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与“支格阿龙”神话的内容特质对比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与“支格阿龙”神话的内容特质对比

时间:2018-05-08 14:28作者: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与“支格阿龙”神话的内容特质对比的文章,摘要:支格阿龙神话是流传于彝族地区, 并对彝族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的神话故事。支格阿龙是彝族母系社会衰落时期, 男人为了建立父系文明的需要而树立起来的一位英雄偶像。《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叙述了搓日阿补与女儿

  摘要:“支格阿龙”神话是流传于彝族地区, 并对彝族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的神话故事。支格阿龙是彝族母系社会衰落时期, 男人为了建立父系文明的需要而树立起来的一位英雄偶像。《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叙述了搓日阿补与女儿国展开的一场斗智斗勇的比赛, 实质反映了父权意识与母权意识之间的斗争。神话中包含的父权意识非常浓烈, 女儿国的覆灭预示着母系社会将最终走向灭亡。通过对这两部神话进行比较研究, 找出其中的异同, 分析其产生的原因, 进一步印证彝族社会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时曾经历了激烈的斗争。
  
  关键词:支格阿龙; 搓日阿补; 母系社会; 父系社会;

  
 
  一“支格阿龙”神话内容及其文化特质
  

  (一) “支格阿龙”神话内容梗概
  
  “支格阿龙”神话的版本现有流传于四川大小凉山、贵州毕节、云南大姚以及云南南部彝族地区的几种版本。彝族支系繁多, 分布广泛, 社会发展进程参差不齐, 致使源于同一母体的神话出现了不同的版本。该神话的主要内容大致如下:
  朴莫乃日织布时, 一只大黑鹰飞过, 滴下三滴血在她身上, 她便怀孕生下一个男孩, 取名支格阿龙。支格阿龙出生后大哭不止, 惊扰了吃人魔, 吃人魔将母子二人掠走。朴莫乃日偷偷将儿子放在岩边, 支格阿龙翻滚到悬崖下, 落到一个山洞里, 从此就在山洞里住了下来。支格阿龙长大后历尽艰辛, 战胜了吃人魔, 救出了母亲。
  支格阿龙天天守着母亲, 寸步不离。人们请阿龙去降妖马、牛怪, 他都拒绝了。母亲开始着急了, 她只好装病说:“我的病, 要用一根长九度九拃的头发, 烧出烟子用鼻子去闻, 才会治好。”支格阿龙骑上神马去寻找这样的头发。路上支格阿龙遇到了自己的两位表妹, 表妹们主动向他求婚, 支格阿龙高兴地答应了, 随后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家后, 支格阿龙得知母亲为了自己永远做个英雄忍痛投河死去了, 他悲痛欲绝。
  支格阿龙和两个表妹结婚后, 姐姐尔尼阿各住在海的东边, 妹妹尔尼阿妞住在海的西边。他们约定:支格阿龙在东西两边轮流居住。婚后, 支格阿龙骑着神马在东西两边来往。后来由于支格阿龙在回尔尼阿妞住处的时候, 途中为百姓除去了危害一方的妖马、牛怪, 延迟了去尔尼阿妞住处的时间。阿妞很生气, 偷偷剪去了神马的翅膀, 想把支格阿龙永远留在她身边。支格阿龙骑上神马刚飞到浪涛汹涌的地方时, 神马一头坠入海中。支格阿龙大声疾呼:“我是神龙鹰的儿子, 现在要被海水淹死了, 神龙鹰, 快来为我报仇呀!”从此, 大海同鹰结下了深仇。姐妹俩得知支格阿龙的死讯后, 两人都坐在大海两边哭泣, 海水便有了苦涩的味道。[1]
  
  (二) “支格阿龙”神话的文化特质
  
  支格阿龙为神龙鹰滴血所生, 这样的描写手法一方面增强了他的神奇性, 另一方面反映了当时的婚姻形态尚处于生子不见父的时代。母系社会末期, 还没有出现现代意义的家庭形式, 孩子属于母亲所在的氏族。支格阿龙从两位表妹那里得知抚养他长大的是他的舅舅。母系社会末期, 舅舅常常充当父亲的角色, 负责抚养氏族中的男孩, 舅舅所拥有的荣誉和地位已经逐渐显露出来。由此可以大致推断, 支格阿龙所处的彝族社会是以族外群婚为主的母系氏族时代。
  “支格阿龙”神话以支格阿龙坠海身亡悲剧为结局, 预示着支格阿龙所代表的父系社会的新生力量还无法与母系社会抗衡。母系社会正在走向衰落, 但它仍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来与新兴崛起的父系社会做殊死拼搏。正如恩格斯所说:“这一革命是人类所经历过的最激进的革命之一。”[2]
  综上所述, 支格阿龙是彝族母系社会末期, 男人们为了推翻母系社会, 以神话形式树立起来的一位偶像人物。神话主要反映了彝族母系社会末期的意识形态、婚姻形态及当时社会的主要信仰。因此, 支格阿龙系列神话对研究彝族历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二《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内容及其文化特质
  
  (一)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内容梗概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主要流传于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一带。大致内容如下:木古搓日受风怀孕后生下了一个儿子, 取名搓日阿补。他长大后, 母亲想把他嫁出去, 但他却想娶个媳妇回来奉养老母。搓日阿补在打猎归来的路上, 遇到一个遍体鳞伤的姑娘, 把她背回家。姑娘伤好后, 就嫁给了搓日阿补, 她名叫海乃嫫。一年后, 妻子生了儿子, 想回家看看, 搓日阿补同意了。妻子把一个大包袱塞给他, 他偷偷打开, 只见里面装着的熟肉, 很像母亲的肤色。他发现儿子一路上睡得很沉, 觉得不对头, 但还是随妻子赶路。途中他们遇到两个大个子姑娘, 海乃嫫说:“这是我的亲妹妹。”并从包袱里取出几块熟肉递给妹妹吃了。这时来了几十个姑娘趁搓日阿补不注意, 扑上去夺走了他的弓弩, 把他捆起来。海乃嫫从背上解下儿子, 搓日阿补一看儿子已经被蒸熟了, 包袱里的肉正是母亲的, 他伤心得牙都咬碎了。国王命令把搓日阿补送到公房中去, 让姑娘们轮流和他同房。第二天, 姑娘们对国王哭诉说:“不知那人使了什么妖法, 今早起来, 我们的乳房变得只有碗大了。”姑娘们想把搓日阿补吃掉, 可是国王有点心虚, 就对搓日阿补说:“如果你答好我们出的题, 就把国王的位子让给你, 答不出来, 我们就把你吃掉!”搓日阿补同意了。考题分别是犁地、种地和收包谷, 这些在小动物们的协助下, 搓日阿补一眨眼的工夫就完成了。国王不服气地说:“都是请野兽帮忙的, 限你一个月内, 用山草织出够全国人穿的布来。”搓日阿补不出半个月, 就织出了够全国人穿的布。国王对搓日阿补说:“如果你能生个孩子出来的话, 我就服了你!”搓日阿补从肋下把那天被海乃嫫打死的猴子扯了出来。人们惊叫一声, 全部跪了下去。“你们都给我做媳妇吧!”搓日阿补命令道。不久, 搓日阿补发现很多女人都在暗暗哭泣, 才得知原来她们一年都见不上他一面, 生活又艰辛, 又无儿无女, 越想越伤心, 就哭了。搓日阿补说:“那你们都嫁人吧, 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从此, 女人们都嫁人去了。[3]
  
  (二)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的文化特质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是一部典型的父系英雄神话, 该篇叙述了男性英雄人物搓日阿补与女儿国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 实质反映了父权意识和母权意识之间的争斗。以当时社会男人出嫁为序幕展开的, 母亲想把搓日阿补嫁出去, 可是搓日阿补执意要娶一个媳妇回来。搓日阿补在路上遇到晒场上的姑娘们, 她们都争先恐后地要搓日阿补嫁给她们。这些情节反映了当时社会正处于对偶婚末期阶段, 当时一般由女性提出婚事, 女性处于主动地位, 男性对自己处于被动位置的婚姻形态非常不满, 在搓日阿补眼里这些主动提婚的姑娘们是不要脸, 不知羞耻的人。
  在昔日男性的眼里, 女性是和蔼可亲的姐妹, 可在父系意识崛起的母系社会末期, 女性在男性的头脑中已经面目全非。女儿国的女妖们在吹风受孕后, 如果生下男孩就把他吃掉, 海乃嫫把搓日阿补的母亲、儿子给两个妹妹吃等情节都把女性描写得非常残忍, 没有人性。女性果真如此凶残吗?其实不然, 这是父权意识有意在对女性形象进行恶意丑化, 以得到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在母系社会发展繁荣期时, 母权意识也用了同样夸张的手法把男性描写得十分愚蠢, 故意贬低男性, 以提高女性的形象和地位。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是一部父权意识非常浓的神话。比如:搓日阿补心想:“女人家要比男人懂得害羞才好, 不能让她们过问自己的婚姻。婚姻要让父母来主宰, 三岁就订婚, 十三岁就出嫁给男人才好。世上的女人都要听哥弟的话, 要是有一条女人的女儿都要嫁给女人哥弟的儿子的规矩, 那不知有多好。”果然, 后来的事情都变得和他想的一模一样了。搓日阿补看到妻子跑得慢, 又想:“要是她的个儿没有这么高, 跑得就会快些了!”从此, 女人就变得矮小了。从这些情节中我们可以得知父权意识已经发展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了, 它毫不留情地限制了女性的婚姻自主权, 甚至连女性跑步的姿势、身高都要按照男性的要求加以定格, 女性的命运从此落入苦难的深渊。她们原来高大健美, 年轻欢快, 且执掌一切。后来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 成了男人的附庸。这足以表明这场变革对妇女的无情与残酷。女儿国的覆灭预示着母系社会将最终走向灭亡, 父系社会必将成为一种替代母系社会的新型社会形态逐渐发展完善起来, 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三两部神话的比较
  
  “支格阿龙”神话和《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都是母系社会末期反映父权意识和母权意识作斗争的神话, 但从内容情节及最后的结局来看,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所反映的时代应该晚于支格阿龙时代。
  
  (一) 两位主人翁的比较
  
  支格阿龙身上被赋予了更多的使命, 他不仅要和母权意识作斗争, 还要完成射日射月、降伏雷公、制伏妖魔等时代所赋予他的使命。搓日阿补相比之下要轻松得多, 他就是为了改变男嫁女娶的制度, 虽然一生也遇到无数困难危险, 但和支格阿龙所面临的困境相比, 他的这些困难可以忽略不计了。支格阿龙所处的时代, 自然灾害频频发生, 民不聊生, 支格阿龙必须把这些使人们无法安居乐业的自然因素一一排除, 再来考虑其他问题。搓日阿补所处的时代自然条件要优越得多, 已经进入相对稳定的农耕时代, 他靠打猎、种地、织布就足以维持母子二人的生活, 当时也没有什么大的自然灾害发生, 所以在安定生活的基础上他有了进一步的想法。因此, 从人物形象的刻画描写上看, 支格阿龙被赋予了更多的神性色彩, 搓日阿补则更接近普通人。
  
  (二) 两部神话对女性的描写
  
  在“支格阿龙”神话中塑造了朴莫乃日这位值得崇敬的母亲形象。她为了让支格阿龙从此了断无牵挂, 专心为民除害做好事, 能多帮助他人, 她舍去了自己的生命。支格阿龙在去除妖的路上遇到一位穿红裙子的小姑娘, 她的所有亲人都被老妖婆吃了, 当她得知支格阿龙要去除妖时, 一再劝阻阿龙不要去, 生怕阿龙遭遇不测, 支格阿龙告诉她她就是射日射月的支格阿龙时, 小姑娘才放心下来, 并把祖传的宝物——一个玲珑的铁钩送给支格阿龙, 一再嘱咐支格阿龙路上要小心。支格阿龙用这个铁钩钩住老妖婆的舌头, 从此老妖婆就不能再吃人了。这里塑造了一位纯洁、善良、乐善好施的女性形象, 小姑娘自身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了, 当她知道有人要去除妖时, 心里不是高兴, 而是担忧这个人的安危, 为了协助支格阿龙, 她还把祖传宝物赠予了支格阿龙。通过对她的描写, 我们看到了女性身上的闪光点, 女性天生的善良品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个表妹主动向支格阿龙求婚, 支格阿龙高兴地答应了。虽然支格阿龙死于两个表妹间的误会, 但是她们对支格阿龙的感情是真挚的。表妹俩的聪明令支格阿龙折服, 最后不得不低头向她认输。“支格阿龙”神话中所出现的女性都是正面形象, 她们勇敢、善良、博大、聪慧, 正是因为有了她们的衬托, 才使得“支格阿龙”这个人物更加丰满、完整。在“支格阿龙”神话中没有对女性的贬低和鄙视, 更多体现的是对女性的尊重和敬佩。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则完全不同, 在这部神话中有木古搓日、放猪姑娘、放羊姑娘、犁地妇女、猎神、海乃嫫、女儿国国王等女性形象。除了木古搓日、放猪姑娘、猎神属于正面形象外, 其余众多的女性均被列入反面形象, 搓日阿补对这些女性厌恶至极, 但就这些女性而言, 是否就真的那么罪大恶极吗?当然这里要排除女儿国的女妖们。犁地妇女、扬场的姑娘们看到搓日阿补后都非常喜欢他, 并主动向他求婚, 搓日阿补则把这些姑娘们大骂一通, 骂她们不要脸, 不知羞耻……男性对女性的态度已经发生很大变化, 就同一件事情而言, 两位英雄人物反差竟如此之大。如果说在支格阿龙时代人们对女性还非常尊重敬佩的话, 那么, 到了搓日阿补时代, 这种对女性的尊重与敬佩已经被父权意识彻底击碎了, 在父权意识支配下的社会中, 女性形象被大大打了折扣, 男性对她们憎恨、唾弃, 女性的命运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两部神话中的英雄人物支格阿龙和搓日阿补人, 虽然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 但是他们对母亲的爱同样真挚。支格阿龙为了救母亲历经千辛万苦, 搓日阿补为了娶媳妇回来更好地照顾母亲也吃尽苦头。两位英雄的这种精神, 正是彝族人民传统美德的体现。“在彝族传统中, 对母亲是最孝敬的。”[5]两部神话中的主人公对母亲的思念和孝敬, 都反映了彝族的共同心理。
  
  (三) 不同的结局展示
  
  “支格阿龙”神话以支格阿龙坠海身亡为结局来象征父系社会的失败。当时社会, 父系意识刚刚萌芽, 无法与强大的母权势力作争斗。但是到了搓日阿补时代这种局面已不复存在, 父系社会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与母系社会抗衡, 搓日阿补注定要战胜女儿国, 父系社会的建立已是大势所趋, 因为在时空顺序上搓日阿补时代要晚于支格阿龙时代。如果说支格阿龙时代刚刚处于父权意识萌芽阶段的话, 那么搓日阿补时代已经是父权意识明显占上风的时代。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内容来进行分析:支格阿龙处于狩猎经济向农耕经济的转型阶段, 人们开始认识到自然条件和农作物的生长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天空出现七个太阳、六个月亮时, 大地干涸, 人们无法耕种, 因此支格阿龙举箭射去了六个太阳、五个月亮, 剩下的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因害怕躲藏起来, 大地一片漆黑, 人们还是无法生存。于是, 支格阿龙派公鸡把太阳、月亮请出来, 人们才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只有进入到农耕经济时代, 自然条件与生产生活的息息相关才能充分地体现出来。支格阿龙时代人们已会织布了, 朴莫乃日就是一位织布能手。到了搓日阿补时代, 内容就更加丰富了, 搓日阿补能把火草织成漂亮的衣裳, 能用野兽毛织成温暖耐用的披毡, 他还为女儿国的姑娘们织出了五光十色的花围腰, 可见当时织布的技术已经相当发达了。支格阿龙母子团聚后, 母亲要试试儿子的孝心和能力, 就说她想喝獐子血, 搓日阿龙就打来三只獐子交给阿妈。朴莫乃日又说她要吃鹿心熊胆, 搓日阿龙又很快提着三只马鹿、三只黑熊回来交给阿妈。虽然已经有农耕经济, 但是狩猎生活依旧占主导地位, 母亲的测试都围绕着狩猎来进行。女儿国国王对搓日阿补的测试内容则完全不同。一考犁地, 二考种地, 三考收包谷, 这都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测试内容, 说明农业已经和那个时代的人们息息相关了。从母亲从小传授儿子的技能中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搓日阿补三岁跟母亲学织布, 七岁跟母亲学种地, 到九岁已经是种田高手了。当织布、种地成为人们生活的主要内容时, 就意味着狩猎经济已经衰落, “更多的男性投入到农业生产中, 显示出比女性更强的劳动力, 女性逐步退出农业生产劳动, 其地位也随之下降, 而男性则成为农业生产的主力军, 生产劳动工具的所有者, 他们已经成为经济命脉的把持者。”[6]因此, 当搓日阿补时代农耕经济发展繁荣的时候, 男性便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政治权利来推翻母系社会, 女性们在农耕经济时代则孤立无援, 只能把权力拱手相让, 所以搓日阿补就理所当然地战胜了女儿国。在支格阿龙时代, 刚刚萌芽的农耕经济依旧很单薄, 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对抗母系社会, 这也就注定了支格阿龙的悲剧命运。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中, 搓日阿补在当上国王后就命令女儿国所有的女人都要嫁给他, 这已经有一夫多妻制的形态了, 而这种婚姻形态是英雄时代、父系社会的产物。支格阿龙坠海身亡从民俗学的角度告诉我们, 当时的对偶婚已经显现出各种弊端, 人类将选择更为进步的一夫一妻制来代替对偶婚制。在阶级社会中“一夫一妻制只是对妇女而不是对男子的一夫一妻制。这种性质到现在还保存着……丈夫可以有很多妻子, 随意纳妾, 而作为正式的妻子, 她要容忍这一切, 她要严格保守贞操和夫妻的忠诚。接受完全受男子支配的年轻美貌的女奴隶的存在, 使一夫一妻制从一开始就具有了它的特殊的性质”。[7]从恩格斯这段话来看, 一夫多妻制是一夫一妻制发展的特殊产物, 是阶级社会男性奴隶主能享受的一种制度。由此, 从婚姻形态的角度进一步证明搓日阿补时代要晚于支格阿龙时代, 进一步印证了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的必然性。
  
  结语
  
  “支格阿龙”神话以支格阿龙传奇的一生暗示着父系文明的崛起, 母系文化的逝去, 虽最后支格阿龙坠海身亡了, 并父系文化与母系文化的争斗以父系文化的失败而告终, 但是父系文化并没有因此而低头认输, 始终凝聚更加强大的力量继续和母系文化作争斗,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中的搓日阿补打败女儿国, 改男嫁女娶为女嫁男娶, 男子开始主宰女子的命运。“支格阿龙”神话预示着整个社会男性的力量正在萌芽、正在抬头, 《搓日阿补征服女儿国》则预示着男性在这场与母系文化争斗中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从此, 一个由男子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即将到来。两部神话构思宏伟、遐想丰富、形象优美、情节动人, 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塑造了彝族社会中广为流传的两个英雄人物形象, 向我们展示了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量的史诗画面, 它们为我们研究彝族古代社会, 甚至西南少数民族古代社会提供了重要的活态资料, 值得我们去作更加深入的探析和研究。
  
  参考文献
  
  [1]冯元蔚.勒俄特依[M].四川:四川民族出版社, 1986.
  [2]马克思, 恩格斯.马恩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36.
  [3]楚雄彝族自治州文化局.彝族民间故事[M].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 1988.
  [4]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全国编辑委员会.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云南卷[M].北京:中国ISBN中心, 2003.
  [5]罗希吾戈.从英雄史诗〈英雄支格阿龙〉看彝族古代社会[C]//云南民间文艺源流新探.云南民族出版社, 1986.
  [6]路易斯·亨利·摩尔根.古代社会[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7.
  [7]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6.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