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三毛文学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

三毛文学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

时间:2019-10-09 10:29作者:冯健飞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三毛文学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的文章,台湾女作家三毛以她与众不同的人生,在她自己的时代活出了精彩,构筑了她自己独具韵味的生命自传。不仅在中国大陆,港台,甚至海在外也都掀起了阵阵“三毛旋风”。

  摘    要: 三毛虽已逝世多年,但她的文章魅力依然持续。为什么三毛的作品至今仍有人不断品读,她的作品的生命力在哪里?本文拟从三毛作品的写作特色、三毛的生活方式以及对待爱情的态度等方面来论述三毛作品的共赏性在何处,韵味又在何方。

  关键词: 私体小说; 流浪; 至情;

  台湾女作家三毛以她与众不同的人生,在她自己的时代活出了精彩,构筑了她自己独具韵味的生命自传。不仅在中国大陆,港台,甚至海在外也都掀起了阵阵“三毛旋风”。三毛的创作分为三个时期,尤其是“沙漠文学时期”(和荷西恋爱结婚直到荷西去世),三毛以生命跨越千山万水,用笔“画”出这片遥远地域的壮阔与绮丽,吸引拥趸无数。

  一、私体小说——文本叙述的真实性

  她的作品没有什么重大现实事件,写的全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经历。三毛的游记很像“私小说”或人物传记。故事的叙述者无论是“我”还是“三毛”亦或是“Echo”,其实故事的主人公只有一个人——“我”,即三毛本人。三毛成功地扮演了“生活自录者”的角色,“我不写自己而去写别人,我没有办法。”(《梦里花落知多少》)这里是强调兴之所至即成文章,而不是狭隘意义上的文字游戏或无意义的日常流水账。三毛用浅唱低呤的方式,不无清晰的记录下她求索世界的足迹,无须人工斧凿,只须顺其天然。

  她耐心观察邻居10岁小姑娘的“娃娃婚风俗”,对当地肆虐人性的陋习感到痛心(《娃娃新娘》);她冒险亲自潜入沙漠“浴室”,记录了撒哈拉人奇异的洗澡方式——用石片刮掉身上的污垢,还用海水灌肠,为此还被当地人“追杀”(《沙漠观浴记》);为了装饰自己在沙漠中辛苦营造的“家”,三毛与荷西半夜去总统府偷植物(《白手成家》);和荷西在沙漠探险结果误陷入流沙,荷西几乎被冻死而三毛也差点被人绑架,两个人从鬼门关走一圈,仍旧潇洒(《荒山之夜》);《死果》里的灵异事件让人心惊胆战……

  这种近乎“原生态”的实录,有意无意地迎合了大众读者群的“窥视”心态,激起读者强烈的好奇心;而其浓烈、奇幻的异域文化也带给三毛文体独特的魅力。

  三毛的作品是游记而非游记体,是叙事而非小说,是抒情但又不是散文或诗歌,是随感而又非日记。它无法在现有的文学体裁中找到一个具体的对应种类,人们一般称其为“三毛体”。与这种“文体”相对应,三毛的语言呈现出明显的“非艺术化”倾向。三毛的不追求雕琢,感情奔放自由,语言也随物赋形,诙谐、朴素、机智、自然,生动且富有个性。读三毛文章,其语言似乎是漫不经心缓缓道来,似乎是与你在拉家常、诉心声,但不知不觉中就会跟着她走,进入一个忘我境界,思其所思,哀其所哀,乐其所乐,读来“代入感”极强。巴金说过“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真实,是自然,是无技巧”。三毛的高明之处正在于能用朴素、通俗的词汇把独特的思想内容非常形象、非常准确地表达出来。

  二、流浪永恒——生活方式的超前性

  三毛是个钟情于流浪的奇女子,她一生流浪,到过59个国家和地区,她在流浪中实现着自己的梦想。流浪的生活正是生命给她的最好的礼物。她不断地在流浪中发掘天地浩大纯然之美,在流浪中找寻求心灵的自由和解放。她游于天地,游于心野,以足作笔,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精神的豁达。
 

三毛文学作品中的生命力探析
 

  三毛放弃了“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她也不从深奥的书本中寻找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在她看来“哲学并没有使我找到生命的答案。”(《雨季不再来》),仅被一张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的撒哈拉沙漠照片吸引,就孤身一人向那自最壮观最雄浑的沙漠——撒哈拉坚定的走去,在沙漠里活出了自己的精彩。表面“冲动”的背后是三毛冲破世俗,自由不羁的生活态度与人生选择,

  “流浪是体悟人生、面接社会,然后识其真面的一种方式。”(《撒哈拉的故事》)这是三毛对流浪生活的理解,为此,她踏遍大半个地球。浪迹天涯成为三毛生活的一种常态。流浪能迎合浪漫的心态,流浪过程中的未知能满足人的冒险心,原生态的边陲之地也是喧嚣尘世人们逃避现代文明,追求清纯古朴的“伊甸园”。现代社会的分工、传统家庭的责任,各种羁绊让我们止步不前。三毛那样豁达、率性、自由自在的人生态度是社会大众潜意识里共同追寻的梦想。长发飘飘,高挑身材,携了书和笔,一只行囊走天下,年轻坚强而又孤独的三毛对于年轻人的魅力是跨越时空的,这是她的作品能打动一代又一代人的重要原因。

  游记是散文的一种,是人们游历山水中所见所闻的真实记载。真实性和纪实性是游记的根本,而在真实的基础上,融入了作者的真感受、真情感、真体悟、真性情的游记作品才是有灵魂的作品。反观当今的一些“游记”作家,创作虽以真实性为前提,但作品中或多或少都带入了广告色彩,其写作带有显明的功利性,文章无热情、无心动、无触感。这也间接促成了“三毛热”的持续。

  三、以己渡人——爱情态度的无私性

  三毛的人生是无数读者心中梦想的人生,三毛与荷西的爱情更是许多人心目中完美的爱情。三毛与荷西这对“异乡客”的爱情是至情,至爱,是“真正的爱情,绝对是天使的化身”(《爱情》)。从《撒哈拉的故事》《温柔的夜》《哭泣的骆驼》《稻草人手记》等书中,三毛详细地记录了她们相识、相知、相恋的美好浪漫和虽平凡却生机盎、无比甜蜜的婚姻生活。我们羡慕他们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中也能发现生活中的小小幸福和趣事,羡慕他们把快乐放大,把烦恼缩小的“经营”爱情婚姻的态度,所谓看透人生,却不失望于人生。

  如在《撒哈拉的故事》这部作品中,三毛为读者描绘了一系列奇异的风光民俗,同时也记录了她与荷西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没有婚车,没有乐队,二人手牵手步行半小时到地方法院,三毛头上随手插一朵菜花就结了婚(《结婚记》);在酷热难耐、物资匮乏的偏僻沙漠小镇,用包装棺材的木板做家具,用廉价的小艺术品做装饰,硬是一步一步建成了属于自己的“沙地城堡”(《白手起家》);夫妻俩“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捕的鱼卖给餐馆结果又被自己花大价钱吃掉(《素人渔夫》)……荒凉的不毛之地撒哈拉对于三毛与荷西仿佛成了一个充满童话色彩的“伊甸园”,让人无比之向往。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然而命运多舛,三毛丈夫荷西不幸死于潜水。经过人生之剧变三毛虽然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并患了抑郁症(1991年1月4日凌晨三毛因抑郁症在台湾荣民总医院上吊自杀),但却能以己观,以己渡人,从痛苦和对痛苦的深刻思考中感悟了生命的意义,在对生死处之坦然的同时,对他人的生命更充满了悲悯的珍惜,从此三毛的生活和创作进入了另一种情感世界。在名篇《背影》里,三毛详细记录了年迈的父母从台湾飞到加纳利群岛帮助料理荷西后事时对女儿的拳拳爱心。看着不认路不懂西班牙语的母亲从超市出来,拎着一大袋食品踽踽独行的背景,三毛眼睛潮湿,“我知道,只要我活着一天,她就不肯委屈我一秒。”这不仅是三毛对自己母亲的感恩,更是对伟大母爱的感悟。这种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尽管浸泡在悲伤的泪水中,但却显出了生命本色的力量和爱的强大。

  写作之余,三毛一刻也不停地教学、演讲、座谈、开专栏、通信……这是一个为公众超负荷燃烧的三毛。她像一个布道者,用爱和智慧带给许多人自信、自爱、责任、感恩。三毛此时如同欲火凤凰般热烈燃烧起来,将全身心投入到了人文的建设中,投入到社会的公益事业中,化身为发光发热的知名社会人士。

  三毛独特的创作体式和美学品质以及不羁的人生态度向来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三毛文字活泼清新,字字含情,感悟饱满,传递出来的是真快乐和真情趣,让人百读不厌,人类真情不绝,三毛的文学便不会消逝。

  参考文献

  [1]三毛.撒哈拉的故事[M].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1 (07) .
  [2]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M].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 (04) .
  [3]三毛.送你一匹马[M].哈尔滨:哈尔滨出版社,2004 (08) .
  [4]巴金.巴金论创作[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 (03) .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