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露莎卡的长腿》中黛儿和尤拉的及物性过程对比

《露莎卡的长腿》中黛儿和尤拉的及物性过程对比

时间:2020-09-10 09:22作者:崔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露莎卡的长腿》中黛儿和尤拉的及物性过程对比的文章,《露莎卡的长腿》最初发表在Kenyon Review的官网上,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因患有关节炎而导致腿部萎缩的女孩尤拉,跟随着她患有精神病的妈妈黛儿逃离医院,在森林里走了长长的一条险道的故事。

  摘    要: 系统功能语法中的及物性系统能够集中反映语言的概念功能,它可以在各种过程中反映出现实世界中的事物,包括状态和关系,进而揭示语言层面之中的潜藏主旨[1]。基于及物性系统分析小说文本的价值,本文将运用及物性系统对奥利维亚·克莱尔的小说《露莎卡的长腿》中的女性人物形象进行分析。对两位女主人公及物性过程的分类和统计得到其不同的及物性特点,以及作者对于不同过程选择的目的,深度剖析在男权和社会的约束下,女性突破限制得到自我意识的觉醒。

  关键词: 《露莎卡的长腿》; 及物性系统; 女性意识;

  奥利维亚·克莱尔是一位美国新生代小说作家和诗人。在小说领域,她的第一本出版的小说《派特》在2014年获得了罗娜·杰斐基金会作家奖和欧·亨利小说奖。《露莎卡的长腿》最初发表在Kenyon Review的官网上,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因患有关节炎而导致腿部萎缩的女孩尤拉,跟随着她患有精神病的妈妈黛儿逃离医院,在森林里走了长长的一条险道的故事。在这趟旅途中,她们遇到了一只野猫,妈妈黛儿还在杂货店里给尤拉买了一只小玩偶,最后她们在一个没有人的房子里结束了这次旅行。题目中的露莎卡就是这只小玩偶的名字,妈妈黛儿为了鼓励尤拉买了这个三分钱的玩偶,希望尤拉像露莎卡一样长出一双长腿。在母女短暂的相处中可以看出,黛儿虽然是一个长期被困在医院中的女精神病人,却充满着反抗精神和强烈的自我意识。

  一、及物性系统理论

  英国当代语言学家韩礼德(Halliday)在系统功能语法中提出了三种元功能,即概念功能(又分为经验功能和逻辑功能)、人际功能和文本功能。这些元功能分别与及物性系统、语气系统和主位系统三个语法系统相联系[2,3]。

  概念功能中的及物性系统是语言再现经验的基石,它把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分成若干过程,并说明过程的有关参加者和环境成分[4,5]。韩礼德认为及物性是人们表达经验最有力的工具。在及物性系统中,小句可以分成六种过程类型:物质过程、心理过程、关系过程、言语过程、行为过程和存在过程[2,6]。

  通过对《露莎卡的长腿》故事中母女两人的及物性过程分析,可以在语言层面上得到作者在刻画两位女性人物时不同的表现形式,从而客观发掘女性人物的意识形态。

  二、《露莎卡的长腿》中妈妈黛儿和女儿尤拉的及物性过程对比

  (一)妈妈黛儿的及物性过程分析

  故事中两位主人公都是女性,但是及物性过程却有着很大区别,黛儿的及物性过程统计见表1。从表1中可以看出,在黛儿及物性过程中,物质过程的数量最多,占所有及物性过程的一半以上,所以这里主要分析黛儿的物质过程[7]。
 

《露莎卡的长腿》中黛儿和尤拉的及物性过程对比
 

  由于故事中只有两位主人公,因此,黛儿物质过程的目标肯定会有女儿尤拉。此外,黛儿对于自己和自己身体的部位也有很大的控制力。她们在逃离医院栅栏时,黛儿有一系列的物质过程,其中包括对尤拉的帮助动作以及对自身的动作。比如“picked Ula up”把尤拉举起来,“lifted her over the fence”把她举过栅栏,“herself climbed over”自己爬过来,“holding up her hair”举起自己的头发。她先是把尤拉抱到栅栏外面,作者用了两个举起的动作来描述这一过程,说明黛儿希望女儿离开医院,然后她自己也爬了过来,还举着自己的头发。文中曾描写黛儿的头发是又粗又直,密密麻麻的,如果头发挡到眼睛,她甚至找不到路,因此她举着自己的头发。在这一情节中,黛儿的所有动作都是有意识的,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那就是摆脱这个长期以来困着她、限制着她的地方。在与女儿难得的短暂相处中,她不愿意女儿也处于这样的环境中,所以急切地想要带她逃离这里。为了清晰地看清眼前的路,她在逃离过程中除掉了所有障碍。

  表1 妈妈黛儿的及物性过程统计
表1 妈妈黛儿的及物性过程统计

  她们在杂货店时,黛儿的物质过程也体现了她对尤拉和自身的控制。在向杂货店主人昆特介绍女儿尤拉时,她多次用了轻敲这一动作“Del tapped Ula's head twice”“Del tapped Ula's head”;在昆特对尤拉是黛儿的女儿这一事实表示怀疑时,黛儿把尤拉抱起来放在了柜台上“took Ula up under the arms and stood her up on the glass counter”,这些动作都十分亲密。虽然黛儿长期待在医院里,很难与尤拉见一次面,但她还是对尤拉有着深深的母爱。此外,这些动作也表明黛儿极力想向昆特证明尤拉是自己的女儿,她从不因为自己是一个精神病人而感到羞愧或者远离尤拉,并且也希望尤拉像自己一样能够拥有勇敢的精神。这一部分中还有黛儿对自己身体的控制“lifted her skirt”“held her leg far up straight”“strained to keep her leg up”“eased her leg down”“fixed her skirt”。这一系列对自己的裙子和腿的动作是黛儿在向尤拉展示自己的长腿。文中曾多次出现对黛儿的身体、头发和衣服进行描述。也许人们并不知道黛儿的腿是否真的很长,但是自己却认为它们很长很美,甚至她还会跳舞。黛儿希望女儿也可以像自己一样拥有自信。因此,为了鼓励女儿,黛儿买了一个玩偶,希望女儿像玩偶一样拥有一双长腿。棒棒糖玩偶高高地搁在货架上,无人问津,但在黛儿眼中,那是胜过一切的贵重礼物[8]。在这场逃离中,她希望让尤拉像自己一样觉醒,而不是被自己的身体缺陷或他人的看法所约束。

  故事中虽然只有两个人物,但是出现了另一个生物,那就是她们遇到的野猫“A tomcat lay near-dead in the jessamine,panting”,一只濒死的野猫气喘吁吁地躺在茉莉丛中。在她们与野猫互动的这一情节中,野猫也是黛儿物质过程的目标,而作者多次用类似的动作来描述黛儿“made a show of poking the tom's tail”“Del rapped the fungus with her hand three times”“Del poked the tom”,这里面“tom”和“fungus”指的都是这只野猫,黛儿戳了野猫的尾巴,黛儿敲了它三次,黛儿又戳了它。前面提到这只野猫已经处于垂死状态,而黛儿这些戳和敲的动作似乎是想要唤醒它,并且不止一次的做出这样的动作,好像有种坚持不懈的精神,但是野猫并没有醒过来。而故事结尾又再一次提到了这只没有苏醒的野猫“Sometimes you don't come awake for a long time.The tom was like that.”有时你很长时间都不会醒过来,就像那只野猫一样。这里的“你”并不是指主人公黛儿和尤拉,也不是指野猫,而是指众多女性,而野猫只是这些沉睡女性代表。黛儿多次想要戳醒野猫,她不仅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还希望能唤醒更多被社会和男权所控制的女性。但是她的能力十分微弱,只能小心翼翼地触碰,却没能成功地唤醒他人,而最终还是被带回了医院。故事结局中黛儿和尤拉在一个没有人的房子里睡着,当尤拉醒来后黛儿已经被送回了精神病院。文中是这样描述醒来的尤拉的“She woke.but she was half-not-here”。她醒了,但是她有一半不在这。说明尤拉只是从睡梦中醒来,但是她的意识还没有苏醒。

  及物性的选择可以展示人物在何种程度上积极地控制环境,做出决定或采取行动[9]。黛儿的物质过程恰恰说明了她对周围人、事物以及自身的控制能力,拥有自主意识,并可以主动采取行动。

  (二)女儿尤拉的及物性过程分析

  与黛儿的及物性过程相比,女儿尤拉的物质过程明显减少,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尤拉对周围的事物缺少控制力(见表2)。

  在尤拉的及物性过程中比重最大的是言语过程,占所有过程的32%。福柯把话语界定为通过其权力得以持续存在的语言再表现的诸系统,也可理解为支持权力结构的公认的思维方式[10]。但是这里尤拉的言语过程并不代表尤拉有强大的语言表达能力和话语权,因为这些言语过程的话语全部是非常简短的,要么是给母亲的回复“No ma'am”,要么是简单的提问“How long?”,再或者是对于自己状态的描述“I'm hungry”。没有一句详细描述自己的想法或者表达自己的意见。因为母亲生病住院,尤拉长期和自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可以看出在这样的生活中,父亲并没有给予尤拉锻炼自己表达能力的权利和机会,导致她在与人交流时只习惯用简单句的形式,并不能大段地抒发自己的看法。

  虽然尤拉也有部分物质过程,但这些物质动作大多是无效的,是没有目标的行动和状态“She stepped away”“Ula knelt”“She'd fallen twice”“She stopped”。这些动作不仅无法表现出尤拉对周围人和事物的控制能力,反而展现出尤拉的弱小可怜,让读者看到的是一个身体有缺陷、没有自主能力的小女孩。可是同时,尤拉也没有自主的精神。

  文中曾有几处对尤拉心理过程的描述,说她能够感受到身体的疼痛“she felt a deep pain”,她想要一双长腿“You want yours long”,她讨厌那只野猫“she hated it”。似乎尤拉心中已经萌生出一种反抗精神,但是这些都不曾在她的语言或行动上表现出来,最终当她从睡梦中醒过来时,还是被父亲和精神病院的护士所“包围”,而她的意识再也没有苏醒过来。文中对于尤拉晚年的描述是十分凄凉的:每周在赌场打两次扑克,因此负债累累。死前患了癌症,遗骸应该已经缩小到一个木乃伊的大小,等待另一个生命的到来。显然,这样的等待寓意颇深,母亲黛儿是觉醒的,她想永远逃离象征男权的医院病房,但在女儿沉睡过程中又被送回了医院[4]。可是尤拉的一生都在沉睡中,一直到死后才能期待另一种生命的到来。

  表2 女儿尤拉的及物性过程统计
表2 女儿尤拉的及物性过程统计

  三、结语

  及物性系统可以将看似独立的小句融合在一起,找到其中的相似点,同时也可以根据作者对不同及物性过程的选择,分析出作者对人物刻画的目的,以及语言层面下人物的深层特征。通过分析,《露莎卡的长腿》中两位女性人物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和意识形态。母亲黛儿虽然是一个精神病人,但是勇于突破生活中的限制和男权的束缚。女儿尤拉自小在控制中成长,并没能唤醒自己的自主意识,最终也没有长出一双长腿。故事中可以看出作者对于当代社会中女性弱势群体的关注以及对唤醒更多沉睡灵魂的渴望。

  参考文献

  [1]崔璇.《甜牙》中主人公的情感历程之及物性分析[D].天津大学博士论文,2018.
  [2] Halliday,M.A.K.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0.
  [3] 龚琳.网络新闻视野中的“一带一路”——基于杨百翰大学NOW语料库检索分析[J].兰州工业学院学报,2019(6):124-129.
  [4]张良红.语言、细节与生活:奥莉维娅·克莱尔及其短篇小说[J].苏州教育学院学报,2019,36(2):88-92.
  [5]张洁,张琳.及物性系统与小说人物存在状态——《老安德伍特》的功能文体解读[J].天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66-70.
  [6]张帅.从及物性特征分析《继承者》人物的认知能力[J].四川文理学院学报,2014(3):99-103.
  [7]何雅菲.企业外宣书面语文本特点探析[J].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9(35):61-62.
  [8] Mills,Sara.Feminist Stylistics[M].New York:Rout-ledge,1995.
  [9]柏棣主编.西方女性主义文学理论[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10] 张平,刘银燕.《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中女性在场的缺席——从女性主义文体学视角[J].浙江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2):136-141.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