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塞尔社会哲学思想及其不足探究

塞尔社会哲学思想及其不足探究

时间:2018-11-23 11:22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塞尔社会哲学思想及其不足探究的文章,相对于前期的观点, 塞尔的社会哲学思想有不少改进。在他的理论中, 制度事实是一套语言符号表征的规范系统, 其核心是道义权利关系。他从言语行为理论出发阐释了制度事实作为集体人造物的建构过程。

  摘    要: 社会建构论往往把社会实在看成是语言的建构。塞尔对社会实在的论述以言语行为的游戏性操作为基础。他前后两个时期的社会建构论的基本思想是连贯的, 新近的理论更加明确地主张制度事实的创造是一种地位功能的宣告, 进而认为社会文明的结构是通过宣告式语言的逻辑操作建构起来的。过于依赖言语行为, 以及彻底的生物学自然主义和方法论的个体主义, 使塞尔的社会哲学遮蔽了语言操作背后的超语言行动, 忽视了制度事实所蕴含的集体性因素。从集体主义出发, 不依靠言语行为, 制度事实则呈现出另一种特征。总的来说, 基于自然主义的社会哲学缺乏对制度事实的双重性特征以及人与社会辩证关系的深刻把握。

  关键词: 制度事实; 宣告; 地位功能; 集体接受; 实践;

塞尔社会哲学思想及其不足探究

  Abstract: The core idea of Searle's constructivism of social reality in two periods is coherent. New theories clearly advocated that the creation of institutional facts is the declaration of status function, and thus the social world is constructed by the logy-linguistic operation. Over-reliance on speech acts, as well as methodological individualism of Searle's social constructivism underestimates the extra-language action behind the language operation and neglects the collective factors involved in institutional facts. From the point view of collectivism, it can also provide a more comprehensive explanation of institutional facts without relying on speech acts. At the same time, Searle's social constructivism lacks some key factors.

  Keyword: institutional facts; declaration; status function; collective acceptance; practice;

  在社会建构论的视野里, 社会实在并不是如自然事实那样的客观实在, 而是通过语言的游戏性操作建构起来的。作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 塞尔在语言哲学和心灵哲学领域颇有建树。同时, 他也很关注社会实在问题。1995年, 塞尔在其着作《社会实在的建构》一书中依据他早期的言语行为理论, 提出了其独特的社会建构论思想, 引起了学界的激烈争论。经过10多年发展, 2010年, 塞尔在总结以往经验的基础上出版了他的第18本专着:《建造社会世界:人类文明的结构》, 该书对他前期的社会哲学思想作了系统改进。新书更明确地主张语言 (主要是宣告式言语行为) 在创造社会实在中的基础作用, 这种从言语行为延伸出来的社会建构论, 提供了一个看待社会文明结构的新颖视角, 引起了诸如法学家、社会学家等不同领域学者们的关注。本文综合塞尔前后两本着作, 系统评析他的社会哲学思想;并和芬兰哲学家托米拉 (Raimo Tuomela) 的集体主义社会实在理论相比较, 揭示塞尔的社会哲学中存在的问题。文章首先介绍塞尔在新书中提出的主要观点, 并分析他对其前期观点所存在问题的回答。然后对塞尔的社会建构论思想做一个批评性的考察。再次, 从集体主义出发, 引入命题逻辑, 对制度事实提出另一种解释。最后从语言、人和社会的辩证关系上, 指出塞尔的社会哲学缺乏的某些重要质素。

  一、塞尔社会建构论的主要观点

  (1) 塞尔在《建造社会世界》一书中提出的主要观点是:第一, 人类所有制度事实, 乃至此意义上的所有人类文明, 在其最初始的存在与保持中是由简单的语言操作而建造起来的。第二, 可以更准确地说, 这种操作是地位功能 (status function) 的宣告 (declaration) 。第三, 这种语言操作以递归方式反复运用构成了社会文明的复杂结构。[1]201塞尔认为, 人们通过宣告而创造或改变社会世界中的事态, 比如宣战、宣布某公司成立等。言语行为理论中的宣告式话语是塞尔社会建构论的基本要素, 而地位功能是整个社会文明结构的核心。对地位功能的创造是通过以下方式实现的:[1]11

  我们通过宣告地位功能Y在情景C中存在而创造出制度事实Y。

  创造一种制度事实就是创造一种地位功能。地位功能的宣告作为一种言语行为, 它有两种适指方向 (direction of fit) :心灵指向世界和世界指向心灵, 适指方向蕴含的行动倾向性通过产生语言之外的事态表现出来。一些人通过宣告创造出地位功能Y, 这种宣告式创造不仅描述了Y在集体中的存在, 还包括当它宣告时, 成员们集体接受Y在他们中间以特定方式存在。语言如何以这种方式创造社会实在, 看起来有点神秘, 但除了语言本身的特点外, 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塞尔对地位功能的一般性说明是:地位功能能够存在并执行一定功能, 是因为在共同体中经由集体接受或认可赋予了某些对象或实体以特定功能, 使其发挥作用并被实施。[1]99

  (2) 对早期三个问题的回答。塞尔认为在他的新书中, 对社会实在建构过程的论证解决了他在1995年《社会实在的建构》一书中备受批评的三个问题。用他的术语来说, 这三个问题是:特殊情形;独立的Y;不需要集体认可的制度事实。[]下面依次讨论它们:

  第一, 特殊情形。特殊的情形是在没有先在的制度规范下, 如何创造制度事实。塞尔在1995年提出的社会实在的建构规则是:X在情景C中算作Y, 如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中, 奥巴马算作美国总统。这一规则假定了先在的制度规范的存在。塞尔在新书中说, 尽管事先没有一套制度或一组规范, 一个原始部落也可能会突然接受一个人作为他们的首领, 赋予他特殊的权利和义务。在缺少先在的制度规范情况下, 制度事实如何被创造?塞尔在新书中回答了这个特殊的情形。他说集体接受并被实施的地位功能宣告本身创造了制度事实 (如首领) 必需的道义权利。也就是说, 话语本身即可独立地创造出制度事实, 它并不必然要求预先的制度存在。

  第二, 独立的Y。独立的Y即制度事实能否脱离物质载体而独立地持续存在。塞尔在新书中声称地位功能可以独立存在, 不需要X (属性或实物) 。这样的话, 他提出的建构规则“X在情景C中算作Y”就不能运用到所有情况中。在他看来, 公司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用加州电报公司来说明公司的形成。他说任何人在符合一定的条件时都可以建立公司, 公司只要满足公司法规定的条例, 就可以成立并永久地存在下去。在这里, 塞尔提出了一组双重宣告:[]

  在C中任何X满足一定条件P, 我们就可以通过宣告地位功能Y而创造出某种实体。实际的公司是:

  通过宣告实体Y在C中有功能F而使其存在。

  名词“公司”承担着这个实体的名称和相应地位功能的存在。由于有限责任公司可以没有任何物理承载者, 所以塞尔认为公司是个虚构实体。

  第三, 不需要集体认可的制度事实。制度事实是否需要集体的接受和认可?塞尔提出了三个基本概念:集体意向性、功能赋予、足够丰富的语言所支撑的地位功能宣告。1995年的书中是根据建构规则“X在C中算作Y”来创造社会实在, 新书中则根据话语宣告:[1]102

  通过在情景C中宣告存在地位功能Y, 因此而创造出Y与特定共同体S的关系R。这样, 经由SRY, S有权利实施行为A。

  在塞尔的前期观点中, 制度事实的创造不必一定需要不可还原的集体意向性。[2]57新书则注意到了集体接受对创造制度事实的必要性, 集体的接受意味着集体意向性因素。虽然塞尔的集体接受或认可是从个体主义出发的, 但已考虑到了制度事实具有一定的集体性因素, 这算是对其早期理论的一个改进。

  二、对塞尔的批评性考察

  下面, 我们有必要对塞尔的社会哲学思想进行考察。在一个共同体中, 成员之间在根本上需要解决一个合作问题。宣告意味着共同体成员集体接受Y作为一种地位功能。比如以金本位制为标准, 而不是以不可兑现货币为标准, 一些纸片才被当作货币。可以说, 哪些东西被当作法定货币是相对于社会习惯而言的。除非人们通过语言行为之外的行动维持某种状态的存在, 否则, 单纯的言语行为不能创造出集体人工物, 这是言语行为的世界指向心灵的适指方向预先假定的。如果人们在金本位制下而不是基于不可兑现货币, 把支票或票据当作货币, 那么这最终需要在行动中表现出来, 并在集体接受的行动中维持下去。因此, 若宣告不能产生或预设集体成员们适当的承诺或非语言的行动, 它就不能执行语言之外的功能, 不能用来创造主体间的制度事实, 至多创造出一些概念或制度事实的概念特征。[3]210

  虽然塞尔也谈及了创造地位功能时的集体认可和接受, 但不能由此推测出它必然含有相应的非语言行动。因此, 塞尔对制度事实的宣告式论证, 低估了支撑宣告式话语背后的非语言行动。而且, 他没有明确地界定什么是制度事实, 以及它在被创造过程中所包含和预设着的“集体性”部分。人们能够创造出相关制度的理念, 如把金币而不是塑料片作为货币, 但不能仅仅通过话语宣告而使相应的真实的物理事件或事态发生。

  在塞尔的论述中, 集体接受即对所宣告事件的认可, 是个体主义的和个体聚合的 (aggregative) 。主要是因为他认为基于个体主义的集体意向性对社会实在来说是充分的。[2]102这当然与他早期所提出的着名的言语行为理论相一致。言语行为理论是一种个体主义理论, 也是塞尔社会建构论的基点和工具。但是, “通过宣告Y存在而创造出Y”只能与集体行动者结合在一起才能得到解释, 因为它至少潜在地包含着“大家一起做某事”的集体理性, 作为一个共同体事件, 它已经超出了一般的言语行为理论。因此, 个体主义对集体接受的制度事实来说是不充分的。

  塞尔认为很多制度事实是虚构实体, 如公司, 可以仅通过语言宣告来建构。然而, 这在现实中行不通。公司有一定责任义务, 比如清偿债务, 它必须有相应的集体行为所要求的物理存在, 虚构的行动者在必需的相关责任中不具备这种因果能力。通过宣告某一实体具有一定功能而使其存在, 并不能必然使一个公司存在。只有当实际人员承担相关职位, 公司意义上的功能被履行, 社会中的因果关系网络运作起来, 以及制度权利关系在不同职位之间建立起来, 公司才会实际地存在。如果把以上这些功能涉及的领域假设为D, 该领域就是<D, R1……Rn>, Ri (i=1, ……, n) 表示制度权利和其他关系。作为一个关系系统, Co (t) =<Dt, R1t……, Rnt>, 在每一个时间点t, 公司的各种功能和职责关系都被恰当地保持。以上归结起来就是:[3]240

  Co=<D, R1……, Rn>, 其中D是人员领域, Ri是他们之间的权利关系。

  这样, Co才算作是一个真正的公司。塞尔认为可以有独立的Y作为制度事实, 这实际上只是某些特殊制度事实的表层形式。上面经过深化的制度事实形式不仅符合塞尔的建构规则“X算作Y”, 而且对制度事实的解释更符合历史现实。

  特殊情形、独立的Y以及不需要集体认可的制度事实是塞尔早期社会建构论面临的三个主要难题, 新书中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有明显的变化。但是, 塞尔对社会实在的讨论没有注意到人们的意向活动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 如经济衰退、社会分层等, 这些集体无意识的社会事实正是社会科学家关心的问题。依据塞尔的理论, 社会实在是人们通过集体意向性共同承认和接受而建构起来的, 也就是说它是人们理性的结果。然而, 在作为复杂系统的社会里, 存在着大量看起来理性实则非理性的现象。比如在金融市场中, 不同的组织和个体都在共同接受的规则内理性地选择利益最大化, 但往往导致无法预期的经济危机。反过来, 这些非预期的社会现实又成为人们的活动背景, 进一步形成新的社会实在。这说明社会实在本身具有内在的自主性和逻辑性, 并非完全基于个体意向性的演绎。塞尔认为宣告一种地位功能的存在, 也就是宣告相应的权利义务关系, 地位功能能够产生权利, 甚至可以说地位功能的本质就是道义关系。这种观点很具有启发性, 但也颇受争议。不少社会实在具有一定的地位功能, 但并没有明显的道义权利关系, 如日历系统。总而言之, 塞尔的社会建构论稍显狭窄, 对某些制度事实的解释停留在语言符号的表征层面。虽然它描述了大部分制度事实的主要特征, 但仍然不符合一般词典以及人们常识中对社会制度的理解。

  三、对制度事实的集体主义论述

  个体主义是塞尔社会哲学的方法论, 言语行为理论是其中的基本工具和逻辑出发点。笔者甚至认为塞尔的社会建构论实质上是一种语言哲学, 是言语行为自身社会性维度的自然扩展。[4]下面我们根据托米拉的社会实在理论, 提供一种不依赖于言语行为的对制度事实的集体主义论述。

  由于制度的一般目的是产生规范的制度行为, 因此可以把制度看作是集体接受的规范系统和遵循规范的社会实践 (social practice) 。它的主要功能是在共同体中建立集体秩序并引导个体活动, 以服务于他们的需要和利益, 如交通、婚姻等。从社会学的眼光看, 有不同领域的制度, 如教育制度、政治制度等。托米拉对制度事实的论证是以集体主义的“我们模式” (we-mode) 为出发点的, 但只要个体主义的“我-模式” (I-mode) 受“我们模式”的引导和支配, 那么“我们模式”中也包含着“我模式”。[5]实际生活中, 以集体秩序为理性, 许多制度的保持并不需要个体的理智反思。

  集体接受能够创造制度事实, 它对制度的保持和变更来说是必需的, 不过这种接受也可以是任意的。制度是集体创造的人工物, 因而原则上可以说制度的实现方式是多样的, 像货币制度、婚姻制度, 它们在不同区域或时间可以具有不同的形式。在中世纪, 把松鼠皮作为货币, 除了相关的表征系统外, 这不需要其他事先形成的社会制度。正如前面塞尔所提出的“特殊情形”, 然而当货币最终在行动上被集体接受, 共同体成员必须对什么是货币和它的功能有一些理解。相对于类 (type) 的货币制度, 松鼠皮是货币就是一个特殊 (token) 的制度。货币在类的意义上, 即作为制度的一个谓述 (prediction) , 有赖于集体接受并被其建构起来。如果把某一制度看作是命题P, 则P的真值就取决于共同体的态度:[3]278

  群体G中的成员集体地接受命题P在G中是真的, 当且仅当他们共享适指方向是世界指向心灵 (如意向) 或心灵指向世界 (如信念) 的态度, 这种共享态度产生了集体性条件的满足。成员集体地承诺命题P在G中是真的, P的适指方向是集体共享态度的条件。

  这里, P的满足条件和真值有赖于集体的态度和如何对待它。如松鼠皮可以被制作成钱 (世界指向心灵) , 因此对群体G来说, 松鼠皮是货币 (心灵指向世界) , G中的成员假定了集体承诺以适当方式 (当作是货币) 来看待松鼠皮。一旦经过反复应用或试错, 群体成员逐渐集体地把松鼠皮当作是货币 (P) , 他们就接受并实施行动让其发挥功能, 从而使“松鼠皮是货币”为真。P断言了在群体中松鼠皮是货币。有趣的是, 只有当松鼠皮不是货币时, 断言才为假。因此, 制度事实存在着自我证实 (或自反性) 的一面。集体接受对制度事实来说是充分和必要的。根据集体接受, 制度事实可以表述为:

  命题P在群体G中是制度的, 当且仅当:a.群体成员集体地接受P;b.成员们接受P当且仅当P恰当地断言了某对象在G中的功能。[3]282

  集体接受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接受P的集体理由;第二、对P的集体承诺;第三、其他相关集体性条件的满足。这是托米拉提出的集体主义社会实在理论, 它没有依赖言语行为。

  在塞尔基于言语行为对制度事实的个体主义描述中, 他非常注重明显的经验事实, 意向性只能是个体心灵的特征, 并且行动和意向内容也完全是个体的。因此, 制度事实的道义权利原则也是从个体中引申出来。而从集体性的角度看, 制度事实的社会属性不能被还原为个体的属性, 应该保持整体性概念的社会独特性。根据托米拉对制度事实的集体主义论述, 可以说塞尔对大部分制度事实的解释是充分的, 却是不必要的。

  四、社会的深层结构

  塞尔的社会建构论思想有明显的经验主义色彩, 他是自然的实在论者 (natural realism) 。但对社会深层结构的认识, 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超越自然的经验主义, 这就涉及对制度事实的本质以及人与社会辩证关系的把握:

  (1) 制度事实的双重特征

  制度事实具有客观实在性和主观意义性的双重特征, 忽视任何一个, 都会曲解制度事实。首先来看制度事实的客观实在性。它有两层含义:第一, 个体生命相对于整个社会历史来说, 仅是一个片段, 他出生前, 这个社会就已经存在, 他死后, 社会仍然继续存在。既定的社会世界是每个个体必须面对的外部环境, 是个体生存的意义秩序, 它强置在个体面前。因此, 既定的制度事实先于个人经验与知识, 在个体意志之外。这即是塞尔所说的先在的社会规范。第二, 制度事实虽然被人们所建构, 但通过语言交流和互动, 它被固定化和合法化, 逐步和自然融为一体, 发挥着类似于自然的客观性力量。这种客观性使个体不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让它随意消失。制度事实的客观实在性体现了它的不可抗拒性, 它有自己的历史, 不需要其他证明。制度事实的自主性预示它本身没有所谓什么逻辑形式, 把某种逻辑结构强加给它, 必定会抹杀它的这种特性。塞尔在抽离了制度事实诸多重要特征之后得到了它的逻辑形式“X在情景C中算作Y”, 再把这一形式用来解释制度事实时, 就把制度事实表面化了, 掩盖了制度事实的真正本质。在塞尔的理论里, 就表现为无法解释社会分层、经济危机、阶级冲突等社会现象。

  其次是制度事实的主观意义性。制度事实有客观实在性的一面, 但在根本上是由人创造的, 它是互为共享的意义对象, 也是互为主观的实在。制度事实的客观化主要通过语言的意义化来维持。语言有超越“此时此刻”的能力, 能在生活现实中跨越不同的场域, 并将其整合成一个有意义的整体。[6]34塞尔充分看到了语言具有创造制度事实的强大功能, 但由此认为语言是社会的基础和本质, 这显然忽视了语言背后更为隐秘的东西。语言是建构制度事实的一个因素, 但并非是根本的。作为符号系统, 语言具有公共性和超越性, 但它仍然扎根于社会世界中, 与生活实践密不可分, 不能割裂语言与社会的内在联系。否则会把语言表征和构建社会实在的过程神秘化, 进而滑向语言本体论, 似乎制度事实是语言自身蕴藏的秘密及其运行的结果。

  (2) 人与社会的辩证关系

  塞尔的社会观实质上是一种层次论, 自然、人、社会三者依次线性进化。不可否认, 自然环境和人的生物因素会对社会产生影响, 但社会秩序绝不是有机体的生物性结果。忽视社会塑造人这一过程来刻画制度事实, 将很难获得对制度事实的全面理解。塞尔对原始自然事实先于制度事实的逻辑判断, 就在于他对原始事实的片面强调。物化是人类世界中人自身客观化的一种形式, 不过, 即使处在物化的情况下, 人还是会持续不断地创造世界。人类有一种矛盾的能力, 能够创造出一个否定自身的现实。[6]74人与社会之间是一个辩证过程, 人在实践活动中创造了现实, 同时也创造了自身。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不仅是时间次序上的演进, 背后所隐藏的辩证关系才是探索社会深层结构的关键。

  塞尔的社会哲学思想看起来有比较明晰的逻辑关系和结构, 对社会现象的阐释也具有一定新意, 但某种程度上扭曲了社会现象的真实面貌。原因在于他早期的言语行为理论和心灵哲学中就已经蕴含着他始终坚持的生物自然主义, 他想在此基础上搭建出深刻全面的社会哲学是有先天缺陷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 缺乏一套恰当的实践理论。在塞尔的第一本专着《言语行为:论语言哲学》中, 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语言与实在的内在关系, 初步指出特定的言语行为能够创造社会实在。目前, 言语行为理论已是语用学的骨干内容, 它把对语言意义理解的相对性扩展为行动的合理性。然而, 言语行为实现的前提是特定的社会规范系统。塞尔始终是在特定的社会规范内来阐发他的言语行为理论的, 也即, 社会制度体系是言语行为的前提预设。塞尔看到了言语行为的强大效能, 却没有充分注意到使语言发挥效力背后的社会制度。语言符号是人们实践活动的表征工具, 其本身也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 虽然具有建构功能, 但不能以此就认为它自身便可以独立地创造社会实在。制度体系是行动的规范体系, 言语行为不可能脱离一套实践体系而独自存在, 并且发挥功能。但是, 塞尔并没有提供一种恰当的实践理论来支撑它的言语行为理论。这个特点延续到了他的社会哲学中, 单纯从言语行为能够创造出社会实在的表层现象出发, 把语言作为脱离生活世界的抽象逻辑起点。

  第二, 自然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局限。塞尔的不少创见都受益于他由言语行为理论所衍生出来的一系列观点和方法。意向性理论就是其一, 它沿用了施事话语的逻辑形式, 并且坚持了意向实在论, 因为心灵也是自然进化的产物。综合塞尔的整个思想体系来看, 他是一名朴素的自然主义实在论者, 注重常识与经验。这也是其社会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从而使他的社会哲学表现出了彻底的自然主义特点。不过, 深陷自然主义的泥潭也决定了他对社会实在建构过程的分析是魔术般的表象游戏, 似乎金锭自身贴上标签就可以像魔术一样变成货币, 奥巴马通过宣誓就职就可以变戏法地成为总统。由于缺乏对自然与社会辩证过程的深刻解读, 没有根植于社会历史, 使他的社会哲学遮蔽了从原始自然事实跳跃到制度事实的关键一环, 从而导致了一种自然的神秘主义。社会并不是来自其经验主义所展现出的生物学资料, 也不是在人类的自然环境中给定的, 它只能作为人类活动的产物而存在, 没有任何其他本体论地位可以归因于它。[6]109塞尔把自然主义贯彻到了社会领域。然而, 只有在社会世界内, 才能圆满回答制度事实的建构问题。金锭离开了货币制度, 永远只是一块金属;没有美国的民主实践, 奥巴马仅是一名黑人。可以说, 自然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使塞尔的社会哲学表层化和神秘化。

  五、结语

  相对于前期的观点, 塞尔的社会哲学思想有不少改进。在他的理论中, 制度事实是一套语言符号表征的规范系统, 其核心是道义权利关系。他从言语行为理论出发阐释了制度事实作为集体人造物的建构过程。但正如托米拉所言, 塞尔的社会建构论过分强调言语行为, 而低估了对制度事实具有支撑性的非语言行动。并且, 纯粹从个体主义出发, 会忽视制度事实所蕴含的集体性因素。从某种意义上讲, 社会制度是解决共同体内成员之间的合作问题和集体行动的选择性困境的, 这种困境一般表现为集体理性和个体理性间的冲突。在社会实践中, 人们会用集体利益和倾向于合作的方式来解决这些困境。人们在已存的制度环境下, 既遵循现有规范, 又不断构造着新制度, 从而创造了集体和个体的双重秩序。

  实践活动具有反思性, 它在既定的规范内又潜在地重构着规范。语言符号在这一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互动与表征作用, 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制度事实在语言运作层面上的特征。但这是语言自身的一种内在机能, 不能因此把语言作为产生所有社会实在的基底和源泉。纯粹的方法论个体主义、彻底的生物自然主义、简明的宣告式言语行为分析, 这三个特点使塞尔的社会哲学思想独具一格。他的贡献在于用语言学的视角描述了社会实在的表象结构和功能, 但是否在本质上揭示了社会世界的真实面貌, 还有待探讨。

  参考文献:

  [1]SEARLE J.Making the social world:the structure of human civilization[M].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2]SEARLE J.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 reality[M].London:Penguin Press, 1995.
  [3]TUOMELA R.The philosophy of sociality:the shared point of view[M].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4]柳海涛, 万小龙.语言、实在与规则[J].甘肃社会科学, 2011 (5) :34-36.
  [5]TUOMELA R.The philosophy of social practice:a collective acceptance view[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140.
  [6]彼得·伯格, 托马斯·卢克曼.现实的社会构建[M], 汪涌译, 北京:北京出版社, 2009.

联系我们
  • 写作QQ:78307562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