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左传》女性人物形象及其思想意义

《左传》女性人物形象及其思想意义

时间:2020-06-06 11:22作者:刘雨桐 崔秀兰 李季平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左传》女性人物形象及其思想意义的文章,在《左传》这部着作里面,对于女性形象描写所用的笔墨显然不如男性形象的多,对女性故事的叙述也不如男性在政治和生活上的多,但是作者也从时代角度比较正确的记载了女性形象,填补了女性形象在历史长河中的空缺。

  摘    要: 《左传》的女性形象始终是众多文献期刊所热点分析研究的,本文从历史的视角立体的分析女性形象,使每位女性鲜活地展现在每位学者面前,让大家可以更直观地看到一个时代所孕育出来各色性格的女性,以及女性对一个时代的改变与贡献。通过对这些鲜明的女性形象的深入研究和解析,我们不仅可以了解一个时代对于女性的看法和态度,也可以透析出当时时代的文化意蕴。

  关键词: 《左传》; 女性形象; 文化意蕴;

  《左传》着于战国初期,距今已经有两千三百多年的历史,旧事相传是春秋末年左丘明为了解释孔子的春秋而着作的。在《左传》之前,《尚书》及《国语》等书中都较少有对女性的叙写,从这一方面可以了解到女性在当时社会政治和文化的地位很低,另一方面也说明妇女问题尚未得到史家的应有重视。《左传》作者则不然,他不仅在书中描写了数以百计的女性形象,用简括概略的文字反映了春秋时代女性在国家政治大事和家庭生活以及婚姻爱情方面的实际情况,表现当时女性的精神面貌和人们对妇女问题的某些看法,而且也表明了作者自己具有进步倾向的妇女观,为今天的读者了解春秋女性的生活情形和社会地位以及中国古代妇女观念的发展演变,提供了具体形象的文献和思想资料。

  一、《左传》女性人物形象

  (一)正面人物形象

  《左传》当中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在那个政治矛盾激烈、社会动荡不安的年代,男性形象占据了大部分的重要角色,但是,社会中女性意识的淡薄也掩盖不了那些充满着光芒的女性形象,她们或具有爱国思想富于政治远见,或知书达理深明大义,或为了自由勇于反抗,这些鲜明的人物也蕴含着深刻的社会意义。
 

《左传》女性人物形象及其思想意义
 

  1. 富于远见的女性

  《左传》中对女性人物的描述,女性形象大多是贵族身份,她们在政治生活有着自己独特的地位和身份,因为有不同的性格特征,也呈现出不同的精神面貌。一般来说,女性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与男性相差甚远,《左传》中记载了不少没有姓名可言的妇人们,在各国政治军事以及宫廷事物中承担着差役之类的杂务[1]。在庄公十二年,“妇人饮之酒而犀革裹之”;宣公二年,晋灵公宫廷内,“使妇人载以过朝”;成公二年,卫穆公去世了,众多晋国人在大门外哭,卫国人便“妇人哭于门内,送亦如之”,如此等等。可以看出,很显然,女性都是供人差遣的,并没有什么地位存在。春秋女性一般不能问国家大事,否则会被认为是“非礼”的。如僖公二十二年,郑文公的两位妇人到柯泽去慰问伐宋以救国的楚国军队,楚成王让她们观看了俘虏和从俘虏身上割下来的耳朵,“君子”就批评说“非礼也。妇人送迎不出门”。僖公二十四年,周襄公打算以狄女为后,富辰就以“女德无极,妇怨无终”为由表示反对。但是由于不同的原因和身份,在这样的春秋时期仍然有一些贵族女性不拘束于所谓的礼教,而热心关心或者亲身参与国家治乱大事,在政治生活中发挥着一定的作用,具有一定政治眼光和见识。

  2. 知书达理的女性

  春秋时代出现一些深明大义、知书识礼的贤妇。曹僖负羁的妻子,在晋国逃亡公子重耳逃难到曹国,但是曹国却不以礼相待,她便说,重耳早晚会实现复国的伟业,返回国家后定会大权在手十分得意,并且,重耳定当报复曾经对他无礼的人,曹必然会是第一个。从而劝她的丈夫以礼待之(僖公二十三年);介之推的母亲支持介之推功成而“不言禄”,并与之“谐隐”绵山(僖公二十四年),都表现出了不同于常人的见识,成为千古美谈。知书达理,自古便是人们评价贤妇的代名词,她们不仅是女性形象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是历史长河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对当时社会起到一定作用的同时,也是后世女性所歌颂和学习的榜样[2]。

  3. 勇于反抗的女性

  《左传》对春秋时代女性的爱情、婚姻和家庭生活也有所反映,从中可以了解当时妇女社会地位、生活状况及其精神风貌的一般情形。相比较而言,春秋社会对妇女的压迫比封建家长制时代要宽松一些。当时的婚嫁取离比较随便,婚而再嫁、嫁而又婚的事时有发生。但是,这种相对随便的婚嫁并非是以女性自主的爱情自由为前提的。当时女性乃至上层社会的妇女在婚嫁方面,往往得听从男子或统治者(当然也是男性)的安排。鲁声伯(即公孙婴齐)之同父异母的“外妹”施氏妇。她先被声伯嫁给施孝叔,后来晋大夫硲?向声伯求妇之时又被迫从施家改嫁硲氏,并到晋国和硲氏生有二子,可是硲氏被灭之后晋人又将她归还给鲁国施家。在这被人随意嫁来嫁去的过程中,施氏妇个人的意愿显然还没得到丝毫尊重。因此,当毫无人性的施氏将她在硲家生的两个儿子溺死黄河后,妇人怒曰:“已不能辟其伉俪而亡之,又不能字人之孤而杀之,何以将终?”并发誓不再做施氏妻子从而最后表明了自己的反抗和扞卫一个女性的尊严(事见成公十一年)。

  人性有千千万万种,《左传》的精彩之处便是把女性的正面形象描绘得出神入化,同样反面形象描写也是入木三分,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便是以下几类人。也由此可以看出,《左传》所描写的女性中,相比之下,反面的形象好像更多一些。

  (二)反面人物形象

  当然,随着一个时代正面人物的出现,反面人物也应运而生,她们或自私自利,或荒淫无度,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这一系列的角色无不鲜活地反映一个时代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同时也能看出,女性所表现出的为了自己目的所爆发出的独特能量。

  1. 自私自利的女性

  《左传》对自私自利的形象刻画,此类人物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郑庄公之母武姜。《左传》开篇记载,郑武公的夫人,武姜是申国国君的女儿,郑武公和共叔段共同的母亲。武姜嫁给郑武公为妻,因郑武公的谥号是武,故称武姜。左传记载:‘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郑武公的夫人武姜,生长子郑庄公时因为难产所以非常厌恶他,把宠爱都给了顺产的幼子共叔段,多次有要立共叔段为太子的打算,均被武公所拒绝。郑武公去世以后,郑庄公即为,也就是武姜的长子,共叔段受封后积极扩充势力,在郑国政治领域占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与此同时,武姜支持共叔段判兄,并答应做其内应,但计划失败,郑庄公十分伤心并发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3]。但是郑庄公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开始逐渐惦记起自己的母亲,他想到了挖隧道的方式,这样既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又可以不违背作为君主誓言,让郑庄公很是开心,于是就用了这样的方法和母亲见面。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她却为了小儿子的利益,不惜设计大儿子,篡位害命,这是一个母亲不应该的事情,在这场斗争中,最大的失败者便是武姜。她没有做到一个女人该做的,更没有做到一个母亲该做的,她不仅玩弄江山社稷,更是对亲生儿子的极大伤害,为了自己的目的自私自利,以个人情感为一切,可以说是个极端自私自利的反面人物形象。

  2. 荒淫无度的女性

  鲁恒公十八年,鲁大夫申儒曾说过,男人和女人都有自己的家室,并且相互以礼相待,如果不是这样,一定是失败的。可见春秋时期尚有要求,女子要照顾男人的家庭,男人则要在女人面前有威信。但事实上,在贵族中却有着大量男女的丑恶之事,淫乱不堪,因此,《左传》作者也描写了一些这样的女性形象。如恒公夫人文姜数与其遮兄齐襄公通奸,并伙同齐襄公害死鲁恒公,后世史家称之为“文姜之乱”,《诗经·齐风》更有《南山》之诗讽刺襄公文姜之事;鲁宣公夫人、成公的母亲穆姜通于叔孙侨如(宣伯),叔孙侨如奔齐,齐灵公之母声孟子又通于侨如,而声孟子本人还与齐大夫庆封之父庆克通奸,二人“蒙衣乘撵而入闳”门时被鲍牵撞见,造成满朝风雨。至于围绕着郑穆公之女、陈工大夫御叔之妻夏姬发生多起丑闻,《左传》作者分别在宣公九年、十年和成公二年有过记载。这样荒淫无度的女性形象也是《左传》中极具特色的人物形象,淫乱无度的行为不仅来源于女性的自身,更可以清晰透彻地看出周围人物和环境,甚至整个时代存在的不良风气,这就让女性更加成为风口浪尖的话题。

  无可讳言,《左传》作者笔下有很多被否定的女性形象,她们的诸多违背礼数行为理应遭到当时社会的舆论和后代儒生的批评和斥责,但是《左传》在叙写这些丑行之时,他以比较客观公允的态度对待处于附从低位的女性,在很大程度上将批判的矛头指向了那些真正的罪犯,也就是为非作歹的男人。

  二、女性形象产生的原因

  《左传》主要描述了春秋时代中后期的历史事件,其中也有一些故事发生在前期和战国初期。《左传》记载了一些男女不平等的行为言论以及其他风俗习惯。这段时间,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被层层束缚,女性更是如此,由于当时的封建制度只是发展的初期,人们的行为思想受到制约却未完全封闭,女性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得到认可和尊重。

  (一)历史环境

  东汉章帝建初四年,有人讨论学术时曾经探讨过亲族制度这个问题,探讨过周代“兴礼母族妻党”母系社会的一些见解。每个人对于周代的母系社会制度有着不同的看法,而且周朝既然氏‘承二代之弊’,而夏殷比周朝的女性色彩更为浓重,也是女性意识十分普遍,虽然周时期已经一定程度上转变为父权社会,但是仍然不可避免地遗留下很多母系社会的风俗,女性意识仍然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女性为了家族的繁衍生息所得到大家的尊重,并且拥有一定的地位,在这一点上是被崇尚的。这种观念在先秦典籍中也有反映。文中道:有了天和地才有了世间万物,有了世间万物才有了男人和女人,有了男人和女人便有了夫妻,有了夫妻便有了父子关系,有了父子关系便有了君臣关系,有了君臣关系便有了上下等级关系,有了上下等级关系便有了礼仪上的对错。夫妻之间不能不持久,要持之以恒,有恒心才能更加持久[4]。同时,《易经》从天人合一的理念出发,认为男人和女人的对等关系共同构成了整个自然的整体,把夫妻间的问题和政治生活联系到了一起。夫妻之间想要保持永久和谐,一定要处在相互对等的状态中,那样才能够达到永久。

  (二)政治联姻

  在周朝时期,周天子和各诸侯之间,天子与侯和卿、大士夫,异性多互通婚姻实质是政治联姻,目的是在和睦亲族,并借助以巩固政权,敦睦邦交。春秋时期,周王室势力逐渐衰落,诸侯国也拥有了自己独立的主权,这个时候,他们一心想摆脱周王室的控制,谋求自由,想要不断扩大自己的权势,并且,在当时,联姻也可以连接各个诸侯国之间的关系,使自己的地位更加稳固,因此联姻就成了谋求政治席位的重要工具。同时,春秋时期是一个充满政治角逐、社会十分动荡的时期,贵族们为了加大自己的竞争砝码,保全自己的地位并在角逐中取得胜利,便开始运用政治联姻为有效手段来不断扩充自己的政治势力,因此,女性在政治激烈的角逐中就起了重要作用,这样的婚姻充斥着浓重的政治色彩。

  政治世界充满着动荡,与之有着连带关系的政治婚姻也可能因为政治的目的是否达成、政治目标是否始终一致等多种因素充满了不确定性,可以说春秋时期的政治婚姻充满着实用性和功利性。

  (三)自身因素

  左传中所描写的女性大多具有高贵的出身,她们有着优秀的家庭环境和优质的教育环境,可以说这些贵族妇女大都有很高的素质和素养,她们的家庭背景使她们不同于普通百姓,在年幼就耳濡目染地接触了政治生活,这些不同于常人的经历和阅历也是这些贵族女性有着更强的能力,并且这些贵族的身份地位使她们比普通人有更便捷的道路走向仕途,走进权利走进政治。她们因为有着与生俱来的身份和地位,所以离政治的城墙本身就并不遥远。从政治的角度来说,这些女性形象可能只是政治长河中的一艘小船,没有多么崇高的地位,没有深远巨大的影响力,但她们是这个长河中一道美丽的风景,同时也绝对是政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附庸品。

  三、女性形象的思想意义

  女人本是色彩的化身,具有数不清的颜色与魅力,这些《左传》中的女性形象同样也是万般模样,我们可以从这些女性形象身上看出很多,有的充满爱国情怀,有的知书达理,有的敢于为了自由反抗,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些优秀的典范在为后人做着表率,在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创造属于中华民族伟大悠远的历史民族精神,放眼历史的长河,这样高尚的女性形象数不胜数,这样的民族精神更是亘古不衰。《左传》中写到“周时妇学始备,故上古妇女文学,亦周代为盛。周礼九嫔掌握妇学之法,以教九御。”虽然《左传》的背景是正处在一个动荡的时代,但一些优秀的思想仍然影响了一大批人。这其中就包括一些有着积极思想的女性,因此也就出现了一些优秀的女性形象。

  但是从一些负面形象的女性身上,我们看到的除了是心狠手辣不守妇道外,还看到了母系氏族社会遗留下来一息尚存的女性意识,她们那时还能充分意识到自身的利益、自身的价值,她们利用自身独特的优势,甚至身体去得到想要的生活,在整个过程中,她们可以善良可以仁慈也可以阴险狡诈。但是在那些正面形象的女性中,同样可以看出突出的女性意识,她们奋斗在男权社会,为自己的权益努力反抗,信念顽强而坚定,对于自己的婚姻和爱情可以不顾一切,那个时代被极其讲究的礼仪束缚禁锢,在这其中这无疑是一个英雄壮举。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女性地位十分低下[5]。

  简单来说,无论什么样的女性形象,爱国的,勇敢的,低俗的,总的来说,在当时的社会女性都是男性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社会的附属品。她们或在不危及男权的情况下施展自己的才华,她们或在女权范围内做好自己,而那些特殊人的反抗,可能也只是被逼得无路可走时的孤单渺茫的呐喊,转瞬便会被淹没在礼教的尘埃中。

  在《左传》这部着作里面,对于女性形象描写所用的笔墨显然不如男性形象的多,对女性故事的叙述也不如男性在政治和生活上的多,但是作者也从时代角度比较正确的记载了女性形象,填补了女性形象在历史长河中的空缺。《左传》的作者左丘明对待女性的态度上有一些同情,始终在以一个正义者的身份进行,同时在描写反面女性形象时,荒淫无度,自私自利,心狠手辣,作者都没有过多地责怪她们,更多是同情她们在政治长河中的挣扎,这也表现了《左传》对女性的一些看法。《左传》在记载各类事件时比较客观,但从所描写的这些女性形象来看,女性形象的描写在《左传》中占较小的比例,多数人物也是被轻描淡写或一笔带过。可她们用鲜明的形象为《左传》这部充斥着政治色彩的历史巨作增添了亮丽的色彩,并以她们的能力和智慧向人们展现了女性的闪光点。

  参考文献

  [1] 郭姣.从符号式人物到标杆式人物的转变——《左传》《列女传》中秦穆姬形象比较[J].淄博师专学报,2014(9).
  [2] 汤太祥.《左传》中女性形象探析[J].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1).
  [3] [春秋·鲁]左丘明.春秋左传[M].吴兆基,编译.京华出版社出版,1999.
  [4] 张惠民.春秋左传今读——人间一度春秋[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13.
  [5] 妖精.《左传》中的女性人物形象及其文化意蕴[EB/OL].http://blog.sina.com,2013.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400351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