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科学怪人》的内容及其对人工智能的启迪

《科学怪人》的内容及其对人工智能的启迪

时间:2019-09-19 09:12作者:蔡沂岑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科学怪人》的内容及其对人工智能的启迪的文章,很少有小说比玛丽·雪莱 (Mary Shelley) 的《科学怪人》更能被人们持续解读和重新想象,这部创作于200年前的小说讲述了一个科技被滥用而导致的悲剧。

  摘    要: 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通过描写科学家与怪物之间的双向复仇,引发了人们对于创造新生的思考,而此书也经常被解读为科学技术进步的风险、滥用知识的危害以及人类“扮演上帝”而导致的不可预知的后果,被制造的怪物衍生出警钟般的象征,体现了人们对未知科技反攻人类的恐惧。当今人工智能技术迅猛发展并开始体现其远超人类的优势性,暗含弗兰肯斯坦式的“怪物”重回人间的预言。该书分析了科学家与怪物的矛盾发展,思考造物主与被造物之间的关系,寄寓着人类与人工智能技术之间的共生空间的探寻价值。

  关键词: 弗兰肯斯坦; 造物主; 被造物; 人工智能;

  Abstract: Mary Shelley's "Frankenstein" records the mutual revenge between the scientist and his created monster, sparking people's thinking about creating new existence. "Frankenstein" is often interpreted as the risk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the abuse of knowledge, and the unpredictable consequences of human being's "playing God" deeds. The warning symbol of the created monster, reflects people's fear toward the future technology against humanity. Today'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under rapid development and has reflected its far superiority over human ability, implying predictions that a new Frankenstein-style monster will return to our societ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Victor and the monster, thinks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reator and the created, embodying the value of exploring the symbiotic space between human beings and AI technology.

  Keyword: Frankenstein; the creator; the created; AI;

  很少有小说比玛丽·雪莱 (Mary Shelley) 的《科学怪人》更能被人们持续解读和重新想象,这部创作于200年前的小说讲述了一个科技被滥用而导致的悲剧。疯狂的科学家维克多·弗兰肯斯坦 (Victor Frankenstein) 被实验欲望所驱使,利用腐尸、化学物质与电击唤醒了一个丑陋的怪物,这个新生命为人类社会所拒绝,在经历歧视与极端痛苦后心性大变,诅咒自己的出身并对造物主展开复仇,最终两方双双毁灭。在如今大部分的科幻文学、电影、游戏作品中,弗兰肯斯坦情结如影随形,在展开对未来科技世界幻想的同时,也隐射出了自身对未知科技反攻人类的恐惧。而“弗兰肯斯坦”,这个已经融合了科学家与无名怪物本身的词汇,已经成为生物伦理学伦理讨论的陈词滥调,尤其在关于胚胎研究和生殖科技的辩论中,通过人工创造或改变一个新的生命,新生的定义将随着技术的进步而渐渐步入灰色地带。在《科学怪人》出版200年后,我们再次阅读它,发现它的前鉴性与道德教义在如今依旧保持着价值。

  1、 出生创伤

  怪物是带着创伤来到世上的,这种创伤叙述最大的影响来自于怪物视角所带来的读者同情的逆转,这种震动被维克多与怪物之间的“父子”关系加倍。在创造怪物时,维克多·弗兰肯斯坦 (Victor Frankenstein) 本是从纯粹科学的角度出发,为探究生命奥秘而进行的实验,“这时,在那半灭的灯光的微光下,我看见那只生物那暗淡的黄眼睛睁开了,它使劲地呼吸着,一阵抽搐使它的四肢颤动起来”(雪莱,34),在通电死物产生生命的一瞬间,维克多猛然对怪物产生了无比的厌恶与恐惧,以至于他直接从实验室慌张逃走,留下了一个状貌恐怖的硕大新生儿。

  诞生之初,怪物对所有的一切一无所知,也从未被任何情绪沾染,假使我们不置于他自身的原始丑陋来面对他,我们就会发现怪物只象征着未被符号化的事物,他的“上帝”抛弃了他,在流亡的数月的时间里,躲避在暗处的怪物都没有被农户发现,他不断地观察一个其乐融融、和蔼可亲的家庭的一言一行,从模仿语言的使用中他开始意识到人们可以用语言交流,人们是可以互相示爱的,因此怪物疑惑于自己为何处处碰壁、孑然一身;通过倒影他对自己的丑陋感到震惊,也明白了自己为何遭人殴打驱赶,他奇丑无比,还有制造他的可怕过程,使得他只能处于局外人的地位。
 

《科学怪人》的内容及其对人工智能的启迪
 

  弥尔顿的《失乐园》在全书中成了怪物诞生的最强烈隐喻,怪物说道:“我和亚当一样,显然与其他生灵没有一丝半缕的联系”,但是“许多次,我以为撒旦才是代表我眼下处境的更合适的象征,当我看到保护人在安享天伦之乐,我常常像撒旦那样,油然生出一股如胆汁般苦涩的妒忌心”(雪莱,76),怪物像撒旦一样被诅咒,然而真正的魔鬼并没有出现在《科学怪人》中。维克多称他的生物为恶魔,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怪物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的生命体,有人类的情感,并且他自身也被其所展现出的惊人智慧与话术迷惑。最初维克多的目标不是扮演上帝,也不是要与上帝抗衡,而是想要通过自己的研究消除疾病,从而对人类有益,但是他所创造的却是一个活的生物。如果创造生命是一种亵渎神明的罪行,那么所有的父母也将为此受到谴责。不过,从怪物的角度来看,维克托是一位“上帝”,正是因此,他出生带给他的所有负面情感都朝向着造物主而去。

  维克多·弗兰肯斯坦唤醒了人类“扮演上帝”的傲慢,这一概念并非指父母在繁衍培育孩子时对塑造下一代的发言权,而在于发现自己可以指手画脚,创造影响一个异种生命的傲慢心理。如今,科幻作家们热衷的一个幻想主题是人工智能自我意识的觉醒,这一苏醒通常伴随着严重的社会动荡与危机,包括社会权力结构的重组或反转,人类因无法管控自己的被造物而“跌下神坛”。

  2、 身份困境

  怪物的外形被构造成成人的身体,但在思想上仍然是一个未开化的婴儿,他没有记忆,不会使用语言,也没有道德意识。他开始的生活状态类似于野生动物,是偶然遇见的农户家庭给了他最初关于生活的启蒙,从那一刻起,怪物从人类的原始阶段迅速进化。首先,他通过观察学会了用火、做饭、读书;然后,他暗中学习普鲁塔克、弥尔顿和歌德的着作,了解欧洲的历史和文明;听着邻居的对话,他获得了战争、奴隶制、暴政等观念,他的良心和正义感被唤醒了,但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需要友谊、同情和关爱。为了获得一个“身份”,怪物努力地将自己介绍给人类社会,然而这是他做不到的一件事,因为他长得很丑,丑陋到人们看一眼就会疯狂驱赶:“冷星在嘲笑中闪耀,裸露无叶的树枝在我上方挥舞,在宇宙的寂静中爆发出鸟的甜美声音。除了我,世间的万物都在酣睡之中,或是沉浸在快乐里面。而我就像魔王撒旦,内心在经受着巨大痛苦的折磨,我想把树砍掉,在我周围散播毁灭和破坏,然后坐下来享受这场废墟。”(雪莱,91)懂得家庭的快乐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反而加深了他孤独寂寞的痛苦。

  怪物对自身身份的寻求也是玛丽对两种批判的融合,即对“人”的批判和对“人性”的批判。究竟是具有人性是成为人类的必要条件,还是拥有正常人形才是不被同类排斥的要素,再或者是两者必须皆有的生物,才能够获得同类的身份认同,从而融入人类社会?被排斥而伤感是人的天性,怪物拥有人性,然而他注定无法适应人类社会,无论是寻找一个伴侣,还是种族繁衍,独自存活于世的怪物都无法做到,因此他向他的创造者———维克多寻求雌性怪物,藉此获得伴侣的身份。

  与之类似,AI在人类社会的身份定位将是一个越来越值得思考的问题,随着现代AI技术的发展,类人机械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野,日本女性唱歌机器人Miimu,索尼AIBO机器狗的制造,还有由汉森机器人技术公司开发,送往沙特的人型机器“索菲亚”甚至被授予了公民的身份。(阿米尔,17)似乎科学技术的蓬勃兴起正在将玛丽·雪莱的昔日幻想变成现实,但与被拼凑起的尸体不同的是,这个怪物可能正沉睡在我们的金属机械或电子设备之下。英国西英格兰大学机器人伦理学教授艾伦·温菲尔德 (Alan Winfield) 则对此表示,“人们对机器人的期待与恐惧有些过头了”,这是因为总有“媒体人对科幻电影与科幻小说过于敏感”。事实上,AI(强人工智能)与目前的智能程序(弱人工智能)不应被混为一谈,截至2019年,实验室能做到的还仅是智能技术的运用,虽然目前的弱人工智能每日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智慧”化,但人类还远远未开发出科幻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在这种情况下,媒体与大众的想象力已先行一步,开始预感到了恐慌。近几十年内具有代表性的AI事件,包括1997年美国IBM公司开发出的超级计算机“深蓝” (Deep Blue) 在与人类史上最年轻的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 (Garry Kasparov) 的对弈中获胜;深度神经技术“沃森” (Watson) 在大热节目《危险边缘》节目中展现了惊人的信息分析与语言处理能力;以及前不久的“阿尔法狗” (Alpha Go) 击败3数位人类顶尖围棋选手,这些新闻都在不断地拧紧人们的神经。虽然目前AI产品仍会出现运行失误,但其不断修正与进步的速度远超人类极限,它不具疲劳感,也不会抱怨偷懒,人类文明中所有的行业顶尖人才都有可能在将来惨遭人工智能的反超。然而,汉斯·莫拉维克 (Hans Moravec) 评价道:“要让计算机在智力测试中展现出成人水平或者学会玩跳棋相对容易,但要让计算机在知觉和移动方面具备与一岁幼儿相当的技能则非常困难,甚至不太可能。”例如IBM公司的问答游戏冠军“沃森”至今仍然无法通过智商测试,除非IBM软件工程师为它编写相应的回答。人类与AI的关系,无论是相辅还是相克,这一关系都由于目前AI技术的不完备而处于朦胧阶段,《科学怪人》中披露的一个重要主题便是科学家和怪物之间的二元关系,通过这种对立和融合以及近半世纪开始夸张化的社会恐慌,造物主和被造物之间的关系开始成为世界最具讨论性的主题之一。显然,《科学怪人》隐藏着对我们技术文明中所隐藏的问题的预言。

  3、 同归于尽

  怪物提出了魔鬼般的强制性要求,要求他的造物主再为他创造一个雌性伴侣,承诺从此退回到遥远的沙漠,永远躲避人类。如果造物主拒绝他的请求,他就进行最可怕的报复。维克多经过长时间的思考,虽然意识到了这个生物的力量和邪恶的倾向,但是他以人类的视角被怪物的悲惨经历与高超的话术所打动,而开始再次实施实验。这里体现出了维克多作为造物主的极大天真与不负责,他的行为决定多受一时感情所影响并且缺乏全面思考,无论是起初的实验还是后续的与怪物约定的反悔,他几乎都是在感情的影响下一念之间做出行动,将自己的创造物打落深渊。

  维克多在家庭的爱和感情的怀抱中出生和长大,从未被现实生活所为难,而被造物怪物则与作为造物主的他形成了凄惨的对比,获得生命的途径肮脏并在被暴虐对待后反抗人类。起初,根据被造物的说法,他是一个无害的怪物,只因所有接近人类社会的尝试都被暴力和厌恶的攻击所排斥,而变得凶恶。他的身上藏着从维克多公寓偷来的日记纸片,在识字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被自己的创造者所厌弃。多重否定使得怪物将对整个人类的仇恨集中在对维克多的怨恨中,而维克多也随着小说情结的展开而从一个率真的、对科学充满幻想的青年变为一个理想破灭、罪孽深重的人。

  藉由反悔,杀死女怪,所有的条约都在维克多与怪物之间被打破,他们以仇恨和蔑视的态度开始了敌对,这个生物通过摧毁维克多的一切社会联系的方式,向他的创造者报仇。挚友亨利是第一个受害者;伊丽莎白———维克多的未婚妻,则是下一个受害者,她被勒死在婚礼之夜;而维克多的父亲也死于悲伤;最后,维克多成为悲惨的造物主,被绝望与恐惧折磨到渐渐失去人性,他的后续人生除了复仇,什么都没留下。从那时起,悲恸的双方都被锁定在一个相互毁灭的诅咒中,这最终导致追捕者和被捕者迫入北极的冰冻荒地,这是温暖的天堂的对立面,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双方都在憎恶与复仇中失去了自己的灵魂。追击在北洋的寒雾和冰封的岛屿之间,看到宿敌的瞬息,维克多听到了地海的声音,冰裂开了,他走向了死亡的道路。

  参照弥尔顿《失乐园》的意象,维克多与怪物都认为自己是堕落的天使,注定要永远孤独和毁灭。归根结底,是由于维克多缺乏人性,从而注定了他在劫难逃;而怪物认为自己被世界所排斥,落入憎恨造物主的复仇火焰。垂死的维克多仍不屈不挠地喘息着:“我所有的猜测和希望都是空虚的。就像渴望全能的大天使一样,我被锁在永恒的地狱里。我的一切希望都破灭了。”(雪莱,121)

  维克多为他探索人类奥秘的鲁莽研究付出了代价,从而引申出被造物是否会倒戈人类的一系列讨论。自诞生的一刻起,造物主是否还能继续实行他的控制权?参考目前,流通货架上各式各样的“电子奴隶”一方面解放了人类的双手,让更加便捷的生活降临;但同时也导致数不胜数的工作岗位被其替代,大量的裁员与下岗每日都在上演,发现自己处在失业边缘的人们反AI的呼声一日高过一日。职场机器人的优点显而易见,根据市场专家的调研,70%的公司管理层在考虑将机器人应用于工作岗位,认为其可靠性、速度与全勤是关键优势。(加里,174)曾经的电梯控制员早已不见了踪影,而无人超市,智能客服也已经渗透进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这已是一种代替的先兆,哪怕目前的人工智能事实上并不具有真正的智能,但一旦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被优秀得多的“同事”所代替,恐慌仍然悄然蔓延于人们的心头。我们害怕被机器人取代,害怕被高效的电子同事淘汰,淘汰是另一种社会意义上的死亡。

  现代AI作为仅仅通过编程来实现复杂机械行为的机器,一旦创造者开始合并应用深层神经技术,在目前人类都无法探明自己大脑中的神经元是如何运转代谢从而产生思维的情况下,机械的电子神经元与人类大脑神经元持平并被创造出意识,理论上并非不可能。人工智能AI的自我意识是否会苏醒,在发展到何种程度会开始拥有人类的思考方式尚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团。而《科学怪人》在创作了两个世纪后,即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引申出了更多解读的角度、方法以及社会意义的光辉。它依然值得我们对其中所展现的创造者与被造物难以弥合的矛盾、滥用知识的危害、科技创造的不可知性与人类本身的人性等多方面进行深刻的探讨。

  4、 结语

  综上所述,在未来世界对于人工智能的研究日臻完善的过程中,数以万计的工作人员将丢掉饭碗,被AI打败的行业顶尖人员也将会层出不穷。尽管如今这些人工智能产品中的相当一部分的制作仍然停留在机械重复的层面,我们所不能预见到的、进入威胁层面的被造物仍然隐没在未知中,它们也许会在未来某日积聚成为难以处理的谜题。无论是现今已被攻克的象棋、围棋,还是智力问答竞赛,人类在这一领域的失利大部分是由于人脑的运行极限而导致的,就好像没有人的数字计算能力可以超过一个握在手里的计算器一般。《弗兰肯斯坦》使得我们重新梳理人类和科学技术的历史,它揭示了在生活的稳定安逸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前行之间存在着永恒的冲突,即通过对已有稳定状态的牺牲与割舍,来换得更好的未来与前景。苟且于现状只会导致发展止步不前,人类对AI技术的探索也必将永无止境,但是知识也会具有危害性,维克多与他的怪物之间的双双毁灭给予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即造物主的行为必须遵守规范道德的重要性。

  人,诞生在这世上,以劳动与技术武装自己,走到了栖身立命与科技发展的十字路口,讨论人工智能的本身即是探索人“自我”的存在,人工智能伦理可以等同于针对创造者道德底线的伦理约束,在当今人类如同亚历山大大帝手握戈尔迪乌姆结之时,滥用科学的警告将久久回响。

  参考文献

  [1]阿米尔·侯赛因.终极智能[M].赛迪研究院专家组, 译.北京:中信出版集团, 2018.
  [2]加里·卡斯帕罗夫.深度思考[M].集智俱乐部, 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8.
  [3]玛丽·雪莱.弗兰肯斯坦[M].丁超, 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
  [4]骆谋贝.科学与伦理的对立弗兰肯斯坦矛盾解读[J].淮海工学院学报, 2011 (52) .
  [5]卡尔曼·托斯.人工智能时代[M].赵俐, 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7.
  [6]史育婷.论弗兰肯斯坦的伦理困境与道德恐惧[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 2018 (51) .
  [7]周志明.智慧的疆界[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8.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