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小说《慈悲》的叙事时间策略探析

小说《慈悲》的叙事时间策略探析

时间:2018-06-30 09:53作者:南山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小说《慈悲》的叙事时间策略探析的文章,托尼·莫里森 (Toni Morrison, 1931-) 是美国当代着名黑人女作家, 1993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里森在20世纪60年代末初登文坛便主编了《黑人之书》, 此书被盛赞为美国黑人史的百科全书。
  摘 要: 托尼·莫里森于2008年出版的小说《慈悲》是她的最新力作, 其近乎完美的叙事策略堪称典范。文章以热奈特提出的叙事时间理论为切入点, 从叙事学原理的时序、时距和时间频率三个方面对小说《慈悲》的叙事策略和手法进行剖析, 分析了《慈悲》所独具的艺术效果和审美价值, 揭示了小说作者对叙事艺术高超的驾驭能力和小说永恒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 时序; 时距; 时频;
  


 
  托尼·莫里森 (Toni Morrison, 1931-) 是美国当代着名黑人女作家, 1993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里森在20世纪60年代末初登文坛便主编了《黑人之书》, 此书被盛赞为美国黑人史的百科全书。莫里森的主要成就是长篇小说创作, 至今为止共出版了十部长篇小说。她的作品以敏锐的观察视角、炽热的情感、简洁明快的风格和神秘阴暗的情节安排, 聚焦美国黑人的历史、命运和精神世界。2008年11月出版发行的第九部长篇小说《慈悲》, 一经问世便被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受到了西方评论界的广泛认可。这部小说延续了她自己独特的叙事手法和风格, 展现了其当代文学大师的风范。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 莫里森一直受到文学评论界的广泛关注, 但学界对其小说《慈悲》的研究还不够深入。为数不多的评论大都集中于小说人物的形象研究、文章结构的分析、“奴役”主题的剖析和文化、女性主义研究等, 也有从叙事学角度对文本的解读, 但涉及小说时间叙事技巧的研究则很少见。
  
  作为叙事艺术, 文学作品的叙述是在时间中展开和完成的, 叙述与时间密不可分, 两者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叙述在时间中展开, 时间于叙述中流逝。正如莱辛在《拉奥孔---论诗与画的界限》一书中所言, “画描绘在空间中并列的物体, 诗则叙述在时间上先后承续的动作”[1].莱辛所说的“诗”在这里泛指文学, 而小说恰恰属于叙事文学的范畴。所以, 时间对于小说的叙述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是小说中最具支配性的要素之一。小说叙事涉及叙事时间和故事时间两种。后者指故事接续的先后顺序, 即文本中故事发生和发展的时间过程;前者则指故事在叙事文本中呈现出来的时间状态, 即故事的叙述过程[2].传统小说的叙述时间一般以顺序为主, 即叙述时间和故事时间基本上保持一致, 时间的系统性和完整性基本上能在文本中体现出来。而现代小说的叙述则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往往打破传统的自然时序模式, 故意避开故事发生、发展的时间顺序, 按照作者的意图来展开叙述, 从而达到作者预期的艺术效果。小说《慈悲》的作者莫里森深谙此道, 她非常重视叙事时间的安排, 善于处理文本中故事时间和叙事时间的关系, 合理地调配时距和时间频率, 从而使小说叙述的展开显得更有节奏、条理。本文以热奈特提出的叙事时间理论为切入点, 从叙事学原理的时序、时距和时间频率三个方面对小说《慈悲》的叙事时间策略进行剖析, 从而揭示《慈悲》所独具的艺术效果和审美价值。
  
  一、断裂性时序表现
  
  “时序”指研究事件的编年时间顺序和事件在小说叙述中所排列的时间顺序之间的关系。叙事时序指小说叙述事件的先后顺序, 而故事时序则指故事发生的自然时间顺序。正如热奈特所言:“研究叙事的时间顺序, 就是对照事件或时间段在叙述话语中的排列顺序和这些事件或时间段在故事中的接续顺序。”[3]14按照故事发生的自然时间顺序所进行的叙述叫作顺叙, 但小说的叙事时序却往往不忠实于故事时序, 两者很难达到理想状态下的一致。这种叙事时序与故事时序的不对称可以称为时间倒错。保罗·利科认为, “故事中事件的时间特点与叙事中的相应的特点并不协调, 在时序方面, 这些不协调可以笼统地称作时间倒错”[4], 热奈特又进一步将其分为倒叙和预叙。
  
  在《慈悲》的叙事时序上, 莫里森采用了时间倒错的方式, 其中倒叙的运用更是浓墨重彩。倒叙指“对故事发展到现阶段以前的事件的一切事后叙述”[3]17.倒叙往往把事件的结局或者是事件中最突出的片段放在小说的开头来叙述, 然后再按照事件的自然发展顺序来展开叙述。小说《慈悲》的“第一叙事”是按事件的自然顺序展现的时间层次, 是以弗洛伦斯到农场之后所发生的所有故事为主线, 这是小说的故事时序。小说的叙述时间则嫁接在第一叙事主线上, 形成时间倒错, 这是小说的叙事时序。小说开头便以弗洛伦斯的自白“不要害怕。不管我做了什么……”[5]1来展开叙事, 这不禁使读者感到疑惑:害怕什么, 为什么要害怕, “我”到底做了什么?要把这些问题阐释清楚, 作者只能借助倒叙手法对故事展开叙述, 这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把故事的结局放在小说的开头来叙述, 设置一种悬念, 使读者产生一种想要找到答案的渴望, 从而使小说在一开始便吸引了读者眼球。倒叙手法的采用使小说叙述避免了平铺直叙, 使结构富于变化, 从而达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小说共十二章, 以第一人称开始叙述。在奇数章节中, 从第三章开始一直到第十一章, 作者用倒叙的手法叙述了故事发生的始末:从铁匠离开, 女主人瑞贝卡生病, 到“我”去找寻铁匠, 再到“我”万念俱灰离开铁匠, 直至第十一章作者才叙述了弗洛伦斯在农场的一所秘密房间的地板上用钉子刻下了她和铁匠整个故事的点点滴滴。到此, 读者才恍然大悟, 这种叙述时间是先从现实开始, 然后叙述过去, 最后再回到现实中来的, 给我们展现的是一种断裂的时间和动态的叙述。文章的偶数章节也采用了倒叙的手法来配合整个故事的叙述。第二章中, 作者回顾了1682年弗吉尼亚的混乱, 预示了“慈悲”的起源。最后一章描述了母亲求人把自己的女儿带走的理由, 她把这种行为看成是一种“慈悲”而不是“残忍”.至此, 小说的“慈悲”真谛才展现出来, 即母亲不想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通过以上分析, 我们可以看出, 作者在《慈悲》一书中并没有采用顺叙方法, 而是刻意弱化了故事发生的自然顺序, 打破了小说按照自然时序的单线叙述和平铺直叙。一般来讲, 倒叙 (闪回) “更多的是表现为叙述者对故事的安排”[6].作者根据时间对人物的影响程度, 对小说的叙事时序进行重新编排, 把现在和过去交织在一起, 结尾与开头又巧妙地重合, 其构思之巧妙激励着读者不停地往下读, 以解开小说那扣人心弦的层层悬念。
  
  二、动态式时距处理
  
  时距指故事发生的时间长度和故事叙述的时间长度之间的关系, 即故事时间与文本长度之间的关系[7].由于故事时间与叙事时间往往是“非等时”关系, 根据故事时间长度和叙述时间长度的关系, 叙述运动又可以分为五种形式, 即省略 (叙事时间为零) 、概述 (叙事时间短于故事时间) 、等述 (叙事时间与故事时间等长) 、扩述 (叙事时间长于故事时间) 和停顿 (故事时间为零) .如图所示:
  
  在艺术创作中, 叙事时间长度并不完全对等于故事时间长度, 因为如果把所有的故事时间都如实地记录下来, 那与真实生活就没有任何区别, 小说的叙事也就没有了主次之分, 小说的艺术价值也就无法体现出来。作者深谙此道, 所以在小说《慈悲》中, 作者并不是简单地采用了等述的手法, 而是灵活地运用了各种时距关系, 从而升华了小说的艺术价值。
  
  静述所体现的时距关系中, 故事时间处于停顿状态, 即故事时间为零, 而叙事时间则被拉长。这种手法的运用在小说《慈悲》中多有体现。例如在小说的第五章中, 弗洛伦斯寻找铁匠的进程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故事时间为零, 但全章却充满了弗洛伦斯的内心独白, 充斥着“我”的梦境追思和自由想象, 使叙事时间被无限拉长。直至小说的第七章, 弗洛伦斯才从梦中醒来, 继续自己的寻找之旅。事实上, 整部小说几乎每个章节都涉及了叙事主角对悲惨往事的追忆和回顾。从莉娜对往事的追忆到女主人卧病在床时的梦魇, 再到索罗的海上生活, 故事时间都无一例外地处于停顿状态, 而叙述时间被刻意拉长。这种叙述手法的运用不仅不会使读者对理解文本产生丝毫困惑, 反而深化了小说的主题, 加深了读者对文本的理解。
  
  小说《慈悲》中很多事件的叙事时间远远长于故事时间, 在这里作者有意地运用了扩述的手法, 使读者能更加深刻地了解小说的内涵。例如从瑞贝卡生病到弗洛伦斯去寻找铁匠为女主人看病, 共经历了五天的时间, 作者却用了整本书大半的篇幅来描述这段时间, 使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五天时间对于弗洛伦斯来说是多么漫长的煎熬。同样, 1682年雅各布是如何到弗吉尼亚并受邀到种植园主家做客, 以及怎样带走弗洛伦斯以抵消她前主人的欠债的。对于这段时间的叙述, 作者在小说中用了二十六页的篇幅详细地刻画了种植园主生活的奢靡, 并表达了对奴隶贸易的极度不满, 使读者能强烈地感受到这种鲜活的人物描写。再如对于雅各布收养弗洛伦斯的前因后果, 作者也用了整篇小说约六分之一的篇幅来叙述, 使读者能够自然地理解“慈悲”产生的前因后果。当然, 在找寻铁匠期间, 弗洛伦斯在寡妇易玲家度过了刻骨铭心的一天一夜。作者在小说《慈悲》的第七章中对这段时间也用了约十四页的篇幅来叙述, 凸显了这一整天的漫长, 使我们能深刻地理解作为黑人, 弗洛伦斯遭受了多么不公平的待遇。
  
  虽然扩述的手法被作者多次运用, 但概述在小说《慈悲》中也不乏体现。概述指用寥寥几段或几页文本来叙述几天、几月乃至几年内发生的事件[8]95.例如小说以第一人称的视角, 用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从瑞贝卡生病到弗洛伦斯去寻找铁匠为女主人看病所经历的五天时间, 但对其八年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却着墨不多, 仅以第三人称的视角在有限的段落中简单涉及。对于其间莉娜和弗洛伦斯情同母女的画面也是寥寥数语, 这使得小说的叙述详略得当, 张弛有度。同样在小说的第二章中, 对于雅各布收养弗洛伦斯的前因后果, 作者用了大量的篇幅来叙述, 但对于雅各布回到农场后请人建房、修造房门、病倒及病逝的叙述却轻描淡写, 仅寥寥数语一笔带过。
  
  某些故事情节在文中就没有对应的文本叙述[9]53, 这种叙事手法被称作“省略”.省略手法在小说《慈悲》中的运用体现在第十一章, 弗洛伦斯自述“我逃离你已经三个月了……”[5]158这段文字, 描述了弗洛伦斯在绝望之下离开了铁匠, 但并没有告诉我们她离开后的三个月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作者运用了省略的手法对此只字未提, 对于其间弗洛伦斯的心情只能由读者来猜测, 是伤心, 是悲愤, 还是原来的麻木。这正是作者有意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 使读者能积极参与到作品中来, 创造性地去挖掘小说潜在的艺术价值。
  
  总之, 叙事形式决定着小说的叙事节奏, 灵活、恰当的运用会给文本带来动感, 使叙事更加多样化, 最终使小说获得一种独特的风格和意蕴。在小说《慈悲》中, 作者灵活而充分地运用了各种时距关系, 静述和扩述手法采用、停顿或刻意拉长叙事时间的方式使小说的叙事节奏放缓, 用更多的笔墨来展开叙述, 从而深化故事的主题;扩述和省略手法的运用使文章的叙述疾徐有致, 主次分明。静述、扩述、等述、概述和省略五种叙述形式的交替使用和有效结合, 使小说叙述的推进在时间上呈现出一种多层次、立体化的趋势, 从而给大容量的叙事提供了更多、更好的展现机会。作者对时距关系的灵活处理, 不仅没有影响读者对故事的理解, 使读者产生某种困惑, 反而通过这种动态的叙述使小说的内涵体现得更加丰富, 提升了文本的艺术价值, 这也恰恰体现了作者对叙事艺术高超的驾驭能力。
  
  三、变幻的时频运用
  
  在时间框架已定的情况下, 如何运用叙述语句来表达小说的故事内容, 就必然要涉及叙述的频率和速度。在叙事学上, 时间频率指事件发生的次数与其被叙述次数的关系。根据故事事件与叙述重复的关系, 又可以把叙述频率分为四种类型:单一叙事, 叙述一次发生过一次的事件;多重单一叙事, 叙述几次发生过几次的事件;重复叙事, 叙述多次发生过一次的事件;反复叙事, 叙述一次发生过多次的事件。在小说《慈悲》中, 作者灵活地掌控叙事频率, 叙述时急时缓, 节奏丰富而多变。
  
  小说《慈悲》的叙事节奏总体来说比较缓慢, 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故事情节的重复叙事, 这大大强化了小说对人物形象的塑造。例如与小说主题相关的一个核心情节是弗洛伦斯的母亲为何请求陌生人雅各布带走自己年仅八岁的女儿, 作者运用重复叙事的手法对此情节进行了三次叙述, 借助不同人物的不同判断对这种行为进行剖析[10]68.第一次是弗洛伦斯被带走时的满腹疑惑。小说开篇, 弗洛伦斯的回忆“这景象老是在我眼前……”[5]7展现的便是弗洛伦斯对自己被母亲抛弃的伤心感触;第二次是第二章中种植园主雅各布选女黑奴抵债时的场景, 是弗洛伦斯的母亲恳求雅各布时低沉而急切的声音“先生, 别要我, 带走她, 带走我的女儿……”[5]26, 以及雅各布的暗思“真作孽, 这岂不是世上最肮脏的交易”[5]26;第三次是小说在最后一章结尾时母亲对自己“狠心”抛弃亲生女儿的解释, 是因为雅各布的眼神告诉了这位母亲, 这位新主人“心里没有兽性[5]163, 女儿跟着他, 前景会好一些, 抛弃女儿正是爱她的无奈之举。这三次重复叙述从不同人物的角度对母亲的行为进行阐释, 使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黑人在新大陆所遭受的摧残和折磨, 黑人连抚养子女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同样, 在小说中, 由于弗洛伦斯寻找铁匠许久未归而使大家深感担忧的情节也被反复叙述。例如第四章最后一段, ”弗洛伦斯现在怎么样了……“[5]66, 第六章中”还需要多长时间……她会走失吗……“[5]100以及后来莉娜的担忧”弗洛伦斯究竟发生了什么……“[5]131.等待是令人焦灼不安的, 多次重复大家的担忧, 不仅设置了层层悬念, 吊足了读者的胃口, 也更加深化了小说的主题。相对于重复叙事的慢节奏而言, 作者也通过概括叙事把一些次要的事件一笔带过。例如小说第七章中对弗洛伦斯小时候的叙述,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从来都忍受不了光着脚的样子, 总是渴求有一双鞋子……“[5]141.这段描述对弗洛伦斯小时候的事情叙述极为简练, 对其悲惨的身世、漫长的成长历程根本没有提及。莫里森仅仅抓住她酷爱穿高跟鞋这一主要特点来描写, 寥寥数语便完成了对弗洛伦斯小时候的叙述, 叙事时间远远短于故事时间, 但其铺垫作用却不可或缺, 与后面母亲的担忧前后呼应。因为她的高跟鞋加上正在发育的胸脯容易引来不怀好意的眼光, 而雅各布的眼神是善良的, 这显然消除了母亲的担忧, 因此才请求他带走自己的女儿, 这样做是为让女儿摆脱受奴役和沦为性牺牲品的命运。所以, 概括叙述是重复叙述的有益补充, 两者相辅相成, 使小说呈现一种动态的叙述效果, 它们对表现小说《慈悲》的主题不可或缺, 也不可替代。作者别具匠心的叙事不仅深化了人物性格, 也使得小说更加真实。
  
  莫里森在小说《慈悲》中巧妙地编排了叙事时间和叙事节奏, 总体结构上的时序颠倒, 颠覆了按自然顺序排列的时间层次, 打乱了读者的期待模式, 为读者设置了层层悬念。同时作者灵活地掌控叙事频率, 疾徐有致, 扣人心弦。丰富而多变的叙述节奏不仅强化了读者的阅读感, 也深化了小说《慈悲》的主题, 这也恰恰体现了作者对叙述艺术高超的驾驭能力。
  
  参考文献:
  
  [1]莱辛。拉奥孔--论诗与画的界限[M].朱光潜, 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4:222.
  [2]罗钢。叙事学导论[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1994:24.
  [3]热拉尔·热奈特。叙事话语·新叙事话语[M].王文融, 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0.
  [4]保罗·利科。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塑形[M].王文融, 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3:145.
  [5]Tony Morrison.A Mercy[M].New York:Vintage Books, 2009.
  [6]胡亚敏。叙事学[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65.
  [7]申丹、王丽亚。西方叙事学:经典与后经典[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119.
  [8]Genette, Gerard, Trans.Jane E.Lewin.Narrative Discourse[M].New York:Cornell, 1980:95-96.
  [9]Rimmon-Kenan, Shlomith.Narrative Fiction:Contemporary Poetics[M].London and New York:Rutledge, 2002.
  [10]尚必武。被误读的母爱:莫里森新作《慈悲》中的叙事判断[J].外国文学研究, 2010 (4) .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 微信号:18930620780
    微信二维码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