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城市空间重塑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城市空间重塑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时间:2020-07-24 09:26作者:许龙才 王智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城市空间重塑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文章,随着城市空间建筑疆域的扩张,城市的社会性内涵也日益充盈,为人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境域,有助于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摘    要: 城市社会的到来使得城市空间与人的生存发展的关联性日益增强,然而在城市空间生产中,资本的宰制、工具理性的主导、发展伦理的缺失都使得城市空间生产陷入异化的状态,导致了人的生存困境与片面发展。文章尝试在城市空间中通过重建城市空间秩序、人的发展理念批判与差异性空间生产来破解上述空间问题带来的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困境。

  关键词: 城市空间; 空间批判; 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随着城市空间建筑疆域的扩张,城市的社会性内涵也日益充盈,为人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境域,有助于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然而,资本宰制下的城市空间生产不仅深陷异化状态,也使得人自身由于抽象力量的控制陷入了片面发展的困境状态。因而,进行城市空间批判,探讨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策略刻不容缓。

  一、城市空间异化与人的生存困境

  资本主导下的城市空间生产因过分关注空间生产力的提高和资本的增值需求,导致城市空间生产的动力异化、理性失衡与价值失落的空间异化问题。在这种正义价值被压抑、空间权利被剥夺、空间等级化明显的城市空间异化状态中生存的城市主体必将深陷空间焦虑症候隐忧下的生存困境。

  1. 动力异化:

  资本宰制下的空间生产造成家园感缺失。城市发展的内在逻辑蕴含着重要的生存论意蕴,与人的生存发展及社会生活的丰富多元、感性多样密切相关。因而,城市发展的基本动因应该是满足人们对理想生存状态的向往。然后,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来看,现代性境遇下的资本主义城市发展或空间生产背后彰显的是资本的逻辑,在资本的驱使下城市获得发展和空间得以生产。因此,资本是资本主义城市空间生产或扩展的动因。可见,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城市空间生产的动力发生了异化。

  资本作为一种力量无处不在,成为现代城市空间中一种隐匿的社会权力,支配着城市的发展演化,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成为“一种整个社会都要向它屈膝的普遍力量”[1](P130)。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资本的增殖需求与追逐剩余价值的本性诉求使作为城市发展动力的资本发生了异化,表征为城市发展动力被资本僭越。城市空间生产的过程,同时也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再生产的过程,在现代性城市空间中“街道、邻里、公寓、楼梯和门口都隐含着社会意义”[2](P55),可见,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城市空间生产与社会关系的再生产具有一致性,城市空间生产同时承担着资本主义阶级关系等的再生产。在这样的境遇下,城市空间生产主体成为资本的奴役,成为“空间拜物教”的傀儡。城市空间亦呈现出空间区隔、空间剥夺、空间等级化、空间同质化等异化现象及问题,致使居于其间的人感悟不到生活的意义,人与城市空间日益疏离,人的生存之“根”日益被切割。城市空间异化的后果是城市主体的家园感丧失,城市主体——人陷入片面异化发展的生存困境。

  2. 理性失衡:

  工具理性主导下的空间生产造成城市主体被殖民。传统城市被喻为“神只的家园”与信仰物化之场域,这种生存境域赋予人以生产生活的意义,实现了人对单纯的城市生存维度的超脱,使人拥有充沛的生活意义与城市归属感。城市启蒙开启了城市现代性之门,理性对信仰的取代奠定了城市主体——人的核心位置。在现代性城市中,人是城市生活的主体,人的被解放使其获得了自由全面发展的条件。随着城市化与城市现代性的大力推进,资本主义城市空间内部也在转型,资本主义条件下人的理性代言人“资本”取代传统城市的信仰物化之表征的自然诸神,使得现代城市充斥着功利主义的原则,主宰城市发展的单维“金钱关系”日益占据主导甚至唯一地位,城市发展的伦理属性、价值诉求被搁置一边,悬置了起来,理性日益失衡。
 

城市空间重塑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正常的城市空间生产理应是理性均衡发展的状态,“真正美好的、可持续的城市空间应该是工具性与价值性、规律性与目的性相统一的空间”[3]。也即城市发展应该保持着城市发展中的逐利行为与城市的人性化价值的均衡状态。资本主宰下的城市发展与空间生产过程显现为工具理性的“合理化”进程,工具理性日渐蜕化为城市发展的“铁笼”,制约着城市的发展演化,城市发展的价值理性受到了工具理性的僭越,被资本所绑架,对城市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危害。城市空间被人们赋予的理想性乐居与生态宜居的价值内涵被压抑于工具理性的控制之下,城市主体也被异化为精于算计,浅薄冷漠的“资本拜物教”“空间拜物教”所奴役的被殖民者。具体到理性失衡造成的人的生存困境,主要体现在:异化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消解了人们的审美力和艺术创造力,使得城市生活主体处于被殖民化的状态。

  3. 价值失落:

  伦理缺失视域下的空间生产造成主体迷失。从城市发展伦理视角来看,城市空间生产的内蕴目标是形成能够满足人们生产、生活需要的最佳空间形态与空间关系。城市空间与伦理之间内在的本质相关:空间伦理对城市空间生产具有一定的规范与制约作用,城市发展伦理具有深刻的空间意蕴,二者统一于空间实践的全过程。“空间与伦理是一种历史性、实践性的双向建构关系。”[4]空间的伦理(价值)意蕴与伦理的空间属性通过城市空间生产主体而彰显出来,充满正义的价值意蕴和能够保障城市权利的城市空间可以为人的生存与发展提供心灵的栖居地,并升华为城市主体的精神皈依之所。

  资本造成城市发展伦理缺失与正义价值失落,城市主体迷失于欲望空间中。资本主宰下的城市空间生产在抹平差异的过程中又带来了深刻的城市地理发展的不平衡。一方面,资本借助全球化削平了“全球”与“地方”差异,造成了全球城市空间形态的同质化,将空间的历史、社会、地方等价值消解于资本的逐利本性中,伴随着该过程的是人对城市的认同感消融于人与城市空间的疏离状态中,城市主体进而迷失于城市空间的价值失落中,人的主体地位被资本主体所取代;另一方面,资本的逐利本性造成了深刻的城市地理发展的不平等,这是由该地区城市空间资本利润的多少决定的,这也是空间正义缺失与导致人的生存困境的根源。在消费主义的冲击下,城市空间受资本的奴役而忽视人的需求与漠视城市发展价值,导致城市日常生活受困于价值沦丧的空间生产而被披上异化的外衣,致使城市主体——人成为缺乏批判性、否定性与超越性的空间异化群体。

  二、城市空间重塑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面对上述城市空间异化问题,笔者希望通过城市空间重塑探讨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策略,回归到人的本质的丰富性与全面性,使得人的个性、自然性、社会性等协调共进。最终使得城市及城市空间转换为生产良好、生态宜居、生活乐居的秩序井然的生存场所。

  1. 重建城市空间秩序与实现城市伦理回归。

  缓解城市空间异化与进行城市空间重塑的必然逻辑指向是规范城市空间生产中的资本运作。在对资本进行限制的前提下,加强城市空间治理,通过空间价值观培育彰显空间正义,实现城市空间秩序的重建与发展伦理的回归,在城市发展从无序走向有序的过程中,实现城市空间生产的良续开展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同频共振。

  一是规范资本运行,通过合理化的城市空间生产重建城市秩序。对资本运作与空间生产进行合理规范是城市秩序重建与城市伦理价值回归的理论前提。哈维将马克思的资本批判理论引入城市空间领域,指出空间生产异化的秘密在于资本逻辑,资本的增殖本性与追逐剩余价值的本能促使其不断地对城市空间进行“创造性破坏”,在该过程中异化着空间生产的同时,造成空间秩序的紊乱、城市发展的失序、城市发展伦理的失落,进而导致主体的异化,陷入了生存困境。因而,规范资本运作与合理化空间生产是重建空间秩序和城市伦理回归的必要条件。在此基础上,重塑空间价值观,彰显空间的正义价值意蕴。

  二是通过城市空间价值观的培育,促进空间正义及意义的彰显。面对城市空间生产过程中资本逻辑霸权所建构起来的意识形态神话造成的空间压迫与城市空间价值观的扭曲状态,空间批判理论不仅志在改变这种神话与纠正上述价值的扭曲,而且为空间正义的落地与意义的显现提供了可能。这也是抗争城市空间压迫、彰显城市空间正义、寻求城市空间伦理价值的最佳理论支撑。在城市空间生产批判的前提下,基于空间本身的价值属性,加强空间价值观的培养,对实现空间正义也是非常必要的。通过培养城市空间总体价值观,规范与限制资本的扩张本性,彰显城市空间生产的正义价值旨趣,使城市空间真正成为蕴含价值追求的、包容多个社会阶层群体的、保障城市空间权利的城市生活福地。

  2. 批判人的抽象发展理念与促进城市空间健康发展。

  资本主义条件下人的抽象、畸形发展理念导致了城市空间的异化问题,造成了人的生存与发展困境。由是观之,要促进城市空间的健康发展,必须对盛行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抽象的人的发展理念进行批判,从“现实的人”出发实现人的发展理念的重建与回归,是一条摆脱城市空间异化的可能策略。从人的发展理念的视角来看,表层上资本主义世界的城市空间异化可归因为人的动物性对社会性的僭越,深层次上城市空间异化的根源在于资本逻辑,即资本逻辑制约下的人的发展理念的抽象性发展。在资本形成的抽象力量的作用下,人被视为一种抽象化的由生物性所标识的“类存在”。在这种抽象的人的发展理念的作用下,必然产生现实中的城市空间生产异化现象。现实层面,在资本的霸权逻辑下,随着城市空间的生产,产品的日益丰富,人的自然物欲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但是人的社会性却深陷资本的奴役之中,人与人的关系被物与物的关系所控制与取代,在这样的境遇下,人的社会性是畸形的与异化的,人的本质也是不健全的。

  现代性视域下理性的失衡标识着城市空间建构中终极价值的缺场,其现实表现是人们在城市空间建构中只考量空间的物质功能而忽视了其蕴含的社会价值属性,故现代城市空间生产中所创造的丰富的社会关系呈现出物化的症候。城市空间关系的物化本质在于人的发展理念的抽象化、资本化,“当城市建构围绕狭隘的经济目标展开的时候,由此形成的社会关系实质上反映的是狭隘的经济要求”[5]。在资本的主宰下,城市社会关系的形成彰显的只能是资本的本性,而枉顾人的需求与发展。因而,只有在对资本进行现代性批判的前提下限制与规范资本的本性,从根本上改变抽象的人的发展理念,从“现实的人”出发重构人的发展理念,才能为城市发展奠定坚实的主体基础。

  3. 加强差异性空间生产与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内在诉求决定了差异性城市空间生产逻辑导向的正当性。差异性城市空间反映了城市空间的本性和异质性的本质特征,正如简·雅各布斯提出,“大城市的多样化是自然天成的”[6](P157)。她在考察了美国多个大城市后发现,充满活力的人本化的城市空间的前提是空间的多样性存在。由此可见,城市功能的多样性及城市异质性是城市的本质属性,多样性的感性实践活动是城市生活的本真状态,对城市本性的追问需要追溯到城市的形成与发展阶段,城市的形成与发展源自成千上万的异质个体的城市化聚集。可见,多样性或差异性的空间存在为人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前提与基础。

  差异性城市空间生产与多元化城市主体共存的状态是相适应的,有助于城市空间中处于不同阶层的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城市是由多个社会阶层组成的,不同的社会群体的价值诉求是差异化的。同质化的城市空间生产表征的是精英阶层的城市空间生产诉求与空间权益,其他阶层只是城市空间生产中被动的附庸。而差异化空间生产能照顾多个社会阶层的利益与价值诉求,充分彰显了空间正义和表征着各个阶层的空间权利,作为一种空间性存在的城市主体——人可以在空间中进行不同的空间实践与体验,在各自的城市生活世界中追求与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资本主义城市空间生产中形成的多种社会问题、多种空间异化现象,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在于资本的制约。因而,根本的出路在于用社会主义的异质化空间取代资本主义同质化空间,实现城市空间生产的根本转型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 [美]大卫·哈维.巴黎城记——现代性之都的诞生[M].黄煜文,译.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3] 董慧.关于城市空间生产之价值诉求的伦理思考[J].哲学研究,2013,(12).
  [4] 陈忠.空间批判与发展伦理——空间与伦理的双向建构及“空间乌托邦”的历史超越[J].学术月刊,2010,(1).
  [5] 庄友刚.人的社会性生存:风险社会的另一种理解——兼论当代空间生产与城市问题[J].山东社会科学,2011,(8).
  [6] [加拿大]简·雅各布斯.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M].金衡山,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5.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635931
  • 发表QQ:3008635930
  • 服务电话:13701839868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shlunwen@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