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生存论视角探究人的信仰

生存论视角探究人的信仰

时间:2019-10-29 09:55作者:王智慧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生存论视角探究人的信仰的文章,信仰与任何人都有关,但何为信仰则很少人能说清,争论迭起,没有终结。人的信仰千差万别根源于人们千差万别的生存方式,只有从生存论的角度才能说清信仰问题。

  摘    要: 从人类层面来讲,原始先民没有成型的信仰,只有泛神的崇拜;从个体角度讲,未成年没有成熟的生存实践,不可能形成完整的信仰,只可能有具体的信念。人的生存方式不外两种:主客二分与天人合一,这两种存在方式决定了人的两种信仰:本体论信仰和存在论信仰。信仰的归宿是共产主义信仰,那是存在与本质矛盾的解决,存在论信仰与本体论信仰矛盾的解决。

  关键词: 信仰; 生存论; 本体论信仰; 存在论信仰;

  信仰与任何人都有关,但何为信仰则很少人能说清,争论迭起,没有终结。人的信仰千差万别根源于人们千差万别的生存方式,只有从生存论的角度才能说清信仰问题。本文尝试从生存论的角度来阐释信仰,以期抛砖引玉。

  1、 人的两种生存方式

  从哲学意义上来讲,人的生存方式不外乎两种:主客二分与天人合一。所谓主客二分,是人类站在自然的对立面对自然界进行改造和征服,进行经济建设,借以换来生活资料。因为自然界不会满足人,人只有改造自然满足自己。这种主客二分表现在多方面,人与自然之间的改造与被改造关系,人与人之间的阶级统治关系以及商品交换者之间的主体间分离,人与自我的身心分离基础上的心宰制身。这种生存方式是人类发展的必然,从人类匍匐在自然脚下到站在自然的对立面是人类的实践使然,是人类的进步。这种生存方式形成的标志是原始社会末期的三次社会大分工,手工业和商业的出现,手工业代表着人对自然的征服,商业代表者手工业者之间的主体间关系。在此基础上人类进入奴隶社会,文明时代开始了。东西方文明的分野恰在此时,四大文明古国都是农业文明立国,但由于农业文明皆建立在大河流域,古埃及文明是尼罗河的馈赠,古印度是印度河与恒河的作品,古巴比伦文明史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的结果,古代中国是黄河母亲孕育的。由于大河的泛滥和枯竭,造成大河流域生态发生恶化,上古文明的四大古国灭亡了三个,只有中国由于地大物博,转圜余地较大而没有灭亡,其农业文明一直延续到十九世纪中叶才被西方强制打破。

  文明发展最大的变数是古代希腊的崛起,古希腊文明不是原生的农业文明,而是在灭亡了的古埃及和古巴比伦文明的基础上建立的工业文明。原因在于古希腊半岛尽是山地,不适合发展农业,但受地中海气候影响,有常年适合航海的天然不冻港,适合渔业发展,在此基础上工商业得到大发展。在政治上,由于那里的岛屿星罗棋布,于是在各个岛屿上建立了城邦国家,城邦即是城市。从古希腊到古罗马,这种生产与生活方式一直延续,造就了古罗马这个大帝国,罗马奴隶主是工商业奴隶主,罗马文明是工商业文明,罗马法是古代社会最完备的商品交换的法律。伴随日耳曼的入侵,古罗马的工商业文明灭亡了,欧洲进入农业文明的中世纪,但中世纪后期的文艺复兴和罗马法的复兴开启了古希腊罗马文明的复兴,在工商业文明的基础上,资本主义崛起,资本主义就是建立在机器大工业基础上的工商业文明。建立在大海环境基础上的工商业文明又叫海洋文明,就是主客二分的生存方式的主要依托。这种生存方式在资本主义的自由时期达到顶峰。后现代的资本主义开始改变其过分了的主客二分,向天人合一的生存方式靠拢。

  所谓天人合一的生存方式就是依托在农业文明基础上的生存方式,不光是人与自然合一,还包括人与人的亲缘关系,再就是人的身心合一。中国有世界上最成熟的农业文明,也是天人合一生存方式的代表者。近代西方列强强制性地打破和中断了中国几千年的农业文明,迫使中国走上了工商业文明的道路,终结了中国人几千年的天人合一生存方式。中国的工商业文明大发展则是在新中国改革开放新时期。
 

生存论视角探究人的信仰
 

  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的转换是一种进步,但过度的工业化必然带来过度的主客二分,带来人与自然、人与人、身与心的分裂,还需要向生态文明转轨,重新回到天人合一的生存方式。但这个回归是在工业文明成果基础上的,不同于古代的农工业文明时期的天人合一。

  2、 信仰的生成:人类层面与个体角度

  关于信仰的生成,可以从人类和个体两方面解释。信仰是人的生存方式自觉的结果,原始先民由于匍匐在自然脚下,万物有灵,缺吃少穿,再加上洪水猛兽的威胁,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合适的生存方式,主观世界也不发达,一切都在盲目探索中,没有实现自觉的主观基础。如果说原始人有类似于信仰的东西,那就是崇拜,崇拜整个大自然,崇拜从自然中分化出来的氏族图腾,崇拜与自己最近逝去的祖先。但这里的崇拜还不是信仰,原始人还不具备信仰形成的客观和主观基础。到了文明的奴隶社会,农业、手工业、商业都有所发展,产品有了一定的剩余,可以安居乐业,人类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加上主观世界的发达,人类有了信仰产生的客观和主观基础。人类自信了,信仰也就产生了。农业文明中的人们认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产节奏和生活方式,农业文明对自然的改造程度不高,只是把自然界适合农业种植的植物和适合驯养的动物给固定化起来,人们定居生活,人与自然之间保持一种亲密无间的关系,氏族解体,家庭建立,男耕女织,一家人其乐融融,和睦乐生,有文化的人们边耕边读,耕读传家。他们的信仰就是农业文明生存方式的信仰,相信来年更好,风调雨顺,相信子孙满堂,后继有人,相信知书达理,人间和睦,故农业文明中的农民最眷恋家,与其说是恋家不如说是爱恋这片世代耕作的黄土地。这就是他们的根源于天人合一的存在论信仰。这种信仰的对象是他们依恋的熟人世界,他们的父老乡亲,他们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他们依寓与其中。这种信仰也许不是有神论的,但一定是有情有义、有滋有味的。由于国是扩大了的家,故爱国主义成为农业文明时代的最高信仰,中国精神就是中国人的存在论信仰。

  与农业文明的存在论信仰不同,工业文明时代人的信仰则是主客二分是的本体论信仰。工业必然带来商业的发达,工业是对自然地加工改造,商业是实现商品的交换,在此基础上形成交换者之间平等的交往。人与自然和人与人都是分离的,在改造自然过程中总是对自然物进行分割,这种分割有无穷尽呢?人们开始探讨自然的始基,原子论就成了他们的哲学。继续追问,原子从哪里来的呢?神造的。他们找不到答案就进行臆测,不光自然是神造的,人也是神造的,这个至上的神被命名为上帝。可以这样说,基督教信仰是工业文明的结果,尤其是古代科学不发达,不能解释现实,工业靠技术,技术需要追问,科学又回答不了,只有臆测了。

  从个体角度讲,个人的信仰形成是个渐进的过程。呱呱坠地的孩子是没有信仰的,伴随孩子从父母的怀抱中独立出来,他有了自己的独立性,独立面对问题和处理问题,在实践经验中他开始在成功中树立了自己的具体的信念,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信念使她最终站立起来、独立出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成年后的人们由于有了系统的实践和精神空间,他们的信仰开始形成。如果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活在农业文明那个时代,就形成了天人合一的存在论信仰;如果主要从事工商业,生活在科学不昌明的古代,往往会形成主客二分的本体论信仰;如果是活在现在发达的工业文明,尤其是生活在生态文明时代则会形成共产主义的信仰。

  3、 两类信仰的矛盾

  人的两种存在方式决定了人的两种信仰:本体论信仰和存在论信仰。本体论是探究世界的本原或基质的哲学理论,本体的问题是关于本质、共相的问题。本体论也就是本质主义,专门探究事物的本质、基质和本源,本体论的思维方式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是非分明,黑白分明,这明显是工商业文明的思维方式。本体论信仰是相信本体的存在并力求追寻本体的信仰,上帝信仰是典型的本体论信仰,本体论信仰的根基是主客二分的生存方式。存在论是研究万物一体这个大全的学问,大全包容一切,人以自己的生存而使存在得以展示,也即是人是万物的一点灵明,是世界的展示口。存在论重在关注现象,而非事物的本质;存在论是整体主义的,本体论则是个体主义的;存在论是复杂范式,本体论是简单范式。存在论信仰是相信世界万物一体,并追寻这个整体,把自己融入整体之中。存在论信仰的生存根基是天人合一的农业文明,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是个典型。西方人认为信仰就是本体论信仰,故认为中国人无信仰,其实,中国人的信仰是不同于西方的存在论信仰。中国人奠基于农业文明的儒家信仰是在现实的生活中找寻归宿,而非到来世的天国。

  由于当今时代尚未超出工业文明这个大的时代,农业文明的印记还没有完全消失,工业文明还没有在全球完全实现,两类信仰一直在冲突之中。由于本体论信仰产生的根基——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相比占优势,故本体论信仰在斗争中处在攻势和优势,而存在论信仰生成的根基——农业文明处在劣势,故存在论信仰处在守势和劣势。两种信仰的冲突演化为当今时代的文明冲突,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儒家文明的冲突。基督文明咄咄逼人,伊斯兰文明虽然败退,仍然顽强坚守,原教旨主义有所抬头。改革开放以来,儒家文明在西方基督文明的强势渗透下有所衰退,但伴随生态文明的发展,两种信仰的冲突似有缓和的态势。存在论信仰在生态文明时代有望重生,这也是一种复归。

  当今世界的信仰形态不外这两种,伊斯兰信仰介于二者之间,是游牧民族的信仰。游牧民族的牧业与农业相通,但他们的“游”则和工商文明的商业相通,故伊斯兰信仰沟通本体论信仰和存在论信仰。现行各信仰体系按照本体论-存在论的顺序排序,大概如下:新教—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儒教—道教—佛教。新教是最讲主客二分的,佛教最讲天人合一;新教征服天下,佛教慈悲为怀,悲天悯人。各种宗教宣传自己的教义,都有合理之处,都是自己生存方式的反映,教派间的冲突是必然的,是时代造就的,是两种冲突的文明的结果。两类信仰矛盾的解决不能靠争论,而要靠人类生存实践的发展,超越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又包含二者的生态文明将是矛盾解决的根本之道。

  4、 信仰的归宿:共产主义

  思想的问题有时可以通过思想教育来解决,这建立在解决思想问题的物质实践已经存在这个基础之上;有的跨时代的思想问题是不能在思想内部解决,要通过物质生产实践来解决。信仰的冲突问题就是这类问题,要到人类的生产中寻找答案。本体论信仰和存在论信仰的冲突之实质是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的冲突问题,伴随生产的矛盾得以解决,思想的矛盾就随之解决了。人类从原始社会以来经历了渔猎时代、农业时代、工业时代,今后还要经历信息时代、生态文明时代,等等。渔猎时代的原始初民还没有系统的信仰,农业文明时代人类确立了自己的第一个信仰体系,这说明人类取得了成功,获得了自信。工业文明取代农业文明是一种进步和必然,然而欧洲的古希腊则在奴隶社会就进入了工商业时代,本来是历时代的冲突转化为共时代的冲突,变为东西方文明的冲突,而且被人们固化为东西方文明的冲突。这种固化思维影响了历史思维的形成,扩大了东西方的矛盾。随着人类进入生态文明时代,两种信仰的冲突将会消失。

  当今时代的人类已经跨进生态文明的门槛,但距离建成生态文明还十分遥远,真正的生态文明要到共产主义才会真正实现。马克思指出,“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共产主义是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不是农业文明时代未完成的自然主义,又是完成了的人道主义,不是工业文明时代未完成的人道主义。农业文明的自然主义必然与工业文明的人道主义相冲突,而完成形态的自然主义和完成形态的人道主义就没有冲突的可能性了,因为二者合为一体了,不再有时代和空间之别。共产主义是存在和本质斗争的真正解决,在共产主义实现之前,存在和本质的斗争不可能停止,二者的斗争化作为存在论和本体论的斗争,很有理论韵味。存在论的阵营还有现象学、复杂性、后现代等理论形态,本体论的阵营有本质主义、现代性、简单性等理论,斗争一直在进行。存在论信仰和本体论信仰的斗争遍及芸芸众生,大家争论不休,各执一词,均有失片面性,这种争论还会继续下去,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

  当代中国既有农业文明的遗留,又有工业文明的推进,还有生态文明的建设,决定了人民信仰的复杂性,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儒学等诸多信仰都存在,更重要的还有马克思主义信仰。这些信仰在当代中国交织、交错、交融、交锋,情况十分复杂,都有存在的必然性。基督教的传入和接受是和我国如火如荼的工业化相适应的,并非人民愚昧地接受基督教,用有神论和唯心主义这样的话简单地否定基督教无济于事,甚至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来抵制基督教作用也不大。一方面我们能做的是用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来引领思想潮流,使诸多信仰体系相安相合;另一方面要加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使中国尽快完成工业化并超越工业化,快速进入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时代,到那时一切冲突都会得到解决。到了共产主义,信仰领域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120.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