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戏剧创作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萌芽、成熟及思考

戏剧创作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萌芽、成熟及思考

时间:2020-10-15 11:41作者:刘霞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戏剧创作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萌芽、成熟及思考的文章,戏剧大师田纳西·威廉斯出生于美国南方地区,他的家族背景和早期生活环境对其创作理念、美学思想和戏剧观有着深远的影响。南方传统地域文化给予他无数的灵感和启发,因而南方也成为他大部分戏剧的创作地域背景。

  摘    要: 美国二战后杰出的南方戏剧家田纳西·威廉斯在其不同创作时期表现出了对地域文化的关注和忧患意识,对本土文化遭遇危机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思考。在他看来,帮助现代人类从机械枯燥的工业文明生活中脱离出来的唯一途径就是回归地域文化,旧南方那片故土始终是他精神的栖息地。

  关键词: 田纳西·威廉斯; 地域文化; 危机意识;

  戏剧大师田纳西·威廉斯出生于美国南方地区,他的家族背景和早期生活环境对其创作理念、美学思想和戏剧观有着深远的影响。南方传统地域文化给予他无数的灵感和启发,因而南方也成为他大部分戏剧的创作地域背景。威廉斯曾说:“我是怀着对南方的爱来写作的,但我并不指望南方人会意识到我这么写是一种爱的表现。这是出于对摧毁南方的各种势力、使之永久逝去的一种怨恨。”[1]他把对南方矛盾的情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创作中,特殊的地域及其历史背景让威廉斯的作品深深打上了南方地域文化的烙印。他笔下的那些南方淑女与绅士身上都体现了典型的南方地域意识。

  对比国内外学界对田纳西·威廉斯的作品研究发现,近十年来对威廉斯作品的比较研究、同性恋主题研究成为了研究的焦点,也有部分研究涉及到了威廉斯作品中的南方文化主题。张生珍在《论田纳西·威廉斯创作中的地域意识》中主要探讨了威廉斯的成长背景和南方文化对其创作的影响。赵莉在《田纳西·威廉斯戏剧与美国南方本土性文化研究》中探讨了威廉斯戏剧与美国南方本土性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还有一些学者也提及了南方文化,但对他的作品在不同时期表现出的南方地域文化的危机意识的研究较零碎与匮乏。基于上述发现,本文跳出威廉斯戏剧中的美国南方种族意识的局限性,把他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进行分析、梳理和总结,以威廉斯本人的成长背景和其作为南方作家的特殊历史经历为切入点,探究其戏剧中地域意识的体现及特征,进而揭示威廉斯对南方地域文化的关注以及他对这一特殊地域的深刻理解和对南方戏剧创作产生的深远影响。

  一、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萌芽时期

  威廉斯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萌芽状态是在早期作品中描写南方传统文化的怀旧主题中凸显和形成的。他通过描写南方地域文化之美来警醒人们保护地域文化,扞卫传统文明。南北战争后,北方工业现代化不可逆转的前进脚步让南方人受到了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挤压。在经济上,南方的传统种植业遭到冲击,南方人世袭的骄傲的优雅闲适生活方式也随之改变。逝去的总是美好的,他在戏剧作品中不断吟唱着南方古老文化的动人旋律。在他的作品中,具有南方文化特色的蓝调和蓝草音乐总是反复出现,对南方人闲适浪漫的生活方式以及无处不在的渗透到南方人血液里的浪漫骑士精神都有着生动的描写。

  早期家庭剧《玻璃动物园》生动再现了旧南方的地域文化之美。威廉斯在《玻璃动物园》中描写到阿曼达回忆中的一望无际的种植园,庄严华丽的建筑物,优雅而快活的白人男女享受着蓝调和蓝草音乐、烤肉野餐、下午茶,拉着慵懒的长调子聊着家常……阿曼达总是回忆起少女年代的辉煌时刻,密西西比河三角洲也被不断提及。当家里来了来访绅士的时候,穷困落魄的阿曼达也不遗余力地装饰自己的房间,以过去南方淑女的生活习俗和方式来装扮房子:“阿曼达一直不顾死活地干着,准备迎接上门来的男客人。成绩惊人。装着玫瑰色绸灯罩的新落地灯已经摆在那里了;天花板上的碎灯罩用一个彩色灯笼掩盖了起来;窗前竟是新的波浪形的白窗帘;椅子和沙发上都套上印花布套子;一对新的沙发垫依次出现……”[2]这些细节体现了威廉斯对过去时光的追忆,剧中阿曼达描述的小镇正是克拉克代尔、月亮湖等地,这些都是威廉斯美好童年时期的天堂圣地。
 

戏剧创作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萌芽、成熟及思考
 

  威廉斯对南方的怀旧既是个人的,也是社会的。在人类历史上,怀旧是与文化及经济转型时期相伴而生的,表达了人们在动荡的岁月中想要重新掌握命运的愿望。如卜弥格所言:“一个人并不是对其所是的那种过去怀旧,而是对其本可能是的那种过去怀旧。这个人努力奋斗为能在将来得以实现的正是这一过去。”[3]当人们出现身份危机的时候最容易产生怀旧情绪,阿登(Roger Aden)认为怀旧对于促进身份的连续性具有重要的意义,而怀旧交流是逃避时间的一种方式,威廉斯缅怀的是他自己失去的童年伊甸园,同时也是对整个旧南方地域文化的怀念。

  二、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成熟时期

  威廉斯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的成熟时期就是北方工业文明席卷南方的时期。对北方工业文明的逃离体现了以威廉斯为代表的南方人对地域文化遭遇瓦解时的一种抗拒。由于北方工业文明的发展和拜金主义、实用主义价值观的浸染,南方传统地域文化所孕育的传统生活方式,尤其是威廉斯倾心的浪漫气质在消失。“思想和诗歌消失了”,“苹果树和樱桃树不见了”,[3]“一个世界已随风逝去,而另一个几乎不值得拥有”,[4]失去传统文化依托的南方人找不到归属感、安全感,只有不断在肉体和精神上逃离现实。

  逃离和隐忍是南方人抵御地域文化危机的另一种策略。《琴神下凡》中种植园主的女儿卡罗尔带着咏唱的语调赞美三角洲散发的神秘色彩和野蛮气息,感叹大自然的力量。为了纪念父亲的葡萄园而建的糖果点心店总是比杂货店里其他地方明亮。在第三幕中写到:“房间设计主观性强,一种氛围、一种萦绕的记忆,大不同于干货柜台区的昏暗。”如果说干货店代表着慢慢与北方工业现代性趋同的单调又冷酷的生活方式,那么糖果点心店则是一个怀旧的梦。这一行为即是对旧南方的美好怀念,也代表着南方人抵御地域文化危机时的一种逃避保守的策略。

  《欲望号街车》中布兰奇的毁灭也是南方地域文化遭遇危机的另一个现实隐喻,这种毁灭是彻底的、不可逆转的。布兰奇试图在物欲横流的北方现代化经济下继续保持旧南方淑女的优雅生活,她想固守的“美梦庄园”一去不复返,“美梦庄园”也是南方地域文化的栖息地。“美梦庄园”是迪布瓦家族曾经世代居住的美丽庄园,但后来由于家族衰落而消失殆尽。布兰奇来到陌生的北方工业城市投奔她的妹妹斯黛拉,带着对旧南方无比的眷恋来到北方想要开始新的生活,然而迎接她的是北方工业城市的各种冷漠与人的异化。她发现妹妹住在破旧的公寓里,妹夫斯坦利粗俗不堪,与姐妹俩曾经生活的“美梦庄园”相去甚远。于是布兰奇不断提醒妹妹不要忘记她们南方淑女的身份,不要忘记她们曾经的“美梦庄园”:

  布兰奇:我必须为我俩制定计划,让我们摆——脱!

  斯黛拉:你认为我有什么是需要摆脱的吗?

  布兰奇:我认为你还没有完全忘记“美梦庄园”,应该知道不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而且是跟那些扑克牌友一起。[5]

  布兰奇的努力在反人性的北方工业文化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旧南方的优雅最终毁于北方的野蛮势力与现代性。威廉斯终究是个理想者,北方现代性前进的脚步终归还是把旧南方远远抛在了其后。布兰奇的悲剧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剧,更是社会转型中南方地域文化的悲剧。

  三、对地域文化的理性思考

  威廉斯对南方地域文化的态度是警醒的,他不满意改变了的“新南方”,又从理智上痛恨充满着罪恶的“旧南方”,深爱着南方那片热土的同时又对传统文化中的弊病嗤之以鼻。威廉斯对南方地域文化的构建揭示了他对这一特殊地域的深刻理解,威廉斯在访谈中说:“我还记得儿时在南方的生活经历,南方文化充满优美、典雅……这是根植于文化中的东西……南方社会不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之上的,这与北方不同。我为目前的状况感到十分遗憾。”[6]然而南方文化也不都是完美的,《天使之战》和《琴神下凡》中人们的种族偏见、暴力焚火事件以及小镇的封闭狭隘,《甜蜜青春之鸟》中芬利偏执的行为以及暴力事件等都是南方传统文化中不和谐的音符。威廉斯强烈抗议那些造成南方文明堕落的力量。他对南方欲罢还休的情感正如虞建华教授所言:“旧南方随着战争‘死去’,但同时又比过去任何时候更顽固地‘存活’着,‘死去’的是社会的、经济的南方,‘存活’的是文化的、心理的南方。”[7]

  因此,威廉斯在以怀旧的笔触描写南方的同时,也以审视的目光与它保持批判的距离。威廉斯中后期的创作地域背景远离了家乡的故土,作品不仅在主题上疏离南方文化,南方文化所依托的地理背景也人为地消失了,如《琴神下凡》中果园的烧毁。美丽的果园本是小镇人们的天堂,气氛甜蜜而浪漫,然而因一场种族冲突,果园被烧毁。烧毁的不仅是南方的果园,还是南方人悠闲的生活方式。威廉斯后期剧本中的南方世界是一片荒芜和被摧毁的世界。“空气中弥漫着悲伤的气氛:消失,消失,再也找不到了。悲伤飘过地中海群岛的每座海边棕榈园和橄榄园……消失的这些全部是我们曾深爱过的庇护所”。威廉斯想要诉说的是南方地域文化被摧毁的痛心与感伤。

  四、结语

  威廉斯在创作中表现出的地域文化危机意识究其根源在于他对故土的热爱,以及对旧南方文化被北方工业文明入侵的惋惜与担忧。他无论是以旧南方的怀旧挽歌来表达现代的“出走”与地域文化的“回归”问题,还是深刻描写南方社会中,那些落寞的南方淑女与绅士们在北方现代工业化转型过程中的艰辛与磨难,或是将南方方言巧妙地用于文本的语言或对白中,都能见证威廉斯对地域文化作出的一些必要的现代延伸。应该说在这种地域文化惨遭碾压与破坏的时候,威廉斯给了我们一个明朗而积极的态度,即在现代工业革命席卷南方的时候,扞卫南方传统、保护地域文化。

  参考文献

  [1] Robert A.Critical Essays on Tennessee Williams[M].G.K.Hall&Co,1997:260.
  [2] 田纳西·威廉斯.玻璃动物园[M].鹿金,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2,(1):78.
  [3] 黎林.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从田纳西·威廉斯的戏剧创作看其人道主义价值观[J].戏剧,2007,(4):56-57.
  [4] Debusscher,Gilbert.Creative rewriting:European and American influences on the dreams of Tennessee Williams[A].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Tennessee Williams.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0.
  [5] Tennessee Williams.A Streetcar Named Desire[M].A Signet Book,1975:69-70.
  [6] 黄虚峰.美国多元文化下南方特性的形成[J].际会风云,2007,(7):71.
  [7] 虞建华.历史与小说的异同:现实的南方与福克纳的南方传奇[J].英美文学研究论丛,2006,(2):108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