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杜甫诗歌的翻译风格研究过程及分析

杜甫诗歌的翻译风格研究过程及分析

时间:2019-12-18 09:58作者:岳祥云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杜甫诗歌的翻译风格研究过程及分析的文章,随着中国文化战略转移,由以前的“引进来”为主变为“走出去”为主,中华文化的对外传播一直备受学术界关注。中华典籍诗歌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其英译研究受到翻译界的青睐。

  摘    要: 本文基于语料库翻译文体学的研究框架,探讨杜甫叙事诗的四个译本的翻译风格。在数据统计基础上,结合实例分析,客观科学地分析翻译风格,引导读者逐步走出主观印象式的翻译风格评价。以期对相关研究起到借鉴和参考作用。

  关键词: 语料库翻译文体学; 杜甫叙事诗; 翻译风格;

  一、引言

  随着中国文化战略转移,由以前的“引进来”为主变为“走出去”为主,中华文化的对外传播一直备受学术界关注。中华典籍诗歌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其英译研究受到翻译界的青睐。汉语古诗同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较,具有显着的特点,如形式整齐、句末押韵、用词精炼等。再比如汉语诗歌的格律,包括诗韵和平仄、对仗以及五言、七言等体裁[1]。这些皆是汉诗英译中须孜孜探索的问题。

  杜甫被公认为诗歌的集大成者,其作品代表着古典诗歌发展的巅峰。杜甫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被尊为“诗圣”,他的诗歌以沉郁为主,反映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被称为“诗史”。杜甫的现实主义思想在其叙事诗中得到了充分的表达,由于没有格律和音韵的限制,可以充分描述繁杂的事件和复杂的情感。本研究试图通过分析语料文本实例来论证数据统计的结论,客观科学地分析翻译风格,引导读者逐步走出主观印象式的翻译风格评价。

  二、理论概述

  文体学是用语言学方法研究文体风格的学问。为了厘清“文体”这一概念,G.Leech&M.Short曾提到“指印”,M.Baker将其运用在翻译学研究,她认为“文体”是一种“指印”,可以通过一系列语言学特征和非语言学特征表现出来[2]。随着描写翻译研究的兴起与发展,关注点从“对等”转移到翻译文本整体上,这为语料库翻译学提供了具体的研究对象。学者胡开宝指出,基于语料库的翻译研究可以通过研究一定量的翻译现象和数据分析来探索翻译的过程和本质[3]。关于语料库翻译文体学是以语料库为辅助手段来研究翻译文体。

  三、语料库的建立及研究方法

  本研究选用的语料是杜甫的十首叙事诗及Ayscough、吴钧陶、路易·艾黎和宇文所安四个英译本(以下数据统计都是遵照此顺序)。本文选取的本族语参照语料库为Brown Corpus(BC),以及英语诗歌库English Poetry Corpus(EPC)作为参照语料。为了便于检索和统计,需要为语料进行赋码。本研究采用兰卡斯特大学计算机语料库研究中心(UCREL at Lancaster)Free CLAWS www为英译文本赋码。并借助WordSmith和AntConc软件对语料进行统计分析。基于语言参数,如类符/形符比、词频、词汇密度、平均句长等对于杜甫十首叙事诗的四个英译文本进行对比,进而得出四个英译本在四个语言层面展现出的风格特征以及四个译本的翻译风格。
 

杜甫诗歌的翻译风格研究过程及分析
 

  四、研究过程及分析

  (一)语音层面

  1. 韵

  韵是诗词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诗人在诗词中用韵叫作押韵。所谓押韵,就是把同韵的两个或更多的字放在同一位置上[1]。此处以《新婚别》为例:“长(Chang)”,“旁(pang)”,“床(Chuang)”,“忙(Mang)”,“阳(Yang)”等,整首诗都押“ang”的韵。针对这首诗的四个译本中,只有吴钧陶的英译本使用了押韵。虽不是整首诗都是押同一个韵,但每个对句都押韵。例如:“drills”&“tendrils”,“bride”&“wayside”等。而其他三个译本没有对押韵进行处理。

  2. 拟声词

  英语语言中构成模拟事物或动作的声音的词叫作拟声词(onomatopoeia)。拟声(onomatopoeia)一词来源于希腊语onomatopoein,意为namemaking[5]。拟声词是语音分析的一个特征,使用拟声词会使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此处以《兵车行》为例:车辚辚,马萧萧Ayscough:Lin!Lin!Cariots jangle;hsiao!hsiao!Horses snort;Alley:The jingle of war Chariots,Horses neighing.Wu:The chariots rattle on,the battle horses neigh.Owen:Wagons rattling,horses neighing.此处使用拟声词“辚辚”“萧萧”,可以使读者体会到兵车前行、马儿嘶鸣的景象。四个译本中,只有Ayscough采用了拟声词翻译来获得与原诗相同的问题风格特征。其他三个译本只使用名词或动词,如“jingle”“rattle”and“neigh”来展现当时的混乱场景,而没有使用表达更加形象生动的拟声词。

  (二)词汇层面

  词汇是构成文本的基本语言单位,词汇层面的研究对于翻译文体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以下对于杜甫叙事诗的英译本从词语变化度和词汇密度进行分析。

  1. 词语变化度

  译者对于词汇的使用,称为词汇变化度,可以包含很多翻译的文体信息。词汇的变化度主要通过类符/形符比(Type/Token Ratio(TTR)来表示。形符指的是语料库中的所有词,类符指的是同一类型的形符,类符/形符比可以反映出作者的词域和词语的变化度。通过Wordsmith统计得出十首叙事诗的四个译本和原文的类符/形符比,如表1:

  表1 四个译本和原文的类符/形符比
表1 四个译本和原文的类符/形符比

  BC计算的是标准类符/形符比,由于库容较大,把所有形符切割成若干等份,通常以1000形符为一个单位,然后计算每个单位的类符/形符比,所有等份的平均数,为整个语料库的标准类符/形符比,统计结果比类符/形符比要更加精确。

  通过上表可知,四个译本的词汇变化度皆小于原诗。这也可证实,杜甫诗歌诗行简短,用词凝练,意蕴丰富。此处,需要我们注意的是英语需要一系列功能词建构句子,而汉语则不然,言简尤其突出表现于格律严谨的古诗。正如Ayscough所言:英语中冠词、连词和其他词类,在汉语诗歌中通常不会呈现出来,只要可省,概不使用。四个译本中,路易·艾黎的译本类符/形符比最高,根据统计可知十首叙事诗的类符为892,形符为2186,与其他三个译本相比,路易·艾黎的译本用词最少,最为简洁。以《丽人行》诗句为例: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吴钧陶和路易·艾黎直接意译为“new dishes”和“the dainties”,而宇文所安和Ayscough指明是八种美食,Ayscough在译文中把八种美食一一列举出来。由此窥见,路易·艾黎的翻译风格追求简洁而Ayscough的翻译风格追求信息的充分表达。

  2. 词汇密度

  词汇密度是探讨翻译风格的另一重要指标。根据Ure的公式得知,词汇密度为实词数和总词数的比例。词汇密度高表示译本中实词比重高,在翻译的过程中会充分解读原诗,但可能会造成冗余的印象。词汇密度低表示译本中功能词比重低,译文通常比较简练且结构清晰。十首叙事诗四个译本的词汇密度分别为:63.11%,60.15%,55.88%和58.41%。根据数据可知,吴钧陶的词汇密度最低,这说明在翻译中选择简化译文、降低信息量,追求文笔精炼。吴钧陶是四位翻译家中唯一一位中国译者,亦是唯一一位严格遵守诗歌格律的译者,诗句的数量也严格遵照原诗。宇文所安译本的词汇密度与吴钧陶接近,词汇密度比较低,译文亦比较简练。以《无家别》诗句翻译为例:但对狐与狸,竖毛怒我啼!依据萧涤非的注释,“怒我啼”应理解为“怒我而啼叫也”。而路易·艾黎和Ayscough误理解为“I wept”“我啼哭”。吴钧陶的译本遵守诗歌韵律,使得对句以“defy”和“cry”押韵。为了追求译文与原文形似、押韵,吴钧陶精炼文字,使得译文简练且结构整齐。

  (三)句法层面

  平均句长是总字数与总句数的对比。平均句长被认为不足以作为研究翻译风格的依据,然而却可以作为区分诗歌和其他文体的依据[6]十首叙事诗和四个译本的平均句长分别为:6.59、10.59、16.08、9.51、9.98。如数据显示,吴钧陶的平均句长在四个译文中最短,而且最接近原诗,这也再次证实吴钧陶的翻译风格是在韵律上和译本形式上都与原诗形似。路易·艾黎的译本与其他四个译本相比平均句长最长,这表现出路易·艾黎有时会整合一些句子以达到神似的效果。

  (四)语篇层面

  语篇是一个具有完整语义的自然语言单位,衔接与连贯是语篇研究的核心。篇章意义的连贯既靠隐性的逻辑关系,也靠显性的丰富的衔接手段。就语法意义和逻辑关系表达而言,英语对显性链接成分的依赖程度较高[7]。英语中的显性连接是指借助各种链接成分来连接词、词组或句子的现象。四个译本与英语诗歌语料库关系连接词和连词的词频分别为:4.28、8.51、5.55、6.45、7.81。通过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四个译本都通过显性成分的方式使译文连贯。四个译本中关系连接词和连词的词频最高的是路易·艾黎的译本,连接词总数及其分别在各自全文字数中所占的比例与英语诗歌语料库最接近。在四个译本中,路易·艾黎的译本连接词的使用频次最好,这说明在译文中需要大量的连接成分来获得译文整体的连贯与衔接。这与上边得出的结论类似,路易·艾黎在诗歌翻译中不追求韵律,不追求形似,注重译文和原诗神似。而“the”和“of”的使用频次在四个译本中最低,冯庆华指出“the”和“of”的词频可以反映词组和句子结构的复杂性,词频高则说明该译本的语体偏正式,这说明路易·艾黎的译文形式比较自由,不拘泥于形式,尽可能地传达原诗的意韵。

  五、结语

  本文从语料库翻译文体学视角对杜甫叙事诗的翻译风格进行研究。基于语料库翻译文体学研究框架,借助于WordSmith、AntConc等软件,从语音、词汇、句法和语篇四个层面就相应的语言参数进行对比分析,并辅以例句进一步解释说明,从而分析得出四个英译本的翻译风格。通过分析得知,四个译本中,只有吴钧陶的译本遵守诗歌韵律,并且追求与原诗形似,更加贴近原文;Ayscough的译本追求充分表达出原诗所要传递的意蕴和内涵,在译文中会做详细的解释;路易·艾黎的译文形式比较自由,不拘泥于诗歌的格律形式,而是尽可能地传达原诗的意韵;宇文所安的译本亦比较简洁易懂,时而追求译文的押韵,有丰富的注解而非在译文中进行详细的解释。在翻译风格研究中,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法,并借助于语料库,统计数据,并结合例句加以分析,可以使得研究更加客观充分。

  本文存在诸多不足之处,比如在今后的研究中会进一步扩充英诗语料库,在分析过程中把更多的语言参数加入进来,在语料的分布和采样中做更加细致科学的规划。

  参考文献

  [1] [4]王力.诗词格律诗词格律概要[M].北京:中华书局,2014:19-25.
  [2] Baker, M. Towardsa Methodology for Investigating the Style of a Literary Translator.Target,.2000(2):241-266.
  [3]胡开宝.语料库翻译学:内涵与意义[J].外国语,2012(35):59.
  [5]刘春芳.英语拟声词的修辞功能及汉译策略[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4):151-154.
  [6]黄立波,朱志瑜.译者风格的语料库考察——以葛浩文英译现当代中国小说为例[J].外语研究,2012(5):64-71.
  [7] 任晓霏,戴文静.语料库翻译文体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158.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