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基于整体论探究唐宋八大家的文学贡献

基于整体论探究唐宋八大家的文学贡献

时间:2018-06-11 10:07作者:南山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基于整体论探究唐宋八大家的文学贡献的文章,八大家之中的每个人都是中国古代文坛巨匠, 他们大多数都是进士出身, 唯一例外的苏洵也是四方闻达的名士, 他们虽然称不上门阀豪族, 个人成就各有不同, 却并非贫民之后, 布衣终老, 他们是集学者、文人于一身的
  摘 要:唐宋八大家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 所形成的散文风格被宋代以来的文人奉为圭臬。唐宋八大家在作品创作、文学理论、文艺批评、个人品行修为上取得的成果, 以及将“道统”“文统”有机地统一, 使其成为中国古代一个具有较大影响的文学流派。运用整体论方法, 发掘其文学价值、文化内涵和审美取向, 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做出新的贡献。
  
  关键词:整体论; 唐宋八大家; “道统”; “文统”;
  


 
  Abstract: The Eight Tang-Song Prose Masters has a high status in the history of the ancient Chinese literature, and their prose styles are regarded as criterion by scholars since the Song Dynasty.The Eight TangSong Prose Masters is a literary genre with significant influence, basing on the authors' achievement in the field of their works creation, literature theory, art criticism, character virtue and unity of“moral traditions”and“cultural traditions”.To discover their literary value, cultural connotation and aesthetic content, this paper adopts the holism, and aims to make new contributions to carry forward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Keyword: holism; Eight Tang-Song Prose Masters; “moral traditions”; “cultural traditions”;
  
  张岱年先生说:“中国传统思维方式有一个特点, 就是整体思维。”[1]42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阴阳相济、五行相生相克、无极生太极……道生一……等理念, 都是站在整体论的立场去把握世界、事物及其发展规律。
  
  衍生于唐、宋两代古文运动的唐宋八大家 (以下简称八大家) , “有权威的领袖, 有经典的作品, 有成套的理论, 有趋同的风格, 有约定的评价”[2]4, 使其在中国传统文化、古代文学以及古代文艺理论批评史中占有一席之地, 八大家把中国古代散文推向经典与辉煌, 给中国人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即使在新文化运动以后, 研究八大家的人数也不少,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四个自信”提出, 八大家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 更加得到重视。尽管如此, 对八大家的研究还是不够的, 存在的争议也颇多, 甚至有人提出怀疑的、相反的意见。因此, 本文运用整体论的方法, 肯定了八大家的存在与价值, 发掘新意, 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做出新的贡献。
  
  一、八大家的形成过程及其整体观
  
  中国的文学流派, 很少有像八大家这样, 横跨唐、宋两个朝代, 时间长达300年之久, 八个人未有过“结社”“结盟”之类的共同文学活动, 也无明确的师承关系记载。那么, 八大家是否真实存在?
  
  (一) 八大家的肇始者
  
  八大家之中的每个人都是中国古代文坛巨匠, 他们大多数都是进士出身, 唯一例外的苏洵也是四方闻达的名士, 他们虽然称不上门阀豪族, 个人成就各有不同, 却并非贫民之后, 布衣终老, 他们是集学者、文人于一身的官僚士大夫的正面形象代表, 是后世士人的楷模。尽管宦海沉浮, 八大家却都能终生坚持文学创作, 留下的作品可圈可点;他们注重归纳, 推陈出新, 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文学观点, 他们的人品德行、作品、散文理论和文艺批评, 是构筑八大家文学流派的基石。
  
  八大家文学流派的主要指向是古代散文。据统计, 唐 (五代) 、宋散文作家约1.35万人, 文章约12万篇, 人均创作数约8.89篇;八大家散文数1.1万多篇, 人均创作散文近0.14万篇, 即使八大家中散文数量最少的苏洵也有106篇, 可见八大家散文数量远远高于同时代的作家[3].在散文创作理论方面, 如文以明道、气盛言宜、不平则鸣、陈言务去、平易自然、情景交融、简而有法、随物赋形、文理自然、博辩宏伟、神会兴至、淡泊疏荡、有补于世、适用为本、雄健畅达、纡徐含蕴等观点, 对丰富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八大家之间的文艺批评, 是促使他们形成学术流派的基础。韩愈和柳宗元年青时候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两人“同为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和领袖, 犹如并峙的双峰”[4]179, 韩愈称柳宗元“深博无涯涘” (《柳子厚墓志铭》) , 而柳宗元把韩愈视为奇才, “如《太玄》、《法言》及四愁赋, 退之独未作耳, 决作之, 加恢奇, 至他文过扬雄远甚。雄之遣言措意, 颇短局滞涩, 不若退之猖狂恣睢, 肆意有所作” (《答韦珩示韩愈相推以文墨事书》) .欧阳修少年之时就十分喜爱韩愈的文章, “见其言浑厚而雄博”, “徒见其浩然无涯, 若可爱” (《记旧本韩文后》) .欧阳修也同样高看柳宗元:“天于生子厚, 禀予独艰哉。超凌骤拔擢, 过盛辄伤摧。苦其危虑心, 常使鸣心哀。投以空旷地, 纵横放天才。山穷与水险, 上下极沿洄。故其于文章, 出语多崔嵬。” (《永州万石亭》) 正是在韩、柳作品的影响下, 欧阳修才接受了“古文”, 并终生致力创作而不辍, 精心培养后继而不怠, 褒奖苏洵, 提携曾、王、二苏。此五人也倍加感激, 对欧阳修为人与作品的评价不仅高而且多, 将文艺批评之风推向了高潮, 对后世文艺理论的繁荣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因此, 韩愈等八人正是八大家整体的肇始者。
  
  (二) 八大家的形成背景
  
  “盖文章, 经国之大业, 不朽之盛事。”文章如此重要, 怎样写、向谁学?八大家成了后世人之榜样, 韩、柳、欧、苏等人在世的时候, 周围就聚集了很多学子, 他们离世以后, 其作品就成了学习、仿效的必不可少的样板, 甚至成为科举考试必修教材。南宋时吕祖谦、楼昉所选编的《古文关键》《崇古文诀》, 已出现八大家的雏形, 到了南宋末年谢枋得的《文章轨范》已相去不远, 他们能够共同选中八大家的作品, 说明八大家在当时的影响不容小觑。
  
  让八大家一词出炉的是明代茅坤, 他编辑的《文抄》首次用唐宋八大家冠名, 缘由除了为满足应试需求之外, 还有适用于当时学术流派争斗的需要。“明一代的散文流变, 呈现出学派纷争的特点。”[4]249永乐后近60年间, 占据文坛主导地位的是以“三杨”为代表的“台阁体”, 其雍容空虚、平庸阿谀的风气, 为士人所不满, 前七子 (秦汉派) 高呼“文必秦汉”口号进行矫正的同时, 却对唐宋时期作家持否定态度, 结果让自己走上因袭效仿、食古不化的道路, 成为一种新的社会流弊。王慎中首先站起来反对这种文风, 虽然他和唐顺之早年曾追随过“秦汉派”, 但由于受到宋人作品的感染, “觉其味长, 而曾、王、欧氏文尤可喜” (李开先《遵岩王参政传》) , 转而与茅坤、归有光等人组成“唐宋派”, 与前后七子在学秦汉还是学唐宋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前后七子在文坛活跃了百年之久, 既有理论也有文学创作实践, 聚集的文人众多, 给唐宋派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而唐宋派一方面在理论上把秦汉散文统一在唐宋之中, 动摇秦汉派的学术根基;另一方面大力编辑、评注唐宋文人作品, 拓展社会影响, 唐顺之编纂了《文编》, 茅坤选编了《唐宋八大家文抄》, 八大家成为唐宋派与其他流派斗争的锐利武器。王慎中等人以八大家正宗传人自居, 在维护八大家合法性斗争中, 也使自身地位得以确立。明代的争论影响到整个清代, 正如西方哲学中“能否定飞马的存在吗”这个问题一样, 恰恰是这些争论, 构建了八大家存在、成长的环境, 也使得八大家的名字愈传愈响, 于是中国古代散文整体风格得以定型。
  
  (三) 八大家的整体观
  
  虽说不可否认八大家的存在, 但如果将八大家诠释的准确, 可能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至于是茅坤还是更早的朱右首先冠名八大家的, 这些争论其实并不重要。“八大家的称号并不是某人的突然发明, 而是经过了一个由模糊到明朗的过程。”[5]从宋代文人到明代的唐宋派, 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中国古代散文中存在一些共同的规律和价值, 经过不断的筛选, 挑选出韩、欧等八人作为代表, 这里面虽包含有理性的思考和判断, 但更多的则是自发的经典推送。八大家即使在明代唐宋派活跃时期, 能不能称得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学术流派可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直到清代桐城派的出现, 情况才发生了转变, 桐城派不仅人数多、影响大, 而且文学理论、文艺批评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准, 由于他们的推崇, 八大家整体的形式、内容与风格被基本确认, 并得到了进一步传播, 作为一个学术流派应当是无可争议的。
  
  二、“道统”与“文统”的统一
  
  站在整体论的立场, 按照蒯因“本体论的承诺”观点, 就需要回答清楚“事实上什么存在”的问题[6]175.八大家既然整体存在于中国古代文学之中, 那么能够证明这一命题成立的, 则是要寻找出八大家那些已经形成影响力的共同点。“唐宋八大家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非常特殊又极为罕见的文学流派”[7], 以他们为中心形成的“道统”“文统”, 不仅建构了八大家的整体性, 而且还深刻地影响到了中国古代散文的发展。
  
  (一) 八大家的“道统”
  
  1、对“道”的认识“道”是中国哲学的源头, 老子与孔子等先贤都有自己的看法, 经过百家学术争鸣, 到了汉武帝“独尊儒术”, 儒家成为中国社会思想的主流。“先秦时代以后, 中国的学术文艺史, 只有儒教的思潮。”[8]8由于皇权与儒教相得益彰, 使得一些非儒家的东西也往往需要打着儒家的旗号进行传播, 说儒学博大精深也可, 说庞杂也不为过, 即使同是儒家, 对“道”的认识也不一样。
  
  韩愈是八大家中首先提出“统”的概念的人, 他的“道统”就是对儒家正宗排序的理解, 即:尧传舜再传禹, 再后就是汤、文、武、周公、孔子, 孔子传孟轲, 之后正宗的儒道就中断了, “荀与扬也, 择焉而不精, 语焉而不详” (《原道》) .韩愈将自己列为儒学的正统传人, 不遗余力地排斥佛、老。柳宗元在永贞革新失败遭到贬谪后, 由于同社会底层有较为密切的接触, 视野高于韩愈, 认为天道自然, 提出“以生人为己任”.欧阳修生长于多元化思潮的宋代, 虽然是因学韩才“宗儒”, 并与佛、老采取不兼容态度, 但他所强调的“道”是切于实际的。曾巩是一个近于纯儒的人, 在经世致用上与欧阳修保持一致, “得其时则行, 守深山长谷而不出者, 非也;不得其时则止, 仆仆然求行其道者, 亦非也” (《南轩记》) .“三苏”中的老苏借史喻今, 堪称宋代的纵横家;苏轼思想圆融, 忠义耿直为儒, 闲适旷达似道, 超然脱俗如佛;苏辙则是性格淡泊, 处事稳妥。至于王安石虽不否认自己是儒家, 但他锐志改革, 其所作所为, 被后人当作法家的居多。
  
  虽然八大家对“道”的认识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道统”上的共识:第一, 他们在尊崇皇权至上和扞卫儒学正统的观点是高度一致的;第二, 能够兼容并蓄, 即使是韩愈, 在贬谪潮州以后, 不自觉之中也受到了大颠和尚的影响, 思想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而欧阳修虽算是比较“保守”的, 却也曾与僧、道交游;第三, 不墨守成规, 韩愈“古之道不足以取于今”, 柳宗元“以辅时及物为道”, 欧阳修等提出“疑古惑经”, “道”在他们眼里被赋予了更多的时代内容;第四, 务实致用, 反对空谈虚无, 韩愈“不平则鸣”, 柳宗元“兴道”“利安元元为务”, 欧阳修“道不远人”.
  
  2、对“道”的实践八大家秉持的是儒家的出世精神, 将“明道”与“事功”相统一, 兼济天下。他们均是朝廷“体制”中人, 即使是官运较差的苏洵也素有政治抱负, 所进献《权书》《衡论》《几策》等文, 无不关系到国家治理大政, 韩愈、曾巩、苏辙秉直言事, 柳宗元、欧阳修、王安石在推动社会革新中不顾自身安危, 虽屡遭排斥却不畏缩, 苏轼于党派倾轧的艰难困苦之间, 几经磨难却并不忘世。八大家整体都具有典型的士大夫性格, 逆境之中力求独善其身, 于宦海沉浮中努力保持高洁的品质、闲适的心态, 他们注重自身的道德修养, 垂范后人, “天下翕然师之”.在文人眼里八大家是文学大家, 在道学家眼里则是德高望重的典范。
  
  3、八大家的“道统”观第一, “内圣外王”的人生观。《大学》里提出的“三纲八目”, 把“修齐治平”作为人生的理想以及实现这一理想的途径, 八大家将此奉为圭臬, 更加重视道德、学养和“三不朽”的实现。第二, 是非判断上的辩证观。中国人素来重视以史为鉴, 对历史过往中的人与事的判断, 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价值趋向, 八大家奉行的是孔、孟的历史观、通变论, 他们依据考证和真相, 客观公道地评说, 竭力保持正义的立场。第三, 寓乐于苦的操守观。岁寒方知松柏的高贵, 不管是居于贬所还是身处打击之中, 他们基本做到了淡然适从, 很少失意忘形, 把箪食、瓢饮、居陋巷而不改其乐看作为君子的生活情趣。
  
  (二) 八大家的“文统”
  
  “茅坤确立的古文统序列是从‘六经’到两汉散文家又到唐宋八大家……‘八大家’的称呼若离开‘文统’的理论前提便不存在。”[9]“文统”是中国古代散文发展序列的主线, 先秦散文主要以“用”为目的, 汉代壮美、晋代优美[10]62, 南北朝则是骈文的全盛和文艺批评的高涨期, 文学进入自觉阶段。与骈文相对立的“古文”, 是由唐代韩愈提出并得到柳宗元的支持以及宋代欧阳修等人的大力倡导, 被明清认可为散文正宗, 因此, 古文的“文统”实则是自韩愈开始建立的。
  
  1、对文体与文辞的认识“人文之元, 肇自太极。” (刘勰《文心雕龙·原道》) “文”自古多义, 孔子“质胜文则野, 文胜质则史”, 本是指文辞的意思, 现代常被迁移为“形式”与“内容”的关系, 实际上, 古代的中国人没有这些概念, 就是散文的定义今古也是不同的。
  
  “散文”一词最早见于中唐的《密严经序》, 是指偈颂散体语式, 与文体没有太多关联, 到了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中才出现包含有文体意思的散文。而有关文体划分问题, 从曹丕的“四科八类” (《论文》) 至姚鼐的“十三类” (《古文辞类纂》) , 都是仁者见仁, 并没有统一的定论。虽然韩愈的散文创作有突破文体格局、扩大传统古文表现范围之功, 柳宗元的论说、传记、寓言、山水游记和辞赋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欧阳修被称为众体兼备, 苏轼骈散皆宜、随物赋形, 但他们只是从创作中来感觉文体, 还没有上升到从理论的高度整体把握。
  
  而相比较来说, 在文辞方面所形成的观点似乎更有价值一些, 韩愈“辞不足不可以为文”, 柳宗元“言不文则泥”, 欧阳修“事信言文”“载大且文”, 苏洵“无意乎相求, 不期而相遭, 而文生焉”, 曾巩“其文必足以发难显之情”, 王安石“言不逮意”, 苏轼“至言尽意”, 苏辙“言不尽意”, 这些认知至今也很有意义。
  
  2、对骈体与散体的选择虽然八大家都是写骈文的高手, 但这并不表明他们对骈体文是认可的, 相反, 他们在提倡散体文的同时, 对骈体文是反对的。这个态度是旗帜鲜明的, 也是区别于其他文学流派的重要标志之一,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 八大家是在与骈体文斗争实践中形成的文学流派。
  
  “自韩、柳古文家未兴之前, 无所谓古文也。为文者皆随时尚而已。自韩、柳盛倡古文, 李翱、孙樵之徒继之, 至宋而欧阳、王、曾、三苏六家出, 而古文之道益尊。自是以后, 骈文古文遂判为二途。其尊古文之甚者, 且卑视骈文以为不得与于文之例矣。”[11]174骈、散之争自古就有, 至韩愈而达到白热化状态。从骈体文看, “一曰多用对句, 二曰以四字与六字之句调作基本, 三曰力图音调之谐和, 四曰繁用典故, 五曰务求文辞之华美”[12]16, 这五点似乎是指向文辞的, 僵化的文辞致使文体的格式化阻碍了文章经世功能的发挥。与此相对立的古文, 文辞的高度解放让生动的语言表现出丰富的内容。“因其文风清新自由、切近口语, 作文不受形式拘束而在文坛上流行开来。于是, 古文便替代骈文而成为文坛的主流, 在实践中取得了很大的创作成就。”[13]57
  
  3、八大家的“文统”观第一, 八大家虽然也非常重视文辞, 但关注点没有停留在文辞的华美上, 而是更加注重文中的内容与蕴涵。第二, 八大家把散体作为文章的主要形式, 反对纯粹意义上的骈体文。第三, 提出行文“简而有法”和“言止于达意”的论断, 摒弃华而不实、空洞虚无的文风。
  
  (三) “道”与“文”的关系
  
  “道”与“文”, 是文章思想与文辞的关系问题, 八大家虽然有重“道统”的倾向, 但不偏废文辞, 注重“文统”与“道统”的有机统一。
  
  1、“文以明道”“文以明道”并不是八大家所独有, “知道沿圣以垂文, 圣因文而明道”.唐代骈文家陆贽同样也反对魏晋以来虚华的文风, 提出“文者所以成化”, 看似与古文家同出一辙, 而实际上中国古代有影响的散文家提倡纯美、反对尚实的人是少之又少。八大家“文以明道”的观念里面, 重“道”并不轻“文”.“学古道而欲兼通其辞;通其辞者, 本志乎古道者也” (韩愈《题欧阳生哀辞后》) , 其意思是学“古道”必须兼通其辞, 通其辞不能偏离“古道”, “道”与“文”两者不可或缺。
  
  2、“道胜文不难而至”“大抵道胜文不难而自至” (欧阳修《答吴充秀才书》) , 并不是说道胜了, 文自然会至, 它含有两层意思:首先, 八大家所提倡的是恢复孔子原始儒学、切于现实、便于推行的道[14]317-325, 与其他儒家在道的看法上有所不同;其次, “不难而自至”与自然而至并不完全相同, 是因为“道胜”, 才使“文至”变得相对容易一些而已。事实上, 八大家中的每个人都非常重视文辞, 反复雕琢润色也是八大家文章成功秘诀之一。
  
  3、“蓄道德而能文章”“非畜道德而能文章者, 无以为也。” (曾巩《寄欧阳舍人书》) 道德是中国文化的本源, 是文士个人素质、情怀的根本。“蓄道德”是一个艰辛、漫长的过程, 需要久久为功。高水准的道德, 是衡量人的重要标准, 素来为儒家所看重。“能文章”中的“文章”, 本意“就是‘礼’、‘乐’”[10]57, 高而言之, “文章”是攸关安邦兴国的大事;微而言之, 也是要能够文辞锦绣、辞能达意。“蓄道德”与“能文章”并举, 揭示出作者品质、能力与作品之间的内在关联, “蓄道德”是“道统”论中的一个关键步骤, 它与“文统”论相统一在作者身上, 表现在作品之中。
  
  三、八大家整体的再建构
  
  在新时代用新视阈去审视八大家, 如果仅仅只局限于散文领域, 那就过于狭窄了。辩证整体论是当今研究复杂问题的好方法, 运用它来研究八大家, 可以让八大家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一) 八大家的整体性问题
  
  1、八大家整体之作用英国斯穆茨在《整体论与进化》中认为, 整体是自然的本质, 进化是整体的创造过程。八大家的整体性也是在中国古代散文演变中形成的, 韩愈为传播儒道, 恢复其正统地位, 积极倡导古文与儒学, 得到柳宗元的鼎力相助, 然而由于后继乏力, 晚唐复被骈文取代, 至宋代, 欧阳修起而倡导古文, 得到三苏、王安石、曾巩等的相和, 古文学派阵容强大, 于是“宋文日趋于古矣”[15]10129.韩在唐、欧在宋发动的儒学运动和古文运动, 最终在宋代取得彻底胜利, 让八大家以整体作为一个文学流派得到最终确立。
  
  正如亚里多士德所说“整体大于个体之和”, 整体的八大家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一直都保有崇高的地位, 他们的作品成为明清科举学子必读之书, 至清代竟出现“唐宋八大家散文选本48种”[16]2.正是这些影响的汇集与延伸, 使得儒家“道统”和散体文占据了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主导地位。
  
  2、八大家整体研究之问题八大家存在的差异性, 是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所必须要面对的突出问题, 比如:八大家整体是否将所有的作品、文学理论和文艺批评包含在内?八大家作品中不同风格、矛盾的观点如何处置?
  
  (二) 新时代八大家整体的定位与建构
  
  在中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当下, 对八大家整体的定位与建构, 首先要着眼于它的文学功能与地位, 这是它存在的基础;其次是它的文化承载与价值, 这是它生命的意义所在;另外就是它的审美取向, 这使它极富魅力。
  
  1、文学价值创立“道统”与“文统”相统一的文学理论, 实现“文道相须”, 使八大家得以存在。从“道统”论看, 他们作品当中既承载着儒家思想, 又蕴含着中华民族独特的智慧、神韵;他们提倡纯净、尚实、平易、简约的文风, 对后世形成很大的影响, 即使是现当代文学也有许多是萧规曹随, 现代白话文无法隔绝与古文的联系, 这表明八大家“文统”论一直影响至今。不仅如此, 八大家将“道统”与“文统”相统一, 提出“蓄道德而能文章”的文学主张, 所创作的文学作品更是脍炙人口、千古流芳。韩愈《师说》告诉世人学习的重要性, 《马说》让怀才不遇的人感慨万千;柳宗元《捕蛇者说》对社会弊端进行深刻的揭露, 表达出对民生疾苦的关切;欧阳修《醉翁亭记》让人难忘山水情怀, 《朋党论》使人明白君子与小人之别;其他如苏洵《六国论》《权书》、苏轼《赤壁赋》《石钟山记》、曾巩《墨池记》《醒心亭记》、苏辙《六国论》、王安石《游褒禅山记》……这些现代人耳熟能详的作品, 既有深刻的思想内涵, 又有优美的言辞表达, 为今人所喜爱和传诵。
  
  2、文化内涵“中国古代文学植根于中国文化的肥沃土壤, 彰显中国文化的特质和精要所在。”[17]144八大家的出现既有历史渊源, 也是时代的必然, 其孕育于中华悠久灿烂文化之中, 独领风骚近千年, 其文化特质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 遵守与创新并重。八大家高扬的是复古旗帜, 思想上以秉承、振兴儒学为根本, 文学上以扫除南北朝、初唐、五代柔弱文风, 建立自由、充实的散体文为目的, 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停留于此, 而是在文学上博取各家之长, 即使是四六骈文, 对于有益的东西也予以吸收、保留;思想上不是对汉儒照搬照抄, 而是在兼容诸子百家基础之上求新。第二, 穷尽与妥帖并行。八大家对“道”孜孜不倦地求索, 在创作上精益求精, 于事理务求其真, 求其精髓, 却不沽名钓誉、走向极端, 表现出妥帖的一面, 即使是耿介倔强的“拗相公”王安石, 退居金陵还能出手解救苏轼。第三, 出世与入世并修。八大家的人生观、价值观主要是强调入世, 建立“三不朽”、兼济天下, 因此他们有同情下层民众的情结、与民同乐的情怀。当其不被社会主流认可、不为朝堂重用之时, 他们在总体上能够从容、豁达, 虽不免有些戚戚于怀, 也只是淡淡的、短暂的。第四, 寒窗苦读的精神。八大家中除苏洵是而立之年发愤以外, 其他都是年少之时就刻苦读书, 具有强烈的进取精神。第五, 面对挫折坚强不屈的气概。在贬谪生活考验中, 尽管八大家之中有人于佛道中寻求寄托, 有人在虚无幻境外徘徊, 有人于山水泉林间徜徉, 但总体能够坚韧不屈, 并能兼收并蓄、点石成金, 没有出现颓萎不堪、易帜投诚的情况。
  
  3、审美取向中国古代的文章, 先秦、两汉文人关注较多的是内容, 魏晋以后, 特别是随着南北朝骈文的鼎盛, 文人们又倾心于文章的形式美, 只有到了八大家时, 才构建出“美的内容与美的形式相统一的文章美学体系”[2]92.八大家的审美取向呈现出以下三方面的特征。第一, 正义与敦厚。正义是美的本质和内在要求, 温柔敦厚则是儒家美学观的典型表述。八大家没有一个完全跳出儒家藩篱, 礼乐文化和经书的熏陶使他们敦厚而有良心, 维护正义成为他们刻不容缓的分内之责。韩愈为抵制迎佛骨宁死不屈, 柳宗元为反映底层民众苦难奔走呐喊, 欧阳修为铲除“太学体”甘冒风险, 王安石变法改革积弱积贫, 苏轼坚持原则不动摇。第二, 刚健与柔和。八大家将阳刚之美与阴柔之美贯穿、融合于“气”的理论, 韩愈“气盛则言之长短与声之高下皆宜”, 表达出他气盛则美的审美取向, 这是一种给人奔放如飞、酣畅淋漓的壮美之感;柳宗元则发现了气的调节可以影响到文学的审美, 他开始注重运气为文的技巧;欧阳修意识到人的气有所不同, 对创作发生的作用是元气, 认为“导元气而泄其和”;苏辙全面继承和发展了“着气为文”的理论, 进一步提出了“气可以养而致”的“养气说”, 将内心修养、生活阅历、社会实践看成是得以养气的重要保证, 养气最终致使文章进入“中和淡泊”的美境。第三, 雄奇与平易。苏洵评韩愈如“如长江大河、浑浩流转”, 评欧阳修文章则是“纡余委备”“条达疏畅”, 这两种美的风格恰是雄奇与平易的表现。而苏洵雄辩、王安石雄健近韩, 苏辙疏荡呜咽、曾巩“纡徐简奥”又多似欧, 苏轼则于峥嵘绚烂之极趋向平淡, 他的文章随物赋形, “大略如行云流水, 初无定质, 但常行于所当行, 常止于不可不止” (苏轼《自评文》) .八大家整体论并不否定其中的任何一个美的存在, 也不排斥每一条审美取向。
  
  四、结语
  
  荣格认为:“种子是有生命的, 它注定要发芽、开花、结果。”[18]24八大家整体就是中国文化长河中一颗富有生命力的种子, 绵延不息的中国民族精神是滋养它的土壤和源泉。八大家写下的诗、文、词、史, 铸就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丰碑, “文以明道”与“道不远人”的理念、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乐观旷达的情怀、简而可行的作风……都是八大家留给后世的财富。以整体论的方法去整合发掘, 深入持久地研究八大家, 是传承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迫切需要。
  
  参考文献
  
  [1]李平。中国文化概论[M].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 1999.
  [2]周楚汉。唐宋八大家文化文章学[M].成都:巴蜀书社, 2004.
  [3]段军, 杨泽林。由“八大家”观“唐宋文”[J].河北北方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6 (2) :7-10.
  [4]陈兴芜。中国古代散文研究[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
  [5]罗书华。唐宋派与中国文统的建立[J].学习与探索, 2012 (5) :130-133.
  [6]丹治信春。蒯因--整体论哲学[M].张明国, 译。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1.
  [7]黄强, 章晓历。南宋时期集唐宋八大家为古文流派的趋势[J].扬州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1 (5) :36-39.
  [8]胡云翼。中国词史大纲[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4.
  [9]林春虹。《唐宋八大家文钞》与茅坤的文统观[J].宜宾学院学报, 2011 (10) :52-55.
  [10]章太炎。国学概论[M].北京:中华书局, 2004.
  [11]陈柱。中国散文史[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5.
  [12]张仁青。中国骈文发展史[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9.
  [13]莫道才。骈文研究与历代四六话[M].沈阳:辽海出版社, 2011.
  [14]陈学军。千年鸿儒[M]//唐珂。醉翁神韵。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7.
  [15]脱脱。宋史·文苑传[M].北京:中华书局, 1999.
  [16]付琼。清代唐宋八大家散文选本考录[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6.
  [17]檀江林。中国文化概论[M].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 2014.
  [18]卡乐·古斯塔夫·荣格。心理学与文学[M].冯川, 译。南京:译林出版社, 2014.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 微信号:18930620780
    微信二维码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