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时间关系与英语语篇的衔接探究

时间关系与英语语篇的衔接探究

时间:2019-11-14 09:57作者:李晓平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时间关系与英语语篇的衔接探究的文章,语言是思维依托于逻辑的表达,其表现形式是语篇。连贯的语篇是思维连贯性的语言表现,而所谓的思维连贯性不外乎就是思维的逻辑性,这是人类理智的共同特征和功能,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沟通、双语互译的根本保证。

  摘    要: 形合与意合是英汉两种语言之间的重要区别,其表现形式是语篇逻辑关系衔接的显隐不同。在对两个句子进行衔接时,如果时间关系上存在同时性或先后性,英语的时间性特质决定了更多时候采用时间逻辑角度去衔接。这使得一些描述时间关系的介词或连词呈现一词多义现象并具有描述其他不同逻辑关系的功能。本文正是以英语的时间性特质为角度,以with、before、when和while四个词为例,阐述时间关系与英语语篇的衔接,为英语语言学习提供可资借鉴的视角。

  关键词: 逻辑关系; 衔接; 形合与意合; 时间性;

  Abstract: Hypotaxis and parataxis are the obvious differences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the manifestation of which majorly lies in the cohesion of textual logical relations. In joining two sentences that occur simultaneously or successively, the importance attached to time relation in English determines that the two sentences are connected logically in time. Therefore, some prepositions and conjunctions related to time present different meanings and can describe different relations. This paper expounds time relation and the cohes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ime characteristic in English, taking the words “with, when, and while” as examples, so as to provide a reference perspective for English learners.

  Keyword: logical relation; cohesion; hypotaxis and parataxis; temporality;

  语言是思维依托于逻辑的表达,其表现形式是语篇。连贯的语篇是思维连贯性的语言表现,而所谓的思维连贯性不外乎就是思维的逻辑性,这是人类理智的共同特征和功能,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沟通、双语互译的根本保证。[1]因此,一切语篇都是思维逻辑的反映,逻辑是建构和理解语篇的根本。同时,逻辑的连贯与否还要取决于衔接的方式。但是,由于中西方不同的逻辑思维差异造成了汉语与英语在语言构思方式、组织方式、语篇衔接与连贯方式等方面有所不同,给英语学习者在理解和建构英语语篇方面带来了很大障碍。例如,由于逻辑关系的互通性,两种语言在进行语篇衔接时可能会从不同的逻辑关系角度去构建。如果时间关系上存在同时性或先后性,相对于汉语而言,英语的时间性特质决定了更多时候采用时间逻辑角度对两个句子进行衔接。本文通过阐述语篇、衔接与连贯概念,分析“形合”与英语篇章的组织的关系以及英语语言时间性特质,通过英语句式常见的介词结构、连词结构为例,进一步分析了英语语篇中衔接的时间关系,旨在为英语学习提供一种视角。

  一、语篇、衔接与连贯

  胡壮麟(1994)对语篇的定义是:“语篇指任何不完全受句子语法约束的在一定语境下表示完整语义的自然语言。”他又具体解释:语篇可以是一个词(如“火!火!”);一个小句(如“此路不通”)……。因此,按照胡先生的观点,任何能与语境产生联系并能完成有意义交际的语言单位都可成为语篇。

  关于衔接,Halliday和Hasan创立了衔接理论,在合着着作《英语中的衔接》中建构了完整的衔接理论体系,指出:“衔接是一种语义上的联系,衔接指的是语篇中的不同成分在意义上有所联系的现象。这种联系可能存在于同一个句子内的不同成分之间,也可能出现在两个相邻的句子之间,有时还可能发生在相距较远的两个成分之间。如果语篇某一部分对另一部分的理解起着关键的作用,那么这两部分之间就存在衔接的关系。”(1976:8)[2]二人把衔接归纳为五种:指称、替代、省略、连接和词汇衔接。
 

时间关系与英语语篇的衔接探究
 

  与衔接不同,连贯是阅读者通过语篇的中心主题结构、组织或模式借助于一定的语境和逻辑而解读到的整体语篇特征和语义一致性。Halliday和Hasan都把连贯看作语篇自身拥有的深层语义特征。语篇内存在着诸多关系,而当篇章中某些成分的理解需要依赖于上下文时,就形成了语篇连贯。因此,连贯也是语篇的重要特征之一,是文字成为语篇的原因。[3]连贯是就篇章整体而言,而不是无任何逻辑联系词汇的堆砌。连贯性是语篇区别于句子的重要特征,基于此有学者提出过连贯等同于语篇的论断。

  由此可见,衔接是语篇表层结构关系的体现,是语篇的有形网络;而语义连贯才是语篇的实质,是语义的无形网络。衔接只是为实现语篇连贯性而可能用到的手段,语篇是否衔接以及如何衔接应建立在语篇连贯关系基础之上,同时也取决于人们的思维习惯和表达方式。因此,衔接只是作为语篇连贯的主要手段之一,语篇连贯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衔接。衔接是手段,语篇连贯才是最终目的。从语义和语篇角度来看,连贯性呈现的是语篇的语义特征,将事物或事件中的条件、行为及过程结合在一起,反映篇章的内聚性特征,属于抽象层面;而衔接则是连贯的具体实现方式,通过语法手段(照应、替代、省略等)和词汇手段(同现、复现等)以实现语篇性。何善芬指出,“语篇的连接可有语法连接(句法连接)、词汇连接和逻辑连接三种”,逻辑连接才是语篇内深层次的最普遍的连接。语篇可以没有语法或/和词汇衔接,可以是隐性的连贯;但是如果没有逻辑上的衔接,就失去了语义的完整性,也就失去了语篇的必需特征,因而就无所谓语篇了。[4]因而,没有了逻辑衔接语篇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二、形合与英语篇章的组织

  篇章组织的手段取决于不同的逻辑思维及不同的表达习惯,形合(hypotaxis)与意合(parataxis)是目前公认的英汉两种语言的重要区别。“形合”和“意合”概念最源自于语言学家王力的翻译。形合是指采用词汇手段或句法手段以衔接句子内部结构或句间连接。意合则指采用语义手段以实现内部结构或句间连接。英语属于印欧语系,重形合,常用适当的连接词或语言连接手段连接语句各成分,以显示其结构关系。汉语属于汉藏语系,多依靠语义的贯通来连接句子或句子成分,缺少连接词,通常以句法结构松散、简短形式呈现。英语重形合,造句注重形式接应,要求结构完整,句子以形寓意,以法摄神,因而严密规范,采用的是焦点句法;汉语重意合,造句注意意念连贯,采用的是散点句法。”[5]

  英语的“形合”特征,往往聚焦于句子结构中的动词,即句子主句的谓语动词。无论简单句还是复杂句,甚至不论句子多复杂(如含有多层定语从句、状语从句、主语从句等),句子始终以主句的谓语动词为统领,其中主句中的动词时态也统摄着句中所包含的其他动词的时态,这与后文提到的英语语言的时间性特质相一致。此外,英语存在着大量表示并列或从属关系的连接词和关系词,同时还有大量的介词,用来描述词与词之间或句子与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其使用频率远远高出汉语,有些关系代词和关系副词(如定语从句中的who、which、that、when、where、why等)是汉语中所没有的。即使与汉语相似的连接词(如if如果、because因为、before在……之前),人们在进行描述时也更愿意通过语境的逻辑关系表达或理解,表现出少用或不用连接词的趋势。换言之,在被描述的事理间虽然具有很强的内在逻辑,汉语在表述形式上却不用诸如“虽然”“如果”等表示逻辑关系的表征词,读者需要自己依托词语、句子的逻辑关系或语境来理解语篇的连贯,英语国家的人们往往会对缺乏连接词的语篇感到困惑。与此相反,英语作为有标记性的语言,被描述的事理之间的逻辑关系必须要通过表达关系的词加以衔接。由此,各种连接词作为一种形态标记得到广泛应用,这些词根据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将句子衔接起来,易于读者清楚地把握文章脉络。正是这些连接词以及各种词的形态变化把篇章中的各个成分有机衔接起来,构筑成层次分明、逻辑清晰、前呼后拥、严密规范的长短句,才形成了英语显性衔接,呈现出了形合的特点。

  三、英语的时间性特质

  时间和空间是一切事物存在的基本形式,构成相互逻辑联系的人和事都是发生在特定的时间背景下,并在一定环境中展开的。因此,时空关系是其他一切逻辑关系建立的基础,所有事物都有空间和时间的规定性,在现实生活中,时空观是人感知和理解世界的体验,是从中分解并抽象出来的认识对象,包括语言的形成及构建。在希腊流行的奥菲斯教中,时间是产生一切、是第一位的东西,因而地位非常重要。古希腊时空观通过语言的交流进入英语体系,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英汉两种语言中的时空意识,是基于英汉两种民族社会文化环境的浸染而形成的不同的语言表征特征和方式,呈现出不同的语言结构形式。王文斌教授于2010年提出:英汉语言之间存在的形合与意合、主体意识与客体意识、个体思维与整体思维等差异背后的根由就是英语的时间性特质和汉语的空间性特质。[6]英语对世界的认知是时间重于空间,而汉语则是空间重于时间,英语结构基本上属于时间性[7]。时间是相对的,人类社会总是通过事物的运动来认识时间,没有事件的变化也就无法认识时间,时间和运动密不可分。英语动词正是以时态变化来体现时间的变化以及时间关系的隐性逻辑连接,凸显了英语的时间性。

  刘晓林(2018)从类型学角度将英汉两种语言界定为时间性突出型语言和空间性突出型语言,指出英语时间性特质以动词时态为基础和出发点,探讨了Bhat(1999)所提出的四大特征:高语法化(grammaticalization)、高必用性(obligatoriness)、高渗透性(pervasiveness)和高系统性(systematicity)。[8]高语法化特征是指时间成分的语法化程度高,搭配范围广,专门表示语法意义;高渗透性特征则指时间义成分渗透语言结构的各个层面。根据英语历时发展,英语时态由最初中古英语的两种时态(过去-现在),演化出完成体have,之后出现进行体-ing,然后又出现了将来时标记will/shall/be going to、不定式、分词、小品词、虚化动词、时间状语从句等,其时间义成分多源于空间义而后虚化为时间义,其成分渗透于语篇体系中的词汇层、短语层、小句层和复句层各个层面。王文斌(2013)从英语历时发展的角度论述了英语的时间性特质,指出公元前8世纪古印度梵文语法学家Sakatayana发现名词演绎于动词性词根或动词。梵语动词词根是梵语词的原始成分,即名词派生于动词。另外,英语词汇中,名动派生是词汇派生的普遍现象,动词派生为名词的在派生数量上居多,例如development派生于develop。而逆构法(Back-formation)如television比telivise先存在于语言中,被逆构提取出telivise,此类逆构仅为少数,而且仅出现在近代英语之中。我国着名梵文学家金克木(1996)指出古印度人关于印欧语词的形态研究中具有名生于动,行动在先,词根为先的观念,同时指出词根理论不仅影响古印度,而且影响至近代,词根多表示动词意义。此外他还从从哲学角度指出古印度的思想基于将动作行为乃宇宙万物之根本。以上都显示出印欧语所折射出的时间性基于对万事万物的本源源自于“动”的根本特性。[9]

  人类理性思维具有普遍性,因而逻辑关系总体而言也是大致一样的,英语与汉语在体现诸如条件、因果、递进、转折等基本、主要的逻辑关系并无太大区别。但由于客观事物联系的复杂性及人类逻辑思考角度的差异性,也会出现逻辑范畴的互通性。有时因果关系与时空关系会出现交叉,有时汉语用“虽然剗剗但是”明示原文隐含的转折关系,英语可能会从表示时间角度对上下文进行显性逻辑连接。在语篇和句子衔接方面,英语时间性特质决定了英语较侧重通过时间关系来进行思维与表达,大量采用时间连接词、表达时间关系的介词等等进行衔接。

  四、时间关系与英语语篇的衔接

  语言形式与民族精神关系紧密,语言能反映出一个民族感知理解世界的思维方式。洪堡特(1836)在其《论人类语言结构的差异及其对人类精神发展的影响》中提出“语言内在语码蕴藏着一种内在世界观,特定的语言表征形式映现特定的民族思维方式。”[10]英语属于印欧语,在观察事物及其运行时,印欧语表征时空意识倾向于时间性,这凸显了印欧语民族的经验方式和思维方式偏重于时间性,而汉语具有空间性特质,则意味着汉民族的感知和理解世界是更倾向于以空间为视角。

  王文斌教授指出:英语的时间性本质特征具有连接性、延续性和不可逆性。时间实际上是“现在”的不断连续,同时又通过“现在”把“过去”和“将来”联系起来,使“过去”“现在”和“将来”成为统一线性的连续的东西。“现在”在时间中就象线上的任意一个点,任何一段时间的临界点(即一刹那),都是起点和终点。所以,每一个“现在”“过去”或“将来”,在无限延续的时间中都可以被视为一个点。[11]以此点作为参照物,事物发生的时间无非是“前”“后”或“同时”。对于汉语中出现的关系句(如她父母死了,那女孩只好辍学)、紧缩句(酒醉智昏),英语在考虑两件事情的逻辑关系时,常从时间关系角度出发,使用相应的连接词进行逻辑连接,形成了与汉语不同的连接特点。下面以介词with和连词before、when和while举例说明。

  (一)介词with

  with的基本意思有“和……在一起;用;随着;包括”等。其用法相当灵活,可以表原因、方式、让步、伴随等关系,其译成汉语的意思也要因情况而定,在有些句子里,汉语里甚至没有与其相对应的翻译。因此,对学习者而言,该词使用起来较难。如果稍加思考,我们就会发现空间上“和……在一起”,时间上一定具备同时性,这为with一词的广泛使用和一词多义现象提供了依据,也为我们理解和使用这个词提供了某种方法:在描述同时存在的事件、人或事物时,我们可以通过对该词的正确使用来对两者进行正确连接。在英语使用with衔接的句子里,我们均会发现上述现象。如:

  With her parents dead,the girl had to left school.

  她父母死了,那女孩只好辍学。

  John was in bed with high fever.

  约翰因发烧卧床。

  He was taken to hospital with his legs a mass of bleeding flesh.

  他被抬到医院,他的腿血肉模糊。

  With some difficulty I brought her round to my way of thinking.

  费了很大劲我才说服她照我的想法办。

  在With the bus late,we missed our train back to Paris一句中,用with复合结构来表述就不太合适,尽管该结构确实可以用来表示原因。因为本句话中前后两件事从时间点上看存在的不是同时关系,而是先后关系。我们可以采用其他表达方式,如The bus being late等来进行衔接。

  (二)连词before

  该词基本含义是“在……之前”,又可以根据不同语境灵活翻译成“才”“还没来得及……就……”“趁着……”等,其基本功能是用来表示时间。汉语的许多句子里其实并不出现“在……之前”的意思,英语却很多时候使用该词对两个句子进行衔接。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所描述的两个事件之间时间上存在着先后关系。如果我们对汉语句子从这个角度进行考量并进行翻译的话,译出来的句子会既妥帖又地道。如: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离开了。

  He had already left before I could say anything.

  我们航行了四天四夜才看到陆地。

  We had sailed four days and four nights before we saw lands.

  敌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全部被抓获了。

  The enemy soldiers were all captured before they knew what had happened.

  鸡未孵出,勿先数雏。

  Don’t count your chickens before they are hatched.

  我们宁死不屈。

  We will die before we give in.

  这种状况或许要过许多年才能得以改善。

  It will be many years before the situation improves.

  (三)连词when、while

  when、while作为连词,两者的基本意思均可以作为“当……时”讲。如果我们见到这两个词就直译为汉语,有时会使译文读起来不自然,甚至是错误的。同样,汉语句子里可能没有出现该意思,甚至两件事情之间是其他逻辑关系,英语译文中却可以使用when或while来进行衔接,原因还在于when、while的本意决定他们一定是用来衔接同时发生或存在的两件事情。根据具体的语境,when也就具有了其他含义,如:“既然;然而”“本来……却……”“如果”等;While除了“当……时”之外,还可以用来表对比,译为“却;但是;然而”等等。如:

  A controversial six-year-old program to reintroduce wolves,while still protested by local ranchers,has been judged a success.

  关于重新将狼引入公园这一富有争议的6年计划,虽然仍然遭到当地牧场主的反对,但最终总算是成功的。

  When the train approached racing,leaving no time for the criminal to cross the rails,he had to stop,only to be caught by the policemen.

  因为火车急驰而来,罪犯没时间过铁路,他只好停下来,结果被警察抓住。

  You said you had posted the letter,when it is still on the table.

  你说你已把信寄走了,可是信还在桌上放着。

  How can I help them to understand when they won't listen to me?

  既然他们不愿听我的,我又怎么能帮助他们弄明白呢?

  How can I get a job when I can’t even read or write?

  如果我连读和写都不会,我怎么能找到工作呢?

  While the modelling business is by no means easy to get into,the good model,male or female,will always be in demand.

  尽管模特行业绝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但是好的模特,不论男女,总是需要的。

  以上例子分析不难看出,英语重视对行为的关照,其语言编码中产生出一种与动词相配的连接词和介词短语,这也体现了印欧语的世界观以时间视角编码事物,从而体现西方人对事物的行为、动作和变化的自我体验中,对事物语言表征具有的时间性语法特征“过去-现在-将来”。由此看来,英语句子结构往往以句子结构中的动词为核心,围绕英语句子结构中的主句动词为出发点,融合其中的介词结构、连词结构等都映射出英语的时间性特质,相对应的汉语翻译倾向于空间性特质,重视表达事物的名词性而非动词性,其语法结构靠词组(特别是名词性词组)来显示语义,同时也印证了Bhat提出的英语高语法化特征、高渗透性特征。

  五、结语

  逻辑是构建语篇、理解语篇的根本,是语篇内深层次的连接。从语言表层的衔接上看,逻辑衔接有显隐之分。英语重形合,具有时间性特质,在表述逻辑关系时大多依赖于语言连接词或逻辑连接词;汉语重意合,倾向于空间性,在使用连接词时具有灵活、简约的特性。英语对世界的认知是时间重于空间,而汉语则是空间重于时间,英语结构基本上属于时间性。时间性的特质决定了在出现逻辑范畴互通的时候,英语可能会选择从时间关系角度去描述汉语里所表达的因果、转折、推延等关系。明白了这一点,也就明白了上述几个描述时间词使用的广泛性,同时也就学会了对其灵活运用。

  参考文献

  [1] 何善芬.英汉语言对比研究.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467
  [2] Halliday,M.A.K.&Hasan,R.Cohesion in English[M].London:Longman,1976.
  [3]Halliday,M.A.K.&Hasan,R.Language. Context and Text[M].Victoria:Deak in University Press, 1985:1
  [4] 黄国文.语篇分析纲要[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55.
  [5] 连淑能.英汉对比研究.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46
  [6] 王文斌.《论英汉表象性差异背后的时空特性》,中国外语,2013年5月,第10卷,第3期第29页
  [7] 王文斌.论英语的时间性特质与汉语的空间性特征,外语教学与研究,2013年3月,第45卷,第2期163-173页
  [8] 刘晓林,论英语时间性特质的高突出类型特征,天津外国语大学学报,第25卷,第3期106-119页。
  [9] 金克木,《梵佛探》[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31-33,85.
  [10] 洪堡特(W.Humboldt),《论人类语言结构的差异及其对人类精神发展的影响》[M],姚小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836/1999:81-87
  [11] 傅勇林,张愚.《点、线、面、体:英语介词的时空观》,四川师范学院学报,1998年5月,第3期第32页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