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存现构式对汉英动词语义的压制

存现构式对汉英动词语义的压制

时间:2019-05-27 10:54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存现构式对汉英动词语义的压制的文章,存现构式是语言中表示存在、出现、消失的构式, 其对内在构式成分具有强烈的压制作用。主要体现在:在动词论元上, 及物动词的施事和工具论元被抑制或剪切, 处所和受事论元被凸显;不及物动词的施事被抑制, 客体被凸显。

  摘    要: 存现构式压制是汉英语言中一种重要语言现象。存现构式压制可分为存现构式对动词论元的压制和存现构式对动词语义的压制。对动词论元的压制主要体现在及物动词的施事和工具论元被抑制或剪切, 处所和受事论元被凸显;不及物动词的施事受到抑制, 客体被凸显。语义压制主要体现在不同类型的动词处于存现构式中其事件义受到抑制和凸显上。

  关键词: 压制; 存现; 构式; 凸显; 抑制;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language phenomenon in Chinese and English languages, the suppression by existential/presentational constructions can be divided into the suppression of verb arguments and the suppression of verb semantics. The suppression of verb arguments is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suppression or cutting of the agents and instrumental arguments of transitive verbs, and the highlighting of premises and object arguments; the agents of intransitive verbs are suppressed and the objects are highlighted.Semantic suppression is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fact that the event meanings of different types of verbs are suppressed and highlighted in existential/presentational constructions.

  Keyword: suppression; existential/presentational; constructions; highlighting; suppressing;

  存现构式是以研究事物的存在、出现、消失为主要内容的构式, 这一构式历来引起人们的关注。然而过去的研究人们多从结构上、语义上, 而很少从认知上, 特别从压制的角度进行研究。本文拟从压制的角度探讨存现构式对其内在成分的压制不失为对过去研究的一个补充。

  1、 存现构式对动词论元的压制

  存现构式对动词论元的压制可分为:存现构式对及物动词论元的压制和对不及物动词论元的压制。先看前者, 董成如从论元结构和意义两个方面论证了存现构式的非宾格性, 也就是凸显处所论元、客事论元, 且客事论元位于动词后面。进入存现构式的及物动词因与非作格动词拥有共同的施事, 同时与非宾格动词拥有共同的受事, 因而具有非作格和非宾格的特点。这样, 动词的意义和存现构式的意义就发生了冲突。要使及物动词能进入存现构式并融入其中, 就必须抑制或剪切其非作格性, 而凸显其非宾格性。落实到动词论元上就是:抑制或剪切施事和工具论元, 凸显处所和受事论元, 从而满足存现构式对论元的要求, 进而将论元结构非宾格化[1]。例如:

  (1) 墙上挂着一幅画。

  例 (1) 凸显的不是“谁”通过什么手段把“画”挂在墙上, 而是凸显一种存在———“墙上有一幅画”, 而且这种存在是通过“贴”的方式来实现的。

存现构式对汉英动词语义的压制

  再看后者, Burzio在乔姆斯基“管约论” (GB) 的基础上提出了不及物动词的次分类[2]:非宾格动词和非作格动词。所谓非宾格动词就是指在深层结构中只带宾语, 没有主语;非作格动词是指在深层结构中只有主语而没有宾语。前者体现受动性, 大体和汉语中的非自主动词相当;后者体现施动性、意愿性, 大体和汉语中的自主动词相当。

  非作格动词的参与者多体现多种身份。例如“concentrate”“think”“watch”等词既可以体现施事又可以体现经事;“run”“move”“walk”既可以体现施事又可以体现移事;“stand”“sit”“lie”既可以体现施事, 又可以体现身体的某种姿势, 同时又可以体现身体的某种状态。这样动词论元的多重性就会和构式论元单一性产生矛盾。要使动词论元和构式论元保持一致, 就要对动词论元进行压制, 具体来说, 就是存现构式对施事进行抑制, 对客体进行凸显, 将施事背景化, 将客体前景化。比如在“她要走了”这句话中, “走”凸显的是“走”的施事, 也就是关注“谁”要走了;但在“班级里走了一个学生”这句话中, 凸显的就不再是“谁”要走了, 而是“走”的持续状态, 即移事, 类似这样用法的动词还有“飞”“爬”“游”“跑”等。当动词的参与者既包含施事, 又包含经事时, 存现构式往往只凸显经事, 而抑制施事。例如:

  (2) 床上睡着两名学生。

  “睡”既体现睡觉行为的主体———施事;又体现“睡”的状态———经事。当睡觉人进入睡眠状态, 无法有意控制自己行为时, “睡”就只能表现为睡觉人的一种经历。在存现构式的压制下, 动词“睡”体现其动作的经事性, 而抑制其施事性。

  “站”“坐”“趴”“蹲”“躺”“跪”等词, 既体现其施事性, 又体现其经事特征。但在存现构式的压制下, 这些动词的施事性往往被压制, 而经事特征 (存现主体所处的位置或状态) 往往被凸显。例如:

  (3) 窗户的旁边坐了两个年轻人。

  例 (3) 凸显的是经事, 而抑制施事, 并将其背景化。

  2、 存现构式对动词语义的压制

  存现构式的语义压制主要体现在存现构式对动词事件义的压制上。任何一个事件都是一个时间的整体, 都有开始前的预备阶段、起始阶段、中间阶段、终止阶段、结束后的结果阶段或结束状态。事件的每一个阶段的开始都预设着前一阶段的结束, 同时也预设着后一个阶段的存在。在整个动作事件中, 起始、中间、终止是核心, 而预备和结果是边缘。动词的编码主要针对动作的起始、中间、终止阶段, 但在构式的压制下, 也有表征动作的预备或结果状态的[3]。

  活动动词是非完结性动词, 它既可以凸显动作的持续;也可以凸显结果的持续, 这样就与“着”字存现构式表持续义一致。因此, 活动动词很容易进入到“着”字存现构式中。例如, “游”“飞”“飘”等动词表示动作的持续, 凸显事件的中间阶段:

  (4) 水里开着两只船。

  (5) 屋里飞着一只苍蝇。

  (6) 山上飘着一面旗。

  例 (4) 既不凸显“船”什么时候开始开, 也没有凸显开到什么时候结束, 而是凸显“船”持续不断的开的状态, 例 (5) (6) 也是如此。

  (7) 门口站着一个哨兵。

  例 (7) 在“着”字存现构式的压制下, 它既不强调哨兵“站”的行为从什么时候开始, 又在什么时候结束, 也不强调为“站”的行为所付出的努力, 而是强调其“站”的持续状态, 从而将“站”非宾格化。

  “睡”类动词和上述“走”类有所不同。“睡”类动词因“人睡着”而失去对行为的控制, 因而此类动词进入“着”字存现构式, 凸显的是结果状态。例如:

  (8) 沙发上躺着一个小孩。

  例 (8) 主要凸显的是“小孩躺在沙发上无意识的状态”。

  活动动词在“了”字存现构式中, 中间过程被抑制, 终止阶段和结果状态被凸显, 表达事物在某行为结束和结束后存在的状态。如例 (9) 凸显的不是“走”的过程, 而是“走”这一动作的完结和完结后的结果状态:

  (9) 他们村走了一群年轻人。

  “坐”类动词包括由不处于某种姿态到处于某种姿态的变化过程, 但它和“睡”类动词有所不同。“坐”类动词在进入某种姿势后, 需要施事不断投入能量, 这种状态才能维持下去。所以“坐”类动词凸显的是动作完结后姿势维持状态;而抑制了动作实施的过程和为维持姿势施事所做的努力。例如:

  (10) 树下站了一个人。

  “睡”作为活动动词, 包括施事将自己的身体由不处于睡眠状态变为处于睡眠状态的过程。但在存现构式的压制下, “睡”的动作过程被抑制, 而“睡”动作的完结或结果被凸起。例如:

  (11) 床上睡了一个人。

  达成动词是指动作和状态终止阶段的动词。因此, 这类动词与表持续的“着”字存现构式不相容。要使两者相容, 就必须对达成动词进行压制。具体做法是:抑制其终止阶段, 凸显其中间阶段, 激活其结果状态[4]。因此, “山上架着炮”有歧义:它既可以表架炮过程, 也可表架炮结束后的状态。有些达成动词的中间过程持续时间较长, 如“煮”“蒸”“腌”“烧”“热”“泡”“烤”等, 它可以只凸显这些动词的过程而不考虑其结果状态, 如例 (12) :

  (12) 锅里煮着鸡, 咕嘟咕嘟冒着汽。

  例 (12) 既不强调“鸡”是什么时候开始煮的, 也不强调什么时候能煮好, 而只是强调“鸡”被煮的过程。

  也可以只考虑结果而抑制动词的中间过程和终止阶段。如例 (13) :

  (13) 锅里煮着鸡, 你盛着吃吧。

  而对于像“刻写”“穿戴”“安放”等这些持续时间较短的达成动词, “着”字存现构式只凸显事件的结果状态, 而抑制中间过程和终止阶段, 从而使这些动词与构式相容。如例 (14) , 强调的只是“写”这个动作的结束, 而不是“写”的过程:

  (14) 墙上刻着四个大字。

  例 (15) 和 (16) 也是如此:

  (15) 屋里放着很多东西。

  (16) 腰里绕着一根绳子。

  英语存现构式对达成动词也有压制作用。马怀忠以“There Is No V-ing”构式为例, 对进入该构式的动词做了统计, 认为表动态终止性的达成动词进入“There Is No V-ing”构式会很受限制, 必须受到“There be”构式的压制而呈现非完结性后才能进入“There Is No V-ing”构式中[5]。他以例 (17) (18) 为例进行说明:

  (17) There is no knocking at the door.

  (18) There is no dialing his number.

  例 (17) 中的“knock”是动态终止性的达成动词, 按理是不能进入该构式的, 但在受“There is”构式压制, 动词具有了非完结性后, 才能进入该构式;例 (18) 中的“dial”也为动态终止性动词, 按理也不能进入“There be”构式, 但在受了“There be”构式压制, 动词具有了非完结性后, 就具有了进入该构式的条件。

  动名词后缀“ing”有使动词名物化的作用。如果在动态终止性动词和动态持续性动词的后面加“ing”, 该动词就具有了名词的特征, 如果再在“V-ing”前加上“No”, 它名词性就更突出了。因此, “no parking”“no dropping”“no covering”“no winning”就具有了和“no possibility”“no poverty”“no photo”同功能的特征, 具有非完结性。但此时的“No V-ing”还不能算完全的非完结性, 要使“No V-ing”的非完结性更强, 就要把它置于“There be”构式之中, 接受“There be”的压制。因为在“There be”构式中, “There be”后面要求出现名词, 而名词是不强调完结性的。因此, 在“-ing”, “No”和“There be”构式的共同压制下, 动态终止动词和动态持续性动词呈现非完结性, 使整个构式持续化。

  “There Is No V-ing”构式压制之所以能成功, 是和概念转喻作用密不可分的。“V-ing”后能带宾语, 说明它还具有动性, 但在“No V-ing”和“There be”构式的共同压制下, 它的动性特征受到抑制, 名词性特征得到凸显, 表示存在的结果和状态, 这正好符合用“动作转喻存在状态”的认知原则。例如:

  (19) There is no putting the rubbish here.

  例 (19) 中的“putting”, 作为一个动名词还是有动性的, 但在“There Is No V-ing”构式的压制下, 动性受到了抑制, 结果和状态得到了凸显, 因而使整个构式具有持续义。

  达成动词进入“了”字存现构式, 在构式的压制下, 中间过程被抑制, 终止阶段被凸显, 同时增加了结果状态。如例 (20) :

  (20) 院里砌了一个花池。

  例 (20) 强调的是“砌”的终止阶段与结果, 而抑制的是“砌”的过程。因此, 例 (20) 可以解读为“花池已砌完并存在于院子里”。

  例 (21) 也是如此:

  (21) 墙上挂了一幅画。

  例 (21) “挂”作为一个及物动词, 应该有“挂”的准备阶段、起始阶段、中间阶段、结果阶段或结束状态阶段, 但在存现构式的压制下, 抑制了事件的起始阶段, 保留和凸显了事件的终止阶段, 激活了事件的结果状态, 使及物动词和存现构式保持一致, 这时的及物动词不再表示实在的动作, 而只是表示实物在某处的隐现或隐现后的状态。

  状态动词本身表示状态, “着”字存现构式本身也表示状态, 这样两者放在一起, 在意义上就显得多余或重复。因此, (Grice量准则) 若状态动词后面出现“着”, 就一定有其它含义。比如“着”字存现构式中可接纳“有”和“存在”两动词, 很显然这和两个动词的意义有关。“有”和“存在”表状态, 这和存现构式的存现状态义相吻合, 因而达到凸显事物相对稳定性而抑制动作临时性的目的。例如:

  (22) 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国家。

  (23) 在我心中永远存在着一个美好的梦想。

  上两例中的“有”和“存在”就分别表示“国家”和“梦想”的相对稳定的存现状态。

  状态动词在“了”字存现构式的压制下, 赋予状态动词以完结性, 使动词产生存在状态的含义。例如:

  (24) 图书馆前有了一片草坪, 就不能再栽树了。

  (25) 秋天到了, 早晚马上有了秋的凉意。

  成就动词也称瞬间动词, 具有完结性特征, 很显然, 这与“着”字存现构式的非完结性有矛盾。同时又由于“着”字存现构式既不能凸显成就动词状态变化的过程, 又不能凸显状态变化后的结果。因此, 它不能进入“着”字存现构式中, 因而“着”字存现构式也就不能对成就动词进行压制, 所以例 (26) 不能接受:

  (26) 路边死着一个人。

  但若成就动词放在“了”字存现构式中, 就能受到压制。因为成就动词在“了”字存现构式压制下, 其完结性得到肯定, 进而使状态义得到加强。比如“死”具有完结性特征, 但在例 (27) 中, 除了确认生命完结以外, 还增加了“死”的结果状态, 表示“狗”的生命完结以及完结后的状态。例如:

  (27) 路边死了一条狗。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 “着”字存现构式主要接纳活动和达成动词以及“有”“存在”等表状态的动词, 用来表示事物的存在状态;而“了”字存现句主要接纳成就、达成和活动动词, 有时, 也能接纳状态动词, 但状态动词在这里发生了一些变化:事件变化的过程被抑制了, 事件变化的终止阶段和变化后的结果状态被凸显, 用来表示动作的完结和状态的持续。

  3、 结论

  存现构式是语言中表示存在、出现、消失的构式, 其对内在构式成分具有强烈的压制作用。主要体现在:在动词论元上, 及物动词的施事和工具论元被抑制或剪切, 处所和受事论元被凸显;不及物动词的施事被抑制, 客体被凸显。在动作过程的凸显和抑制上, 活动动词在“V+着”构式中, 动作的持续过程被凸显, 动作的终止阶段和结果状态被抑制;在“V+了”构式中, 动作的终止阶段和结果状态被凸显, 而中间过程被抑制。达成动词在“V+着”构式中, 终止阶段被抑制, 其中间阶段被凸显, 结果状态被激活;在“V+了”构式中, 中间过程被抑制, 终止阶段被凸显, 同时增加了结果状态;在“There+be”构式中, 动作的中间过程受到抑制, 结果和状态得到凸显。状态动词在“V+了”构式中, 赋予了状态动词以完结性, 使动词产生存在状态的含义。成就动词在存现构式中, 动作的完结性和状态性被凸显, 其动作过程性被抑制。

  参考文献

  [1]董成如, 杨才元.构式对词项压制的探索[J].外语学刊, 2009 (5) .
  [2] Burzio, L.Italian Syntax:A Government and Binding Approach[M].Dordrecht:Reidel, 1986.
  [3] Lakoff, G. and M.Johnson.Philosophy in the flesh:The embodied Mind and its Challenge to Western thought[M].New York:basic book, 1999.
  [4]董成如.也谈存现句中“着”和“了”的差异[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0 (3) .
  [5]马怀忠.“There is No-Ving构式”的CMC研究[J].海外英语, 2012 (3) .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