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唐宋时期汴水诗词的共性与差异

唐宋时期汴水诗词的共性与差异

时间:2021-04-02作者:史悦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唐宋时期汴水诗词的共性与差异的文章,汴水作为唐宋诗词中一个经典的文学地理意象,其来有源,其意深长。汴水,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运河之一,连接黄淮,沟通南北。先后有鸿沟、莨宕渠、通济渠、广济渠等名称,至宋代则多称汴渠、汴河或汴水。

  摘    要: 汴水是唐宋时期沟通南北的水上交通要道。唐宋文人在仕宦奔竞、南来北往途中,往往因汴水起兴,抒写咏史怀古之思、表达治国理政之争、叙写酬赠送别之事、抒发羁旅行役之叹等,涌现出大量与汴水有关的诗词,并产生主题流变。在咏史怀古主题诗词中,对隋炀帝凿汴评判的态度由贬至褒,内容从评判隋帝凿汴转变为追思北宋兴亡,具有全面、客观、与时代同步的现实积极意义。汴水因与京城关联密切,在北宋诗词中产生具有时代特征的思京恋阙主题。汴水在南宋断流后升华为文学意象,在诗词中源远流长。

  关键词: 唐宋; 汴水诗词; 主题流变;

  Abstract: Bian River was a major waterway connecting the north and the south in the Tang-Song dynasty. Many literatus from Tang-Song dynasty had been inspired by Bian River on their journeys of approaching careers across the country, describing their thought of chanting and reminiscing the past, expressing their struggle for governance, narrating rewards, gift, and parting, expressing the longing for home during the journey, many poems about Bian River appeared and theme changed. In poems of chanting and reminiscing the past theme, the judging attitude of digging Bian River by Emperor Yang in Sui Dynasty River was from derogatory to commendatory, the content changed from judging Sui emperor's digging Bian River to thinking about the rise and fall of Northern Song Dynasty, which has a comprehensive, objective and realistic positive significance of keeping pace with the times. Because of the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Bian River and the capital, a new theme appeared in the Song dynasty, which means reveal ambition of desiring scholarly honor and official rank from the capital. Bian River was disappeared after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but it sublimated into literary image and still alive in poems.

  Keyword: Tang-Song Dynasty; Bian river poems; theme change;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1白居易《长相思》中的汴水,承载着相思与哀愁。汴水作为唐宋诗词中一个经典的文学地理意象,其来有源,其意深长。汴水,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运河之一,连接黄淮,沟通南北。先后有鸿沟、莨宕渠、通济渠、广济渠等名称,至宋代则多称汴渠、汴河或汴水。据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显示,隋朝的汴水从板渚向东经荥泽、浚仪、萧县、彭城,转向东南与泗水交汇,经下邳,在淮阴附近入淮水。通济渠从板渚引黄河水源,走东南流经荥泽、浚仪、雍丘、谷熟、宿州、泗县、盱眙,入淮水。2唐朝和北宋时期河道依旧延续,至南宋逐渐断流。

  汴水在唐代时已显现出漕运的重要性。《元和郡县图志》中评价汴渠:“公家运漕,私行商旅,舳舻相继。隋氏作之虽劳,后代实受其利焉。”3后周定都开封,周世宗下令疏浚汴水通漕。全汉昇在《唐宋帝国与运河》中高度评价柴荣治河尤其是汴水段的政绩,称其“重新把军事政治重心和经济重心密切联系起来……是北宋帝国的创始者”4。北宋定都开封,汴水地位空前提升,被统治者视若珍宝。《宋史·河渠志》载太宗言:“东京养甲兵数十万,居人百万家,天下转漕,仰给在此一渠水,朕安得不顾。”5《清明上河图》描绘的北宋东京盛世繁华,即沿着汴水铺展呈现。这是汴水诗词在唐宋时期兴盛的大背景。
 

唐宋时期汴水诗词的共性与差异
 

  汴水与唐宋文人的政治生涯、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唐代政治中心位于长安、洛阳,地处中原的汴州也逐渐崛起,这些区域成为唐人的重点活动范围。汴水正是流经该区域的重要水上通道,被南来北往、东行西进的文人所经历、认识、联想和抒怀。“诗言志,歌永言”,自然会创作出与汴水相关的诗词。唐代文人因应举、仕宦、羁旅、送别等活动频繁经行汴水,与之互动加深。北宋时期汴水地位进一步提升,作为通往京师的水上主要交通线路,汴水与现实、国都、政治、文学的关系更加紧密。唐宋文人对汴水的众多题咏,使汴水逐渐演化成蕴含丰富的文学地理意象和流动的文学景观。靖康南渡后,实体上的汴水逐渐断流,但意象上的汴水仍在南宋文人心中流淌。

  唐宋文人将汴水作为重要的抒情媒介,以之起兴,付之题咏,创作出多元化主题的汴水诗词。本文探讨的唐宋汴水诗词主要指题目或正文中提及汴水、汴河、汴渠的175首诗词,以及据文献史料考证发生在汴水经行途中或描写汴水的诗词。

  一、唐代汴水诗词

  唐代是汴水诗词创作的发展阶段。从现存诗词来看,汴水诗词集中体现了咏史怀古、纪行、离别等主题。

  (一)咏史怀古主题

  隋朝虽然短暂,但实施了诸多文治武功和基础设施建设,深刻影响了唐朝乃至整个中国封建社会后半期。唐朝在继承隋朝政治经济文化遗产的同时,对于隋朝之速亡有深刻的反思。反思之一,就是隋炀帝为满足其荒淫之欲而开凿的大运河。这种反思构成了唐代汴水诗词中的咏史怀古主题。如白居易《隋堤柳》:

  隋堤柳,岁久年深尽衰朽。风飘飘兮雨萧萧,三株两株汴河口。……海内财力此时竭,舟中歌笑何日休?上荒下困势不久,宗社之危如缀旒。炀天子,自言福祚长无穷,岂知皇子封酅公?龙舟未过彭城阁,义旗已入长安宫。……二百年来汴河路,沙草和烟朝复暮。后王何以鉴前王,请看隋堤亡国树!6

  此诗开篇以汴河畔的隋堤柳起兴,以诗歌形式演绎出隋炀帝游幸江都的情形,反映了统治者的奢靡,折射出该时期民怨积重的现状,表达了凿汴亡隋的观点。同时,直接提出当时及后世君王应以此为鉴,反思汲取隋亡教训的警示。汴水、隋堤柳与亡国之事相关联进入诗词,成为讽喻隋炀帝的常用元素。

  以咏史怀古为主题的唐代汴水诗歌中,对隋帝凿汴多持批判态度。随着汴水在漕运体系中发挥积极作用的加深,文人在诗中对隋帝凿汴成效的认知发生转变。如晚唐皮日休《汴河怀古二首》(其二):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7

  诗人在认同凿汴亡隋的同时,客观辩证地指出汴水在促进南北水路交通方面的功绩,对隋帝凿汴给出相对积极的评价,同时也体现出唐人对汴水价值认知的变化。此外,皮日休在《汴河铭》中提出隋帝凿汴造福唐朝的观点:“则隋之疏淇、汴,凿太行,在隋之民,不胜其害也,在唐之民,不胜其利也。今自九河外,复有淇、汴,北通涿郡之渔商,南运江都之转输,其为利也博哉!不劳一夫之荷畚,一卒之凿险,而先功巍巍得非天假暴隋,成我大利哉!”8指出汴水作为重要的南北交通线路,为唐人出行和贸易往来提供了极大便利,并对比汴水对隋唐民众的利害影响,进而得出隋帝凿汴对唐而言,实乃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重大利举。

  (二)纪行主题

  唐代汴水交通的发达促进了时人出行的便利。汴水沿岸分布着诸多名胜古迹,为纪游、怀古、抒情提供了去处。文人们乘舟汴水上,往来黄淮间,对途中见闻有所触怀而题咏。如崔颢《晚入汴水》:

  昨晚南行楚,今朝北溯河。客愁能几日,乡路渐无多。晴景摇津树,春风起棹歌。长淮亦已尽,宁复畏潮波。9

  汴州才俊崔颢早年间作《黄鹤楼》,抒发激昂奔放之情,令李白为之搁笔。诗人羁旅宦游二十年后从楚州(今江苏淮安)溯汴水而上回乡途中作《晚入汴水》。末句书写回乡的旅程已行进多时,故园近在眼前,仿佛临近避风港,对大风大浪产生无所畏惧的心理,流露出诗人渴望急流勇退、归隐故乡的心绪。汴水承载的乡愁,慰藉着宦游倦客的身心。该诗平缓质朴,与作者一贯的清刚劲健诗风迥异。

  天宝元年(742)李白应诏入京,不久被唐玄宗赐金放还。壮志未酬的他辞别长安踏上游历旅程,其间与杜甫、高适相聚大梁,作《梁园吟》:

  我浮黄河去京阙,挂席欲进波连山。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梁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舞影歌声散渌池,空余汴水东流海。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10

  从诗中不难看出李白对君臣遇合时代的追忆,对自己不获重用被迫离京的愤闷。在诗人眼中,“汴水”作为地理物象长久存在,“信陵君”“枚乘”“司马相如”以及演绎舞影歌声之人却在昙花一现后,永远消散在历史长河中。二者形成真实与空虚、长久与短暂的鲜明对比。“汴水”作为终结诗人浪漫抒怀的物象,将诗人拉回现实,使其倍感失落。

  (三)离别主题

  汴水沿岸还分布着诸多城镇,文人在汴水畔离别时常以汴水起兴抒怀,托物言志。如孟浩然《适越留别谯县张主簿申少府》:

  朝乘汴河去,夕次谯县界。幸值西风吹,得与故人会。君学梅福隐,吾从伯鸾迈。别后能相思,浮云在吴会。11

  此诗为孟浩然赴长安科考落第后,顺汴水从洛阳赴吴越,途经谯县离开时所作。从诗中“朝乘”“夕次”“幸值西风吹”,可见作者期盼与故人早日相见之情。效仿 “梅福”“伯鸾”两位隐士,则表现出作者与二位友人意在归隐的选择取向。

  再如孟郊《汴州留别韩愈》:

  不饮浊水澜,空滞此汴河。坐见绕岸水,尽为还海波。四时不在家,弊服断线多。远客独憔悴,春英落婆娑。汴水饶曲流,野桑无直柯。但为君子心,叹息终靡他。12

  题目点明孟郊即将离别汴州,首先想到的是无法再饮汴河之水,可见汴水对诗人影响之深。启程前坐岸观汴水,触发游子思归心绪,进而感慨生活困顿、身心疲惫。此刻诗人眼中的汴水和野桑成了为生存而弯曲、变通的物象,但作者在叹息之余也向友人韩愈表明不愿为迎合世俗而改变初心的君子品格。

  总体来看,唐代汴水诗词因文人与汴水互动不断加深而呈现出多元化主题,对隋炀帝凿汴的负面评判亦发生转变。

  二、宋代汴水诗词

  宋代是汴水诗词创作的鼎盛时期。从现存诗词来看,宋代汴水诗词创作大体上沿袭唐代离别、纪行主题,同时产生具有时代特征的政论及思京恋阙主题,并将咏史怀古内容蕴含其间,丰富了汴水诗词主题及内涵。

  (一)政论主题

  汴水与北宋政治、经济、生活的关联更加密切,漕运价值凸显,但也出现认为汴水存在过多运输各地物资给养京师刮取民脂的观点。于是,心系民生的士人关于是否禁止汴水漕运和问题根源及治理之事的激辩,成为汴水诗词创作的热门话题,并在政论主题中涵盖了咏史怀古内容。如王安石《和吴御史汴渠》:

  郑国欲弊秦,渠成秦富强。本始意已陋,末流功更长。维汴亦如此,浚源在淫荒。归作万世利,谁能弛其防?夷门筑天都,横带国之阳。漕引天下半,岂云独荆扬。货入空外府,租输陈太仓。东南一百年,寡老无残粻。自宜富京师,乃亦窘盖藏。征求过夙昔,机巧到莛芒。御史闵其然,志欲穷舟航。此言信有激,此水存何伤。……13

  王安石以政治家、改革家的宏大视角论述汴渠功在千秋,价值巨大。开篇援引战国时期郑国修渠和隋帝凿汴的历史,借以说明开挖汴水及其通漕的重要性和长远价值,批驳吴御史将东南民众生活艰辛归咎于汴水的观点,反对其禁止汴水通漕的主张。

  此外,心系家国的文人围绕如何使汴水更好发挥价值展开议论,并通过诗词的形式向朝廷要员反映当前问题。如梅尧臣《汴水斗减舟不能进因寄彦国舍人》:

  朝落几寸水,暮长几寸沙,深滩鳌背出,浅浪龙鳞斜。秋风忽又恶,越舫嗟初阁,坐想掖垣人,犹如在寥廓。14

  汴水引源黄河,黄河泥沙易淤塞汴水河道,需采取多种措施疏通。当治理有所倦怠,淤积的泥沙便会抬高河床,阻碍航运。康定二年(1041)秋,梅尧臣由京赴任湖州。出京时汴水淤塞舟船受阻,遂向时任右正言、知制诰的友人富弼作此诗,描述了汴水水落沙出、难以行舟的情形,希望其上奏淤沙阻塞问题,体现出宋代文人自觉关注并反映社会民生问题的责任意识。

  (二)离别、纪行主题

  离别、纪行依然是宋代汴水诗词的重要主题,且部分诗词主题间有所交叉。值得注意的是,宋代的汴水不仅是离别、纪行诗词中据实写景、点到为止的背景元素,更是作为审美对象,成为触发文人心灵悸动的媒介,在处境、心态各异的文人笔下呈现出不同面貌,从而加深了汴水诗词的抒情性和美感特质。

  宋人在汴水畔离别时常以汴水起兴赠别,如梅尧臣《汴之水三章送淮南提刑李舍人》,前两章以汴水起兴,将其塑造成寄托祝愿的吉祥物象:

  汴之水,分于河,黄流浊浊激春波。昨日初观水东下,千人走喜兮万人歌。歌谓何?大船来兮小船过,百货将集玉都那,君则扬舲兮以纠刑科。

  汴之水,入于泗,黄流清淮为一致。上牵下橹日夜来,千人同济兮万人利。利何谓?国之漕,商之货,实所寄。15

  梅尧臣在庆历五年(1045)作此诗赠别外甥李定。开篇以汴水起兴,描绘出东京汴水舟船如织、商贸繁荣的盛世景象,堪称诗歌版《清明上河图》。诗中借汴水表达对亲人的祝愿,通篇呈现出汴水欢快的自然形象和为民众谋利益的社会特质。

  水虽不会高谈阔论,但文人却善假于物,借其抒怀。如苏轼《虞美人》,借汴水抒发离别后、纪行中的愁思:

  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味多于泪。谁教风鉴在尘埃,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16

  元丰七年(1084)十一月,苏轼从黄州沿水路北上与秦观见于淮上欢饮,秦观自高邮溯运河相送二百余里方惜别,苏轼抵泗后溯汴水西行。相聚醉饮片刻的离愁终会散去,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后的烦恼如影随形。在词中,苏轼对汴水的认知产生变化,上阕认为汴水无情,而下阕的汴水却因真情送别而变得有情。

  再如王安石《汴水》,借汴水起兴抒发无奈失意心绪:

  汴水无情日夜流,不肯为我少淹留。相逢故人昨夜去,不知今日到何州。州州人物不相似,处处蝉鸣令客愁。可怜南北意不就,二十起家今白头。17

  此诗约作于熙宁八年(1075)王安石第二次被罢相前后。旅途中所见“汴水”这一地理物象、所闻“蝉鸣”等地理事象,充当了触发王安石悲情生命意识的媒介,成为从青年变为白发老者的诗人对道别友人、时光无情、政治失意、客途孤独等不如意心绪集中发泄的对象。

  (三)思京恋阙主题

  北宋时期汴水与京城关系更加密切,作为通往京城的主要路径,汴水成为文人心中关乎京师国运、个人仕途的象征,进而在诗词中成为抒发恋阙情怀的载体,并在南宋成为京国象喻的典型代表,具有咏史怀古色彩。

  嘉佑元年(1056),在京任群牧判官的王安石为盼其弟安国入京,以汴渠起兴作《示平甫弟》:

  汴渠西受昆仑水,五月奔湍射黄矢。高淮夜入忽倒流,碕岸相看欲生觜。万樯如山矻不动,嗟我仲子行亦止。自闻留连且一月,每得问讯犹千里。老工取河天上落,伏砾邅沙卷无底。土桥立马望城东,数日知有相逢喜。……18

  开篇“昆仑水”“射黄矢”充分显示出汴水水势活力奔腾、气势宏大、流速湍急的气势,表现出水面热闹繁华,蕴含着汴水所通往的京师极具吸引力。进京道阻且艰,但并未阻止王安国向往京城。“土桥立马”也透露出王安石希望其弟早日进京相逢的心情。湍急的水流和急迫的心情相映衬,迟缓的舟船和缓慢的行程相契合,快与慢形成鲜明对比,更加突出兄弟二人的恋阙之情。

  文人进京时,借汴水抒发对帝都的向往。孔平仲《发虹县》:“驱马汴河西,从此游帝乡。”19王之道《蒙城早行》:“十年河上路,从此步金鳌。”20地方士子多走汴水旁陆路和乘汴水水路入京,二首诗均将汴水视为通往权力中心之路。

  靖康之变,金政权入主中原,曾经富丽甲天下的东京繁盛不再。由于战争等原因,处于中原核心区的汴水大部分断流。失去了航运功能的汴水,与时人实际关联减少,汴水诗词创作数量也随之萎缩。现实中的汴水物象虽消亡,但汴水所蕴含的京国象喻特征早已随文人的题咏留在宋人记忆中,成为南渡文人留恋和追忆故国盛世、反思北宋灭亡的重要元素。如朱熹之师刘子翚《北风》:

  雁起平沙晚角哀,北风回首恨难裁。淮山已隔胡尘断,汴水犹穿故苑来。紫色蛙声真倔强,翠华龙衮暂徘徊。庙堂此日无遗策,可是忧时独草莱。21

  淮山阻断了诗人遥望北方家国的视线,汴水却充当起沟通南北的媒介,仿佛满载中原故都的音讯向南流入诗人心田,以慰南渡遗民思念故园之情。南宋汴水断流,作者笔下的汴水应为想象而非实物,体现出该时期诗词中的汴水已多从实体物象转化为虚拟意象,以抒发黍离之悲、兴亡之叹。

  宋代汴水诗词抒情性加深,意蕴悠长,书写范围拓宽,汴水升华成典型意象为后人所神往。

  三、唐宋汴水诗词的共性与差异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汴水诗词与唐宋政治背景和汴水治理背景紧密关联。唐宋汴水诗词创作与时代发展的脉络保持一致,并因文人认知、情感、审美、抒怀的不同而产生差异,突出表现为咏史怀古主题的流变和汴水从物象到意象的升华。

  (一)唐宋汴水诗词的共性及成因

  唐宋汴水诗词的纪行、离别、写实内容与时代保持同步。在政治清明、政局稳定、经济繁荣时期,朝廷对汴水进行定期清淤、河堤维护,宋廷还采取导洛通汴、开挖汴口等措施,维护汴水漕运通畅,汴水为时人出行提供了便利并成为被题咏的对象。正如《沧浪诗话》云:“唐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22宋人亦沿袭此风,相关诗词在前文多有展现。这是唐宋汴水诗词中书写酬赠送别、行旅、纪游主题居多的历史社会背景和主要原因。

  政治腐败、时局动荡、经济凋敝时期,汴水因各种原因疏于治理,通航能力降低乃至断流。这是唐宋汴水诗词中出现一些如白居易《西原晚望》“故园汴水上,离乱不堪去”23及洪适《过谷熟》“隋堤望远人烟少,汴水流干辙迹深”24等反映汴水流域沿岸萧条写实作品的历史社会背景和主要原因,说明文学创作反映生活的道理。

  (二)唐宋汴水诗词的差异及成因

  1.咏史怀古主题产生流变

  由于运河开通带来的评判多与隋亡、唐兴之事相连,加之年代相近,因此唐代汴水诗词咏史怀古主题内容多围绕隋炀帝开挖汴水的功过展开。至宋代,由于数百年的时间跨度和朝代更迭等原因,炀帝凿汴的咏史怀古内容在诗词中虽有余音,但却发生了根本上的转变。这种转变主要体现在态度、内容、表达等方面。

  其一,对隋炀帝凿汴功过评判的态度产生由贬到褒的转变,这种转变更为全面、客观,具有积极意义。正因唐人多认为汴水是导致隋亡的诱因,所以出现了在诗歌中多持凿汴亡隋观点的写作特征,如唐代胡曾《汴水》:“千里长河一旦开,亡隋波浪九天来。”25时代演进中,由于汴水航运的实际功效凸显并成为对隋帝凿汴评判的价值取向和标准,时人对汴水积极意义的认识更加明确并在诗词中体现,如北宋黄庶《汴河》:“万艘北来食京师,汴水遂作东南吭。甲兵百万以为命,千里天下之腑肠。”26这种转变体现出文人对现实功利的客观共识超越了个人主观认识的差异,成为评判汴水功过的标准。

  其二,咏史怀古内容从唐、北宋评判隋帝凿汴为主,转变为南宋追思北宋兴亡为主。汴水为北宋东京百余年的繁华贡献巨大,铭刻在宋人心里并体现在诗词中。至靖康南渡,汴水断流,诗词中的汴水则体现出故国难归、盛世不再的悲情色彩,成为追思哀叹故国的对象。如胡仲弓《倚楼》:“月眀独倚异乡楼,北望天涯几许愁。故国不归人意老,无情汴水自东流。”27朱敦儒《浪淘沙》:“无酒可销忧。但说皇州。天家宫阙酒家楼。今夜只应清汴水,呜咽东流。”28皆反映出南渡遗民追忆故国旧都,面对残酷现实却无计可施,唯有借汴水抒发对北归无望的无奈。宋代诗词中的汴水,不仅作为南宋诗词中追思北宋的象征,具有咏史怀古意蕴;更是因其京国象喻特征,形成宋代特有的思京恋阙主题。

  其三,咏史怀古由在诗词中独立表达的主题,转变为多是穿插于政论、思京恋阙主题中的附属,起到辅助作用,少有单独作为主题的情况存在。北宋时期针对汴水通漕、治理的政论主题突出,涵盖了咏史怀古内容。如前文王安石《和吴御史汴渠》:“维汴亦如此,浚源在淫荒。”在政论中对凿汴的追溯点到为止,不纠缠于历史,而是服务于政治需要,着重对当朝汴水漕运利弊进行激辩,具有现实意义。

  2.诗词中的汴水从物象升华为意象

  唐朝和北宋时期汴水多能通航,文人围绕亲眼所见、亲身经行体验的汴水展开诗词创作。上述诗词所分析的也多为实体物象上的汴水。

  北宋灭亡后汴水断流,这成为汴水在诗词中从实体物象升华为虚拟意象的主要原因。南宋楼钥《北行日录》载:“(乾道五年十二月)二日癸未……宿灵壁。行数里,汴水断流。”29“(乾道六年正月)二十四日乙亥……宿宿州。汴河底多种麦。”30可知汴水在乾道六年(1170)已大部分断流。此后,文人再无缘得见实体物象上的汴水,出现在诗词中的多是虚拟意象上的。如文天祥《读赵君家谱感十六朝衣冠文物之盛为赋》:“汴水九龙临大统,吴山七叶绍中兴。”31文天祥生于端平三年(1236),此时汴水已不复存在,作者在诗中将想象中的汴水构建成与皇权紧密相连的意象。再如汪元量《夷山醉歌》(其一):“遥看汴水波声小,锦棹忘还事多少。昨日金明池上来,艮岳凄凉麋鹿绕。”32将汴水与金明池、艮岳意象共同构成追忆北宋东京繁盛的元素。

  汴水因其历史影响成为后代诗词中的经典文学意象。如金朝元好问《梁台》:“汴水悠悠蔡水来。秋风古道野花开。行人惊起田间雉。飞上梁王鼓吹台。”33元朝耶律楚材《寄张鸣道》:“平山邂逅初青眼,汴水伶仃已白头。”34清朝纳兰性德《浣溪沙》:“无恙年年汴水流,一声水调短亭秋,旧时明月照扬州。”35汴水作为后人追慕盛世风流、感叹时光易逝的意象,呈现在中华诗词中。

  结 语

  汴水因其重要性,与朝代兴亡及文人生活联系密切,进入唐宋诗词创作中并产生主题流变。基于对隋朝速亡的历史反思,唐代诗人以政治关怀和家国情怀为基点,起初借汴水批判帝王穷奢极侈终致政权败亡,后转变为肯定其实际功用的褒扬态度,从而使咏史怀古成为唐人汴水诗的重要主题。至宋代,政论主题和思京恋阙主题汴水诗词中涵括了咏史怀古内容和色彩,但此时咏史怀古的内容发生转变,从反思隋朝兴亡演变为追思北宋兴亡;基于文人政治生涯和日常生活,汴水在唐宋诗词中承载了丰富细腻的离愁别绪、羁旅情思;基于北宋东京之盛与汴水之重,汴水不仅成为激发北宋文人思京恋阙的媒介,更是成为后人追慕北宋、东京盛世的文学意象。唐宋汴水诗词拓宽了唐宋诗词的内涵与外延、丰富了唐宋诗词的内容、增添了唐宋诗词的色彩,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具有重要价值。

  注释

  1 楼钥:《攻瑰集》卷111《北行日录》上,《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53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687页。
  2 楼钥:《攻瑰集》卷112《北行日录》下,《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53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707页。
  3 赵景良编:《忠义集》卷7《附录诸公诗二》,《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66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953页。
  4 汪元量撰,孔凡礼辑校:《增订湖山类稿》卷3,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102-103页。
  5 元好问撰:《中州集》卷5,上海: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59年,第273-274页。
  6 耶律楚材撰:《湛然居士文集》卷14,长沙:商务印书馆,1939年,第201-202页。
  7 纳兰性德着,张草纫笺注:《纳兰词笺注》(修订本)卷1,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第53页。
  8(1)白居易着,朱金城笺校:《白居易集笺校》外集卷中,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3889页。
  9(2)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5册,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年,第5-6页。
  10(3)李吉甫撰,贺次君点校:《元和郡县图志》卷5,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137页。
  11(4)全汉昇:《唐宋帝国与运河》,重庆:商务印书馆,1944年,第93页。
  12(5)脱脱等着:《宋史》卷93,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2317页。
  13(6)白居易着,朱金城笺校:《白居易集笺校》卷4,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251-252页。
  14(7)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卷615,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7150页。
  15(8)皮日休着,萧涤非,郑庆笃整理:《皮子文薮》卷4,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41页。
  16(9)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卷130,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1328页。
  17(10)李白着,瞿蜕园,朱金城校注:《李白集校注》卷7,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500-501页。
  18(11)孟浩然着,佟培基笺注:《孟浩然诗集笺注》卷中,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第246-247页。
  19(12)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卷379,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4270页。
  20(13)王水照主编:《王安石全集》第5册,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199页。
  21(14)梅尧臣着,朱东润编年校注:《梅尧臣集编年校注》卷11,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187页。
  22(15)梅尧臣着,朱东润编年校注:《梅尧臣集编年校注》卷15,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278-279页。
  23(16)苏轼着,朱孝臧编年,龙榆生校笺,朱怀春标点:《东坡乐府笺》卷2,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年,第220页。
  24(17)王水照主编:《王安石全集》第5册,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260-261页。
  25(18)王水照主编:《王安石全集》第5册,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272页。
  26(19)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全宋诗》卷925,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10853页。
  27(20)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全宋诗》卷1813,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20189页。
  28(21)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全宋诗》卷1919,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21419页。
  29(22)严羽着,郭绍虞校释:《沧浪诗话校释》,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年,第198页。
  30(23)白居易着,朱金城笺校:《白居易集笺校》卷10,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533页。
  31(24)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全宋诗》卷2079,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23453页。
  32(25)中华书局编辑部点校:《全唐诗》卷647,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7478页。
  33(26)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全宋诗》卷453,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第5495页。
  34(27)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全宋诗》卷3335,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39803页。
  35(28)唐圭璋编纂,王仲闻参订,孔凡礼补辑:《全宋词》,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1100页。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