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神圣家族》中群众史观的阐述及启示

《神圣家族》中群众史观的阐述及启示

时间:2020-11-17 11:56作者:杨青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神圣家族》中群众史观的阐述及启示的文章,《神圣家族》是马克思、恩格斯二人在历史性会晤后合着的第一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中,二人首次阐述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等问题。

  摘    要: 为了更加清晰地阐述《神圣家族》群众史观的基本思想和观点,本文采用了文献分析法和归纳综合法,通过对布鲁诺·鲍威尔英雄史观的批判及其思想渊源的探讨,继而进一步分析了《神圣家族》群众史观对当代中国的启示。同时,群众史观思想奠定了唯物史观的物质基础,为新形势下人民思想提供了理论借鉴,具有重要的研究意义。

  关键词:   《神圣家族》; 群众史观; 唯物主义; 思辨哲学;

  《神圣家族》是马克思、恩格斯二人在历史性会晤后合着的第一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中,二人首次阐述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等问题。同时伴随着该着作的完成,也是对布鲁诺·鲍威尔为主的青年黑格尔学派思想批判的完成。马克思、恩格斯逐渐从“自我意识的迷梦”中向唯物主义的转向,这一思想的转变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后来列宁在评价这部作品时指出,“它奠定了革命唯物主义的社会主义的基础”。

  一、鲍威尔英雄史观的内容及其思想根源

  布鲁诺·鲍威尔(以下简称鲍威尔),德国哲学家,青年黑格尔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他的唯心史观和英雄史观是对黑格尔思辨哲学体系的继承和发展。

  在《神圣家族》中,马克思在第六章对布鲁诺·鲍威尔的绝对批判进行了描述。起初鲍威尔的绝对批判,是以贬低一切有关群众的事物和人物来提高自己的相对荣誉。随后,他又将批判的角度转向了全体权重,以获得绝对批判的绝对荣誉。这样绝对批判就与作为界限本身的人民群众划清了界限,但是绝对批判的承担者必然不是普遍的大众,而是绝对的个体,这个“个体”或者说,布鲁诺先生则是它的化身。同时,马克思认为,在鲍威尔以前,群众的概念是批判的事物和人物的特性,而现在群众就是认为的事物和人物本身,这就意味着以往对于人与人的关系的批判,变成了现在的对鲍威尔的绝对英明和人民群众的绝对愚蠢的表达。绝对的英明“已经在初次上场时就道出了自己的独特的‘箴言’”,这个“箴言”或者说真理,就是绝对精神的自我论证,所以现实的发展结果就是被意识到了的历史。历史成为了人存在的目的,历史的目的则在于证明真理,“人和历史的存在是为了使真理达到自我意识”。

  在黑格尔哲学体系中“绝对精神”是宇宙万物真正的实体,是脱离人并与客观事物相分离的一种独立的存在。同时,历史是“绝对精神”的外化形式,是“绝对精神”的自我认识、自我发展及自我复归的过程。但是在鲍威尔的改造下,黑格尔哲学理论中“绝对精神”便成了以“自我意识”为本源的主观唯心主义,历史便成了“自我意识”的运演过程。或是说,哲学家的思维运演过程就是物质世界的历史发展进程,历史演变的过程就成为了哲学家思维的外化形式。

  由此可见,他们对黑格尔哲学的改造,其实质就是把客观唯心主义改造成为了主观唯心主义。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思维决定存在的“历史的”发展演变中,“英雄”成为了“意识”,成为了历史的创造者。而与之相对的人民群众就成为了思维的派生物,成为了“意识”决定的“物质”,这在历史发展中完全割裂了人民群众的力量。

  马克思认为鲍威尔哲学的错误在于,他仍然没有脱离“思辨的黑格尔结构”,从而颠倒了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即在现实的个别的客观事物中找寻出抽象的一般的概念,紧接着从一般概念中抽离出个别,并将其独立化、实体化。经历了这个过程,失去本质的个别得到普遍的本质,于是个别便成了一般的现实外部表征。在鲍威尔看来一般和个别的区别,在于是否能动地区别自己。
 

《神圣家族》中群众史观的阐述及启示
 

  其实,鲍威尔等人的英雄史观思想就是将黑格尔思辨结构运用在历史中的具体表现形式。鲍威尔作为神学的批判家,他首先把自我意识从宗教中剥离出来,将它看作是独立的存在,并以此作为批判的原则,认为自我意识是世界的真正创造者,是世界的一切。他与黑格尔思辨结构虽然在形式上大同小异,但是却在本质上有着区别。其区别在于:黑格尔能够将个别的事物都看成一般的存在,而在鲍威尔这里的个别,仅仅代表小部分,即鲍威尔等哲学家才有资格代表的一般,即绝对精神。而大多数人只代表消极,非历史的物质因素。

  二、《神圣家族》关于群众史观的阐述

  以鲍威尔为主的青年黑格尔学派吹捧“思想创造一切”的观点,他们从自我意识出发,认为一切都是思想所创造的,而历史也是思想的产物,并指出“在历史活动中重要的不是行动着的群众,不是经验活动,也不是这一活动的经验的利益。相反,在这些活动中,重要的仅仅是一种思想”。马克思、恩格斯对这一观点进行了批判,提出“思想根本不能实现什么东西,为了实现思想,就要有使用实践力量的人”。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思想是无法实质的改变世界,只有现实的、具体的人才能改变世界。鲍威尔等人剥离了现实的人的劳动,将人们的创造看成是无用的东西,否定了人们的现实实践意义。而历史发展并不是因为少数杰出人物的贡献,也不是自我意识或绝对精神的逻辑运演,而是人民群众的实践和物质资料生产活动。在此意义上,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群众史观的思想,并肯定了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地位,历史并非如鲍威尔等人所认为的创造了人民群众,其实质是历史是由人民群众所创造的。在社会历史的发展中,人民群众起着主导性作用,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推进者。

  但是青年黑格尔派却认为历史的创造者只能是具有批判思维、全能的哲学家,而与之相对的人民群众只是一群“思想空泛”“毫无创造力”的人。同时,也否定了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和地位,他们指出,“历史上的一切伟大活动之所以一开始就是不成功的和没有实际成效的,正是因为它们引起了群众的关怀和唤起了群众的热情”。鲍威尔等人将重大历史事件的失败全部归结于人民群众,并且宣称人民群众是历史的障碍。但是,无可否定的是历史的失败不是因为群众的参与和热情导致的,这些历史活动之所以最后都以悲剧收尾,是因为统治者的思想或观念与人民群众的利益相脱离,即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革命的原则并不代表他们实际的利益,而仅代表一种“观念”,因此这也注定了革命的积极性是暂时的。历史活动才是群众真正的事业,历史的发展进程是由人民群众通过物质生产的实践活动所创造的,在这个实践活动过程中,人的需求在不断被满足,群众的力量和队伍日益扩大。换言之,人民群众不仅推动着历史的发展,同时也因为实践而满足自身发展和壮大的需求。因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一个不断自我满足的过程,而不是一个阶级给予另一个阶级的。在一定方面上,这也体现了鲍威尔等人哲学观点的妥协性,说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人民群众生产出了物质,而物质的不断积累就是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在深入研究及调查英法工人现状和工人革命斗争中,欣喜地看到了无产阶级的革命热情和惊人的革命力量,从而导致了他们思想的改变,促使他们更加坚定并始终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为无产阶级改变现实生活状况,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终生。

  无产阶级必然会成为历史的承担者和贡献者。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物质资料生产下,无产阶级所创造的社会财富越多,自己占有的社会资源就越贫乏,生活境况就越贫穷。而资本主义却在无产阶级的物质资料生产活动中,不断地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从而使资产阶级变得越来越富有,这直接导致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贫富差异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这不仅让人深刻地看到了资本主义下私有制的片面性和局限性,同时也深刻理解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无法调和的真正原因是私有制的产生,贫富差距只是私有制下重要的外在表现形式。而想要真正地解决私有制下所产生的现实问题,则需要从资本主义内部打破,即消灭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想要彻底消灭私有制只有依靠无产阶级自己的力量才可以成功。

  三、《神圣家族》中群众史观对当代中国的启示

  《神圣家族》中阐述的群众史观和无产阶级自为性的观点,对当代中国的人学理论仍具有现实意义。

  首先,有利于对现存英雄史观思想的批判。马克思主义学说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受到西方独立思潮的不断挑战与修正。在近代,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也有少数研究者提出了英雄史观的理论思想。他们从群众史观的角度出发,主张用“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这一观点取代“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观点,其实质也是为了宣扬和突出“英雄和群众共同创造历史”,同时也从另一方面驳斥了群众史观的思想。此外,有部分研究者还提出“精英论”及“群众史观过时论”等观点,这些观点也都从不同的角度和立场来反对和拒斥群众史观的思想。对于这些思想的产生以及发展,我们应该更加重视人民群众在历史中的主体地位,不断强化群众思想的理论基础,不断深化和拓展群众史观唯物思想。

  其次,有助于我党贯彻人民群众的路线。《神圣家族》中所阐述的“人民群众在历史中起决定作用”“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仍是我党始终要秉持及贯彻的人民群众路线。我党的发展历经了三个不同的历史阶段,即革命、建设和改革。在不同历史阶段的实践和发展中,仍然要求我们要不断紧密团结人民群众,充分阐扬人民群众主体力量,尊重人民群众的创造力,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体制,这不仅是对马克思群众路线升华,同时也体现了我党对人民群众主体地位的高度重视,体现了我党始终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领导和团结各族人民。坚持走人民群众路线是我党的执政方针,要想让每一个个体,都自觉成为社会的主人,并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就必须在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中不断完善、健全和强化人民主体意识,始终不断贯彻人民群众路线,将人民群众的地位和利益放在首位。

  最后,有助于理解和实践人民群众主体思想,为人的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指明道路。历史证明,人的解放和人的自由发展必须且只有一条道路,就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解放并发展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体系下,资产阶级的每一次斗争及反抗仅仅代表资产阶级想要获得更多的自身利益或想对现有的利益进行再分配的调整和诉求,即“资产阶级所关心的只是自己,只是自己的利益”,这样的解放具有阶级性和片面性。马克思人民主体思想打破了这一阶级性和片面性,强调并恢复了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现实意义,为进一步实现推进人的解放和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作出了贡献。我们仍要不断坚持马克思人民主体思想,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作为社会实践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在社会实践活动中不断肯定人民群众的现实力量,为真正实现人的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作出努力。新时期下,人民群众主体思想为我党注入了新鲜活力,为我党开展贯彻人民群众路线提供了理论指导和实践方向。我党在人民群众路线的贯彻中,要更加注重民生问题,赋予人民群众主体地位的全新阐释,倾听人民群众的呼声,回应并承诺办好办妥群众交代并希望政府办的事,切实保障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实现;要始终牢记人民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要充分相信群众,紧密依靠群众,从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中汲取强大力量,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砥砺奋进。

  参考文献

  [1] 列宁.列宁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33.
  [2]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6:99,100,101,104,117,563.
  [3] 李文峰.《神圣家族》的群众史观及其现实意义[J].德州学院学报,2011,27(1):21-24.
  [4] 郝贵生.马克思恩格斯《神圣家族》中的群众史观[J].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2006(3):39-43.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