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模因翻译论下民俗文化负载词译介传播

模因翻译论下民俗文化负载词译介传播

时间:2019-07-02 11:46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模因翻译论下民俗文化负载词译介传播的文章,模因翻译论为《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和传播提供新的研究视角。本文不仅对《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进行分类描述, 而且提出相应的翻译策略和方法。

  摘    要: 通过对模因翻译论的理论概述, 探讨《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策略。作者根据奈达对文化的分类, 将《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分为物质民俗文化负载词、精神民俗文化负载词、社会民俗文化负载词和语言民俗文化负载词四类并针对性地提出相应的翻译策略。分析民俗文化负载词作为语言模因传播的意义, 对陕西民俗文化翻译和传播有所启示, 有利于加快陕西民俗文化“走出去”。

  关键词: 模因翻译论; 民俗文化负载词; 翻译策略; 《白鹿原》;

  Abstract: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translation of folk culture-loaded words in White Deer Plain on the basis of Memetics. The folk culture-loaded words from this paper can be classified into material, spiritual, social, and language folk culture-loaded word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lassification of culture by Nida. Meanwhile,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corresponding translation strategies according to the classification. This study offers implications for translation and transmission of folk culture and is of great value in speeding up the pace of folk culture going out in Shaanxi Province by analyzing the significance of folk culture-loaded words as language memes for communication.

  Keyword: memes of translation; folk culture-loaded words; translation strategies; White Deer Plain;

  《白鹿原》是中国当代作家、矛盾文学奖得主陈忠实的作品。《白鹿原》是一部讲述中国农村、农民、民族情感的作品, 是乡土文学的代表作, 包涵丰富的地域民俗文化特色, 被称为“中国版的《百年孤独》”。在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背景下, 《白鹿原》被翻译成不同语种的译本, 其中以美国学者杨孝明先生的英译本成就最为显着, 译者杨孝明先生对作品中民俗文化负载词信息的翻译, 有效传播了陕西的民俗文化, 有利于陕西文学对外的译介和传播。[1]本论文以模因翻译论为理论框架, 以杨孝明先生《白鹿原》译本为研究对象, 从模因翻译论视角来探讨《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翻译的信息处理。

  一、模因翻译论概述

  模因 (meme) 这一词汇出现于英国牛津大学生物进化学家、生态学家Richard Dawkins出版的专着The Selfish Gene一书中。模因是文化进化的机制, 也是文化传播的基本单位, 在进化过程中与自然界的基因有相似的属性, 模因是模仿复制的信息单位, 基因靠遗传传递, 其变异方式是突变和重组, 模因靠模仿传播, 流行语、思想、音乐、网络上各种新词现象都可以看作是模因。模因作为信息的各种表征, 具有信息的某一特定内容。[2]模因概念及其理论已经引起人们的研究兴趣, 已经成为当前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热点之一, 众多研究者着手对模因进行系统而深入地探究, 形成了关于模因的理论———模因论。何自然先生于2005年在《语言科学》杂志上发表“语言中的模因”文章, 运用模因论探究语言中的各种现象, 该论文发表引发了众多学者对模因论的关注, 不同学科领域的研究者开始把模因论与自己的研究领域结合, 从模因论的角度探讨各自领域的相关话题的研究, 如外语教学的应用、语言学习的应用、修辞研究、公示语研究、文化研究、流行语流行原因研究、文学研究应用等。模因与翻译的研究最早是由芬兰学者Chesterman在其专着《模因翻译论———翻译理论中的思想传播》中提出的。[3]Chesterman借助模因论的系统分析了各个时期的翻译理论和翻译思想, 建立了翻译理论发展学说———模因翻译论。他把翻译的观点、概念、策略及翻译理论都称为翻译模因 (translation memes) 。翻译模因不断得到复制和传播, 形成翻译模因库, 翻译模因库中有五种超级模因是对等模因、意译直译模因、源语目的语模因、写作模因与不可译模因。[4]模因翻译论认为翻译过程就是语言模因不断复制传播的过程, 翻译即是把源语模因以翻译译文为表达向目的语模因复制传播的过程, 翻译语言是模因跨文化疆域进行传播的生存载体。

模因翻译论下民俗文化负载词译介传播

  二、模因翻译论与民俗文化负载词传播

  民俗文化象征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文化, 民俗文化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在弘扬优秀的中华民族文化中起着关键的作用, 由于各民族在居住环境、历史背景、地理位置、生活方式、社会制度、宗教信仰和思维方式等方面存在巨大差异, 这使得各个民族形成自己独特文化内涵的语言体系和民俗文化遗产, 体现在词汇层面上就是民俗文化负载词。民俗文化负载词也称民俗文化专有项, 指源语中词汇所蕴含的文化内涵不能在目标语中找到相对应的词汇。民俗文化负载词是“在文本中出现的某些项目, 由于在译语读者的文化系统中不存在对应项目或者与该项目有不同的文本地位, 因此在源语文本中的功能和涵义转移到译文时发生了翻译困难”。“这里的不同的文本, 是指因意识形态、惯用法或使用频率等方面的差异而有不同的价值”。[5]所以, 我们可以这样认为, 如果译出语中的词、词组或短语翻译后很难让译入语读者理解和接受, 我们把其称为民俗文化负载词。语言与模因关系密切, 语言是模因的载体之一, 语言本身就是一个模因系统, 语音、词汇、句法、语篇等都可以看成是模因单位。[6]模因翻译论指出翻译是模因进行跨文化传播的生存载体, 民俗文化负载词是一种特殊的模因单位, 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过程就是模因跨文化传播的过程。译者要将民俗文化负载词翻译出来, 首先必须解读源语模因 (民俗文化负载词) 并被其感染, 成为这些源语模因的宿主, 然后译者再用目的语模因对源语模因 (民俗文化负载词) 进行重新编码, 以另一种载体来传播源语模因 (民俗文化负载词) 。从模因翻译观角度来看, 语言层面的因素 (即词汇的语用意义能否顺利传播给译入语读者) 不是民俗文化负载词翻译的难点, 而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在于其文化内涵的处理, 因此译者要考虑如何更好地传达民俗文化负载词汇的文化内涵, 努力推动中国文化的传播, 增强和展示中国文化软实力。

  三、从模因翻译论看《白鹿原》英译本中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策略

  依据美国翻译理论家和语言学家奈达的思想, 文化依照其特点可以包括生态文化、物质文化、社会文化、语言文化和宗教文化五个方面。[7]本论文将参照翻译家奈达对文化的划分, 结合《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词汇的特点, 把《白鹿原》中的民俗文化负载词分为物质民俗文化负载词、社会民俗文化负载词、精神民俗文化负载词和语言民俗文化负载词。《白鹿原》是一部地域特色鲜明的小说, 小说描绘出独特的风土人情、展现出特有的物质文化遗存、呈现出独具特色的精神民俗文化及体现出深厚的关中方言文化内蕴。小说中所蕴含的民俗文化信息该怎样翻译才能让目标语读者理解呢?这就需要译者要解读源语中的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 译者受到感染后成为新宿主, 对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编码和解码, 使源语模因得到传播, 达到文化模因翻译的等值。

  1. 物质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的翻译

  物质民俗文化主要指人们日常的物质生产文化和消费文化, 是由人们日常生活中生产与消费的物品和产品构成, 主要包括建筑、饮食、服饰、交通工具等。在《白鹿原》中有较多物质生产文化与消费文化负载词。其中比较突出的物质民俗文化负载有“祠堂”“铁齿大耙子”“风箱”“牛车”“门楼”“罐罐花馍”“炕”“四合院”“褡裢”“大襟袄”等。这些物质文化负载词分别翻译“ancestral hall”“iron-tooth rake”“airbox”“barrow”“gatehouse”“steamed bun”“kang, a heatable brick bed in North China”“siheyuan, a traditional single-story house with rows of rooms around the four sides of a courtyard”“dalian, a long bag sewn up at both ends with an opening in the middle”“dajin, Chinese ao dress with slanting side opening”。在这些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中, “祠堂”“铁齿大耙子”“风箱”“牛车”“门楼”“罐罐花馍”都采用了直译的翻译方法, 如“祠堂”是传统民间信仰的设施, 主要用来供奉祖先或先贤, 是比较大而庄重的地方, ancestral这个词就和源语词汇意思相似, 所以采用直译的翻译方法, 不仅可以保留原文内容, 而且可以保留源语的形式。“牛车”为中国独有的物质文化词汇, 译者把它翻译成手推车总称“barrow”。可见译者为目标语读者所考虑, 采用了归化的翻译策略。随着国际间文化交流的传播, 越来越多的传统汉语词汇采用音译方式被传播到海外, 被英语国家读者所接受和理解, 如“风水” (fengshui) 、“豆腐” (tofu) 、“饺子” (jiaozi) 等, 无需加注释说明。而《白鹿原》这部小说中蕴含众多的中国传统文化词汇, 如“炕”“四合院”“大襟袄”和“褡裢”在英语世界中无法找到相对应的表达方式, 译者采用了音译加注释的翻译方法进行处理。炕是中国北方地区类似于床的建筑设施, 既可以取暖又可以休息, 炕是由砖石构成, 墙中筑有烟道, 上面铺有石板, 石板上附有泥, 等泥干后铺席即可使用。为了让目标语读理解炕的文化内涵, 故翻译时采用异化的翻译策略, 来弥补源语与目的语之间的文化差异。“大襟袄”在英语中也找不到对应的物品, 译者直接采用了音译加补偿的翻译手段来表示英语语言中不存在的物品。“褡裢”是旧时人们出门装钱物的口袋, 是中国特色的物品, 译者翻译时采用音译相结合的翻译方法, 对褡裢的形状进行描写。

  2. 社会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的翻译

  社会民俗文化是一个大的文化范畴, 主要包括民间社团民俗与民间制度民俗, 具体体现在人生礼仪习俗, 主要指婚礼、诞生礼、人名称谓等。《白鹿原》中对婚礼的描写是小说中重要的民俗元素, 新郎带着聘礼和花轿来迎接新娘, 然后在新郎家进行拜堂仪式, 体现出中国传统的婚礼文化, 这与西方基督教牧师相关的婚礼仪式与众不同, 这就要求译者在翻译有关婚俗文化负载词时采用异化的翻译策略, 因为这样可以最大化的体现中国文化特色, 有利于中国文化走出去, 同时异化的翻译策略在某种程度上有损译文的可理解性, 译者可以采用增加注释的方式进行补充, 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理解上的差异。一些婚俗的负载词模因采用直译或注释的翻译方法, 如“做媒” (matchmaking) 、“媒人” (matchmaker) 、“定亲” (engagement) 、“八字” (eight character about one’s birth) 、“婚礼” (traditional Chinese Baitang wedding) 等。一些婚俗文化负载词模因采用意译或音译的翻译方法, 如“聘礼” (betrothal money or goods, in the novel, is cotton and wheat) 、“花轿” (bridal sedan chair) 、“闹房” (tease the bride) 、“回门” (mothering) 、“唢呐” (suona) 等。称谓的习俗也是社会民俗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 中国自古就有长辈给晚辈取名的传统, 取贱名的习俗在《白鹿原》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在医学、科技不发达的年代, 人们认为贱名的孩子比较好养, 同时也表达了长辈对晚辈的祝福和希望。译者根据翻译界“名从主人”的翻译原则, 译者采用音译和直译翻译方法来处理文本中的称谓语, 如“马驹” (Maju) 、“芒儿” (Manger) 、“五女” (the fifth girl) 、“黑娃” (little black) 、“狗蛋” (doggy) 、“兔娃” (rabbit) 等。

  3. 精神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的翻译

  精神民俗是人们在认知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心理文化现象, 精神民俗又称信仰民俗, 主要指人们对宗教的信仰、人们对神灵的崇拜和迷信等, 精神民俗是一个民族心理意识形态的反映。[8]小说《白鹿原》有关于精神民俗的叙述, 这些描述映射了处于变革时期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小说中对精神民俗的刻画主要涉及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信鬼神和崇拜自然的封建信仰, 另一方面以儒家思想为主的宗法哲学。那个年代, 人们相信人虽死但灵魂存在的思想, 人们想尽办法来驱鬼神, 保平安幸福。在小说中也描述人们对自然的崇拜, 希望能够风调雨顺农业丰收, 这是传统农耕社会人们心理文化的一种反映。这些精神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采用归化的翻译策略, 如“桃木” (peach wood) 、“桃木辟邪” (the wood from the peach tree could protect against evil and ghost) 、“鬼魂附体” (a ghost spirit presumed to speak or act through a medium) 、“龙王爷” (Longwang, ruler of sea and raining) 、“菩萨心” (Kindhearted Avolokitesvara, Bodhisattva of Great Mercy and Compassion in Buddhism) 、伐神取水 (pray for raining) 等。祭祖时农耕社会的重要事件, 这种英雄崇拜是是人们精神民俗文化的重要部分, 通过祭祀, 叩拜祖先, 来表达对祖先的尊敬和崇拜, 希望能得到祖先的保佑和祈福, 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 这些精神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在翻译时多采用归化的翻译策略, 如果没有任何相似的词汇时才采用异化的翻译策略。如“宗谱” (genealogy) 、“祭祖” (ancestor cult) 、“祭桌” (the desk used to offer ancestor the sacrifice by descendant) 、“上香” (offer incense to ancestor) 、“叩拜” (bow in salute) 等。

  4. 语言民俗文化负载词模因翻译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 民俗文化又是语言的精华, 方言习俗是语言民俗文化一种主要表现形式。方言是乡土语言的形式之一, 方言又称乡土语言单位。[9]作品《白鹿原》中使用了大量的陕西方言模因, 为作品增添了浓厚的乡土气息, 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更加贴近生活和真实自然。这些增强了译出语读者对原着的阅读兴趣, 让读者感受到源语作品中地域文化的精髓, 但是同时也给译者带来翻译上的困难。杨孝明先生的译例中多采用归化的翻译策略, 如, “耙耱” (harrow) 、“稀欠” (rare) 、“中人” (go-between) 、“婆娘见识” (shortsighted) 、“尾巴巴一回” (the last time) 等。通过归化的翻译策略来翻译方言模因, 有利于目标语读者理解源语模因, 实现语言民俗文化负载词的译介和传播。

  结语

  综上所述, 模因翻译论为《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和传播提供新的研究视角。本文不仅对《白鹿原》中民俗文化负载词进行分类描述, 而且提出相应的翻译策略和方法。由于民俗文化负载词的翻译难度较高, 本研究只是翻译理论与文本实践的一个简单结合, 还有必要基于实证研究, 收集建立陕西乡土文学民俗文化负载词的语料库, 让民俗文化负载词语料库在陕西地域文学的翻译实践和翻译研究中发挥功能, 并最终推动和促进陕西地域民俗文化的译介与对外传播。

  参考文献

  [1]杨孝明.试译《白鹿原》[J].中国翻译, 2013 (6) :87-93.
  [2]Distin, K. The Selfish Meme:A Critical Reassessment[M].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20.
  [3]Chesterman. Memes of Translation[M]. Amsterdam and Philadelphia:John Benjamin, 1997:7.
  [4]何自然.语言模因理论与应用[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 2014:93.
  [5]张南峰.艾克拉西的文化专有项翻译策略评介[J].中国翻译, 2004 (1) :18.
  [6]陈新仁.词汇-语法创新的语言模因论解读[J].外语教学, 2017 (3) :12-15.
  [7]Nida, E. Language, Culture and Translation[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
  [8]杨景震.中国民俗大系陕西民俗[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2003.
  [9]周领顺.汉语“乡土语言”翻译研究前瞻[M].山东外语教学, 2016 (5) :88-89.
  [10]陈忠实.白鹿原[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3.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