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北宋边塞诗的取材特点和研究历程

北宋边塞诗的取材特点和研究历程

时间:2021-11-09作者:丁沂璐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北宋边塞诗的取材特点和研究历程的文章,边塞诗是时代兴衰荣辱的晴雨表。唐代边塞诗之所以垂范后世,在于这种诗歌范式与唐王朝开阔恢弘的胸襟气度相适应,并将奋发有为、慷慨激昂、雄豪尚气等精神气韵发扬光大。

  摘    要: 边塞诗是一种以边塞防卫为前提和背景,囊括东西南北四边,描摹边塞风光,彰显塞防险要,反映民族交流,表达边事态度,包蕴各种边塞题材的诗歌。在此概念指导下,北宋边塞诗的取材大致遵循以下法则:诗人创作地点不受拘囿,边塞指向可以虚拟,边塞视角不局限于北部与西北,亦及南方。同时,涉及边塞防卫的论兵诗与战争诗,表现民族交往、塞防形势的使辽诗与送人使辽诗,均可纳入边塞诗的研究范畴。学界对北宋边塞诗的研究,大致从唐宋边塞诗比较与影响、乐府边塞诗、地域边塞诗、使辽诗、北宋军旅诗与宋夏战争诗、诗人个案的边塞诗考察等方面推进结论,同时又在取材、理解与学科借鉴上留有遗憾,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关键词 :     北宋边塞诗;概念界定;取材标准;研究回顾;

  Abstract: Frontier fortress poetry is a kind of poetry with frontier fortress defense as the premise and background,covering the four sides of the East,West,North and south,depicting the scenery of the frontier fortress,highlighting the importance of frontier defense,reflecting national exchanges,expressing the attitude of Frontier affairs,and containing all kinds of Frontier fortress themes.Under the guidance of this concept,theselection of frontier fortress poems in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roughly follows the following rules: the poet's creation place is not restricted, the frontier fortress direction can be virtual, and the frontier fortress perspective is not limited to the north and northwest, but also to the south. At the same time, the poems on soldiers and wars, the poems on envoys and the poems on sending off envoys, which are related to the frontier defense, can be included in the study of frontier poetry. The academic research on the frontier fortress poetry of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roughly from the comparison and influence of Tang and Song frontier fortress poetry, Yuefu frontier fortress poetry, regional frontier fortress poetry, envoy Liao poetry, military poetry and Song Xia war poetry of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the frontier fortress poetry investigation of the poet case and other aspects to promote the conclusion. At the same time, there are some regrets in the selection, understanding and subject reference, which need to be further discussed.

  Keyword: Frontier Poems in Northern Song Dynasty; Definition of concept; Sampling standard; Research Review;

  边塞诗是时代兴衰荣辱的晴雨表。唐代边塞诗之所以垂范后世,在于这种诗歌范式与唐王朝开阔恢弘的胸襟气度相适应,并将奋发有为、慷慨激昂、雄豪尚气等精神气韵[1]发扬光大。北宋边塞诗在延续前代书写经验的同时,又彰显出独一无二的个性特征,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评述之前,有必要重新审视边塞诗的概念,明确其取材标准,厘清其与论兵诗、战争诗、使辽诗的关系,从而深刻认识北宋边塞诗在乐府体裁与地域、战争、出使、比较与影响等题材方面取得的研究成就。

  一、边塞诗的概念界定

  边塞诗发轫于先秦,《诗经》中的战争诗为其原初面目,其中《采薇》《六月》《出车》《常武》《杕杜》诸篇均围绕周王朝与猃狁的民族关系展开描述,或反映边情危急,或歌颂将帅智勇,或彰显军容之胜,或批判征戍之弊,所涉边事较为广泛。至秦汉,诗家感于徭役繁重与战事残酷,遂作《长城歌》《战城南》《十五从军征》与《饮马长城窟行》,再次聚焦民生苦难与政治黑暗。汉末的军阀混战与瘟疫肆虐,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与凋敝,催生了建安文学苍凉悲壮的艺术面貌,同时也促成了边塞诗向“苦寒主题、游侠主题、文人立功”[2]等领域的积极开拓。这些主题在南北朝边塞诗中得到发展与深化,至唐代,更是形成了边塞诗派,将创作推向顶峰。无论是两千余首的数量之众,还是初唐四杰、王孟、高岑、李杜、张王、元白诸家的参与之广,抑或边塞风光、建功愿望、歌颂英雄、思乡怀远等题旨之丰以及奋发有为、慷慨激昂、雄豪尚气等内蕴之厚,均共同指向了唐代边塞诗的成绩斐然。在《沧浪诗话》中,严羽这样表达了对唐代边塞诗的赏爱之情,“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滴、行旅、别离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3]。这句话,不仅道明边塞诗乃唐诗魁首,也指出了唐代好诗的选取标准,即“感动激发人意”。在《沧浪诗话》之前,钟嵘已认识到这种“感动”的宝贵,第一次在《诗品序》中明示边塞诗的表现内容与情感基调,即“或骨横朔野、或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孀闺泪尽”,认为这些“感荡心灵”的内容只有借助“陈诗”与“长歌”才能成其激荡与豪壮。古人在评述时,虽然未能明晰边塞、从军、征戍、战争诸多题材,但是,其风格与内蕴的探讨对于我们把握边塞诗的特质仍旧意义重大。
 

北宋边塞诗的取材特点和研究历程
 

  检阅古籍,最早将“边塞”列为诗歌门类的是太宗朝李昉等人编纂的《文苑英华》。该书“军旅”门下的“边塞”一类,收录唐代35人边塞诗54首,是对边塞诗这一题材最早、最明确的认同。11稍后,真宗朝的姚铉在《唐文粹》中亦承认边塞乃唐代诗文的九大题材之一。22元初,方回在《瀛奎律髓》中将诗歌题材细化为49类,“边塞”位居其一,取材亦打破了《唐文粹》只注目唐代诗文的拘囿,追溯至先秦文学,亦将宋人惠崇、宋祁、梅尧臣、王安石等人的诗歌编选入内,表现出宽广的学术胸怀。尽管“边塞”门类的合法性逐步确立,但是,文论家、诗评家对“边塞”这一概念的自觉使用却没有及时跟进,而是多沿用“征戍”“从军”等旧说。33直到杨慎的《升庵诗话》问世,才自觉以“边塞”论诗,诗评多达四处。

  将边塞诗作为一种独立的诗歌类型进行研究,始于上世纪二十年代。1924年,徐嘉瑞在《中古文学概论》中提出了“边塞诗”的概念,并对唐诗进行了主观与客观的“实质分类”,认为边塞诗归于客观类。这一分类透露出作者对边塞诗的部分认识,却与获得科学、严谨的定义有一定距离。1984年,甘肃兰州召开了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二届年会。会议汇集学术论文百余篇,仅边塞诗研究的文章就达六十余篇,学会将其中的26篇文章编辑成书,定名为《唐代边塞诗论文研究选粹》。这些文章,就边塞诗的内涵、评价、繁荣原因、域外影响、边塞诗与征戍诗的界定以及具体诗人诗作都进行了深入研究。其中,胡大浚《边塞诗之涵义与唐代边塞诗的繁荣》与肖澄宇《关于唐代边塞诗评价的几个问题》二文尤引人注目。胡文对边塞诗的概念进行了如下界定:边塞诗写边疆战争,却不局限于边塞战争,还关注到“以汉民族为主体的唐帝国与边疆少数民族或四邻国家间的友好交往、商旅往来”[4]此类“与边塞或战或和的形势息息相关”的方面。肖文指出边塞诗应该书写“边塞战争或与边战有关的行军生活、送别酬答、将士矛盾、士卒思亲怀故、喜怒感慨、牢骚劝勉”[5],亦可表现“边塞风光、自然景物”以及“边地风土人情和民族交往”。二人观点是对边塞诗仅是反映边塞战争的诗歌此一狭隘认识的反省,意义十分重大。

  此后,关于边塞诗的概念,学界虽有争议却鲜能生新。直到阎福玲《边塞诗及其特质新论》一文出现,才有了实质推进。作者认为“边塞诗是一种以历代的边塞防卫为前提和背景,集中表现边塞各类题材内容的诗歌”[6],并从政治性、社会性、地域性、时代性以及文化性等方面概括其特质。阎氏之所以强调“历代”,志在打破边塞诗多着眼于唐朝的局限,但是,就其特性来看,文化性似乎无法将“边塞诗”与其他题材严格区分,彰显其特质。阎氏亦认识到这一点,故在氏着《汉唐边塞诗研究》中将文化性略去不表,遂令边塞诗的面目更加清晰。本文在前人基础上,重新界定边塞诗的概念:边塞诗是一种以边塞防卫为前提和背景,囊括东西南北四边,描摹边塞风光,彰显塞防险要,反映民族交流,表达边事态度,包蕴各种边塞题材的诗歌。

  二、北宋边塞诗的取材标准

  在上述概念的指导下,北宋边塞诗的取材大致遵循以下法则:第一,诗人的创作地点不受拘囿。作诗地点不必为边塞,诗歌主旨是衡量其是否入选的根本属性。无论诗人身处何处,只要心系边防、情系边事,其诗即边塞诗。第二,诗歌的边塞指向可以虚拟,不必真实。譬如,诗之边塞可以是真实的边塞城池,如雄州、庆州、邕州,也可以是宽泛的、逐渐虚化的塞垣意象,如关山、陇头、阴山,地域指向不必与北宋实际的边疆地理严格对接。换言之,在文学边塞与事实边塞中,研究以前者为取材标准,以后者为诗歌阐释的目标一隅。第三,边塞视角不局限于北部与西北,亦及西南。除却大量的北部、西北边塞诗,部分南方边塞诗同样传达了明确的塞防意识与清醒的安危判断,因故收入。结合宋诗创作实际来看,欲知边塞诗的自家面目,还需与论兵诗、战争诗、使辽诗、送人使辽诗等题材类型稍加厘清,为研究扫清障碍。在界定概念时,“边塞防卫为前提和背景”是边塞诗区别于其他诗歌的核心特征,换言之,话题是否关涉边地塞防、安内御外是重要的取舍标准。

  首先谈论兵诗。边塞诗与论兵诗既有重合,又各自为阵。徐积有两首《赠胡大夫》,一曰:“其谁知公,胸中之奇。弗施于兵,施于有政。”另一曰:“好读奇书好运筹,横刀常赋玉关秋。……应须读尽平蛮策,二广封疆近吉州。”就二诗而言,均谈兵论奇,不同的是,第二首不仅谈兵,还透露出对广南一路防塞的担忧、对控扼西南边民的忧虑,兼有论边与论兵的双重属性,故可纳入边塞诗的研究视野。

  其次论战争诗。表现边地冲突的战争诗是边塞诗,场域不在边塞者则仅为战争诗。北宋中期宋夏交战频繁,时人创作了大量的宋夏战争诗,如苏舜钦《庆州败》、刘敞《没蕃士》、梅尧臣《故原战》。这些诗大多围绕宋夏交战的场域、事件、人物命运、边防措置等展开论述,体现了对陕西缘边的关注,均为边塞诗。

  最后论使辽诗。众多使辽诗都反映了北地风俗、民族交往、国家安全等“与边塞或战或和的形势息息相关”的问题,王安石《澶州》“城中老人为予语,契丹此地经钞虏”可为一例。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使辽诗都能入选边塞诗。譬如刘敞《过中京后寄和贡两弟》,脱离了卫边背景单纯写思乡念亲,又如苏颂《和题会仙石》亦与民族交往、塞防形势无关,均不收录。与使辽相伴生的,北宋还出现了大量的送人使辽诗。这些诗歌,多承载着出使艰辛、彰显民俗、保卫防塞等诸多话题,亦可入选。

  三、北宋边塞诗的研究回顾

  宋代边塞诗进入学界视野,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1989年,台湾地区黄麟书先生编辑的《宋代边塞诗钞》问世。这是第一部宋代边塞诗总集,全书约65万字,凝聚了作者的极大心血。此外,黄先生在边塞历史地理研究与塞防思想研究方面亦成果卓着,先后出版了《边塞研究》《边塞研究续集》与《唐代诗人塞防思想》,意在弘扬民族精神,呼吁树立塞防观念。继黄麟书先生之后,台湾成功大学的张高评先生以《宋代文学研究丛刊》为阵地,先后发表了《苏轼苏辙边塞诗之主题与风格》与《南宋使金诗与边塞诗之转折》二文。后一篇文章所涉内容十分广博,在宋辽交聘的背景下论述了“北宋使辽诗与边塞诗之新变”,又在宋金和议的背景下探讨了南宋使金诗的主题与风格。此外,张高评还发表了《北宋使辽诗之主题与风格》一文,对宋代边塞诗的内涵予以剖析,并总结了宋代边塞诗对唐代边塞诗的继承与开拓之功。2004年,张高评在《台湾宋诗研究的现况和展望》一文中明确指出宋诗研究应该朝着“宏观整合”的方向发展,并建议尝试“以咏物诗、题画诗、咏史诗、山水诗、边塞诗为论题,研讨唐诗宋诗间之源流、因革、传承和开拓”[7],积极呼吁加强宋代边塞诗的相关研究。

  进入21世纪,大陆学者陆续展开对宋代边塞诗的相关研究。44遗憾的是,尚未出现全面研究北宋边塞诗的相关成果,只有南宋边塞诗的整体结论,即李晓丹的硕士论文《南宋边塞诗研究》。北宋边塞诗的专题研究大致呈现如下视角:唐宋边塞诗比较与影响、乐府边塞诗、地域边塞诗、使辽诗、宋夏战争诗与北宋军旅诗、个案研究的边塞诗考察,下文试从上述六个视角回顾北宋边塞诗研究。

  (一)唐宋边塞诗比较与影响研究

  比较研究方面,硕士论文主要有刘森的《唐宋边塞诗对比研究》与卢红军的《唐宋边塞诗词的比较研究》。前者认为宋代边塞诗比唐代边塞诗的内容更丰富,理性色彩加强,并从文学的自身发展、主体政权在文学中的导向性揭示差异成因。后者从历史背景、战争题材与风格表现等方面对唐代边塞诗与宋代边塞诗词进行对比,考究异同,探求原委。期刊论文,主要有李迪《唐代与北宋边塞诗比较》、谭浩烨《唐宋边塞诗词羌笛悲凉意象成因》以及赵飞、郭艳华的《唐宋边塞诗风格成因比较》。赵飞与郭艳华认为唐朝空前繁盛的政治、经济、文化土壤,北宋孱弱的军事实力、猖獗的外族入侵以及唐宋文武认识的差异性与政策的倾向性,都是造成唐宋边塞诗风格迥异的原因。影响研究方面,陈健《试论中唐边塞诗在唐宋边塞诗风演变中的意义》认为中唐边塞诗最早将“理致”和“思辨性”等因素与边塞生活凝练融合,为北宋边塞诗的理性品格奠定了基础,乃唐宋边塞诗转变之关捩。上述研究有意在唐宋边塞诗之间搭建桥梁,对比异同,揭示成因,探究影响,并取得了一定成就。

  (二)乐府边塞诗研究

  乐府边塞诗的代表作,有吴彤英的《宋代乐府题边塞诗研究》与孟静的《宋代古题乐府研究》。吴文对宋代乐府题边塞诗在整体把握后,又进行了入乐状况、模式拟变、主题揭示以及乐府与非乐府比较等细致考察;孟文则对《少年行》与《昭君》类乐府题边塞诗之创作主题的复变关系加以研究。此外,韩文达《浅谈宋代征战主题乐府边塞诗创作》亦推进结论。上述研究虽然立足两宋,却只针对乐府边塞诗,距离获得北宋边塞诗的整体结论仍有距离。

  (三)地域边塞诗研究

  卢晓河《北地战争与边塞诗》、刘金凤《宋代咏宁夏诗歌研究》与樊文军《北宋陕北地区边塞诗研究》均凸显出鲜明的地域特征。不同的是,卢文聚焦北部,贯通数朝,而樊文与刘文则分别聚焦陕北与宁夏,紧扣北宋。其中,樊文将陕北的军事格局置于北宋的时事背景下进行观照,将陕北边塞诗分为反映战争、书写灾难、送别酬答、描绘风光等类型,在揭示其忧患意识与爱国主题的同时,亦彰显其长于议论、以文为诗、以俗为雅的自家面貌。此外,樊文军另有《空间诗学:回归文学生命意义现场——以北宋陕北地区边塞诗为例》一文,结论大致相近。与唐宋边塞诗比较与影响研究、乐府边塞诗研究相比,地域边塞诗研究已经呈现出关注地理与书写塞防有机结合的趋势,联系时代与时事更加密切,风格特征等相关结论亦更加清晰。

  (四)使辽诗研究

  使辽诗研究可分为整体观照与个案研究两类,整体研究又有专论北宋与统观两宋之别。专论北宋的成果,首推王水照先生的《论北宋使辽诗的两个问题》,此文最早认识到北宋使辽诗的独特价值,认为它反映了宋使对于宋辽平等外交的抵触与无力改变的隐痛,与盛唐边塞诗相比,具有理性克制、运笔含蓄的特点。诸葛忆兵《论北宋使辽诗》一文则认为使北诗因此具有检讨边策、增强了解、消除隔阂的文化意义。杨静《北宋使辽诗研究》是第一篇关于出使诗的硕士论文,肯定了北宋使辽诗记录风光、彰显民俗、书写士子隐痛与自尊的文学价值。此外,张国庆《从辽诗及北宋使辽诗看辽代社会》对使辽诗记录契丹生活的真实与丰富,郑子运《宋人使辽诗的文献价值》对其交代奉使路线、落实跨国邮传、了解异域风俗、校订他书正误等价值,均予以肯定。统观两宋者,有蒋英的《论两宋使北诗》与《两宋使北诗三论》、陈大远的《宋代出使文学研究》。陈大远博士首次将宋代出使文学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观照,对于使臣选派、出使行程录、出使诗、出使词等都进行了专门研究。

  使辽诗的个案研究,主要聚焦苏颂、苏辙、彭汝砺与王安石,主要成果有陈大远《论苏颂使辽诗的“大国情怀”》、胡彦《试论苏颂“使辽诗”中的爱国情怀》、王文科《论苏辙的使辽诗》以及沈文凡、陈大远的《宋辽交聘背景下的彭汝砺使辽诗》。王文科认为苏辙使辽诗反映了边地风貌与异族生活,具有摒弃偏见、增进了解的进步意义。沈文凡、陈大远则从宋辽交聘的背景下对彭汝砺使辽诗进行研究,揭示诗中的风光描绘与民俗关注,使途艰辛与思乡寂寞,以及背后折射的大国情怀与和平愿望。

  个案研究最精彩亦最艰辛的,则属王安石使辽与使辽诗考辨。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共有以下成果推进这项研究,分别是李德身《王安石“使北诗”考》、赵克《王安石“使辽”及“使辽诗”考辨》、张涤云《关于王安石使辽与使辽诗的考辨》、刘成国、卢云殊《王安石使辽考论——兼与张涤云先生商榷》。其中李德身首次指出王安石只有一次伴送辽使的经历,所作几十首描写塞外风光的诗均为“使北诗”。对此,赵克力辟王安石“使辽”之说,揭示荆公两拒使北、送伴北使之实,并详考赴边、抵边、返回的诗歌创作情况。与赵克观点不同,张涤云进一步指出王安石不仅曾伴送辽使至边境,也曾于嘉佑八年四月作为遗留物国信使使辽,并厘定《奉使诗录》与《伴送北朝人使诗》两次边塞经历的诗作。张氏结论引起学界关注,刘成国对出塞诗词创作必须有出塞经历的结论提出质疑,并以《临川先生文集》中王安石对伴送北使据实相告与只字未提使辽经历为证,力辟王安石“使辽”之说。经过上述学者的考证,王安石的使北经历从“有”到“无”,其接伴与使辽之辨伪,以及相关的诗歌创作都愈发清晰,考证亦弥足珍贵。

  观上可知,无论是整体研究,还是个案研究,使辽诗研究已经较为充分。所论出使艰辛与思乡之苦,民俗彰显与文化交流,亦可为送人使辽诗提供有益借鉴。

  (五)北宋军旅诗、宋夏战争诗研究

  北宋军旅诗研究只有袁君煊、肖华的《宋辽战争:宋初军旅诗的内核》,文章以太祖、太宗两朝的军事活动为经,就陶弼、田锡、王禹偁、路振、魏野、郭崇仁、释昭宇等人的论战、论兵诗进行了详细探讨,认为宋初军旅诗除了具备反应战事的“诗史”性质,并能跳出唐音窠臼,形成“以诗论兵,以诗论战”的自家面貌,对后来诗歌影响深远。

  与军旅诗相比,宋夏战争诗的研究成果则较为丰富。2002年,张廷杰的《宋夏战事诗研究》[8]问世,对宋夏战争诗产生的社会背景、题材范围及其诗史性质与地位均有深入研究。关于宋夏战争诗的论述,主要围绕以下几个话题展开:一是题材研究,有张廷杰《宋夏战事诗题材论析》、梅国宏《宋代诗人笔下的宋夏战争题材诗歌论略》以及景鹏飞的《北宋宝元、庆历年间宋夏战事诗初探》。二是民族情感研究,如邢会《宋夏战事诗的称谓类型及情感内涵》、郭艳华《“诗史”观辨正及宋夏战事诗的“诗史”性质》。三是宋夏战争对北宋文学与士大夫品格的塑造与影响。郭艳华55对此贡献良多,既有宋夏战争对文学格局、文人心态的宏观概览,又有对范仲淹心态与文学的专门探研。此外,赵瑞阳、赵静就此话题分别发表了《宋夏战争对北宋诗文革新之影响》与《宋夏战争与庆历士风的嬗递及其文学呈现》。观上可知,由最后一个角度切入,可以看到边塞、战争、文学与诗人心态在北宋时局下的延续,为北宋边塞诗研究向纵深拓展提供了可能。

  (六)个案研究的边塞诗考察

  个案研究中,直接以边塞诗为研究对象的成果较少,主要有张廷杰、张国昉《〈瓦亭联句〉考辨——兼论苏舜钦的边塞诗》、张廷杰《论梅尧臣的边塞诗》、诸葛忆兵《范仲淹的西北边塞诗作》、以及王守芝的《论司马光诗歌中的民族观》。二张论文揭示了瓦亭对于宋夏的防塞意义,并对所记战事予以考辨。张廷杰指出梅尧臣边塞诗具有心系边塞、记录战事、忧国忧民的显着特征。诸葛忆兵揭示了范仲淹西北边塞诗的御边思想、边防寄托以及儒帅风雅。王守芝从司马光的边塞诗与咏怀诗入手,揭示了诗人睦邻友好的民族观与国治兵强的军政观。此外,柳开《塞上》备受学者青睐,孙利平、刘为民进行鉴赏,韦永稳则将其与《袁姬哀辞》进行校勘。

  个案研究中,很多边塞诗研究隐藏在诗人整体诗风的背后,有些甚至未在题材上界定为边塞诗,其研究却紧密围绕边事、边塞诗展开论述。第一,梅尧臣边塞诗研究。涂序南的博士论文《梅尧臣研究》结合宋夏战和的背景,从送友使辽、歌颂将帅、斥责避事等方面分析了梅尧臣边塞诗,从而勾勒出梅尧臣的治军、治边思想。新世纪之后,一批硕士论文将梅尧臣边塞诗研究推向明朗化,如王静《梅尧臣诗歌研究》、张兴茂《梅尧臣送别诗研究》、王淮喜《梅尧臣诗风嬗变之研究》。张兴茂指出梅氏送人使辽诗反映了赴辽艰辛、辽邦款待、去国怀乡等特质,张立荣[9]从诗体角度指出其送人使辽诗喜用七律。第二,刘敞、刘攽边塞诗研究。硕士论文方面,刘美荣《刘敞诗歌研究》指出刘敞《出塞曲三首》“格调高亢,气完语遒”,王凌云《刘攽及其诗歌研究》与李腊梅《刘攽文学研究》从民生、战乱、思乡、收复等角度认可刘攽边塞诗的有的放矢,批判有力。第三,宋祁边塞诗研究。马瑞《宋祁诗歌研究》从将士思乡、边备落后等方面揭示了宋祁边塞诗的书写特征,温洁《宋祁诗文系年及行实考述》认为宋祁《真定述事》有不胜重任、壮志未酬之意。第四,其他个案的边塞诗研究。王抚超[10]揭示了欧阳修诗忧心边民、控诉剥削的特质。谷学颖[11]专论邹浩“边塞之歌”,注意到邹浩将边塞与送别的完美融合。观上,北宋边塞诗家,学界仅仅注目梅尧臣、苏舜钦、范仲淹、司马光、柳开等人的相关成果,甚至像刘敞、刘攽、宋祁、欧阳修这样的边塞诗巨擘,其研究亦被遮蔽在整体的诗歌观照中,并未独辟边塞一类,与北宋边塞诗的真实结论尚有一定距离。

  综上所述,结合唐宋时政分析边塞诗的时代个性,围绕宋辽交聘阐释使辽诗的现实意义,聚焦北宋边战解读边塞诗的情感内涵,立足边塞城池探究边塞诗的地域特征,这些研究大大推动了北宋边塞诗的研究进程,为今人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视角。同时,上述研究也存在显着的遗憾:一是取材的局限。上述研究并未统观北宋边塞诗,因此不能在全面占有资料之后理性评估、择点论述。二是理解的局限。所论未能立足北宋的治政个性与边防经略深入揭示诗歌的情感内蕴,在地域书写、爱国情怀、民族交流、战和认知等角度都留有遗憾。许菊芳的《试论宋代边塞诗的理性精神》能够从重文抑武的国策与内敛平实的心态切入,却因碍于篇幅,未能深入。艺术特质的把握,对其“诗史”解读,仅有郭艳华的《“诗史”观辨正及宋夏战事诗的“诗史”性质》一文较为翔实。至于意象与典故的选用,议论弘肆、说理透辟的艺术特征,学界均未能形成整体结论。三是学科借鉴的不足。上述研究未能在边塞诗与政治、军事、地理、外交等学科之间搭建桥梁,即便文学内部的回答,北宋边塞诗的魅力亦未在宋诗艺术的诗学批评中得到积极回应。这些不足,为北宋边塞诗研究提供了生发空间,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研读北宋边塞诗,可以发现它们内涵丰富,话题多元,手法多样,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北宋边塞诗承载着同仇敌忾的尚武精神,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慷慨深沉的医国情怀,遥寄千里的送别相思,焦灼迫切的收复情结,在表达上述感情基调的同时,其诗又流露出探求边略、辛苦经营的理性精神。这些深厚的内蕴与鲜明的观点,常常借助叙事、议论、用典等艺术手法进行阐释,并表现出因革前代、屹然挺立的书写态度。研究北宋边塞诗,不仅有助于深化对宋诗内蕴与审美趣味的认识,更有助于从中把握北宋王朝的御边形势、安边理想、民族关系、国计民生等诸多问题。

  参考文献

  [1]任文京.唐代边塞诗的文化阐释[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5: 1- -30.
  [2]关永利.唐前边塞诗史论[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 : 115.
  [3]严羽着.郭绍虞校释沧浪诗话校释[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 : 198.
  [4]西北师范学院学报编辑部、中文系编唐代边塞诗论文研究选粹[C].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 1988:38.
  [5]西北师范学院学报编辑部、中文系编唐代边塞诗论文研究选粹[C].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27.
  [6]阎福玲.边塞诗及其特质新论[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9(1):100.
  [7]张高评.台湾宋诗研究的现况和展望[J].黄冈师范学院学报, 2004(4).
  [8]张廷杰宋夏战事诗研究[M].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 2002.
  [9]张立荣梅尧臣的七律诗风与北宋庆嘉诗坛[J]贵州社会科学, 2015(11).
  [10]王抚超欧阳修诗歌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2007.
  [11]谷学颖邹浩诗歌研究[D].广西师范学院硕士论文, 2012.

  注释

  1《文苑英华》中“行迈”门下的“奉使”类与“馆驿”类,“军旅”门下的“讲阅”类与“边将”类也保存了一些边塞诗作。
  2《唐文粹》将唐代诗文分为作乐、古乐、感慨、兴亡、幽怨、贞节、愁恨、艰危、边塞九类。
  3叶梦得《石林诗话》:“魏晋间人诗,大抵专工一体,如侍宴、从军之类,故后来相与祖习者,亦但因其所长取之耳。”严羽《沧浪诗话·诗评》:“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别离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辛文房《唐才子传》评王建诗“又于征戍迁谪、行旅离别、幽居官况之作,俱能感动神思,道人所不能道也”。
  4关于宋代边塞诗研究,王金伟博士最先对文本辑录与研究现状予以述评。然观今人成果,在切入视角、成果补充、得失总结等方面,北宋边塞诗的研究回顾还有较大的补充空间。(王金伟.宋代边塞诗词文献及其研究评述.兰州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J].2015 (3).
  5郭艳华的相关成果,详见《论宋夏战争与北宋文学创作格局的形成》《宋夏战争与北宋文人士大夫精神品格的形成及其文学呈现》《宋夏战争与北宋文人的“倦客”情怀及文学呈现》《由范仲淹的诗词创作看其历经宋夏战争前后的心态转变》《论宋夏战争对范仲淹文学创作的影响》等文章。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