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马融易注对费氏易的发展

马融易注对费氏易的发展

时间:2019-11-29 10:21作者:李小成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马融易注对费氏易的发展的文章,汉《易》立博士四家,施雠、孟喜、梁丘贺、京房,此皆今文学家。今文经学虽盛于西汉,后则逐渐消亡,以至佚失。而古文经学从西汉末年逐渐抬头,至东汉而盛于时。费氏易学派是西汉费直所创立的古文学派。

  摘    要: 两汉经学的传授主要依靠博士官,经学又有今古文两派,今文派依赖朝廷,古文派不受时重,势力小且流传于民间。《易》学亦分两流,费直所传之《易》乃为古文,西汉末刘向重之,时至东汉,马融承之,为其四卷本,又作了十卷本的章句,郑玄所为《易》注,来自其师马融。后世《易》学所传郑、王(弼)两注,郑学一流,马融之功,不可磨灭。

  关键词: 马融; 费氏易; 古文易;

  汉《易》立博士四家,施雠、孟喜、梁丘贺、京房,此皆今文学家。今文经学虽盛于西汉,后则逐渐消亡,以至佚失。而古文经学从西汉末年逐渐抬头,至东汉而盛于时。费氏易学派是西汉费直所创立的古文学派。费直,字长翁,西汉东莱(今山东掖县)人,长于卜筮,他不以章句形式传注《易经》,只以彖、象、系辞十篇文言解说上下经。费氏传授的《易经》,是用古文字所撰定,故称《古文易》。费氏《古文易》未被列为官学,只在民间流传,西汉末,刘向用古文校勘今文经学施、孟、梁丘各氏《易》书,发现此四家解《易》之书,有经文脱漏现象,如脱“无咎”、“悔亡”之字,而费氏《易》则与古文相同。

  一、费氏《易》的传承

  关于《易》之传授,《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曰:“孔子传《易》于瞿,瞿传楚人馯臂子弘,弘传江东人矫子庸疵。疵传燕人周子家竖。竖传淳于人光子乘羽。羽传齐人田子庄何。”1自孔子传《易》于瞿之后,六传而至田何,田何乃齐王室之后,故西汉初而迁至杜陵,遂号“杜田生”。田何传弟子丁宽、王同。丁宽学成后东归,至洛阳又随田何的弟子周王孙学习古文《易》,着有《易传》,又着《易说》三万余言。丁宽授田王孙,田王孙授施雠、孟喜、梁丘贺。王同,着有《易传》,王同授杨何,汉武帝时,杨何所传之《易》立为官学。以上为今文《易》学之传承脉略,至于费氏之古文《易》学,皮锡瑞在《经学通论》中说“不知其所自来,考其年当在成、哀之间,出孟、京之后”。2

  费直之古文《易》,起于西汉末年,关于传授情况,史有所载。《汉书·艺文志》卷三十《艺文志》第十:“汉兴,田何传之。讫于宣、元,有施、孟、梁丘、京氏列于学官,而民间有费、高二家之说,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或脱去‘无咎’‘悔亡’,唯费氏经与古文同。”《汉书》卷八十八《儒林传》第五十八:“费直字长翁,东莱人也。治《易》为郎,至单父令。长于卦筮,亡章句,徒以彖、象、系辞十篇文言解说上下经。琅邪王璜平中能传之。璜又传古文《尚书》。高相,沛人也。治《易》与费公同时,其学亦亡章句,专说阴阳灾异,自言出于丁将军。传至相,相授子康及兰陵毋将永。康以明《易》为郎,永至豫章都尉。及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谊谋举兵诛莽,事未发,康候知东郡有兵,私语门人,门人上书言之。后数月,翟谊兵起,莽召问,对受师高康。莽恶之,以为惑众,斩康。繇是《易》有高氏学。高、费皆未尝立于学官。”《后汉书》卷七十九上《儒林传第六十九上》:“《前书》云:田何传《易》授丁宽,丁宽授田王孙,王孙授沛人施雠、东海孟喜、琅邪梁丘贺,由是《易》有施、孟、梁丘之学。又东郡京房受《易》于梁国焦延寿,别为京氏学。又有东莱费直,传《易》,授琅邪王横,为费氏学。本以古字,号《古文易》。又沛人高相传《易》,授子康及兰陵毋将永,为高氏学。施、孟、梁丘、京氏四家皆立博士,费、高二家未得立。……建武中,范升传《孟氏易》,以授杨政,而陈元、郑众皆传《费氏易》,其后马融亦为其传。融授郑玄,玄作《易注》,荀爽又作《易传》,自是《费氏》兴,而《京氏》遂衰。”可以看出,《费氏易》传承的大致情况,基本线索是明晰的。
 

马融易注对费氏易的发展
 

  《隋书·经籍志》:“单父长费直注《周易》四卷,亡。”“汉初又有东莱费直传《易》,其本皆古字,号曰《古文易》。以授琅邪王璜,璜授沛人高相,相以授子康及兰陵母将永。故有费氏之学,行于人间,而未得立。后汉陈元、郑众,皆传费氏之学。马融又为其传,以授郑玄。玄作《易注》,荀爽又作《易传》。魏有王肃、王弼并为之注。自是费氏大兴,高氏遂衰。梁丘、施氏、高氏,亡于西晋。孟氏、京氏,有书无师。梁、陈郑玄、王弼二注,列于国学。”不载其书。徐复观《中国经学史的基础》中认为费氏易并不是古文,3首先在于《汉志》未录费氏之书,而到了《隋志》则云其“《费直章句》四卷,残缺”,这明显是后人的伪作。徐氏以为最大的问题是,范蔚宗《后汉书·儒林传》“又有东莱费直作《易》,授琅琊王横,为费氏学。本以古字,号古文《易》。”他以为后人说费直易为古文者,皆缘于此,而这是一个误会,后人则相沿不改,则愈传愈谬。《旧唐书·经籍志》:《周易》“又四卷(费直章句)。又十卷(马融章句)。又九卷(郑玄注)。又十卷(荀爽章句)。又十卷(王肃注)。又七卷(王弼注)。又十卷(马、郑、二王集解)。又十卷(王弼、韩康伯注)。又十卷(二王集注)。”《新唐书·艺文志》:“费直章句四卷。马融章句十卷。荀爽章句十卷。郑玄注周易十卷”。

  到了东汉,费氏易绵延传承。费直弟子琅邪人王磺(横),传授其说。韩歆在东汉初上疏主张将《费氏易》列为官学,未成。经学家陈元、郑众都传授《费氏易》,门徒四百多人。后经学大家马融(79-166)亦传授《费氏易》,并为费氏《古文易》作“传”,并传授给其高足、汉代经学家集大成者郑玄。郑玄(127-200),先是在太学向老师第五元先学习《京氏易》《公羊春秋》《三统历》《九章算术》,后又向东郡张恭祖学习《周官》《礼记》《左氏春秋》《韩诗》和《古文尚书》。再后,又向马融学习《费氏易》。郑玄作有《周易》注。郑玄的弟子有郗虑、王基、崔琰等。郑玄作《易注》,苟爽又作《易传》,魏王肃、王弼并为之注,费氏《易》学大兴。据《七录》记载《费易章句》四卷,残缺。现在流传的《周易》与《费氏易》有很深的渊源。清代学者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中辑有《费氏易》一卷、《费氏易林》一卷、《周易分野》一卷。

  马融稍后,与郑玄同时代的亦研习《费氏易》。荀爽(128-190)字慈明,一名谞,着有《易传》,根据爻象象征的阴阳变化之义解释经文,于是兖州、豫州凡是学习《易经》者都学习《荀氏易》学。《荀氏易》对某些命题有自己的见解。例如“万物资始”,荀氏认为,意思是分为六十四封,一万一千五百二十册,都开始于乾卦;说“册”开始于“乾”,就好象说万物生长的本源是天。“大明始终”,谓“乾”起于“坎”,而止于“离”;“坤”起于“离”而止于“坎”。“离”、“坎”,分别为“乾”、“坤”的家,即阴阳之府,所以说“大明始终”。荀氏说,“龙喻王者,谓‘乾’二之‘坤’五为‘坎’也。虎喻国君,谓‘坤’五之‘乾’二为‘离’,而从三也。”清人唐宴说:“荀氏易学盖得费氏之传,以《翼》解《经》之法最合,固远胜王弼之玄言,亦不同于虞翻之消息,是为费氏巨子。”(《两汉三国学案》卷二《周易》)《费氏易》大兴,《京氏易》则衰落下去。费氏易学派的着述有,《周易荀氏注》、《周易郑玄注》。

  二、古文费氏易辨证

  费氏易不传,但后人有所辑佚。清人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辑佚少许内容,董治安主编的《两汉全书》予以收录,4分《费氏易》《费氏易林》《费氏分野》三书。《费氏易》,按《隋书·经籍志》有四卷,新旧《唐志》亦着录其章句四卷,而《汉书·儒林传》则说“亡章句,徒以彖、象、系辞十篇文言解说上下经”,前后不符。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所辑佚基本上来源于陆德明《经典释文》。

  《费氏易》分周易上经、周易下经、系辞上传、系辞下传和说卦传五个部分,周易上经,涉及乾、屯、需、师、小畜、泰、否、同人、大有、谦、豫、随、蛊、噬嗑、贲、剥、复、颐、大过、坎、离;周易下经涉及到咸、恒、豚、大壮、明夷、家人、睽、解、损、夬、萃、困、井、革、鼎、艮、渐、归妹、丰、旅、巽、中孚、既济卦;系辞上传仅七句,系辞下传仅二句,说卦传也仅得四句而已。《费氏易》解卦很朴素,多是字的考释,如:

  屯,般桓。晁氏曰:磐桓,案古文作“般”。

  乘马班如,匪寇婚冓。晁氏曰:郑本作“般”,古文作“般班”。马本作“冓”,案“冓”古文。

  及鹿无虞。晁氏曰:王肃作“麓”,云山足。案,鹿,古文。

  求婚冓。同上。

  小畜,血去惕出。晁氏曰:马云当作“恤”,忧也。案,血,古文。

  噬嗑,屦校灭止。《释文》:止,本亦作“趾”。晁氏曰:案,止,古文。

  由此可见,《费氏易》字从古文,这也是人们以古文易名之的缘由。然尚秉和云:“徒以刘向云以中《古文易》校三家,或脱去‘无咎’、‘悔亡’,惟费氏经与古文同。夫曰‘与古文同’,明费氏非古文也。‘同’者,言其字多寡同于中古文,五脱缺也。其校《尚书》,亦专重脱简,岂谓其字皆从古文乎?如《费易》字皆从古文,凡东汉马融、荀爽、郑玄皆习《费易》者,何为其读不尽同,且不尽用古文乎?”5尚氏以逻辑推之,而非情理如此。而杨树达认为《易》无古文,只有今文。他在《说文引经考序》云:“以余考之,五经中《书》《诗》《礼》《春秋》皆兼有今古文,而《易》则只有古文,而无今文也。何以言之?盖所谓古文者,经文之以古文字书之者也;今文则隶定之本,犹宋以来治钟鼎款识之有释文也。秦人焚书,至汉文景间,老师宿儒凋零殆尽,诸经乍出,文字训诂皆失其传,故其时儒者必以识其字通其读为先务。孔氏有古文《尚书》,孔安国以今文字读之,是其一例也。以今文字读之者,以隶释而写之也,此今文经之所由起也。至如《易》本经者,不在秦焚之列。《艺文志》云:‘秦燔书,《易》为卜筮之事,传者不绝。’是其说也。其时《易》本就那个具在,文字训诂诸师皆能言之,不必特如孔安国之于《尚书》者为之隶定,故《易》无今文,既无今文,则皆古文也。此据当时情事推论,知其当尔者也。”6杨氏所论,虽无其他证据,然于理合,可备一说。

  《费氏易林》,《隋书·经籍志》着录为二卷,旧《唐志》亦着录二卷,而新《唐志》则为“《费氏周易逆刺占灾异》十二卷,又《周易林》二卷”,马国翰以为《费氏易林》早于《焦氏易林》,并略有辨析录于所辑佚的《费氏易林》前。《费氏易林》辑佚于《礼记·月令》正义本,其文为:

  六十四卦变占者,王莽时健信天水焦延寿之所撰也。夫《易》,广矣。以言乎远则不御,以言乎尔则静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然《易》谓六十四卦也,推而言之,则爻说卦之所未尽,故《连山》《归藏》《周易》皆异词而共卦,虽三家并行,犹举一隅耳。赣善说于阴阳,复造次以致《易》未见者。其射存亡吉凶,遇其事类则多中。至于靡碎小事,非其类,则亦否矣。赣之通达,隐几圣人之一隅也。震主庚子午,巽主辛丑未,坎主戊寅申,离主己卯酉,艮主丙辰戌,兑主丁巳亥。

  《周易分野》,史志不载,《晋书·天文志》引十二次所起度数,唐《开元占经》亦有引述,均称费直《周易分野》,如;“寿星起轸七度(《晋书·天文志上》),自轸七度至氐十度为寿星之次(翟昙悉达唐《开元占经》卷六十四)”,马国翰据此辑佚而入《玉函山房辑佚书》。《周易分野》,虽说史志不载,也不能完全断定即无此书。书籍流传很复杂,官方不见得藏尽天下之书。正如我参与贾三强先生编辑整理的《陕西文献集成》时,发现有些经书类的书,各大图书馆均无着录,而在你想不到某些县图书馆、甚或是榆林图书馆居然收藏,也许私人藏书者也会有,只是我们不能搜尽天下图书而已。所以,也不能以史志不载为由而完全武断其伪,存疑是审慎的态度。

  于《费氏易》问题,学界有不同声音。徐复观就否定《费氏易》为古文,他认为一切错误皆源自范蔚宗《后汉书·儒林传》。徐复观在《中国经学史的基础》中说:“一系列的错误,皆来自范蔚宗一时的错觉。他不了解东汉的今文学家皆排斥古文,但习古文者并不排斥今文的事实,更忽略了在西汉今古文之争中,《易》根本不曾介入。他以为凡习一经的古文,其他所习之经亦必为古文。他因《汉书·儒林传》传费氏易的王横(璜)‘又传古文《尚书》’,便推定王璜所传的费氏易亦必为古文,便凭空添上‘本以古字号古文《易》八字。’”7费氏易为古文,《隋书·经籍志》已经明言,不必赘述。2016年《周易研究》第5期,刊登李才朝《费氏易史献考实》一文,他态度谨慎,从事实出发,细心梳理史事,发现是前辈学者误读史献,而疑费氏易不传古文。有些人则纠结于一个“号”字,而否定费氏为古文。梁敢雄的《<周易>古文经本亟待建立刍议——从费氏易不传古文经谈起》,该文对费氏古文的否定就显得粗率。文中所引《费氏易》文,不明出处,在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和《两汉全书》本中均无,文中所言“今本费氏易”不知在何处?既为考证之文,细节就应谨慎,如此随意否认费氏古文,让人难以信服,其他所论,亦是为草率。8钱穆在《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中说:“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或脱去‘无咎’、‘悔亡’,惟费氏经与古文同,此其相异甚微,故当时亦不特称费氏《易》为古文易也。至费氏治《易》无章句,此则学派之异,可谓之‘古学’。自后不辨,专重文字,乃称费氏《易》为‘古文易’。”9作为“古学”的费氏易,在当时影响并不大,只因今古文门户之争日剧而逐渐受到人们的抬爱,至东汉因符合学术发展大潮而日渐兴盛。

  三、马融易注对费氏易的发展

  马融注《易》已佚,据四川大学古籍所编《经学辑佚文献汇编》记载,清人有六种辑本:朱彝尊《马氏周易注》,孙堂《马融周易传》一卷,张惠言《周易马氏》,黄奭《马融易传》一卷,马国翰《周易马氏传》三卷,胡薇元《周易马融传》。

  马融是费氏学得以流传的重要人物,马融注《易》与《费氏易》有许多相同之处,再与后世其他本子比较,多有相似。今本《易经》源于孔颖达的《周易正义》,而《正义》则本于王弼之注本,王弼注本又出于郑玄,郑玄则源于马融,马融接于费氏易。马融在古文易的传承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贡献是不言而喻的。皮锡瑞《经学通论》云:“费氏之《易》,不知所自来,考其年当在成、哀间,出孟、京后,王璜即王横,与王莽同时,为费氏一传弟子,则必在西汉之末矣,费氏无章句,故艺文志不载,《释文》有费直《章句》四卷,当属后人依讬。费氏专以彖、象、系辞、文言解经,与丁将军《训故》举大谊略同,似属《易》之正传。而汉不立学者,汉立学皆今文,而费氏传古文。汉人重师授,而费氏无师授,故范升曰:京氏既立,费氏怨望。则东汉初有欲立费《易》者,而卒不立,陈元传费《易》,或即欲立费《易》之人,正与范升反对者也。陈元、郑众、马融易学不传,郑、荀二家稍传其略,王弼亦传费《易》,而其说各异,费氏亡章句,止有文字,东汉人重古文,盖但据其本文,而说解各从其意,此郑荀王所以各异也。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邱经,或脱去无咎悔亡,唯费氏经,与古文同,此马、郑所以皆用费氏。《释文》以为费易人无传者,是不知马、郑、王之易即费《易》也。王弼尽扫象数,而独标卦爻承应之义,盖本费氏之以彖、象、系辞、文言解经。”10马融如何注《易》?其注与费氏有何相似之处?这里举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本所辑,以观其貌。

  屯

  初九:盘桓。

  盘桓,旋也。《释文》。又见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卷八十八。

  屯如邅如。邅,张迎反。《释文》。乘马班如,匪寇婚媾。《释文》:“媾,马本作‘冓’。”

  邅如,难行不进之貌。《释文》。班如,班旋不进也,言二欲乘马往适于五,正道未通,故班旋不进也。重婚曰冓。孔颖达《正义》。李按:此六二爻爻辞。

  以往,吝。李按:今本《易经》六三爻爻辞是“往吝”,无“以”字。

  吝,恨也。《释文》。

  蒙

  上九:击蒙。《释文》:“击蒙,马、郑作‘系’。”

  需

  需,有孚,光亨,贞吉。《释文》云:马、郑总为一句。李按:此需卦卦辞。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

  速,召也。《释文》。

  讼

  有孚窒惕,中吉。中,丁仲反。《释文》。

  窒,读为踬,犹止也。《释文》。李按:此讼卦卦辞。《黄氏逸书考》为“有孚咥惕,中吉。咥,读为踬,犹止也。”

  其邑人三百户,无眚。李按:此九二爻爻辞。

  眚,灾也。《释文》。

  渝,安贞吉。渝,以朱反。《释文》。李按:此九四爻爻辞。

  渝,变也。《释文》。

  上九: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

  鞶,大也,旦至食时为终朝。《释文》。鞶带,大带衣也。《口诀义》。

  师

  师,众也。李按:此彖辞中语。二千五百人为师。《释文》。

  以此毒天下。李按:此彖辞中语。

  毒,治也。《释文》。

  否臧。李按:此初六爻爻辞中语。否,方有反。《释文》引马、郑、王肃。

  马融所注之《易》失传,清人虽有辑佚,但亦不足呈现整体思想。弟子郑玄注《易》虽无完本,但以爻辰法解《易》仅存其一家。清儒以为郑玄独创,其实不然,看《汉书·律历志》即可明白,西汉亦有此说。刘大钧《周易概论》说:“用‘爻辰’与天上星宿相值,此法更不会是郑玄自造,若考渊源,郑玄此说恐怕必有传授。我们知道,郑玄从马融学《易》,而马融即以天象注《易》文。例如《经典释文》引马融注《彖·无妄》之‘天命不佑’一句,曰:‘天不右行。’注《明夷》六二爻之‘明夷,夷于左股’一句,曰:‘日随天左旋也。’《周易正义》孔疏引马融注《系辞》之‘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曰:‘《易》有太极谓北辰也,太极生两仪,两仪生日月,日月生四时,四时生五行,五行生十二月,十二月生二十四气。北辰不动,其用四十有九,转运而用也。’虽寥寥数条,但郑氏的‘爻辰’的天文星象、五行、十二月都有了。故郑氏‘爻辰’之说,可能源于马融。”11《费氏易林》、《周易分野》,其内容就是以八卦与干支相配合,从刘氏所论来看,今本《周易》与《费氏易》有很深的渊源。

  东汉虽然还有人在传授梁丘《易》,但总来说已经没落了,而马融为费氏古文《易》做“传”,弟子郑玄作注。荀爽又为之作传,故费氏《易》在东汉的传授盛极一时。之后王弼以道家思想注释费氏《易》,风行天下,使得西汉施、梁丘二家之《易》随后消亡,永嘉之后不见其传。至唐,虽有孟氏、京氏之《易》,书虽存而无传授者,孔颖达统修《五经正义》,惟取王弼所注费氏《易》为底本。今天所流行者《易》注之本,实乃源于费氏,而马融由于其释经着作不传,故而后人忽视了他的桥梁作用,实属不该。在汉代古文易学发展史上,马融易学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清末人廖平在其《古学考》中也说:“马融以后,古乃成家,始与今学相敌,许、郑方有今古之名。”12古文经学之确立而能与今文经学相抗衡,马融就是一个标志。

  马融之易学传于康成,清人陶方琦作《郑易马氏学》就持此观点,其文见《丛书集成续编》经部易类,陶氏于《自序》中云:“刘向以中古文《易》校‘三家’,惟《费氏易》经与古文合,《隋书·经籍志》:梁有汉单父长费直注《周易》四卷,亡。与《汉书·儒林传》所称:无章句,徒以《彖》《象》《系辞》十篇、《文言》解说上下经者不合,大抵为费学者附益之。东汉之世,其学独盛,陈元、郑众皆传费学,马融、郑康成诸儒皆为之注,故今《易》乃费氏经也。《马氏易传》,《七录》云九卷。《隋书·经籍志》:梁有汉南郡太守马融《注》一卷(一乃十字之误也),亡。《释文·叙录》及唐《艺文志》皆有马融《传》十卷,其书久佚,见于《释文》《正义》《集解》,三书者犹可略见,马氏之易授于郑君,‘吾道其东’。自循师训,马、郑皆为费氏之学,立说必合,惜两书并亡,鲜可演阐。荀悦《汉纪》云:‘马融着<易解>,颇生异说。’故郑君注《易》,多遵费氏古文,而解义每尊马氏,当仁不让,折衷于是,故郑易为大成,而马氏乃其先彟也。《系辞》:‘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马君解曰:‘易有太极,谓北辰也。太极生两仪,两仪生日月,日月生四时,四时生五行,五行生十二月,十二月生二十四气。北辰居位不动,其余四十九转运为用也。’其注《无妄》:天命不右,谓天不右行。明夷:夷于左般,谓天左旋。皆与郑氏爻辰之义相合,稽述渊源,必有授受,遂为《郑易马氏学》一卷。”13由此可见,费氏易学、马氏易学和郑君易学相承关系,有些不是文字上能证明的那种传承,而是一种思想甚或是一种方法的传承。马融彻废了今古文的界限,兼注三礼,而且突破了儒家经学的藩篱,注《老子》《淮南子》,更有实际行为的是于“绛帐”“女乐”之中讲学,开魏晋清谈之风。弟子康成注《易》,同于马融之处甚多,陶方琦在《郑易马氏学》中一一列出郑玄同于马融之处。如“革,方琦谨案:《释文》引《马氏易传》曰:‘革,改也。’郑同。《集解》引《郑易注》:‘革,改也。水火相息而更用事,犹王者受命改正朔,易服色,故谓之革也。’郑义依师说。”14康成为学择善而从,陈沣《东塾读书记》曰:“郑注《周礼》,并存故书今书,注《仪礼》,并存古文今文。……从今文则注内叠出古文,从古文则注内叠出今文。”为什么郑注行而他经废?原因就在于他从马融那里继承的网络众家,择善而从之。

  四、马融所承易注对学风之扭转

  马融通今古文经学,能把今文经学的章句之学和古文经学的训诂之学结合起来,但整体治学风格是力倡古文经学的。许慎就受到马融的敬重,他撰《五经异义》,尤其是所撰《说文解字》十四篇,为汉代古文经学训诂之集大成者,对中国文字学的研究起到了极大作用。钱穆在《两汉博士家法考》中有一个观点:“许慎既从学于逵,则其所称《尚书》古文,亦当与马、郑相同,盖同本之于杜林也。”15马融在给《易》作注时有自己的特色,采用古文本,亦用今文之学,追求朴素求实的学风,体现了今古文融通的大家风范。从现存的易学典籍看,以易例注易,是很多易学家均采用的方法之一,京房、马融、荀爽、虞翻、郑玄等皆使用过爻位注《易》,王肃更是继承了马融的许多易学成果,在其《易注》中有许多注释,都是王肃直接沿用马融之说。马融于古学还有一个贡献,就像张惠言所说的:“传《费易》者,前汉王璜、后汉陈元、郑众皆无书,有书自马融始。”16古文经学以前都是口授以传,自马融始而有书传世了,此亦为大功一件,值得表彰。

  清代学术史上有汉学与宋学之分,宋学长于义理,汉学长于考据训诂。其实所谓汉学,初实指马融、郑玄之学,马、郑同为训诂大家,汉学之泰斗,对后代的注疏影响,至为深远。马融之所以为训诂大家,是谓有容乃大之使然也。正象章权才的《两汉经学史》所说:“马融注《易》本源费氏,但又杂有子夏、孟氏、京氏、梁丘之说;注《尚书》则有取郑兴父子与贾逵之说者;注《春秋》则对贾逵、郑众之说颇有取舍;注《论语》亦兼用《韩诗》说;”“可见马融释经兼采今古文。”17比如,《易·革》九五“大人虎变,未占有孚。”李鼎祚《周易集解》引马融注曰:“大人虎变,虎变威德,折冲万里,望风而信,以喻舜干羽,而有苗自服;周公修文德,越裳献雉。故曰未占有孚矣。”“周公修文德,越裳献雉。”出自伏生《今文尚书大传》。比如,《豫》六二:“介于石”。陆德明《经典释文》云:“介音界,纤介,古文作砎,郑古八反云谓磨砎也。马作扴,云触小石声。”此马融不同古文也。还有一条能说明问题的材料是李威熊在《马融与东汉经学》说到的,关于对《诗经·周南·樛木》的解释,《释文》云:“马融、韩诗本作朻。”陈奂《毛诗传疏》云:“马治毛诗,其所据作朻木,与韩诗同。”胡承珙《毛诗后笺》亦云:“马习鲁诗,疑鲁本作朻,与韩同也。”18由此可见,马融释经是兼采今古文之说,实为郑玄注经融汇今古文之先导,其注经重视考据训诂的严谨学风,对明后期到清代的治学风气扭转也起到了至为重要的作用。

  马融在整个汉代经学的转变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古文易学的阐释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他之所以能遍注群经,也是由于他受到各方面思想的影响,并对后代学术的发展起到引领的作用。侯外庐在《中国思想通史》中说:“两汉经学的结束的显明的表现,就是经今古文学的合流。而时代思想的主流,则已经开始向着玄学方面潜行了。在这一点上,马融恰是这一时代思潮转捩的体现者。……马融是‘外戚豪家’‘才高博洽’‘达生任性,不拘儒者之节’‘终以奢乐态性,党附成讥’(指‘为梁冀草奏李固’);证以他告友人语,这记载是没有错的:‘融既饥困,乃悔而叹息,谓其友人曰:‘古人有言,左手据天下之图,右手刎其喉,愚夫不为。所以然者,生贵于天下也。今以曲俗咫尺之羞,灭无资之躯,殆非老庄所谓也。’故往应(邓)骘召。’(《后汉书·马融传》)‘老庄所谓’,即指‘生贵于天下’。由此观之,他不但撤废今古文学的限界,兼注三礼,而且突破经学的藩篱,崇奉老庄(他也注老子淮南子);不但他谈的老庄之学为后来清谈的主要内容,而且于‘绛帐’‘女乐’之中讲学,也开魏晋清谈家破弃礼教的风尚。这里,由儒家的经学大师口里提出了老庄所谓的‘生贵于天下’,实足以指示社会思潮正将转向的步骤!”19可见,东汉后期学风转变,也与马融崇尚老庄有一定的关系,这也是魏晋玄学的先声。马融除受庄子思想影响而外,还有谶纬思想的影子,《后汉书·马融传》说“融集诸生考论图纬,闻玄善算,乃召见于楼上。”其实,马融训诂的成就,其源在于思想的引领。

  注释

  1[汉]司马迁《史记》第7册,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2211页。
  2[清]皮锡瑞《经学通论》,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第23页。
  3徐复观《中国经学史的基础》,北京:九州出版社,2014年,第93-94页。
  4董治安主编,刘晓东、王承略副主编《两汉全书》第八册(唐子恒、李士彪整理),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09年。
  5尚秉和《易说评议》,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6年,第8页。
  6杨树达《说文引经考序》,载其所着《积微居小学述林》,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291页。
  7《徐复观全集》所载《中国经学史的基础》《周官成立之时代及思想性格》,北京:九州出版社,2014年,第96-97页。
  8见《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02年第5期。
  9钱穆《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252页。
  10[清]皮锡瑞《经学通论》,第23页。
  11刘大钧《周易概论》,成都:巴蜀书社,1999年,第155页。
  12廖平《古学考》,景山书社,《辨伪丛刊之一》,1935年,第32页。
  13陶方琦《郑易马氏学》,《丛书集成续编》,上海:上海书店,1994年,第1页。
  14同上,第4页。
  15钱穆《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253页。
  16吴承仕《经典释文序录疏证》,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37页。
  17章权才《两汉经学史》,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246页。
  18徐静芝等《经学论文集》,台北: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81年,第144页。
  19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328、329 页。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