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诗经》中“雉”意象的表现及产生原因

《诗经》中“雉”意象的表现及产生原因

时间:2020-11-21 11:31作者:郭恒茂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诗经》中“雉”意象的表现及产生原因的文章,《诗经》中涉及禽鸟意象的诗共有69首[5],涉及“雉”意象的诗占禽鸟意象的13%,占《诗经》全篇的3%,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比率,因而对“雉”意象的梳理是必要的。

  摘    要: 《诗经》的禽鸟意象中,以“雉”最为特别,最能反映先秦时期人们的生活,它与先秦的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对“雉”的概念的理解,在《诗经》中“雉”的意象主要有四种含义:爱情中的思妇形象;王族中的地位象征;祭祀中的舞蹈器具;生活中的善良品格。这与“雉”本身的特点、先民自然崇拜思想的延续以及西周独特的天命观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关键词: 《诗经》; 雉; 意象;

  Abstract: Among the bird images in the Book of Songs, " pheasant" is the most special one,which best reflects people's life in the Pre-Qin Period and has a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then. According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concept and extension of " pheasant",in the Book of Songs,the image of pheasant has four meanings: the image of thinking woman in love,status symbols in the royal family,dancing instruments in sacrifice,goodness in life. This i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 pheasant" itself: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ancestors' worship of nature and the unique view of destiny in Western Zhou Dynasty.

  Keyword: The Book of Songs; pheasant; image;

  《诗经》中的“鸟兽草木”研究自古就为大家所重视,孔子便提出了“诗可以兴……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1]的主张。如今学界对于《诗经》中哺乳动物如牛、猪,昆虫如蟋蟀,草木如荷、松等都有丰富且完备的研究,但是对于禽鸟类尤其是“雉”的研究却相对较少,因此本文从“雉”入手,探讨《诗经》中“雉”意象的表现以及产生这种表现的原因。

  一、“雉”的概念

  《禽经》中对“雉”的解释是:“雉,介鸟也。”[2]《尔雅·释鸟》篇中对“雉”的描述是:“鹞雉、鷮雉、鳪雉、鷩雉、秩秩海雉、鸐山雉、雗雉、鵫雉。雉绝有力奋。”[3]2649随后解释了不同地区对于不同羽毛“雉”的不同称谓。而在《说文解字》中,“雉”包括十四种之多。

  综合《禽经》《尔雅》以及《说文解字》对于“雉”的解释,可知“雉”有“翟”“翚”“鷮”“鹞”“鳪”等别称,将以上文字放入《诗经》中检索,得出《诗经》中含有以上文字的诗共有九首,分别是含有“雉”字的《邶风·雄雉》《邶风·匏有苦叶》《王风·兔爰》《小雅·小弁》;含有“翟”字的《鄘风·君子偕老》《邶风·简兮》《卫风·硕人》;含有“鷮”字的《小雅·车辖》以及含有“翚”字的《小雅·斯干》。

  现代生物学的研究表明,雉与鸡都是属于鸡这一形目下的雉科,但是“雉”属于野鸡,而“鸡”则为家禽,并且考古学家已经证实,至少在商朝末年的时候[4],已经出现了家鸡的驯养,所以可以认为在《诗经》中“鸡”和“雉”是两种不同的意象,因而笔者并没有把“鸡”列入讨论的范围。
 

《诗经》中“雉”意象的表现及产生原因
 

  二、《诗经》中的“雉”意象

  根据统计,《诗经》中涉及禽鸟意象的诗共有69首[5],涉及“雉”意象的诗占禽鸟意象的13%,占《诗经》全篇的3%,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比率,因而对“雉”意象的梳理是必要的。

  (一)爱情中的思妇形象

  这一方面的诗有两首,分别是《邶风·雄雉》和《邶风·匏有苦叶》。

  《邶风·雄雉》: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6]84

  这首诗表现了一个妻子对在外服役的丈夫的想念之情。马瑞辰说这首诗“前二章睹物起兴,以雄雉之在目前,羽可得见,音可得闻,以兴君子久役,不见其人,不闻其声也”[7]125。这一论述是十分准确的。在古代的婚姻关系中,女方是依赖男方的,也就是说,丈夫是一个女子全部的寄托,当丈夫离开自己时,那种孤独和思念便会一发不可收拾地喷涌出来。

  《邶风·匏有苦叶》:有弥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6]88

  《匏有苦叶》讲述的是一个女子在济水之畔等待爱人的情景。这个女子将自己比作雉,在岸边“鸣”以“求其牡”。同时,根据诗的后两句,女子的恋人尚未出现,所以此时女子的心情是焦急的,是盼望的,这虽然与《邶风·雄雉》的感情色彩略有不同,但本质上还是刻画了一个女子对自己心上人的等待。

  (二)王族中的地位象征

  《诗经》中这一内容的诗主要体现在王族的婚礼和宫室上。

  《鄘风·君子偕老》: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6]128

  《毛诗序》对于《君子偕老》的评价是“刺卫夫人也”,认为“夫人淫乱,失事君子之道”,所以“陈人君之德,服饰之盛,宜与君子偕老”[8]221。这一首诗里的“翟”指的是绘制着长尾野鸡图案的衣服,唐朝时孔颖达在《毛诗正义》中指出“翟而言象者,象鸟羽而画之,故谓之象。以人君之服画日月星辰谓之象”,因此“知画翟羽亦为象也”,“引古人之象以证之”[9]185。极言其服装的华美尊贵。

  《卫风·硕人》: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6]166

  《硕人》描写的是庄姜出嫁的场面,这也是一场王族之间的婚礼。这里的“翟”是指用野鸡毛装饰的车子,郑氏言:“此又言庄姜自近郊既正衣服,乘是车马以入君之朝,皆用嫡夫人之正礼。”[8]284齐国女子庄姜出嫁的车马到达卫国近郊后用野鸡毛进行装饰,这一“翟”便显示了王族身份的尊贵。

  《小雅·斯干》: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鸟斯革,如翚斯飞,君子攸跻。殖殖其庭,有觉其楹。[6]544

  《斯干》是为了庆祝西周奴隶主贵族的宫室完成的诗。庭宇如鸟展翅,如野鸡飞翔,只有贵族的宫室才可以用“五彩皆备成章”的雉形容,换句话说,也只有雉才可以反映出宫室的宏大与壮美,这可以体现出西周先民的民俗习惯。由此可见,“雉”意象在贵族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三)祭祀中的舞蹈器具

  西周先民崇尚祭祀,而跳舞是祭祀时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雉”作为舞蹈器具在其中占有很大的作用。

  《邶风·简兮》:左手执龠,右手秉翟。赫如渥赭,公言锡爵。[6]104

  全诗描绘了一次盛大的祭祀中的舞蹈场景。这里的“龠”和“翟”,都是跳舞时的重要舞具,如《毛诗正义》中说:“龠虽吹具,舞时与羽并执,故得舞名。”[9]164另外,闻一多的《风诗类钞》中也有“翟,雉尾长羽,舞师执以指挥”[6]105,足以证明“翟”在祭祀中的重要地位。

  (四)生活中的善良品格

  《诗经》中的“雉”代指人时主要表现的是那些正直善良的人。

  《王风·兔爰》:有兔爰爰,雉离于罗。我生之初,尚无位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6]1207

  这首诗中将兔比作小人,雉比作君子,同时也用以自比。狡猾的兔子从容自在,而善良的野鸡却被网罗,这是当时社会黑暗的写照。“我生之初”与“我生之后”的对比,更加表现了诗人作为善良的“雉”无法存活于苦难现实的哀叹。

  《小雅·小弁》:雉之朝雊,尚求其雌。譬彼坏木,疾用无枝。心之忧矣,宁莫之知?[6]604

  这首诗旨在表达被放逐的忧愤。诗人的父亲因为听信谗言将诗人放逐,诗人的无奈、忧愤、哀伤杂糅在一起。这里诗人将“雉”与自己做比较,表达了善良的自己没有知心人理解,就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相信自己的苦闷心情。与《兔爰》相类似,这里诗人同样将“雉”和“兔”进行了对比,兔子有人心疼,而野鸡却无人问津,良善之人再一次被放逐。

  《小雅·车辖》:依彼平林,有集维鷮。辰彼硕女,令德来教。式燕且誉,好尔无射。[6]691

  该诗是以男子的口吻叙述了娶妻的喜悦进而对所娶女子的爱慕。这里以“鷮”起兴,表现所娶女子出众的德行和优雅的仪态。这里的“雉”意象有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形容女子善良美好的品德,二则突出了所娶女子身份的尊贵。

  三、“雉”意象的文化生成及内涵

  《诗经》中对“雉”的意象的表现绝不是凭空出现的,必有其内在的原因和文化逻辑。

  (一)“雉”本身的特点

  雉本身的特点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雉的外表美丽,另一个是雉的生理特性。

  从外表来看,雉是十分漂亮的。其“长尾”“五彩”“青质”或者“白质”,这一美丽的外貌很容易吸引人们的注意,从而也更容易让人们把“雉”甚至于“雉”的各个部分应用于生活或者文学作品中。这主要表现在:在日常生活中,“雉”通常作为装饰出现在隆重的场合;而在文学作品中,“雉”则是美好漂亮的人或事物。

  从雉的生理特性来看,《白虎通义》中对“雉”的描写是:“取其不可诱之以食,慑之以威,必死不可生畜,士行威守节死义,不当转移也。”[10]意思是说“雉”不轻易转移自己的气节。

  延伸到女子身上,就是说女子专心不二,一生只忠于一个男子,所以在《匏有苦叶》中,面对船夫是否渡河的询问,女子回答“不涉卬否,卬须我友”。即使有他人招呼渡河,也执意要等待自己的恋人,这就是一种忠贞不移的品质。由雉引申出的忠贞不移的品性再作引申,就是女子以“雉”自比,从而求得一生唯一的“雄雉”,获得一生唯一的爱情,亦即“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远行的丈夫成了自己此生唯一的牵挂。除此之外,“昔贾大夫恶,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皋,射雉获之,始笑而言”[11],《左传》如是记载,可见“雉”的这一意象在男女忠贞不移方面的应用在先秦时代是十分常见的。

  除女子之外,由“雉”引申到人们的德行上面,“雉”也就成了“耿介”君子的代表。所以《兔爰》中耿介的君子“逢此百罹”,《小弁》中善良的儿子遭到流放,这些诗篇中的“雉”都旨在表现诗人美好的品德。在先秦的其他文献中,《仪礼·士相见礼》:“挚,冬用雉。”郑康成注释:“士挚用雉者,取其耿介,交有时,别有伦也。”[12]西周时期的士阶层之间在相见时常常会执雉以为礼,由此可见一斑,这里的“雉”取的就是朋友之间没有二心的交往,是人物品格的象征。

  (二)先民自然崇拜思想的延续

  “自然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一种宗教祭祀形式,先民的“自然崇拜”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对大自然的崇拜,一种是对生殖能力的崇拜。归根结底,这两种崇拜都是把自然物、自然力视作神圣的对象。

  先民对大自然的崇拜表现在“雉”飞落的行为上。《史记》中记载“帝武丁祭成汤。明日,有飞雉等鼎耳而雊”[13],说的是商王武丁在祭祀先祖成汤的时候,有雉飞到祭祀所用的鼎耳上鸣叫,对此,官员祖己回答:“雉者,野鸟也。不当升鼎。今升鼎者,欲为用也。远方将有来朝者乎?”随后武丁“内反诸己,以思先王之道,三年编发,重译来朝者”[14]17。由此可见,商代先民认为雉的出现是国家将有祥瑞的征兆,善走而不善飞的雉飞落现象与商朝的国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一先民对大自然的崇拜延续到了周王朝,万舞是周代祭祀的一个重要环节,主要由武舞、文舞两部分组成,通常在日中之时举行[15]。《简兮》就再现了文舞的祭祀场景,“翟”在文舞中的作用是舞师用来指挥的,大毛公指出“以干羽为万舞,用之宗庙山川”[7]144,也可用来证明西周的大型文舞祭祀是西周先民对大自然崇拜的体现。

  古代先民“自然崇拜”另一方面的体现是“生殖崇拜”。早期的“生殖崇拜”主要是以舞蹈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最早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时期,人们通过舞蹈来宣泄对生理的渴望,表达对自身的认知,彰显对生命的理解[16]。由此可以推测,《简兮》中的祭祀不仅包含了对大自然的崇拜,而且包含了对生殖的崇拜,所以“雉”意象也自然打上了生殖崇拜的烙印,因而《诗经》中表现男女之情的诗作也有西周先民对生殖繁衍向往的内涵。例如《匏有苦叶》中的“有鷕雉鸣”和“雉鸣求其牡”中,似乎就蕴含了男女欢好的韵味。

  (三)西周独特的天命观

  西周是在伐纣克殷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为了维护统治,周王朝统治者往往会用“上帝”“天命”来解释其政权的合法性。而禽鸟在先民们的眼中被称为沟通上天的“信使”,所以“雉”自然成为西周贵族思想中“神鸟”的存在。正如谚语有云:“鹊巢避风,雉去恶政。”[17]另外,《春秋感精符》:“王者旁流四方,则白雉见。”[18]《孝经援神契》中记载:“周成王时,越棠献白雉。去京师三万里。王者祭祀不相逾,宴食衣服有节,则至。”又“德至鸟兽,故白雉应”,这些都可以印证在先秦时期雉的出现象征着在位者有德,百姓受其惠。

  “天命靡常,惟德是辅”是西周天命观内容的核心,为了与“德”相对应,西周制作了一整套完备的礼乐制度,井然有序的礼文化是规范人们德行的最好方式。西周时期只有拥有尊贵地位的人才可以使用“雉”的图案或者“雉”的具体部分。例如周代只有王后才可以穿绘有“雉”的华服,《禽经》中也有“取其雉性介而守,以比后德也”[3]2649的言论,所以周人在尤其注重礼仪的婚嫁中往往将带有“雉”图案的象服作为王族女子的婚服,以表达对其道德容貌的要求和祝愿,也是对其德容的喻示,由此可见“雉”在西周正统礼仪中的重要性。

  在《诗经》中,这一内涵的体现也是淋漓尽致的,《硕人》《君子偕老》以及《车辖》中都有类似的记载,三者的婚礼上都使用了带有“雉”的物品,取的都是“尊贵、德容兼备”之意,这些都可以印证在西周的礼乐制度中,“雉”用以喻德同时用以显示地位的独特作用。另外,在《斯干》中,诗人对王族宫室的描述也使用了“雉”这一意象,这也可以从侧面看出,西周的礼乐制度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只有在具有较高地位的贵族的宫室中才可以用“雉”来形容,而一般的家庭则不能使用这一具有象征意味的禽鸟。

  “雉”这一意象是《诗经》禽鸟类意象的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反映了西周先民对祭祀、爱情、地位、品质的认知,这一认知与雉本身的特性、先民对自然的崇拜以及周人的礼乐观息息相关,并且影响了后世的文学创作。探究“雉”意象的文化内涵,对研究西周先民的生活状态、民俗风貌以及先秦文学对后世文学的影响,都是有启示意义的。

  参考文献

  [1]刘宝楠.论语正义[M].北京:中华书局,1990:689.
  [2] 师旷.禽经[M]∥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47册.台北:商务印书馆,1982:681.
  [3] 郭璞,邢昺.尔雅注疏[M].北京:中华书局,1980.
  [4]邓惠,袁靖,宋国定.中国古代家鸡的再探讨[J].考古,2013(6):83-96.
  [5]程文.隐喻思维与《诗经》禽鸟意象的解读[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1(1):119-124.
  [6]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M].北京:中华书局,1991.
  [7]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M].北京:中华书局,1989.
  [8]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M].北京:中华书局,1987.
  [9] 孔颖达.毛诗正义[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10] 班固.白虎通义[M].北京:中华书局,1994:356.
  [11]洪亮吉.春秋左传诂[M].北京:中华书局,1987:790.
  [12] 郑玄,贾公彦.仪礼注疏[M].北京:中华书局,1980:975.
  [13] 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73:103.
  [14] 皮锡瑞.尚书大传疏证:卷3[M].师伏堂丛书本.
  [15]彭国怡.《诗经》雉鸡意象探微[J].厦门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9(1):50-53.
  [16]王秋韵,杨向东.酣畅淋漓的生命之舞———西南少数民族“生殖崇拜”舞蹈现象解析[J].中国民族博览,2017(9):132-133.
  [17]李湘.民俗研究与《诗经》研究———说雉[J].中州学刊,1989(5).
  [18] 春秋感精符[M]∥中华书局影印古今图书集成:禽虫典.北京:中华书局,1934:37-38.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