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硕士论文网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奈保尔作品《抵达之谜》中的绘画意象

奈保尔作品《抵达之谜》中的绘画意象

时间:2018-02-03 11:07来源:学位论文网点击: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奈保尔作品《抵达之谜》中的绘画意象的文章,摘要:本文从文学创作与绘画艺术的跨文化视角出发, 以绘画艺术语言对奈保尔作品《抵达之谜》中的绘画意象进行分析, 探讨奈保
    摘要:本文从文学创作与绘画艺术的跨文化视角出发, 以绘画艺术语言对奈保尔作品《抵达之谜》中的绘画意象进行分析, 探讨奈保尔文学作品与西方绘画主题的契合, 挖掘奈保尔小说中的绘画意味及现代性, 揭示奈保尔复杂矛盾的灵魂及绘画艺术对奈保尔艺术思维方式和文学创作的影响。
  
  关键词:《抵达之谜》; 奈保尔; 绘画意象;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保尔素有“加勒比文学之父”的称号, 着作成果丰硕。其重要作品《抵达之谜》是一部“传记式小说”, 称得上能够较为全面地反映他的人生历程与创作思想的作品。小说使读者能够产生强烈的画面感, 非常引人入胜, 犹如一本中国水墨画的画簿, 细致地描摹了一幅幅画面:“花园”“旅程”“常春藤”“乌鸦”“告别仪式”.清淡的笔触描写了记忆中的碎片, 充满了现实与回忆的虚实结合。尤其是他在这部文学作品中描绘的文字画面多了入乎其内而又出乎其外的绘画意象。
  
  阿恩海姆指出, “审美知觉意象是由外部表象和抽象的力这两部分组成的。外部表象的形式结构, 不论是写实的还是抽象的都隐含一种张力式样, 它能在人们的神经系统中唤起一种与之同形的力的式样, 使之进入一种‘激动的参与状态', 获得一种情感体验。”[1]26绘画意象便成为“有意味的力的样式”, 是创作过程中主体对客体的情感化观照, 客观物象在艺术家心里产生的一种情感的激越、审美的想象、崭新的意象。通过形象化的色彩、线条、光线、造型情感符号, 经过历史积淀而产生一定的象征意义, 并以固定的色彩表现和意象表征存在于人们的认知心理结构中。作者借助于文本中丰富而又画面感强烈的绘画意象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诉说自己的灵魂, 使读者通过丰富想象和已有的认知意会作者的思想感情。
  
  奈保尔在《抵达之谜》中借用丰富的绘画意象, 使作品具有了超越文字之上的直观性和视觉表现力, 表达出他抽象的哲学思考和复杂的内心世界。可谓是用文字画山水、写人心。绘画意象的成功运用, 使读者能够更好地了解他在某一时期特定的思想情绪, 拓展出一条新的走进奈保尔艺术世界的通道。本文从文学创作与绘画艺术的跨文化视角出发, 以绘画艺术语言对奈保尔作品《抵达之谜》中的绘画意象进行分析, 探讨奈保尔文学作品与西方绘画主题的契合, 挖掘奈保尔小说中的绘画意味及现代性, 揭示奈保尔复杂矛盾的灵魂及绘画艺术对奈保尔艺术思维方式和文学创作的影响。
  
  一、花园、废墟--向往与抵达之后的迷茫
  
  梵高的绘画中, 花园是其创作的重要自然意象之一, 如《阿尔的花园》《冬天的花园》《圣雷米精神病院的花园》《阿尔医院的花园》等。在中国文学的历史舞台上, 花园意象也曾无数次被呈现和塑造过, 如《红楼梦》。花园这一绘画意象象征着优雅、恬静与美好, 传达着希望与理想, 是与现实苦难生活相对的乐园和避难所, 更深层的意蕴是人内心的花园, 指向人的精神家园和心灵归宿。《抵达之谜》中, 多次出现的花园意象表达了奈保尔寻找精神家园的渴望, 这种渴望寄托在英国, 想在殖民宗主国英国安身立命的愿望。杰克的花园充满生机, “非常漂亮、干净, 满是万紫千红总在变化的色彩……就像一个袖珍画中的中世纪村子。”[2]16奈保尔用简洁的白描笔调勾勒出花园的构图, “一道紧密的树篱划出了花园与车道间的界限”, “一条小径从前门穿过花园中间。”[2]15“他修剪得很好的苹果树上鲜花盛开……看到那些小小的果子结出来, 挂在那里青灵灵的, 和花园里其他的果子一起生长, 然后改变了颜色。”[2]30这些越长越大的果子用温暖的色彩描画着那凉爽的季节。这些色彩鲜明的描绘及线条运用仿佛在我们面前铺开了一幅画卷。关于英国鼎盛时期的美丽庄园画作也深深吸引着奈保尔, 他从内心对英国是认同的, 花园暗示了奈保尔对英国的喜爱和向往之情。“我受到的教育使我总是像一个竞争者……在竞争或比赛过程中, 担心失败犹如担心毁灭一样。”[2]169花园也象征了奈保尔为了抵达向往中的英国实现作家的梦想, 顽强的拼搏奋斗精神。
  
  当奈保尔真正抵达理想中的“花园”时, 英国的兴盛已不复存在, 到处充满着衰败的气息。《抵达之谜》中废墟是重要主题词之一, 在文中多次重复出现。奈保尔对废墟绘画意象的描绘运用了烘托渲染的表现手法, 渲染氛围, 诉说心境。杰克住在那些废墟之中;一所房子的废墟;农场矗立在五花八门的废墟之中;都是些残垣断壁;船库的坍塌、腐烂的木板、显得发黑的水、生锈的波纹铁;这个庄园也有它的废墟等等。这种废墟和被抛弃的念头, 萦绕于“我”自己脑间, 挥之不去, 体现了奈保尔在为英国辉煌时代的逝去唱挽歌, 表达了他理想的破灭, 抵达之后的迷茫。在废墟之上, 在散步之中, 作者总是不断地思索, 流露出对于历史、对于整体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卡斯腾·哈里斯指出:“废墟是对时间的记忆, 是对被毁的城市的见证。”[3]238废墟意象象征着衰败与落寞, 是希望落空的心灰意冷。奈保尔在《抵达之谜》中叙述着:“时至如今, 我作为一个局外人, 正以我的笔触修改着这片土地, 做着我认为别人也在做的事情, 创造着看不见的废墟。”[2]350
  
  花园和废墟这组矛盾对立的绘画意象表达了奈保尔寻找家园和身份认同所面临的矛盾。抵达不仅是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旅行, 也意味着一种心态到另一种心态的精神之旅。英国是奈保尔的向往之地也是最后抵达之地, 然而现实中的英国与想象中的英国产生了落差, 精神上无法融入的伤痛使他心存迷茫和失落, 这是作家的一种悲凉心态的写照。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使奈保尔无法找到精神上的真正归宿, 陷入了迷茫和和分裂。花园与废墟这对对立的绘画意象设置, 使文本产生强大的艺术张力, 在读者接受的心理结构中形成强烈的反差, 形成了独特的审美感受, 也体现了奈保尔的矛盾悖论精神。
  
  二、乌鸦、常春藤--死亡与正视死亡的心灵
  
  死亡是生命最后的归宿, 是艺术家们倾情表现的主题。画家梵高从不避讳在作品中肆意地展现死亡, 如《乌鸦群飞的麦田》给人带来的是压迫和死亡的气息。奈保尔的《抵达之谜》中“死亡是主题, 或许它一直都是主题。死亡和面对死亡--这是杰克的故事的主题。”[2]368奈保尔在这部小说创作时期, 健康在无形中受到伤害, “我的精神已经崩溃”, 饱受噩梦的困扰, “我的梦是被疲倦和不幸驱使着的梦--是头脑爆炸的梦, 是死亡确定无疑的梦……觉得死亡本身将会在我的睡梦中降临到我的身上……而就是死亡, 所有事物的终结, 如同一股黑暗笼罩了一个男人, 想要在他处于最脆弱的时候, 在他睡着的时候, 获得他的心。”[2]112死亡的想法和事物的终结穿透他的心灵, 奈保尔也用这部作品纪念逝世于伦敦的弟弟西瓦·奈保尔。
  
  乌鸦这一绘画意象包含了威胁生命的不明力量, 透露出黑暗和死亡的气息, 体现了奈保尔小说与西方绘画主题“死亡”的相互契合。老菲利普斯先生说:“你知道大家有关乌鸦的说法吧。它们会给人带来财富……当然那只是个古老传说……如果你把它们想成死亡之鸟, 你就无法容忍它们发出的噪音。”[2]323事实证明长着大而黑的乌喙和大而黑的翅膀的乌鸦, 在聒耳的粗厉叫声中, 传递出死亡的预示。“死亡”也是这部小说里大部分人物的宿命:行动迟缓的杰克老岳父在孤寂中死去;杰克的病死;布伦达被丈夫莱斯谋杀而死;作家艾伦在一场痛饮之后, 服下了足以致命的安眠药, 死去了;庄园的管家菲利普斯先生一天突然晕倒死去;老菲利普斯先生的表弟八岁时被汽车撞死;文本最后“我”的妹妹萨蒂在特立尼达岛不幸患了脑溢血去世。“死亡”也是小说中很多生物的归宿:野兔的死亡状态;鹈鹕的尸骨残骸;被常青藤缠绕覆盖的樱桃树和其他树木倒下了, 也变成了残骸;山谷中的榆树枯死了等。
  
  奈保尔以寥寥几笔简洁地勾画了又一意象--常春藤:常春藤很美, 它被允许攀附在树上。但愈是美丽的东西往往愈是隐藏着巨大的危险。“常春藤开始生长出来, 不断缠绕, 抑制力不断加大。”[2]243“被常春藤紧紧缠绕的一些树木, 被遮盖的严严实实。”[2]241最终, 被常春藤缠绕覆盖的树木都倒下了, 变成了残骸。这寥寥几笔的勾画使用了表现主义的抽象描摹。乌鸦的出现与常春藤的长出都代表着其他生物即将面临的死亡。这两个绘画意象蕴含了死亡的深层意蕴, 使得作者奈保尔“不得不去正视死亡, 不得不面对一直在睡梦中沉思的死亡。”[2]378使作者发现了“我们要为我们自己重新塑造这个世界”这个哲理, 使作者意识到“生命与人是最具神秘性的, 是真正的人的宗教, 是悲伤与荣耀。”[2]378
  
  三、飞机、码头、海船--漂泊与精神家园的重构
  
  飞机、码头、海船等代表旅程的绘画意象经常出现在画家的笔下, 体现出逃离和漂泊的意识。高更的画作《狄耶普港中之船》具有浓烈的象征意义, 体现了高更在漂泊中对理想世界的无尽追求。“我逃离大都市的虚假与文明的冷漠, 我盼望明天像今天一样安详、顺心、美好、宁静。平和已渐入我心。”[4]189奈保尔的这部文学作品中, 有诸多的文字是对飞机、码头、海船、旅店等场合的描述, 这些绘画意象的反复出现既是奈保尔精神世界的映射, 也是他现实生活的写照。奈保尔小说《抵达之谜》的创作源于意大利画家基里科超现实主义、形而上学的一部同名画作。这张画描述了一个经典的场面, “中世纪的, 古罗马的一个码头--或者是我这么认为的;背景里, 几道围墙和门 (像是一些缺口) 之外, 可见一艘古代海船的桅杆的杆顶;近处一条僻静的街道上有两个人, 都裹得紧紧的, 一个可能是那个抵达的人;另一个也许是这个港口本地的人。”[2]98这幅凄凉又神秘的画向奈保尔诉说着抵达的神秘。一个他也许会写到的故事出现在奈保尔面前, 是关于基里科画中的这个场面的, 关于一个旅行者, 陌生的城市和饱经沧桑的生命。奈保尔的《抵达之谜》以基里科的画作为灵感渊源和创作原型, 是用文学书写了这部画作。因此画作中的重要意象码头和海船等也成为了小说的重要意象。
  
  小说第二章节“旅程”以简洁清晰的笔调勾勒了旅途中的飞机、机场、码头、海船、旅馆、饭店等重要旅程意象。“一架那个时期的小飞机, 窄窄的, 有一个狭窄的通道, 飞的很低。”[2]113“从一个码头, 开始了一段在海船上航行若干天的旅程……坐飞机……坐海船。”[2]131“那架小飞机正升高到一些云彩上面, 而且就那么飞着, 刚好在白云之上……永远身居在那云彩之上。那太阳!那云彩是那么密实, 那么纯洁。”[2]114“我舱室的每个舷窗构成了一幅幅绚丽多彩的美丽画面:蓝蓝的天空, 洁白的云朵, 绿色的植被。”[2]165寥寥几笔, 留给读者一个个鲜明的瞬间印象, 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感受力。这些都是旅途的中转站, 是别离和开始的地方, 它们传达出了告别、逃离、对未知前景的期待和不确定的状态, 渲染了一种孤独、流浪、漂泊无依的状态。小说最后以章节“告别”结束, 对于一直探求自己精神家园的奈保尔来说, 它意味着再一次的逃离和追寻。
  
  这些绘画意象的隐喻在于作者始终处于漂泊性和无依性。漂泊无根和寻找普世精神家园是奈保尔众多作品的一个主题。文学评论家阿尔伯特·莫德尔说:“作为一种规则, 如果某个作家的作品中经常出现某一主题, 或者总是使作某种语调, 那一定是出于他个人生活中的某些原因。”[5]7作为印度的海外游子, 特立尼达的移民, 英国的外来者, 奈保尔找不到家的感觉, 人在旅行, 心也在旅行, 他频繁游走于欧洲、非洲、亚洲和拉美各国之间。他的一生充满漂泊, 逃离便是家园重构的出路。奈保尔是在一种隐退的心情状态下来到这个英国鼎盛时期建立的庄园里, “有着同样的离群索居、过隐居生活的态度。”[2]241奈保尔通过车站、码头、机场绘画意象的反复刻画, 对乡村自然的书写, 体现了漂泊意识中追求原始的纯净和心灵的平和, 在逃离现代文明的过程里构建着理想的精神家园, “我们为我们自己重新塑造这个世界。”[2]378
  
  奈保尔综合运用了各种艺术形式来进行他极富个性的文学创作。透过多个绘画意象在奈保尔的作品《抵达之谜》中表达的意义, 从而透视奈保尔的精神灵魂。奈保尔《抵达之谜》画面的可观可感是作者情感与形象艺术结合的结果。文学评论家阿尔伯特·莫德尔说:“一部文学作品, 即使没有记录梦, 其本身仍是一个梦, 即作家的梦。它是作家无意识欲望的自我实现, 或者是作家因为无法实现自己的欲望而发出的哀怨。”[5]6画写心, 书如人。《抵达之谜》是作家抵达的一个梦想, 作为一个文学世界的漂泊者, “只有在他的内心, 在他独一无二的话语里, 他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家。”[6]133奈保尔思想具有强烈的冲突和深层的矛盾, 可谓一个多侧面的复杂矛盾体, 只有在文学作品中, 他才能摆脱迷茫, 正视死亡, 构建属于他的精神家园。
  
  参考文献
  
  [1]汪裕雄。美意象学。[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3.
  [2][英]V.S.奈保尔。抵达之谜[M].邹海仑, 等, 译。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 2006.
  [3][美]卡斯腾·哈里斯。建筑的伦理功能[M].陈朝辉, 译。北京:华夏出版社, 2001.
  [4][法]阿木尔·巴图。野蛮人:回归原始的天才[M].苏日娜, 译。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5.
  [5][美]阿尔伯特·莫德尔。文学中的色情动机[M].刘文荣, 译。上海:文汇出版社, 2006.
  [6]瑞典文学院200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载《世界文学》。阮学勤, 译。2002.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