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疫情背景下对生命价值的重新思考

疫情背景下对生命价值的重新思考

时间:2021-08-16作者:潘虹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疫情背景下对生命价值的重新思考的文章,新冠肺炎疫情一方面使人真切感受到死亡袭来的恐惧,在应激状态下激活了人的生存本能;另一方面,又使人在面对死亡、失去、亲情、选择时,重新聚焦对人的生命存在、生命价值、生命境界等生命问题的思考,在全国众志成

  摘    要: 立足生命哲学视角反思和审视新冠肺炎疫情,最大的意义在于人对生死问题的关切。疫情使人重新思考生命,反思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引导人在面临生死考验时,重视生命本真的存在,回归生命的价值本位;也使人从作为群体性共同体存在的形式,去重新认识生命的价值使命和责任担当,自觉做到将小我融入大我,最终在爱和奉献中彰显生命价值,实现生命价值的升华。

  关键词 :     新冠肺炎疫情;生命价值;生命哲学;

  从生命哲学角度反思和审视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其最大的意义在于以死亡引导人们正视生命。新冠肺炎疫情一方面使人真切感受到死亡袭来的恐惧,在应激状态下激活了人的生存本能;另一方面,又使人在面对死亡、失去、亲情、选择时,重新聚焦对人的生命存在、生命价值、生命境界等生命问题的思考,在全国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过程中获得崇高的精神力量。这既是对生命本体价值的强调,也是引导人们积极面对生命、正确追求生命价值的有益契机,反映个体自我生命意识的觉醒和理性生命思维的提升,并由此建构求解生命困境的路径和方式。

  一、对生命价值的一般性认识

  生命价值是指生命作为客体对主体需要的满足,反映生命发挥作用的大小及最终达成的效果,是生命之“为”;也指人对生命赋予的含义,反映人对生命作用、生命意义的反思,是生命之“果”。根据客体满足主体需要的不同,生命价值可分为内在价值、外在价值和主观价值。其中,生命的内在价值是基础和前提,主观价值是动力和依据,外在价值是评判和促进。生命价值只有既从外在层面满足社会和他人的需要,又从主观层面成就自我并统一于生命的内在价值时,方可谓生命价值的实现。

  1.生命活动自身的价值即生命的内在价值

  生命内在价值是生命价值区别于其他一般价值的特性之一,其价值体现于生命本身,是生命存在本身固有的价值。按照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生命个体存在的目的在于使人的个体生命能够存在和发展,包括“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与其他自然的关系”。人所有发展的前提在于人拥有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具有唯一性、独立性和神圣性。因此,每个生命都有着独一无二的价值,是“生命所是和所能是”。
 

疫情背景下对生命价值的重新思考
 

  2.生命对于个人之主体的价值为生命的主体性价值

  在生命的主体性价值中,人是价值关系的主体,对生命客体是否满足及满足需求的程度作出判断。由于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因而生命作为客体需要从基本生理需求、欲望、精神世界等不同层面予以积极回应,并在这一过程中努力实现生命价值最大化。就生命的主体性价值而言,个人如何看待和使用生命以实现自我需要的最大化是决定生命主体性价值的根本性因素。当一个人将自我需要能否满足视为生命存在的全部意义时,就会将自己置于评判生命价值的中心位置,并将生活的全部重心落在如何实现生命主体价值上。他可能会通过向他人及社会索取来满足自己的物质需要,也可能通过自己的奉献和付出去追求精神世界的满足,还可能采用不同的方式、手段或途径来达成自己的生命目的。当一个人的生命活动对自己而言贡献越大,生命作为客体对满足自己需要的程度越强,他的生命主体性价值就越大。

  3.生命活动对于他人或事物的意义和价值即外在价值

  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决定了生命价值的实现具有双向性,即不仅要向内满足个体生命的需要以实现生命的主体性价值,而且要向外满足他人及社会的需要以实现生命的外在价值。相对于生命主体性价值的向内进发,生命外在价值在价值实现的过程中发生了价值主体转化,即他人及社会、群体成为评判个体生命属性是否满足需要的主体。因此,生命的外在价值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才能实现,在为人类和社会作出贡献实现生命外在价值的同时,同步实现了生命的主体性价值。外在价值决定生命价值的广度和深度。需要注意的是,生命外在价值往往和生命主体性价值相伴呈现。人一方面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来满足社会和人类的需求,创造生命的外在价值;另一方面,又通过社会实践满足自己的主观需求,从而实现生命的主体性价值。

  二、回归生命的价值本位

  新冠肺炎疫情使人在面对死亡、反思生命的过程中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自然生命才是思考生命价值的起点,脱离了自然生命的价值,既不存在也无意义,自然生命作为生命价值的载体,是生命价值得以实现的依据。因此,回归生命的价值本位就是要回归人的自然生命,重视生命、敬畏生命、热爱生命。

  1.重视生命

  重视生命源于生命的有限性。有限性是自然生命的基本特征和本真规定之一。人生物性、自然性的一面符合并遵守生命有限性的基本约束,并最终走向死亡。死亡是生命有限性的最终结果,是每一个生命个体都要面对的基本事实。生命价值与生命终点的最大意义就在于,人首先应该保证维持自然生命的存在,有生气地活着。中国哲学对生命的思考亦是始于对人之自然生命本身的关注、珍惜和热爱。其次,重视生命源于生命的重要性。自然生命是人存在、活着的状态,而不是“死”了。“死”是人之生理性肉体生命的结束,虽然不可避免,但人不同于动物生命之处,在于动物是为活着而活着,而人是有意识的动物,是为意义而存在。这个意义可以是理想,可以是价值,还可以是生命本身。活着于人而言本身就是意义,没有自然生命,就没有精神生命和社会生命,也就没有生命意义及生命价值的实现。再次,重视生命源于生命的珍贵性。《易传·序卦》中说:“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人虽然和世间其他万物一样由天地交感孕化而生,但只有人独具异禀,不仅不同于万物,还可役使、食用万物,以万物为其所用。孔子在《孝经·圣治章》中说:“天地之性,人为贵。”这说明天地之间的万物生灵,唯有人的生命最为尊贵。人有智慧、有伦理、有道德、有义气,“怀五常之性”,则其不仅在价值体现上高于禽兽,还可以“参赞天地之化育”,成为天地人并存的宇宙三才之一,实现生命的价值。

  2.敬畏生命

  “畏”的本意为害怕,引申为对威势、威严的害怕,或是对重要之事物的敬服。敬畏生命并非害怕或恐惧生命,而是对生命的“戒慎恐惧”。所谓“戒慎恐惧”,指要以审慎的态度认真对待生命,时时刻刻心存畏惧、敬服,任何伤害都是对生命的诋毁和不敬,不可须臾有所违也。对生命的敬畏与一般的恐惧、忧患有所不同,敬畏生命是对生命自觉的防检和提示,不仅不会给心灵带来动荡与不安,反而因为对生命心存“戒慎恐惧”而激起爱护生命、守卫生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进而唤起对生命价值和意义的追求与尊崇。

  敬畏生命更深层次的含义在于要对包括所有动、植物在内的生命都保持敬重和畏惧。这是德国哲学家、神学家阿尔贝特·施韦泽敬畏生命理论的核心内容之一。他将敬畏生命理念推广到人及人以外的所有生命,认为应该对自然界的所有生命形态等同视之。敬畏生命更要敬畏自然、遵循规律。人类虽然要通过改造自然来实现自身发展,但改造自然的首要前提是认识自然、尊重生命、顺应规律,唯有这样,才能在“可为与不可为”之间作出正确抉择。

  3.热爱生命

  面对疫情当前,不仅仅要重视生命、敬畏生命,还要树立信心、积蓄能量抗击疫情,将对疫情的反思转化为更加强大的生命意志,重燃生活热情。重视和敬畏生命关系到“生”,热爱生命则关系到如何“生”;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和前提,后者是前者的旨归和养成,反映人的生命态度和生命张力。热爱生命就是对生命怀有热情,拥抱生命、奋斗生命、享受生命,既明了“死生如昼夜”的寻常,又参透向死而生的真谛。每个人终其一生都不过是在向死亡靠近,死亡使生命显得更加可贵,也唯有在面对死亡时,人才能真正认识生命及生命存在的意义。因此,热爱生命的方式是向死而生,在做好面对死亡、迎接死亡的准备后,不断追求与挖掘生命的无限可能。

  需要指出的是,接近死亡的生命历程亦不会永远一帆风顺,有阳光就会有阴暗,有鲜花就会有荆棘。当崎岖和不平遍布时,唯有对生命始终怀有信心、希望和热情,才能支撑人一直走向生命的终点,并努力去拥抱生命、享受生命的自由。因此,这世上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疫情中,方舱医院跳起广场舞、打起八段锦的人们,积极备考的高三男孩以及沉浸于书海的年轻人等,既让我们感受到他们与病毒作战的强大力量,也让我们感受到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丧失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是生命的升华和灵魂的延续。

  三、践行生命的价值使命

  生命价值以自然生命的存在为基础和前提,但自然生命存在本身究竟能否形成价值、能形成多大价值,则取决于主体的判断和评价。具体来说,是能否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需要多种多样,不同的生命需要对应不同的生命价值形态,但无论是哪一种形态,共同表现之一为责任和担当。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触发了个体在灾疫场合下的生命应激本能,也在共同体维度上启动了生命的社会性责任意识,在对生命不断反思和解构中,勇于肩负起应该承担的生命使命和生命责任。

  1.承担生命责任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释“责”为“求也,从贝朿声”;“任,从人壬,保也”。将“责”和“任”合起来理解即为“求得承担和保证”。其中,“求”字高度概括了“责”的内涵,它是主体性的人为达到某个目标所付出的主观性努力,指明责任的实现不仅依赖外在强制的规范力量,还在于自我内心对责任的反省和认同,是客观对象性和主观能动性的统一。

  无论是单个的个体生命,还是群体的共同体生命,责任都不可或缺。在个人层面,责任是指个人分内应做的事。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个体生命的责任由低到高依次表现为维系自然生命存续的责任、承担不同角色的社会性责任、获得自我精神需求满足的责任,包括家庭责任、岗位责任、自我发展责任等。家庭是每个生命个体得以存续的基本依靠,工作岗位则是个人实现社会抱负和价值理想的平台,着力点虽有所不同,但旨归都在于以个体生命去满足社会对自我担当不同角色的需求。疫情面前,很多人对家庭责任和岗位责任有了更多的体会和感悟,尤其是对岗位责任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了岗位责任本身的意义,从必须完成的岗位职责进阶至以生命践行责任的境界。包括广大医务工作者、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以及各条战线在内的无数仁人志士,都能自觉肩负起重任和担当,勇于尽职履责,用自己的血肉身躯护得全国人民平安,用实际行动诠释生命的价值在于奉献和担当。特别是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更是表现出对岗位责任非同一般的坚韧和决绝,他们舍小家、为大家,舍小我、成大我,有的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在疫情这一特殊情境下作出的选择,不仅弘扬了救死扶伤、甘于奉献的精神,还是以生命践行使命的最好诠释,是临危赴义的生动写照。这也更加印证了责任是价值理性而非工具理性的结论,它虽是客观的责任和义务要求,但亦是个体在主观意志上崇尚“为义务而义务”的自然选择,凡有利于民众的利益、福祉,为着崇高的目的,就应当全力以赴,尤其是在特殊的危急场合,道德主体可能为此蒙受巨大的物质、精神损失,甚至付出生命代价。

  2.将小我融入大我

  无论是人对生命责任的自觉担当,还是在特殊时刻以生命赴使命的决绝和悲壮,它们都有一个共性的特征,即人是如何看待自我与他人的关系的。突然暴发的疫情在短时间内急速蔓延,正在悄悄促使人转换看待自我与他人关系的视角,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相互依存、相互依赖、相互承担的关系出发重新认识人与自我、他人及人类的关系。每个人的生命不仅属于自己,还属于集体、国家乃至全世界。特别是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争中,每一个人都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而是作为人类的一分子,和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民共同应对,最终打赢这场硬仗。在这样一种更为宏大也更为广阔的大我境界中,我与他的关系转化为我与你的关系,我、你及生灵万物都不再是相互分离、相互对立的异己存在,而是共生共存共在的一体。在这样的一体中,我为你就是在为自己,而我在为自己的同时亦会想到你。每个人都视人犹己、视己犹人,人与人之间、与万物之间和谐共生、自然一体。因此,我承担生命义务与生命责任已经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整个人类。这样高远的境界和宽广的胸怀将生命的价值诠释至极致,也必将对历史、价值自觉承担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发挥至极致,以实现生命的另一种永恒。这是小我融入大我,甚至上升到整个人类的视野和担当,也是自我满足、自我成长、自我实现的唯一路径,这使生命得以不断充实,精神和情感得以不断升华。

  四、恪守生命的价值情怀

  生命价值的实现需要理性,也需要情怀。价值情怀“是对某种行为中的内在价值无条件的信仰和遵循”。相较于价值理性,价值情怀既非功利,也非精确计算的结果,而是反映人类在价值实现过程中对某种信仰或情感的追求和坚守,在价值体系中居于中心地位,是价值本真的体现和表达。

  生命哲学中引入价值情怀,是对生命价值实现背后价值意义的思考。作为现实的人,有满足主体需要的渴求和欲望,也有满足社会外在需要的责任和义务,但人也是有思想的生命个体,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作出综合评价和判断,挖掘出生命背后的意义。如若不能,人的活动将与其他一般的自然物毫无二致。因此,生命的价值情怀虽然仍以生命客体满足生命主体的需求为基本判断依据,但在价值理性的思考之外,却将生命客体对生命主体功利性需要的满足上升为人文意义上对某种价值情怀的追寻与坚持,指向对生命更本真的认识及对生命本源问题的思考和探讨,是人如何有尊严地活着,以及如何发现并最终绽放生命的华彩。人本就是复杂而生动的生命存在,无法用数字来衡量,也就不能用精确的公式去计算生命的价值,它更多是一种情怀。这是从人与他人、与社会内外相互观照、相互渗透、相互包含的辩证关系而言的,是人在特定的环境中在心理上和行动上对其他人的伦理关怀和义务体现。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除了唤醒人的生命意识、使命意识,也唤醒了人的奉献意识,让人逐渐感受到疫情当前,抗击疫情不仅是生命的责任和义务,还是人听从内心召唤作出主动选择的过程。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有无数人在用行动为抗击疫情做着力所能及之事,他们不计回报地给予和付出,有人自发接送医务工作人员、自发服务社区防疫、自发买菜送菜、自发代买药品等,这是他们生命最高价值和终极意义的体现,是对生命价值情怀最好的彰显。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严重威胁到公众生命健康的重要“生命事件”,不仅给人的生命安全和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极大危害,而且在关于生与死、利与义、小与大、进与退等基本问题的看法上刷新着人们的生命认知,从根本意义上推动了正确生命价值观的建构和重塑。人既要重视人的自然生命、回归生命的价值本位,也要践行生命的价值使命、彰显生命的价值情怀,最终在付出和奉献中实现生命价值的升华。

  参考文献

  [1]刘时工.价值类型和生命的意义[J] .道德与文明。2015(2) .
  [2]王军.论灾疫生命伦理在当今人类境遇中的特殊使命[J]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1(4) .
  [3]马克斯韦伯. 经济与社会(第一卷)[M] .阎克文,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0.

关联标签: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546108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