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红楼梦中贾元春“三教合一”观念的形成原因

红楼梦中贾元春“三教合一”观念的形成原因

时间:2019-10-03 22:26作者:梁明玉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红楼梦中贾元春“三教合一”观念的形成原因的文章,元春所信奉的“三教合一”思想,并不是真正的领悟了宗教的教义,而是无可奈何之下在龌龊尘世中试图寻求减轻心理安慰的方式。《红楼梦》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宗教小说,其人物的思想描写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

  摘要:元春虽贵为皇妃,但也承受着常人无法体会的苦痛,为了消解现实的苦难和缓解内心的痛苦,逐渐形成了“三教合一”的思想观念。这种思想的形成与元春自身处境和家庭环境有密切关系。元春所形成的具有功利色彩的“三教合一”思想,使得她在宝玉的婚姻问题上倾向宝钗,成为宝黛爱情悲剧的始作俑者之一。元春的思想观念丰富了《红楼梦》的思想价值,其“大梦归”的结局也深化了《红楼梦》的悲剧意蕴。

  关键词:贾元春; “三教合一”思想; 原因; 意义;

  贾元春是《红楼梦》中贾宝玉的亲姐姐,因“贤孝才德”由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她不仅是贾府兴盛的希望所在,更是影响宝玉婚姻的重要力量。在作者曹雪芹的构思中有意识地将贾府的四位小姐元春、迎春、探春和惜春共同组成了一组“原应叹息”的命运主体。甲戌本《石头记》第二回中有脂砚斋夹批:“原也、应也、叹也、息也。”在关于“四春”姐妹思想观念的研究中,对于迎春信奉道家思想,探春遵从儒家思想,惜春信奉佛家思想的研究较多,已基本形成学界共识,本文不再赘述。而关于元春思想观念问题的研究,还未见专论,本文试对此问题进行探讨。

红楼梦中贾元春“三教合一”观念的形成原因

  一、贾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

  《红楼梦》的作者非常善于运用人物整体上的寓意来进行思想表达,其中,贾府的四位小姐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和贾惜春,就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表现红楼女儿“原应叹息”的悲剧命运。对贾府四位小姐形象进一步补充,她们的贴身大丫环也可以看成是一个整体形象,如元春的大丫环叫“抱琴”,迎春的叫“司棋”、探春的叫“侍书”、惜春的叫“入画”,也同样组成了“琴棋书画”的整体意象。作者通过丫环的名字又进一步暗示了小姐的特长,如迎春的丫环叫“司棋”,在书中也多次描写迎春喜欢下围棋。如在第七回中周瑞家的送宫花时,正好碰到迎春与惜春在下围棋;探春的丫环叫“侍书”,也同样暗示着探春的书写特长。探春居住的秋爽斋的环境是“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1]296这就可以看出探春平日喜欢写字;惜春的丫环名叫“入画”,也暗示着惜春的绘画特长,惜春曾受贾母之命画“大观园行乐图”。而在《红楼梦》中虽未表现出元春善于弹琴,但根据作者对其他三姐妹的描写,应该暗指元春有弹琴的爱好或特长。而四姐妹的思想观念,也可能同样是作者统一构思下的整体意象。元春的信仰应该是区别于迎春信奉的道家、探春信奉的儒家及惜春信奉的释家,其思想很可能为融合“三教合一”的独特思想[2]。

  所谓“三教合一”是指儒、释、道三个教派的有机融合。在中国历史上三教虽然思想各异,但又相互交流,在明清时期的士大夫阶层中逐渐出现了“以儒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的局面。在《红楼梦》创作完成的清中期,很多文人对三家思想均有涉猎,作者当对“三教合一”思想有所关注,并将其融入到作品之中。

  三教之中儒家是中国文化的主流思想,早在宋明时期围绕着为皇权服务这个核心,儒家学者们便提出了忠于君,孝于亲的“三纲五常”等伦理道德学说,到了曹雪芹生活的清中前期,儒家思想更是在思想领域占统治地位。而作为曹雪芹理想寄托的“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的贾府,其兴盛也与儒家密切相关。在《红楼梦》中作为贾政长女的元春也深受儒家思想影响,在第二回中,冷子兴就曾向贾雨村介绍说:“政老爹之长女名元春,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1]13元春也正是因“贤孝才德”才由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的。在元春省亲过程中,也处处表现出对儒家传统的遵从。在省亲队伍进入大门前“贾母等连忙跪下,早有太监过来,扶起贾母等”[1]123。然后元春在宫女服侍“退入侧殿更衣”后,才“至贾母正室,欲行家礼。”也表现出了对先国后家礼法的遵从。且元春也是一位比较有才能的女子,她不仅主动为大观园题写“顾恩思义”匾额,还为正殿题对联为:“天地启宏慈,赤子苍生同感戴;古今垂旷典,九州万国被恩荣。”[1]125虽然她自己说:“我素乏捷才,且不长于吟咏。”但仍主动表示:“异日少暇,必补撰《大观园记》并《省亲颂》等文,以记今日之事。”[1]125可见,元春完全称得上“贤孝才德”。

  儒家主张修己安人,将“仁爱”视为理论核心。元春不仅自己勤谨努力,终成了“凤藻宫尚书”,而且更重视弟弟宝玉的教育问题。在她还未入宫时,年仅三四岁的宝玉“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在入宫后也多次传话贾母、王夫人对宝玉多加教导。儒家提倡博爱思想,在省亲结束后,元春给家人所发礼物也是众人皆有,不仅贾母、王夫人及诸姊妹皆有,就连各房中奶娘众丫环、哪怕是“东西两府凡园中管理工程,陈设,答应及司戏,掌灯诸人”“厨役,优怜,百戏,杂行人丁”等皆有赏赐[3]。她待人也很仁爱,在让龄官再作两出戏时也说“不拘那两出就是了”,对其也有怜爱之情,在她没有接受贾蔷的安排,执意唱不合时宜的《相约》《相骂》二出时,元春也大度的说:“不可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

  元春对佛教也是比较虔诚的。当贾母向太监问元春起身消息时,太监说道:“早多着呢!未初用晚膳,未正还到宝灵宫拜佛,酉初进太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只怕戍初才起身呢。”[1]122可知在皇宫之中,拜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作为“诗礼簪缨”之家的贾府在修建大观园的过程中就特意为元春修建了栊翠庵,并预备下了道姑和尼姑。在林之孝家的建议下,由王夫人亲自下帖子请妙玉来主持栊翠庵。元春游幸大观园时,“忽见山环佛寺,忙另盥手进去焚香拜佛,又题一匾云:‘苦海慈航’。又额外加恩与一般幽尼女道”。可见,元春对佛教信仰是比较虔诚的。

  同样,元春对道教也有所信仰。道教是由道家发展起来的本土宗教,主张借由道教科仪与本身法术修为等仪式来功德成仙,所以当时人们信奉道家思想的表现之一就是在遇到问题时请道士设坛为人做法事,进行打醮活动。如第二十七回中袭人就向宝玉说:“昨日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1]205后来贾母也带着贾府的女眷们前去喝酒听戏参与打醮活动。贾府在修建大观园时还特意“采访聘买得十二个小尼姑、小道姑”[1]120。可见,元春在日常的生活中对道教也比较虔诚,也用道教打平安醮的方式来消解自己内心的痛苦[4]。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少的文人士子出入三家,取己所需为己所用。就元春而言,虽然在其行为中对儒释道三家都有信奉的表现,但总体上来说还是以传统的儒家思想为主导,而佛家和道家更多的是作为其追求内心平和与寻求安宁的手段而已。

  二、元春“三教合一”思想形成的原因

  儒、释、道三家产生的社会基础各异,思想也各有精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思想一直处于统治地位,佛、道两家与儒家相辅相成,逐渐形成了三元共轭的文化结构体系。就个体来说,每个人的思想观念的形成原因也是复杂的。元春之所以形成“三教合一”思想,主要源于两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元春生活处境的原因。元春作为贤德妃生活在皇宫之中,日常生活状态如何作者没有直接描写,但文中也表现出其时时处处受到礼法束缚。如在省亲之时,皇宫中对元春的行程的安排是有一定顺序的,贾母在向太监询问元春何时起身的消息时,太监答道:“未初用晚膳,未正还到宝灵宫拜佛,酉初进太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可见在皇宫之中,是不得自由的,何时干什么都是有严格的规定,不能私自逾越。在省亲结束时,也是执事太监提醒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可见,皇家的规矩是不能有丝毫违背的。哪怕“贾妃听了,不由的满眼又滚下泪来。”也要及时的“勉强堆笑”与众人告别返回皇宫。可见她平日深居皇宫之中必须严格遵从皇家礼法,基本没有人身自由可言,所以元春对贾母、王夫人等人抱怨说自己居住的皇宫是一个“不得见人的去处”。在省亲过程中,父亲贾政在帘外向元春问安时,她也只能隔帘含泪抱怨说到:“田舍之家,齑盐布帛,得遂天伦之乐;今虽富贵,骨肉分离,终无意趣!”这可看为是元春在家人面前思想的真情流露。

  元春所追求的无非是平常的家庭生活,但事与愿违,她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所以只能试图在思想上寻求解脱。在这一过程中,凡是有可能带给其精神慰藉的思想都有可能被其选择和接受。在所有的思想中,佛教和道教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在不确定哪种方式有效时,她只能试着全部接受与相信,以使自己求得精神的解脱与慰藉。在其生活的皇宫之中,她也能经常接触到与佛教和道教相关的物品。如第七十一回描写贾母过生日时,元春从宫中派人送来的贺礼有“金寿星一尊,沉香拐一支,伽南珠一串……玉杯四只”[1]552。也可以看出她平日留心收集这类物品,以便在需要时作为礼物送人。

  其次是家庭环境的影响。贾府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也信奉“三教”思想。如贾府作为诗礼簪缨之家非常重视后辈的教育问题,不仅建有私塾用于培养宗族子弟,对于重点人物如宝玉等人更会单独聘请先生来授课。同时对佛教和道教也很重视,除了日常的抄经颂佛等活动外,更建有家庙铁槛寺和水月庵,以便于需要时使用。作为贾府长房的宁国府也非常信奉佛道思想,如贾敬“一心想作神仙”,平日也“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在秦可卿葬礼上出现的僧道总人数合计也在三百人以上。

  在荣国府中更是信奉道教和佛教,如张道士就是以贾代善替身的身份在道观出家,被当今圣上封为“终了真人”,明显是信奉道教的表现。就连自幼读书,现任工部员外郎的元春的父亲贾政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礼佛活动,如第三回林黛玉在向王夫人询问贾政去向时,王夫人向黛玉介绍道:“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罢。”并说宝玉也是“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元春的母亲王夫人具有佛道信仰,如刘姥姥在和女婿王狗儿谋划向哪里弄钱时,刘姥姥向王狗儿说:“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的。”可见王夫人“怜贫恤老”“斋僧敬道”也是名声在外。第二十五回王夫人看见贾环,便命他来抄写《金刚咒》唪诵。在大观园修建过程中,王夫人在听过林之孝家的介绍妙玉情况后,决定下帖子将妙玉请入大观园主持栊翠庵。而且王夫人还和水月庵的尼姑净虚有交往,当净虚找王熙凤让其帮忙时说本想找王夫人的。周瑞家的作为王夫人的配房,在给姑娘们送宫花的过程中遇到了净虚的徒弟智能,和她开玩笑说:“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师父那秃歪剌那里去了?”正因为非常熟悉,才能如此说话。可见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与其自小受到家族,特别是父母的影响有很大关系。

  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具有实用主义的意味在其中,一般是遇到问题时才想起用宗教来解决问题。这很可能受到了自己的“启蒙老师”贾母的影响。元春在“未入宫时,自幼亦系贾母教养”。则贾母对待宗教的态度自会影响到元春。贾母对待宗教信仰是讲究实用的,如在抄写经文时也是让人鸳鸯、黛玉等人代劳。在马道婆向贾母介绍灯油钱时的表现中更体现出实用的目的。马道婆在宝玉烫伤眼睛的第二天,就到荣国府来请安,先假惺惺地持诵了一番,就开始向贾母变着法子要东西。希望贾母为宝玉在庙中捐灯油钱,而贾母最后只是决定:“你便一日五斤合准了,每月打趸来关了去。”并没有一味地听信马道婆的蛊惑。同样,贾母也是从实用的角度出发看待道教,在知道元春请人“打平安醮”时,亲自带着荣国府众多女眷来到清虚观中避暑看戏,变成了“享福人福深还祷福”的娱乐活动。在众多亲友听到消息赶来送礼时,贾母却说:“又不是什么正经斋事,我们不过闲逛逛。”可见,贾母对于宗教的态度是出于实用色彩的,这种特点对元春的“三教合一”思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三、不得解脱的命运悲剧

  “三教合一”思想的形成是儒释道思想对立交融的结果,也是人们追求幸福生活的结果。在贾府众人的眼中,元春是幸福的,她嫁给了至高无上的皇帝,这是几生修来的福气。就连元春的母亲王夫人在劝慰嫁给孙绍祖的迎春时也说:“你难道没听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里都像你大姐姐做娘娘啊!”正因为她强烈的感情不被亲人理解,她的苦闷也无法向外人诉说,只能在宗教中寻找心灵的寄托。正是因为元春被封为妃,更使得贾府中贾琏、贾珍等人更加的胡作非为,为贾府最终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作了铺垫。

  贾元春经过了自己的努力而由凤藻宫尚书进封贤德妃,所谓“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身处深宫的弱女子,元春经历的各种斗争可想而知。为了寻找心理的安宁,对于每一种可能使自己心安的方法都不放过,可是最终也仅仅落了个“虎兕相逢大梦归”的悲惨下场。作者通过其省亲的荣耀,过程的奢华,及省亲过程中表现出的小心与悲切,体现了作者对其深深的同情。正是通过元春苦苦追寻却不得解脱的命运,表现了作者对于传统文化影响下的女性命运的思索。

  在甲戌本《石头记》第五回中,贾宝玉所听到的关于元春的“恨无常”曲中说“须要退步抽身早”的下面,脂砚斋批道“悲险之至”,正如脂砚斋所描述的那样,元春平日是生活在异常艰险的政治环境之中,她也要肩负起贾府重新复兴的重担。正是出于对贾府家族命运的担忧,作为贾府靠山的元春在对待宝玉婚姻问题上,从维护家族利益的角度出发,明显地表露出了对“金玉良缘”的支持态度。在第二十八回中,元春在赐给众人端午节礼物时,只有宝玉和宝钗二人是一样的“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元春通过赐礼物的方式委婉的表达了对“金玉良缘”的支持。可见,元春是宝黛爱情悲剧的始作俑者之一[5]。

  通过对元春思想与宝玉思想的比较,也更能看出宝玉思想的闪光点与价值。元春与宝玉都曾随同贾母生活,自幼受到贾母的教导,两人“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虽然两人关系如此亲密,但宝玉的思想相较于元春无疑更显珍贵。如第五十八回中,清明时节宝玉遇到藕官在大观园中为死去的菂官烧纸钱,正被夏婆子责难之时,虽然当时为其开脱,但随后请方官转告藕官说:“以后断不可烧纸,逢时按节,只备一炉香,一心虔诚,就能感应了。”并发表议论说:“只在敬心,不在虚名。”[1]449宝玉性情率真,在祭奠的事情上,认为妄为不如不为,只重“心诚意洁”。相较于元春,宝玉的思想更高一筹。

  总之,元春所信奉的“三教合一”思想,并不是真正的领悟了宗教的教义,而是无可奈何之下在龌龊尘世中试图寻求减轻心理安慰的方式。《红楼梦》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宗教小说,其人物的思想描写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就元春而言,其人生信仰和人生态度的描写,也是为了塑造元春这一独特的人物,表达作者自己的审美观念。作者通过元春省亲的荣耀,过程的奢华,及表现出的小心与悲戚,表现了作者对其深深的同情,也是因为其苦苦追寻的无果,表现了作者对于传统文化影响下的女性命运的思索。

  参考文献
  [1]曹雪芹,高鹗.红楼梦[M].北京:中华书局,2005
  [2]王悦.“原应叹息”是《红楼梦》的一条结构线索[J].红楼梦学刊,1983 (10) :123-140.
  [3] 程建忠.开错了地方的悲剧之花:贾府“四春”悲剧赏论[J].成都大学学报,2008 (6) :64-67.
  [4]曹立波.《红楼梦》中元春形象的三重身份[J].红楼梦学刊,2008 (6) :96-117.
  [5]梁明玉.空间视野下的大观园与人物性格关系[J].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18 (7) :16-20.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