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布鲁姆误读理论下电影名翻译中误读问题探究

布鲁姆误读理论下电影名翻译中误读问题探究

时间:2019-10-21 10:27作者:任文肖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布鲁姆误读理论下电影名翻译中误读问题探究的文章,中外影片片名在翻译的过程中,必须要考虑接受国的语境、文化情境等因素。在影片传播中中外翻译人员以自身文化为参照,并且从接受者文化出发对影片的片名及中心意义进行创造性翻译,造成影响误差。

  摘    要: 电影、电视剧作为跨文化传播的载体,陆续被传播到国内外。在翻译的过程中,有些片名翻译不拘泥于原版影片片名原汁原味的直译,而是抓住影片的核心内涵,对其进行创造性误读。本篇论文以中外影片片名翻译为例,运用布鲁姆的误读理论,结合语境、编码解码、意义协调理论分析片名翻译过程中的创造性误读现象。

  关键词: 跨文化传播; 创造性误读; 影片片名翻译;

  “一部成果斐然的‘诗的影响’的历史……乃是一部焦虑和自我拯救之漫画的历史,是歪曲和误解的历史,是反常和随心所欲的修正的历史,而没有所有这一切,现代诗歌本身是根本不可能生存的。”这句话出现在哈罗德·布鲁姆的《影响的焦虑》中。他提出了一切阅读都是误读这一惊人的言论。误读理论最初被用于诗歌老于,在布鲁姆看来,诗歌史上前辈诗人在时间上先于后辈诗人进入诗歌领域,占据了诗歌的想象力空间,从而使得后辈诗人的创作无个人的风格。所以后辈诗人不得不以否定前辈诗人的方式以求另辟蹊径,这种方式就是误读。“误读”按照字面意思可理解为“错误的解读”,但在跨文化传播的语境中,“误读”并不意味着“错误或否定”,而是一种“创造性接受”。

  中外影片片名在翻译的过程中,必须要考虑接受国的语境、文化情境等因素。在影片传播中中外翻译人员以自身文化为参照,并且从接受者文化出发对影片的片名及中心意义进行创造性翻译,造成影响误差。本篇论文以布鲁姆的误读理论分析片名翻译过程中的创造性误读现象。

  一、限定:重新审视前驱文本意义

  限定是布鲁姆创造性误读理论的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包括“克里纳门”和“苔瑟拉”。“克里纳门”原本指的是原子的突然转向或者脱出常轨,原子的这种突然发生的运动影响巨大。布鲁姆将原子的转向运用于诗歌理论,来表示诗的转读。也就是说,后辈诗人不会拘泥于前辈诗人的创作,而是会找到某一个临界点并使其发生创造性的改变,而且沿着新的运动轨迹进行运动。“苔瑟拉”的原意是指一块陶瓷片被打碎成可以吻合的两半块碎片交给新入教的人作为信物,一般是指在宗教事务中。而在误读理论之中,布鲁姆将其引申为完整与矛盾的意思。

  影片《微微一笑很倾城》的中文片名嵌入了贝微微和肖奈游戏里的名字:芦苇微微和一笑奈何。但是英译名如果直译很容易让别人感到困惑,一笑倾城大概会被误会成讲述绝世美女的故事。互联网时代,O2O对大家来说都不是个陌生的概念,即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很符合主角在游戏上相识,转为线下相爱的过程,同时也和他俩未来从事的IT行业也搭了个边,所以有了这个英文片名为《Love O2O》。翻译人员在翻译这个片名的过程中,不是拘泥于中文片名对影片当中人物主角名字加上故事情节的概括,而是从影片的内容出发,讲述两个人相爱的故事,而且抓住了影片中两人相爱的引线,即互联网。中文片名对影片中主角的人名进行限定,而英文片名则从此处发生了偏移,另外找到了影片的绝妙之处,以“提喻”的手法续写了微微和肖奈的故事。

  同样,英文影片《Mr.Holnand’s Opus》也是一个典型换喻极其成功的例子。它讲述了一位平凡的音乐教师霍兰先生的故事,霍兰先生从事教育行业三十年,呕心沥血,不求回报,只愿把自己全部所学奉献给可爱的孩子们。《春风化雨》比喻良好的教育,恰好贴合了影片中霍兰先生从事三十年教育事业的情况。这个四字词语的译名一方面彰显了中国意境,另一方面表现了霍兰先生作为一名诲人不倦的优秀人民教师,对学生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该电影片名被翻译成《霍兰先生的乐章》,乍一看会被中国观众误以为这是一部关于音乐的艺术片,既没有表达影片的核心含义,也达不到展现美学效果的目的。而《春风化雨》则很完美地结合了中国的语境。中国是高语境国家,词语不仅仅是它本身,更重要的是这个词语背后的内涵。春风化雨原指适宜于草木生长的风雨,也用来比喻老师和学校对学生良好的教育。这样的翻译既能够概括影片的核心内涵,而且结合了中国的高语境,可谓恰到好处。
 

布鲁姆误读理论下电影名翻译中误读问题探究
 

  二、替代:重新估价拓展意义领域

  它是为了重新评估前人作品的内涵,以求能够在前人作品意义的基础之上有所突破。这个阶段包括“克诺西斯”和“魔鬼化”。“克诺西斯”是指抵抗与冲破,它本来是用来表示一种粉碎其他物品的工具,类似于我们每个人心中的“一把刀”,足以劈碎心中的每一个细微之处。在后辈诗人那里,“克诺西斯”是一种目的在于与前辈诗人产生割裂的运动。在此中,最关键的是“不连续性”。“在强者诗人身上,‘克诺西斯’是一种修正性的运动,在其中发生了一种与前驱有关的‘倒空’或‘退潮’现象。这种‘倒空’现象是一种解放式的不连续性,它有可能产生出一种仅凭对前驱的灵感和神性的简单重复所无法产生的诗篇。”

  “魔鬼化”主要指的是后辈诗人通过自己的创作将前辈文本中的升华之处变成“低级”的人类欲望,以求创造出自己的低级无意义的幻想,将想象力表现为一撒旦或地狱的力量。在后辈诗人的想象之中,有着既非神亦非人的中间物,使得他有了一种略微超越前辈诗人存在的力量。但是它在拓展的时候一方面可以对前人的文本有所突破,另一方面,又要受到前人文本的规范和制约。当后辈诗人以前辈诗人作品为参照时,一定会受到前辈诗人作品中意义与辞藻的限制,而后辈诗人也会以前辈诗人的作品为基础,努力开创不一样的风格。

  《醉玲珑》讲述的是巫族圣巫女凤卿尘与皇族元凌相爱并结婚,却因为违反巫族祖制引起轩然大波。凤卿尘为了扭转局面,选择发动巫族禁术九转玲珑阵,打破现实世界,重构一个新的时空世界。在时空扭转中,俩人再续前缘,又重新经历了相遇、相知、相爱、相守,最终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剧名沿用了原着的名字,整个故事因玲珑而起,是为《醉玲珑》。对不了解故事甚至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而言,直译为醉玲珑,很容易让人不知所云。所以译名提取了最核心的部分,以两人的感情发展入手,相爱却不能相守,即便冲破一切禁止也只愿陪在对方身边,意译成《Lost Love In Times》,时光中失去的爱,是否能够踏着时光而来?中国的影片片名总是带有着自己的特色,而在外国人的眼中,他们可能不了解中国的文化,或者不能全部将中国的文化内涵融入自己的文化之中。所以在翻译的过程中,中外翻译人员对影片原本的片名进行解码,了解其所表达的意思之后,以接受国的文化为基础重新编码,为中方的影片拓展了新的意义领域。

  英文影片《Waterloo Bridge》的翻译《魂断蓝桥》可谓非常漂亮。电影讲述的是军官罗伊与芭蕾舞演员玛拉相爱私订终身,但因战火无情,罗伊应召回部队参加战争,玛拉为见爱人最后一面,错过了芭蕾舞团的演出,最终失去工作。不久以后,罗伊误被纳入阵亡名单,玛拉悲伤之下沦为娼妓。岂料罗伊会安好无损地回来。玛拉虽然为爱人可以守护在自己身边而开心,但是已为娼妓的玛拉不忍欺骗罗伊,也不愿自己以娼妓之身与罗伊相守。玛拉最终走向了两人初见面的滑铁卢大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世上总有相爱的人不能相守的悲剧,一方视承诺为千斤之重,另一方却因为这样或那样失约,以致相爱却不能相守,最终葬送的是两个人一生的幸福,这就是中国魂断蓝桥的故事。英文片名直译为滑铁卢,以两人相遇同时也是两人恋情结束的地方为名,很有纪念意义。而片名的中文翻译则结合中国的语境,借用中国古典成语魂断蓝桥来形容两人的一生,既准确表达了影片的意思,又贴合中国语境,可谓恰到好处。

  三、重现:重新瞄准作品中心意义

  重现的目的是重新选择和阐释前辈诗人文本的中心意义,它与第二个阶段紧密相连,这时后辈诗人文本占据上风位置。这一阶段包括“阿斯克西斯”和“阿波弗里达斯”。“阿斯克西斯”是布鲁姆从古希腊前苏格拉底时代的科学家们的实践里吸取来的,它是指为到孤独的境地,从而对自身进行净化和升华。他的目的是通过缩略文本意义来限制前辈诗人文本的意义。在这个阶段,诗人从诗歌创作的原则出发,寻求创作诗歌的快乐同时与俗世对抗,通过转换、替代或消磨前辈诗人诗作或风格的影响,来实现自身的与众不同。“阿波弗里达斯”是布鲁姆从古希腊雅典人取来的词,也称为“死者的回归”,死者的返魂。在这个阶段,后辈诗人仿佛上帝的视角容纳吸收前文本,后辈诗人对文本的理解甚至已经超越了前辈诗人对自己的作品的熟知,从而来表达仿佛前辈诗人作品之中想要表达却未能表达的东西,让人们感到仿佛这个作品本身就是后辈诗人所写,而与前辈诗人的关系反倒不那么密切。

  英文影片《Leon:The Professional》的中文片名为《这个杀手不太冷》,讲述的是一名职业杀手Leon在偶然间救了一个全家被杀害的小女孩,但是他和小女孩两情相悦,最后这名杀手为了救小女孩而身亡。Leon是片名中杀手的名字莱昂,英文片名表达的意思是一名专业杀手的故事,这种片名的方式在英文当中非常常见,但是在中文片名之中,如果直译只是单单能说明这个杀手的名字而已,并不足以表达影片的中心含义。而中文翻译《这个杀手不太冷》,一方面契合了英文片名中杀手的意思,另一方面,也突出了影片与普通杀手影片的区别,让人在一看到这个片名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到杀手的人情气味,引人观看这个杀手除了工作以外的故事。情感世人皆有,但与杀手的身份结合起来又会产生怎样的摩擦呢?

  《琅琊榜》讲述的是将门之子林殊因皇帝忌惮和奸臣陷害,满门被灭。十二年后,林殊化身为江左盟宗主梅长苏归来,走上复仇、洗雪冤屈和夺嫡之路。剧名沿用了原着名《琅琊榜》,而剧中的整个故事也源起琅琊榜,因琅琊榜才有了梅长苏的生命,因琅琊榜才有了梅长苏的客卿之名,才能屹立于朝堂之上开启复仇之路。影片以全文主线为片名,并且贯穿全文说明线索的重要。而英译名则从人物命运入手,围绕林殊蜕变成梅长苏的故事,译为《Nirvana in Fire》,火中涅盘,背负难以忍受的痛苦,重生后又堂堂正正地死去。Nirvana表示涅盘,指放下欲望,超脱一切烦恼的境界,这里是化用了“凤凰涅盘”的说法,暗指林殊以梅长苏的身份回归,并以自己的智慧与才华洗刷了林氏与赤焰军的乱臣贼子之名。这部影片被誉为中国的《基督山伯爵记》,在翻译的时候,中外翻译人员在深刻理解影片内涵的基础之上,与西方的翻译习惯对比,参照西方的意义理解,从人物命运入手,达到了与西方语境的完美融合。

  四、结语

  “克里纳门和苔瑟拉的目的在于纠正和续完已逝者,克诺西斯和魔鬼化努力压抑对已逝者的记忆,而阿斯克西斯则是竞争本身——与已逝者的殊死搏斗。”六个修正比在文学批评中各自起着不同的作用,在它们的通力合作下,误读理论才得以实现。也正是因为创造性误读的出现,才能促进双方的文化发展,也更体现了中外双方文化的魅力。中外翻译人员在翻译不同语境或翻译到不同语境国家的作品时,以自身文化为参照,并从别国的语境与情境出发,多方比较考量,尽量在不失原文的基础之上发挥原文辞藻的魅力,这对翻译人员来讲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如何能使翻译既不失中国古典文字的魅力,又可以符合国外友人的文化情境将是持续很久的翻译难题。中方也需要那些能够对文学进行创造性误读的翻译人员,中方优秀的古典文学作品才能更长远地进行传播。

  参考文献

  [1] 哈罗德·布鲁姆.影像的焦虑[M].徐文博,译.北京:三联书店,1989.
  [2]艾洁.哈罗德·布鲁姆文学批评理论研究[M].山东大学出版社,2011:25.
  [3]代丽君.论哈罗德·布鲁姆的文学史观[M].湘潭大学出版社,2010.
  [4]张世英.略谈古今之变——从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想到的[M].北京:北京大学学报,1995.
  [5] 哈罗德·布鲁姆.误读图示[M].朱立元,陈克明,译.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
  [6]车英.冲突与融合——全球化语境下跨文化传播的主旋律[J].武汉:武汉大学学报,2004(1).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