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杜子春》小说中仙人角色的塑造

《杜子春》小说中仙人角色的塑造

时间:2019-04-02 09:26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杜子春》小说中仙人角色的塑造的文章,从人物本质心理属性上来区分, 小说中的人类形象及非典型性仙人形象有什么联系?小说中的人类形象可分善恶, 善可分孝、有毅力、有信念等, 恶可分为不孝、自私自利、贪婪、奢侈、薄情等。

  摘    要: 芥川龙之介短篇小说《杜子春》改编自中国唐代小说《杜子春传》, 刊登在日本童话杂志《红鸟》 (1920年7月号) 上。因其故事离奇, 寓意深刻, 主张孝道, 在日本曾被收入教科书, 成为人人称道的名篇。本文依照结构主义理论, 尝试解构 (déconstruction) “仙人-人类”的二元对立 (Binary Opposition) , 分析得出人物本质心理属性及仙人之间属于非位 (etic) 差异关系。

  关键词: 芥川龙之介; 杜子春; 结构主义; 符号学;

  一.前言

  仙人在古代中国一直是无所不能的象征, 他们能飞天遁地, 长生不老, 而人类则有生老病死, 能力有限。“仙人-人类”在中国人的认知中属于对立关系, 分类标准基于“是否长生、是否具有非凡能力”等因素, 我们将其视为二元对立。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杜子春》通过改编故事内容, 在仙人与人类之间的界限方面产生了一系列的微妙差别。据作者自己介绍, 小说有三分之二以上属于创作。围绕着杜子春的仙人修行, 仙人铁冠子设置了以“孝”为核心的试炼, 对人性中的本质心理属性进行考验, 试图唤醒杜子春内心深处的善念。在仙人角色的塑造中, 作者进行了较大幅度改写, 以左慈为原型塑造独眼老人形象, 用词粗犷, 趾高气昂。小说在无形中似乎打破了“仙人-人类”的二元对立, 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融合。

  二.杜子春形象的渐进性

  唐朝京城洛阳西门下, 有个叫杜子春的年轻人心不在焉地仰望着天空。他本是富家弟子, 现在因荡尽家财, 沦落成过一天算一天的落魄汉。穷到无法糊口的他思索着是否跳进河里一了百了时, 仙人铁冠子的出现给他带来了曙光。这样一个童话般的开头, 通过生死、穷富的对立, 生动地描写了一个因穷奢极欲后落魄无助、受人同情又遭人唾弃的人类形象。在这样的时候登场的铁冠子尽管救了杜子春, 但在两次三番使他成为富豪的过程中, 秘密地下了一个考验。这一点从铁冠子对于杜子春的判断“明事理的人”中就可以看出, 他希望能从根源上救杜子春, 而根源所在就是人性。从杜子春三次接受仙人恩赐的位置来看, 是以影子的“头-胸-腹”的顺序, 自上而下延伸, 不难想象若是有第四次, 就是“脚”。拥有主观思考事物能力的头、生命必不可少的心脏储存地-胸、人的原始欲望-食欲的载体-腹、可以改变方向及行动 (抽象意义上的做决策) 的脚, 由这四方面组成的人像, 是“像个真正人一样, 过着正直的生活”的一个侧面, 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视作是铁冠子对杜子春的忍耐程度。如果杜子春因为贪婪接受了影子“脚”位置的钱, 庞大的丑恶面孔形成一个完整的人像, 不难想象他彻底辜负铁冠子对他的期望, 将使得铁冠子放弃他。

《杜子春》小说中仙人角色的塑造

  直至杜子春接受成仙试炼之前, 他的生活一直是“大富豪-身无分文-大富豪”的轮回。通过仙人之力成为媲美玄宗皇帝的大富豪, 又因奢侈浪费导致身无分文。在其身无分文时, 旧时的酒肉朋友对其冷眼相待, 闭门不见。看惯了世事无情、体验过以利益关系为纽带建立的人际关系后, 杜子春为了逃避这样的轮回, 选择成为铁冠子的弟子, 修习不可思议的仙术。需要注意的一点是, 杜子春想要修习仙术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永远成为世界第一的富豪。受利己主义蒙蔽双眼的杜子春在接受了两次仙人恩惠之后, 妄想通过学习仙术, 从而永远受到世人的尊敬, 继续过那鼎铛玉石, 金块珠砾, 弃掷逦迤的豪奢生活。可以说基于这种目的的杜子春, 除了贪恋金钱, 还有对世人敬爱的一丝留恋。对于这种留恋的执着, 无非是追求“眼耳鼻舌身意”。本质上追求世人尊敬并不是坏事, 只是杜子春的方法过于利己, 令人不敢苟同。

  在成仙试炼后期, 堕入畜生道的母亲为了儿子的幸福, 劝嘱杜子春坚定信念的话语, 激发了杜子春内心深处的善念, 流泪喊了一声娘。可以说这是杜子春内心孝心的一种觉醒, 也可以说是其良心的唤起。杜子春的形象存在一种渐进性, 即从“自私自利、奢侈浪费、贪得无厌”过渡到“像个真正的人一样、正直、孝顺”。

  三.非典型性仙人形象

  铁冠子是小说中唯一一位仙人, 给杜子春定下无言戒, 以虎、蛇等意象考验定力和胆魄, 又以父母在地狱受鞭打来考验其孝心。最终在杜子春孝心大发考验失败时, 说道:“如果你还保持沉默的话, 我当时就会把你杀掉的。”客观地说, 这使杜子春陷入了“说与不说”的窘境。我国道教的仙人与“孝道”本身并不冲突, 唐朝戴孚《广异记》有这样记载:“太原王方平, 性至孝。其父有疾危笃, 方平侍奉药饵, 不解带者逾月。其后侍疾疲极, 偶于父床边坐睡, 梦二鬼相语, 欲入其父腹中。一鬼曰:‘若何为入?’一鬼曰:‘待食浆水粥, 可随粥而入。’既约, 方平惊觉, 作穿碗, 以指承之, 置小瓶于其下。候父啜, 乃去承指。粥入瓶中, 以物盖上, 于釜中煮之百沸—视, 乃满瓶是肉。父因疾愈, 议者以为纯孝所致也。”王方平极其重孝, 据《神仙传·王方平》记载, 王方平于丰都县平顶山成仙。重孝之人成仙可以看出杜子春并不应该在“孝”这一关被淘汰。然而铁冠子剥离仙和孝, 设置了想要成仙就要抛弃孝道这么一个无理的规则, 意图让杜子春放弃。同时设置抛弃孝道就要殒命的规则, 成为了一个死循环。且不去谈论成仙是否需要孝心, 铁冠子设置这么一个规则, 其用意在于并不想将杜子春培养成仙人, 而是为了唤醒其孝心。那么, 为何要唤醒一个利己主义者的孝心呢?小说第六节铁冠子曾说道:“你大概也已经不想再当什么神仙了吧。至于大富翁, 你也应该早就厌腻了。”杜子春也没有反驳, 爽朗地答道:“不管干什么, 我都打算像个真正的人一样, 过着正直的生活。”可以看出, 铁冠子料定杜子春能够在这个以成仙为诱惑的试炼中, 唤醒对父母的怜悯心和亲情, 在受到孝义的冲击后觉醒人性, 从而看轻个人利益。这样的做法无形中模糊了“仙人-人类”之间的界限, 甚至无言戒的试炼实质是一种欺诈。这种欺诈的外在表象是仙人与孝的对立性。作者塑造的“铁冠子”这一个仙人形象, 虽然其欺诈目的是善意的, 但与大家意识中德高望重的仙人形象有所偏差, 具有非典型性特性。

  四.“本质心理属性-仙人”的非位差异

  从人物本质心理属性上来区分, 小说中的人类形象及非典型性仙人形象有什么联系?小说中的人类形象可分善恶, 善可分孝、有毅力、有信念等, 恶可分为不孝、自私自利、贪婪、奢侈、薄情等。仙人形象则表现为乐善好施, 措辞粗鲁, 欺诈。

  可以看出, 小说中的人性有好有坏, 善恶在人性的发展过程中存在渐进性, 杜子春的觉醒属于从性恶之人向性善之人的一种飞跃。同时, 仙人形象在小说中虽帮助了主人公脱离苦境, 但仍表现出了丑恶的一面, 原文中铁冠子用语粗鲁, 游戏人间, 在杜子春成仙试炼中通过“欺诈”实现目的。在“仙人-人类”这一组二元对立中, 仙人通过指引人类, 使得人类性格的飞跃, 不应视作人类向仙人的蜕变。非典型性仙人形象的建立, 模糊了“仙人-人类”之间的界限, 善意的欺诈行为致使仙人形象在仙人本质心理属性方面有所坍塌, 其外在表现为与理想仙人形象之间的差异。从符号学角度来看, 仙人是仙人本质属性的外在符号, 而其本质心理属性属于仙人形象定位的可变项, 即不影响到仙人形象构造的因素。在这样符号体系中, 需要保证其符号内容的连续性, 并确保其可能存在一般性。“仙人”的符号内容表现为意思的连贯性, 其编码 (code) 包括“长生、具有非凡能力、德高望重”等特点。非典型性仙人形象的确立, 在既成的符号体系中由典型性仙人形象派生而来, 成为独立的“指代物”, 与仙人形象属于“整体-部分”的关系, 具有一般性。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非典型性仙人形象的建立属于作者的误用, 这种误用体现在突破常理的本质心理属性, 但是仙人本身属于不存在的概念, 其概念意义的解释存在包容性, 这种形象的确定与典型仙人形象求同存异, 在受到其压制的同时, 体现出重要的、独特的效用。由此看出小说中人物本质心理属性非仙人形象的本质决定因素, 与仙人属于非位 (etic) 差异。

  参考文献:

  [1]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集[M].筑摩书房, 1963-9
  [2] .越智良二.芥川竜之介《杜子春》追考[J].爱媛大学教育学部纪要第2部人文·社会科学, 1991-09
  [3] .小林幸夫.芥川龙之介《杜子春》论[J].ソフィア:西洋文化ならびに东西文化交流の研究, 1998
  [4] .平野晶子.杜子春の选択“人间らしい、正直な暮し”とは何か[J].学苑2016·9
  [5] .池上嘉彦.记号论への招待[M].岩波书店, 1984-3
  [6] .石原千秋.読者はどこにいるのか[M].河出书房新社.2009-10-30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