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康德对道德的独特理解

康德对道德的独特理解

时间:2020-06-22 11:27作者:沈莹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康德对道德的独特理解的文章,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信念,伦理学家更是如此。不同的是,普通人一般不会对自己的道德信念进行深入系统的反思,而伦理学家不仅会深度反思自己乃至整个人类的道德信念状况,而且会在此基础上建构系统的伦理学理论。

  摘    要: 康德不仅对道德有独特的深刻认知和理解,而且将这种认知和理解深深地融入他的道德信念和伦理学理论之中。在康德的道德信念和伦理学视域中,道德首先是赋予人类尊严的东西,它不仅使人类从根本上与“物”区别开来,而且使人类具有了人之为人特有的高贵性;道德只能出自人类的善良意志,并体现人类的意志自由;在存在形态上,道德是人类内心深处的道德律或道德法则,它的表达概念是“绝对命令”;道德必然涉及责任问题,因为一切行为的道德价值都必然出自责任;道德还必须建立在契约精神基础上,即每一个人对道德的遵守都必须以其他人对道德的遵守作为条件。康德追求的是反映必然性和具有严格普遍性的道德,并且要求人类像敬重自己一样敬重道德。

  关键词: 尊严; 善良意志; 意志自由; 责任; 道德律;

  Abstract: Kant not only has a unique deep cogni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morality, but also deeply integrates this cognition and understanding into his moral belief and ethical theory. In Kant's view of moral belief and ethics, morality is that gives human dignity in the first, which not only distinguishes human beings from "things" fundamentally, but also makes human beings have the nobility characteristic of human beings; morality can only come from the good will of human beings and embodies the freedom of human will; in the form of existence, morality is the moral law in the depths of human heart, and its concept of expression is "categorical imperative"; morality must involve the question of responsibility, because the moral value of all acts must be from responsibility;morality must also be based on the spirit of contract, that is, everyone's compliance with morality must be conditional on others' compliance with morality. Kant seeks to morality that reflects inevitability and with strict universality, and demands that mankind respect morality as much as he respects himself.

  Keyword: dignity; good will; free will; responsibility; moral law;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信念,伦理学家更是如此。不同的是,普通人一般不会对自己的道德信念进行深入系统的反思,而伦理学家不仅会深度反思自己乃至整个人类的道德信念状况,而且会在此基础上建构系统的伦理学理论。所谓道德信念,是指人们对道德存在的实在性和道德真理所持的确信态度。作为西方最有影响的伦理学家之一,康德不仅对道德有独特的深刻认知和理解,而且将这种认知和理解深深地融入了他的道德信念和伦理学理论之中。

  一、道德:划清人与物的界限

  伦理学的问题域是什么?或者说,伦理学应该解答哪些主要理论问题?这是伦理学研究不能回避的首要问题。如果不能说明伦理学的问题域,我们对伦理学的研究就或多或少具有盲目性。
 

康德对道德的独特理解
 

  康德对伦理学问题域具有自己的深刻认识。他将“道德”作为伦理学的研究对象,致力于探究道德与人的关系以及道德的内涵、表现形式、存在价值、规范性特征、发生机制等问题。由于更多地重视追寻道德的形而上意义,他的伦理学主要是以道德形而上学的形式得到呈现的。

  康德将人的本质归结为理性,因此,人类被称为“理性存在者”。理性的首要功能是认识世界和自身。“人们发现,在其自身之内确实存在一种能把自己与所有其他东西区别开来的能力,甚至能把自己与被对象所作用的那个自己区别开来。这种能力就是理性。”[1]然而,作为理性存在者,人类不仅试图认识世界,而且希望拥有人之为人的尊严。理论理性让人能够认识世界,让人认识到自身与其他自然存在者的区别;实践理性让人拥有尊严,它让人在实践的现实中与其他自然存在者从根本上区别开来。所谓“尊严”,是指人类在自然界的地位问题,其核心要义是指人类与动物从根本上区分开来,摆脱受本能绝对支配的动物状态,走出野蛮和愚昧,开始拥有文明的生存方式,并能够在此基础上享受到人之为人的高贵性。

  尊严是让人类高贵的东西。人与物有着本质区别。人与物都有价值,但人的价值是用“尊严”来衡量的,物的价值是用“价格”来衡量的。康德说:“凡是有价格的,都可用别的等值的某个东西取代它,凡是超乎所有价格之上的,因而没有等值的东西可替代的,就有尊严。”[1]其意指,“物”不能与“人”相提并论,因为人是高贵的,人的尊严不能讨价还价。

  问题在于:人的尊严是从哪里来的?康德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道德是唯一能够赋予人类尊严的东西。也就是说,人是通过讲道德的途径获得尊严的。道德是社会给个人提出的一种应然性要求。康德将“社会”称为“目的王国”,将人称为它的“立法成员”。所谓“立法成员”,就是能够给自己确立行为准则的人。这种人只有在社会状态下才会出现。在康德的伦理学中,与社会状态相比较而言的是自然状态或自然王国,它是人类还没有与自然界的其他存在者区别开来的状态;人类需要从自然状态或自然王国里摆脱出来才能成为真正的人,而能够帮助人类做到这一点的是道德;因此,道德是人类将自己与自然界的其他存在者从根本上区别开来的一种社会力量。只有道德能够将人变成人。

  人类同时在自然王国和目的王国里生存。自然王国即自然界,人生活在自然界的状态是不自由的,因为受制于一个东西的制约———自然规律。自然规律对人类生活的约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为人不可能拒绝自然规律的制约。什么是自然规律?康德说:“自然规律是万物依此而产生的规律。”[1]万物是包括人在内的所有自然存在者。“道德规律是万物依此而应该产生的规律,它们却也兼顾那些令万物应当产生却又往往没有产生的条件。”[1]自然界的每一个存在者都是顺应自然规律而存在的,而人类这种有理性的存在者则有能力按照对道德规律的认识而行动。自然规律是关于物理世界的规律,它支配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存在,而道德规律是关于人类行动或实践的规律,它仅仅支配人的存在。

  康德伦理学是以解答道德与人的关系作为逻辑起点的。他说:“道德就是一个理性存在者能够成为一个自身即是目的的存在者的唯一条件,因为,只有通过这个条件,它才能成为目的王国的一个立法成员。于是,道德和能够具有道德的人性,才是唯一有尊严的东西。”[1]这一论断不是关于“道德”的明确定义,它只是说明了道德与人的关系。

  二、道德:体现人的善良意志

  康德说:“在世界之中,甚至在世界之外,除了善良意志,没有什么能被设想为可被称作无条件的善的东西。”[1]在康德看来,很多人将权力、财富、荣誉、甚至健康等称为幸福,但如果不用善良意志去匡正他们的幸福观,他们对幸福的追求很容易变成自负甚至骄横,因此,要拥有真正的幸福,人类应该首先拥有善良意志。善良意志是万善之源,因为它“之所以为善,并不是因为它所促成的东西和它所实现的东西,也不是因为它易于达到预期的目的;而仅仅是因为意愿而善,也就是说,它是善本身”[1]。作为“善本身”,善良意志犹如一颗宝石,它总是用自己的光芒去照射他物,并赋予它们善的价值。

  “意志”是康德伦理学中的一个基本概念。康德将“意志”界定为人的“欲求能力”[8]“渴望能力”[9]或“实践理性”,[8]同时认为它是一种没有任何规定依据的心理机能。在康德伦理学中,意志与理性是人的心灵所具有的两种不同机能;前者是人做行动决定的心理机能,后者是人认识世界的心理机能;虽然这两种心理机能不同,但是它们具有相向而行的特性,即意志愿意接受理性的引导或指导,而理性也愿意承担引导或指导意志的职责。善良意志就是得到理性引导或指导而产生的意志。任性的意志一旦提升为善良意志,它就变成了实践理性,并且能够作为人的道德行为动机而存在。

  康德把一切道德行为归因于人的善良意志,而不是人的任性意志。任性意志是没有任何规定依据的意志。意志的规定依据不能出自意志本身,只能来自理性。意志在没有得到理性指导的情况下做出的行动决定完全可能是盲目的或鲁莽的,但它对如何克服自身的缺陷是无能为力的。作为人的心理机能,意志敢于做出行动决定,但无法保证决定的正确性。如果要使自己做出的行动决定是正确的,别无他法,只能向理性求助。在康德伦理学中,意志之所以能够从任性的状态上升到不任性的状态,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因为它自身具有谦虚和包容的德性。它能够承认自身的不足,愿意包容理性,并且愿意接受理性的指导,这是它能够提升为善良意志的根本原因。人的意志是通过成为善良意志来彰显其强大的,当人能够依据善良意志行动的时候,他的行动就不仅是正确的,而且获得了善的价值或道德价值。

  人们依据善良意志做出行动决定,就是完全出于善的意愿而做出这样的决定。善良意志使人们在做出行动决定的时候具有善良动机,这种动机既是他们做出行动决定的动机,也是他们完成实际行动的动机。在康德伦理学中,人们所做的行动决定的正确性和所完成的行动的正当性都取决于内在动机的善性。内在的动机是善的,一个人才能做出正确的行动决定,也才能完成正当的行动。

  是否以善良意志作为做出行动决定和实际行动的动机,会导致截然不同的后果。康德举例说:“一个恶徒的沉着冷静,比起没有这一特质来,不但更加危险,而且在我看来,也更为可憎。”[1]显然,在康德看来,一个没有善良意志的人完全可能是非常理性的,而他的强大理性一旦被用于作恶,必定会导致非常可怕的恶。

  在康德伦理学中,能够充当道德行为动机的只能是善良意志。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一种强大能力,但它主要负责人的认识问题,并不能直接将自己变成人的道德行为动机,因此理性的人不一定是有道德的人。单纯的意志主要给人做行动决定提供必要的勇气,但它没有能力保证决定的正确性,因此有意志的人也不一定是有道德的人。善良意志是人的理性和意志有机结合的产物。显而易见,康德并没有赋予理性和意志直接给人发布道德命令的权力。虽然理性是人的道德行为的最高指挥,但它不会直接要求人完成这个或那个行动,而是通过善良意志这个中间环节来发号施令。善良意志是要求人做出道德行动决定的力量,也是要求人完成具体道德行动的力量。

  三、道德:作为人内心深处的道德律

  康德穷其一生探索两种规律:一是自然规律;二是道德规律。他说:“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12]在康德看来,自然界乃至整个宇宙是神秘的,但是有规律可循的;人的道德行动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律,这就是道德规律;人能够认识自然规律和道德规律,但无力改变它们;人所能做的只是遵循它们,即以它们作为做出行动决定的规定依据。

  在康德伦理学中,人与自然、人与自身都不是绝对对立的关系,因为虽然人不能改变自然规律和道德规律,但可以通过深刻认识它们而与之和谐相处,并且彰显人之为人的意志自由。意志自由是人所具有的实践理性。至于人为什么具有实践理性,这是理性无法解答的问题,因为“自由概念是一个纯粹的理性概念”[8],对它的解释超出了理性的能力范围。也就是说,“如果理性要去解释纯粹理性如何是实践的,就超出了它所有的界限,这正如解释自由是如何可能的问题一样”[1]。理性所能做的只是说明人与自然、人与自身是能够和谐相处的事实。

  道德规律也被康德称为“道德律令”。所有道德律令都是用“应该”这个词来表达的,它们都旨在表明客观的道德规律与人的意志之间的关系。道德律令会对人发布具体的行动命令,但不试图通过行动达到任何企图,即“行为本质之善就构成了此行为的意图,而不管行为的结果怎样”[1]。也就是说,道德律令是关于行为动机的命令,必须出自人的善良意志,而不是出自任何别的地方,其主要职责是保证人的行为动机是善良的。

  出自善良意志的道德律令只能依托人的内心而存在,因为善良意志是人的心灵具有的一种机能。正如康德所说:“在自然界中,每一件东西都依照规律而动,唯独理性的存在者有能力依照规律的概念,即依照原则而行动。”[1]当道德规律作为人的内心中的东西而存在的时候,它的存在形式就是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是关于道德规律的概念。这样的概念只有一个,即“绝对命令”,其内容是:“要这样行动,使得你的意志的准则任何时候都能同时被看作一个普遍立法的原则。”[12]其意指,真正的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只作这样的内容规定:当一个具有意志自由的人行动的时候,他唯一应该做到的是必须保证他的行动所遵循的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具有普遍有效性。

  “绝对命令”不是一个具体的行动准则。它仅仅对具有意志自由的人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在做出道德行动决定的时候,一定要保证决定是出自人们普遍认可的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而不是出自依据自己的主观偏好确立的利己原则。绝对命令强调道德法则的普遍有效性,其根本目的是要保证道德行为动机的纯洁性。在康德伦理学中,人类道德生活的关键是人们必须在内心深处装着普遍有效的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因为只有这种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才能告诉人们如何做出正确的道德行动决定;或者说,只有首先保证道德行为动机的纯洁性,行动的道德正当性和道德的崇高性才能得到确保。

  四、道德:作为“实践的强制”

  康德用“实践的强制”来解释人的道德责任问题。他之所以用这样一个概念来表达自己对道德责任问题的认识,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人们在道德生活中往往将道德责任视为一种实践的强制或强迫。“如果意志本身并不是完全与理性一致(这是人类的实际情况),那么,那些被认为是客观上必然的行为,就只是主观上的偶然,依照客观规律对这样一个意志的规定就只是一种强迫。”[1]另一方面,人们承担道德责任的状况是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向他们发布行动命令的状况,这种命令本身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康德认为,讲道德而不讲责任只会将道德变成抽象、空洞的东西,道德的内涵正是通过“责任”这个概念得到落实和体现的。康德所说的“责任”实质上是指“道德责任”。

  什么是道德责任?康德用三个命题来揭示它的内涵,即:(1)“一个行为要具有道德价值,必然是出自责任。”[1]其意指,只有具有道德价值的行为才称得上是道德行为,而一切道德行为的道德价值都是人承担道德责任的结果。(2)“一个出自责任的行为,其道德价值并不来自于通过此行为而要实现的意图,而是来自行为被规定的准则。”[1]道德行为不应该以实现任何意图为目的,只能以遵循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为规定依据,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获得真正的道德价值。(3)“责任是出于对规律的尊重而做出的行为的必然性。”[1]人应该依照道德规律来做出道德行动决定,这样的行动决定因为体现了道德规律的内在要求而具有必然性。

  除提出三个道德责任命题以外,康德还对道德责任进行了分类。按照责任的对象来,他将道德责任区分为对自己的责任和对他人的责任。按照责任的约束性范围,他将道德责任区分为完全的责任和不完全的责任。另外,他将这两类责任相互搭配,举出四个责任例子。保存生命是对自己负完全责任的例子,信守承诺是对他人负完全责任的例子,发展个人才能是对自己负不完全责任的例子,而济困扶危是对他人负不完全责任的例子。

  在康德伦理学中,由于道德体现人的意志自由,因此,责任只不过是人的意志给自己所作的一种规定。人的意志要成为善良意志,就必须抛弃自己的任性,接受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的规约。“既然意志必须被某种东西所规定,那么如果一个行动是出自责任而为之的,它就必须被意欲本身的形式原则所规定。”[1]康德意在强调,人承担道德责任的状况应该是这样的:“在主观方面,除了对实践规律的纯粹敬重,也没有留下来别的什么东西。这个主观的成分就是这样一个准则:应该遵循这样一个规律,即使它阻扰了我所有的偏好。”[1]

  “实践的强制”在康德伦理学中是一个具有反讽意蕴的术语。康德反对人们将道德责任视为“强制”或“强迫”的观点。他认为,建立善良意志是人类理性的最高实践使命。“责任概念包含了善良意志的概念。”[1]人类在做出道德行动决定的时候常常会问自己:我能够保证我所遵循的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是普遍的规律吗?只有具有善良意志的人才会出于对实践规律的纯粹尊重来做出行动决定,也只有这样的人才称得上是真诚地承担道德责任的人。康德希望人类出于对道德责任的真诚敬重而心甘情愿地做出自己的道德行动决定,而不是迫于道德责任的外在压力而不得不做出自己的道德行动决定。

  五、道德:作为一种契约精神

  在康德伦理学中,道德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依附于人类而存在,体现人性的最重要方面,因而值得人类高度重视。问题在于:道德所依附的人是一个人还是所有人?对该问题的解答不仅涉及道德与人的关系问题,而且涉及人际关系问题。

  康德对人际关系的解析主要是通过“目的王国”这一概念展开的。“目的王国”至少具有四个特征:(1)它是由理性存在者———人构成的一个联合体。康德说:“据我理解,这个‘王国’是这样一个系统的联合,即通过公共的规律而对不同理性存在者的系统联合。”[1](2)它是人借助自己的理性建构起来的,因此不仅具有合理性基础,而且是以人本身作为目的的———“理性的本性本身就是作为目的而存在。”[1](3)它的所有成员都是平等的。“每一个理性存在者对自己和所有其他人,从不应该只当作手段,而应该在任何情况下,也当作其自身即是目的。”[1](4)它允许甚至要求它的所有成员成为王国的立法者。“每一个理性存在者,其作为一个存在者,必定要通过其意志的所有准则而视自己为普遍的立法者,以至于他可以从这个立足点去判断他自己和他的行为,……”[1]显而易见,康德所说的“目的王国”是理想的社会形态,在这样的理想社会,每一个成员都具有充分的意志自由。“我们必须必然地承认,每一个有意志的理性存在者也有自由的观念,而且也只依从这个观念而行动。”[1]

  “目的王国”的假设强调了人类生存方式的群集性和社会性。它既没有把人类视为一个个孤立的个体,也没有把“自由”理解为一种只有在个人身上才能发现的东西。“目的王国”基于两个条件而成立:一是每一个进入王国的人都是理性存在者,他们都具有人之为人应有的理性。虽然他们的理性存在人际差异,但是这不影响他们加入王国的资格。二是每一个进入王国的人都具有意志自由,因此,他们都能够依照自由观念而行动。

  道德体现人的意志自由。在康德的伦理学中,意志自由即道德自由,而道德自由又等于道德自律,因此,意志自由也等同于意志自律。人能够通过自己的理性认识能力发现道德规律,也能够通过自己的理性实践能力要求自己按照道德规律做出道德行动决定,从而体现自己的意志自由。康德将意志自由视为人人皆有的东西。在他看来,如果只有一个人具有意志自由,他按照道德规律做出道德行动决定的时候必定会遭到其他人的阻扰。他强调:“自由必须被预设为所有理性存在者的意志的特性。”[1]这意味着,康德不仅将人的意志自由建立在社会契约基础上,而且意味着他将道德建立在社会契约之上。康德所说的道德是所有人应该共同遵守的社会规范,而不是仅仅对每个人具有规范性和约束力的社会规范。

  六、余论

  康德是一个伟大的伦理学家。他拥有自己的道德信念,并且用系统的伦理学理论来论证和支持自己的道德信念。对此,我们进一步强调三点:

  第一,康德追求的是反映必然性和具有严格普遍性的道德。在他看来,人类对道德的认知是有层次的。普通人具有理性,因此他们有能力认识道德;然而,由于他们的理性很容易受到主观偏好的影响,他们对道德的认知很难达到知性的高度。正因为如此,为了克服自身的不足,普通人不得不向哲学或哲学家求助。不过,并非所有哲学都能够深刻揭示道德的本质。经验主义哲学家总是从经验出发来认识、理解和把握道德现象,经验只会使他们越来越远离道德的本质。只有理性主义哲学家有能力接近道德的本质,但这需要他们具有形而上学的思维能力。他们既需要摆脱普通人容易受到主观偏好严重影响的思维方式,也需要摆脱经验主义哲学家受到经验误导的思维方式。理性主义哲学家应该相信理性能够将自己引到哲学思维的至高点。也只有到了那个至高点,道德的必然性和普遍性才会呈现出来。

  第二,康德将利益关切仅仅视为附属于道德理念之上的东西。当康德要求人们按照道德行动的时候,他特别强调行动动机的纯洁性。在他的眼里,人类除了应该受到道德规律的引导之外,不应该受到任何个人意图的干扰。这就将利益关切从人的道德理念里驱赶了出来。不过,康德并不否认人类道德生活会涉及利益关切的事实,但在他看来,这种事实并不是人类道德理念应该涵盖的东西,而只能被视为与人类道德理念相关的东西。具体地说,人类一旦践行了自己的道德理念,就可能导致某种利益的产生。人类可以通过讲道德而获得某种利益,但这决不意味着人类应该把追求利益当成道德生活的目的。

  第三,康德强调人类对道德的敬重态度。在康德的道德信念里,道德出自人性,也体现人性;道德是人类特有的东西,不仅体现人类的实践理性能力,而且反映人类的意志自由;道德还是赋予人类尊严的东西;因此,人类应该敬重道德,因为敬重道德即是敬重自身。敬重道德就是要从内心深处热爱、尊重和维护道德,就是要对普遍有效的道德法则或道德原则保持敬畏之心,就是要像珍爱我们自己一样珍爱道德。尤其重要的是,道德教育应该以培养人们对道德的敬畏之心作为核心使命。

  参考文献

  [1][2][3][4][5][6][7][11][14][15][16][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德]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基础[M].孙少伟,译.北京:九州出版社,2006:139,99,“前言”4-5,“前言”5,99,3,5,5,155,55,47,49,17,17,19,19,20-21,11,95,85,95,95,129,127.
  [8][10][13][德]康德.道德形而上学[M].张荣,李秋零,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12,12,19.
  [9] [德]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权利的科学[M].沈叔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16.
  [12][17][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M].邓晓芒,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186,36.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3008400351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