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英汉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及其对比

英汉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及其对比

时间:2020-04-29 10:55作者:王蕾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英汉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及其对比的文章,从产生至今,生成语法一直是语言学界争论的焦点。特别是约束理论,众多研究者对其在不同语言中的适用性产生了质疑。本文从约束理论出发,探索了英汉两种语言中反身代词在句中所受约束的异同。

  摘    要: 乔姆斯基的约束理论自产生至今,反身代词所指问题一直是语言学界研究的重点。本文在约束理论的基础上,比较了英汉反身代词的异同,并探讨了汉语反身代词中远距离约束、主语倾向性和阻塞效应等现象。

  关键词: 约束理论; 反身代词;

  1、引言

  从产生至今,生成语法一直是语言学界争论的焦点。特别是约束理论,众多研究者对其在不同语言中的适用性产生了质疑。本文从约束理论出发,探索了英汉两种语言中反身代词在句中所受约束的异同。

  2 、约束理论

  标准的约束理论包括(温宾利,2002,160):(1)照应语在管辖范围内必须受约束。(2)代词在管辖范围内不得受约束。(3)指称语在任何范围内都不得受约束。“约束”指两个名词性成分之间在指称意义上的依赖关系。“受约束”指照应语要跟可及主语同指。“不受约束”即“自由”。指称语有独立的指称意义。反身代词、相互代词和人称代词都没有独立的指称能力。反身代词和相互代词统称为照应语,即要求句中有一个词语充当其先行语。

  3 、英汉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

  3.1、 英语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
 

英汉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及其对比
 

  英语中,反身代词屈折变化丰富,可充当不同的句法成分,但不可作主语:

  (1)*Himself is at home.(不可作主语)

  3.2 、汉语反身代词的语法性质

  汉语反身代词有两种表现形式:(1)“代词+自己”结构,比如“我自己”;(2)为“自己”,该形式下,不同的语境中“自己”对应不同的指称。

  汉语的反身代词不具有屈折变化。句法功能与英语类似,但可作主语,例如“自己在家”。

  4、 英汉反身代词的异同

  汉语中“代词+自己”不会引起歧义。比如“小红知道小明恨他自己”。句中,“他自己”指的是男性,即小明。而如果说“小红知道小明恨自己”,“自己”则既可以指小明也可以指小红,引起歧义。本文仅对汉语中“自己”这一形式进行解析。

  4.1、 汉英反身代词的共同点

  约束理论第一原则的实现需要一定的条件:(1)先行语居前并统治照应语;(2)先行语与照应语同标。如:

  2)[John]i hated[himself]i/*[herself]j.

  3)[Mary]i knows{[Tom]j hates[himself]j/*[herself]i}.

  2)中,John为先行语,管辖语为hate,himself与John同标,因此这句话含义为“约翰恨(约翰)自己”。

  3)中,约束域为大括号内的部分。Tom为先行语,hate为管辖语,这样,该句中只能使用himself。即汤姆恨的是汤姆自己。

  还有一类句子:

  4)[John]i welcomed{[the reporter]j’s criticism of[himself]j}.

  4)中,乔姆斯基把大括号内的部分等同于“The reporter criticized himself”。因此,这句话中,先行语即可及主语为reporter,管辖语为of,himself指的是reporter,而不是John。

  以上为约束理论在英语反身代词中的应用。另一方面,约束理论的照应语原则在汉语中同样适用:

  5)张三i批评自己i。

  这里,“张三”与“自己”同标,指的是一个人,“自己”受“张三”约束。

  把英汉反身代词放在一起进行比较:

  6)John likes himself’s book.(约翰喜欢自己的书)

  综上所述,约束理论既适用于英语,也适用于汉语。

  4.2 、汉英反身代词的差异

  约束理论不能合理解释一些汉语的意思:

  7)张三i知道李四j恨自己i/j。

  7)中,管辖域为“李四恨自己”。其中,“李四”为可及主语,管辖语为“恨”。因此,“自己”指的是李四。但汉语中,“自己”既可以指张三,也可以指李四。当自己指张三的时候,约束理论的照应语原则就不再适用。

  4.2.1 、远距离约束

  7)中,我们把当“自己”指张三时的现象叫做“远距离约束”。

  比较(3)和(7)可以发现,英语中反身代词的约束是局部的。但在汉语中,反身代词不仅可以受到小句名词短语的约束,同时可以受句首“先行语”的约束。当反身代词“自己”和句首名词短语共指时,远距离约束的现象就产生了。

  4.2.2 、主语倾向性

  徐烈炯(1999)认为统领反身代词的只能充当某一级先行语。比如:

  8)[张三]i送给[李四]j一本[自己]i的书。

  汉语中,“自己”指的是张三。也就是说,“自己”以该句话的主语作为先行语。这就是主语倾向性。又如:

  9)a.[Tom]i gave[Mary]j a book of[himself]i.

  b.[Tom]i gave[Mary]j a book of[herself]j.

  9)中,a符合语法规范,可以用约束理论来解释。b中,herself与先行语Tom不同标,故不正确。但尽管b不符合语法规范,人们基本还能接受。也就是说,英语中,可以把间接宾语作为反身代词的先行语。这一点是汉语所不允许的。

  4.2.3、 阻塞效应

  阻塞效应指当反身代词附近有第一和第二人称代词时,反身代词会以附近的第一和第二人称为先行语,而放弃远处的名词作为先行语。比如:

  10)[张三]i知道[我们]j恨[自己]j。

  此处,“张三”和“自己”被“我们”阻塞。“自己”指的是“我们”,即我们恨我们自己。这就是阻塞效应。又如:

  11)[我]i知道[张三]j恨[自己]i/j。

  11)中,“张三”在“我”和“自己”之间,这种情况下,“自己”可以指“我”或者张三。即:张三恨我,或者,张三恨张三自己。这样,当反身代词“自己”近处不为第一或第二人称时,就会产生歧义。

  5 、总结

  英汉两种语言在使用反身代词方面有所异同。约束理论对英语具有更加强大的解释力,但将其应用于汉语时会产生很多例外情况。同时,远距离约束、主语倾向性、阻塞效应等特征可能只适用于汉语,而不能解释其他语言中反身代词的所指。另外,研究反身代词其所指问题不应局限于句法学。其更多地涉及到语用学领域,将句法学和语用学结合起来研究反身代词,将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参考文献

  [1] 徐烈炯.生成语法理论[M].上海:上海外语出版社,2000.
  [2] 温宾利.当代句法学导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2.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