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胡桃夹子》电影中男女主角力量的对抗

《胡桃夹子》电影中男女主角力量的对抗

时间:2019-03-01 09:21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胡桃夹子》电影中男女主角力量的对抗的文章,《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与《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这两部电影, 虽然都是基于霍夫曼的童话作品《胡桃夹子和老鼠国王》的再创作, 但它也反映了现实。电影中体现的女性不断的成长和进步, 与现实生活中女性地位的提高是分

  摘    要: 《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与《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这两部作品, 都是基于霍夫曼的童话作品《胡桃夹子和老鼠国王》的再创作。从女性主义的视角分析这两部都以“胡桃夹子”为主线的文学作品, 可以看出女性从小女孩到少女各个方面的成长。与玛丽相比, 克拉拉更具勇气、智慧、才能和领导力。而与玛丽对王子的救助相比, 克拉拉更是拯救了四个王国, 是实实在在的女英雄。这体现了女性在现实社会中地位的提高和力量的增强。

  关键词: 《胡桃夹子:魔境冒险》; 《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 女性主义; 自我成长;

  《胡桃夹子和老鼠国王》是德国作家霍夫曼于1816年创作的童话作品。之后法国作家大仲马将其改编成芭蕾舞剧剧本, 俄国音乐大师柴可夫斯基又据此编写成芭蕾舞剧《胡桃夹子》使其成为了世界上最优秀的芭蕾舞剧之一, 有“圣诞芭蕾”的美誉。这部经典的作品在后来的两百多年里被世界各地的大朋友和小朋友们所喜爱, 历久不衰。

  2010年出品的《胡桃夹子:魔境冒险》和2018年上映的《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都是改编自霍夫曼的《胡桃夹子和老鼠国王》, 两部电影有一定的相似性和延续性。比如:地点都被设定在伦敦, 而时间都是在圣诞节。开篇初始, 当女主角一推门时, 那高大壮丽、挂满装饰品的圣诞树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故事的开始都是源于一份圣诞礼物, 女主角对礼物的爱不释手使她进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小人国的世界。在这个与人类世界平行的世界中, 存在着危机需要女主角去化解, 有人需要女主角去拯救, 而女主角不负众望, 最终都获得成功。《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中的女主角名叫玛丽, 而在《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中, 玛丽这个名字是属于现任女主角母亲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 后者是前者的延续。这两部电影时隔八年, 除了相似和延续, 更多的是突破和创新。迪士尼公司在电影主题的设置上给人从深刻的反思到皆大欢喜的结局;从灰暗狰狞的画面到美轮美奂的视觉享受。最值得一提的是对女主角的设定, 不论在年龄方面、与男主角的平衡方面, 还是在力量和影响力等许多方面都体现了更好的成长和进步。

  一、女主角与父权力量的对抗

  在这两部电影中, 女主角虽然都是小女孩, 但《胡桃夹子:四个王国》的少女比《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中九岁的小女孩稍大一些, 这体现出女性的成长。在《魔境冒险》中, 女主角玛丽的父母都在, 但他们都自顾自地忙碌, 完全不顾玛丽和她弟弟麦克斯的感受, 特别是玛丽的父亲。当玛丽把自己见到会说话的胡桃夹子和老鼠王告诉他时, 他丝毫不相信女儿的话。他先是怪罪女管家没有照顾好孩子们, 又不由分说地诬陷麦克斯弄倒了圣诞树, 最后他坚信玛丽在说谎, 还强行要拿走亚伯叔叔送给她的胡桃夹子木偶。这些都是父权极端性的体现。作为父亲, 他认为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权利控制女儿的一切, 包括她的言行、想法和属于她的物品。作为女儿, 玛丽并没有顺从父权对自己的掠夺。当父亲要拿走她心爱的胡桃夹子时, 她说:“你不能拿走他, 绝对不可以。我没有说谎, 我从不说谎”。虽然玛丽作出了反抗, 但这种反抗并不完全, 因为她马上就躲回了自己的卧室,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流泪的样子。除了用言辞证明自己外她别无他法, 只能独自默默落泪, 而父亲也依旧没有改变对她不好的看法, 这也体现了女性反抗父权的不彻底。

  在《四个王国》中, 女主角克拉拉的父亲也是父权人物的典型代表。在克拉拉因为母亲的去世悲伤痛苦时, 他要求克拉拉在参加宴会时举止得体, 好好表现, 因为他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的家庭成员有行为的缺失。在他眼中, 他的面子和别人的看法远比女儿的感受更重要。克拉拉对于父亲的强权也是反抗的, 但她反抗的更彻底。她没有听父亲的话去循规蹈矩地参加舞会, 而是去找教父想知道能打开妈妈送她弹子锁的钥匙的下落。相比只会独自哭泣的玛丽, 克拉拉用自己的力量成功反抗了父亲的专制。在影片结尾, 父亲向她道了歉, 真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 父女和好。这种结局是女主角努力争取的结果, 在父权面前不畏惧不退缩, 用实际行动扭转父亲对自己的看法, 而不是默默承受。

《胡桃夹子》电影中男女主角力量的对抗

  所以, 不论是《魔境冒险》, 还是《四个王国》, 都体现着父权的独断专行, 但从玛丽到克拉拉, 却体现了女性反抗父权的进步。那不仅仅是表面上无力的反抗, 而是通过努力让父权妥协的力量, 这是女性成长中取得的巨大进步。[1]64

  二、男女主角力量的对抗

  (一) 男主角地位的削弱

  在《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中, 女主角是小女孩玛丽, 男主角是被施了魔法的王子恩西。老鼠占领了王子所在的国家, 鼠王的妈妈给王子施了魔咒, 把他变成了一个胡桃夹子木偶。是玛丽对他的信任和爱帮他复活, 也是玛丽建议他用摧毁烟雾工厂的计策夺回王国。要知道作为男性的王子一开始并不看好女性, 他认为“女生不懂军事策略”, 而恰恰是这个女生, 拯救他和他的臣民于水火之中。当王子被鼠狗咬断腿, 即将被烈火焚烧时, 是玛丽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爬到传送带的最高处救了他。是她唤醒了已经失去知觉的王子, 使他的手从木棍变得有血有肉。在鼠王让她说出王子的下落, 否则就一根根咬下她的手指时, 她也选择缄口不言。这是女性为了爱甘愿牺牲自我, 勇往直前的体现。因为连老鼠都不相信“她会爱上一块木头!”这部影片中的女主角是勇敢的, 但也是感性的。

  在《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中, 女主角是少女克拉拉, 她是唯一的主角。这种设置迎合了现在越来越多的女大主趋势。男主角不再重要, 他们在影片中退居一隅, 重要性甚至不如女二。这是女性地位提高的表现。同样, 影片中戏份最多的男性是菲利普·霍夫曼上尉 (我想这个姓氏是对原作者的致敬) , 他在最后关头也是因为女主角的帮助才保住了性命。与舍身求爱的玛丽不同, 虽然克拉拉对霍夫曼上尉也有感情, 但在影片结尾, 尽管上尉表达了自己对女主角的感情和不舍, 但理性的女主角仍然选择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 去陪伴自己的家人。这里的女主角显得更加理性。

  如果说《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中的胡桃夹子和女主角还是相对平衡, 重要性稍逊的男性设置, 那么在《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中, 主要讲述了女主角凭借智慧和勇气拯救四个王国的故事, 胡桃夹子已经完全沦落到了配角的地位, 胡桃夹子作为男性成为了陪衬和被拯救的对象。而影片名称中的“胡桃夹子”, 更显出他的空洞, 仅起到了延续原着的作用。

  (二) 女主角力量的增强

  在这两部电影中, 两位女主角都不是普通的女性。她们具有勇敢、正直、智慧、乐于助人的可贵品质。在《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中, 玛丽是个诚实的女孩, 她从不说谎。在别人全都怀疑她时, 她始终坚定地相信自己。同时, 她又极具勇气。在鼠王抓住胡桃夹子和他的朋友们时, 玛丽毫不畏惧, 用钢笔作武器与鼠王对抗。当胡桃夹子被咬断腿并当作玩具即将被焚烧而命悬一线时, 他的朋友们都无计可施只能选择放弃, 此时玛丽临危不乱, 运用智慧分散看守者们的注意, 成功把他救下。她抚摸着他的心脏, 紧握他的手, 用泪水和真情成功使他复活。随后, 她又关掉了烟雾制造机器, 使阳光重新照向大地。在被鼠王带到直升机上时, 她打开舱门, 再一次成功地救了王子。

  如果说玛丽是值得赞扬的出色女孩的话, 那么《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中的女主角克拉拉就是毋庸置疑的女英雄。她仿佛兼具了所有的美德和品质。她美丽超群, 勇敢坚毅, 充满智慧, 乐于助人。她性格坚强, 有探索精神。在圣诞前夜, 克拉拉已故的母亲送给她一个弹子锁, 她便下定决心要找到打开它的钥匙。因为母亲曾告诉她“一切你想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她还有领导才能。在她发现自己是女王的女儿的公主身份后, 她指挥军队, 命令士兵去第四王国成功地夺回了金钥匙。特别是在与胡桃夹子士兵菲利普的合作中, 她不止一次地说出:“这是我的命令, 上尉”。这种女强男弱的设置也体现了女性权利的增长。此外, 她还勇气可嘉, 充满智慧。在士兵们都不敢前往危险的第四王国时, 她身先士卒冲了进去。在想办法进入机器室时, 她爬过异常危险的悬崖峭壁利用水车方才进入。她在武力上也丝毫不逊于男性。在被锡兵围攻时, 她一脚踢翻一个, 力量和技巧并存, 始终占据上风。在被糖梅仙子拘禁后, 她利用物理定律成功用绳索逃脱。她还会维修机器。在姜母女王即将被糖梅仙子变成玩具的千钧一发之际, 她改变了重生机器的角度, 使邪恶的糖梅仙子自食恶果, 结束了四个王国的战争分裂局面, 使大家重获和平。

  虽然《魔境冒险》中的小玛丽已经是充满想象力, 美丽与智慧兼具, 真情与勇气并存的非常优秀的女性形象, 而《四个王国》中的克拉拉则升华成为集所有优点于一身的女英雄形象。她穿上长裙礼服时, 美丽动人;她穿上军装时, 英姿飒爽;她穿上女王裙戴上王冠时, 气度非凡。她退一步是邻家小妹, 进一步是女王陛下。作者把她设定为所有美德的集合体, 体现了女性在男女地位方面, 话语权和力量方面的巨大进步。

  三、结语

  《胡桃夹子:魔境冒险》与《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这两部电影, 虽然都是基于霍夫曼的童话作品《胡桃夹子和老鼠国王》的再创作, 但它也反映了现实。电影中体现的女性不断的成长和进步, 与现实生活中女性地位的提高是分不开的, 二者相辅相成。生活有这种诉求, 作品就会有这种反映。

  从小女孩到少女, 女主角的信仰愈发坚定。她们一路走来, 始终相信自己。影片中的女性不再是在父权压制下和男主角光环下无所适从的“第二性”角色, 而是自信又坚决的女性形象。[1]9她们不仅不需要男性的保护, 相反, 是有了这样女英雄的存在, 男性才得以存活, 人民才得以摆脱被奴役的命运, 国家才得以获得和平。

  近年来, 歌颂女性英勇无畏、智慧超群的影片不计其数。就迪士尼而言, 就有《魔法奇缘》中美女救“英雄”的吉赛尔;《美女与野兽》中救赎王子的贝儿;《沉睡魔咒》中翻云覆雨的玛琳菲森;《海洋奇缘》中拯救家园的莫安娜;《冰雪奇缘》中相亲相爱的艾莎和安娜公主等等。在这些影片中, 女性都是绝对的主角, 而影片中的“王子”, 都是完美的男性花瓶的诠释者。这些男性角色地位的削弱衬托着女性角色力量的增强。文学反映现实, 电影文学更是社会现象的先驱体现。由此可看出, 作品中的女性在经历着一点点的成长, 一点点的蜕变。她们的自信心不断增长, 经验不断积累, 能力不断提高, 可操控的东西越来越多, 影响力不断变大, 对男性和整个社会的贡献越来越大。作为女性, 很欣喜看到这种女性的进步, 也期待社会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衡, 两性的和谐发展。

  参考文献:

  [1]西蒙娜·德·波伏瓦.第二性Ⅰ[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1.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