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英语论文 > 卞之琳《英国诗选》的意向表现及翻译原则

卞之琳《英国诗选》的意向表现及翻译原则

时间:2018-02-09作者:学位论文网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卞之琳《英国诗选》的意向表现及翻译原则的文章,摘 要: 卞之琳的译诗集《英国诗
  摘 要: 卞之琳的译诗集《英国诗选》中的诗人们非常注重诗歌意象的运用。他们创造性地运用具体、鲜明、生动、贴切的意象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情感,其诗作中的意象表现出丰富多样、异彩纷呈的特点。卞之琳在翻译这部译诗集中的诗歌意象时遵循忠实原则,基本上做到了准确传译原诗意象;其译诗能像原诗一样形象、生动、富于艺术感染力,原诗的情思和意味在译诗中得到了充分的艺术化的体现。
 
  关键词:卞之琳;《英国诗选》;意象;翻译。
 
  意象是诗歌的构成要素之一。意象之于诗,犹如根之于树、蕊之于花、血液之于人。它是诗歌的灵魂,是诗歌最显着的艺术特征。诗人创作诗歌,不能不重视意象在诗歌中的运用,译者翻译诗歌,不能不重视意象在译诗中的迻译。陈植锷在其专着《诗歌意象论》中说:“一首诗歌艺术性的高低,取决于语言意象化的程度如何移用到译诗,一首译诗艺术性的高低,自然也取决于原诗意象迻译的程度如何。因此,译诗要保持原作的神韵,要保持原作的艺术效果,意象的传译尤为重要。作为诗人、翻译家,卞之琳深知意象传递在诗歌翻译中的重要性,他在自己的译诗实践中,将原诗意象在目的语中忠实地再现了出来。下面将对其译诗集《英国诗选》中的意象及其翻译进行分析探讨。
 
  一、《英国诗选》中的意象。
 
  《英国诗选》是卞之琳的一部译诗集。这部译诗集包括 16 世纪至 20 世纪 30 年代 30 位英国诗人的 74 首诗歌作品。这些作品时间跨度大,所涉诗人十分广泛,是一部较有代表性的英国诗歌选集。《诗选》中的诗人们,无论生活在哪个年代,都非常注重诗歌意象的运用。他们创造性地运用具体、鲜明、生动、贴切的意象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感受,其诗作中的意象表现出丰富多样、异彩纷呈的特点。
 
  莎 士 比 亚 在 其 十 四 行 诗 中 以“time’s bestjewel”(时间的瑰宝)、“swift foot”(飞毛腿)、“death’s second self”( 死 亡 的 影 子)、“theashes of his youth”(青春的死灰)等意象感叹岁月无情、生命易老,告诫人们要珍惜生活,享受爱情。他还以“antique pen”(古雅的手笔)、“blackink”(墨痕)、“Muse”(缪斯)喻指诗,表明唯有诗能战胜时间,让美和爱与时间共存、永放光芒。邓恩在《别离辞:节哀》中别出心裁地将几何学的两脚规(twin compasses)作为意象,用来象征诗人与妻子身心和谐统一的永恒结合,寄寓着诗人忠贞不渝的爱情。济慈在《希腊古瓮曲》中将古瓮拟人化,称其为“unravish’d bride of quietness”(保持贞节的宁静的新娘)、“foster-child of silence andslow time”(漫漫长岁的沉默的养子)以及“sylvanhistorian”(林野的史家),并通过一连串生动鲜活的感觉意象,把古瓮上静态的图案描述得栩栩如生,给读者展现了一幅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古代风情画,使人如临其境。阿诺尔德在《多弗海滨》中把“信仰”幻化为“大海”(“The Sea of Faith)”,通过大海的忧郁(“melancholy”)、大海退缩的咆哮(“withdrawing roar”)、大海永恒的哀音(“eternalnote of sadness”)等意象来表现诗人为信仰的萎缩而感到忧伤和悲哀的心情。
 
  的确,《英国诗选》中的诗歌充满了意象,其中许多意象是通过比喻、象征手法表现出来的。布莱克的《扫烟囱孩子》一诗写道:“他看见千千万万的扫烟囱的孩子 / 阿猫阿狗全都给锁进了黑 棺 材。”(That thousands of sweepers, Dick, Joe,Ned and Jack, /Were all of them lock’d up in coffins ofblack.)[2]98-99他用“黑棺材”(coffins of black)喻指烟囱,生动形象地表现了穷苦人家孩子悲惨凄苦的生活处境。他的另外两首诗《一棵毒树》和《老虎》更是成功运用比喻、象征手法的典范之作。《一棵毒树》将愤怒比作幼苗,诗人通过眼泪、微笑、苹果和毒树等具有隐喻和象征意义的意象,生动有力地表达了自己对敌人的愤恨之情。《老虎》一诗塑造了一个象征凶猛、强大、暴力的老虎形象。它那炯炯两眼中的火(the fire of thine eyes)、那强健的心肌(the sinews of thy heart)、那可怕的手和脚(dread hand … and dread feet),展示着原始雄性的力量之美,犹如燃烧在黑夜林莽的辉煌的火光(Tiger!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具有一种巨大的破坏力。布莱克赋予老虎这一意象丰富深刻的象征内涵。人们在解读《老虎》的过程中,不断对它进行新的理解与诠释,努力从不同视角挖掘出它多重的象征意义。像布莱克一样,《英国诗选》中的其他诗人,如邓恩、雪莱、济慈、叶芝、艾略特,等等,都是运用比喻和象征手法表情达意的能手。他们通过比喻、象征赋予普通物象深刻的含义,构成诗歌深远的意境,给诗歌带来无穷的意味。
 
  除了比喻性意象和象征性意象,诗选中大量出现的还有描述性意象。描述性意象是诗人通过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动觉等感官捕捉客观物象,并对其进行描摹而产生的意象。这种意象更接近客观物象。但是,它并非纯客观的物象,而是融入了诗人的主观情思。它具体可感、真切可辨,是诗人心灵对客观世界最直接的反映。格雷的《墓畔哀歌》充满了描述性意象。诗人在开篇就用丰富的视觉、听觉和动觉意象,描述了一幅乡村黄昏时肃穆、寂静、萧瑟、苍凉的景象,给读者以强烈的感官刺激。通过这些景物描写,读者能够感受到诗人的忧郁、惆怅和伤感,以及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
 
  《英国诗选》中由描述性意象构成的诗篇不胜枚举。不过,描述性意象并不只是直白的描摹,它可包含比喻、象征手法的运用。比喻性意象、象征性意象组合的诗也常常有描述性意象穿插其间。事实上,诗人在创作一首诗时,往往三种意象兼而用之。雪莱的《西风颂》就是三种意象兼而用之的例证。诗人在诗中对西风作了许多生动的、富有象征意义的描写。如诗歌开篇这样描写道:“狂放的西风啊,你是秋天的浩气 / 你并不露面,把死叶横扫个满天空,/ 像鬼魂在法师面前纷纷逃避。”诗句通过“狂放的西风”(wild West Wind)、“死叶”(the leaves dead)、“鬼魂”(ghosts)、“纷纷逃避”(fleeing)等描述性意象描写了西风扫落叶的景象。这里,比喻和象征的手法也得到了生动巧妙的运用。诗人把西风比作“秋天的浩气”(breathof Autumn’s being),用明喻“像鬼魂在法师面前纷纷逃避”(like ghosts from an enchanter fleeing)来形容西风的强劲力量和西风扫落叶的摧枯拉朽的巨大威力,并借西风扫落叶象征新生、强大的革命力量消灭腐朽、残败的反动势力。诗人在诗中还以“残叶”(decaying leaves)、“种子”(seeds)、“风暴”(storm)、“流云”(swift cloud)、“海浪”(wave)等象征性意象衬托西风。通过对西风席卷大地、横扫长空、摇撼大海的壮观景象的描写,诗人抒发了自己对西风的热爱与赞美之情,表达了自己的革命豪情,以及对自由与新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看到丰富的意象是《英国诗选》的重要特征,是诗人表达思想、抒发情感的重要的艺术手段。诗选中的不少诗歌脍炙人口、久诵不衰。它们具有鲜明独特的意象,具有由这些意象有机组合形成的鲜明独特的意境。因此,要把《英国诗选》中的原文译成中文,要让中国读者充分欣赏英国诗歌、充分领悟诗人的情思和诗歌的内涵,诗歌意象的忠实传译不可不谓举足轻重的一环。
 
  二、《英国诗选》中意象的翻译。
 
  卞之琳非常重视诗歌意象的翻译。他对《英国诗选》中原诗意象的传译,突出表现在其忠实的一面。这一翻译特点与他的翻译思想是一致的。卞之琳一贯强调“信”,他认为,“把外国的诗译成中国语言,既要有原诗在其本国语言里的同样或相应效果,又要保持它外国的本来面目。”我们对卞之琳的译诗与原诗进行比较分析,会发现他不随意改写或删减原诗意象。在诗歌意象的传递方面,他遵循了忠实这一原则,基本上采取直译的翻译方法。试看格雷诗歌《墓畔哀歌》前三节的翻译:
 
  The curfew tolls the knell of parting day,The lowing herd wind slowly o’er the lea,The ploughman homeward plods his weary way,And leaves the world to darkness and to me.
 
  Now fades the glimmering landscape on the sight,And all the air a solemn stillness holds,Save where the beetle wheels his droning flight,And drowsy tinklings lull the distant folds.
 
  Save that from yonder ivy-mantled towerThe moping owl does to the moon complainOf such as, wandering near her secret bower,Molest her ancient solitary reign.
 
  晚钟响起来一阵阵给白昼报丧,牛群在草原上迂回,吼声起落,耕地人累了,回家走,脚步踉跄,把整个世界留给了黄昏与我。
 
  苍茫的景色逐渐从眼前消退,一片肃穆的寂静盖遍了尘寰,只听见嗡嗡的甲虫转圈子纷飞,昏沉的铃声催眠着远处的羊栏。
 
  只听见常春藤披裹的塔顶底下一只阴郁的鸱枭向月亮诉苦,怪人家无端走进它秘密的住家,搅扰它这个悠久而僻静的领土。
 
  如前所述,诗人在这里用丰富的视觉、听觉和动觉意象,描述了一幅乡村黄昏时肃穆、寂静、萧瑟、苍凉的景象。卞之琳领悟到诗中感官意象对渲染气氛、烘托意境、抒发情思的重要作用,在译诗中给予了忠实的再现。如“晚钟”(curfew)、“报丧”(toll the knell)、“黄昏”(darkness)、“苍茫的景色”(the glimmering landscape)、“消退”(fade)、“肃穆的寂静”(a solemn stillness)、“昏沉的铃声”(drowsy tinklings)、“催眠”(lull)、“阴郁的鸱枭”(moping owl)、“诉苦”(complain)、“悠久而僻静的领土”(ancient solitary reign)等感官意象的直接迻译,以及对原诗一组组意象的忠实呈现,准确传递了原诗意境,将原诗肃穆、寂静、萧瑟、苍凉的景象成功地再现在译文读者面前。阅读译诗,读者既能欣赏到乡村晚暮清冷、寂静之景,又能感受到诗人忧郁、伤感之情,能够获得与原文读者相同或相似的审美体验与感受。
 
  卞之琳在翻译比喻性意象和象征性意象时,基本上也是采用直译法。通过直译,卞之琳给予译文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让译文读者像原文读者一样充分发挥自己的理解力和想象力,发掘出意象所蕴涵的隐喻和象征意义。同时,也使译诗像原诗一样形象、生动、富于艺术感染力,使诗中的情思和意味得到充分的艺术化的体现。请欣赏雪莱的诗歌《给——》的翻译,原文与译文如下:
 
  To ---Music, when soft voices die,Vibrates in the memory ---Odours, when sweet violets sicken,Live within the sense they quicken.
 
  Rose leaves, when the rose is dead,Are heaped for the beloved’s bed;And so thy thoughts, when thou art gone,Love itself shall slumber on.
 
  给——音乐,柔和的声音一断,会在记忆里继续震颤;芳香,不怕紫罗兰病倒,还会在激起的快感里活跃。
 
  玫瑰瓣,虽然花已经凋谢,还能把恋人的床铺堆砌;你一旦走了,对你的思念爱情会用来在上头睡眠。
 
  这是一首充满隐喻、象征意义的诗歌。雪莱在诗中用柔和的音乐(music)、紫罗兰的芳香(odours)和玫瑰瓣(rose leaves)来隐喻爱情。通过对这三组意象生动形象的描述,诗人巧妙地表达了爱情的持久与永恒。这些意象的隐喻性特征,使得诗歌内涵深刻、意境深远。卞之琳在处理诗中的意象时,除了将少许动态意象,如第一段第一行的“die”作了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的变更外,完全是通过直译将意象忠实移植到译诗之中。人们或许会质疑“roseleaves”的翻译,认为卞之琳将这一意象词译作“玫瑰瓣”没有忠于原诗意象,是他的创译,甚至是误译;因为“leaves”是“树叶、叶子”的意思。有译家就将“rose leaves”译为“玫瑰叶子”。笔者认为,卞之琳对这个意象的处理,恰恰表现出他超强的领悟力和扎实的英语功底。的确,“leaves”作“树叶、叶子”解,但它也可作“花瓣”解。作为诗人,卞之琳更会从诗学角度去解读诗歌意象,选择最适合诗歌意境的词语意义。古往今来的诗歌都用玫瑰花而非玫瑰叶象征爱情。从这首诗的意境来看,“leaves”作为“花瓣”解也更为准确传神。透过这组意象,读者似乎看到诗中“恋人”(thebeloved)躺在铺满玫瑰花瓣的温床上,幸福地享受着甜美的爱情。通读译诗,人们能领悟出诗中意象蕴涵的隐喻和象征意义,感受到原诗意象传递出的那份诚挚、美好的爱情。
 
  综上所述,卞之琳对诗歌意象的翻译,无论描述性的,还是比喻性、象征性的,大都通过直译将原诗意象移植到译诗中。不过,他有时也会根据需要,对意象进行灵活处理,表现出一定的创造性叛逆。如《夜里的相会》第二段第三、四诗行的翻译:“窗子上敲一下,急促的刮擦,/擦亮的火柴开一朵蓝花,”(A tap at the pane, the quick sharp scratch /And bluespurt of a lighted match,)[2]170-171这里,卞之琳将原诗“blue spurt(喷射)”这一具有动作特征的意象,创造性地译成“蓝花”这一在英国文化中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的意象词。这样一改,虽然不同于原诗意象的字面意义,但与整首诗的意境更为吻合,而且比“喷射”意象更具诗意,更好地体现了原诗的神韵。
 
  卞之琳翻译诗歌意象时,有时为格律或结构所限,还会对诗歌意象作一些增删变异。如上文论及的《夜里的相会》中第一行诗句“The gray sea andthe long black land”被卞之琳译为“灰色的大海,黑色的陆地”;译文略去了“long”这一意象。又如他将《哀希腊》中的“Where grew the arts of war andpeace”译为“从前长文治武功的花草”;原诗意象在译文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异。这种情况对于译诗者来说在所难免,因为诗歌翻译是一种“戴着镣铐跳舞”的艺术。译者虽然可以凭借自己雄厚的双语功底舞出精彩,但有时也难免被绊住手脚。况且,字字对译、百分之百的忠实对于翻译,尤其是诗歌翻译是不可能,也是不必要的。总的说来,卞之琳在翻译诗歌意象时遵循了忠实原则,其译诗基本上做到了准确传译原诗意象。读他的译诗,读者能够充分理解原诗所蕴含的思想内容,能够很好地领悟原诗所传递出的意象美。他的译诗为读者更好地了解、欣赏外国诗歌铺砌了一条平坦而宽广的大道。
 
  参考文献:
 
  [1] 陈植锷 . 诗歌意象论——微观诗史初探 [M]. 北京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0.
  [2] 卞之琳 , 编译 . 英国诗选(英汉对照)[M]. 北京 : 商务印书馆 ,1996.
  [3] 卞之琳 . 译诗艺术的成年 [C]// 卞之琳 . 人与诗 : 忆旧说新 .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84:194-199.
  [4]〔英〕雪莱. 雪莱抒情诗选[M]. 查良铮,译.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58.
  [5] 李鹤 , 等 , 编译 . 古今中外万事通民俗辞典 [Z].查良铮 , 译 . 长沙:三环出版社 ,1990.
关联标签: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