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乔伊·哈乔女诗人作品中的动物形象表达

乔伊·哈乔女诗人作品中的动物形象表达

时间:2020-05-22 11:09作者:李宇笛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乔伊·哈乔女诗人作品中的动物形象表达的文章,当代女诗人、艺术家乔伊·哈乔是一位具有数个印第安部落血统的混血,从最初对个人身份和印第安文化的反感和抵触,到逐渐接受自己的身份,再到以书写和表现印第安民族的文化和精神为骄傲,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写

  摘    要: 乔伊·哈乔是当代美国印第安裔女诗人的杰出代表。她的诗歌继承了印第安民族的口述传统,富含意象和音乐性。从印第安文化传统对诗人的影响入手,分析哈乔诗歌中的多种动物形象的表达,可发现对动物书写既象征了她对自我身份的认识和抗争意识,也反映出印第安民族的现状和未来。诗人认为只有回归自然和正视民族传统、保持乐观精神才能使印第安文化得到继承和发展。

  关键词: 乔伊·哈乔; 动物形象; 印第安民族; 身份意识; 种族责任;

  当代女诗人、艺术家乔伊·哈乔是一位具有数个印第安部落血统的混血,从最初对个人身份和印第安文化的反感和抵触,到逐渐接受自己的身份,再到以书写和表现印第安民族的文化和精神为骄傲,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写诗,表达了美国印第安裔对自我和集体身份的认识和思考。美国印第安文学在历史上一直以“口述”和“歌谣”方式流传,但由于口头文学的局限性和欧洲殖民者强大的书面文化的入侵和影响,它逐渐被边缘化和沉默化了。直到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本土裔文艺复兴”,才使印第安文学逐渐被主流文学所认识和发现。但直到今天,与美国华裔、犹太裔等族裔文学发展和成就相比,本土印第安裔文学的影响仍然有限。如何让美国印第安裔记住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如何让世代相传的丰富生存经验和生活哲理传承下去,如何让整个世界正视和尊重印第安文化,这些一直是具有历史责任和民族意识的美国印第安裔作家和诗人共同关心的命题。纵观哈乔的诗歌,不难发现在保留了传统印第安文学充满灵性的“大地情怀”与音乐性的特点之外,还充满了丰富动物意象。她描写了了许多动物形象,比如“鹰”“马”“乌鸦”等,其中既有有客观动物活动的描述,也有比喻和想象的产物。本文分析诗人如何用动物形象表现一个印第安女诗人在异化世界中对种族身份的认识和内心经验,通过追溯历史和记忆的痕迹,以本能的“部落意识”中的超然力量对抗残酷现实。
 

乔伊·哈乔女诗人作品中的动物形象表达
 

  一、印第安文化传统影响下的动物形象

  乔伊·哈乔是一位深受美国印第安民族的大地情怀和自然灵性传统影响的诗人。印第安民族一直有崇尚自然、信仰自然的传统,他们相信自然的力量和动物的灵性,自然地认为动物与人一样拥有灵魂,传说中的各种动物会相互转换,印第安人也骄傲地把自己称为熊族人或狼族人。现代社会中,印第安人也因为拥有丰富的自然知识被人们称为“自然之子”。“由于原住民神话身受萨满巫术文化影响,因此主要信仰与大自然的神灵相当接近,印地安人们不仅敬畏神明,也敬畏大自然中的一草一木,相信即使是植物,也拥有自己的灵魂,因此值得受到人的尊重。对于动物神灵的崇拜,也衍生出了图腾崇拜的信仰。”[1]在美国印第安民族的口述传统中,含有丰富的对大自然的赞美,通过对生活中的美的赞颂,他们在精神上获得一种自我修复的能力,去除痛苦的记忆,在迷失中重新寻找自我。

  哈乔的诗歌以一个生活在现代都市的印第安女性眼中的世界为对象,与记忆中的民族部落文化、历史故事相交织,将读者带入到一个神秘却又现实的印第安诗人的内心世界,既有自己的亲身经历,又有家族和部落流传下来的神秘传说,也有近代以来印第安民族经历的创伤经验,还有代表整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符号和象征。动物形象在她的诗歌创作中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时她以旁观者的角度对自然界中的动物进行客观的描写,比如在诗歌“Conflicts Resolutions for Holy Beings”中,她在一开头便使用循环式长句描写猎豹:“A panther poised in the cypress tree about to jump is a panther poised in the cypress tree about to jump.”[2]但她从来不仅仅止于客观描述,接下来的比喻赋予了猎豹超越自然的能力:“The panther is a poem of fire green eyes and a heart charged by four winds of four directions.”[2]又比如在“Eagle Poem”中她先描述苍鹰飞过湖泊和蓝天的景象:“Over Salt Lake.Circled in blue sky”,然后是鹰所带来的心灵的洗礼:

  In wind,swept our hearts clean

  With sacred wings.

  We see you,see ourselves and know

  That we must take the utmost care

  And kindness in all things.[4]

  诗中的鹰成为了一个神圣的意象,它张开翅膀飞翔象征着大自然的无私包容和宽广的胸怀,不仅使我们的心灵得到净化,还让我们意识到世上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仁爱。

  同样,在诗集“She Had Some Horses”《她曾有几匹马》中,哈乔直接赋予动物以人性化的经历和情感,表面上是写各种性情不同的马儿,实则是以它们各自不同的姿态和生存方式象征不同种族和人群。通过印第安口语化讲述中典型的重复、联想和比喻,读者明显感到诗人不仅仅是在写动物,而是为了寄予个人的感情和思考,将动物与个人命运、种族未来、历史记忆等问题联系起来。

  综上所述,作者将印第安民族的时空观、宇宙观和自然灵性思想融入到现代形式的诗歌创作中,让自然中的动物形象与现代西方文明进行对话。这些丰富的动物形象与神秘色彩的吟唱结合,让她的诗歌蕴含了丰富的想象和联想,将读者带入印第安民族的精神世界,体会到他们与自然母亲的天然密切的联系和身处现代社会所面临的困境与挣扎。

  二、动物形象表达身份意识

  哈乔认为动物充满灵性,可以与大地母亲进行对话。她用动物的声音和行为表现内心意识和情感,同时诗句充满动物世界真实自然的韵律和节奏感,仿佛受到自然野性力量的驱使一般,带动读者和听众与大自然和动物们进行平等沟通。

  诗歌“Ah,Ah”描写乌鸦在阴沉的天空下飞翔,不畏刺骨的冷风,在大地和海洋之上呼唤太阳。诗歌的每一诗节都以乌鸦的嚎叫声“Ah,Ah”开头,只用短短两行诗句就描述了一个坚韧、勇敢和乐观的乌鸦的形象,反复的拟声词“Ah”不仅持续地引起我们对乌鸦的声音和运动轨迹的注意,还表明了它的影响力在逐渐增强:从最开始的“cry”到“groan”,再到“beats our lungs”和“tattoos the engines”“calls the sun”,最后“scrapes the hull of my soul”。[5]乌鸦的声音由外到内,由远及近,带领我飞过永恒的时间之网,引发我对于人类的灵魂和历史的思考。

  诗歌中的动物有时也沉默不语,这种压抑和沉默体现了现代世界人类的异化,尤其是在白人社会中逐渐被同化而失去动物本性和自然灵性的印第安族裔。与动物的沉默有着明显对比的是诗人在诗歌的独特声音。印第安文学的口述传统赋予了哈乔的诗歌独特的节奏和音乐性,使诗句充满口语色彩。她的诗歌遵循人类呼吸和身体的自然节奏,并结合了印第安民族传统的反复吟唱和祈祷的表现方式。T.Winder和L.Coltelli在与哈乔对话的记录中说:“可以追溯到Joy Harjo记忆中每一个言语行为,并将这个行为化成一种口述传统,当故事陈述伴随着倾听,那一刻,诗人和听众也结合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6]诗歌的文本写作也就成为了一种口语形态。诗歌“She Had Some Horses”将这种口语节奏发挥到了极致,全诗大部分诗句都采用同一句式,以“She had horse who”开头,而且每个诗节又都以“She had some horses”[7]结尾,通过不断的循环和重复,使语气由弱增强,节奏如同马儿在草原上由远及进奔跑时的步伐,整首诗充满自由和奔放的力量,借以表达诗人作为印第安女性所受到的压迫和歧视等在内心的成长和宣泄。这种重复也呼应了本土裔的口述传统,将诗大声朗读便会发现,诗人仿佛在进行一种充满神秘力量的祷告,将与印第安民族生活中联系最为密切的动物“马”赋予了人性,体现了她勇敢独立、自尊自爱、与邪恶势力顽强抗争的精神。

  哈乔的诗歌多以美国西南部的生活为背景,讲述个人生活的迷茫和困境的同时折射出整个部落的观念、神话和信念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属于个人的观念也具有普遍性,体现了这一区域印第安人的身份焦虑和抗争状态。在殖民者的同化影响下,印第安民族的生活方式、居住环境、语言甚至观念意识都发生了改变,这些现实变化让他们感受到自己与整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传统的割裂感,但在白人殖民者眼中,他们依旧不过是原始、无知的本土裔人,偏见和歧视依旧存在,由此产生出尖锐的矛盾和深深迷茫感。印第安诗人和作家常常表现的就是这种在“自我”和“它者”身份夹缝中生存的个体的矛盾和迷茫。乔伊·哈乔既是马斯科吉克里克、切诺基等部落混血,也有法国、爱尔兰等白人血统,身处两种文化之间,她也曾对自己的身份感到困惑,但印第安的民族意识始终占据主导地位。在Jane Ciabattari对她的访谈中,哈乔曾说:“我来自勇敢的人民,来自带着尊严站起来并还将继续站着的人民。在这个所谓的”后殖民”时期,做一个马斯科吉克里克族人或是任何一个部落的人都不容易。”后殖民”已不存在,它已经被集团化取代了”。[8]她并没有刻意划清自己与主流文化和社会之间的界限,而是以一种开放、融合的视角,用诗歌讲述一个女性本土裔眼中的世界和个人感受,以此实现对个体身份的理解。

  与印第安民族最密不可分的动物——马的形象经常出现在哈乔的诗中。还是以“She Had Some Horses”为例,全诗共有8小节,每一节侧重描述马的一种特质。马的身体来大地和天空,肌肤与自然相连,正如信仰大地母亲的印第安民族。哈乔以马的多重形象象征了本土裔的身份危机,同时也表达了对个人身份的矛盾和迷茫。诗中的马,身体强壮,具有摧毁的力量,有着骄傲的内心,世俗的情感,内心却充满恐惧和懦弱,还被剥夺了话语的权利。这是哈乔作为一个印第安女性对自我身份的理解:心有不甘,却只能将自己的声音埋藏在心底。然而从诗歌的最后几节可以看出,在历经折磨和创伤之后,诗人意识到屈从是无用的,马儿依旧期待重生,仍然对生命充满希望,正如诗人自己,虽对生活有过茫然和无助,但却从未消极面对,总是以希望对抗现实世界的恶意。

  由此可见,哈乔眼中的自己与普通女性无异,勇敢、坚韧且敏感,身为印第安女性,却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男性眼中的弱者,白人眼中的“它者”,在现实社会中不免受到许多不公和偏见。面对异化的世界,她依然渴望爱和自由,内心也仍保持着乐观希望。但正是由于那些矛盾和迷茫,才使她积极思考个人身份和种族命运,也是她为民族发声,为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寻找出路的开始。

  三、动物形象与种族命运

  哥伦布登上美洲大陆之后,白人征服占有这片大陆的功利心态和欲望与土着人的大地情怀在文化上产生强烈碰撞。印第安土着被欧洲人故意带来并传播的瘟疫夺去了四千多万人的生命,随后殖民者大肆驱赶、屠杀和掠夺印第安人,在短短300年间,印第安人的数量从原本的五千万到一亿骤降为几十万人。不仅如此,为了给自己的屠杀掠夺行为寻找借口,白人社会中描绘的印第安土着一直是残暴、野蛮的杀戮者形象,他们的文化是落后、野蛮充满迷信的。这种主流文化对次文化的故意歪曲甚至虚假的描述不仅激起了种族之间的仇恨,更导致美国主流社会中印第安民族的长期“失声”,即使在文化多元的当代美国,本土裔仅占总人口的0.9%,仍然是很少发声的安静一员。

  哈乔以孤独、沉默的动物形象表现了印第安民族在面对历史暴行和精神创伤时,不得已选择沉默不语的无奈现实,但她更为担忧的则是在全球化的现代美国,自己的种族和部落文化传统可能被遗忘,关于历史暴行和精神创伤的记忆可能被抹去。“Invisible Fish”是一首隐喻短诗,讲述了一条鱼的命运:“Invisible fish swim this ghost ocean now described by waves of sand,by water-worn rock.Soon the fish will learn to walk.Then humans will come ashore and paint dreams on the dying stone.Then later,much later,the ocean floor will be punctuated by Chevy trucks,carrying the dreamers’descendants,who are going to the store.”[9]哈乔表面上在写鱼,实际在表达自己对祖先的文化遗产正在逐渐消失的担忧。祖先的后裔如今是“看不见的”,海洋变成了沙滩和岩石,鱼儿没有了水,只能学着走路。这也象征了印第安种族在现代美国社会中的被迫同化的问题,新一代的印第安人对民族文化遗产的坚守和传承已越来越少,年轻人过着与白人无异的生活。诗歌最后的两句体现了哈乔对民族未来发展的担忧,担心印第安民族是够会被完全同化,记忆是否会被全部抹掉?子孙后裔是否还能继承祖先的文化遗产?对此她似乎有着隐隐的悲观。

  她的担忧不无道理,在谈到印第安文学所面对的传统与现代张力中不断演化时面对的困境和出路时,秦苏钰评论到:“如果没有故事的讲述者,没有土着作家充满想象的虚构,记忆就将被束之高阁,直至被永久遗忘,所以,对当代美国土着文学创作的研究与其说单纯是一种文学的赏析,毋宁说更是一种社会记忆的解读和传承。”[10]印第安民族文学的口述传统本来就置其文化保存和传承于不利位置,因此,作为一位有着强烈民族意识的诗人,哈乔的诗歌不断对民族历史进行探寻,对西方文化霸权欺凌进行挑战和蔑视,对种族记忆和创伤进行倾诉和抚慰,由此寻找解决印第安民族危机的方法。诗中的动物形象反映了她对于部落文化甚至整个印第安民族的现状和未来的思考,认为只有回归自然和正视民族传统、保持乐观精神才能使印第安文化得到继承和发展。

  首先,面对人类社会的异化,她主张回归印第安部落传统,研究部落文化,回归部落的神话世界和充满灵性的大地母亲怀抱,回到那个从前人类与动物在大自然中共生的世界。哈荷曾经说过,要解决现代都市社会存在的令人不安又令人迷惑的问题,就要重新肯定传统的部落身份和价值观念。《狼勇士》中,她借用人类的祖辈狼之口对猎人讲述地球生命正在灭绝的寓言,惟有人类继续传承民族经验和传统才能阻止那一天的到来。正如Ivanna Yi所认为的:“大地在当今的(印第安人)的故事讲述中成为了一种去殖民化和文化延续的方法。”[11]大自然中的动物和大地母亲都能够给予现代人类心灵净化和疗伤的作用,人类应该多接触自然,了解自然,保护自然,才能回归本性中的纯真善良,才能与自然和人类自己和谐相处。

  其次,面对生命中的冲突和挫折,人们应该怀有宽广包容的胸怀,始终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诗歌“Conflict Resolution for Holy Beings”表达了诗人对一切生命均是神圣的看法,诗中的动物皆有灵性,与神灵相通。诗歌的第5节,诗人描绘了猎豹与猎物的形象。猎豹静静地等候着猎物的出现,表现出对自然、对生活最敏锐的感知和领悟,它拥有强大到无法抵抗的力量,对于猎物冷酷无情。与之相反的是它的猎物,明知自己的命运却还唱着死亡之歌前来:

  I will always love you,sunrise.

  I belong to the black cat with fire green eyes.

  There,in the cypress tree near the morning star.[12]

  这种即便面对残酷命运也仍积极乐观接受的精神正好呼应了小节标题“Eliminate Negative Attitudes During Conflict”,也反映了印第安民族的文化秉性,面对残酷不公的命运,甚至死亡的来临,都依旧热爱这个世界,笑着积极面对。

  综上所述,哈乔以不同动物的运动轨迹、生存状况和命运表现整个印第安族裔的历史和生存现状,将民族精神寄于动物形象之上,对种族命运和未来发展并寄予期望和憧憬,体现出诗人强烈的种族意识和责任感。通过多种动物形象和动物声音的表达,哈乔完成了对自我身份的认识和身份的抗争,并认为只有回归自然和正视民族传统、保持乐观精神才能使印第安文化得到继承和发展。

  参考文献

  [1] 易言,易方.《印第安人的神奇故事》序言[M].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8:31.
  [2] [3][12]Harjo,Joy.Conflict Resolution for Holy Beings[EB/OL].2015.[2018/11/10]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141847/conflictresolution-for-holy-beings
  [4] 佚名.迟欣译.Eagle Poem[M].美洲的黎明.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6:16.
  [5] 佚名.Ah,Ah[EB/OL].New and Selected Poems:1975-2001.2002.[2018/11/6]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49620/ah-ah.
  [6] 佚名,Winder,T,and Coltelli L.Introduction in Soul Talk,Song Language,Conversation with Joy Harjo[M].CT:Wesleyan University Press,2011:160.
  [7] 佚名.She Had Some Horses[EB/OL].She Had Some Horses.1983.[2018/10/25]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141852/she-hadsome-horses-590104cf40742.
  [8] Ciabattari,Jane.Joy Harjo:A Preview[EB/OL].2013.[2018/11/21]https://pen.org/joy-harjo-a-preview/.
  [9] Harjo,Joy.Invisible Fish[EB/OL].Secrets from the Center of the World.AZ:University of Arizona University,1989.[2018/11/2]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101674/invisible-fish-swim-t his-ghost-ocean.
  [10] 秦苏钰.当代美国土着小说中的生态思想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22.
  [11] Yi,Ivanna.Cartographies of the Voice:Storying the Land as Survivance in Native American Oral Traditions[J].Humanities.2016,5:62.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