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体育论文 > 对练武术套路的技术标准与训练对策

对练武术套路的技术标准与训练对策

时间:2019-11-05 10:19作者:朱海楠 张帆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对练武术套路的技术标准与训练对策的文章,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武术之于民族传统体育,套路之于中国武术,对练之于武术套路,无疑是发现自我文化优势的内在逻辑。

  摘    要: 以武术套路对练的文化优势为落脚点,对其技术标准及选取策略进行全面分析。发现“技术标准”概念的本质内涵并非对技术科学发展制定出死板统一的样本模式,而在于激发技术创新与发展的合理性建构。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武术套路对练的技术标准则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即扎实的技术功底、相近的技术水准、默契的技术迎合、合拍的技术性格、相同的技术兴趣、惯熟的技术适应。

  关键词: 武术套路; 对练; 技术标准; 策略;

  Abstract: The paper explores Wushu routine pair exercise technique standard and its selection strategy. It is believed that technique standard conceptual essence is not as rigid as uniform sample model. Its aim shall be to motivate technique in novation and promote rationality construction. Therefore, the technique standard of Chinese Wushu routine pair exercise shall include the following aspects as to have strong essentials of basic training, to employ similar technique level, to welcome tacit technique cooperation, to master rhythmic technique character, to share same technique interests and to adopt habitual technique situation.

  Keyword: Wushu routines; pair exercise; technique standard; strategy;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武术之于民族传统体育,套路之于中国武术,对练之于武术套路,无疑是发现自我文化优势的内在逻辑。武术套路的形成是对简单的技击动作进行科学设置、协调呈现的结果,由武术套路所演绎出来的人文审美情趣以及对武术文化进行深度感知的体验效果是其它众多武技项目所不能比拟的。它既有跆拳道一板一眼的拳势架构,又不乏拳击运动的矫捷与灵动,更兼具泰拳项目的沉稳与厚重。而武术套路对练则更具艺术观赏性和实战情景性。所谓对练,就是指“在各种单练项目的基础上,由2人或多人按照所编排的套路,进行攻击与防守的方法练习”[1],“武术对练的内容丰富、结构严密,是在各种武术单练项目(拳术、器械)基础上由固有的踢、打、摔、拿、击、刺、拦、格等动作的攻防技术方法编制的”[2]。武术对练一般分为徒手对练、器械对练、徒手和器械对练3种形式。武术对练项目对演练者双方都有极高的要求。它不仅要求单人动作熟练,方法准确,而且还要求双人配合协调,营造出逼真的战斗气氛。因此,探索武术套路对练的技术标准并找出科学的发展对策就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1 、武术套路对练技术的特殊性

  武术对练是中国武术套路的运动形式之一,是在各种武术单练(拳术、器械)项目的基础上由踢、打、摔、拿、击、刺、劈、砍、撩、点、崩等技术方法组成的,有2人或多人进行的武术运动形式。对练项目包括徒手对练、器械对练和徒手与器械对练三种类型。但无论是何种对练形式,技术方法运用正确、攻防转换合理、动作幅度适当、意识形态逼真、演练风格突出、彼此配合协调默契是武术对练项目的基本技术要求。概言之,武术套路对练项目的特殊性表现为3个层面的结合,即:竞技性与艺术性的结合;自我与他者的结合;器械与队员身心的结合。对于竞技性与艺术性而言,有学者就指出:“武术是攻防兼备的技击术,但在竞技武术中则更是一种艺术表演,可以说武术运动员在竞技场上具有演员与运动员的双重角色”[3];对于自我与他者的结合,是指武术套路对练效果的优劣,不仅取决于单个演练者自身的技术水平,还在于对配合一方甚至多个配合者技术水平的了解和把握,例如对方出拳、踢腿的速度和力度,器械攻来时的高度和角度,等等,都需要做到自我与他者的巧妙结合;对于器械与队员身心的结合,则是指武术器械对练,或者徒手与器械对练时,器械队员必须做到精准的器械感觉,所谓的“人枪合一”“超越器械”就是此种含义。可见,武术套路对练技术的特殊性恰恰是保障武术套路对练项目的艺术审美性、竞技表演性以及感官刺激性特征的核心要求。
 

对练武术套路的技术标准与训练对策
 

  2 、武术套路对练的技术标准

  2.1、“技术标准”的内涵

  在21世纪世界科技蓬勃发展、纷纷争夺产业经济主动权的大背景下,“得标准者得天下”已经成为国家与国家之间进行发展博弈的共识。技术标准作为产业发展的重要资源和核心能力,在新科技革命中焕发出勃勃生机。然而,“技术标准本身并不存在谁替代谁,而是技术选择合理性的问题”[4]。这一点,在2007年文化部制定的《文化标准化中长期发展规划(2007—2020)》中可以清晰体现:“标准化能够促进文化艺术与现代科技紧密结合,是推动文化创新的重要技术保障,是繁荣文化事业和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基础性工作”。可见,标准化的主旨是推动文化的创新发展,而非为文化的发展划定线线与框框。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中国武术的标准化建设也取得了较大成就[5]。主要表现在竞技武术套路发展对“高、难、美、新”技术导向的贯彻执行上;表现在武术段位制教材建设步伐加快落实上;表现在传统武术标准化技术体系的合理构建上。当然,也表现在标准化思想对其它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发展的指导与推动上。“标准化是实现传统武术规模化、现代化、国际化的关键”[6],也是武术套路对练项目发展的意义导向。

  2.2、武术套路对练的技术标准

  2.2.1、 扎实的技术功底

  “基本功是指从事武术运动所必备的体能、技能和心理品质,它有一系列综合训练人体内外各部功能的方法和手段,这些方法和手段突出了武术运动的专项要求,注重在发展武术运动员身体力量、柔韧、速度、耐力、灵敏等素质的同时,又注意对人体内脏功能及心智活动的提高,具有明显的内外兼修的作用。”[7]基本功是否扎实,不单在武术套路的单人演练中能够清晰的体现出来,而且在对练项目中体现的尤其明显。武术套路对练的基本功,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1)灵敏的动作反应能力。在武术套路对练过程中,攻防双方都会做出一系列技术动作,当一方运动员做出进攻动作时,另一方必须迅速适时做出反应动作。这个反应动作的灵敏要求不仅体现在能够第一时间捕捉到对方的进攻意图,更应体现在恰到好处的应对其进攻手段,过早则假、过迟则乱。(2)强悍的抗击打能力。与单独演练不同,武术套路对练是一方对一方乃至对多方的演练方式,每一拳每一腿都应或重或轻的落在演练者的身体之上,这就需要每一名队员都应当具有一定的抗击打能力,以此保障技击实战效果的逼真特性。这一点,并不因徒手对练或器械对练有太大差别。(3)彼此的协调配合能力。武术对练是单人套路演练的深化和扩展,需要双方的协调配合,不能把单人套路演练的技术和要领照搬到武术套路对练中,相对于单练项目而言,对练项目对搭档双方的身体素质要求比较高。“训练过程中强调运动员每个动作的精、气、神,并要求运动员理解自己套路的内涵,通过肢体语言去展现自己套路的内涵。”[8](4)充沛的体能储备。基本功扎实与否,还体现在充沛的体能储备方面。体能是基本功最直接的外在体现,它是保障攻防技术动作速度、力度、耐力的重要方面。

  2.2.2、相近的技术水准

  动作的艺术性与技术性是不可剥离的[9]。在课题组调查的30名武术套路运动员中,他们对对练项目的搭档选择判断,都将对方的技术水平放在首要位置。因为搭档的武术技术水平就彼此而言并不是单一个体的主动发挥的问题,还存在对搭档的引导和激励问题。这实际上,就是对练双方是否具有相近的技术水准的问题,因为武术套路对练所要实现的,是1+1>2的目的。因此说,对练双方具有相近的技术水平使产生理想技术效果的最优方案。针对这一问题,笔者对天津武术队对练运动员男子3人对练(王金生、胡延昌、商天恒),女子2人对练(赵兰兰、陈磊)进行了采访,5名运动员均为武术运动健将,他们一致认为:“如果搭档的技术会平与自己相当,或者接近。那么平时的训练效果会更好,在比赛中配合也会默契,更容易发挥水平。”相近的技术水平,除了以运动等级来考察,还可以通过彼此的年龄,参赛经历以及取得的比赛成绩,亦或者是运动伤病的恢复调整状态等等来综合考虑。因为,毕竟“技术水平相当才能够合上动作节奏,不管2个人的个人技术如何,整体上的协调性还在,同时还具有一定的可看性”[10]。如果搭档之间技术相差很多,那么技术好的一方会产生被搭档拖累的不满情绪,而技术差的一方会因为拖累了搭档而产生自卑情绪,或因为搭档的不满产生抵触情绪。

  2.2.3、 默契的技术迎合

  比赛场对于武术套路对练人员而言没有本质上的差异,默契的技术迎合是双方赛场表现力的最佳说明。具体来说,就是要求搭档双方运动员利用武术动作特有的肢体语言表现手段,展现出武术套路对练的技击、审美等功能,达到超越自我,感染裁判与观众,同他们产生共鸣。武术套路对练项目中运动员的表现力是指运动员双方在赛场上通过事先排练好的技术动作和技术路线,在攻防转换之间展现出的自身内在的精神气质,并与外在动作表现的统一的气势。笔者在同队员访谈聊天的时发现,凡是武术套路对练队员,一到赛场上,表现的欲望会非常强烈。这是一种武术对练特有的激情,其信心来自于彼此间长年累月的默契配合和充分的信任。部分访谈专家表示,对练搭档选择要求双方基本功和技术水平接近的最终目的,是希望搭档双方在比赛中能够提高表现力水平。这种表现力水平要求搭档双方动作熟练,配合严谨。对练双方要掌握套路演练的速度、节奏,并形成固定规律和运动节律,这样双方才能配合紧凑、默契,达到高度自动化。“套路比赛是单练与对练统一的形式,单和对形式都要在‘套式’模式下进行。”[11]因此,双方的武术表现力只有在相似或相近的情况下,才能够建立巩固熟练的运动节奏,任何一方不得破坏和改变己建立的运动节奏。双方在演练中,即使要表现出节奏的顿挫、出奇制胜的技法和难度动作,也必须事先编排好动作,再与搭档反复练习磨合,形成固定节奏。任何一方决不能临场发挥,改变动作节奏和编排。即便是在演练中要表现变换节奏,出奇招制敌的各种技法,也必须是事先设计好的,经过反复训练形成的,决不能由任何一方临时任意发挥和改变。

  2.2.4、合拍的技术性格

  性格是指一个人表现在对现实的态度和行为方式上的比较稳定的个性心理特征。一般将人的性格特征分成两类,即内向(内倾)性格和外向(外倾)性格。就武术这种表现型技术项目而言,无论是单练队员,还是对练队员,都普遍倾向于选择和培养具有外向型性格特征的队员。然而,外向型性格的人也有弊端,即过分关注外在环境的刺激干扰,引起心里稳定性的改变,从而使技术发挥不稳定。这一点对于需要高度配合的武术套路对练而言尤其重要。应当知道,内向型性格的人同样具有独特的心理优势,太极拳项目的练习就是一种以内心自我体验为基础的技术勾连展现拳种,无论是懂劲阶段还是较高的阶及神明的层次,都是以观照自己内心感受为心理原理,这种拳术的特征需要通过具有内向型性格特征的人练习,才能够体现太极拳技击方法的厚重和沉稳。因此,合拍的技术性格对于武术套路对练者而言也格外关键。

  2.2.5、相同的技术兴趣

  兴趣是个性倾向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其特征来说,兴趣可以是持续稳定的,也可以是短暂变化的。武术套路对练技术的超水平发挥则需要对练双方具有相同的技术兴趣。只有如此,才能够保障对练技术水平不断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相同的技术兴趣,其内涵主要包括以下4个层面:(1)对武术套路对练这一项目具有同样的热爱情感,能够将武术技术展现的艺术认同价值转换成对具有实战模拟场景的双方对弈的迷恋。调查中发现,不少武术对练组合并非运动员自身的意愿,而是教练员根据比赛需要临时制定;(2)对武术套路对练单个技术动作水准的超越性欲望,武术套路对练尽管是由多个单独技术动作和合而成,但在彼此配合的瞬间往往会出现各种失误,对此,则需要对练双方具有共同的技术认知。只有如此,才能够齐心合力克服技术困难;(3)对武术套路对练技术动作组合的创编抱有热情,能够主动观看相关比赛视频,发现组合编排中的不足,寻求编排技术创新方面的突破;(4)对武术套路对练项目具有自觉学习相关理论知识的习惯,包括训练学、心理学、美学等理论知识。 “只有深入学习文化知识,提升艺术修养并学会更好地展现自我,才能真正将中国武术中的“精、气、神、韵”发挥彻底,演绎极致!”[12]

  2.2.6、惯熟的技术适应

  惯熟的技术适应取决于对练搭档的选择是否稳定。这对比赛成绩的取得十分关键。尤其在比赛过程中,优异成绩的取得跟对练队员的技术水平、节奏感、心理素质以及彼此之间的默契配合,都是一次真实的考验。在对对练搭档的时间年限进行调查发现,男子和女子的冠军,运动员彼此间固定的配合年限全部大于2年。部分运动员表示:之所以取得如此的成绩,跟对方搭档的长期默契配合分不开。经过长期的配合训练,彼此之间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能够让彼此准确获取其技术的连贯信息,双方能够互相鼓励、互相关心、互相指正,更重要的是彼此信任。因此说,武术专业学习与训练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武术运动员经过多年的艰苦训练才能在比赛中获得优异的成绩。而套路对练对这方面的要求尤其特殊。武术对练中对练搭档间和谐、融洽关系的建立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达到的,需要一定的时间为保证,需要搭档间通过长时间的磨合才能得到最佳的默契程度。调查结果显示:在调查的4名武术运动员中,所有运动员都表示搭档长短会对比赛成绩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72.91%的人认为搭档时间的长短会对比赛成绩影响非常大。91.66%的人直言,“频繁更换搭档会对个人技术水平的发挥造成严重下降的影响。”因此,惯熟的技术适应需要较长的搭档时间作为保障,频繁更换搭档不合规律。

  3、 提高武术套路对练技术水平的策略

  (1)用科学理念引导对练搭档选择。武术对练项目从本质上与武术单练项目是一致的,但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则是一个关乎两个不同演练主体的综合性问题。而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以及解决的方法,则往往由教练所掌握和实施。所谓用科学的理念引导武术对练的搭档选择,就是要求教练员从队员可持续发展的角度,从以人为本的价值关怀角度,从科学训练的角度来把握武术对练的搭档选定。既要从队员的技术水平实际出发,又要从队员的兴趣、气质、赛场表现力、彼此的性格和意愿,甚至是武术对练项目的价值观等方面入手。改变武术对练搭档的选择由教练员指定,或者为了应付比赛而临时组建的做法。另外,武术对练作为中国武术“打练结合”训练机制的有效形式,应当将其作为固定的技术训练体系来设置,而不应长期将其视为武术套路技术体系的一个。

  (2)强化队员的单项攻防技术训练。在武术套路对练的技术内涵中,攻与防是一对辩证统一的重要概念。攻防两种技术同时加载在对练双方的技术能力之内,这就注定了队员个体必须具备扎实的攻防技术能力。进攻技术要求队员出拳、出腿以及刀枪剑棍等器械击打速度接近真实的实战水平,此时的进攻队员以击中对方为意识导向;而防守队员则需要自对方的拳腿即将击中自己的时候迅速做出判断,上步架拳格挡,还是将对方攻势巧妙化解,是通过器械截击对方劈刺功法,还是利用身法之敏捷躲闪开来,这些都需要双方对于配合的恰到好处。然而,在武术套路对练技术的实际训练中,进攻技术一直是训练中强化的重点,防守技术往往被轻视。这里所说的防守技术训练,不仅要求在对练过程中要能够做到迅速、有效、协调,更应当保持对练项目对演练双方在仪态、体态方面的艺术要求。另外,武术对练项目中,对滚翻、倒地以及跃起等方面的技术要求同样较高。因此,在武术对练项目中的攻防技术训练应当得到进一步重视,并在实践训练中予以强化。

  (3)完善对练项目的技术训练体系。对练包括的内容丰富,项目繁多。完善对练项目的技术训练体系,是对练技术水平提升的综合技能储备。由于对练项目所涉及的拳种不同,器械不同,其演练的风格也各不相同。如:形意拳对练中以拳为主,以腿为辅,攻守严密紧凑;长拳对练的特点是舒展大放,闪展腾挪跌扑滚翻;南拳对打粗犷有力,节奏铿锵;剑术的对练潇洒飘逸,刚柔相济,有剑似飞凤之称;空手对枪,枪法密集、准确,进枪者身法矫捷、手法迅速;刀、棍类的对练大开大合、刚劲勇猛;三节棍对枪、棍,柔中有刚,刺激惊险,但不同拳种、不同器械种类在对练中都必须运用符合自身特点的动作和技法,表现出攻防要合理、准确,符合运动和对联的规律。刀不可以当做剑,枪不能过多运用当棍中的劈扫等动作,南拳对练应有南拳的技法,长拳对练应有长拳的技法。因此说,对于对练搭档的选择,应当在完善队员的技术训练体系的基础上优先选择。

  (4)加强武术对练的价值观念教育。中国武术的历史表达从来不是只关乎个体的文化事项,而是关乎武艺主体与客体的关系呈现。当今学校武术教育改革对“打练结合”教育模式的推动同样也是武术主体与客体技术关系的强化。武术对练搭档的选择,同样应当以对该项目的价值观教育为依托,只有对练双方充分认识到中国武术技击实现的主客体价值,才能够切实提高武术对练的技术水平,从而使对练搭档的选择摆脱后备人才匮乏的窘境制约。

  参考文献

  [1] 张文广.长拳对练单刀对枪[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82:1.
  [2] 吴兆祥.武术[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10:103-104.
  [3]张长思,丁传伟,张长念.暴力意向动作编排与传统武德文化迷失:竞技武术对练套路设计思想重塑[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3,28(3):229-233.
  [4] 邓州.促进自主技术标准“走出去”的策略研究[J].标准科学,2018(8):28-31.
  [5] 张震宇,郭玉成.竞技武术比赛器械标准化研究[J].西安体育学院学报,2013,30(4):439-443.
  [6]李守培,郭玉成,张勇.传统武术套路技术体系的标准化研究[J].中国体育科技,2013,49(3):65-71.
  [7] 刘强,杨欢,姜伟成.新编体育教程[M].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2010:56-57.
  [8]资薇,杨小伟,王宇.2017年全国武术套路锦标赛成绩分析及对训练的启示[J].吉林体育学院学报,2017,33(6):88-94.
  [9] 陈灿,张清澍.“单对统一体育竞技价值取向下体育舞蹈属性及特征研究”[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17,29(5):447-458.
  [10]李群英.论武术对练项目的技术要求与训练方法[J].郴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4):84-87.
  [11]武冬.“单对统一”武术套路竞赛模式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6,39(4):101-108.
  [12]丁传伟,张长思,王继生.论竞技武术对练套路中暴力性动作编排的武德文化迷失[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13,25(6):541-544.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