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保安寺佛祖渡恶鬼传说及其多重线索

保安寺佛祖渡恶鬼传说及其多重线索

时间:2018-05-08 14:37作者: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保安寺佛祖渡恶鬼传说及其多重线索的文章,黑牌等人生前为恶, 破坏人世的和谐, 最终为司法所不容, 案件侦破后不到1年的时间遭枪决, 具有儆示社会之作用。恶有恶报的司法正义惩戒了人间恶徒, 民间信仰的善恶果报观则使黑牌顺理成章的成为佛祖渡恶鬼的对象。
    摘要:台湾民间信仰经常流传有神佛显灵事迹, 灵验传说实反映出当地信仰思维与人文关怀。通过台湾花莲县光复乡保安寺佛祖渡恶鬼传说, 探讨民间信仰观之形成, 以及佛祖显灵事迹强化信徒对信仰的力度。该传说源自于当地一宗骇人听闻的命案, 藉由地方人士对此案凶嫌与案件之记忆, 以及该案相关报纸报导、司法判决档案之记载, 于厘清命案真相的同时, 得见民间传说如何反映事实, 而案件“真相”于不同载体间所呈现之差异性, 亦表现出事件真相于人为形塑过程之作用因素。
  
  关键词:民间传说; 民间信仰; 寺庙文化;
 
 
 
  一、前言
  
  台湾汉人聚落寺庙林立, 展现旺盛的地方宗教信仰文化。闽南俗话说:“地方无人不旺, 庙无故事不兴。”“人丁兴旺”是早期汉人对家族发展的期望, 亦是开拓聚落的经验法则, 人群聚居时往往建立信仰中心以祈求平安顺遂。人们普遍相信对寺庙神佛供以虔诚香火即得神灵护佑, 而香火鼎盛又可提升神灵神力。 (1) 于是寺庙愈发灵验即吸引更多信众参拜, 以显其神威广大。神灵的灵验传说亦为信众所乐道而广为流传, 更有助于寺庙信仰文化兴盛发展。诚如姚诚所言:“我们观察庙宇, 总以香火鼎盛, 或者是否为百年古庙等角度待之, 其实, 寺庙与其所在地的人文发展关系, 也是值得理解的议题。”[1]寺庙灵验传说实与一地信仰文化之生成, 或反映当地人文发展境况息息相关。
  笔者于2012年参与“花莲地区寺庙建庙传说及楹联故事调查研究”计划 (2) , 前往花莲县光复乡保安寺采访该寺总干事陈先生与其妻游女士。二人一连讲述数则亲身经历之保安寺佛祖显灵/感应事迹, 所述内容极为丰富、生动, 游女士讲述保安寺灵验传说之一《佛祖渡恶鬼》, (3) 是与当地一宗命案相关的佛祖灵验事迹。此事缘起于一名光复乡弟子为鬼魂所扰, 纠缠他的鬼魂正是地方上遭枪决、绰号“黑牌”的杀人犯, 经佛祖渡化恶鬼后, 该名男子得以回归正常生活。两位讲述者简要提及黑牌于数十年前犯下奸杀案后遭枪决事件, 今日当地居民许多人仍对此案有所记忆。经查此案是发生于1987年间的重大刑案, 笔者自该命案之平面媒体报导、起诉书、判决书探看命案发生经过与审判结果, 并实地走访光复地方人士探询关于命案的记忆。 (4)
  黑牌杀人事件案发当时, 曾为新闻媒体大幅报导。案发至今近三十年, 游女士所述佛祖渡恶鬼已成为保安寺具代表性的显灵传说。“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随着时间推移, 真实事件变成新闻故事, 年代久远后甚至转变而成传说 (legend) 或社会文化中的神话 (myth) ”[2]。民间传说自有所本, 流传于一地之传说往往因具备在地特性, 为该区域居民广泛传播。传说在人际之间口耳流转, 不免有所附会或添枝加叶, 愈经广泛流传者, 其内容往往愈增虚构情节。黑牌刑案之真相只有一个, 事隔多年后, 经在地居民记忆、再叙述演化为传说, 却有千变万化的可能。笔者经由地方人士对此案的记忆传讲, 与案件相关档案记录, 拼凑出事件之“真相”。本文依此观点讨论一则显灵传说之民间信仰观, 及该命案相关新闻报导、司法审判档案, 及近三十年后地方人士的回忆里, 如何再现命案真相和主嫌形象, 藉此与民间传说反映现实相互辩证:新闻报导如何表现事件?人们对于案件的回忆又将呈现出怎样的“真实”?并进一步论述民间传说于今日讲究理性思考、科学证据的时代, 在论辨“事实”上所具有的视角为何?以此凸显佛祖显灵传说之“立体性”。 (1) *
  
  二、保安寺佛祖渡恶鬼传说
  
  保安寺座落于花莲县光复乡东北方农田间, 建庙至今已逾百年, 主祀“释迦牟尼佛”, 为光复乡最早汉人信仰据点, 当地居民皆以“大庙”称之, 是间香火鼎盛的寺庙, 亦为外地香客所熟知的“佛祖庙”。传言保安寺建庙源起于光绪三年 (1877年) , 有一老翁挑担至此, 留下2个竹笼子即离去, 地方通事见老翁遗留的竹笼中置有铜制佛像, 遂供佛作为地方民众祭祀对象。 (2) 保安寺成立初期信徒多为地方人士, 因佛像来历具有神秘色彩, 当地广泛流传着保安寺佛像与建庙传说。
  佛祖渡恶鬼说的讲述者游女士与夫婿自1970年始定居于光复乡, 每逢农历初一、十五, 定至保安寺祭拜佛祖, 是虔诚的保安寺信徒;当时从事医职的陈先生是无信仰者。1983年间陈先生因罹患一场怪病, 将丧命之际正值保安寺掷筊选炉主, 掷筊的结果选中其为当年炉主, 夫妇俩在友人指点协助下, 准备供品拜谢佛祖后, 陈先生的病遂不药而愈。夫妇二人即认定是佛祖庇佑, 自此二人诚心为保安寺佛祖效劳。
  游女士夫妇经常参与保安寺活动, 保安寺佛祖渡恶鬼事件即发生于其带领诵经活动时, 传说大要如下。
  有一天晚上诵经组七十多人准备去玉里参加佛学讲座, 但因为光复乡下大雨刮大风, 无法前往, 但奇异的是当时玉里却是大晴天。因为无法前往参加讲座, 因此有几个人决定到保安寺念佛。当大家专心念佛时, 忽然有一位男众带着一对儿女到庙里。当大家念第三遍大悲咒时, 那位男众忽然发出如同猪被宰杀的尖叫声, 保安寺众人持续诵经, 男子才渐渐恢复正常。询问原因, 男众说出他和一个被判死刑的奸杀犯黑牌自小一起长大, 黑牌犯案被判死刑, 他因为工作无法请假没有参加丧礼。没想到从此像恶煞的黑牌日日夜夜困扰他, 虽然他的母亲为他求得保安寺的香火袋, 但黑牌还是一样出现。他一气之下就把香火袋贴在额头上, 没想到佛祖出现眼前要他前去光复保安寺, 这是因为佛祖要渡恶鬼的缘故, 这位男众因此就来到保安寺。后来他跟着念了三天的佛经, 果真回去以后就恢复正常了。
  传说主要描述佛祖渡化光复当地颇为人知的恶少死后化成的恶鬼。保安寺诵经组因受天候因素干扰无法前往玉里参加讲经活动, 部分信徒遂转往寺里诵经礼佛。受黑牌鬼魂侵扰的男众一同参与诵经过程中, 发出如同猪被宰杀的尖叫声, 此现象即台湾民间咸认的“中邪”情形。讲述内容由佛祖显灵叙事引出黑牌杀人命案, 特别与黑牌个人在地方上的形象有关。
  下文探讨男子中邪的情形, 再依佛祖显灵先后顺序, 分述常理无法解释的“非常”情节所彰显之民间信仰观。
  
  (一) 中邪的男子
  
  男子目睹黑牌鬼魂及参与诵经过程中发出如同猪被宰杀的声音, 是为台湾民间信仰所称的“中邪”现象。民间俗信活人具有灵魂, 灵魂在人死之后离开驱体成为“鬼魂”, 鬼魂若未受到妥善祭祀或心有所念, 便徘徊于人世而为人所见或附着人身, 因此人们对鬼魂总是心怀恐惧:“台湾民间对于鬼魂之惧怕可见于被冲犯、被煞着、被放符、中邪、走火入魔 (着魔) 之说, 这些都是外来灵魂侵占、缠绕、干扰人身及其行为举止的现象。”[3]2
  中国传统医学称此为“祟病”“邪病”“鬼痊”“客忤”“鬼病”等[4]。今日医界以“灵魂附身现象”称之[3]3。大众基于相信“人鬼殊途”的心理, “人们通常都非常恐惧它们返回世间, 恶鬼作祟, 担心它们附体致人于死地或致人产生疾病”[5]。犯下重大刑案遭枪决的黑牌, 是“一个死刑犯者, 除了会被剥夺在人世间生存的权利之外, 也注定无法在死后的世界获得安息”[6]。黑牌的非自然死亡, 其灵魂自然被人们视为“厉鬼”。
  佛祖渡恶鬼叙事中, 男子与黑牌有着如同兄弟一般的深厚交情。黑牌犯案遭枪决时, 他忙于工作, 无法前往探视, 也缺席了黑牌的出殡仪式。男子内心对于自己无法送别故友, 难免产生愧对友人的念想, 亦有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自黑牌死后, 黑牌鬼魂日夜纠缠着他, 男子持续一段时间受黑牌鬼魂搅扰后, 母亲即前往保安寺向佛祖祈求香火袋寄给孩子。然而佩带香火袋未能使男子摆脱黑牌鬼魂缠身, 便将胸前香火袋贴于额头, 以此呈现佛祖第一次显灵指示他“回到保安寺”。
  
  (二) 佛祖显灵力
  
  保安寺佛祖渡恶鬼说的显灵情节始于中邪男子将香火袋贴于额头, 男子见佛祖在眼前并指示回到保安寺。诵经众人则因受到怪异天候影响改至寺里诵经, 巧遇中邪男子, 男子经持续不断念诵经文, 终于恢复常态, 是为佛祖二次显灵并渡化恶鬼。三段情节彼此串连, 营造出神秘诡谲的叙事内容, 共构佛祖显灵传说。
  
  1. 香火袋的作用
  
  中邪男子依母亲指示将香火袋佩挂于胸前, 认定香火袋具有驱退黑牌鬼魂作用。然而夜里黑牌鬼魂依旧扰人, 男子怒而将香火袋贴于额头, 此举即令他见闻佛祖现身。香火袋成为传说中佛祖首次显灵之媒介物。
  香火袋在民间信仰文化里为信众认定具有神力, 信徒求取香火袋后, 以香火袋绕着炉火数次, 神力遂可凭附、加持于该物, 人们随身佩带之, 即得神灵保佑, 颇有神灵相伴、护持的意味, 香火袋亦是台湾最常见的神明与信徒结缘之物[7]。台湾各地亦流传有香火袋显灵之说, 可溯及清领时期渡海来台者中, 佩带原乡庙宇香火袋以求平安, 后因受香火袋显灵而兴起建庙者。如花莲县玉里镇协天宫建庙传说来台清兵生活困顿、遭逢恶疾, 经祭拜香火袋而得庇佑; (1) *或见香火袋发光显灵者, 如台南市大观音亭兴济宫、西来庵[8];南投县中寮乡龙安宫、文山宫, 皆流传有此说, 是为当地信仰建庙源起[9]。香火袋显灵传说的效应加深人们相信神力, 亦有神祇分身作用, 于是神力得以随人身佩戴香火袋而向外移动, 庇佑远在他乡的信徒, 扩大信仰圈的空间分布。
  
  2. 天有异象
  
  保安寺佛祖显灵说的发生乃因天候因素影响, 信徒无法前往玉里参加佛学讲座, 光复保安寺与玉里镇之地理位置相距不远, 气候亦相似。佛祖渡恶鬼说中的怪异天候现象实非常态, 实隐喻着佛祖具“呼风唤雨”的能力, 以此为中邪男子引导解厄的契机。
  民间多传述神明有令天候出现“异象”的能力, (2) **相传保安寺佛祖于早年台风侵台时, 曾显灵保护光复当地居民免于洪水之灾。
  民国五十七年艾琳台风过境山洪暴发, 保护光复乡全乡生命财产之马太鞍溪堤防 (今光复一号堤防) 被洪水冲毁, 仅存数尺未决堤, 地方虽动员军民亦无法抢修, 情况危急, 在千钧一发, 束手无策之际, 消防队鸣钟催促民众撤离家园, 乡内各界首长突有萌求佛祖之念, 于是连袂前往保安寺, 祈求佛祖庇佑拯救苍生, 此时奇迹真现, 首长们烧完香折返现场, 汹涌大水突然改道, 一切化险为夷[10]。
  
  地方官员身为领导者为民服务, 力求安定百姓生活, 然人力面对无法克服的大自然灾害、束手无策之时, 内心不免感到自身的渺小与无力, 遂转而向神灵求助, 祈求保安寺佛祖慈悲, 解救众人于危难之中。当官员焚香祝祷后, 马太鞍溪中的滚滚洪水竟改道, 光复乡居民自然认定是佛祖显灵保护以免于洪水危害。
  据1968年台湾气象局发布“编号196817艾琳台风”信息, 该台风于花莲登陆, 在台肆虐期间造成台湾北部及东部地区严重水灾, 全台有60人身亡 (含失踪) 、27人受伤。尤以花莲县中部至台东县中部, 为此次台风累积降雨最多的地区。光复乡位于此次风灾最大降雨区而能免于洪水灾害, 众人因此相信是佛祖显灵杜绝大自然灾害。毕竟当人力无法防堵天灾地变时, 唯有神灵能够操控大自然, 创造呼风唤雨的奇迹。
  
  3. 诵经仪式
  
  中邪男子参与诵经时发出有如猪被人宰杀的尖叫声, 当时讲述人游女士以“大事件”称之, 其现象乃是中邪之人的表现[11], 且其脸色发青与中国传统医家描述中邪者:“祟家面色黯惨”[12]相似。因此正于保安寺诵经众人持续念诵大悲咒, 试图以诵经仪式对抗异象。在诵经者多次重复念诵大悲咒后, 恶鬼黑牌已为佛祖渡化离去, 男子才得以恢复正常。
  根据游女士描述受恶鬼侵扰而未能妥善休息的男子:“人如果没有睡觉, 整个人一定会渐渐变瘦、变虚弱。”民间为治愈人受鬼侵扰的“虚症”, 其治疗方法:“从日常的养生, 医疗上的补气补血, 到宗教上的收惊、祭解、补运都有。”[13]此中邪男子是在诵经仪式中得到佛祖救助。吕理政以为通过仪式治疗“虚症”:“似乎仪式所关注的是‘鬼’, 然而透过仪式情境的了解, 可以发现仪式实际上关注的是‘人’, 特别是仪式的主事者 (个人或群体) 心理调适的过程。”[14]以此观察佛祖渡恶鬼说, 男子因缘际会下参与了保安寺的诵经仪式, 仪式过程中得佛祖显灵助其摆脱恶鬼缠身、获得救赎, 同时也映证了佛祖指示其回到保安寺的目的。且佛祖本是慈悲为怀, 不硬性镇压恶鬼, 而是以经文渡化恶徒之魂魄, 令其不再侵扰世人。另一方面, 当诵经者见证男子通过诵经仪式摆脱恶灵后, 具有通过仪式强化对信仰认同的作用, 同时也安抚众人内心的恐惧感。因此, 佛祖渡恶鬼传说更加稳固了地方民众对保安寺的信仰。
  
  三、作为传说“事件”的多重线索
  
  佛祖渡恶鬼传说中, 男子自陈是受黑牌鬼魂缠身, 游女士听闻其遭遇, 忆起黑牌生前所犯奸杀案。黑牌与友人犯下重大刑案的社会事实, 于1989年12月7日遭枪决身亡, 死后化为鬼魂纠缠友人, 因而衍生出佛祖渡恶鬼事件说法。这起重大刑案于案发当时曾引起花莲警方高度关注, 然因现场所获证据不足, 以至此案延宕1年多仍无法破案, 直到同案共犯向警方自首, 检警方得以将凶手缉捕到案, 为死者申冤。这起骇人听闻的命案发生后, 震惊了光复地区。
  
  (一) 地方人士记忆中的事件人物“黑牌”
  
  多年后的今日, 光复当地年长者仍对此事有所记忆, 尤其是黑牌在地方上的形象。据光复地区耆老回忆, 黑牌是光复当地人, 住在光复火车站前的一间民宅, 平日里没有工作, 是不良份子。 (1) *黑牌的老邻居表示, 黑牌父亲与第一任妻子收养了顺×旅社的孩子, 自此双方结下亲戚关系。黑牌是父亲第二任妻子所生, 夫妻二人对黑牌疼爱有加, 其母对孩子的关爱可说已至溺爱的程度。成年后的黑牌结交了坏朋友, 时常不在家, 邻居们只见过他几次面。 (2) **游女士夫妇记得黑牌曾到诊所就医, 就诊后未付费即离去。也有人认为黑牌不是正派的人, 是属于黑社会的“□迌囝仔”。 (3) ***
  通过众人对于黑牌的记忆, 可知其生前并非善类。遭到黑牌等人杀害的顺×旅社老板娘林女, 曾在旅社前摆摊卖槟榔, 该旅社人来人往, 林女亦多为人所熟识, 黑牌称林女为“婶婶”。多数受访人均知晓黑牌奸杀了林女, 有人认为事发原因是黑牌有吸毒前科, 又结交了品性不好的朋友所致; (4) ****也有一说是黑牌等人血气方刚、见色心起;或说林女到花莲市去领钱, 黑牌跟着林女去到花莲市。到了晚上, 黑牌载林女返回光复的路上, “好像是”把老板娘掐死, 还脱了她的裤子, 将尸体丢在凤林一处大沟旁。又听说受害者丈夫透过宗教仪式准备了一把剑, 要让受害者的亡魂带着剑去找加害者报仇。
  
  (二) 各方推测、想象的新闻相关报导
  
  社会新闻向来为求吸引读者注意, 特别偏好腥、膻、色等新闻事件以提高销售量, 此现象以19世纪中叶美国“太阳报”为滥觞, 该报创办人Charles A.Dana甚至提出:“狗咬人不是新闻, 人咬狗才是新闻”的报导理念[15]209-210。此后各国(地区)社会新闻亦多所仿效, 台湾报纸报导犯罪、黄色新闻亦与日俱增[15]212。顺×旅社老板娘遭黑牌等人奸杀并弃尸于凤林一事, 案发后为当时平面媒体争相报导之对象。
  当时报纸媒体均以耸动标题描述此案:“光复顺×旅社少老板娘遭强暴致死|警方漏夜调查驾灰轿车青年|认涉案重大凶嫌将呼之欲出|死者右眼角青肿似曾与凶手发生过反抗”; (5) “外出购物·偏逢摧花客|夜遭毒手·弃尸水圳旁|花莲光复传命案林××含恨魂断”; (6) “劫财奸杀弃尸|妇人魂断水圳衣衫不整|分析误上贼车惨遭毒手”; (7) “林××遇害命案|槟榔商青年提不在场证明|箭头指向计程司机”。 (8) 各报导叙述此案经警方调查, 林女是于12月26日前往花莲市区, 晚间由外甥骑乘机车载至花莲火车站, 欲搭乘晚间10时30分往光复的火车。林女在车站遇到一位光复乡卖槟榔的男子, 男子告知林女此时已无火车回光复, 邀约林女搭乘其灰色轿车回去。此槟榔商青年向警方提出不在场证明, 以表清白。警方再度查访当日在花莲火车站的目击者, 据称载走林女的是一位穿红上衣的出租车司机, 当时该名司机向林女表示有两位光复乡的乘客至花莲戏院看电影, 待电影散场后, 林女可一同搭乘他的出租车回光复, 林女闻言即搭上该名司机的机车, 前往停车场换乘出租车。依据这些报导内容, 此案似已锁定特定对象, 有极大破案的可能。
  作为花莲地方主要平面媒体的《更生日报》, 对此案之追踪报导亦较多。12月31日接连披露此案相关案情:“林××遇害命案·续过滤侦查|凶嫌故布疑阵·警方识破|指向特定对象·严密搜证”, (9) 此报导指出:凶手把死者弃尸在水圳上时, 刻意把死者摆成半仰坐姿态, 背靠在水圳上, 另把死者的内裤袜拉下, 二只腿分开放, 其意在使办案人员误以水圳为受害人遭强暴致死的第一现场, “但此一设计的疑阵假象, 已被警方识破”。 (1) 显然案情至此已有些微进展, 警方积极调查光复乡与邻近乡镇的出租车司机, “正针对一名特定的对象, 积极展开搜查中, 如果搜查工作进行顺利的话, 侦破此一命案应不在话下”。1988年1月5日《更生日报》再度报导此案:“林××命案寻目击者|预料案情有突破发展|警方重申加强防制出租车案件执行要点”, (2) 警方将追查目标锁定于出租车司机, 且“目前正透过某些关系, 积极寻找熟悉案情的目击者, 预料找到这名目击者时, 案情将有突破性发展”。 (3) 1月7日报导此案有秘密证人, 这名留平头的目击者不肯出面揭发凶嫌, 于是案情呈现胶着状态。 (4) 直到1月22日, 媒体报导警方追查一名与死者熟识的男子, 案发前一天以租来的车辆载朋友到花莲玩, 该名男子无法清楚交待林女遇害当日凌晨的行踪, 遭警方认定其涉案重大。 (5)
  自案发后的平面媒体报导内容得知, 警方似已掌握此案凶嫌, 宣称不日内可侦破案件。2月1日又报导警方已锁定犯嫌, 却因无直接证据而无法逮捕嫌犯, 于是林女的丈夫“祈祷神明及其妻显灵, 协助警方专案小组早日破案, 将凶徒绳之于法”。 (6) 此案发展至此已陷入胶着, 受害者家属眼见案子延宕日久, 于是将破案的期待寄托于神灵/亡魂显灵, 希望藉由超自然的神秘力量让凶嫌早日落网。3月20日的报导指出警方锁定几名有吸食强力胶的对象, 且推论歹徒犯案时曾吸胶或饮酒, 才不顾死者月事期间仍将之强暴。 (7) 6月25日, 此案再度登上报纸媒体, 警方将此案列入1987年间十五大未破重大刑案之一。 (8) 此后长达半年的时间, 皆未见相关案情报导。
  直至1989年1月9日, 再度有关于该案件之报导:据秘密证人提供的线索, 指该案杀手共有6人, 疑似因被害者签赌六合乐赢得大钱, 故凶嫌设计以载送被害者返家为由, 将她杀害后, 每名嫌犯分得60万元, 又故布性侵被害人疑阵以躲避追查, 这些线索均来自秘密证人听取该案犯嫌“阿宝”所述。警方依此讯问阿宝, 阿宝称说自己仅是吹嘘此案以提高在黑道的地位, 在缺乏主要证据下, 警方乃将阿宝饬回。 (9) 1月16日此案经各大报报导破案消息, 主要证据为秘密证人同阿宝通电话, 藉由关心此案, 提醒阿宝将阿山藏好, 阿宝表示要筹一百万给阿山以稳住他, 只要阿山不回来 (光复) , 一切就没问题的对话成为重要证据。警方找到共犯阿山攻破其心房, 且因阿山畏罪的状况下, 坦承交代此案发生过程, 警方循线逮捕犯人黑牌、阿宝、阿川等人。 (10) 《中国时报》于此案的破案报导中, 提及林女丈夫的兄长指出, 自己每日在林女的灵前烧香膜拜, 希望林女能托梦给他, 帮助其申冤。果真有一天梦见林女带他到糖厂后面一栋两层楼的白色洋房前, 指着那房子的林女后来就不见了, 事后他印证那房子是阿宝家, 可是做梦不能当做证据, 他也无可奈何。 (11)
  黑牌等人犯案后逍遥法外1年多, 案发当时平面媒体由警方所提供之案件相关消息写成报导, 然随着案情陷入胶着而报导篇幅日渐短小, 直到同案共犯向警方招供此案后, 才揭露出此案实情。
  
  (三) 司法判决档案
  
  据本案起诉书及判决书所载, 黑牌得知林女签赌大家乐 (1) *中奖, 欲向其索讨金钱花用, 便利用林女于1987年12月26日前往花莲市烫发并探视女儿时, 伙同阿宝等人谋议强劫。当天夜间11时, 阿宝于花莲火车站对林女表示自己有车放在市区停车场, 可载她一同回光复, 林女因与阿宝为旧识, 又因深夜时分无火车行驶至光复, 便同意乘坐阿宝的车。阿宝以机车载送林女至花莲市国际大楼与黑牌、阿山、阿川会合, 5人共乘一辆灰色小客车驶往光复, 途中阿宝向林女表示应分红6万给兄弟们, 林女以无钱为词拒绝, 黑牌乃示意同伙强暴林女, 于是指示阿山将车开至寿丰乡平和村一处香蕉园, 黑牌、阿宝、阿山轮奸林女后, 阿宝自被害人皮包内取得2万元现金, 黑牌等人又强拉林女上车, 车子开往光复途中, 阿宝再度向被害人索讨金钱, 林女仍然拒绝且欲挣脱逃离, 此时黑牌要阿山停车, 黑牌与阿宝对林女殴打施暴, 以手勒住其脖子, 手帕摀住口、鼻致其窒息而亡。众人将车开至凤林镇, 合力弃置林女尸体于一处大排水沟内。事毕, 众人乘车回到光复后各自回家。黑牌与阿宝将林女的皮包与随身物品丢弃, 劫得之现金则平分花用。 (2) **
  由此案判决档案之记载, 黑牌与林女是为旧识, 因得知林女有笔意外之财, 便借机索讨金钱, 可知凶嫌犯案乃是谋财起意。受害者林女因不愿配合提供中奖奖金, 遂遭黑牌伙同共犯奸杀并弃尸之。又同案之人是为光复乡或凤林镇人, 熟知地方路线与地理位置, 凶嫌实非新闻报导所指开出租车的司机。得见在警方尚未宣告破案前, 平面媒体对于此案的报导, 其内容描述实与案情真相存有极大差异。
  
  四、结语
  
  由前述的司法判决档案可知, 此事件原本是一桩因金钱而引起的强盗杀人事件, 其所以演变成佛祖渡恶鬼传说, 其中无不具有稳定地方信仰的意涵, 然而此意涵的生成实与当时的平面传播媒体报导所造成的传说化, 深化地方人士记忆有关。
  首先, 事件的发生对于1980年代民风纯朴的光复地区居民造成极大震撼, 加以平面媒体捕风捉影宛如连续剧似的反复报导, 形塑了地方记忆的稳固现象, 以至于今日光复当地人仍对黑牌所为恶事有所记忆。林女遭杀害数年后, 顺×旅社易主, 其家属皆已搬离光复, 旅馆建筑物亦被拆除, 今日旅社旧址仅是一片空地, 但邻里间谈起此事, 莫不指着这块空地, 诉说这起杀人案。黑牌身亡至今近30年, 街坊邻居对他的评价皆不高, 其个人形象亦是负面居多。居民们对黑牌所犯杀人事件之真相, 因记忆在岁月冲刷下已有些模糊不清, 但仍不忘对黑牌所犯之奸杀案予以谴责, 同时亦怜惜受害者一方。此案之相关新闻报导, 与司法判决档案相互对照下, 得见新闻传播媒体作为传递信息管道, 记者或报社往往为吸引读者而急于提供其所认为的“事实真相”, 即使案件尚未明朗, 报导内容便绘声绘影地叙述受害者遇害经过、案件细节, 甚至推论犯嫌身份, 此种添油加醋的报导已脱离了新闻事实面貌, 导致新闻事件传说化。
  其次, 黑牌等人生前为恶, 破坏人世的和谐, 最终为司法所不容, 案件侦破后不到1年的时间遭枪决, 具有儆示社会之作用。恶有恶报的司法正义惩戒了人间恶徒, 民间信仰的善恶果报观则使黑牌顺理成章的成为佛祖渡恶鬼的对象。保安寺佛祖显灵事迹的信仰意涵不在于一则地方刑案事件重塑, 而是传说中的事件之所以能够加深信众对于神祇的信仰力度, 是因为此则地方杀人事件经由媒体的喧染复以事件为纯朴民风带来大震撼, 虽日久时长, 纵使民众对于命案的记忆日渐模糊, 但司法的现实与民间信仰的果报观实皆喻意着正义与良善的普世道德观, 足供世人作为教化意义之参考。
  
  参考文献
  
  [1]姚诚.洄澜神境:花莲的寺庙与神明[M].花莲市:花莲县立文化中心, 1999:14.
  [2]蔡琰, 臧国人.新闻叙事结构:再现故事的理论分析[J].新闻学研究, 1999-1 (58) :2.
  [3]文荣光, 林淑铃, 陈正宗, 周文君, 黄晓玲.灵魂附身现象:台湾本土的压力因应行为[J].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集刊, 1992 (73) .
  [4]李建民.祟病与“场所”:传统医学对祟病的一种解释[J].汉学研究, 1994-06, 12 (1) :116.
  [5]李从培, 孙玉国, 方明昭.神灵附体状态的相关问题[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1992, 6 (4) :168.
  [6]林富士.孤魂与鬼雄的世界:北台湾的厉鬼信仰[M].新北市:稻乡出版社, 1995:82.
  [7]张玮婷.庙宇“结缘品”之研究:以台南市为例[D].台南:国立台南大学文化与自然资源硕士论文, 2014-06:47.
  [8]蔡婉婷.台南市寺庙建庙传说之研究[D].台南:国立台南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硕士论文, 2006-01:51-52.
  [9]谢佳玲.从开山防蕃到保境安民——南投县惭愧祖师信仰研究[D].新北市:国立台北大学民俗艺术研究所硕士论文, 2009-01:48-49, 53-54.
  [10]财团法人光复乡保安寺董监事会.花莲县光复乡保安寺建寺一三○周年庆—纪念特刊[M].花莲县:财团法人光复乡保安寺董监事会, 光丰地区农会, 2006:2-3.
  [11]文荣光, 林淑铃, 陈宇平.灵魂附身、精神疾病与心理社会文化因素[J].本土心理学研究, 1993-12, (2) :15.
  [12]林之翰原著, 殷鑫, 曹彩霞等解析.四诊抉微通解[M].西安:三秦出版社, 2004.据清雍正四年[1726年]玉映堂刻本:186.
  [13]张珣.日常生活中“虚”的身体经验[J].考古人类学刊, 2011-6 (74) :26.
  [14]吕理政.鬼的信仰及其相关仪式[J].民俗曲艺, 1994-07 (90) :171.
  [15]李瞻.新闻理论与实务[M].台北:政大新闻所发行, 1984:209-210.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 微信号:13701839868
    微信二维码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