano&C.Semenza.2005.Mental representation of prepositional compounds:Evidence from Italian agrammatic patients[J].Brain and Language94:178-187.
  Mondini,S.,C.Luzzatti,G.Zonca,C.Pistarini&C.Semenza.2004.The mental representation of verb-noun compounds in Italian:Evidence from a multiple single-case study in aphasia[J].Brain and Language 90:470-477.
  Radden,G.&Z.K?vecses.1999.Towards a theory of metonymy[A].In K.Panther&G.Radden(eds.).Metonymy in Language and Thought[C].Amsterdam:John Benjamins.17-59.
  Ravelli,L.1988.Grammatical metaphor:An initial analysis[A].In E.Steiner&R.Veltman(eds.).Pragmatics,Discourse and Text:Some Systemically-inspired Approaches[C].London:Pinter Publishers.133-147.
  Rudzka-Ostyn,B.2003.Word Power:Phrasal Verbs and Compounds:A Cognitive Approach[M].Berlin:Mouton de Gruyter.
  Sandra,D.1990.On the presentation and processing of compound words:Automatic access to constituent morphemes does not occur[J].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42:529-567.
  S?rensen,K.1986.Phrasal verb into noun[J].Neuphilologische Mitteilungen 87:272-283.
  []顾介鑫,2010,认知科学视角下的复合词研究[J],《外语研究》(6):1-7。
  []何伟,2008,语法隐喻:形式变体和意义变体[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3):1-6。
  []胡爱萍、吴静,2006,英汉语中N+N复合名词的图式解读[J],《语言教学与研究》(2):66-72。
  []黄洁,2008,汉英隐转喻名名复合词语义的认知研究[J],《外语教学》(4):25-29。
  []李宏安,2007,小议英语动副型合成名词[J],《外语教学与研究》(3):104-109。
  []李智、王浩,2009,比喻式偏正复合名词的结构研究[J],《语文研究》(1):35-38。
  []林正军、董晓明,2017,语法隐喻的转喻属性[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4):7-12。
  []林正军、杨忠,2007,构建英语复合词的认知理据[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124-128。
  []林正军、杨忠,2010,语法隐喻的语义关系与转级向度研究[J],《外语教学与研究》(6):403-410。
  []林正军、杨忠,2016,语法隐喻的语用发生理据[J],《现代外语》(2):763-772。
  []林正军、张宇,2020,基于体认语言观的外语教学探索[J],《外语教学与研究》(2):261-272。
  []刘宗保,2016,基于认知的“X球”类复合名词造词研究[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5):91-99。
  []潘震,2010,比喻型复合名词范畴化的转喻特质[J],《现代外语》(4):371-378。
  []史澎海、李彤,2002,试论现代英语短语动词名词化现象[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6):332-335。
  []宋作艳,2014,定中复合名词中的构式强迫[J],《世界汉语教学》(4):508-518。
  []王军,2008,英汉复合名词的非语义特征及相关认知阐释[J],《外国语》(3):33-39。
  []魏丽琴,2007,日汉NV型复合名词的构词对比:当名词作为动词的必有论元时[J],《外语研究》(3):53-57。
  杨忠,2007,Transcategorization in grammatical metaphor and lexical metaphor[A]。载张克定、王振华、杨朝军(编),《系统·功能·评价:第九届全国功能语言学研讨会论文集》[C]。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42-50。

  注释

  11.本研究将英语中由动词词干(verb stem)和副词性小品词(adverbial particle)构成的一类复合型名词称为动-品型复合名词(verb-particle compound noun)。李宏安(2007)称其为动副型合成名词,本研究认为该译法似有不妥。Compound noun翻译成复合名词与合成名词并无区别,而adverbial particle中,副词(性)是修饰语,小品词是中心词。基于此,本研究将其称为动-品型复合名词。
  22.语法隐喻是不同语法域之间的映射(例如动词转变为其对应动名词的过程,其实是动词语法域向名词语法域的投射),即相关表达式在(语法)形式上的映射,隶属于隐喻的范畴,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现象,更是人类对经验的再识解;概念转喻是同一个理想化认知模型内的映射(例如部分与整体、部分与部分之间的转换),亦是人类与世界互动进而对世界再认识的识解机制。本研究认为,(形式上存在隐喻关系的)一致式与隐喻式之关联可以清晰地体现语法隐喻与概念转喻的紧密联系,即两个表达式形式和意义的关系可以分别通过语法隐喻和概念转喻予以详释:一致式与隐喻式在形式上是语法隐喻的关系,在意义上是概念转喻的关系。
  33.本研究中,小品词主要指副词性小品词。副词性小品词是一小部分短小且不变的语言形式,具有运动和结果的核心语义,如out、in、up、down、on等,这也是本研究认知意象分析中采用位移图示的理据所在。关于小品词与副词以及小品词与介词的联系详见Biber et al.(1999)的论述。
  44.我们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6版)中对本研究所涉及的短语动词实例进行检索,发现绝大多数短语动词词条后面都提示该短语动词对应着相关名词。如在check in词条后提示related noun CHECK-IN,break out词条后提示related noun OUTBREAK。
  55.Halliday(1985/1994)认为,语法隐喻不同表达式只存在形式上的区别,一致式与隐喻式语义相同。这一观点受到一些学者的批判(详见林正军、杨忠2010,2016;林正军、董晓明2017)。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