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韩愈儒学上的“道统”思想探析

韩愈儒学上的“道统”思想探析

时间:2019-10-14 10:35作者:谭丽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韩愈儒学上的“道统”思想探析的文章,韩愈通过“正己”的文化自觉和文化定位,明确了儒学之道的传承谱系,肯定儒学的正统地位。通过仁义的文化自觉积极入世,构建一种以儒学为中心的知识和思想体系的文化图景。

  摘    要: 道统,就是儒学之道的传承系统,就是儒家之道的延续谱系。在八世纪的社会变乱之后,儒学式微无法从思想上抵抗佛道二教的理论冲击。韩愈力争儒学的正统地位,需要在佛老盛行的现实环境中,重新发掘历史资源,寻找对抗佛老的新命题和新资源,即通过儒学转型重建儒学话语。韩愈通过“正己”的文化自觉和文化定位,明确了儒学之道的传承谱系,肯定儒学的正统地位。通过仁义的文化自觉积极入世,构建一种以儒学为中心的知识和思想体系的文化图景。

  关键词: 韩愈; 道统; 正己; 儒学; 立道;

  Abstract: The inheritance system of Confucianism is the continuation lineage of Confucianism. After the social disorder in the eighth century, the decline of Confucianism made it unable to ideologically resist the theoretical impact of Buddhism and Taoism. Han Yu strived for the orthodox status of Confucianism. It was necessary for him to rediscover historical resources and find new propositions and new resources against Buddhism and Taoism in the realistic environment where Buddhism and Taoism prevailed, that is, to reconstruct Confucian discourse through Confucian transformation. Through the cultural consciousness and cultural orientation of "self-correction", Han Yu clarified the inheritance pedigree of Confucianism and affirmed the orthodox status of Confucianism. Through the cultural consciousness of benevolence and righteousness, he actively went into the society to construct a cultural picture of knowledge and ideology system centered on Confucianism.

  Keyword: Han Yu; inheritance system of Confucianism; self-correction; Confucianism; system establishment;

  1、 儒学统道之序

  韩愈“道统”思想是在孟子道统思想雏形的基础上确立的。孟子将儒家传道的传统描述为:

  “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余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于文王,五百有余岁,若伊尹、莱朱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余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孟子·尽心下》)

  这样他提出的圣人相传授受之道就是尧、舜、禹、汤、文王至孔子的圣王沿续之序,为道统论的雏形。受此启发,韩愈在《原道》一文中提出:

  “斯吾所谓道也,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1”
 

韩愈儒学上的“道统”思想探析
 

  相对于孟子较模糊的定义,韩愈延续儒家重道的传统,承继孟子道统之形式。明确提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传至孟子之道,但为何孔子之后传道之人为孟子,这是因为在他看来“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荀、扬虽然也扞卫儒家地位,坚持排异杂家的立场,但其思想“不精”、言语“不详”,不像孟子之说的传道序列明确,故不在此谱系之内。

  2 、统“仁义之道”

  在统“道”的形式上,韩愈承继孟子。在对“道”的内容阐释上,他也承接孟子儒道,吸收其仁义之内涵。

  《原道》有云: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仁与义,为定名,道与德,为虚位:故道有君子小人,而德有凶有吉。2”

  凡吾所谓道德云者,合仁与义言之也,天下之公言也。2

  儒家思想以“仁”为核心,即以“爱人”为核心。韩愈认为,“仁”就是要博爱,实行而达到合宜的效果,即客观的行为要符合标准,做该做的事,完成该做的事就是“义”。也就是说行动合乎“仁”的要求就是“义”,以“仁”贯彻于行动,这样沿着这个方向行动达到“仁”“义”的境界就是“道”。自己得到充实、不必受到外部环境的限制而行于仁义就是“德”。

  韩愈之“道”是孔孟的“仁”“义”之道的继承,并发挥“礼”的作用。也就是从思想内核上肯定孟子以“仁”“义”论“道”,在表现形式上则为儒家之“礼”,强调儒家纲常伦理的社会规范作用。这是韩愈所处的中唐时期,内忧外患境况的现实需要。

  “始吾读孟轲书,然后知孔子之道尊,圣人之道易行;王易王,霸易霸也。以为孔子之徒没,尊圣人者,孟氏而已。(《读荀》)3”

  韩愈把孟子看作是孔子之后的儒家道统真传,肯定和尊崇孟子的地位。但“孟轲之后,道不得传”,韩愈把自己坚斥佛老与孟子辟杨墨相类比,把自己看做是孟子之后儒学正统的传承人。韩愈在思想上以“仁”“义”承继孔孟之道,重提并确立道统,并把自己作为孟子之后儒学正统的传承人,就是在为自身寻立命、为思想寻立名之所,在谱系的延续上传承儒家仁义之道。

  3、 传圣人之道

  两汉的经学以章句训诂为主,董仲舒时期宣扬今文经学的“天人感应”与“君权神授”,缺乏必要的思想创造力和活力,故韩愈倡导古文运动,反对传统注疏式的经学,取法汉魏、为道于文。

  “汉氏以来,群儒区区修补,百孔千疮,随乱随失,其危如一发引千钧,绵绵延延,浸以微灭。”(《与孟尚书书》)4

  “夫君子之于文,岂异于是乎?今后进之为文,能深探而力取之以古圣贤人为法者,虽未必皆是,要若有司马相如太史公刘向扬雄之徒出,必自于此,不自于循常之徒也。若圣人之道不用文则已,用则必尚其能者;能者非他,能自树立,不因循者是也。有文字来,谁不为文,然其存于今者,必其能者也。”(《答刘正夫书》)5

  “其文诗书易春秋,其法礼乐行政,其民士农工贾,其位君臣、父子、师友、宾主、昆弟、夫妇。”(《原道》)6

  “王道衰微、礼义废弛、政教式微,士人政治主体意识凸显,韩愈大力倡导古文运动,古文不仅是传道的工具,也是反映现实的工具。韩愈认为“皆约六经之旨以成文”,通过古文创作阐明先王礼法,影响并改造现实社会,使“时俗”之佛老思想热归于正统。”

  “是故道莫大乎仁义,教莫正乎礼义行政。”(《送浮屠文畅师序》)7

  “故学士多老死,新者不见全经,不能尽知先王之事,各以所见为守,分离乖隔,不合不公,二帝三王群圣人之道于是大坏。”(《与孟尚书书》)8

  韩愈在《施先生墓铭》中说“笺注纷罗,颠倒是非”。时俗流弊,在保持尊师重经的传统下,在经学系统以外,还特别重视孟子、荀子、扬雄这些儒士对于儒道传承所起的作用。从传经到传道的改变,在“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的谱系中,尧舜为二帝,禹、汤、文武为三王,周公、孔子、孟子是人臣,则为圣人。因此在《与孟尚书书》中将其称为“二帝三王群圣人之道”。明先王之道、圣人之道9就是儒家正统思想的体现。

  “古之时,人之害多矣。有圣人者立,然后教之以相生相养之道。为之君,为之师。……如古之无圣人,人之类灭久矣。”(《原道》)10

  “故求观圣人之道者,必自孟子始。”(《孟子集注》)11

  在道统内推尊儒家诸子,“二帝”与“三王”不复在,但圣人常在,故“先王之道”乃实际是“圣人之道”,以仁义为内核。圣人作为明道、承道、传道的主体,坚持传道以治国的政治主张。韩愈要说明的所传之道乃是儒家圣人之道,上古圣人所传之道是“相生养之道”,礼乐刑政和纲常教化都是其实现治国的政治手段。

  《原道》中,“道”与“圣”的关系是:“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而明道”。在韩愈这里的“圣人”“为之君,为之师”,实际上有“君”和“师”的区分。“道”是形而上之“天”的社会历史范畴,圣人是秉“道”的具体实施者。以“士”为“师”,以“道”制“王”。“君”是封建专制主义国家的统治者,“师”则是“传道授业解惑”,师者,是传道者。

  韩愈把“君”和“师”作为“圣人”的现实承载者,政治统治的合法性的“政统”和依附于知识正当性的“道统”就在作为圣人之“君”(掌握理论与实际的最高权力)的关照下实现调和与统一。作为维护政治统治和社会治理的工具,信服于统治阶级并通过强烈的入世关照,“道统”在价值上的超越性和现实的普适性上是相统一的,不仅是以君权为代表的政治权力的理论合法性依据,也是统治阶级并行的一套行为规范和理论范式。

  “夫所谓先王之教者,何也?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原道》)12明先王之道、行先王之教,即仁义之道、仁义之教。不塞不流,不止不行。这样,通过圣人主体的传道和弘道,建立起圣人(君、师)以文学(文字)为载体、弘扬先王仁义之道为核心的道统范式,以古代先王之教致力于今之国事治理,使“鳏寡孤独废疾者有养也”。

  4、 结语

  韩愈在儒学内部寻安身立命之所,在儒家本位上为自身立名,说明自己的道统思想符合儒道并作为孟子之后传承正统儒学。韩愈的孟学思想即为韩愈道统思想之“正己”。韩愈的道统思想通过“正己”的文化定位,明确了儒学之道的传承谱系以及儒学的历史合理性和合法性地位。力争儒学的正统地位,就是为儒道的延续寻找合理性、合法性的依据。儒道之“统”,是集传统、正统和一统为一体的,意味着仁义内涵的儒家圣人之道有传承统序的历史和思想正统的地位肯定。确立道统、建立儒学权威,一方面为政治统治提供理论支撑,重建政治上的统治秩序;另一方面则为了重建思想秩序,实现儒学的复兴。

  参考文献

  [1] 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

  [2]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M].上海:中华书局,2012.

  注释

  1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20.
  2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15.
  3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40.
  4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24.
  5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232.
  6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19.
  7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282.
  8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240.
  9韩愈在《上宰相书》等文中,称为“尧舜之道”;在《原道》等文中,称为“先王之道”;在《送王秀才序》等文中,称为“孔子之道”;在《送浮屠畅文师序》等文中,又称为“二帝三王之道”和“圣人之道”;在《与孟尚书书》一文中,称为“二帝三王群圣人之道”.
  10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17.
  11朱熹.四书章句集注[M].上海:中华书局,2012:198.
  12韩愈.韩昌黎文集校注(上)[M].马其昶,校注.马茂元,整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2014:19.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