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族语在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功能分析

族语在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功能分析

时间:2021-08-24作者:李想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族语在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功能分析的文章,族语还促成了小说对奇幻事物的架构,影响着奇幻形象的塑造和奇幻故事的构思,并以其深刻寓意融入奇幻世界,成为奇幻色彩的一部分,将小说的奇幻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一定意义上使《冰与火之歌》成为真正的奇幻史诗

  摘    要: 在乔治·马丁系列小说《冰与火之歌》中,各家族族语简短而寓意深厚,极富研究价值。通过对各家族内在精神与外在行动的影响,族语成为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源头动力之一,它们不仅是各家族赖以生存的行为准则,还是其精神力量的象征,影响着故事内容的发展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此外,族语还具有建构和维系奇幻故事的作用,并化身奇幻元素,强化奇幻色彩。对族语作用的研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读者理清小说的内容思路,感受奇幻史诗类文学的魅力。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族语;家族;奇幻色彩;

  《冰与火之歌》是美国作家乔治·马丁所着的奇幻史诗类小说系列,是当代奇幻文学的里程碑式作品。小说篇幅宏大,人物超过2000人,家族超过400个,且每个家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族语。在维斯特洛大陆上,族语极具代表性,提起它们便可知其背后的家族,而最具代表性的两个家族当属坦格利安家族和史塔克家族。君临城的坦格利安家族族徽是黑底红色的独身三头喷火龙,族语为“血火同源”;临冬城的史塔克家族族徽是白色雪原上的一只银灰色冰原狼,族语为“凛冬将至”,它们分别是“火”和“冰”的隐喻,小说中的奇幻色彩也与这两个家族密切相关。因此,本文以坦格利安家族和史塔克家族的族语为研究对象,以两个家族的代表性人物和标志性事件为证,深度解析家族族语的作用。

  一、族语深化人物形象

  各家族族语内容简短却寓意深刻,凝结了先民在长期斗争中总结出的智慧和生存理念,在历史发展中,它们与各家族文化融为一体,成为族人誓死扞卫的箴言,也成为家族历史文化的一部分。作为历代传训的家族箴言,族语内化为心、外化为行,对族人的思想和行为都有很大影响,在内在精神层面上的影响直接决定了外在气质、行为和个人信仰,使得族语的内涵在家族中某些人物身上有着鲜明体现,这些族人便成为族语的“外化实体”。

  (一)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丹妮莉丝是“疯王”伊里斯二世和蕾拉王后的小女儿,拥有纯正的坦格利安血统。坦格利安家族的族语是“血火同源”,“血”为血脉,“火”象征魔龙,即鲜血与火焰来自同一源头。“血火同源”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写照,他们不但御龙,而且与龙为友,相信魔龙与他们血脉相连。另外,这个家族一直保持近亲通婚的习俗,这也是“血火同源”的影响,他们坚持让子孙来自同一血脉,以保证血统的纯正性。这个家族的人都拥有超凡美貌,其中某些成员甚至拥有“真龙”血脉,对火有着极高的耐受性。丹妮莉丝正是如此,她一头白发,美若天仙,在丈夫卓戈死后,以血肉之躯携龙蛋走入烈焰,却没有被烧死,反而孵化出三条魔龙,浴火重生的丹妮莉丝成为了“龙之母”“不焚者”。之后,丹妮莉丝为重夺王权而努力,她驾驭着魔龙,在血与火的战争中先后征服阿斯塔波、渊凯、弥林,最终兵临维斯特洛大陆。她沉稳多智、冷静从容,运权驭下、征战四方,尽显王者之风。“血火同源”,丹妮丽丝流淌着王族正统的血液,是典型的坦格利安,她孕育魔龙,不畏烈火,在血与火的磨练中逐渐成长为真正的女王。
 

族语在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功能分析
 

  (二)琼恩·雪诺

  琼恩是龙太子雷加和莱安娜·史塔克之子,身上流淌着奔狼的血液。他体格精瘦,脸长而冷峻,身形灵敏,有着黑褐色的头发和一双灰色的眼睛,极具史塔克家族的外貌特点。史塔克家族世袭北境,族语为“凛冬将至”,意为凛冽的寒冬即将到来。小说中,很多南方人不知雪花为何物,所以,“凛冬”是史塔克家族的一张名片。长夏过后的严冬,并非只有极寒,它还代表着黑暗、恐怖的部分:饿殍遍野,人相食,野人,甚至异鬼都将伴随凛冬而来。而史塔克家族明知寒冬难熬,却以其为族语,表明族人的英勇无畏,无论是刺骨的寒风还是凶残的敌人都将被击溃,展现了一种无惧困苦的精神,也包含一种浪漫的期待:凛冬将至,只有勇者才能接受洗礼,逆境也是人生的一部分。另外,史塔克家族驻守北境,并有责任对绝境长城上的守夜人实施援助,抵抗野人和异鬼,以“凛冬将至”为族语,可以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警惕,不可懈怠,不能只沉醉在夏日的美酒中,而忘记凛冬的黑暗。因此,作为纯正的史塔克,琼恩明知守夜人是一份艰苦的职业,却仍披上黑衣,保卫绝境长城。在一次次磨练中,琼恩渐渐成长起来,具有坚定的使命感,崇尚责任与荣誉,最终成为守夜人总司令。伊蒙学士临走前告诉琼恩:“杀死心中的男孩,琼恩·雪诺,因为凛冬将至。杀死心中的男孩,承担男人的责任。”[1]而琼恩也正努力做到这一点,他具有极强的忧患意识,也是少数坚信“凛冬将至”的人之一。为此,他开创先河,打破常规,放野人进入绝境长城,以集结所有可以集结的力量,共同对抗异鬼大军。虽然琼恩最后被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杀死,但人们相信他会复活,相信当异鬼兵临绝境长城、凛冬已至时,琼恩·雪诺将手持瓦雷利亚钢剑,联合各部力量,在第一线英勇无畏地与黑暗战斗,打一场漂亮的“凛冬之战”。

  二、族语推进情节发展

  在族语的影响下,各家族都有着独特的家族精神,形成了独有的行事风格,也留下了一些极具代表性的家族事迹。族语通过信仰与精神左右着族人,也就左右了事情的发展,左右了历史。因此,族语在影响家族精神的同时,也影响着历史进程,它的影响已根深蒂固地渗透到时代的各个角落,并通过各种家族事迹反映出来。从文学角度讲,族语对家族精神的影响帮助乔治·马丁在《冰与火之歌》中塑造出更多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又以他们的事迹充实小说内容,推动小说情节发展。

  (一)“征服者”伊耿·坦格利安统一七国

  伊耿决定向西进入维斯特洛,他为征服七国已筹划多年。在做好准备后,他和两个妻子(也是姐妹)带领部队在维斯特洛东岸的黑水河登陆。他们驾驭着三条魔龙,在龙焰的帮助下,战斗捷报频传。最终,维斯特洛大陆的人们屈服于血与火的战争,伊耿·坦格利安成为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血火同源”“征服者”伊耿遵循祖训与姐妹结婚,驾驭着血脉相通的魔龙,经过血与火的战争而取得国王宝座,创造了历史。也正因此,坦格利安家族成为七国至尊,被尊称为“龙王”,统治维斯特洛大陆近三百年,后世的一系列事件均在此期间发生。

  (二)“半人半鬼”班扬·史塔克抵御异鬼

  班扬是守夜人军团的首席游骑兵,也是琼恩·雪诺的亲舅舅,他体格消瘦,有着灰蓝色的眼睛和锐利的容貌。史塔克家族每一代都要有守夜人,因此班扬代表家族直面“凛冬”,成为绝境长城的守护者,并将琼恩引入,间接培养了后期抗击异鬼的关键人物。小说中,班扬先被异鬼所杀,又被森林之子用黑龙匕首插入心脏救活,成为人与异鬼的结合体,经历如此劫难,他仍然坚守在与异鬼作战的第一线,并按照“三眼乌鸦”的吩咐来搭救布兰,保住了击灭异鬼的“先知力量”。“凛冬将至”,相信“半人半鬼”的班扬将会在与异鬼的决战中发挥重要作用。

  三、族语强化奇幻色彩

  《冰与火之歌》是一部架空世界的奇幻史诗小说,史诗奇幻是奇幻文学的一种体裁,其架空的世界是内部自治的,大多数情况下,这一架空的世界是一个与现实世界极为相似的理性世界,但有浅度的超自然元素。此类小说的特点就在于设定了架空的幻想世界,建立了虚幻种族、虚幻力量,以及其他超现实、超自然元素,从而构建让人们想象力驰骋的平台[2]。在《冰与火之歌》中,若论超自然元素、奇幻事物,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魔龙和异鬼,它们都与前文所论的族语紧密相关。

  (一)血火同源(魔龙)

  《魔戒》作者托尔金认为,奇幻文学必须创造一个和现实世界完全无关的另一个世界的真实,这个世界应当涉及和包含各种“仙境故事”中才会存在的事物,例如矮人、女巫、龙、魔法等[3]。与托尔金一致,乔治·马丁的《冰与火之歌》成功运用魔龙这一奇幻生物,塑造了一个超现实奇幻世界。奇幻文学的本质是玄奇而富含内在真实一致性的幻想,功能是给人们提供心理恢复、逃避痛苦和精神慰藉,而典型特征是兼具灾难和欢乐的善灾式结尾[4]。就《冰与火之歌》的奇幻色彩而言,魔龙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身材巨大、善飞、口喷烈焰,是典型的超现实奇幻生物,与小说中基于现实的大陆和凡人相结合,虚实相衬。这种幻想生物拥有强大力量,出场便给人们带来至高权力或龙焰灾难,极大扩展了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的范围,使作品中的魔幻色彩浓郁又不失真实感,给读者以精神层面的冲击与震撼。

  坦格利安家族的这句族语“血火同源”与魔龙有着很大关系,鲜血可指战争,烈焰便是龙焰,而龙焰与战争都由魔龙缔造,“同源”也就可以解释为坦格利安族人与魔龙一脉相承。由族语引申到小说脉络,可以看出魔龙这一角色与坦格利安家族关系密切。坦格利安家族的族徽就是黑底红色的独身三头喷火龙,而伊耿一世也是借助魔龙才能一统六国。之后,至高王权被坦格利安家族紧握三百年,即使桀骜如马歇尔家族,也不敢蔑视其权威,而劳勃能够推翻暴政,更替政权,也是在魔龙灭绝以后,可见魔龙对维斯特洛大陆影响至深,可谓“得龙助者,得天下”。在《权力的游戏》卷一中,本已灭绝的魔龙被丹妮莉丝在火焰中孵化,并在以后的故事中帮助“龙之母”清除强敌,威慑四海,到最后她们已经可以反攻大陆,相信在以后的章节中魔龙更会大放异彩,真正演绎坦格利安族语中的“血”“火”。由此可见,“血火同源”本身就带有奇幻色彩,它与小说中奇幻色彩的代表——魔龙,更是一脉相连,共同造就了《冰与火之歌》气势磅礴的奇幻世界。

  (二)凛冬将至(异鬼)

  奇幻小说中的奇幻色彩从来都不是个别意象所能营造的,《魔戒》的作者托尔金就是用高度缜密的笔触创造了一个恢宏而又真实的“中土”,为人类、迈雅、霍比特人、精灵、矮人、兽人和树人这些不同种族在“中土”世界上安了个家,形成现实与幻想并存的“奇幻世界”,并以魔戒的护送和销毁为核心,多条线索齐头并进,将小说全面展开,成为真正的史诗级奇幻小说[5]。而乔治·马丁的《冰与火之歌》与《魔戒》一样,也通过多种具有奇幻色彩的生物营造超现实世界,并由多条线索展开精彩故事,异鬼这一奇幻生物,无疑是开展“冰”之奇幻故事的重要线索。这种生物在其他奇幻文学作品中从未出现过,是创新形象,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吸引了读者,极大地彰显了奇幻文学的魅力。

  在北境极寒之地,人们相信一个古老的传说:凛冬若至,异鬼复苏。异鬼是《冰与火之歌》中来自塞北永冬之地的一种神秘而恶毒的生物,是古代先民和森林之子时期的一个神秘种族。他们曾在维斯特洛大陆制造了巨大的混乱和战争,史称“长夜”,几乎屠尽了维斯特洛所有人口。最后在黎明之战中,先民与森林之子合力才将异鬼打败并将其赶回极寒北境,但它们还是可能会伴随凛冬卷土重来,所以先民建筑绝境长城防止他们南下侵犯。负责守护绝境长城的守夜人军团也随之成立,而那着名的守夜人誓言也因异鬼而创: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6]

  这誓言使无数读者热血沸腾,也成为书中一大经典。史塔克家族作为北境守护者世代传颂“凛冬将至”这一族语,正是因为异鬼大军先前在维斯特洛大陆的恶行,这一训言与异鬼密不可分。异鬼生活在北境极寒之地,他们本身便代表着真正的“凛冬”,凌冽的寒冬很是难熬,但真正可怕的是伴随凛冬而来的异鬼,这一超自然奇幻生物象征着灾难与灭亡,而这可怕的力量是人类难以阻挡的,所以历经千百代,仍不忘“凛冬将至”的祖训。小说中守夜人已与异鬼交锋多次,到《魔龙的狂舞》这一部时,异鬼兵临绝境长城,“凛冬已至”,带来的是什么呢?或许是真正的“凡人皆有一死”。

  四、结语

  族语在古老的历史进程中产生,是先人智慧与经验的结晶,拥有深厚的内涵与意义,时刻警醒并影响着族人,孕育出很多极具家族个性的人物。而在千百年的流传中,族语所产生的效果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某个人,而是通过很多人、很多事影响着历史进程,即小说的情节发展。此外,族语还促成了小说对奇幻事物的架构,影响着奇幻形象的塑造和奇幻故事的构思,并以其深刻寓意融入奇幻世界,成为奇幻色彩的一部分,将小说的奇幻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一定意义上使《冰与火之歌》成为真正的奇幻史诗小说。研究族语可以帮助读者理清小说的脉络和复杂构思,使读者真正融入虚构的超现实奇幻世界中去,感受虚拟世界人物、事件的真实感,从而真正理解小说的本质。而在文学创作方面,族语对小说情节紧密的设计和内容角色充实、连贯的塑造有着深远影响,且小说营造奇幻色彩的艺术手法,也是在族语的帮助下运行展开的。因而发掘族语作为艺术手法元素时的运用方法和产生效果,对于奇幻史诗类文学创造研究有着实用意义。

  参考文献

  [1]丁.冰与火之歌[M].谭光磊,屈畅,译重庆:重庆出版社, 2013.
  [2]洪姣同质与异化:原型解析现代史诗奇幻小说一以 《冰与火之歌》为例[J] .阜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5(6) : 76-80.
  [3]郭星超越“现实”:当代奇幻文学的认识论意[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9(4) : 108-112.
  [4]王国喜浅谈奇幻文学的范式特征:以《魔戒》和托尔金的创作观为例[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11(10): 77-78.
  [5]薛静英美史诗奇幻小说空间叙事之拟真性探究一以 《魔戒》和《冰与火之歌》为视角[]现代交际, 2014(3): 69.
  [6] George R.R.Martin.A Song of Ice and Fire(1-5)M]. New York : Bantam , 2015.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